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子本质详探

中子的存在是1932年B.查德威克用a粒子轰击的实验中“证实”的,物理界是将中子当成一个粒子来定性的,并在原子核理论,将中子当成原子核的构成成分之一来描绘。原子核理论制造出一个“强相互作用”的概念,来作为质子与中子之间的联系。

而问“强相互作用”的内在机理是什么?是否有实验证明?中子的边界如何描绘?中性的根源是什么?中子的寿命如此短却能参与组成寿命如此长的原子核的内在机制是什么?等等由这种理论延伸出来的问题,在西方科学理论界则语焉不详。

而所谓的中子β衰变为一个质子,同时释放出一个电子和一个反电子中微子,都涉及粒子边界、相互联系的动态过程、发生的机理等等一系列问题,并且实验现象现实与理论之间的联系,仍是有待商榷的。

由于一切中子的理论描绘,都是建立在实验现象下的反推与假设,因此这里也通过对中子实验现象的重新解构,并结合以太旋涡理论,可以认识中子的实质。

中子的实验现象大略描绘:
1、电荷中性,
2、所测质量与质子质量相当,
3、寿命很短,大约只有16分钟左右,
4、穿透力极强,
5、不存在静止中子。

根据以太旋涡论,可断定中子不是一个实体存在,即不是一个如电子质子那样的旋涡存在,而是一种波振动。

实验中观察到中子,于是人们将中子作为原子核的部件之一来构架原子核,这同样犯了上面阿尔法实验中提到的静态观来看待事实,即原子核中有什么就发射什么。显然还有另一种理解:

原子核中本来没有中子,只是在原子核分裂的瞬间,产生了中子。

要理解这个场景,用手枪发射子弹就能直观描绘:手枪(原子核)发射一颗子弹(质子),枪声(中子)也瞬间传递出去,若有人将这枪声(中子)当成手枪(原子核)的一个部件,显然贻笑大方。

上面说到光是因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能量在以太中传播后在人的意识中的定义,那中子,就是:原子核振动能量在以太中传播后在人的意识中的定义。

中子是波,就很容易理解中子是没有类似电子质子的电荷吸引属性,不存在静止态,穿透力强。虽然有人会提到多个原子作为整体来说也是几近没有电荷吸引属性的,何以见得中子不是某两种电荷属性相反的粒子在相屏蔽电荷后的构成呢?这里能举的否定理由就是中子的寿命,双粒子、多粒子结构意味着稳定的运动形态,也就有当长的寿命,而中子恰在这一点上不成立,寿命短只能是波衰减得快的缘故,中子那16分钟的寿命相对原子核那种近似无限的寿命,可算是一刹那,故推断其为一种能量振动。

由于中子的振动波长尺度与质子时空尺度相当,即波长极短,所以这种振动能量要比光的能量要大的多,现实中的表象就是在物理的实验观察中就是中子的穿透力很强。

如此短的波长表现出很强的粒子性,被认为是粒子,这是一个错判。“是粒子必有粒子性”,这是一个充分条件关系,而“有粒子性未必是粒子”,在于这前后两者是一个必要条件关系。若人们将必要条件当成充分条件来处理,就犯了以偏盖全的错误,这也是中子被误判为粒子的错误逻辑根源。通过粒子性来表述粒子,最直观的例子是人们还应超声波的粒子性创造出一个“声子”概念。

同时这种大能量传播在空间里以太上滞留的能量比可光见要大得多,且受原子阻碍的反作用也大得多,所以传播的距离远比光小得多,这就可解释物理界描绘的中子的寿命是16分钟那么短的原因,都是因为它是一种大能量振动,衰减快。

而中子撞击原子核后又会产生中子,原因在于这种大能量可以导致某些本就不稳定的原子核分裂,原子核分裂时又产生振动波,是为新的中子。

而中子β衰变成质子,则是中子碰到线程上原子后产生的“中子光电效应”,就如X射的光电效应中激发出原子空间轨道上的小以太旋涡即电子脱离轨道,而在中子的光电效应中,则由于能量过大,可以激发出重原子空间轨道上的大以太旋涡,即质量尺度等于质子的原子核外以太旋涡(大电子)脱离轨道。同时被激发的大以太旋涡在脱离轨道时,内核强烈振动,传递出去表现为中微子。

这也是α射线成因之一。在西方物理理论里,α粒子就是氦原子核,某些重元素原子以太旋涡空间轨道上的电子以太旋涡子,可以达到氦原子以太旋涡的质量尺度,当被更高强度的中子击中后,就会产生α辐射。

另一个疑问是中子是有质量的。其实是人们去测量中子的质量,于是中子有了质量。实验室里的中子质量,是测量过程中,中子对仪器的力的作用反映在宏观世界里的定义。

这种测量得到中子质量数据,如同用拳头连续打击电子秤得到一个质量数据而不是用物体放在上面得到一个质量数据是完全一样的道理,是一个动态数据而非静态数据,本质是一种力的作用,是仪器接触面的以太随中子波在平衡位置上对仪器产生信号的结果,但对测量仪器产生等效于地球环境下的重力作用。

最后就是中子具有微小但非零的磁矩,这在于以太波通过障碍物(仪器)时,会有以太涡旋产生,作用于仪器就表现为磁场,就如水波通过障碍物会有水漩涡产生。

西方理论界错判中子为粒子,最终的根源在于物质观方面他们抛弃了以太,于是不得不将中子当一个实体粒子来看待,并强行作为原子核的一个部件成分,由此带来一系列不能自圆其说、模棱两可的理论描绘。在这个中子本质的解说里,就没有中子边界、强相互作用机制等等疑问了。

这里的中子本质是以太波的定性论述,也表明天文学理论中的纯粹由中子叠加而成的中子星是不存在的。现实观察到的脉冲中子星,只不过是更高强度更微观的以太旋涡聚集体,导致星体有更高的核聚变能量,于是人们看到脉冲辐射。而大家即已习惯这个称呼,仍可以叫其“中子星”,只需知道中子星没有中子,就如张麻子没有麻子,李大牛不牛一样道理就可以了,这些都只是名不副实的称谓而已。

这里也否定西方经典原子核结构理论的原子核是中子-质子结合体一说,同时否定后续所谓的夸克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