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月系

地月系的行星-卫星结构比较特殊,在于月球自转与公转周期一致。

这种周期描绘是以遥远的恒星为静止参考点。这与链球运动员的“球-人转动系统”是一样结构:链球的一面一直对着运动员(观察者二),以地面为静止参考系的观众(观察者一),链球的自转与公转是同一周期的。

月球自转与公转同周期也是如此状态,在于月球表面与地球以太旋涡相对静止,当地球以太旋涡流转完一周时,月球也随着以太旋涡流漂完一周。于是在遥远恒星处的观察者一,就看到月球公转与自转周期相同,而在地球上的观察者二就看到月球公转1月1周,且月球一面永远对着自己。

月球自转与公转同一周期运动形态,表明月球是中空的,没有核心也就没有月心核聚变,于是就不存在月球空间的卫星以太旋涡。这与现代科学对月球的探索表明其是中空的一致。结合古代神话传说,可以判定月球是一个人造物(参考李卫东《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

太阳系其它天文现象简略

木星、天王星、海王星,都不是一个气体星球,都是有固态陆地、液态地幔、硬地核组成的星球,大气层的主要成分也不是氢、氦,这方面的理解与考查同太阳不是一个气体星球的逻辑分析是一样的,就不再赘述。

木星大红斑,是木星地表大气层的巨型台风。台风成因见“地球物理三”章小节。

木星、土星的极光是源于行星星核的核聚变能量辐射通过两极涡轴逸出,后与行星两极大气相互作用产生的受激发光现象。

2017年5月份,美国NASA公布木星两极气象照片,发现木星两极存在众多巨大气旋,这其实只是木星以太旋涡两极涡口外围的大气湍流,也即木星台风。

各行星空间都有一个巨大的以太旋涡,其力场梯度分布表现为行星磁场。

木星或土星的卫星,也存在一个以太旋涡,旋涡之间相互吸引,表现为行星与卫星间的万有引力。卫星绕行星公转,也是卫星以太旋涡在行星以太旋涡上的漂移。

各行星如海王星发热现象,是行星地内核聚变加强的结果。

各行星上大气激烈运动的动力根源,不是来自于太阳辐射,而是来源于行星地内核聚变导致产生的以太喷流与能量辐射的结果。

太空旅行手册—木星,25:24,揭示木星大气层存在高浓度重质气体,来印证本小节判定。

椭圆公转轨道

行星在太阳系中作公转运动,人们发现其轨道是椭圆形的并由此诞生开普勒第一定律(轨道定律):所有的行星分别在大小不同的椭圆轨道上围绕太阳运动,太阳是在这些椭圆的一个焦点上 。开普勒定律只描绘了行星公转轨道的规律,而没有提示规律的内在形成机制。

西方科学界或用“原始的行星受到了小行星的撞击和其他一系列扰动,才导致椭圆轨道的形成”的行星徙动理论来解释,或用近日点与远日点的速度不同来说明,或用天体间的引力来说明。科学界由于没有找到万有引力的根源,对星球形成的内在机制并不清楚,用万有引力、或徙动理论、或摄动说、或原始太阳系形成过程,等等理论来解释椭圆成因,都是不能探究根本的,在于西方科学界没有认识到太阳与行星空间是一个以太旋涡空间,行星以太旋涡之间的相互作用导致了轨道的变化。

行星在太阳系内公转,其实是在太阳以太旋涡的涡流上漂移,而各大行星,其实都是一个以太旋涡。如此构成太阳系中太阳与行星的关系实质:众小以太旋涡在一个大以太旋涡上漂移。

行星公转周期的长短,由所处轨道上的以太涡流的流速决定,就如水流的速度决定无人木船的漂移速度,人类测得的这些行星的公转周期,其实是轨道上以太涡流绕太阳一周的时间。不同轨道上的行星公转周期不同,随着公转运动的持续,会带来周期性的行星连珠现象,有二行星连珠,有三行星连珠,乃至九大行星连珠。

