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成因

人们只能通过光来观察物体运动,本质上观察到的是物体的影像的变化。这里重申人们对万物的观察过程:万物-光-眼睛-意识。这一过程中,光构成影像,眼睛是一种仪器,以接收光的作用,并形成信号特征传给意识。影像与仪器会干扰或限制万物的全貌在意识里的反构。

光是以太纵波,意识观察借一束光展开,而一束光具有固定频率与波长。于是光构成影像对意识的干扰限制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光的传递是受频率限制,在一个频率周期内,意识能且只能得到物体的一个变化状态,即一个影像,于是眼睛看上去物体运动是一份一份的,本质是看到影像运动是一份一份的,将影像运动当成物体本身运动,从而有物体运动是一份一份的感觉,于是就有了量子概念,这就是量子成因之时间之因。

二是光的传递还受波长限制,在一个波长尺度内,意识能且只能得到物体形态的最小的尺度,即每个影像都有像素,于是看上去物体是一格一格,本质是影像形态一格一格的,将影像形态当成物体本身形态,从而有物体形态是一份一份的感觉,也就有了量子概念,这是量子成因之空间之因。

仪器是接受物质作用的器械。仪器有精度,这个精度的大小受人类自身的最高技术制造水平制约。仪器在接受物质作用后形成信号特征,信号特征是借光、电展现,也是受光电的频率限制。因此仪器对意识的干扰限制也体现在两个方面:

三是仪器受精度限制,能且只能接受到最高精度以上的物质作用。最高精度以下的物质作用,被以“四舍五入”的方式取舍,“四舍”后表达为有物质作用产生,但仪器没有信号反应;“五入”后表达为物质作用后产生的信号特征以最小信号单元的形式展现。这结果就是导致物质作用反馈在仪器上后失真。信号特征整体形态就是影像,于是这个仪器精度制约下的最小信号单元,构成影像的最小单元,这就是量子化。将影像有最小单元,当成物质有最小单元,也就有了量子概念,这是量子成因之仪器精度之因。

四是仪器在形成信号特征后,信号特征是以光、电形式展示。光、电有频率与波长制约,这个制约与上面描述的光构成影像的制约类似,只是上面描述的是外界的光信号,这里指的是仪器内部的光、电等波信号。只要是波,都会有频率与波长的限定,由光电信号整体构成影像,于是有影像的量子化。这是量子成因之仪器信号之因。

物质运动是连续的,却又是无法直接观察的,观察到的都是量子化的影像形态,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悖论。而意识能且只能通过光影像信号与仪器来达成万物的观察,那么如何通过光影、仪器来证明量子化是错觉,如何来证明物质运动是连续的?

那就是通过静止观察参照系的另一种选择:

当人们观察物质或物质运动时,是以自身为静止参照系,再站在物质的对立面,然后观察物质与物质运动,所得到的结果都代表意识与物质的关系(影像是关系的具像),是这个关系被量子化,而不是物质或物质运动量子化。由于人有主观能动性,且现实中的确也观察到了物质或物质运动量子化,因此,作为观察者也可以按“所见即为真”的逻辑去固执地判定为是物质或物质运动本身是量子化的,而非是影像量子化。

以这个逻辑与“固执判定”基点,除了站在物质对立面的选择之外,观察者还可以作出另一种选择,即人们可以以被观察的物质为静止参照系,这时观察者与被观察的物质一体。那么这个被观察的物质会是整个参照系的原点,于是这个物质就没有“运动”描绘,更没有物质或物质运动的量子化描绘,于是观察者又因没有观察到量子化,按原来逻辑去固执地判定物质本身没有被量子化。

一个物体能且只能有一种宇宙当下状态,不能处于量子化又不处于不量子化的状态,因此只有放弃这个逻辑,而选择承认量子化是一种物质与意识间的关系,而不是物质本身存在形式。

举个例子,来直观理解这种静止参照系选择不同导致的不同感官:比如一个人站在路边,看到前方一辆车过来,他可以说看到车子的运动是量子化。等他上这辆车,他与车同一速度,他就没有车子是运动的感官,于是没有车子运动是量子化的看法。因此这一前后量子化又没有量子化的不同看法,只能是车子与观察者之间的影像的感官,而非车子运动的实质。

由于万物皆是以太运动后的空间结构借光、声、电等信号特征投射在意识里的影像的定义,而影像必有最小单元:像素,也即量子,因此可以得出一个定理:

万物都是量子化

简单的如一幢楼宇的最小单元是一间房子,一个社会最小的单元是家庭,一张数码照片最小的单元是像素,筛子的最小单元是筛眼格子,视网膜最小感光单元是一个感光细胞,生命体最小的单元是生命细胞,元素的最小单元是一个质子电荷。房子、家庭、像素、筛眼、感光细胞、生命细胞、质子电荷等等这些都是不同事物(楼宇、社会、照片、视网膜、生命体、元素)的影像量子化后的名称。

在观察物体状态及物体运动的过程中,光,就如栏栅一般,将物体反馈到眼睛里的信号,分割成一份份、一格格。这一份份、一格格,是影像的状态,而非物体本身的状态。将影像状态当成物体本身状态,于是理解物体就会出错。

量子力学,反映的是意识与物质之间的矛盾:意识不同于物质,意识只能通过影像来理解物质,被影像制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