惰性气体结构考查

惰性气体被西方科学界发现是单原子结构形态,含量少,又被称为稀有气体。

西方科学界用最外层8电子稳定结构来说明,“在惰性气体元素的原子中,电子在各个电子层中的排列,刚好达到稳定数目。因此原子不容易失去或得到电子,也就很难与其它物质发生化学反应,因此这些元素被称为‘惰性气体元素’。”

为何是8个电子就会稳定,而不是7个、6个或9个、10个才会稳定?科学界是无法解释这一“8电子能稳定”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的。已在“电荷单元考查”小节中否定了泡利不相容原理,这个所谓的“8电子能稳定”就是一个错误理论描绘,这种结构描绘只归于人们的想象力,为解释而解释的科学解释。

人们发现惰性气体,其实是根据某类单元素原子气体的特殊化学反应现象来定义与归类的。某类单元素气体的化学反应的特征是极难与其它元素原子相结合形成稳定化合物,数量稀少,于是被称为惰性气体,又称为稀有气体,在建立元素周期表后,被放在0族元素位置。

并不是这类气体是惰性气体,外围是“8电子”才难以形成稳定化合物,而是因为难以形成稳定化合物,才被归类于惰性气体,然后推断为“8电子”。这是“惰性气体”概念与结构诞生的西方科学下本末倒置的逻辑。

原子以太旋涡模型下另有惰性气体结构的成因:

元素原子其实是原子以太旋涡结构,原子空间里的电子作绕原子核公转运动,与太阳系空间行星作绕太阳公转相似,一个电子占有一条轨道,电子之间会应公转而周期性地出现“电子连珠”现象。不同原子以太旋涡的化学属性,会应电子连珠的周期与涡流偏向不同,有不同的化学特性。

在惰性气体的原子以太旋涡结构中,由于惰性气体内的电子以太旋涡要大,导致电子连珠有更高的涡流偏向,比如假设太阳系九大行星全是木星一样体积的大行星,或全是地球一样体积的小行星,那么这两种行星构成的“太阳系”,其九大行星连珠后对“太阳系”的涡流偏向是不一样的:前者偏向会更大。惰性气体原子内的电子就是如此“大行星”态电子以太旋涡。导致惰性气体原子在通过涡管相吸形成的双原子耦合结构,极容易被涡流大偏向作用所破坏,而只能以游离的原子以太旋涡形态存在,即等离子态结构。

惰性气体,其实就是常温下表现为等离子体结构的气体原子以太旋涡。

惰性气体被定性为“化学性极不活泼”,恰恰相反,而是惰性气体的原子活跃性太过于活泼,导致其它元素原子的耦合作用与范德华力吸引作用不能将其牢牢固定形成耦合结构,从而表现为“化学性极不活泼”。化学性极不活泼,只是一种表象,而非实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与惰性气体相类似的现象,比如,一个人被他人评价为“太自我”(其实是个性强烈,振动能量强),不服管束(不能被条规约束,游离态),于是这样的人就会朋友少(没有耦合稳定结构),这是人的“惰性气体形态”。又比如一只小动物太灵敏了,不能被捕获,于是游离于笼子之外,这是动物的“惰性气体形态”,等等。

而电子连珠涡流偏向大,会将更多的振动能量传递到原子外围空间,意味着惰性气体有更快的角动量流失速度,经过亿万年的耗散,惰性气体原子转化为低一层次的其它稳定元素原子。于是惰性气体就会相对显得稀少,这是惰性气体又被称为稀有气体的物质作用根源。

由惰性气体的电子连珠偏向大,表现为振动能量强度高,可以推断惰性气体有很明亮的发射光谱谱线。而电子并不是天然必需围绕原子核公转的,更大的电子以太旋涡需要更高角动量的原子以太旋涡才能约束。而旋涡角动量与角速度正相关,更高角动量会带来更快的电子连珠现象,因此可以推断惰性气体原子的发射光谱谱线分布要偏紫外方向,且密集。这种大电子连珠导致向外传递的光波有更高强度,因此被用来填充灯泡可形成更高的光亮度,如氩灯、氖灯。

而化合物的化学属性源于次生以太旋涡的涡流偏向作用,对于惰性气体来说,虽然应活跃过高而几乎不参与化合反应,但若能结合成为化合物分子,则化合物分子会表现出极强烈的腐蚀性与氧化作用,比如目前发现最强氧化能力的二氟化氪,就是含惰性气体原子的化合物,源于氟—氪耦合结构中,氪的以太涡流偏向与氟的以太涡流偏向产生叠加效果,导致次生分子有更高的涡流偏向,表现为最活跃的化学作用。

惰性气体这种参与化合后的表现出的极强烈化学属性,可以反过来印证惰性气体有最高活跃性,而西方科学界的“8电子稳定”结构理论的描绘则是无法解释0族元素的气体形态是“惰性”与化合形态是“极强烈化学属性”之间的矛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