这种连珠现象,其实是以太旋涡在太阳—行星连线上的叠加,带来的结果就是行星以太旋涡之间由涡流相冲相吸,连珠上的行星们,应相互之间的距离不同,行星以太涡流之间表现出相合或相冲作用,或处在内沿的行星被外沿行星向外拉,或处在外沿的行星被中间的行星向外推,导致太阳以太涡流形变成椭圆形,漂浮在太阳以太涡流上的行星公转轨道也随之变成椭圆形。

行星连珠现象导致太阳以太涡流形变达到极致,而非连珠时期,行星以太旋涡之间的相互作用也会导致太阳以太涡流形变,从而让行星轨道呈非圆形态,这是行星公转轨道椭圆的内在机制。如此综合太阳以太旋涡主导作用,参照水星进动的收敛轨迹形态,及受其它行星以太旋涡干扰作用的影响,一个行星的公转轨道,是以短周期比如几十年到几万年,呈整体椭圆形局部波浪状运动轨迹,长周期比如几百万年到几亿年,呈波浪-螺旋收敛运动轨迹。

这个连珠现象导致的太阳以太旋涡产生涡流偏向,会将涡流的运动能量传递到太阳系外宇宙空间,周期性的涡流偏向能量传递表现为引力波,会在“光与波的世界”小节中的“引力波”小节专门说明。

星球自转、公转动力源

各个星体如银河系、恒星、行星、中子星,其实是悬浮在以太旋涡中心的原子堆集体,就如离心机里各重物质汇集在溶液旋涡中心。

星体中心由于以太旋涡的离心机制,存在巨大压力,原子之间发生核聚变,导致星体中心的空间,应核聚变能量的爆发与发散,处于时而舒张时而收缩的状态,如人的肺一张一吸能呼吸空气一般,于是能通过南北极的以太涡管,吸入太空中游离的以太,流入星球中心,再从星体的赤道平面空间喷出,完成一个以太流的循环。

这个星体赤道面以太喷流对星球整体产生反冲作用,驱动星体自转,这就是各类星体自转的动力来源。

因为太空中游离的以太有最低的温度,星球南北两极的以太涡管不断吸入太空中游离的以太,会让星球两极地表空气被吸入的以太制冷降温,由此星球两极会有最低的温度,在地球上表现为两极长年处于极寒状态。会在“地球物理”小节的“寒流”小节会专门描绘这一运动形态。

而行星公转就是在太阳以太旋涡轨道上的随波逐流运动,如木船在流动的河水里随水流一起漂移,不需要本身的内在动力。

水星进动偏差成因

水星进动成因猜测纷纷,或猜测水内行星的存在,或猜测尘埃对水星阻挡,但都与实际观察不符。这里用以太旋涡概念来解答:
设水星的线速度为V,轨道半径为R,则角速度为ω=V/R,以上都为平均值,下同。
设某一圈线速度为V1,半径为R1,ω1=V1/R1
设下一圈线速度为V2,半径为R2,ω2=V2/R2
按100年间隔的实验观察有进动偏差∆ω=F((ω2-ω1)*n)=43角秒。(n是100个地球年里的水星公转次数,进动偏差是角速度差额的某个函数F(X))

以上是计算进动偏差的简略过程。分析:既然存在“多进动”偏差,即进动实际值大于理论值,而角速度又与线速度及半径分别成正比与反比,则有三种情况:

一是R不变,即R1=R2,而V变大,即V2>V1。这一情况是西方科学界假设水星受到阻尼的根源,比如受到宇宙尘埃阻力而导致周期减小,或受到水内行星牵涉等等。
二是V不变,即V1=V2,而R变小,即R1>R2。这一情况貌似西方界没有考虑。
三是R的变化率不等于V的变化率。这一情况是上两种情况的泛例,因此只需讨论上两种情况即可。

