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涨落

这里可以先摘引一点西方科学界关于“真空涨落”的一般描绘:

“简明的说就是所谓真空也不是真的‘空’,而在其中充满了粒子对的产生和湮灭。可由量子力学的基本原理导出。”

“到20世纪中期以后,人们又逐渐认识到真空并非是绝对的空,那里存在着不断的涨落过程(虚粒子的产生以及随后的湮没)这种真空涨落是相互作用着的场的一种量子效应。今天,理论物理学家进一步发现,真空具有更复杂的性质。真空态代表场的基态,它是简并的,实际的真空是这些简并态中的某一特定状态。目前粒子物理中所观察到的许多对称性的破坏是真空的这种特殊‘取向’所引起的。”

由于量子理论是当下被科学界认同的主流理论,因此所有新发现现象的内涵解释,都会被冠以“量子”头衔,否则就会显得自己的理论不先进,如此又好象量子是万物的本质似的,其实不是。在“量子理论思想”小节已经阐述“量子”是光与影制约下的意识感觉,因此说真空涨落是量子效应之类的云云,也不是正确的表述。比如这上面引用的论述带来的问题之一是:场是什么?西方科学界是没能力解释的。说真空是场的基态,这种判定是用一个不可知的因素来说明现象,本质是用一种现象(场)来解释另一种现象(真空涨落)。

场,是以太运动强度的梯度分布,在仪器上表达为信号特征,内涵是物质作用与运动。任何空间都存在物质,除了用公设“不存在没有物质的空间”来定性外,还可以用牛顿力学中关于力的定义“物质对物质的作用”作为充分条件来描绘:凡存在物质作用,必存在物质。真空有“涨落”信号,就可以很简单地判定真空存在某种物质形态即可。这种物质,就是以太。真空涨落的内涵问题,也是西方科学界否定以太后带来的困扰之一。

真空是以太空间,以太流动、涌动,就会有信号特征。真空涨落,其实就是真空以太涌动后的显像。

现实中人们在河流中常观察到水漩涡,可以通过水漩涡的形态来直观理解真空涨落的内涵:

                                  水体空间--以太空间、真空
                                              水--以太
                                          水流--以太流
                              顺逆水漩涡--正负带电粒子
     水体波动、涌动出现漩涡--真空涨落产生粒子
                          漩涡解体消失--粒子湮灭

这个类比,其实在中国上古时期的先哲,就已经描述,象1993年10月在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郭店村,郭店一号楚墓M1发掘出的竹简《太一生水》,就通过“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等等章句,用水的形象来描绘太一,即道、物质的形态。太一=物质=道。

由于真空涨落是真空以太涌动后在仪器上的信号特征,因此可以定性:

真空涨落=弥漫以太的力场梯度分布

西方现代科学体系,包括相对论、量子力学,以牛顿力学为基础与依托,发展到现在,将各种基础概念如力、能量、质量等等的定义篡改地面目全非,导致连这种最简单的信号是物质作用的显像也不能认识,从而更远离物质真相。

挠场

这里先重申一些概念的定义,作为理解基础:

真空是以太空间
电荷是微观粒子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磁场是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场,是以太流的力场,是仪器的信号特征强度的梯度分布形态

挠场百科:“(torsion field)又称自旋场(spin field)或扭场(axion field)是物体自旋所扭曲时空结构所产生的场,这种场在过去30年来已被主要是俄国科学界大量的实验所证实。1993年俄国物理学家希波夫(Shipov)提出一套真空方程式,来讨论物理真空的种种性质。根据他的方程式所导出的挠场拥有极不寻常的特性,例如挠场不会被任何自然物质所遮罩,在自然物质中传播不会损失能量,它的作用只会改变物质的自旋状态;挠场的传播速度至少为光速的10^9倍(10亿倍);挠场源被移走以后,在该地仍保留著空间自旋结构,也就是挠场有残留效应,这些现象与水晶的气场极为类似。如果希波夫方程式是正确的话,20世纪量子力学所遗忘的挠场,可能会成为21世纪科学的前缘,它将揭开气场、超感知觉包含心电感应、透视力、预知未来、念力的神秘面纱。”

“挠场的证据:从我们的电解实验结果中,看到了挠场存在的证据,例如通过辐射自照相法观察到的高度定向的β-粒子束;有时,断开电解电压后,仍能看到电极尖端处持续出现的气泡,说明该处残留的挠场仍在起作用;许多实验室观察到的停止电解后出现的持续放热现象亦可用挠场的存在作解释。”

与挠场相关的概念还有挠率。挠率是指线的扭曲率,它的绝对值度量了曲线上邻近两点的次法向量之间的夹角对弧长的变化率。平面曲线是挠率恒为零的曲线。空间曲线如不是落在一平面上,则称为挠曲线。比如拧毛巾沥水,会产生毛巾空间的扭曲形态,就是一种挠曲线形态。

这里是以以太旋涡论为基础,从物质作用形态上去描绘挠场的直观面目,并不在数学上描绘其具体的运动公式。而西方科学界的所有物质概念,都是由某种物质作用在仪器后,产生的有别于已知物质的信号特征被定义。所有信号特征,都是一种力的作用的显现。所有场,都是力场,是微观流体的力的作用的梯度分布。电场、磁场、引力场均是如此,挠场也是如此。

可以看这挠场的特征:说挠场由物质自旋产生,这其实是时空弯曲概念下的拓展描绘。即挠场,是物质质量弯曲时空后的时空扭曲形态。时空扭曲,是指“根据相对论的解释,当一个有质量的物体体积趋于0时,其引力会达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从而改变空间,导致光都无法在其空间里逃避,进而形成时空扭曲。”这是指西方界在肯定广义时空论正确性后的场景引述。自然西方界无法说清质量弯曲时空的内在机制。

