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动质量与速度基础概念

现代人们学到的能量概念,最初是由牛顿力学来定义的:“物质对物质作用的功”。而物质对物质作用的功,通过物质运动来实现,即能量是物质运动的体现。由这个概念可知,物质领域的任何能量概念,如热能、动能、化学能、原子能、光能等等,都是依附于某种物质运动形态存在而后再表达出来的,不存在没有物质的能量表达方式。同时,物质是客观存在,必有质量,即物质的多少,于是可知,有能量的地方,必存在质量。能量与质量,本质都是物质存在的属性,是物质与意识之间的关系体现。

但现代科学并不是如此简单理解质量与能量概念,除了有人提出静质量与动质量之分外,还有人提出“物质由能量构成”的这一本末倒置的说法。质量定义是“物质的多少”,多与少是用来描绘数量的,动与静则是用来描绘运动状态,数量与运动状态根本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概念,现代科学推崇的质能公式E=mc^2,是讹化质量内涵:用引力质量来代替质量本义来实现的,已经在“质能公式”、“质量与引力质量”小节中解析。

说存在静质量、动质量,其实就是牛头按在马嘴上的表达方式。现代科学推崇的相对论描绘里,人们知道相对论根本无法解释“光子”只有“动质量”的内因是什么,只知道实验中“观察”到“光子”有“动质量”而没有“静质量”。自然由以太存在的确认与光是以太纵波的定性可知,“光子”是一个错误概念,光是以太纵波,波本就没有质量属性,自然也就没有“动质量”这一描绘。所有波都是纵波,纵波在仪器上表达出质量信号,只是波的媒介在平衡位置上振动作用仪器后,产生与质量称重相类似的信号特征而已,而不是波本身存在质量。“光子只有动质量的内因是什么”这一问题,其实就是一个伪命题,没有回答意义。

若再由这些人去定义“物质由能量构成”这一定性描绘下的能量概念,根本无法正常定义。若非要定义,则由这一描绘拓展出“物质由‘物质与物质作用的功’构成”这么一个“本质由属性构成”的逻辑笑话。人们由牛顿力学知道能量概念与定义,又来否定能量的定义,这是自挖理解根基而不知:那你以前学到的能量是什么?

又比如速度这一概念,是某一静止参考系下的运动物体相对原点的距离与时间的矢量计量关系,被爱因斯坦在对光速的解释中,讹化成光相对一切参考系都是恒值,并通过“C=波长*频率=常数”计算公式,在光的频率变化时,人为地将波长调整来适应这条公式,以说明“光速=常数”这一判定是对的。其实,在现实中,从来没有哪个实验证明光的波长与频率呈负相关变化关系。当人们用这条计算公式来说明光速是常数,是先确定光速是常数,再来解说频率与波长负相关,而非先有实验观察到波长变化,这也是一个本末倒置的行为,一点都不科学。

改变质量、能量、速度这些定义的方式,都是讹化质量、能量、速度这些基础概念后,由后牛顿时代的创作者自我诠释的质量、能量、速度描绘,而不是原义上由牛顿力学定义下的质量、能量与速度。这已经不是质量、能量、速度了,而是名称与质量、能量、速度一致的另类东西,至于是什么东西,可能连创作者自身都理解与想象不了,于是创作者不得不用牛顿力学下的“质量”、“能量”、“速度”一些词汇来命名这些存在,并美其名曰“对质量、能量、速度的拓展、新发现”,其实是讹化、曲解。

一个理论的基础概念与定义,是不允许被改变的。一改变,整个理论的大厦就会没有根基。依托于讹化基础概念而创建出的理论,都是空中楼阁。当相对论、量子力学采用牛顿力学的质量、能量、速度概念,又提出只有动质量且速度相对一切参考系都是常数的光量子等概念,就已经偏离正常人们理解宇宙的基础概念,因此都可归于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