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生命科学

西方科学技术的发展,对生命形态,特别是人体研究有了极大的发展,通过解剖尸体与光学显微镜、电子显微镜观察到更细微的生命基础形态如细胞、病毒、DNA、蛋白质分子等等,结合西方物理理论下的原子、分子等概念与理论,从而勾勒出人体与其它生命体的宏观、微观等不同时空尺度的结构,并为治病医疗、救死扶伤、内外科手术,等等,提供科学依据,由此带来现代医学的极大发展,是保证生命健康的重要手段。

西方生命科学,借助精微仪器来理解宇宙、认识万物的方式,很直观,但也很落后,在于其认识宇宙的方式,只是人体感官感知宇宙万物的简单延伸,只有量变没有质变。就如人们通过口鼻眼耳皮肤五种感觉器官来感知宇宙与万物运动,能且只能得到光影形态、信号特征下物质影像,而不能得到感官以下的物质间那种光影形态、信号特征的联系,作为人体器官延伸的仪器,也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如何观察到不与仪器产生信号作用或信号作用过于微弱的万物运动形态?这在于任何人造仪器与眼睛耳朵一样,都有精度阀值,在精度阀值之下,人们就无能为力,或将研究搁置,或只能合理猜测,或将问题推给后人,然后只要后人仍如此只依赖仪器,永远躲不开这个矛盾:万物的无限精微程度与仪器的有限精度、阀值之间的矛盾。

这种缺陷是存在于整个西方科学理论体系的,比如相对论中所谓“质量导致时空弯曲”的说法,在当下已经深入人心,但问东边一个有质量的物体是如何导致西边的空域产生时空弯曲,则没有人能解答,于是这种说法只是文字概念的堆砌,没有一丝认识理解的意义,又如量子力学说“量子”,问量子成因是什么,也没有人能解答。这是依赖仪器的弊端,在于仪器与感觉器官作用原理是一样的:都是接收信号的装置,能且只能得到信号特征,而不能认识信号特征背后的物质作用实质。当然,相对论、量子力学的这些问题,都已经在《万物意志篇》中解答,读者若有举趣可自行去翻阅。

正因为这种缺陷,除了诞生出量子力学、相对论这种谬论之外,也导致西方生命科学下的众多物质概念,只有概念的堆砌,而没有物质之间的可直观理解的作用形态。比如各种病症与基因之间的联系,各种器官形态与基因之间的联系,人们常听到医学专家说是,“人体结构是基因决定的”,“白血病是由于遗传基因缺陷导致的”,“分解糖分是消化酶在起作用”,等等,被当成科学知识广泛传播。若问基因是如何决定人体结构,遗传基因的什么缺陷又是如何发展为白血病的,消化酶是如分解糖份的,等等问题,就无法深究。这种只有概念相互联系,却没有概念之间的符合直观认识的解析过程,成为整个生命科学理论的现实形态。

又如人体解剖学,其是建立在解剖尸体的基础上认识到人体各器官的构造,通过死物尸体来认识活物人体,是一种向上探寻的过程,有极高的科学的成分,是生命研究的重要成果之一。但生与死是两种不同的状态。解剖尸体只能得到死物状态在光影信号下展示出的空间结构,是一种静态图景,而活生生的人,必存在一种不被尸体具有的特征,才能让人们有死物与活物、死人与活人的区别。又如西方科学借助光学显微镜与电子显微镜等先进仪器,观察到细胞结构,是有什么就看到什么,但也是只能得到一种静态图景。而生命是活的,不同时空尺度的成分结构之间的联系,就不是仪器能观察的。活生生的细胞,必存在一种不是图片具有的特征,才能让人们有细胞与图片的区别。这也是现代科学虽然知道基因存在,但不知道基因如何运作形成细胞、器官、生命体的根源所在,结果就对各病源导致人体出现症状的动态过程不能直观理解。导致西医面对人体体内仪器无法探知成因的病症,只能停留在用抗生素激素、切除、输血输氧三种基本治标不治本的治疗手段。

人体解剖学及相关的光学显微镜、电子显微镜认识不到的生物与死物之间特征区别是什么?

这区别就是万物无限精微时空里的物质作用,是决定微观、宏观生命物质动动的关键。这就是上以下为基,万物以道为基原原理在生命领域的展现。只要认识不到这种无限精微下的时空里的物质作用形态,那么对其向上构建出的微观、宏观的生命运动过程的认识,就会偏颇、失误。如此结果导致人们并不能从根源上找到病因以更好地保证身体健康,比如至今人们认识不到癌症作用机理、病毒传染成炎症的物质作用过程、基因与生命形体及特征的内在联系。将癌症笼统归于遗传基因或环境,却说不出基因、环境是如何发展出肿瘤的;将炎症归于病毒或病毒释放的酶,却说不出病毒或酶是如何产生炎症的;只知基因排序、测序,却说不出基因与生命形态、遗传病之间的直接联系,等等。从而对治疗癌症、传染病及更深层次的基因工程等问题,都是处于捉襟见肘的窘境。

人们相信宇宙真相只有一个,那么正确的对其描绘的理论也只有一个,而科学理论从不断创建到不断否定,表明了这些被当下被否定并曾经被认为是科学的理论,其实并不是真的科学。这些理论大都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有合理的成份,但并不正确。以试错与实践检验,不断归纳总结,并缓慢前进,被称为科学,是人们认识理解宇宙的重要方法,但不是唯一方法。还有一种方法是悟得本质,不断演义,后与实践经验一致,就能快速找到内因,这就是本书描绘的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