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易道思想与叔本华哲学

当说一个物体时空结构是如何的时候,说的是人类意识观察下的物体时空结构是如何。所有描绘都是意识的描绘,代表意识与宇宙之间的关系,关系即不是意识本身,也不是宇宙本身。

时间与空间,是西方科学界将观察者遗忘在运动观察体系之后提出的概念,被当成客观存在,本质是意识的感觉,并非客观。用这种感觉分别对物质运动与物质分布进行度量,会带来一个物质运动描绘体系,如牛顿力学、相对论、量子理论的科学理论描绘体系,这些科学理论描绘体系,包含固定不变的因素:即时间、空间、物体,及一个被遗忘在角落的观察者,是一个四位一体的运动观察体系,一般用直角坐标系来抽象描绘这个运动观察体系。因此,这些描绘的所有物质属性,如能量、速度、力、电压、电流、磁通量、压强、温度等等概念,最终都可以化为在观察者描绘下的时间、空间、质量三者之间的关系式。

而不用这种感觉来衡量客观物质运动,并将观察者重新纳入运动体系,也会带来一个物质运动描绘体系,这就是东方易经思想、大道概念下玄学理论体系。这是没有时空概念的时空观。这个新的物质运动描绘体系建立的依据,仍是意识认识物质的质作用链:物质->物质运动->光影形态->眼睛->意识->影像反构与描绘。在这个逻辑链里,直接以整个光影形态为标的,而不是将物质运动展现后的光影形态的部分如时间、空间为标的来理解物质运动。光影形态的不同,带来变化,这个新的物质运动描绘体系一般结构如下:

以观察者为核心,对宇宙变化描绘下的二位一体的描绘体系

正因为在一维时间的概念下,西方科学界对眼前的场景与意识中想象的场景有了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维度划分。而在极坐标系里,有的只是变化,没有过去、现在、未来的观念,当然变化与过去、现在、未来可以相互转换,就如极坐标系的坐标可以转换为直角坐标系的坐标。

不同的变化之间,形成相对角度。不同的观察者,有不同的角度,所谓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就是这种不同观察者描绘下的同一个哈姆雷特在其意识里的影像描绘,这一千个哈姆雷特,都只是那书本上的同一个哈姆雷特在不同人意识里的影像投射。这个宇宙也是如此,宇宙影像在不同人的意识里投射,有不同的宇宙描绘与理解,从而诞生出科学、玄学、神学等等不同的理论。

变化最简单的描绘就是有与无,《道德经》专门有关于“有”、“无”的描绘。有无其实是观察者定义的有无,有,本质是可知,包括影音感知与文字描绘,无,本质是不可知,即意识里关于事物的所有特征消失,让意识不能定位事物的去向。将不可知,当成不存在,这是一种错误认识。

无生有,是从不可知转化到可知状态。物质本身不会增减,而意识中观察到光影形像则会出现与消失,从而有物质出现与消失的错误感觉,其实是光与影,也即物体特定时空结构的消失,而非物质本身消失。可用一块玻璃来举例说明:

眼前一块玻璃,是由众多硅氧原子及其它原子堆积构成的透明物体,这是一个一般的化学物理知识。硅氧原子本质是微观以太旋涡。一块玻璃在工厂里被生产出来之前,是没有玻璃块这一空间结构形态与说法的,即玻璃块处于“无”的状态。而生产的过程,是硅氧原子以太旋涡从其它矿物杂质中分离出来的过程,也是硅氧原子以太旋涡从一种结构形态(矿物)转变为另一种结构形态(玻璃块),即玻璃块处于“有”的状态。而这玻璃块还会继续变化:

矿物被加成玻璃,消失的是矿物,眼前多了一块玻璃
玻璃块被继续加工制成一个杯子,消失的是玻璃块,眼前多了一个玻璃杯子
这个玻璃杯子被打碎,消失的是玻璃杯子,眼前多了一地玻璃碎片
这些玻璃碎片被回收加工成粉剂,消失的是玻璃碎片,眼前多了一堆玻璃粉末。
玻璃粉末散落在土里,经过千万年地质变化,消失的是玻璃粉末,多了矿物。

这一过程中的各类概念:矿物、玻璃块、玻璃杯子、碎片、粉末等待,都只是硅氧原子以太旋涡的空间结构不同,产生不同的光影形像,从而在意识中有不同的定义。这些概念,并不是一个绝对的不可分割的唯一形态的实体概念,而是一个相对的随意切割的过渡形态的空间结构,这些空间结构形态与光影形象从原本不存在,到存在,后又消失为不存在,就是一个“无生有、有化无”的过程。消失的是空间结构形态,不变的是原子以太旋涡,出现的是空间结构形态,不变的仍是原子以太旋涡。这是以原子以太旋涡为基础单元描绘这些空间结构的实质。相对以太而言,原子以太旋涡仍是与矿物、玻璃等一样的空间结构,也是一个过程,最终的根源,即物质、以太、道,才是一个绝对的不可分割的唯一形态的概念。

人们对空间上的存在很容易区分实体与影像,如电影幕布、手机屏幕显示的是幻像,眼前看到的杯子、桌椅、地球、原子是实体。但人们对时间上的存在则不容易区分:玻璃杯子、木桌椅、地球、原子等等万物,也如幻像一般,会有产生、留驻、败破、消失的过程,真正的存在的物质,即宇宙本源、道,却没有观察可能。

