以太定义

读者要是问以太起源,这里略解答一下:

以太就是物质,就是道,也是太一,这些“以太”、“物质”、“道”、“太一”等概念,代表不同时代,不同国度的人们对宇宙本源的描绘与称呼,它们是一回事。它本身没有起源,无所谓起源,也没有终点,无所谓终点,它即是始,也是终。对以太的任何描绘,都是无效的,在于所有描绘,代表的都是人对宇宙的认识,是人与以太之间的关系,而关系不能代替物质本身。

描绘只对意识理解物质有意义,对物质本身没有意义。

之所以人类认识不到以太,在于人类只能借助感官来感知宇宙,而感官只能得到光声电为表征的信号,信号的本相是物质运动。人类所有观察到的物质形态,本质都是信号,并由信号定义出各类物体名称。当信号趋于无穷小时,越与以太的形象接近:无。

无,在《道德经》里经常提到,是代表“没有信号而不能描绘”的意思,而非“绝对不存在”这个意思,而有与无对应,是代表“有信号可以描绘”,而非“绝对存在”。对于脑子中科学概念已根深蒂固而只能借助直观形象理解以太的人们,这里我可用“比电子还要细微亿万倍的粒子存在”,来代替以太的直观形象,或用

相对所有已探知到的而未被探知到的粒子的总称

来定义以太这个概念,但一定要牢记只为方便直观理解而这样描绘与定义以太,不等于以太是这么一种存在,也不等于以太不是这么一种存在,在于这些都只是描绘而已。要真正认识以太,则要靠“悟”,即用心去感受,而不是用大脑去理解。但以太运动,却是有起点,也有终点,当起点与终点重合时,表现为循环不已,表现为运动的禁锢,从而构建出万事万物。

这里再随附一篇“道问”,以作读者理解《道德经》中“道”的内涵之用。整个广义时空论及附录的所有理论构建与描绘,也都是这外一篇的内涵解构与展现。

以太思想

银河只是恒星群的空间结构体,恒星、行星、人只是原子群的空间结构体,而原子只是质子、电子的空间结构体,质子电子只是以太的空间结构体。于是,电子、质子、人、行星、恒星、银河都只是以太的空间结构体。而这些概念,只是人对以太振动波构成的幻像的定义,这就是以太思想。

以太的形象,就是没有形象。大象无形即是指以太,希、夷、微即是指以太。以太,是整个宇宙的物质基础。

即便人类科技以后科技发展观察到电子内部物质结构,那仍不是以太,仍只是以太构建出的时空结构。观察到电子内部,不过是比观察到细胞内部先进一点点而已,只要是观察,永不能看清以太真面目。

这是一个信号的世界。以太发出信号,也构建出意识,意识根据信号不同反构出不同的物体与宇宙形象,仪器检测出信号。信号以以太为媒介,但不是以太。将信号当成物质本身,是科学界最大的失误。这里要着重说明的一点的是:

以太=太一=道=物质。

这条等式,是最重要的关系式,代表东西方关于宇宙认识的相互统一。而这些名称,都代表不同时代,不同国度,不同文明对这同一万物本源下的不同称呼,即它们是一回事。那些说以太不是太一,道不是物质的人们,就如说番茄不是西红柿,土豆不是洋芋一样:纠缠于名称,而忘了实质。

之所以用“以太”这一名词而不用“道”这个字,在于“以太”比“道”形象。若难以接受“以太=道”这一判定,请多多念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强字之曰道”这句话。

道=先天混成之物=万物的源头
太一=太上有一物=万物的源头
物质=物体的本质=万物的源头
以太=万物的基础=万物的源头

四者说的是同一东西,都指的是“万物的源头”,因此以太=太一=道=物质。

简单理论描绘:
1、宇宙充满以太,它是万物的基础
2、磁场是以太旋涡流的力场
3、原子核是极小的以太旋涡流
4、质能转化是禁锢的旋涡运动被释放
5、光是以太波

这些理论,不相信的不求你相信,好奇的可以看看《广义时空论》。太极图八卦图,就是一个旋涡运动及波振动形象,在物质运动方面,代表的是物质流动而展现出的各种时空结构及能量发散形态,会在应用篇中直接将太极八卦图与未来科技构建立联系。