现实中人们只能借天文望远镜测量水星角速度ω,而很难测量水星的精确线速度V与轨道半径R,在于宇观方面没有相应尺度的仪器去实现这一测量构想。而第一种情况仍不能解决人们困惑,在于水内行星未找到,而尘埃阻力也难以得到认同。因此,可以看看第二种情况:是V不变,而R变小。

以太论下,太阳系是一个以太旋涡,各行星在这个旋涡上作漂流运动,地球上的人们只能观察到公转现象,而不能看到以太旋涡流,同时行星公转不存在内在推动力。那么行星的进动偏差作为公转时特殊现象之一,与其自身无关,只与行星与太阳之间的关系有关。

旋涡运动有一项特性是会将旋涡周边的重物质向中心汇集,这在现实的离心机里是很容易观察到的现象。太阳以太旋涡也有此特性,也即行星与宇宙尘埃及陨石一样,由于离心机效应,不断地向太阳中心汇集。

这一向中心汇集现象人们可通过流星雨直观理解,显然存在以太旋涡的太阳系内也是如此。换句话说,行星的轨道在不断收敛,画为图,这条进动远端点轨道线就是一条向内收敛的螺旋线,而非一个纯圆轨道。太阳系内的行星正以这条收敛螺旋线轨迹向太阳奔去,也即各行星正坠入太阳,而银河旋臂,则可直观理解这条螺旋轨迹!

如此描绘,既与地球流星雨现象契合,又与离心机运作原理一致,又有银河旋涡轨迹参照,更可简单解说水星进动偏差成因,因此可以判定第二种情况是正确的。轨道实际在收敛,而人们又设定轨道是稳定的,平均半径不变的,那么就必然存在不收敛的理论值与收敛的实际值之间的偏差,这就是水星进动偏差成因。

由此可知,西方科学界曾猜测的由尘埃阻尼或水内行星解释水星进动偏差,是已经很接近事实了,只是这里的“尘埃”是更微观的以太旋涡流,这里的“水内行星”其实是水内恒星——太阳本身,由于他们认识不到以太存在,与太阳以太旋涡的运动,导致探索终止。

也据说爱因斯坦发表了著名的广义相对论﹐“成功”地解释了这个问题,通过公式计算得到一个与43角秒很接近的偏差值,但这只是数值的接近,而没有在物质层面诠释存在偏差的物质作用根源。若用时空弯曲来解释,又带来“质量为何能导致时空弯曲”这个无解的问题,因此,这种广义相对论下的数学解释没有直观的物质理解意义。

这里描述可以推导出一个普遍现象:太阳系内的所有行星,都正在以螺旋收敛方式坠入太阳。当然这个时间跨度可以很长,远超出人类文明史,人们自然不必担心。

土星北极六角旋涡之谜

旋涡运动,每一点上的物质运动,其实为后方的物质在推动前方的物质向前移动,当这种推动成为圆形闭合态时,就表现为旋涡。

而旋涡内的流体物质相互推动,必会产生波传递,表现为物质波动。波传递的根源在于前后物质之间力的作用速度大于物质位移速度,导致能量以波动的形态传递出去。于是在一个旋涡运动中,表现为流体在其内部流动,而波也在其内部传递,这就是波流一体。波流一体是最重要的物质运动形态之一,会在后面“波流一体·场涡”章节详细解说。

旋涡内的波由于自内向外梯度分布的涡流的线速度不一致,存在反射折射现象。

而对于一个纯圆形旋涡运动来说,当波反射处于正六边形反射模式时,会构成一个闭合的波反射环,这个反射环模式会强化波的振幅,从而使波的运动对流体的运动有更强的作用效果。当六边形反射波的强度足够大时,就会对流体产生明显的约束作用,表达为涡流也追随波变成六角形。