这一以玻璃为例子万物的空间结构形态及展现的光影形象,被现代物理定义为物体,在易道思想体系里,则被定义为像,也即有一个集合范畴:物体∈像。即物体是像的一个子集。像的定义:

是物质运动后的光影变化在意识里的展现。

在西方自然科学理论体系里,宇宙有物体与真空之分,而像则包含了真空这一现象。于是在物质科学领域,有等式:

物体+真空=像

这一条等式对应的是“物质=道”,已在“以太思想”小节描绘。这条等式,代表不同时代不同国度对同一宇宙现象,即物质空间结构形态的不同的名称,也即万物、真空是一种空间结构与影像,本质都是物质、以太。

像,可分为两种:实像与虚像。这实像与虚像的概念与科学体系里的透镜成像的实像与虚像名称一致,内涵不同,即:

实像=物质世界里的以太旋涡空间结构
虚像=意识世界里通过影像反构出的各种以太旋涡空间结构

比如眼前的桌、椅、人、天、地等等,都是实像,而数学、文字、电影幕布上变化的场景、脑海里想象的各种物体及场景,等等,都是虚像。

像,也可分为另外两种:大像与小像。这大小是相对而言的。

大像=客观世界里的以太旋涡整体空间结构
小像=客观世界里的以太旋涡局部空间结构

比如一头大象,整体就是一个大像,象腿、象鼻、象牙、象耳朵、象尾、象肚子等,均是这个大像之下的小像。而大象放在动物整体领域,又是动物这个大像中的一个小像。动物放在生命整体领域,又是生命这个大像中的一个小像,如此反复到整个宇宙,就是最大的大像,即宇宙整体光影形态。

这种大像与小像的概念,是像的契套关系,与集合与范畴的概念类似。

在这个运动观察体系里,只有两个单元:观察者,像。像的变化,又分化出阴阳、曲直、远近、大小、有无、多少、快慢等等对立概念。以有与无为例,是观察者参照于自己感觉的一种具像描绘:被观察者看到了,就是有,被观察者看不到,就是无。这是《道德经》第一章“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中的有与无的本义:是意识感觉下的有与无,而非绝对客观下的存在与不存在。这种感觉,有时与客观物质状态相匹配,有时与客观物质状态相背离。有与无,也可以抽象为另外两个概念:阴与阳。阳,对应有,无,对应阴。

叔本华的意志与表象的哲学理论体系则是与易道思想相通:观察到的都是像、表象,太极、意志在背后运作,却无观察可能。看到的是信号特征意识中反构出来的影像,真的是物质在背后运动。这就是意识对宇宙运行的理解方式。因此又有两条等式:

意志=道
表象=像

凡是过程与结果,皆是表象,凡是起源与事因,皆是意志。比如这个玻璃生产、变化、消失的过程,观察到玻璃、杯子、碎片、粉末、矿物等等,都是特定时空结构下光与影的信号变化,这些都是表象,而产生特定时空结构的源头:硅原子以太旋涡,即为意志。

易图,即太极八卦图,是以图例的形式描绘易道思想。对应的是:

太极-道的流转:对应物质运动、意志表达
八卦-影像:对应物体及振动波、表象展现

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哲学思想,与太极八卦、易经、《道德经》、科学的思想关系对应如下:

意志(叔本华哲学)-太极(易经)-大道(道德经)-物质(物理)
表象(叔本华哲学)-八卦(易经)-大像(道德经)-物体(物理)

西方科学界的所有实验与观察,都只是得到表象,并用表象去解释表象,而没有认识表象背后的意志,从而对宇宙的理解出现偏差与错误。同一意志,会展现不同的表象,同一表象,背后有不同的意志,若意志与表象的对应关系出错,那么分析结果就会出错。西方科学理论体系,虽然冠之以物质运动之名,天然地将科学当成真理,其实都是以物体运动为标的展开研究,从来没有涉及物质本身的理解,而将这一物质理解归于哲学领域,因此西方科学理论体系可称为表象理论体系。东方易道思想体系则包含物质与物体这两者原理,且还不止这两方面,在意识、生命、人文等等领域皆可以描绘其内在原理,又可称意志理论体系。

虽然本书《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没有明确说东方易道思想是如何去解析物质与物质运动现象的,其实本书整篇都是在用东方易思想来解析西方科学理论与其所依托的实验现象,读者可以发现整个解析过程就是对一个太极八卦图的物质映射:是以太旋涡的模型在不同时空尺度,及其局部、整体、多个以太旋涡之间相互作用关联、旋涡与以太空间之间相互作用关联,等等的描绘,并且有更简约、更直观的表述。因此说:

东方易道思想,有着比西方科学理论更高级、更完善、也更简约的宇宙认识。

不过这种认识过于高端深邃,就如小学生看不懂高等数学,原始人看不懂电脑一般,对于大多崇尚膜拜西方科学技术的现代人来说,也看不懂这一东方易道思想对应的宇宙真相,而将其归于玄学甚至封建迷信,这也是意识的一种错误判定,在于大多人的意识只能理解与其理解力相匹配的观念。自然,这里只是简略介绍东方易道思想下的时空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