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民科

若看官有耐心读到这里,觉得以太旋涡理论是一个更简约的理论,阐述了宇宙真相,并准备全盘接受的话,那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的。因为到此为止,以太旋涡理论只是给人们多一个角度来理解这个宇宙,并不能解决人们的实际问题:能源、运输、材料等等实际问题。

一个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的理论不是一个好理论。

这也是许多民间科学爱好者、探索者(被简称为“民科”,广义上是指所有不认同西方科学理论并有自己独特观点的人)的理论不被崇信西方科学理论的人们接受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们大多不过是提供一种新的观察角度,仅此而已。对于许多人来说,既然西方科学理论已经非常全面地解说了这个宇宙,尽管漏洞百出,矛盾不断,那多一种新的选择,并没有用处,仍不能解决实际问题,那浪费时间、精力去了解一种新的理论干什么呢?更何论许多民间科学爱好者的理论或过于片面,或根植于西方科学错误概念理论之上,或本身逻辑经不起推敲,或新词汇新概念太多让人难以理解,或言行过于偏激而无法友好交流,于是在现实中,导致许多新理论一出,即被崇尚西方科学理论的人们扣以“民科”帽子并全盘否定,“民科”也因此成了一个贬义词。

其实民间科学爱好者的有别于西方科学理论的自成一体的创作活动,代表了中国人面对未知世界的永不停息的探索精神,敢于突破固有模式的创新精神,是自由意志的表达,在指向宇宙认知的新方向上,虽然一百个方向可以有一百个都是错的,但万一那第一百零一个是正确的话,就代表人类科技水平与宇宙认知的重大突破。

这里特别鸣谢两位民间科学探索者对本书理论构建的帮助:一位是王达水先生,他的《论以太》一文,系统、充分地阐述了以太存在的客观性,及莫-迈实验的重大错误所在,是本书以太理论的思想源头之一;

一位是杨传生先生,网络ID有中国杨神经、牛人杨神经等,他的《振动论》,又名《万物本源探索》,直接提出“电就是振动能量”这一观点,是本书“电”章节的思想源头之一。

而现代西方科学理论的问题,是一个系统性错误的问题,并不是某一个方面、某一个学科的研究出了问题,并不是只需打打补丁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而是整个理论大厦都出错了,从思想方法、物质观、宇宙观、时空观,及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天文等等领域,都有严重问题,从而阻碍了人类更深层次的宇宙认知与生产力发展,并造成极大的人力物力浪费。一般民间科学爱好者只是在某一个方向有所新的理论创建,最多只能解决某一个方面的问题,是不能自圆其说以纠正他人的已根深蒂固的全面认知的,人们会继续问:其它方面如何用你的理论来解释?这会让大多数民间科学受好者望而却步。本书的正文主体,则是在各个方面,保留西方实验现像描绘同时,而对这些理论进行纠正、否定、批判,并构建新的更符合客观现象的理论描绘,并且更简约。

而更多人只看到西方稍稍领先的物质技术,学了点西方科学知识,就将之当成真理,敢用这些似是而非、漏洞百出、自相矛盾、不究根本,且分不清是理论还是假说亦或只是科幻臆想的所谓科学知识当大棒去打压国人创造的各种新理论。比如笔者就遭遇到这一情形,在一次网上辩论中笔者用“相对论时空观问题”小节中那个爱因斯坦的推论过程去让对方找出逻辑错误在哪,对方讥讽这推论过程只是初中生水平,不值一哂。后来笔者告诉他是爱因斯坦写的推论,并在相对论著作中出版过,是相对论得以建立的基础,对方立马吱吱唔唔,说爱因斯坦应有不一样的认识,云云,然后遁匿。这种人的行为反映了对权威的崇拜、对知识的盲信及不求甚解的态度。因此说:

有一种教叫科学教,有一种迷信叫科学迷信

这也是人类意识的特性之一:观念以先入为主。因此先哲早就指出:

最强有力地阻碍人们发现真理的障碍,并非是事物表现出的、使人们误入迷途的虚幻假象,甚至也不直接地是人们推理能力的缺陷。相反,是在于人们先前接受的观念,在于偏见;它作为一种似是而非的先验之物,横亘在真理的道路上,因而,就像一股逆风,使航船难以抵达彼岸,以致使船舵和风帆的劳作化为泡影。
                                                                                --叔本华《论哲学与智慧》

这本《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不是科谱书籍,而是以哲学视角来探寻物理答案,冠以“意志”之名,既是为了纪念先哲阿图尔·叔本华,以感谢先哲开启笔者思想的大门,也是因为人们看到的万物,是物质意志的表象。物质意志通过运动来表达自身,尔后运动诞生出意识,又投射到意识里,形成人们观念中的各类万物与光声电等概念。离开意识,有且只有物质与物质运动,当然这么说,也是多余的。

笔者会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下)·幻化意志篇》中论述人类意识的运作原理与形态特征,若有机缘,必会面世以飨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