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的窘境

面对西医无法确定机理的人体内部病痛,中医却有相对成熟的治疗理论与药物,历史更是名医倍出,如流传至今的医家圣典《黄帝内经》、《千金要方》、《伤寒病杂论》等等,有众多理论与方剂让后人参阅与直接抓药使用,用来解决人体内的疑难杂症。又如扁鹊、华佗、张仲景、孙思邈,等等良医圣手,或被称颂为神医,或被称颂为医圣,或被称颂为药王,以表达后人对这些人医术高名并救死扶伤功德的赞美,流芳百世。这些著作与人物,无不展示着中药的伟大。

自然,中医的最大问题就是其依托的认识是由古人经验与对宇宙的理解为基础发展起来,这些玄乎的气、阴阳等概念教只能听懂西方科学概念的今人们理解不了。到如今,即使是中医工作者,大多也只能用这些医家经典著作来把脉察症、抓方治病,却无法就这些经典著作上的一些核心概念给予明确的现代语境下的物理词汇经予解析,并也如西医一般不能解析药物的内在成效机制,让意识里充满西方物理科学概念的人们理解不了,如气、阴阳、五行、寒热温凉这些概念叫人莫明其妙,又如经络、空位、三焦这些概念叫人不可直接观察而陷入困惑,从而让崇尚科学的人们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后被归于玄学,这些方剂也被归于经验之谈,无法给予科学性原理解释,从而与现代科学无缘。

如此的现状问题,导致中医治人过程中病人有死亡的,常被病人家属告上法庭而败诉,在于中医医生说不清整个治疗机理,说不清是人员原因还是病人自身原因导致死亡。而这一方面西医疗法由于有一个清晰的理论基础与各种药物的背景原理解释——这种解释虽然核心是错的,但至少带有文字逻辑性并能表达出来让现代人听懂,从而让家属能听进去而让人能接受,结果导致了“西医治死人,是病人活该;中医治死人,是中医不行”这种荒诞的观点。这种中医的窘境,固然是社会上人们的心智问题所在,但也反映了中医的无奈:没有明确的符合现代语境的理论支持,概念过于玄乎,前后事理的逻辑不通顺,教家属不能接受。

人体生病,在现实中,常可以发现西医、中医都有治好人的案例,也都有治死人的案例。本着务实的态度,应是治病救人,谁有效谁上的原则,应是各取所长,各展其能才是对。但由于西医的缺陷与中医的窘境,使得西医、中医在某些人眼里,两者是水火不融的态度,如上世纪一二十年代,流传下来的许多名人,都极力排斥中医,形成一股看不上中医的不良风气。更有当下西医利益集团,在利润的驱使不断故意抹黑中医,以引导不明真相的人们去多选取西医治疗,这种行为更是有违医德,需要国人认清现实。

一阴一阳以为道,当现代人们以西方科学理论、理念为正确的前提下,自然认为中医理论是不可理喻的或错的,当人们认识到西方科学科学理论、理念是错误的前提下,自然会有新的角度去解析中医理论下的众多概念的另类内涵。就如外文要翻译成中文才能让不懂外文的国人理解,中医这些古代概念也要翻译成今人能听明白的现代物理词汇,才能更好地传承与发展。这就是本书《生命意志篇》的核心内容:通过纠正西方物理科学理论错误思想与概念,用全新的更接近宇宙真相的认识,来解析生命领域的人们习以为常的概念如器官、细胞、DNA等等的另类全新面貌,并用这种认识来解析中医理论下的气、阴阳、五行概念与经络、穴位等人体结构存在,以让人类有更好的知识来理解宇宙奥秘在生命特别是人体上的表达形态,以让人们有一个更健康的身体。

西医的缺陷

许多人们会因为各种因素导致身体产生疾病,如感冒、流感、细菌病毒感染、癌症等,而不得不寻求医生治疗。当今在我国,盛行的是以西方科学理论的原子、分子、电子等概念为核心,西方物理科学理论与人体解剖学为认识基础,通过抗生素、激素、简单人造化学品、吊盐水、化疗、外科手术等手段来治疗,一般被称为西医,再结合现代机械如X射线来探测人体内在病变情况、辅助呼吸、心肺功能检测仪、体外化验核酸等等现代方式,被称为现代医学。现代医学的核心,仍是西医治疗方式。自西方科技发展后流传入我国,改革开放后至如今在国内流行,成为主导地位。

另一种是传统医疗手段,是以气、阴阳五行、经络、穴位及天人合一的让现代大多人感到迷糊的概念与理念为认识基础,通过自然界的草药与自然化合物加工成的药剂煎制的汤剂,即中草药汤剂,及针炙、推拿、刮痧、按摩等手段来治疗,一般被称为中国传统医学,又称为中医。中医处于次要地位,在当下西医执大的状况下,常被西医的拥虿者认为是玄学、不科学。

