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民科

若看官有耐心读到这里,觉得以太旋涡理论是一个更简约的理论,阐述了宇宙真相,并准备全盘接受的话,那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的。因为到此为止,以太旋涡理论只是给人们多一个角度来理解这个宇宙,并不能解决人们的实际问题:能源、运输、材料等等实际问题。

一个不能指导解决实际问题的理论不是一个好理论

这也是许多民间科学爱好者、探索者(被简称为“民科”,广义上是指所有不认同西方科学理论并有自己独特观点的人)的理论不被崇信西方科学理论的人们接受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们大多不过是提供一种新的观察角度,仅此而已。对于许多人来说,既然西方科学理论已经非常全面地解说了这个宇宙,尽管漏洞百出,矛盾不断,那多一种新的选择,并没有用处,仍不能解决实际问题,那浪费时间、精力去了解一种新的理论干什么呢?更何论许多民间科学爱好者的理论或过于片面,或根植于西方科学错误概念理论之上,或本身逻辑经不起推敲,或新词汇新概念太多让人难以理解,或言行过于偏激而无法友好交流,或自身悟性有限意识不到自己理论问题而不能反省,于是在现实中,导致许多新理论一出,随即被崇尚西方科学理论的人们扣以“民科”帽子并全盘否定,“民科”也因此成了一个贬义词。

其实民间科学爱好者的有别于西方科学理论的自成一体的创作活动,代表了中国人面对未知世界的永不停息的探索精神,敢于突破固有模式的创新精神,是自由意志的表达,在指向宇宙认知的新方向上,虽然一百个方向可以有一百个都是错的,但万一那第一百零一个是正确的话,就代表人类科技水平与宇宙认知的重大突破。因此说这种自发自主的科学探索行为,只要合法,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这里特别鸣谢两位民间科学探索者对本书理论构建的帮助:

一位是王达水先生,他的《论以太》一文,系统、充分地阐述了以太存在的客观性,及莫-迈实验的重大错误所在,是本书以太理论的思想源头之一;

一位是杨传生先生,网络ID有中国杨神经、牛人杨神经等,他的《振动论》,又名《万物本源探索》,直接提出“电就是振动能量”这一观点,是本书“电”章节的思想源头之一。

而现代西方科学理论的问题,是一个系统性错误的问题,并不是某一个方面、某一个学科的研究出了问题,并不是只需打打补丁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而是整个理论大厦都出错了,从思想方法、物质观、宇宙观、时空观,及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天文等等领域,都有严重问题,从而阻碍了人类更深层次的宇宙认知与生产力发展,并造成极大的人力物力浪费。一般民间科学爱好者只是在某一个方向有所新的理论创建,最多只能解决某一个方面的问题,是不能自圆其说以纠正他人的已根深蒂固的全面认知的,人们会继续问:其它方面如何用你的理论来解释?这会让大多数民间科学受好者望而却步。本书的正文主体,则是在各个方面,保留西方实验现像描绘同时,而对这些理论进行纠正、否定、批判,并构建新的更符合客观现象的理论描绘,并且更简约。

而更多人只看到西方稍稍领先的物质技术,学了点西方科学知识,就将之当成真理,敢用这些似是而非、漏洞百出、自相矛盾、不究根本,且分不清是理论还是假说亦或只是科幻臆想的所谓科学知识当大棒去打压国人创造的各种新理论。比如笔者就遭遇到这一情形,在一次网上辩论中笔者用“相对论的公式问题”小节中那个爱因斯坦的推论过程去让对方找出逻辑错误在哪,对方讥讽这推论过程只是初中生水平,不值一哂。后来笔者告诉他是爱因斯坦写的推论,并在相对论著作中出版过,是相对论得以建立的基础,对方立马吱吱唔唔,说爱因斯坦应有不一样的认识,云云,然后遁匿。

可以总结一下笔者在物理理论的交流过程中碰到的众多不科学的行为与现象:

——>将假设当真理
比如说起宇宙起源,立马有一大堆人说宇宙大爆炸如何如何,好象宇宙大爆炸真发生过似的,其实这只是一个假说;比如说起相对论,不知谁给他们以信心,言之凿凿的说光速是相对所有参照系是不变的,这其实仍只是一个假设。

——>将模糊概念当事实
比如说起光的性质,立马有一大堆人举出“光子如何如何”的回答。其实光是粒子还是波当下物理界仍没有定论。那些嘴巴里吐出“光子”的人,已经自己将光的本质定性了,若让他们解释他们口中的“光子”形象,有无时空体积,如何描绘由电子发射或被电子吸收的动态场景,为何有频率与波长,为何是速度C,等等,对这些只会翻书背书人来说只能一脸茫然。

——>分不清事实表述还是臆想
比如说“一个一个电子”,“一个一个光子”,“一个一个中子”,其实以人类当下的科技能力,根本捕捉不了这些存在。人们只能观察到一束电子束,一束光,一束中子的信号特征,绝无可以捕捉到一个电子一个光子一个中子这种东西。人家科学家夸夸其谈说“一个电子一个光子如何如何”,你也跟着说“一个电子一个光子如何如何”,如此以讹传讹,让人感觉甚是无奈。

——>用理论扭曲自己的经验感官
比如,说起量子力学,立马有人说量子力学的微观领域有不一样的场景。而若问其量子成因是什么,微观与宏观不是一样的物质作用根源是什么,则语焉不详,一般回答“就是这样子的”,这种回答其实一点都不科学。

——>没本事就找借口
比如,说物理只描述现象,不解释本质,那是哲学的事;或物理让哲学走开。承认自己没本事解释现象的本质很难么?知其然是物理,知其所以然就不是物理了?

