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空间波流一体

原子核其内部更微观尺度的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振动,振动波随之向原子周边空间传递与发散,形成振动力场与以太旋涡流场递度分布。原子核的向四周发散能量的振动形态,就如太阳一边发光向四周传递热能,一边向四周传递引力作用,两者只有时空尺度的区别与人类感观的不同,从而有被人类认识与不认识的科学现象描绘——其实在《万物意志篇》解析引力作用的内在机制之前,人类也是认识不到引力作用的真面目。

自然,由于原子核振动形成原子空间是以太旋涡运动形态,以太旋涡存在两极涡管、赤道以太喷流等等局部的不同运动形态,其振动力场分布与流场分布,是一个复杂的立体的三维空间分布,与图示平面形态的振动波与涡流形态是有差别的,这个要注意区分。

这里用蜜蜂的整体形态来模拟一下原子空间形态,以作直观理解。两者有完全一样的波流一体形态,只是时空尺度的区别与媒介的不同:

蜜蜂空间,不仅仅是蜜蜂一个昆虫躯体,而是同时有“嗡嗡嗡”的空气振动波分布在躯体周边。这空气振动波在蜜蜂周边空间形成无数的微空气紊流、湍流,散布在蜜蜂周边,整体是一个类台风形态的空气旋涡,这种空气旋涡是有探测意义的。

蜜蜂空间的振动波很直观明了,而原子核振动产生的以太旋涡,被人类探测到力场,就是电荷、静电场。电荷=微观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这种振动波,其直观形态则超出人类仪器检验的极限,而唯有在正确认识物质本源的前提下:以太是存在的,是万物的基础,再通过逻辑推理与建构,才可以认识并描绘这种振动与流动现象。

原子空间由于电子以太旋涡的连珠作用,导致原子以太旋涡产生周期性能量传递,就是红外线、可见光、紫外线之类的以太纵波。科学界所谓的“电子轨道跃迁发光”,实质是这种电子连珠后的振动波的可见光形态,被科学界错判为“电磁振荡传递的波”。这些红外线、可见光、紫外线等等,也是原子振动波的一种特殊类型。

以此类推,可知以原子以太旋涡为基础单元向上构建出的不同时空尺度的万物,如分子空间、细胞空间、人体空间,皆是如此振动形态。

新原子模型简介

万物以道为基,道=以太=物质。

西方科学理论错误的源头之一,是牛顿力学所依托的物质观、时空观、宇宙观出错了,从而推导出错误的牛顿第一定律,由此导致莫—迈这一影响深远的实验中用错误的“绝对静止的以太”这一概念作为检测以太存在与否的实验前提条件,进而得出错误的实验结果,否定了以太的存在。并误导后续的卢瑟福阿尔法粒子散射实验科学家,不能充分考虑所有实验条件,即粒子穿过的空间存在流体物质并对粒子运动产生作用的可能,然后在“力的大小与质量的大小正相关”的这一不充分逻辑下得出经典原子模型,于此基础发展出“共用电子对”的分子模式,再以不断打补丁的方式创造出电子云概念,成为现代物理粒子结构的一般基础理论。同时对电场、正负电荷等等物质或作用形态不能深究,无法统一所谓的四大力,直到《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重新解构解析这些实验的问题所在,并纠正各概念内涵后才终止这一无奈局面。

这些经典模型与经典物理概念,是生命科学的基础物理概念。

无论是DNA、RNA、蛋白质分子,还是细胞膜、细胞核膜、组织器官,等等,都是基础元素原子向上堆积的空间结构体。研究生命领域的物质运动,其实就是在研究元素原子堆积出的空间结构体的运动。正是这最基础的原子模型错了,这些空间结构体的运动机制与作用特征才不能让人们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过程,进而导致人们对各类疑难杂症不能有正确的应对方案,对基因控制生命形态的内在作用机制感到莫明其妙,也包括对中医的原理感到玄之又玄。人们对万物的研究由于仪器精度的制约,仍只停留在原子时空尺度,因此这里以新原子模型为基础结构概念,来重新解构解析生命领域的各种微观或宏观的概念。这里就新原子模型作一个简单介绍,读者可以通过《万物意志篇》一书来更全面更详细了解这一模型。

新原子模型,主体是以原子核为中心,以太旋涡为空间物质运动形态的时空结构,是为原子以太旋涡。原子核由更微观的以太旋涡构成,一如地球由微观元素原子构成。这些更微观以太旋涡之间存在相互靠近或远离的振动形态,导致原子以太旋涡产生两极涡管的螺旋收敛运动形态,吸引更微观以太旋涡沿涡管进入原子核,并产生原子核时空尺度的核聚变,并从原子赤道面喷出以太流,喷出反作用力让原子核作自转运动,同时驱动以太旋涡不断流转。

而电子与原子以太旋涡有一样的时空结构,只是时空尺度更微小,在原子以太旋涡的涡流上漂移,绕原子核作公转运动,一个电子占一条轨迹,且同一个原子以太旋涡的电子大小不一。原子以太旋涡的力场就是电荷,旋涡顺逆流转形态就是正负电荷。整个新原子模型,就是一个重新认识过的太阳系模型,原子核—太阳,电子—行星,电荷吸引—旋涡吸引,不一而足。

通过《万物意志篇》系统性地批判、纠正西方科学理论的众多基础概念的内涵,得出更符合宇宙运动形态的新原子模型,并结合以太波流一体的新发现,就能重新来考查生命科学领域的众多让人们习以为常的概念的另类新面貌,如细胞、病毒、线粒体、DNA、RNA、核苷酸分子、蛋白质分子,等等,皆存在两种未被人类感知的物质运动形态,由此可构建出生命物质之间的全新联系模式,从而为人类在生命领域的认识再向前推进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