西医所依托的理论、概念清晰,人体解剖学更是直观明了,虽然许多概念与逻辑经不起深究,但通过理念与直观声光电图景相对应,至少能让普通人都能理解,并可大规模循序渐进地来学习基础知识,也常能治好病,特别是对于外科外伤,有极好的现场治疗效果,故信众极多。但西医也常面临几个令人困惑的问题:

一是通过不断人体试错、小白鼠试验的药物,仍常有不可预料的对人体有极大伤害的副作用效果,比如2003年我国传染性极强的非典病毒流行,许多病人通过抗生素、激素固然保住了性命,但延续到如今,这些病人又因这些抗生素、激素的副作用导致骨头坏死,生活不能自理,并痛苦异常。又如西药四环素导致牙齿变灰色与肝肾毒性,是这一抗生素使用后的副作用困扰许多人一生的问题。

二是对人体体内的许多病症,没法用仪器观察其发病机理,更找不到有效的治疗方案,一般是哪儿出问题了,就割哪儿了事。常见的如切阑尾、切胆囊、切肿瘤,不常见如切胃、切乳房、切肾换肾,等等,所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如是。这种体内哪儿有问题切哪儿的风格,除给病人带来极大的痛苦,更给治疗后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

三是对病毒、细菌、癌细胞等等的致病机理不知,许多治病机理只是概念的堆砌。如2020年年初传染性极高的新型冠状病毒(简称新冠)所致肺炎,只知新冠存在于病人体内导致肺器官发炎,严重的会溃烂并带来更多的并发症,传染性高,却不知道新冠为何能导致发炎,为何让肺溃烂,等等问题。有时会用病毒分泌酶、病毒触发人体免疫机制这些概念来说明得病过程,若问酶又是如何破坏细胞功能的,病毒又是如何触发免疫功能的,等等让人无法直观理解。又如癌症,困扰着人类,人们只知这癌症的症状,不知癌症的内因。

当然这个对病毒细菌的致病机理、癌症成因在本书《生命意志篇》出版以前,是整个现代人类都不知道的。这里只是说明西医作为主流形态的治疗方式,有极大的缺乏与理论不充分的情况,一味相信西医而不采取其它可能有效的方式如中医治疗方式,只会步入迷信的地步,后果小者可能会有副作用,后果大者可能会丢了性命。一定要有正确的科学态度对待治疗手段与疗效。

这些问题,体现的是科学给人的局限: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停留在表象的层次。且不止于此,这种局限体现在各个方面。比如要求鉴定、检测基础成分。简单化学品构造几个分子式就能展示,但成千上万种化学分子包括各种复合基、多肽链分子组合而成的药物,对其成分的检测与分子式构造,则远造出人力之外,是不可能的事。检测成分固然是很有必要的科学行为,能让人明了药物的构成,从而能把握各成分的特点,区分利害,但对于超出人为之外的检测却非要去实施的科学行为,只能用固步自封、不切实际来形容,更何论是在错误西方科学理论的基础上去分析这种检测结果的。

要求鉴定基础成分,也是西方所谓科学思想在药物特别是中草药领域的错误应用,在当下却成为主流。对中国人来说,我管你是什么成分,对我有用无害就好,对我无用有害就扔。任何有害的东西,扔远处了、隔离了也就无害了。这也是众多方剂保留下来的原因:有用。中国人的这种思想,是一种关系处理结果:有害无害,都是先有相互关系,再有利害区别,或朋友或仇敌。若关系都不存在了,也就没有“利害”的归类的。关系都没有产生,就说有害无害,就是先入为主的偏见了。

而要求鉴定基础成分,比如常有中成药被外国机构检测以取得市场准入证,并用某些基础成分有害,说成是整个中成药有害,就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有害基础成分,若单独拿出来作用于人体,则当然是害的,但与其它药物配合使用,则在众多其它药物的药性相互作用下,会成为低毒无害对人体又起重大功用的药物——环境不同,害与无害是会不同——就如大街上的游荡的歹徒与关在监狱里的歹徒对他人的危害是不同的。西方这种分科而学而研究,就是这样用零碎的片面的结果去套用整体的功效,缺少整体观与系统性认识,因此说这种思想是落后的,这是以科学的名义做着反科学的事。

通过《万物意志篇》解析与重构整个西方科学物理理论体系,可知西方科学物理的基础概念,都存在重大缺乏,依赖仪器而让人们的认识只停留在光与影的表象层次,而忽视了不被仪器探测的更基础的物质作用形态:波流一体。如此导致人类科学发展到现代进入窘迫的境地,面对诸如可控核聚变、星际旅行、基因作用机制等问题都不能解决。而用这种有重大缺乏的科学理论去理解中医领域里的气、阴阳、五行,就如刻度不均匀的歪尺去测一条直线的长度,结果不言而喻,必是错的。这也是西医存在重大缺陷的理论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