——>将数学当本质
动辄要对方构建出数学公式,否则不叫物理。其实数学只是一种比较好用的工具而已。物理,讲的物的道理,怎么方便怎么表述,怎么有理怎么构建。将数学推到无上高度,本末倒置而不自知。用现实直观经验去套合数学扭曲结果,不以现实直观经验为真,而是以数学扭曲结果为真,如此削足适履,并美其名曰“拓展了自己新认识”,这就如说哈哈镜里的世界才是真相一般,甚是荒诞。在他们嘴里,物理应让哲学走开,可是在这里,怎么不说物理应让数学走开呢?

——>脱离客观实际
只顾数学方程构建与玄幻概念的创造,不顾数学结果与这些概念背后的物理内涵,舍本逐末而不自知。比如量子力学中有个流行话叫“闭嘴,计算”,却无能力将计算结果还原成客观物质作用过程,那这种结果还能指导现实生产么?显然不能。不能指导生产也就不能提高生产力。一个不能指导与提高生产力的研究,纯粹是在浪费社会资源,与科学研究的目的相背。比如时空弯曲这种玄幻概念,少有人思考“东边一个有质量的物体导致西边的时空弯曲的动态过程是什么”这种问题的,却对爱因斯坦极度崇拜。又如“量子纠缠”,描绘是“鬼魅般的超距作用”,也无法解构这种作用如何在物质层面传递发生,竟能让许多人全盘接受。这些概念都是过于玄幻,的确很“鬼”也很“魅”,也仅止于此。

——>乱拉成就关系,张冠李戴
比如经常有人说“手机电脑都是通过量子力学来发明出来的,你怎么敢否定量子力学呢?”其实手机电脑只是电磁及相关的实验现象在现实中的拓展与应用,与量子力学可以说几无关系。又比如常有人说通过相对论发明了原子弹,其实在原子核辐射实验中就让科学家意识到巨大能量的存在,这是居里夫人、卢瑟福等人的功劳,爱因斯坦只是事后诸葛亮搞个质能公式来说明质量与能量之间的联系,且还说不清质能相互转换的内在机制。

——>没有成就只会背书敢取笑他人的新见解
机械地用书本上这些理论与不辨正谬的知识当令箭,评判所有不同于书本表述的新见解、新理论,然后扣以民科帽子后置之不理,这一点是最无知了。所有新理论,从来都是不符合旧理论才叫新理论的,要是旧理论一直正确,科学根本不用发展。这些人的行为,表达的是固步自封、迷信书本、不求甚解的态度与科学观。他们算是科学理论的承载者,但也是科学新理论的阻碍者。在这些人眼里,科学是一套即成知识的集合,而不是用来证明这套知识的方法。以科学的名义,执着反科学的行为,科学已经异化成他们手中的大棒,而不是追求真理的方法手段了。看“科学”二字从他们口里吐出来,其实是很滑稽的事。地心说信徒对日心说的打压虽已记录在科学史上,但距离过于遥远让今人无法直观体会。而当下的科学信徒对新理论的打压与排斥,则是新理论创建者实实在在的亲身体验。

——>纠结于新理论创作者的身份背景,对人不对事
对他人新理论不是从理论阐述逻辑与实验现象之间的联系来考查,而是先问人家有没有名校毕业证书,是不是博士、教授,师承是哪个学术大佬。是就“认真”看然后称赞,不是就扣“民科”帽子然后反对,如此迷信权威的作法。迷信权威,其实是把本应自己思考的科学问题,完全托付给一个不认识的人。要是权威的见解与宇宙运行机制一致,那的确可以学到新知,而若权威的见解与宇宙运行机制相悖,那就会让自己的认知出错。而即便权威的见解是对的,但不经过自己思考其见解是对的内在本质,那只能得到浮于表面的知识,不能让这种知识加深自己对宇宙的感悟。听到权威的见解就认定是对的,如此盲信盲从,是为迷信。

而这些违背科学之举,广泛存在于那些挂着名校、或博士头衔的人的交流习惯之中。按我国本科率其实只占人口的很小比率(2019年为3.8%),会让没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以为这些高材生会因为年轻而有灵气,会因名校毕业会有很强的逻辑思判能力,会因读书多而有很敏锐的观察力,其思路会很开阔,喜欢新观念,新见解,配得上“天之骄子”这一名号,但在现实交流中笔者碰到的却是有很大一堆人云亦云,迷信权威,唯书是从,歧视新理论,动则扣以民科帽子,不自我思考的“书之奴仆”。这应该也是我国的基础科学理论难以突破的人的因素。这种人的行为反映了对权威的崇拜、对知识的盲信及不求甚解的态度。因此说:

有一种教叫科学教,有一种迷信叫科学迷信

这也是人类意识的特性之一:观念以先入为主。因此先哲早就指出:

最强有力地阻碍人们发现真理的障碍,并非是事物表现出的、使人们误入迷途的虚幻假象,甚至也不直接地是人们推理能力的缺陷。相反,是在于人们先前接受的观念,在于偏见;它作为一种似是而非的先验之物,横亘在真理的道路上,因而,就像一股逆风,使航船难以抵达彼岸,以致使船舵和风帆的劳作化为泡影。
                                                                                --叔本华《论哲学与智慧》

这本《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不是科谱书籍,而是以哲学视角来探寻物理答案,冠以“意志”之名,既是为了纪念先哲阿图尔·叔本华,以感谢先哲开启笔者思想的大门,也是因为人们看到的万物,是物质意志的表象。物质意志通过运动来表达自身,尔后运动诞生出意识,又投射到意识里,形成人们观念中的各类万物与光声电等概念。

离开意识,有且只有物质与物质运动,当然这么说,也是多余的。

笔者会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下)·幻化意志篇》中论述人类意识的运作原理与形态特征,若有机缘,必会面世以飨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