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旋涡的空间涡流形态

肯定以太的存在,就可以考查以太旋涡的空间涡流运行形态。以星球为例,电子、质子、原子、银河之尺度的以太旋涡空间涡流运动形态都是类似结构。

涡流由赤道面与涡轴垂直方向喷出,再螺旋形态向两极方向汇集,在两极涡轴通道附近再流入星球内部,完成一次循环。动力源在于星体原子之间的相互振动,出现呼吸效果。

侧视图

俯视图

由赤道面喷出的涡流在赤道上空延伸方向上形成黄道面。

在太阳系叫黄道面,在银河系叫银盘,在行星叫土星光环带,木星光环带等,各个层次的星体都有类似结构,只是强度尺度及干扰程度不同而显现或不显现。

这些旋涡形态,都是太极图形态的具体形象。

俯视图

涡流从两极旋涡通道四周流入,旋涡通道内部如水漩涡涡眼、台风风眼里的空气一样稳定。

《道德经》里提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就是要人们去通过天地变化来理解道的运行规律。日常中人们完全可以通过台风、水漩涡来理解星系或电子原子结构形态,只是不敢那样去做,而不得不听命于西方界的只停留于表象的物理理论。

俯视图

以太旋涡的空间涡流循环图,以太涡流自中心沿赤道面喷出,再从两极吸入,最后流入中心,完成一个循环,如无数的“8”字形的叠加。易经里还有一张图是蛇咬住自己的尾巴,提示的道理之一就是宇宙运行的循环过程,即周而复始。

洛奇钢盘旋转实验的问题

虽然与地表同步也曾让人想到可以用来解释迈克耳孙-莫雷实验的结果,但“洛奇的钢盘旋转实验对迈克耳孙-莫雷实验菲涅尔部分拖曳假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迈克尔孙和莫雷倾向于斯托克斯的完全曳引假说,但是从斯托克斯的完全曳引假说出发,必然会引出一个结论,即在运动物体表面有一速度梯度的区域,如果靠的很近,总可以察觉出这一效果。

英国物理学家洛奇(OliverJosephLodge,1851—1940)在 1892 年做了一个钢盘转动实验,以试验以太的漂移。他把两块靠得很近(相距仅 1 英寸)的大钢锯圆盘(直 径为 3 英尺)平行地安装在电机的轴上,高速地旋转(转速可达 4000 转/分)。

一束光 线经半镀银面分成相干的两路,分别沿相反方向,绕四方框架在钢盘之间走三圈,再 会合于望远镜产生干涉条纹。如果钢盘能带动其附近的以太旋转,则两路光线的时间 差会造成干涉条纹的移动。

但是,不论钢盘转速如何,钢盘正转与反转造成的条纹移动都是微不足道的。”

以太作为流体形态之一被拖曵,必不是完全拖曳,即只能部分拖曳,在于流体有流动性,必会略滞后于接触的固体表面速度,但可以无限接近完全拖曳状态。而按当下人们对流体性质的认识,流体又有粘性状态与超流体状态之分。对于以太,由于其时空尺度远小于当下人们能理解的微观质子、电子尺度,因此可确定其处于超流体状态,故其被拖曳的作用极其微小,只有如地球经过几十亿年的漫长时间积累才达到当下的同步状态,而非实验室里几个小时几天的短短时间跨度就可现实。

这就是洛奇钢盘旋转实验无结果的原因之一:以太是超流体,钢盘旋转时间相对极短,拖曳效果极低。

运动物体表面对流体的拖曳作用,传递过程必是由表面最外层原子附近的以太逐渐向远外侧的以太传递,而原子对以太的拖曳作用,除了受整体钢盘的旋转速度影响,也受原子在表面的作用距离影响,可以确认这个作用距离很小,只有几倍或几十倍的原子直径距离。原子这个直径距离对比两钢盘间以太的1英寸跨度,就如一个人对比中国东海岸与美国西海岸间的太平洋跨度。谁会认为一个人以209米(这是钢盘边端的最高切线速度)的速度在东海岸跑步,能带起太平洋中心的风?显然不能。

