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生长

曾在“汇物成形·星星的诞生”小节粗略地描绘了星星的诞生,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详细描绘这一过程。

科学界对星球的生长过程,一般理解是宇宙中弥漫的尘埃或飘浮的陨石、冰块受到星球的万有引力作用,不断落到星球表面,随着亿万年的在星球表面的堆积,星体逐渐变大,这本身也是有实验观察效果的,西方科学界对太阳系的太阳及各行星出现的推论,基本就是这么一个过程。而问尘埃、陨石又从哪里来,西方科学界大概会说是最小的元素原子通过电荷吸引作用相互聚集而成或由星系解体弥散在宇宙中而成,又问元素原子或星系从哪里来,大概会说源头是“宇宙大爆炸”而成,而“宇宙大爆炸”的奇点及之前状态又是无法描绘的,于是整个源头的考查是不能究极的。

若说星球的前期成长过程是如此,也容易想象与理解,因为当一个宇空区域存在大量的尘埃、陨石、冰块时,这些物质之间通过万有引力不断地吸附在一起,很容易堆积成一个星体,科学界虽然对万有引力形成机制模棱两可,但这种描绘总体无差。不过,这不是星球的唯一成长变大方式,甚至不是星球的主要成长变大方式。通过“宇宙大爆炸”理论的否定,并认识到宇空中以太的存在,与星球空间存在以太旋涡运动的实质,及核聚变的全新且更简洁的解说,则有另一种星球成长过程理解,这里以太阳系行星成长为例。

太阳系的中心是太阳,太阳在人们头顶,日升月落是司空见惯的场景,整个太阳系空间,是以太阳为中心的宇观以太旋涡空间。太阳光,包括可见光与不可见的各类波,都是能量振动波,即不同频率的以太纵波。这些太阳辐射出来的振动波,以宇空中的以太为传递媒介,除了以以太为媒介将太阳的能量传递到遥远宇空之外,还附带的效果之一是部分辐射能量滞留在传递线程上,由此产生了光的红移现象。

这个滞留的过程,是辐射能量通过产生以太涡旋的方式发生的,这源于以太作为辐射能量的载体,传递能量的过程,不总是完全在一条直线上,而是略有偏离角度,当这个角度积累到360度时,就形成场涡形态。即在能量辐射的线程上,存在无数的由光振动能量滞留而成的场涡,这些场涡驱动其线程上的以太作旋涡运动,于是形成以太旋涡。

如此太阳向远方辐射能量的结果,就是在太阳辐射能达到的任何一个宇宙空域,弥漫着无数超微观的以太旋涡。这种超微观以太旋涡的时空尺度,应太阳辐射能量的波长不同,而有不同的尺度,有远小于电子时空尺度的,也有存在远大于原子时空尺度的。一般理解是时空尺度越微小数量越多,这个时空尺度可以比中微子的尺度还要小,即太阳辐射所能抵达的空域,是超微观以太旋涡的海洋。这个场景可通过海洋波浪波动时产生水漩涡、湍流、紊流来想象与直观理解,两者只是时空尺度与载体的区别。

太阳系形成的前期,通过宇宙尘埃、陨石、冰块能形成一个带磁场的行星,行星磁场是行星以太旋涡的力场。当行星存在于太阳系空间,即存在于太阳以太旋涡之中,也即行星周边空域,就是弥漫着的无数的超微观以太旋涡。在行星的南北两极区域,是行星以太旋涡的涡口,由于旋涡运动,这些弥漫着的无数的超微观以太旋涡,随着涡口的以太流,被吸入行星地核之中,并参与核聚变,这是原子层次以下的核聚变。

这个核聚变过程,导致地核不断有比超微观更大时空尺度的微观以太旋涡的生成,期间核聚变的热量,熔化整个星体形成液态地幔。这个生成过程不断的持续,直到生成让人类有仪器检测效果的氢元素原子及更高序列的元素原子。行星的地幔、地核、地壳物质,主体均是由这种方式生成,而非西方科学界的尘埃、陨石的坠落汇集。

这个超微观以太旋涡的核聚变过程,除了生成更高尺度的以太旋涡之外,还有附带的过程是核聚变的能量释放。这个释放出来的能量在行星内部形态场涡--已经在“地核场涡探究”与“地幔场涡探究”小节描绘了这个星体内部场涡的运动形态。

地核场涡向外发散,及场涡驱动下的以太旋涡之间相互排斥,导致行星内部的各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有向外运动的趋势,宏观上表现为行星地心、地幔的压力增加。随着压力的增加,地幔熔浆从地壳的某些裂缝薄弱处喷溢出来,是为火山喷发或熔岩溢流,火山灰与熔岩不断铺叠在地壳外表面,宇观上是为地壳变厚。而在地壳内表面由于更高压力形成的更高温度,熔化地壳内表面固态岩层,宇观上是为地壳变薄。如此地壳外表面在加厚,内表面在削薄,宇观上表现为星体膨胀与扩张。如青藏高原,就是地球地幔熔浆溢流覆盖后形成的,被误认为是板块相撞而成。

如此,星球不断从南北两极吸收更微观以太旋涡参与地心核聚变,并形成星球各元素物质与星体体积扩大,这整个过程即为为行星星体成长的主体过程,是一个以“亿年”为计量单位的极漫长的过程。

对于原子生长的过程也是一样的过程,仍只是时空尺度的差别:

科学界对原子的生长过程,一般理解是通过核聚变,两个轻核原子聚变成一个重核原子,逐渐向更重的原子方向聚变。这里也有另一种生长过程,这个过程与星球的生长过程是一致的,只需将上面描绘中的行星以太旋涡替换成原子以太旋涡、行星替换成原子核,宇宙空域替换成物体空间就可以了。这是原子核吞噬更微观以太旋涡的过程,也即在原子核的内部,仍存在更低层次的核聚变,这种核聚变的能量辐射若通过原子核两极逸出,表现为γ射线。如此原子一边因电子连珠运动而耗散能量,一边因两极吞噬更微观以太旋涡而聚集能量,两者存在一个此消彼涨的动态平衡,从而让原子寿命保持极为长久。自然,这种过程远超人类的观察能力,但可以认识其物质作用原理。

这就是以太旋涡理论的另一种星球成长的理解,而非科学界简单地通过星际尘埃相互吸引堆积而成。这个理解可以拓展到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除了行星成长,还包括星系、恒星、原子、电子的等等各种时空尺度以太旋涡的成长,甚至动植物、人体、细胞、组织器官等等的生命领域的成长也是相类似的。如人的身体,通过口腔摄入食物,进入胃肠消化成营养物质,后吸收导致人体成长,与星体以太旋涡的涡口吞噬更微观以太旋涡,进入地核产生核聚变导致星体成长,是几近一致的原理。人的呼吸过程也不是西方生命科学所讲的是氧气与肺部的血红细胞相结合,而是另有机制。生命领域的成长场景会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中)·生命意志篇》描绘。

这仍是盘古开天之后的旋涡相互融合过程,也是万物成长的同构模式。这个描绘是展示原子、星球、普通物体如生命个体一般,都是活的,即万物皆有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