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空间同构模式

一个以太旋涡,若流转的时间足够长,则会有重物质,即更高角动量的以太旋涡汇集到旋涡中心,这是离心机原理在一个旋涡空间中的作用显像。这些更高角动量的以太旋涡又通过耦合原理堆积在一起,形成这个以太旋涡的中心核,如银河系中心的银核,太阳以太旋涡中心的太阳,地球以太旋涡的地球,原子以太旋涡的原子核,电子以太旋涡的电子核等等。

如此有核结构,会因核内以太旋涡的振动,而驱动周边空间以太作旋涡流转运动,也驱动核作自转运动,并通过两极涡口与离心机原理吸收更多更高角动量的以太旋涡,让核的体积变大,表现为核的成长,会在本章节后面的“星球生长”小节专门详细描绘这一成长过程。

同样,由于以太旋涡在各个时空尺度是同构模式的,以太旋涡的中心堆积体,即旋涡核,也是同构模式的。比如地球是地球以太旋涡的核,由众多元素原子以太旋涡通过耦合原理堆积在一起。而这些原子以太旋涡的原子核,也由众多更微观以太旋涡也通过耦合原理堆积在一起。星系核、恒星、电子核及电子尺度以下的更微观以太旋涡的核,都有相同的描述结果,也是反复到无穷大时空尺度与无穷小时空尺度,这就是核空间同构模式。

这三个同构模式,还可以推广,即各个时空尺度,都有类似的更复杂运动,如地球这个星体外围是固态的地壳、气态的大气层,则原子核这个核的外围,有类固态的边壳,边壳上有弥漫态的以太湍流层。甚至可以想象,某些原子核边壳上,有类似于地球上的生命体的活动,有类似地球上的山川河流、风花蝶云等等,这也是佛家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机理具象,这里就不再详细探讨。

如此,就可以简单理解原子空间、电子空间及电子尺度以下的更微观以太旋涡空间的构建形态,没有夸克正负的内在机制、夸克时空结构之类的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