物质流动=以太流动。

太极图,是以太旋涡流转的形象。

前言:光与信号的世界

前言:光与信号的世界

上帝说 :要有光

若没有光,你眼前是一片漆黑,没有任何物体感官。

一个天生的盲者是不会有物体直观反应的,只能通过听觉、触摸等其它感官来感觉物体存在与形状。

若有光,你眼前是有物体展现,这也只是一种光构成的影像。

人们绝无可能去看到物质,而只能看到物体,也即物质通过光与影在意识构建出来的形体形象。

物质,即物体的本质,其实是物体抽象后得出的概念。

人们理解物体,优先于理解物质。

人们通过显微镜与望远镜,将感官能力极大限伸。

但这对于眼睛来说,不过是功能的放大,其认知原理,仍只是光的影像在意识里的反应与反构。

人们可以将万物定性为不同元素原子构成,并提出基本粒子概念,从而带来时空结构上的悖论:

问基本粒子有无时空结构?

若有,则说明基本粒子可以再分,于是就不能定义为基本粒子。若无,则带来无时空结构的基本粒子何以能构建出有时空结构的万物的问题。

这个无法解答的问题,在当下关于物质的认识水平下,唯有通过否定基本粒子这一概念来解决。

无论经典概念下的电子质子及前沿研究里所谓的夸克或弦,都要经过这个问题:有无时空结构?

但有另一种认识,可以肯定基本粒子概念,又可以避开这一时空结构的问题。

那就是肯定这是一个光与信号的世界。

人们看到的世界,是光与信号作用意识后而反构出来的世界。

也即人们看到的世界,是真实世界在意识里的投影,是一个影像,是一种幻觉。这样说虽然难以接受,但通过上面的描绘,却不难理解。若你接受不了,我也没办法。

当肯定这是一个光与信号的世界。就很容易理解:

万物只是光与信号的强度与尺度在意识里的定义。而光与信号的强度与尺度分布是从0到无穷。因此人们看到无尽小处的电子原子,也看到无尽大处的星云。这一切,只是信号的广度与宽度在意识里的反构。

而基本粒子呢?基本粒子是存在的,但无观察可能,它产生意识,也产生光与信号,人们可以描绘的是光与信号在意识里反构出来的影像,而非基本粒子本身。

由此,可以说:人们思维里认识到的宇宙,是人们思维里认为的宇宙。

将基本粒子取一个名称:以太

以太就是这么一回事。它是真正的物质存在,却无直接观察可能。

以太的运动,产生光与信号,构建出这个奇妙的宇宙。

那如何理解眼前万物的不同?

桌子,云汽,地球,原子,质子,人,动物,植物等等形态如此迥异,却是由共同的基本粒子--以太构成。

其实可用水分化出河流、冰、雨、雪、雾、蒸汽等等形象一样,来理解以太分化出日月星辰、山川大地、动物植物等等形象。

这前者都不过是同一水分子的群体在不同温度、地域、数量等等条件下的不同时空结构。

当然,人们已经接收了万物由几十种元素原子构成的理论。相对来说如此接收以太构建出万物,也不会太难。

以太分化出万物的形态,只是复杂一些而已。

要是读到这里看官非常同意作者的观点的话,这里留一句是来打击看官的:

我思维里认识到的宇宙,是我思维里认为的宇宙。

因为它的真实性无法验证,只有相信。

人们只有根据逻辑合理性去相信,或根据先入为主的作法去相信。

真实,其实是一种幻觉,哪有什么真实?