从以太旋涡论可知,不同时空尺度的物体空间,均是以太空间。以太应各时空尺度的物质内部粒子在平衡位置振动,产生振动波,进而形成场涡,驱动空间以太在场涡线程上运动,形成以太涡流。以太涡流对光线的偏折,被爱因斯坦讹化成时空弯曲,并由此带来对挠场的困扰。以太涡流,在一个星球、物体、粒子空间里,应区域空间的不同,其运动形态是有差别的。以星球为例,在星球黄道面,是平面旋涡形态向星球四周环绕并发散,在星球两极,是螺旋涡形运动形态向星球中心收敛并汇集。

在西方科学界,对各种场的概念,都是以平直或曲线的场线模型展开描绘的,对三维空间立体的物质运动描绘极少,当某种三维空间立体的螺旋物质运动形态被仪器检测后形成信号特征及强度分布,就有了挠场概念的诞生。挠场,就是这种三维立体空间里某种物质运动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

在“以太涡流空间运动形态初考”,“赤道辐合带”小节的以太涡流运行图例描绘里,可以看出地球两极外侧空间以太流的运动形态,与挠场的模拟描绘图,几近一致。也即:

挠场=以太螺旋涡形运动收敛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

这种运动形态,如锥形弹簧形态一般扭曲延伸。在现实中观察一个水漩涡中心涡管处的水流运动形态,可以直观理解微观领域挠场的以太流运动实质。

由此对挠场本质的定性认识,可以考查俄罗斯物理学家总结挠场的一系列与众不同性质的内涵:

1、不像电磁场那样,同电荷相排斥,异电荷相吸引,挠场是同荷合并,而异荷排斥;

-->挠场是螺旋涡形收敛运动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当两个相同的螺旋涡收敛运动形态的以太涡流平行同向运动时,就会表达为吸引与融合,并被称为互为“同荷”,若这两个以太涡流平行相向运动,就会表达为排斥与对冲,并被称为互为“异荷”。找两根一样的弹簧,并排同向旋转,两根弹簧就能慢慢交织在一起并融为一体;并排反向旋转,则会相冲,这就是同荷合并,而异荷排斥的物质作用实质。

2、由于挠场是由经典的自旋产生的,所以,挠场对物体的作用只会改变物体的自旋状态;

-->微观以太旋涡运动,在人类仪器上表现为自旋。挠场,并不是由经典的自旋产生,而是挠场与粒子自旋,均由粒子中心的以太振动产生,在“星球自转、公转动力源”小节中描绘这种动力作用过程。这是人们不明白粒子自旋成因后的将结果现象当成事件成因的又一错判。

-->人们将一个以太旋涡的对外作用,因时空尺度不同或时空区域不同而产生信号特征不同,分割成不同的理解,从而有电荷、磁矩、自旋、挠场等不同的概念,以为它们迥然不同,而认识不到这只是同一物质作用根源的不同显像。挠场是以太旋涡两极外侧空间涡流运动的力场梯度分布,当有外力作用于这两极外侧的涡流时,就会对整个粒子空间产生轴偏向,表现为“改变物体自旋状态布”。

3、挠场在通过一般物理介质时不会被吸收,也不会产生相互作用;

-->物质空间,是以太空间,力场是以太旋涡的涡流作用的梯度分布,而涡流运动源于旋涡中心的振动产生的场涡运动,这种振动能穿透一般物理介质,表达为物理介质内部也产生挠场,被误认为不会被吸收,与不会产生相互作用。任何不同的物质运动,若处在一个时空点,必会产生相互作用,而相互作用能否被人类认识,能否被人类检测,则是另一回事。

4、挠场的传播速度不低于109倍光速,这一现象与量子非局域性的表现相关;

-->这种传播速度,只是猜测。人类目前根本没能力去检测到这么高的速度。而量子是一个流行词,凡一切新的发现,都被扯上量子关系,以表达自己理论的先进性,如量子化学、量子生物学、量子电动力学等等。

5、由于任何物质都有非零的集体自旋,因此,任何物质都有自身的挠场;

-->任何物质都是以太旋涡的堆积体,会带来两极空间的以太螺旋涡形运动形态,表现为任何物质都有自身的挠场。

6、挠场具有记忆和滞后作用,也就是具有一定强度和频率的挠场的场源把围绕该物体的空间中的物理真空极化了,所以,当场源被移走后,空间的涡旋结构仍然保留,挠场还可以存在;

-->旋涡运动,有稳定性,也是运动的禁锢的一种形态,于是具有记忆性。记性性,是旋涡稳定性与运动禁锢的另一种说法。力场的作用是通过以太传递的,本身就需要时间,而螺旋涡形的传递形态滞后性更明显,就如一个力通过弹簧螺旋结构从一端传递到另一端,要比直线传递要慢得多,表达为滞后性。

-->物理真空,即以太空间。将物理真空极化,其实就是将以太空间里的以太挠动后而按螺旋涡形的轨迹流动。当场源被移动后,空间(即以太空间)的以太旋涡运动因运动禁锢而一直保留在原空域,表现为挠场还可以存在。

7、挠场具有轴向加速作用。

-->挠场是一螺旋涡形向物质中心运动的以太流的力场形态,于是其它物质粒子处于这个力场之中,就会有向通过涡轴向中心运动的趋向,表现为有轴向加速作用。

由于西方界并没有认识到电是导体内以太振动纵波的真面目,就会被电产生的物理宏观现象所迷惑。在这个电解实验里,当电流被切断后,由于振动波在导体内有一个衰减过程,在衰减期间,电极尖端仍能看到持续气泡。又如一般电解电路都带有电容,电容的残留电荷也会陆续释放,形成微电流等等,这些情况都会在电极尖端仍能看到持续的气泡,而被认为是“挠场存在的证据”。由于作者并不知道这种电解实验的具体电路、仪器构架,这里只能作粗略地分析。

星球生长

曾在“汇物成形·星星的诞生”小节粗略地描绘了星星的诞生,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详细描绘这一过程。