然何以能让波反射处于正六边形反射模式?只需波长的倍数是旋涡里反射圆的半径,及波速=流速即可。

在一个旋涡运动中,波传递本身是以直线模式展开的,而旋涡以圆周形态展开的,于是流体在波运动与旋涡运动的共同作用下,就会依据两方的力量平衡而发生位移。

土星北极六角旋涡,就是这个旋涡内部正六边形反射波约束涡流的结果。

这也表明土星的自转速度极高,及土星核的核聚变强度极高--这与观察到的土星自转结果是一致的。

土星环

百科知识:“光环的形成原因还不十分清楚,据推测可能是由彗星、小行星与较大的土卫相撞后产生的碎片组成的。

土星光环结构复杂,千姿百态。光环环环相套,以至成千上万个,看上去更像一张硕大无比的密纹唱片上那一圈圈的螺旋纹路。所有的环都由大小不等的碎块颗粒组成,大小相差悬殊,大的可达几十米,小的不过几厘米或者更微小。它们外包一层冰壳,由于太阳光的照射,而形成了动人的明亮光环。

长期以来,这条光环是如何形成的,一直是天文学家努力研究的热点问题。2010年12月《自然》杂志发表文章,讨论了有关此事的最新成果。文章说,几百万年前,一颗卫星在土星引力作用下与包围土星的大气相撞。随后,土星吸住“死星”外围冰块,最终成型了美丽光环。

此前,人们认为,土星光环是其卫星彼此相撞或者是外来星云与土星相撞的结果,不过天文学家发现,土星光环主要由冰构成(95%)。因此,它很可能是一颗“冰壳卫星”与土星外围物质相撞后的结果。这颗死星其他部分因重量较大而坠入土星大气层。”

而认识到宇空中存在以太,及各星球空间有以太旋涡结构,那就可以依据这个旋涡运动来分析星球各物理现象的实质。这里关于土星的核心认识是:土星不是西方科学界定性下的一个气体行星,而是一个与地球有一样结构形态的类地行星。这个认识逻辑与太阳不是一个气体星球一样。

土星周边空间存在以太旋涡存在,土星是这个旋涡因离心机原理而析出的重物质堆,因核心进行核聚变放出热量熔化内部物质,形成液态星球,并因液体表面张力的缘故而成为球形态。

土星中心的核聚变产生强烈辐射,通过旋涡涡管逸出,与土星大气作用,表现为土星两极极光。并且由于土星极高自转速度,导致表面的云汽尘埃形成拖曳环,在太空里看上去就是土星表面一层层的有序叠加环。

旋涡流由南北两极以螺旋运动形态吸入球心,再从赤道平面喷出,从而形成各种天文现象。看得见的是土环美丽的光环,看不见的是星体赤道平面上空的以太旋涡喷流。

土星赤道平面的以太旋涡喷流,虽然与普通物体相互作用的强度很弱,但仍能将土星大气层里的水汽分子与尘埃微粒带到土星赤道上空。

足够多的水汽分子与尘埃微粒聚集后,形成冰与尘埃带,于是人们看土星环成分是冰与尘埃。而水汽分子相对尘埃在土星大气层分布更广又更轻,于是水汽凝结成的冰占到95%的成分。

这也说明土星表面存在大量的水元素。

地理界会将地球上的水说成来自宇宙的冰陨石,却不问冰陨石又从哪里来?冰陨石就是由星球大气层的水汽分子随以太喷流上升到太空凝聚而成,后落入另一个星球。这是水的外太空循环。

由水汽分子与尘埃微粒形成的冰与尘埃带,在土星上空构成环,受以太旋涡喷流与向心力的共同作用,达到力的平衡,于是就停留在土星上空,让地球人叹为观止,同时引起各种成因猜测。

太阳系内的其它行星环,包括木星,天王星,海王星,也是相同的作用机理。这个赤道面的喷流,与水汽、尘埃作用形成土星环。这个赤道以太喷流,与地球大气作用,则形成赤道辐合带,这在下面小节会详细分析。