有人相信验证,这是科学被推崇的根源。但验证可以强化真实性,却无法追溯源头。验证,只是让摇摆的心趋向平和与稳定,而无关真正的事实。

起子·可控核聚变

地球上有点物理知识的人都知道核聚变过程:两个轻核合在一起成为一个重核,同时放出能量。当下人类探讨的核聚变技术构架,都是在构建一个装置,以期将两个轻核聚在一起合成一个重核。常见的有这么几种:

1、氢弹:居家旅行防偷防抢之必备良物,杀人越货攻城掠地之超级大杀器,可惜,威力太大不可控。

2、托卡马克:集三千宠爱于一身,为世界瞩目,耗资百亿霉钞,仍是娇贵不能高效有效实现放能。本人以前根据托卡马克的环形结构直接判定内壁腐蚀是大问题,一查询,还真如此。

3、激光核聚变:这个本人没有详细了解过,不过单看名词就可推导功率效率不高,因为激光作用面积极小才能产生极高温,且目前大型激光器的电光转化效率极低。

由于这些核装置的研究与问题所在,已几乎被人们挖透,因此这里也就不再赘述了,有兴趣的看官可以自己去翻阅查询相关资料了解即可。

这里简述一种全新理念下的全新核聚变构架。

还有这里不探讨,打算用书本知识来反驳本人的话,那可能本人是不会回应的。一个观念的传递,总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能接受的人自可接受,不能接受的人自不可接受。

“两个轻核合在一起成为一个重核,同时放出能量。”这是人类对核聚变认识的简略描述,就从这里开始。人类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简单地将两个轻核聚在一起的问题。无论增加激光功率,还是增加核子动能,都是为了解决这个“将两个轻核聚在一起的问题。”

毛主席:全力去找出它的主要矛盾。

为将两个轻核聚在一起,就是要克服轻核间的电荷斥力问题。当下物理学,并没有解释电荷成因,为何有正负之分,为何能相互吸引等等,而是将电荷当成核子的一个天然属性,因此关于电荷的探讨也没有更多的理论解构。本质上可控核聚变的问题,也是这些基础理论不完善的体现,这里暂不解构电荷是怎么回事。

增加激光功率,或增加核子动能,可实现“将两个轻核聚在一起的问题”,而实现“将两个轻核聚在一起的问题”,则不一定要增加激光功率,也不一定要增加核子动能,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关系。

人类之所以对可控核聚变举步维艰,不在于对核聚变的认识有偏差,而在于对核聚变装置的构架方式有问题。“将两个轻核聚在一起的问题。”则不一定要增加激光功率,不一定要增加核子动能。

那还有其它什么方式?当然有,那就是压力。

想象两只手掌用力将两个鸡蛋压在一起,人们可以看到蛋浆四迸:这是鸡蛋层面的核聚变。显然,将两个轻核聚在一起的方式,也可以通过压力来实现克服电荷斥力。自然,这个压力是如此之巨大,当下世界上那个最大的8万吨水压机的压力,也只是给原子核挠痒痒。

想来实验室里研究可控核聚变的人们,肯定想过这个压力方案,只是由于找不到提供如此巨大压力的方式,于是只能转战研究“托克马克”之类的装置,可控核聚变歧路由此开始。

那如何在当下人类科技条件下实现如此巨大压力?其实有一个方式:

那就是:旋涡运动

那就是:旋涡运动

那就是:旋涡运动

这个认识是如此重要,本人特意写三遍。其实旋涡运动在自然中极为普遍,无论是水漩涡,台风龙卷风,还是银河系太阳系,以及电子绕原子核运动,都是一种旋涡运动。物理实验室的人们想不到这个方式,仍在于对这些宇宙运动现象的本质认识有偏差导致。

