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流一体·气

波流一体,曾在解决土星六角旋涡之迷中提到,这里作一番详解。它是物质运动形态最重要的概念之一。

当下物理主流认识是西方科学理论,西方科学理论因人们的宇宙观问题而抛弃了以太,除了说不清万有引力的成因,电荷的本质,磁电场的内涵,诸如构建的经典原子模型、夸克理论、相对论、量子力学、光电学说等等都走上了歧途,误导人们甚深,也解决不了人类急需的可控核聚变、高效星际载人等难题,其它如湍流形成的内在机理、介质与波速的内在联系也是莫明其妙等等,关于波流一体这种物质运动形态的理论认识更是没有的。

有了以太认知,波流一体可以通过牛顿力学简单推导与描绘:任一空间的以太运动时,必先推开运动前方的以太,当前方以太排开的速度小于后方以太推进的速度,于是形成以太之间的相互作用。这作用空域的以太内压升高,当内压逐渐释放时,就产生纵波传递。结果就是以太在不同时空尺度的物体内外不断地流动,此以太推动彼以太,彼以太推动此以太,无穷无尽,同时以太纵波,在各物体内外不断地反射折射中,这就是波流一体。

波流一体,即各个时空尺度的以太运动结构在时刻流动并传递着纵波。

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见,比如流动的空气(风)中必有声音在传递,湍急的河面上必有波浪在翻腾,其实都是波流一体现象。而波与流之间如何相互影响,则少见人上升到理论,这些日常现象对应到以太,可以直观理解流动的以太内的波传递过程。

构成物体的以太流与以太波传递物体的波流一体,应波速与流速的不同,作用对象时空尺度、结构的不同,会产生综合作用:

波振动明显时,就会导致物体空间结构出现波的形态。比如水面波,就是水底波振动改变水体的空间结构后出现的横波影像,又比如物质波、结晶现象就是波对粒子的影响。
流动明显时,会对承载的波产生拖曳与滞留效果。比如光波、声波的红移与蓝移及物理界玄乎的时空弯曲,都是以太涡流对波传递的拖曳与滞留后产生的现象。
有的波流一体效果很不明显,比如固体内的波振动,但根据物质运动的作用,可以判定其必然存在。

波流一体的概念在整个宇宙的认识中非常重要,它囊括了所有物质运动形态。在以太旋涡理论里,专门为此设了一个定理:

万物结构都是波流一体形态。

以太的波流一体运动形态,在古代有一个专有名称,那就是“气”。气就是集振动与流动于一体的以太,这是易道思想上的概念。因此又有一条等式:

波流一体=气

也即万物都是气。国人熟悉的关于气的描绘有“轻气上升以为天,浊气下沉以为地”,轻气,即平稳流动并振动态的以太;浊气,即旋涡湍流并振动态的以太。因以太=道,故气=道的流动。关于气与道的理解,会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下·幻化意志篇》中进一步阐述。

这里通过一块普通石头内部的波流一体运动形态,来展现万物内部的普遍存在却不为人们认知的物质运动形态,这在当下所有西方科学理论中是没有的。

通过这个认识,可以简单解释一下人们感到玄之又玄的一段话“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道,即以太,物质,《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的那个物;
道生一,一就是气,即道的流动,也就是波流一体;
一生二,气由于运动方向不同,形成顺以太旋涡与逆以太旋涡;
二,即顺逆以太旋涡,分化出轻浊、阴阳、正反、男女、生死、动静等等对立概念;
二生三,顺逆以太旋涡之间相互耦合,形成次生以太旋涡;
三,即次生以太旋涡,这是对立后的统一形态;
三生万物,不同次生以太旋涡之间再次通过吸引与排斥等相互作用,就有了万物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