科学界对星球的生长过程,一般理解是宇宙中弥漫的尘埃或飘浮的陨石、冰块受到星球的万有引力作用,不断落到星球表面,随着亿万年的在星球表面的堆积,星体逐渐变大,这本身也是有实验观察效果的,西方科学界对太阳系的太阳及各行星出现的推论,基本就是这么一个过程。而问尘埃、陨石又从哪里来,西方科学界大概会说是最小的元素原子通过电荷吸引作用相互聚集而成或由星系解体弥散在宇宙中而成,又问元素原子或星系从哪里来,大概会说源头是“宇宙大爆炸”而成,而“宇宙大爆炸”的奇点及之前状态又是无法描绘的,于是整个源头的考查是不能究极的。

若说星球的前期成长过程是如此,也容易想象与理解,因为当一个宇空区域存在大量的尘埃、陨石、冰块时,这些物质之间通过万有引力不断地吸附在一起,很容易堆积成一个星体,科学界虽然对万有引力形成机制模棱两可,但这种描绘总体无差。不过,这不是星球的唯一成长变大方式,甚至不是星球的主要成长变大方式。通过“宇宙大爆炸”理论的否定,并认识到宇空中以太的存在,与星球空间存在以太旋涡运动的实质,及核聚变的全新且更简洁的解说,则有另一种星球成长过程理解,这里以太阳系行星成长为例。

太阳系的中心是太阳,太阳在人们头顶,日升月落是司空见惯的场景,整个太阳系空间,是以太阳为中心的宇观以太旋涡空间。太阳光,包括可见光与不可见的各类波,都是能量振动波,即不同频率的以太纵波。这些太阳辐射出来的振动波,以宇空中的以太为传递媒介,除了以以太为媒介将太阳的能量传递到遥远宇空之外,还附带的效果之一是部分辐射能量滞留在传递线程上,由此产生了光的红移现象。

这个滞留的过程,是辐射能量通过产生以太涡旋的方式发生的,这源于以太作为辐射能量的载体,传递能量的过程,不总是完全在一条直线上,而是略有偏离角度,当这个角度积累到360度时,就形成场涡形态。即在能量辐射的线程上,存在无数的由光振动能量滞留而成的场涡,这些场涡驱动其线程上的以太作旋涡运动,于是形成以太旋涡。

如此太阳向远方辐射能量的结果,就是在太阳辐射能达到的任何一个宇宙空域,弥漫着无数超微观的以太旋涡。这种超微观以太旋涡的时空尺度,应太阳辐射能量的波长不同,而有不同的尺度,有远小于电子时空尺度的,也有存在远大于原子时空尺度的。一般理解是时空尺度越微小数量越多,这个时空尺度可以比中微子的尺度还要小,即太阳辐射所能抵达的空域,是超微观以太旋涡的海洋。这个场景可通过海洋波浪波动时产生水漩涡、湍流、紊流来想象与直观理解,两者只是时空尺度与载体的区别。

太阳系形成的前期,通过宇宙尘埃、陨石、冰块能形成一个带磁场的行星,行星磁场是行星以太旋涡的力场。当行星存在于太阳系空间,即存在于太阳以太旋涡之中,也即行星周边空域,就是弥漫着的无数的超微观以太旋涡。在行星的南北两极区域,是行星以太旋涡的涡口,由于旋涡运动,这些弥漫着的无数的超微观以太旋涡,随着涡口的以太流,被吸入行星地核之中,并参与核聚变,这是原子层次以下的核聚变。

这个核聚变过程,导致地核不断有比超微观更大时空尺度的微观以太旋涡的生成,期间核聚变的热量,熔化整个星体形成液态地幔。这个生成过程不断的持续,直到生成让人类有仪器检测效果的氢元素原子及更高序列的元素原子。行星的地幔、地核、地壳物质,主体均是由这种方式生成,而非西方科学界的尘埃、陨石的坠落汇集。

这个超微观以太旋涡的核聚变过程,除了生成更高尺度的次微观、微观以太旋涡之外,还有附带的过程是核聚变的能量释放。这个释放出来的能量在行星内部空间形成场涡--已经在“地核场涡探究”与“地幔场涡探究”小节描绘了这个星体内部场涡的运动形态。

地核场涡向外发散,及场涡驱动下的以太旋涡之间相互排斥,导致行星内部的各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有向外运动的趋势,宏观上表现为行星地心、地幔的压力增加。随着压力的增加,地幔熔浆从地壳的某些裂缝薄弱处喷溢出来,是为火山喷发或熔岩溢流,火山灰与熔岩不断铺叠在地壳外表面,宇观上是为地壳变厚。而在地壳内表面由于更高压力形成的更高温度,熔化地壳内表面固态岩层,宇观上是为地壳变薄。如此地壳外表面在加厚,内表面在削薄,宇观上表现为星体膨胀与扩张。如青藏高原,就是地球地幔熔浆溢流覆盖后形成的,被误认为是板块相撞而成。

如此,星球不断从南北两极吸收更微观以太旋涡参与地心核聚变,并形成星球各元素物质与星体体积扩大,这整个过程即为为行星星体成长的主体过程,是一个以“亿年”为计量单位的极漫长的过程。

对于原子生长的过程也是一样的过程,仍只是时空尺度的差别:

科学界对原子的生长过程,一般理解是通过核聚变,两个轻核原子聚变成一个重核原子,逐渐向更重的原子方向聚变。这里也有另一种生长过程,这个过程与星球的生长过程是一致的,只需将上面描绘中的行星以太旋涡替换成原子以太旋涡、行星替换成原子核,宇宙空域替换成物体空间就可以了。这是原子核吞噬更微观以太旋涡的过程,也即在原子核的内部,仍存在更低层次的核聚变,这种核聚变的能量辐射若通过原子核两极逸出,表现为γ射线。如此原子一边因电子连珠运动而耗散能量,一边因两极吞噬更微观以太旋涡而聚集能量,两者存在一个此消彼涨的动态平衡,从而让原子寿命保持极为长久。自然,这种过程远超人类的观察能力,但可以认识其物质作用原理。

