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长链分子团

5、长链分子团

长链分子,由于其内部振动波传递与原子以太旋涡的涡流运动,导致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位置关系不平衡,从而出现扭曲运动。当分子片断持续扭曲相互靠近,通过范德华力相互吸引靠近,最终形成一个毛线团状的缠绕空间结构,就是长链分子团。在细胞空间,存在大量这种长链分子团,如蛋白质分子、染色体,等等。

这种长链分子团,同样由于其团形空间结构的特殊性,也有其特定的两种形态的以太旋涡的振动力场与流场:

一是在长链分子团内部,由于众多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并在长链上传递,会在团形空间内产生螺旋波传递,即场涡,与涡形振动力场。这个振动力场驱动内部以太流转,两者波流一体。

这内部的振动力场,同时还调整个团形空间里原子以太旋涡的分布形态,最终达成一种分子团空间结构的圆满状态,即团球结构,及分子团内部能量分布的圆满状态,即絪缊状态。这是一个动态的不断的作用过程,并会因外界的干扰而产生对应的形变与重新调整。

二是在长链分子团外部,分子团里的所有原子以太旋涡或多原子分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力场向四周发散,导致周边空间的以太运动分布形成以分子团为中心的流场,两者是为波流一体。

长链分子团的整体作用特征,就是通过内部场涡驱动以太旋涡,犹如一颗行星内部振动驱动周边空间的以太形成以太旋涡。如此一个分子团周边空间,也是存在两极涡管通道结构,与类黄道面的以太旋涡流场。

同时,由于元素原子种类的有限性,与长链分子巨大数量的关系,导致长链分子上存在众多时空结构相近或相同的多原子分子以太旋涡,这些分子以太旋涡之间由于分子团结构而距离过于靠近,当各自涡流的周期性偏向作用而产生振动波后,在相同的方位上会波干涉。干涉波以螺旋涡形自内向外呈辐射形态传递,继而影响外围空间其它分子以太旋涡的分布形态。

这种螺旋涡形辐射形态的干涉波,是细胞形成血管、脊柱、肠道等等圆柱空间结构的重要作用因素,会在后续章节中陆续说明。

整个细胞、器官、人体空间,就是由这些众多离子、双原子分子、多原子分子、长链分子、长链分子团等不同时空尺度的微观以太旋涡相互吸引、堆积而成。各原子、分子以太旋涡,在建构出更高时空尺度的同时,不断展现出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力场与流场的空间运动形态,也与太阳系的物质结构与运动形态相近,这就是全息。全息建构模式,体现在生命的各个时空尺度,也会在后续章节中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