由于喷出的涡流同时在沿圆周方向绕星体公转,形成涡流排斥力与向心力的平衡,从而导致处于黄道面或涡盘面的下一层次星体能稳定处在这个位置,而不落入两极或赤道。

注:土星的赤道面以太流出形态,对于旋涡星系盘面、恒星中子星黄道盘面、其它行星赤道面,都是一样运动形态。

太阳风暴

按天文界的说法“太阳爆发活动”是太阳风暴的起源,但太阳爆发活动只是一个现象描述,其活动的成因又是什么?则语焉不详,这是由于以“太阳是一个气体星球”这个理论,是很难解释太阳爆发活动出现太阳风暴与太阳耀斑这类现象的。

而用太阳是一个与地球类似的固液星球结构的判定,则很容易说明太阳风暴起源:太阳内部超高压强释放,太阳内部物质能量冲击太阳大气层与光球层,被地球人类观察到后而定义。

太阳这个“内部超高压释放”,在地球上有一个人们熟知的地理活动,那就是火山喷发现象。当地球火山喷发时,人们能观察到的是喷发物如高温火山灰与水蒸汽从地表高速冒出,并伴随闪电雷鸣现象。而人们观察不到的是这些喷发物冲击地球更高高度的大气层,直到范·艾仑带,将大气层里的空气分子带上更高空,及将范·艾仑带里的质子电子喷出原有轨道,吹向外太空,形成“地球风”,同时带来全球电磁广播的干扰。

太阳地幔超高压力释放,同样也会产生太阳火山喷发现象,太阳火山喷发物冲击太阳大气层及太阳范·艾仑带,即光球层,将太阳大气层的气体分子带上更高空,及将光球层的氢氦离子喷出原有轨道,形成太阳风,并带来地球磁场的干扰。相对较重的喷发物受太阳以太旋涡向心力作用而重新落回太阳,而较轻且高速的氢氦离子及电子,则向外太空漂移,构成太阳风的主要成份。这就是太阳风暴成因。

根据太阳风暴的成因分析,反过来可以验证太阳固态地壳是存在的,才能如一个锅盖罩住蒸汽一样,罩住地幔并在太阳地壳内表面聚集成超高压气泡。这气泡的压力若瞬间释放,就有了太阳风暴暴发现象,而这气泡的空间尺度若发生形变,则形成太阳地震,会在“地球物理”章节里详细描述地震成因。

太阳耀斑

在地球北半球夏天,人们经常会碰到雷雨闪电天气。特别在夜里,天空的闪电不断地照亮夜空,伴随狂风暴雨与雷鸣声,让人印像深刻,若一个人能站在地球外太空的轨道上看夜里这些此起彼伏的闪电通过云层反射出来光,那他可以说看到“地球耀斑”。

同样,由于太阳有大气层,于是太阳表面也存在作用尺度更大、能量反应更剧烈的雷电爆发现象,这种雷电爆发产生的能量被地球上的人类观察到,人类定义为“太阳耀斑”。

雷电的成因不是物理界说的云层中带电荷,将会在“地球物理”章节中分析。

人们之所以认识不到太阳耀斑只是太阳大气的雷电爆发现象,在于被“太阳是一个气体星球”的错误理论所误导,根源在于只依赖太阳光谱的分析而错误地判定太阳主要成分是氢与氦,认为太阳没有固态陆地,于是想象不了太阳的真实结构与太阳大气层的存在,也就想象不了太阳雷电爆发场景的存在。

当这个太阳雷电暴发后,产生的振动波能量在各个时空尺度传递,特别是表现为电磁波的增强。电磁波是一种以太振动波,会在“光与波的世界”章节中的论述。

一般来说,地球上有什么,太阳上基本也有什么,只是结构与作用的强度尺度都要大很多很多。

太阳黑子

每年夏天时,地球赤道附近常有台风出现,这是一个很常见的大气水汽现象。(台风的成因新解在地球物理一节中解说)

根据上面推断太阳存在大气层,及这个大气层比地球有更高的更厚的空间尺度,再根据地球四季轮换,可以自然地推导出,太阳大气层必有类似地球台风的气象现象,即太阳台风。

问:人们如何观察太阳台风?