这就是以太旋涡理论的另一种星球成长的理解,而非科学界简单地通过星际尘埃相互吸引堆积而成。这个理解可以拓展到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除了行星成长,还包括星系、恒星、原子、电子的等等各种时空尺度以太旋涡的成长,甚至动植物、人体、细胞、组织器官等等的生命领域的成长也是相类似的。如人的身体,通过口腔摄入食物,进入胃肠消化成营养物质,后吸收导致人体成长,与星体以太旋涡的涡口吞噬更微观以太旋涡,进入地核产生核聚变导致星体成长,是几近一致的原理。人的呼吸过程也不是西方生命科学所讲的是氧气与肺部的血红细胞相结合,而是另有机制。生命领域的成长场景会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中)·生命意志篇》描绘。

这仍是盘古开天之后的旋涡相互融合过程,也是万物成长的同构模式。这个描绘是展示原子、星球、普通物体如生命个体一般,都是活的,即万物皆有生命。

南极臭氧空洞

解构完臭氧分子形成的动态过程,可以顺便讲一下地球南北两极臭氧空洞的成因。

“臭氧层是大气平流层中臭氧浓度最大处,是地球的一个保护层,太阳紫外线辐射大部被其吸收,从而避免紫外线过多对地球生物带来的伤害。”人们如此描绘臭氧层的作用。

西方科学界发现在南北两极各存在一个臭氧浓度比赤道上空要低得多的区域,称为臭氧空洞,担心这个臭氧空洞不断扩大,紫外线会因没有臭氧层屏蔽吸收而直接伤害到人们身体健康,于是西方科学界从化工生产、燃烧物等等方面去寻找臭氧空洞形成的原因,但并没有解决根本:停止氟化物之类的释放,臭氧空洞仍旧存在。

其它如“为何会在千里之外人迹罕见的南北两极上空形成臭氧空洞,而不是在就近使用化工燃料、氟化物最多的且人口众多的发达国家上空形成臭氧空洞”之类的问题,也是西方科学界无法解释的。

这在于西方科学界并没有找到臭氧空洞形成的内在机制,那种限制氟化物之类的举措,只是庸医乱抓药方的手段。根源在于西方科学界即认识不到地球以太旋涡的存在,又认识不到臭氧分子的次生以太旋涡结构与形成机制,这仍是西方错误物理理论延伸的结果。

说太阳紫外线大部分被臭氧吸收,本身也是一个本末倒置的说法。不是臭氧层吸收了紫外线,而是紫外线在高空平流层被氧气分子O2里的氧原子吸收,产生氧离子,继而形成臭氧分子O3与臭氧层后参与吸收紫外线,臭氧层只是一种结果产物:

3O2 + 紫外线 = 2O3

只要是氧原子O,无论是处在臭氧O3结构里,还是处在氧气O2结构里,都能屏蔽紫外线,同分子特定形态无关,在于是氧原子O的电子连珠结构产生紫外吸收光谱作用,而非氧的特定分子结构O3产生紫外吸收光谱作用。这也是大多只要含氧原子O的化合物里比如玻璃、水,都有很好的吸收紫外线的功能。

理顺臭氧、氧气及紫外线三者的关系,则地球南北两极形成臭氧空洞的原因很简单:

由于地球南北两极纬度最高,接受紫外线辐射量最少,相对应的此区域的氧气分子吸收紫外线后形成的臭氧分子也最少。当南半球进入冬季,南极处于极夜状态,氧气分子吸收紫外线达到最低水平,生成的臭氧量较其它月份最低,于是人们会发现臭氧空洞“扩大”;反之,南半球进入夏季,南极处于极昼状态,氧气分子吸引紫外线达到最高水平,生成的臭氧量较其它月份最高,于是人们会发现臭氧空洞“缩小”,这是南极臭氧空洞范围动态变化的内在机制。

这是南北极臭氧空洞形成的原因之一:输入紫外线少,臭氧产量少。

地球南北两极上空,是地球以太旋涡的两个涡口所处位置,涡口每时每刻都在吸入微观以太旋涡,这个吸入作用形成寒流与极地东风,在“寒流”与“大气环流”小节描绘过这个动态过程。臭氧分子是三个氧原子O耦合结构的次生以太旋涡,有很强的涡流偏向性,即极性,于是很容易受地球南北两极涡口的以太涡流牵引而被导向地面后消散,如带电离子坠入南北极一般,于是南北两极的臭氧浓度就变得越发低。当然如氟化昂等化工分子与臭氧分子产生化学反应,也会导致臭氧变少,但这不是主体作用。

这是南北极臭氧空洞形成的原因之二:南北两极空洞区域的臭氧时刻被清理,存留少。

南北两极的臭氧空洞,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自然现象,南北两极的以太涡口空间臭氧含量低,就如台风的涡眼空间云汽含量低,其原理几近一致。而紫外线不仅被臭氧屏蔽,也被整个大气层屏蔽,没有了臭氧,氧气也能屏蔽紫外线,人们对南北极臭氧空洞扩大后的紫外线伤害的担心是杞人忧天。自然,减少化工分子的排放与燃烧,可以极大改善空气质量,对人们的身体健康还是很有好处的。

地球空间场涡

地核振动继续传递到大气层外,对地球周边空间处的以太牵引,形成场涡与微以太旋涡,微以太旋涡相互聚合,最终形成地球以太旋涡,被人们借仪器检测到这个以太旋涡的力场作用梯度分布,即为地球磁场。

其它恒星、行星及微观的原子、电子周边空间的场涡皆是相似形态,只是时空尺度的不同。

由于受太阳场涡的干扰,地球空间场涡运动形态会发生形变,即当下人们观察到的地球磁场分布形态。

黑洞时间

关于这种以太旋涡涡口形态下的黑洞,是否会出现时间变长变短之类的科幻小说或电影中常有的景象,答案是确定的。

由于落入黑洞的物体,受以太旋涡运动向心力减小或增大的影响,会出现扩张或收敛趋势,构成物体的微观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空间距离会变大或变小,粒子间的振动频率会减小或增加,于是出现时间变慢或变快的景象。