直观感受一下壮观的宇宙旋涡运动:星系旋涡

旋涡运动中,存在向心力、离心现象、圆周运动等等一般物理概念,这有点初高中物理知识的人们都会懂,不再赘述。这里略分析一下核聚变若采用这种旋涡方式,则是如何来通过增加压力,以使两个轻核如何克服库仑斥力,从而达到核聚变所需的距离。

旋涡运动的特性之一物体由向心力保证其圆周运动,即

F=mv2/R,或 F=mω2*R,

而轻核在旋涡运动中,其核子之间的库仑斥力,是与其向心力保持平衡的,从而保证其圆周运动,即

F=K*Q2/r2

通过这种认识,即可将向心力与库仑斥力划等号:

2*R=K*Q2/r2

令R=1,由此可得r=C/ω,C=(K*Q2/m)1/2

这个结果说明在旋涡半径R固定的情况下,核聚变所需求的两氘/氚粒子的最小距离r只与这个旋涡的角速度ω成反比。(K、Q、m在当下实验观察中,都有具体的数值,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一个常数,故可用C来表示)。提供足够的角速度使得两粒子距离r小于生成核聚变的距离,也就可克服电荷斥力,从而可实现核聚变。这个角速度的数量级可能在10的7次方或更高,即百千万转以上每秒的角速度。

想来看官们会被这么高的角速度吓倒,似乎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实,实现这么高的角速度,相对当下的这种几亿度高温及托克马克装置,是很简单的事,因这里只讲可控核聚变的原理,技术性的构架就不讨论。当然这里只是提供一种思路,更完善及复杂的方式要用微积分方式来描绘这个复杂旋涡,但那是学术论文及研究生博士的工作了,不是本人能力所及的。

整个新可控核聚变的原理描绘为一句话就是:

通过电场与磁场产生超高速等离子旋涡体,使旋涡中心等离子的电场斥力不足以提供向心力,从而产生核聚变。

这个核聚变模式中,就没有内壁腐蚀问题。

说说核聚变能量如何释放与接收:

当这个等离子旋涡体内产生核聚变,首先必发生在旋涡中心区域的涡眼边缘上,在于涡眼的边缘首先达到向心力与电荷斥力的平衡。核聚变发生,释放的能量以粒子动能与波辐射的形态向四周扩散。但由于旋涡体运动的存在,向旋涡平面的扩散的能量会被旋涡运动所屏蔽,聚变能量重新融入旋涡运动中,而向旋涡两轴通道扩散的能量会毫无阻碍的逸出,在两轴位置放一个辐射能接受装置即可接收核聚变能量,可控核聚变原理就是这么简单。

看似高深的科技,基础理论都很简单的,不简单的是“认识到这个基础”。

以上是起子,开胃菜!

授人以鱼好,还是授人以渔好?对许多人来说是两难选择。其实有第三种选择:即授人以鱼,又授人以渔最好。下面说说的是如何才能认识到这个基础,有缘者能理解。

世界是静止的,时间是流动的(代序)

世界是静止的,时间是流动的。

有感知的是我们的意识,时间是意志的活动体现。

一切物像都是意志投射在时间窗口的影子,记忆是意志表象为生命后,在时间窗口展现自身的过程,保留在我们大脑意识里的残像。意志自诞生起,从来没有改变过,唯在时间窗口展现不同的映射而已。意志通过时间窗口来展现自己的存在。不变的是意志,变动的是时间。

人生是轮回的,生命自出生瞬间就注定了以后的历程。今天与昨天没有不同,与明天也将一样。今生与前世相似,与来世也没大异。一切已经注定,一切都是存在于意识中的幻像在时空中的展形。

世界因时间流动而成周期性的,那既为维持世界的本质,又为体现世界的表象。周期大小由时间窗口宽窄决定的,时间窗口因宽窄被人为的定义为年月、春秋,及更小为毫秒,或更大为生死。空间窗口因大小被为人为的定义为米尺、公里,及更小为微厘,或更大为光年。

