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观耦合现象

耦合结构由于次生以太涡流的存在,可以减慢以太旋涡角动量的流失,从而让以太旋涡有更长的稳定状态,这是各个时空尺度下存在耦合结构的物质作用内因。微观原子分子以太旋涡之间存在耦合现象,宏观、宇观也是如此。

宏观如生命体雌雄之间的吸引,仍是一种耦合现象,只是复杂一些,这里暂时不分析。在天文宇观层次的行星之间,恒星之间,星系旋涡之间,只要以太旋涡尺度相当,就会存在耦合现象:涡管相吸与互绕。

这种宇观耦合结构的形态与微观分子耦合结构相类似,存在宇观级别的“共价键”、“范德华力”,与微观化学分子分子以太旋涡的形态与作用仍只有时空尺度的区别而给人们带来迥然不同的感官体验,这里就不再过多描绘。

微观分子耦合结构由于尺度过于微小而不能让人类观察,宇观耦合结构则是尺度过于巨大而不能让人类观察。人们永无观察到这种微观、宇观级别的耦合结构可能,但通过旋涡运动的一般规律与宇宙全息构建方式的认识,则可以推导出各种时空尺度下以太旋涡耦合结构的存在,而不是当下科学界只停留在光与影的表象。

由这种认知可以判定:太阳系存在一个与太阳质量相当的伴星,可称之为太阴。

太阳-太阴构成耦合结构而存在于这个宇空之中。两者的互绕作用会导致以太旋涡内部各自轨道上漂移的行星发生各类自然现象,详细描绘有待于人们更多研究。

注:太阳系存在一个伴星,已是当下人们所怀疑与猜想,而在中国古代文献记载中,也存在一个与“太阳”对应的概念“太阴”,这里通过简单的旋涡耦合结构认识,可以判定太阳伴星--太阴是存在。当下太阴概念常指月球,而从月球的质量、尺度与太阳的质量、尺度对比可以知道,月球是无法与太阳相提并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