时间是人意识定义的,是用一种周期性运动来计量另一种运动,这个计量结果,就是时间。时间是运动的体现,离开人的意识,时间就是不存在的。因此对于能“观察”到物体落入黑洞中景象的人来说,他会看到物体的时间变慢/变快,就如看慢播/快播的电影,会看到从黑洞里出来的人与其岁月不相称的容貌。

这个以太旋涡运动导致粒子间振动变化的作用原理,也是百慕大这种地方出现时间怪异的根源。曾有报道说科学界发现南北极出现时间异常,也是这个作用原理。

黑洞

说到宇观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也附带可以说一说黑洞是怎么回事。

黑洞是霍金根据万有引力理论与经典原子核理论推导出的一个时空结构,大略是恒星由于能量耗尽发生引力坍塌,电子落入质子结合成中子,中子再聚集变成吸引一切物质,甚至光都不能逃逸的天体。

而其实科学界提到黑洞理论时,对其理论的基础概念如引力、电荷之类的内因都是说不清,因此也是用几个不可知的要素去建构这个黑洞理论,于是黑洞理论是基础不稳。人们相信霍金黑洞的存在,不过是相信经典物理理论与科学家的想象力而已。

而通过正负粒子定性为微观正反以太旋涡,万有引力定性为以太旋涡向心力,中子重新定性为原子核振动波,原子核结构重新定性为超微观以太旋涡的聚集体,可知霍金黑洞理论的基础支持就不存在了,这个黑洞理论可归于谬论。黑洞理论仍是错误的经典原子结构模型下的一个错误认识。

而宇观以太旋涡的存在,则可以产生类黑洞的时空结构:

宇观以太旋涡的涡管的入口,会如龙卷风的吸入口或台风的风眼一样,吸引一切经过其附近的物质,并拖曳着光,就如一个霍金黑洞。当这些被吸引的物质如木屑漂浮在水漩涡入口周围而围绕在这个涡管四周时空时,就屏蔽了其背后的星光,也如台风云汽屏蔽台风内部结构,从而在表现出黑洞形态。在科幻电影里经常出现黑洞描绘,其实就是这种形态,而非奇点形态。

黑洞,其实就是这种“涡口-涡管”结构形态,而非霍金黑洞那种“奇点”形态。涡口-涡管结构形态的内外,都是以太,只是以太运动的形态不同而形成如此结构。因此可以定性:

黑洞=宇观以太旋涡的涡口

自然,虫洞=宇观以太旋涡的涡管。这种涡管入口代表的黑洞类型,可通过水漩涡涡口、台风涡眼的形态来类比其结构与运动形态,于是就可简单判定:

黑洞的尽头是另一个时空,另一个星系的星核。

另一个星系的星核振动,产生星系以太旋涡及宇观涡管结构,涡管尽头的涡口,表现为黑洞,吸引一切物质。这些被吸引的物质沿着涡口以太流场落入涡管内,最终落到星核上,成为星核的一部分。

就如台风的涡眼是平静的一个空气空域一样,宇观以太旋涡涡管内部的涡轴空域是平静的以太空间,因此星核的星光与两极辐射可以沿涡管以太空间由内向外传递出来。传递过程中或被涡管壁拖曳吸收,或从涡口(黑洞)逸出,于是人们观察到“黑洞喷流”。

人类完全可以通过水漩涡的整体局部物质运动及对外界的波物质作用来模拟来认识与描绘宇观尺度的以太涡管涡口的物质运动。自然,这里仍沿用“黑洞”概念来命名宇观以太旋涡的涡口,但看官要清楚这里黑洞概念下的内在机制解释与经典理论的黑洞内在机制解释是完全不一样的,场景描绘则有某些共同点。

宇观耦合现象

耦合结构由于次生以太涡流的存在,可以减慢以太旋涡角动量的流失,从而让以太旋涡有更长的稳定状态,这是各个时空尺度下存在耦合结构的物质作用内因。微观原子分子以太旋涡之间存在耦合现象,宏观、宇观也是如此。

宏观如生命体雌雄之间的吸引,仍是一种耦合现象,只是复杂一些,这里暂时不分析。在天文宇观层次的行星之间,恒星之间,星系旋涡之间,只要以太旋涡尺度相当,就会存在耦合现象:涡管相吸与互绕。

这种宇观耦合结构的形态与微观分子耦合结构相类似,存在宇观级别的“共价键”、“范德华力”,与微观化学分子分子以太旋涡的形态与作用仍只有时空尺度的区别而给人们带来迥然不同的感官体验,这里就不再过多描绘。

微观分子耦合结构由于尺度过于微小而不能让人类观察,宇观耦合结构则是尺度过于巨大而不能让人类观察。人们永无观察到这种微观、宇观级别的耦合结构可能,但通过旋涡运动的一般规律与宇宙全息构建方式的认识,则可以推导出各种时空尺度下以太旋涡耦合结构的存在,而不是当下科学界只停留在光与影的表象。

由这种认知可以判定:太阳系存在一个与太阳质量相当的伴星,可称之为太阴。

太阳-太阴构成耦合结构而存在于这个宇空之中。两者的互绕作用会导致以太旋涡内部各自轨道上漂移的行星发生各类自然现象,详细描绘有待于人们更多研究。

注:太阳系存在一个伴星,已是当下人们所怀疑与猜想,而在中国古代文献记载中,也存在一个与“太阳”对应的概念“太阴”,这里通过简单的旋涡耦合结构认识,可以判定太阳伴星--太阴是存在。当下太阴概念常指月球,而从月球的质量、尺度与太阳的质量、尺度对比可以知道,月球是无法与太阳相提并论的。