因此,虽然理论中描述的时空中的物质是有边缘的,但实际中的物质是没有实体边缘的,我们所见的所感知物质的边缘或实体的表面,只是由时空窗口的大小来定义出来的边缘而已,它们只是像。而物质,本身就是一个像。比如我们所理解的原子,是由电子随时间的流动在质子周边的空间里画出的虚球,那个时空窗口的尺度更小。还有我们所理解的银河系,是星辰与太阳随时间的流动在银核周边的空间里堆积的幻臂,那个时空窗口的尺度更大。古人之谓物分二而日复之为无穷,不过是时空窗口大小的调整后所看到的意志的表象。

这同样可以解释宇宙中各种超密度实体如中子星白矮星甚至黑洞等存在的原因,是因为世界本源里也就是意志,没有时间空间这概念,而黑洞本身就可认为是意志,也就是无。也是为何如更小的实体如中微子难由探测的根源,同样也是量子理论中不可测论的基础,都是因为空间太小时间太短而没有相应的仪器来感知。而世间的各种物理化学理论,只是适应不同层次的时空窗口而存在的一定合理性的体现而已,牛顿万有引力如此,相对论如此,量子理论也如此。

意志之于世界之象,化于时空中定义为物质,化于生命中描绘为人生。流动的是时间,不变的是意志。时间因空间里意志的作用而呈现出波动,反射出的意志的镜像反映在意识中为每一时刻均不同,也就有了空间中物质的运动与生命中人生的祸福。意志之于时间反映的客观世界,一如物体之于凹凸镜透射的镜像。不变的是意志,流动的是时间,运动的是物质,人意识感知的是时空的动静;固定的是实体,不平的是镜面,扭曲的是镜像,人意识感知的是光影的亮淡。对于你,客观的是你眼睛里的人世,差异的是你大脑里的思想,体现的是你生活中的作风,于你意识感知的是世间的冷暖;对于我,不化是是我的观念,流逝的是我的生命,展现的是我的人生,于我意识感知的是我的悲喜。故我生而未生,我死而未死。皆因生死困陷于时间,而意志无生无死,不存不灭。

意志于世界之象,最简单化为阴阳,归为易。意志于生命之象,最复杂化为生死,归为人。易以象数为体来描述世界,以理占为用来阐述人生。

我们之六感所感知的世界,皆为像。那是意志于时间上的映象在意识中的反映。那日月周而复始地东升西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可是唯物论的出发点?但若非人的意识,谁将欣赏那美轮美奂的自然景色,那应为唯心论的归宿处?当太阳月亮升后必降沿固定轨迹东西运动时,这也可理解为宿命论的原形,然这一切背后的推动力,却为唯意志论提供了论据。

数与像相似,对意志的描述为殊途同归。数在自身的序列上表现为无穷,0与无穷大之间,为无穷的自然之数。那无穷数列排起来的长队,即为时间在数上的映射,每个数字又为意志在数列上的映射。数即意志,数列的延续即时间。数列因数而连贯的,却也因数而分割的;时间因意志而持续的,却也因意志而波动的。所以说意志是时间的,时间是意志的。而任何事物之所以表现为无穷性,是由于时间向前流逝的无穷性。分割实体,不仅仅是在空间里分割,而是在时间轨道上的空间里的分割;延续数列,不仅仅是在数字上的加减,而是在数列上数字的加减。

人生之复杂,历来有众多传世之著来描述,但只归为情与欲而已。故人生不可体现价值,不可验证真伪,唯可感知过去,唯可预测未来。感知人生,不过是生命在透过自身活动影射在时空里的映象在意志上的反馈。于人心影像,我们称之为善恶,于人形影像,我们称之为悲喜。预测人生,不过是智者在透过意志散落在时空中的碎片窥见生命活动的全貌。于空间影像,我们称之为全息;于时间影像,我们称之为占卜。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期体现在时间与空间的每一个窗口里,或自然,或人文。古人推崇之天人合一,皆因时间周期的意志展现。

