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圆地方

李卫东先生在其著作《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中,曾解析甲骨文的“天”字,就是上古时期的人类对月球描绘,其实他只说出一半景象。按象形文字是对事物直观简约的描绘创作,及上面关于不周山的分析可知,“天”字在上古时期,是

宇宙飞船(月球)悬停在巨型金字塔(不周山)上空,并通过天柱连接的整体形象

不周山山顶由于侧向激波作用,导致有一层UFO云雾长年覆盖。“天”字核心意思自然是月球。

在不周山传说中,不周山上方是天柱,天柱上方是天,而在《山海经》中关于昆仑的记载是昆仑上方是天柱,天柱上方是悬圃,又称玄圃。这里通过论证不周山就是昆仑后,就可以确定悬圃就是天。这两个不同名称指代同一事物,源于上古不同时代人们的不同表述方式。而悬圃,顾名思义,就是悬浮状态下的(种菜)园子,在上古神话传说中,是黄帝的花园和居所,悬于空中,植有各种神树异草。这些词汇都是实指的,而非上古先民凭空捏造出来的。

天=悬圃=宇宙飞船=月球

这里还可以解释一下“天圆地方”的真正意思:天就是月球,是宇宙飞船,是圆的;地就是不周山塔基,是方的。这是由于原始人类被制造出之后,并没有那么丰富的文字与知识去描绘及理解周边观察到的事物,只能用有限的字去描绘有限的东西,看到头顶上的巨大宇宙飞船,就叫天,看到身边的巨大金字塔,就叫地,从而形成“天圆地方”这一观念。现代语境里,天与地这两个概念已经是指代为虚无的天空与厚实的大地。

天圆地方的传说,并不是今人以为的上古先民对宇宙的误解,而都是对当时的实物形态的描绘。只是发展到今天,原意本指不周山+天柱+宇宙飞船的“天”字形象,在当下的月球停在遥远的夜空,不周山崩后的沙漠遗迹又不为人们所认识其真正原因,这个“天”字再无直观的实物对应,并与甲骨文的“天”字形象相去甚远,于是后人们将天指代天空,结果是现代概念下的“天”的形象,与上古先民的“天”的实质相脱节。当然这两者间的意思仍保留某些相近之处,比如都有“在人们头顶上空”的意思,比如现代的“天”字,下部分仍是一个金字塔的形象。现代人将“天圆地方”这一观念当成上古先民错误认识天地形态的例证之一,不过是现代人自己不理解上古时期的“天”、“地”内涵而已。

现代人理解不了悬圃就是停留在地球上空的宇宙飞船,理解不了“天”字是宇宙飞船悬停在昆仑上方的整体形象,仍是源于被考古界的“上古时期只有原始社会形态”这一判定限定了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