地球表面静电场与重力

地球是众元素原子以太旋涡的巨大堆集体,于是众原子以太旋涡的湍流层也相互叠加强化,表达在地球表面,就是分布更广,作用更强,力场梯度更宽的静电场。也即:

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地球表面静电场

地球表面的以太湍流层与地球空间的以太旋涡一起,表现为整体有序,局部无序的地球表面以太流动,对地球表面物体表达出静电吸引作用,也即重力作用。

然何以用仪器测得这个如此广大分布的静电场强度却是很弱,甚至不如玻璃棒摩擦产生的静电吸附现象更让人直观?这是因为仪器是靠电压差来测量静电场的,而这个地球表面的静电场在仪器所处的空间范围电压差极微小,于是测得的静电场“很弱” 。这是电压差的“弱”,而非静电场整体强度的“弱”。

而这么弱的电压差,在上百公里的地球表面延伸累加,也是一个极巨大的电压差,能将万物吸引住,并带来9.8米/秒的加速度,表达为重力,你我就是被这静电场吸附在地球表面。因此可以定性公式:

地球表面静电场=重力场

这是经典牛顿力学的重力概念的内在机理。虽然重力概念已是最经典的物理概念之一,但其实之前人们从未真正认识到重力的内在机理,只知道是这样有重力,却不知道为何有重力。这里阐述重力的内在机理,就再无重力是为何的困惑。

由于这个地球表面静电场的存在,致使地球以太旋涡的两极涡轴处,尽管不受旋涡向心力的作用,但仍受静电场的吸引,表达为地球南北两极,仍有重力作用。

这个重力场的内在机理认识,为反重力构架提供理论支持。

重力与万有引力略有区别。重力是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力场,人们日常生活与实验接触的就是这以太湍流的力场,也即地球表面静电场。扭秤实验中的力场,本质是物体表面以太湍流的静电力场,而宇空中的星球之间的万有引力,则是宇观以太旋涡流的力场。在人们所处的以米计量的空间尺度里,两者作用几乎没有差别,平常两者混为一谈也不影响一般实验观察。

这个以太湍流的力场作用比赤道辐合带以太湍流的力场作用要略弱,在于赤道辐合带除了地球表面物体原子以太湍流参与之外,还有地内以太波振动与以太喷流的参与。

这个湍流层参与影响地球空间以太旋涡对各类物体的作用,特别是自然界的风云变化,比如各个中高纬度的大气涡旋现象,皆是这个以太湍流层参与影响所致。它的影响范围与地球大气层基本一致。空气分子以太旋涡,就是在这地球表面以太湍流里随波逐流,反过来又影响以太湍流的运动状态。这里就不专门分析。

引力波

在本书出版前的某个时期,引力波据说被发现,曾引起科学界一阵喧嚣,后来不了了之,不知是什么原因。这里用波的重新认识及恒星级别的以太旋涡模型来理解引力波这种宇观现象。

其实很简单,引力波只是光波的时空尺度放大版:光波,只是微观以太旋涡涡流偏向的振动传递,而引力波,只是宇观以太旋涡涡流偏向的振动传递。

与光波类似,引力波也存在两种产生机制:

当一个恒星系如太阳系存在一个某个宇空空域,其星体周边空间存在磁场,也即恒星以太旋涡的力场。而恒星系内的众多行星空间,也是一个个相对于恒星空间是小级别的以太旋涡空间。当这些行星小以太旋涡在恒星以太旋涡流上漂移,作围绕恒星公转运动时,众多小以太旋涡之间由于公转周期不同,会周期性地产生连珠现象,人们知道的天文现象之一就是太阳系九大行星连珠现象,其它恒星系也一样有这种现象,这种行星连珠结构会导致整个恒星以太旋涡在连珠方向上产生偏向作用,表现为能量向恒星外空间传递,周期性的行星连珠结构不断出现,表现为引力波。这就是引力波的自发性传递过程。

同时,宇空存在众多恒星系,恒星以太旋涡之间由于相互作用,会导致整个恒星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振动,从而产生引力波。这是引力波的受激性传递过程。

除了恒星以太旋涡偏向会发出引力波之外,旋涡星系以太旋涡偏向、受激也会发出引力波,这是一种更大时空尺度的引力波。行星以太旋涡偏向、受激也会发出引力波,这是一种略小时空尺度的引力波。

参照光波形态特征,可以大略描绘引力波的一般特性:引力波是以太纵波,波长从几公里到几光年乃至无穷,周期从几天到几年乃至无穷,传递速度与光速相当。每个恒星体系、旋涡星系都有自己的特征引力波群,如原子特征谱线一般。

自然,以人类当下的科技能力,是无法检测与认识引力波的存在的,特别是旋涡星系的引力波,而通过以太旋涡模型,则可以简单认识到这一天文现象的原理。以实验为基础的科学研究最大的缺陷之一,就是当一个现象的物质作用时空尺度远超出人类实验构建能力时,那将如何去认识?引力波就是这么一种远超人类实验构建能力的物质作用现象。

5、行星、熔岩数据估算

可以估算一下撞地球的行星数据与熔岩数据:

塔里木盆地南北宽约600公里,按子弹射击出现的孔径来对照,这表明这颗小行星的直径只比600公里略小,可以取估计值400公里,并假设小行星是标准球形,根据球体积公式,可得小行星的体积是3349万立方公里。

地球岩浆呈液态,相对于气体是属于不可压缩物质。400公里直径的小行星撞碎地壳,则有3349万立方公里的体积进入地幔,从而挤出3349万立方公里或更多的岩浆出来,按5公里平均深的岩浆之海(注),可以均匀平铺669万平方公里的面积,而青藏高原是230万平方公里,这相当于三个青藏高原的面积了。

从地图上看,岩浆凝固后的面积包括青藏高原,阿富汗高原,天山山脉,蒙古高原,土耳其半岛,横断山脉,东南亚半岛等等区域。这里虽无这些高原山脉的实际面积数据,但可以从图上估算是接近三个青藏高原的面积。考虑岩浆四溢高低不平,这个数据已经与实际面积很接近。