睡眼是死亡的映射,那是小周期的交接,死亡则是大周期的交接。未来将会有一个时间点,从那一刻开始,时空逐渐塌陷,星辰陆续堕落,太阳停止燃烧,银河不再泛波,那只是更大周期的交接的开始。当时空收缩到一个点后,一切文明将化为幻影,一切物质将化为灰烬。但于灰烬中,又将展现新的时空,诞生新的宇宙,创建新的文明。

梦是人生的镜像,是时空中的影像在意识中的投射,这个时空可能与自身所处时空一样也可能相异。故于梦中,我们即有当前社会影象的忙碌,又有离奇异域背景的轮换;即有蒙昧远古生灵的追逐,又有文明未来机械的飘移。那信息的波动,振荡于每一个时空的每一个角落,共鸣于每一个频率相合的意识中,唯未受干挠的大脑能正常显像。故非于宁静的梦乡中,常人不能感受不同时空信息的传递。

当我的肉体消失于这个时空之后,意志将再找到自己的寄存之所,开始另一个相似的人生,这里我们叫它为灵魂。故我之前,必有与我一样思考的人的思路,我之后也必有与我一样认识的人的描述。他们即是我,又非我。同声相和同气相求,只是“我”与另一个“我”在同一时空里的叠影。

喜剧人生是意志在时间窗口的正投影,悲剧人生是意志在时间窗口的反投影,而你我互为投影。在同一时间窗口里,意志因时间流逝不断膨胀与缩小,表象为坚强或者懦弱,睿智或者无知,贪婪或者谨慎。故在生命中大多数人是悲喜交加,哭笑相合,与其中感悟生命的真谛。意志不仅仅属于个人,它属于众人;不仅仅属于众人,它属于世界。

佛本无心,以众人之心为心,故佛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我已无心,以世界之脉动为心,故我知:心即我,我即这世界。

上帝是存在于我们意识中的良知,魔鬼是存在于我们意识中的恶念,双方互为标尺,同为检验,不分高下,永无输赢。

唯大智慧者能看透世界的真像,看到那人生涨落之外的景色,星辰闪烁之间的内涵,并可享受宁静、恬淡也富足的现实生活。自主意志所寄托的心身,只受时间窗口的限制,而不受命运之神的摆布。通过对世界真像的认知与意志的解放,我们可以在所处的时空里获得精神与肉体上的自由,回到神灵的庇护之中。

这不是宿命论,不是唯心论,不是唯物论,也不是唯意志论。有可能是幻化论,本来就没有这些,一切只是意志,一切为“无”。要是你认为这个“意志”只是我们人性中的意志,这个“无”,只是我们概念中空无一物的无,是虚幻,我只能说,没办法用我们所理解的物质观念去解释超物质的东西。

说了这么多自己都似懂非懂的话,难道自己正在喃喃梦语?

开头篇

从来没有人这样想过……

将易经里的知识用于占卜算命,并不是不可以,只是仅用于占卜算命,却体现不出这部经书作为群经之首的崇高地位,及指导中华文明几千年进程的伟大之处。

几千年来少有人解构易经里包含的宇宙知识,让易经这部宇宙天书沦为玄学,不能让后人正确认识宇宙,不知算不算是江湖术士们的过错。亦或是起点过高,让先人在没有更多物质知识的状况下,而无法完全认识易经包含的物质内涵,从而非得等到现代西方物理学为宇宙认知主流的现状下,才有人明确用易经来重构宇宙形态。

本《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是将易经的内涵部分解构,通过与当下主流西方物理知识相结合,来说明上古先民早就悟到宇宙真相,遗留易图来指导后人的宇宙认知,来体现其作为宇宙天书的崇高地位。

希望看官们不要以西方物理理论为绝对真理来考查下面描绘。这里也是通过易经来否定当下的西方界物理理论的。

以上是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