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的问题

实验观察产生事实描绘,实验信号产生数据统计。科学界标榜自己正确的前提,就是认为自己观察到的事实,产生的数据是事实的度量,当事实与数据符合理论时,就被用来证明自己的理论是正确的,再借用高昂的仪器与科学期刊的审编权,从而掌握了科学的话语权,这其实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一是实验数据是否有效的问题

在逻辑关系上,事实与数据符合理论,可以证明理论是正确,但也证明不了理论是正确。这在于,理论正确,所产生的现象必是符合预期的,而事实与数据本身的采集,是依赖理论指导的,若理论错了,那么事实真相的理解有误,数据的采集与统计就会变得无意义。本书大部分章节都在指出西方科学理论的理论是错的,需要修正、拚弃、重构的,由此可知西方科学引以为傲的众多事实描绘,与数据采集,是在做无用功。

比如一个经典的关于元素周期表的铪原子元素的数据形态如下表格所示:

外围原子序数  5d26s2 熔点  2 227℃[1]
核内质子数  72 沸点  4602℃
核外电子数  72 密度  13.31克/立方厘米(20℃)[1]
核电核数  72 地壳中含量(ppm)  5.3
所属周期  6 元素在太阳中的含量:(ppm)  0.001
所属族数  IVB 元素在海水中的含量:(ppm)  0.000007
核外电子排布  2,8,18,32,10,2 莫氏硬度  5.5
核电荷数  72 声音在其中的传播速率(m/S)  3010
电子层 K-L-M-N-O-P 质子质量  1.20456E-25
氧化态Main Hf+4 Other Hf+1, Hf+2, Hf+3 质子相对质量  72.504

由于元素周期表建立的基础理念泡利不相容原理是错的,因此这种元素的数据如:

电子排布、质子数、核外电子排布、核内质子数、核外电子数、电子层、核电荷数,都是无意义的,必须被抛弃的;
而密度、熔点、沸点、莫氏硬度、声音在其中的传播速率,则可以保留与采用;
所属周期、所属簇数、外围原子序数,可以引用与参照;
而含量、质子质量、质子相对质量,只可以参考。

二是实验结论能否正确定性的问题

可以查看被广为传颂的几个经典物理实验,在实验者的错误判断与错误理论指导下,是如何一步一步地将西方物理研究推向歧路:

1、迈克尔逊·莫雷实验

迈克尔逊·莫雷实验,错误地否定了流动以太的存在,西方物理走上了非以太之路,并由此诞生“暗物质”这个换汤不换药的概念。并对电荷、磁场、万有引力等概念无法解构其物质作用实质。

这个实验影响深远,当下人类面对核聚变问题、众多实验导致的社会资源浪费问题,都是这个实验错误结果的延伸。

2、阿尔法粒子散射实验

阿尔法粒子散射实验,错误地判定原子中心集中大质量,而不是集中大运动,西方物理走上了经典原子结构模型之路,并由此诞生了原子核、核外电子、夸克等概念,及一大堆种类繁多、更细微层次的粒子,但无法统一这些粒子的共性。

这个实验是建立在非以太宇宙观上的,于是西方科学界不能正确判断原子中心大运动存在。

3、中子辐射实验

中子观察,错误地判定中子是粒子,而不是波。从而让西方科学界纠结于质子与中子之间的关系,并由此诞生强相互作用概念,却依旧说不清强相互作用的物质机制。

这个实验观察是建立在经典原子结构模型与非以太宇宙观基础上的,于是西方科学界不能正确判断中子是波的实质。

4、光的观察实验

光是波还是粒子,直到现在西方科学界仍是争论不休。承认是波,必须考虑波的承载媒介是什么的问题;承认是粒子,必须面对电子发射光子的场景如何解构问题,这对西方科学界来说是两难问题。

这个实验观察,也是建立西方科学界的非以太宇宙观与经典原子结构模型基础上的。由此诞生了电子跃迁发光理论及光量子概念。

5、电荷检测实验

通过金属箔表面的电荷的力的作用观察,错误的将力的方向--也即信号特征当成电荷的形态,从而让西方科学界提出电荷的单一指向与正负模型,却说不清单一指向与正负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

这个实验观察,也是建立西方科学界的非以太宇宙观与经典原子结构模型基础上的。由此诞生磁单极子、正负电荷、正反粒子等概念。

6、太阳光谱分析实验

通过太阳光谱分析,主要谱线特征是氢与氦,从而提出太阳主要成分是氢与氦,并得出太阳是一个气体星球的错误判定,是将必要条件当成充分条件的错判。

这个实验观察,也是建立在非以太宇宙观与经典原子结构模型基础上,从而理解不了太阳表面原子发光的实质:电子连珠对空间涡流的偏向作用后的振动能量传递。也解释不了太阳黑子、太阳耀斑、太阳风等现象的实质。

三是实验构建能力之外能否认识宇宙的问题

科学实验除了仪器只提供信号特征从而掩盖事件真相,及科学家其实是主观性的从而让结论很难有客观之外,还在于前面曾提到的问题:一个宇宙事件的时空尺度远超人类实验构建能力,那如何去实验证明?

比如前面已经被否定的霍金黑洞概念,在当下科学界常被提起,科学家接收到星空中遥远深处的某些特殊信号,说是黑洞发出的能量波,好象宇空中真存在黑洞似的,人们还构建出黑洞吞噬星系的想象图,其实黑洞从来没有被证明过,而按霍金黑洞理论描述的黑洞吞噬一切的本性,黑洞是永远无法在实验中认识的。按信仰实验与仪器的人们的逻辑,象黑洞这种“客观存在”是永远无法证伪的,也就不能认识了,也就不科学了,那又说黑洞存在为哪般?如此科学界一边执着“科学研究”的态度,一边做着并不“科学”的事,真是自相矛盾。

是否说这些宇宙现象的时空尺度远超人类实验构建能力,就不能去认识了?其实不然。

科学家们之所以执根深蒂固的验证与证伪观念,在于西方科学理论,只根据宇宙万物的表象而构建出的,并没有认识到宇宙万物的根源:有且只有以太。其它时间、空间、质量之类的概念,全部是意识影像反构的结果,也即“人们思维里认识到的宇宙,是人们思维里认为的宇宙。”如此导致现状,必须依赖验证与证伪方式对众多理论进行筛选,以选出比较符合实验观察现象的理论,并以这些理论作为后来实验与研究的指导。但只要没有认清根源,则永远停留在表象的阶段,而宇宙万物由于时空尺度的无穷性,其表现形式也是无穷的,只认识表象,即是人力所不能及,也是永远没可能验证完毕的。

而只要正确认识到宇宙万物的根源,则可以通过物质运动与平衡原则来拓展现象,就能认识到现象与本质的联系,这样就算不能证伪,但也是可以理解这个宇宙的运行规律,这是东方易道思想下的理解宇宙的方式。万物的本质只有一个:以太,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