由于太阳光亮度过高及距离过于遥远,也即太阳光球层(太阳范·艾伦带)的屏蔽与干扰,导致地球上的人们只能观察到这个太阳台风的风眼的明暗轮廓,而不能观察到太阳台风的全貌,于是人们给这个轮廓取个名称:太阳黑子

地球上的台风,时常会同时出现两个,可以想象更高广度的太阳大气层,可以同时产生十个二十个甚至更多更高强度的台风盘旋在太阳大气层里,这些台风的尺度,会连木星的大红斑在其面前也是小巫见大巫。这样的台风因涡流作用可以相互吸引靠近连动,于是台风涡眼投影在太阳光球层的轮廓就是杂乱的感觉。

地球上台风范围的一般分布,是在赤道两边沿南北极方向呈正态分布,太阳黑子也是如此在太阳赤道两边呈正态分布,这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由此可以说,当太阳黑子频繁出现的时候,太阳上的“夏季”到了。

太阳发光新解

对太阳结构的重新认定,就可以描绘太阳光的起源。根据全息原理理解宇宙结构形态,太阳只是地球的加强版。那么参照地球的范·艾仑带,可以推断太阳的光球层就是太阳的范·艾仑带。

地球的范·艾仑带人们比较了解,主要是氢离子层与电子层,电磁辐射很强,而太阳大气外层也必然存在一层“电磁辐射很强”的物质层,考虑到地球的空间尺度过小,范·艾仑辐射带相对弱,那么更大时空尺度的太阳范·艾仑带,其辐射足可以变为直观,这就是可见光与光球层。

太阳被天文界通过光谱观察后“检测”为成分主要是氢、氦,其实只能说明的是发光主体是氢、氦。而“发光主体是氢氦”与“成分主要是氢氦”并无绝对正相关的逻辑联系。这句话在生活中有许多简单反证实例:比如仪器探测到远处一只公鸡表面长满羽毛,就断定存在一种由“纯羽毛”构成的公鸡,那就可笑了;又比如晚上检测到远处汽车氙气大灯的光谱主要成分是氙元素谱线,来断定汽车的主要成分是“氙”,那也是谬误连连。自然人们都已经知道公鸡、汽车结构原理,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逻辑错误。科学界通过光谱观察到主要发光成分是氢与氦,就说太阳整个结构成分主要是氢氦,为何还继续犯这种逻辑错误呢?

不产生发光光谱,也不产生吸收光谱的固态物质万一存在,且更巨量怎么办?这是西方科学界所忽略的问题。不能解答这个问题,那只凭氢、氦光谱得出太阳成分的结论就不科学。

当更厚、更高密度、更高强度的氢氦离子层电子层的辐射,甚至可能如氮、氧原子也失去外层电子,就表现为可见光,人类就有了阳光(原子发光原理会在“微观世界”章节中阐述,有新的机理,这里只暂时采用传统说法)。如此就与地球的范·艾仑带对应。这样就不用传统的核聚变来解释太阳发光了。

人们发现太阳的光主要来自太阳光球层,但不知为何会存在光球层,且太阳色球层温度会比光球层温度高的原因,百思不得其解。而用太阳范·艾仑带解释,就很简单了。

这里顺便可以考查一下太阳大气层的温度:

若人类将地球的范·艾仑带的粒子辐射强度转换为温度并直接由此推断地球表面温度的话,那地球表面的温度也可以达到上千度。其实根本没有这么高,地表温度除了两极与火山地带,基本都是在水的冰点上下浮动,人类可以自由活动。同样人类根据太阳光强辐射,也是得不出太阳表面有上千度高温的结论的。太阳表面,很可能只有几百度或更低,并有些适合生命发展。自然,这依赖人类以后科技发展对太阳的更多探索才能有更多认识。