这也是洛奇钢盘旋转实验无结果的原因之二:钢盘拖曳作用对以太的影响范围极小,只集中在钢盘表面几个十几个原子的距离之内,无观察可能。

钢盘直径1米,周长3.14米,以4000转/分钟为例,那边沿的切线速度就是209.3米/秒,这个速度对比光速的30万公里/秒,是0.0000006976。设若两钢盘之间的以太被完全拖曳3次,入射光的波长是580纳米(注),则带来光的波长3*0.0000006976*580=0.001213纳米的偏差,这个偏差在当下高级实验室里都不一定能够观察到干涉,更何论一百年前验证以太的那个时代。

这也是洛奇钢盘旋转实验无结果的原因之三:钢盘拖曳作用的偏差极低,产生效果有限。

以上三个原因综合影响,洛奇钢盘旋转实验无结果是不能证明以太不存在的。这整个论述也说明洛奇钢盘旋转实验,是一个前提条件考虑不充分的精度很低的实验构架。

(注):可见光的波长范围是380~780纳米,取一个中间值580纳米。

迈克尔逊·莫雷实验批判

迈克尔逊·莫雷实验,这里简称莫迈实验。莫迈实验否定了以太,从此物理学的各个基础概念如电荷、电场、磁场,都成了无源之水。对于万有引力机制,人们不得不接受质量导致时空弯曲的说法,这更让人觉得不可理喻:时空不是物质怎么能用“弯曲”来形容。河弯路弯竹弯腰弯唯时空不会弯。质量导致时空弯曲的内在机制又是什么?显然更不会有答案。这里重新考查莫迈实验,让人们认识以太的存在。

莫迈实验的构建,有一个前提条件:设定以太处于绝对静止状态,然后迈克尔逊、莫雷两人去检测这样的以太是否存在,结果是0,确定以太不存在!以太被打入冷宫。这个实验是物理学上的经典实验。

问:以太凭什么处于绝对静止的状态?(注)

当然不凭什么,说以太处于绝对静止的状态,只不过是迈克尔逊、莫雷两人的主观臆断,也是当时及当下整个物理界的主观臆断。以太完全可以自由流动!自由流动的以太,可以很好地解说莫迈实验结果是0的原因:

以太在地球表面与地球同步:地表速度=地表以太速度=V1
以太在太阳系的地球公转轨道上,与地轴同步:地轴公转速度=公转轨道上太阳以太速度=V2

这两个同步看似冲突,其实不冲突,这源于旋涡运动。由于以太在太阳系的地球公转轨道上与地轴同步,地表以太与地表同步,地球表面就不会产生以太风。以太风能被检测到的地方,在地球引力与太阳引力的平衡位置处,而不是人们想当然认为的在地面地表。

于是莫迈实验,就是一个前提条件设定出错的实验,当然也是一个失败的不能得出正确结论的实验。如此推翻莫迈实验结果,就是肯定以太的存在。

本身从牛顿力学关于力的基础概念“物质对物质的作用”出发,也可以确定凡有物质作用的地方,必存在物质,这是一个充分条件关系下的逻辑判定。那只要太空中有磁场力,就说明仪器所在的地方有物质,虽然人们无法理解磁场力的物质作用根源,但仍可以定义其为以太,就在于有力存在就有物质存在,这是一个充分判定。实验室中的人们仅依赖光信号的检测,是观察不到以太的存在的。

这个实验的结果影响深远,是整个西方科学体系漏洞百出的根源。

承认以太存在,与不承认以太存在,看似只是一个简单的“是”或“不是”的问题,但会带来截然不同的科学与文明体系,影响人类文明的发展与人类个体的命运。

(注)这一问题的完整解答,请参阅王达水先生的《论以太》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