(注):青藏高原平均高度5000-6000米,而考虑除了青藏高原的高度外,再考虑塔里木盆地周边略低的山脉包括阿富汗、土耳其半岛之类的高度,总体平均取5000米,是合理的。

3、小行星撞击过程

可以继续考查小行星撞击地面时的过程:

从卫星地图所展示的塔里木盆地东边方面的特殊地形地貌可以观察到,小行星与地球撞击瞬间接触的位置,并不是在塔里木盆地位置,而是在内蒙古西部的阿拉善盟周边区域,包括祁连山北麓、外蒙戈壁阿尔泰山南麓、贺兰山西麓之间的区域。这一区域的地形整体展现为缓坡形态,特别是阿拉善高原,带有明显的巨大撞击压力导致的球弧面印痕,成为以巴丹吉林沙漠与腾格里沙漠为低洼地的半盆地状内凹地形结构。

巴丹吉林沙漠南边不远的高峰,与腾格里沙漠北边不远的高峰都在撞击瞬间被削顶。

而撞击点周边区域原本是高山花岗石地带,有更坚硬的岩石地质结构,导致小行星小角度、低速度撞击地球后,没有直接撞碎地壳层而陷入地幔,而是略微被反弹,沿惯性向前作翻滚运动,这翻滚过程由于小行星巨大的重量在地壳上形成压擦印迹,再次削平路径上的高山尖顶,形成以河西走廊为中心带区域的周边地形结构,因此这一区域在地形上看是一个凹底的通道结构。

尔后小行星继续向前抵达塔里木盆地中心区域,这里的地质结构不能支撑小行星的重量,于是小行星压碎地壳,陷入地幔中,挤压出地幔巨量岩浆,形成超级火山口。

2、小行星轨道分析

也有人认为依据陨石撞击地球的冲击波很大,会导致坑-星直径比要很大,可能只有几十公里而没有400公里这么巨大。关于冲击波的作用,这与撞击的速度、角度、小行星动量、体积等因素相关,而不是一概地认为是很大。

就这一次小行星撞击事件来评估冲击波的大小:

根据这个撞击印痕,可知这次撞击并不是正面撞击,而是小角度侧面撞击,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与地球上许多陨石大角度落入地球后巨大的坑-星比例不同。

首先要知道的是地球是一个带磁场的行星,而小行星,顾名思义,若有400公里直径,也会是一个带磁场的小行星。磁场是以太旋涡力场,这是以太论下的新认识。地球与小行星,各是一个由以太旋涡环绕的星体,同时由于行星赤道以太喷流产生自转运动。

于是当小行星闯入地球磁场范围后,地球以太旋涡与小行星以太旋涡之间相互吸引,表现为小行星被地球以太旋涡力场捕获,出现以太旋涡之间的互绕运动--这是一种耦合结构,结果就是导致小行星的运动是一边自转,一边绕地球公转,一边坠入地球。这条运动轨道与银河系的旋臂形态接近。

从塔里木盆地的撞击方向看,是自东向西略偏南的,而地球的自转方向是自西向东的,这说明在未撞击之前,小行星的前进轨道方向是逆着地球以太涡流的方向前进的,迎风而行会减慢运动速度这是一般物理常识,这里小行星逆着地球以太旋涡前时,也会减慢互绕轨道速度,小行星的动能逐渐转化为地球以太旋涡的内能,当这个速度小于第一宇宙速度时,小行星就开始坠落,这也是小行星为何不能成为地球卫星的根源。

如此小行星边自转,边公转,边坠落,边减速的结果,就是小行星接近地表时,速度已接近减至最小,同时以小角度侧面与地壳相互作用,接触瞬间由于自转,会在地球表面产生滚动,于是其冲击波会远远小于大角度正面撞击,就如武打片里从高处跳落后的鲤鱼前滚翻动作,极大减小冲击力,于是出现当下这种天山山脉东线尾锥压擦印痕与塔里木盆地的撞击形态。

这次小行星对地球地壳的破坏,其实是一种小角度侧面的缓慢压裂过程,而不是大角度正面的瞬间冲击过程,于是坑-星比例要小很多。

1、塔里木盆地成因

从塔里木盆地说起:塔里木盆地,呈一颗水滴形状,简单地显示出一颗小行星斜插入地壳。小行星撞击前沿形成钝击弧面,背面形成尾锥压擦印痕。这种钝击弧面与尾锥压擦印痕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见。

天山山脉东支与阿尔金山东支之间的凹谷形地质结构,就是小行星堕落时压擦所致。按整个塔里木盆地的南北600公里左右宽度估算,这颗小行星的直径至少达到400公里。

塔里木盆地=小行星撞击坑

这里略提一下科学界的塔里木盆地的考查结果与错误结论之处,这里并不一一引用与反驳,只选取关键语句来解析。

科学界关于塔里木盆地的主流观点,其“地质特点是:塔里木盆地是大型封闭性山间盆地,地质构造上是周围被许多深大断裂所限制的稳定地块,地块基底为古老结晶岩,基底上有厚约千米的古生代和元古代沉积覆盖层,上有较薄的中生代和新生代沉积层,第四纪沉积物的面积很大,构造上的塔里木盆地地块和地貌上的塔里木平原,范围并不一致。拗陷内有巨厚的中生代和新生代陆相沉积,最大厚度达万米,是良好含水层。盆地呈不规则菱形,四周为高山围绕。”

说“地块基底为古老结晶岩”,其实是火山口的熔浆喷发后冷凝后的地质结构,普通的地层断裂是不会形成结晶岩这种结构形态的,只有高温熔浆冷凝降温才可以。

说“拗陷内有巨厚的中生代和新生代陆相沉积,最大厚度达万米”,可以知道塔里木盆地是一个内凹形态的盆地,“拗陷”的原因是火山喷发后熔浆冷凝向内收缩所致。这与世界上众多的火山口形态一致,比如长白山天池,就是一个内凹形态的盆地形态结构。