太阳结构新解

由于太阳以太旋涡的存在,及旋涡的重物质离心机析出原理,可以确定太阳有硬核心,有太阳地幔,这两者是太阳的主体,外层再覆盖以太阳大气层。而非科学界所说“组成太阳的物质大多是些普通的气体,其中氢约占71.3%,氦约占27%,其它元素占2%”等等。

除非受到容器的约束,气体是不会自然形成球形结构的,气体只存在圆盘形或圆柱形的运动结构,如台风、龙卷风。液体才会因表面张力的缘故自然地形成球形结构。人类在太空实验室,也从没有观察到气体自发形成球成结构,而只会观察到气体四散现象。只有如地球有固体液体支撑及重力的环境下,气体才会包裹地表而形成球形结构。说“太阳是一个气体星球”,本质是西方科学界的理论与猜测,而非事实解剖与观察。

而说太阳是一个气体恒星,是与一个观察事实相冲突的:即地球每年有无数的固态流星陨石堕落。

那更加广大的太阳系空间里,必有更多的固体物质堕落太阳,经过无数亿年的积累,固体物质必会沉淀在太阳中心区域,构成太阳主体,而固体物质受高温高压影响,或不会熔化而聚集在核心区域,或会熔化成为液体熔浆,这是一个必然的物理过程。由此可以确信太阳的结构必是如此。

因此,说“太阳是一个气体星球”,是很粗糙并经不起推敲的结论。

至于太阳地壳,考虑到太阳表面极高的温度,这里暂不判定太阳地幔的外表面是否可以形成固体的硬地壳,或以熔浆液体形态存在,会在后面章节论证太阳地壳是存在的。如此,就确定太阳结构的重新认识:

存在固态太阳内核,如地球的地核一样
存在液态太阳地幔,如地球的地幔一样
存在固态太阳地壳,如地球的地壳一样
存在气态太阳大气层,如地球的大气层一样
存在太阳电离层内层,如范·艾伦带内层一样,即光球层,这是质子—轻元素离子层
存在太阳电离层外层,如范·艾伦带外层一样,即色球层,这是电子—质子层

这些构成,是太阳以太旋涡这个巨大离心机析出重物质后自内向外的重-轻物质梯度分布的结果。

由于太阳以太旋涡的存在与太阳核心强烈的核聚变,可以推断:

太阳两极存在极高强度的辐射

这与地球两极的极光有一样的形成原理,只是时空尺度更大。因为人类目前没有能力跑到太阳两极的上空去观察,所以暂时还没有观察结果来证明这一推断,但可以确定太阳两极辐射是必然存在的。

太阳以太旋涡

太阳系黄道面与银河系涡盘面是同一旋涡形态导致的不同时空尺度的体现,这就是全息。

它们有相同的运动模式,只是由于主体成分的时空尺度不同,给人的视觉感官不同,从而有不同的定义。

看得见是黄道面上各大行星与流星陨石的运动,看不见的是整体太阳空间的以太旋涡的运动。

太阳系空间,存在一个巨大的以太旋涡。

太阳以太旋涡的运动由太阳核心的振动驱动,旋涡流对仪器的作用,表现为太阳磁场。这个旋涡流整体在旋转,各大行星在这个旋涡里随波逐流地漂浮着,表现为星球之间的引力。

太阳以太旋涡流的结构形态与上面已展示的银河系以太旋涡流结构一样。

太阳磁场=太阳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太阳系,也不仅仅是天文界给人们展示的一个太阳系黄道面,还包括不可见的分布在黄道面两侧的以太涡流、以太涡管、涡管中的辐射等等形态,会在后面进一步描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