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顿力学时空观

由于本《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是以物质运动为描绘标的的著作,因此就牛顿时空观作一个详细解析。先看牛顿在其《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对绝对时间、绝对空间的表述:“绝对的、真实的数学时间,就其自身及其本质而言,是永远均匀流动的,它不依赖于任何外界事物,相对的、表观的和通常的时间是……通过运动来进行的量度,我们通常就用诸如小时、月、年等这种量度以代替真正的时间”;“绝对的空间,就其本性而言,是与外界任何事物无关永远是相同的和不动的。相对空间是绝对空间的可动部分或者量度。”

“数学时间”:数学,是人类创造的伟大工具,是以数的方式来抽象地描绘宇宙事物。数学,只存在于意识里,没有人能在宇宙中找到数学这种存在,书本上那些数字、公式,都是物质原子的排列组合后某一特定时空结构形态在意识里的影像反构描绘。因此说数学时间,只存在于意识中。

“永远均匀流动”:流动,只是观察者站在物质对立面时对物质运动的描绘,站在岸上看到水在流动,站在船上看到岸地后移而水不动,那问水有没有在动?只有先确定观察者与水的站位之间的关系,再去描绘水的运动状态:动或不动。而描绘都是意识的事,而非物质的事,代表意识与物质之间的关系。因此说时间在流动,也只是意识的感觉。

“它不依赖于任何外界事物”:没有光与影变化在意识里感觉,就没有有时间的感觉。时间,是依赖于物质运动,依赖光与影,依赖意识影像反构,依赖文字表述,而非不依赖于任何外界事物。

“通过运动来进行的量度,我们通常就用诸如小时、月、年等这种量度以代替真正的时间”:说时间存在早于物质运动存在,或说时间比运动更基础,都是本末倒置的作法。时间是用来度量运动的,而非由运动来度量时间,但可以用运动来反映时间计量值,从而有诸如小时、月、年等这种量度,这些量度只是计量结果的标识,仅此而已,而非存在所谓“真正的时间”。“真正的时间”这一念头,只存在于意识之中,并不存在物质中。时间,本质是用一种周期性运动度量另一种运动。

“绝对的空间……与外界任何事物无关永远是相同的和不动的”:空间由意识影像反构而成,也依赖于物质运动,依赖光与影,依赖意识影像反构,依赖文字表述等等,而不是“与外界任何事物无关”。“不动”,仍是意识的判定与描绘。

“相对空间”:这仍是意识的判定与描绘。相对,绝对,都只是观察者才有的描绘。

结论:

根本不存在“绝对时间”、“绝对空间”或“相对时间”、“相对空间”这种客观事物,只存在观察者描绘下的绝对时间、绝对空间,或相对时间、相对空间等概念。这些概念,都只存在于意识中,本质是一种感觉。离开观察者,没有任何概念、定义的阐述与描绘。将时间、空间当成客观物质存在,或当成主观意识存在,会带来不同的后续运动体系的理解与理论拓展。意识的客体是观察者,牛顿力学体系就是将观察者排除之外而以物为参照系的时空描绘体系,由此出错,从而诞生绝对时间、绝对空间的观念。离开观察者,这些概念都是空中楼阁。

牛顿在错误的时空观上建立了牛顿力学体系,导致这个体系没有一个踏实的基础,是一个并不完善的理论体系,从而不能完全正确地指导人们对宇宙的认识。这种错误,表现在牛顿第一定律上,对宇宙物质运动的描绘出现与事实刚好相反的错误表述;表现在牛顿第二第三定律,以质点为模型而忽略力的传递过程,力并不是瞬间性的,并产生惯性性与非惯性系的概念。会在后面牛顿三定律修正小节中逐一论述。同时,虽然牛顿看到苹果掉落发现万有引力的故事被传为美谈,但对万有引力的内在作用机制则却是束手无策,直到当下整个西方科学界都没有能力去发现万有引力的内因,而后引入爱因斯坦的“时空弯曲”概念,逾是背离真相逾远,其根源,也是这错误的时空观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