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纵波

光的现实应用极其广泛,但光是波还是粒子,科学界却没有统一标准的答案。人们相互妥协而提出光具有波粒二象性,并提出光量子概念,至于波粒二象性的内在机制,仍是一个迷。

若承认光是粒子,会被支持“光是粒子”的人们所认同,但会带来光子的时空结构,与电子的关系,为何保持不变的速度C,为何有波动性(可用物质波概念来解说,但物质波概念只是现象总结并不是成因解释)等等更难回答的问题。这些“光是粒子”定性下的回答不了的拓展问题,不过是表明这种定性是错的。而若承认光是波,然后定性光是横波,则会被支持“光是波”的人们所认同,然而这仍是错误的判定。光,不是横波。

光不是粒子,且也不是横波,更不是电磁振荡波,而是以以太为承载媒介的纵波。

光在以太中的传递形态与声音在空气中的传递形态无二致,只是时空尺度不同、媒介不同而已。这是认识到太存在后必然得出的结论:真空里充满以太,传递着光。

光的偏振现象,是光被判定为横波的重要依据,实际上光的横波现象是光作为纵波与偏振片共同作用的结果,就如上面提到的电动势是导体内电振动波与仪器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样。

原本没有横波,实验室的人们在光纵波传递线程上一放偏振片,横波就瞬间诞生了,而一拿开偏振片,横波其实就立马消失,只是在人们的观念中,以为横波原来就有且拿开偏振片后也一直存在。

光并不是一开始就具有横波形态,横波成因就是偏振片对光波在纵向传递方向上进行横向切割,出现“横波”影像,即偏振现象。偏振片里的晶格整齐排列,就是起到这种切割-阻挡栏栅的作用。

若光真的是横波,那么一片偏振片旋转到横波切面的垂直角度就能阻挡太阳光的前进,但实际上,实验室中的人们是用两片相互垂直的偏振片才阻挡了太阳光的前进。人们只是观察到偏振片能阻挡光,于是定性光是横波,却不思考为何需要两块相互垂直的偏振片而不是一块偏振片才能实现阻挡效果,纵波才需要两块相互垂直的偏振片阻挡。

这就是实验现象与条件思考不充分,如此定性光是横波,就算是被如此广泛接受,也不代表它是正确的。

而在某些矿物晶体折射时也出现偏振现象,原理与上面一致,都是纵向振动被分割,从而出现偏振现象。

当光的偏片现象的错误解说又与光的电磁振动传递的错误理论相结合时,就有了科学界对光是横波这个深信不疑的错误判定。错上加错,误导后人。

光是纵波除了上面分析的理由之外,最直观的观察事实是存在光压。光压是承载媒介以太在平衡位置对仪器力的作用现象,由此表现为光的粒子性。说光是横波,是无法解释光压的存在。而纵波有波压,则是很容易直观理解的。

说光是横波,也是无法描绘光的电场磁场交互振动传递的动态过程。其实这个“电场磁场交互振动传递”的动态过程在物理界从未被证实过,只是人们想象如此而已,若让坚持光是电磁振荡传递的人们描绘这个动态过程,他们可能会画一连串相互垂直的圈圈来表示这个过程,而问为何相互垂直的两个圈圈会不断传递下去,则是语焉不详,这可不是科学态度。

如此对光的本质的正确认识,就可以简单回答物理界难以解决的问题:

光作为粒子,为何能产生折射、反射、衍射、干涉等现象?光不是粒子,是纵波,这些现象是所有波的通性。
光作为横波,为何有光压?光不是横波,是纵波,光压是媒介的波压。
光作为粒子,为何会以量子形态存在?在于光是以太波,凡是波都存在振动频率,每一个波长,代表一份振动能量,于是波的能量是一份一份地传递,表现为量子化。
光作为粒子,为何没有静止质量?光是纵波,波不是粒子,本就无所谓静止质量。只有人们去测量光波的质量时,在平衡位置上波动的媒介以太作用于仪器,产生力的作用,表现为等同于质量的信号,即所谓的动质量。
光的速度在真空中为何是C?波的速度是由媒介的属性决定,真空中充满以太,光是以以太为媒介的波。
光的电场磁场交互振动传递的动态过程是如何描绘的?光是以太振动波,不是电磁波,没有所谓的电磁交互振动传递的动态过程。
光电效应机理?见上面电章节解说。
波粒二象性为哪般?见下面解说~

如此认识,以后人们可以大方的说“光波”一词,而“光量子”、“光子” 、“光粒子”、“光是横波”、“光是电磁振荡波”、“动质量”这类似是而非的概念与错误定性,都可以退出物理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