而有“沉积”结构,是火山喷发后几千万年里,四周的各种物质随雨水河流汇集到盆地中心沉积所致,而沉积层内有各种时期的物质,则是地球物质循环后的混淆结构。就如你我身体的某些原子分子,可能曾在某只恐龙身上呆过,若测得你我身体上的原子分子结构有几千万的历史,是否可以说明你我身体形成于几千万年前呢?显然不能。科学界以测得的物质有中生代和新生代时期物质来断定盆地形成于那些时期,则犯僵化思想的错误。

说“1987年9月,由中国科学院3个研究所4个学科13个专业的144名科学家组成的综合考察队,在对塔里木盆地进行了大规模深入考察研究后,向世人宣告了一个惊人的结论:塔里木盆地是一块从南半球中高纬度漂移到北半球的陆块。

距今500万年前的第三纪末,在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多次冲撞中,夹在其中的塔里木板块,被南北挤压,压缩了1700千米,从台地变为盆地。以后,又在距今200多万年前的喜马拉雅山运动中被抬起,并从北纬25度左右的位置以下挤到北纬40度左右,塔里木陆块终于结束跌宕起伏的北移活动,并在亚洲腹地‘定居’。”

对于这个天马行空的描述与推断,本人更是无语,没有比这更科幻的了,塔里木盆地作为固体沙石结构,是如何穿插到亚欧大陆中间腹地位置的?国内科学界被西方板块理论误导甚深,什么地质结构都用板块漂移与碰撞来套用解说。会在书中穿插小节来说明板块漂移论是一个基础思想错误的理论。

说“网上流传很广泛的陨石成因说,其实在地质学上并不能站得住脚,而科学界也从未对塔里木盆地是否是构造运动形成的有过疑虑和争论,塔里木盆地的地质构造条件并不支持陨石说。从专业角度看,陨石说所提出的论据并没有驳斥的价值,因为其缺乏基本的地质学常识和牢靠的科学逻辑。实际上,塔里木盆地沉积了巨厚的中生代沉积,这一浅显事实本身就是对陨石说的有力驳斥。”

显然这里的陨石成因,也即小行星撞击成因,是非常直观的,无论是盆地的水滴形结构,还是尾锥压痕,都在表明这一地质运动。而地质界用“塔里木盆地沉积了巨厚的中生代沉积”所谓的“浅显事实”,其实是根本不能驳斥小行星撞击一说,在于这种中生代沉积,是盆地形成后的事,是一种形成盆地后的事件继续形态,而不是形成盆地的原因。“缺乏基本的地质学常识和牢靠的科学逻辑”的恰恰是这些科学界的人。

由此可知,关于塔里木盆地成因的主流观点,是科学界不求甚解的错误判断。科学界以分裂分割的视角来研究地层,以局部的地质数据来以偏盖全地武断地质成因,而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错误的板块漂移思想之上。

关于塔里木盆地的更多内容描绘会在后面“外一篇:探寻不周山”小节中展开。

大气候周期

气象史上有一个概念叫“小冰河期”,一般被认为是太阳活动大减所致。科学界发现我国古代的朝代大变迁与小冰河期周期有一致性。如明朝小冰河时期,是指“明末清初整个中国冬天奇寒无比的几十年时期。这一时期的年平均气温都很要低,夏天大旱与大涝相继出现,冬天则奇寒无比,连广东等地都狂降暴雪。中外专家指出,明朝灭亡後的1650—1700年间是整个小冰河时间中最寒冷的时期之一。”

太阳活动是不会出现在地球几个或几十个公转间期就有大减的变化,在于太阳与行星的尺寸对比过大,若真有几个或几十个地球年就出现活动大减然后又恢复,那么这种大减属激烈变化,对整个太阳系各行星的影响是会按尺寸对比率来放大的,这会造成极严重的影响,绝不会是地球小冰河期那种整体降降温下下大一点的雪,过几十年恢复那么简单。小冰河期成因另有成因:

太阳系空间是以太旋涡空间,太阳处在大以太旋涡的中心,地球与其它行星处在小以太旋涡的中心。众行星绕太阳作公转运动,其实是众行星以太旋涡在太阳以太旋涡的涡流上漂移。这个公转也即漂移运动的周期不同,会带来特定的行星排列状态,比如行星连珠现象,或某几个行星出现在太阳的同一侧。这里讲的是地球的小冰河期成因,因此以地球为例。

比如地球、木星、土星、火星都运行到太阳的同一侧,直观的理解就是人们在晚上可观察到木星、土星、火星同时出现在头顶的天空。如此地球与这些行星出现在同一侧,各行星以太旋涡都会对地球以太旋涡表现出吸引或排斥的作用。相互吸引时,会导致地球的轨道半径变长,结果是地球离太阳变远,于是地球上接受到的阳光辐射强度长年变小变少,即便是赤道附近的阳光也难以平衡南北两极的寒流影响,于是地球地表大气温度大降,再碰上厄尔尼诺现象导致的大湿气环境,就会出现大雪奇寒气象,表现为小冰河期。

如此这些大行星对地球公转轨道半径的影响,带来靠近或远离太阳的轨道半径距离的变化,进而带来地球表面阳光辐射多寡的差异,导致地球大气候的周期性变化,这就是大气候周期内在物质作用机制。

当然,并不是这些行星与地球处在同一侧必然带来地球小冰河期,这是受多方因素决定的:众行星特别是木星、土星与地球处同一侧,地球刚好处于远日点附近,木星、土星刚好处于近日点附近,于是木星、土星与地球之间的距离最近,对地球的吸引作用达到最大,拉离地球轨道半径最长,如此地球距离太阳变得最远,接受阳光最少,若又遇到拉尼娜现象,从而地球出现小冰河期。因此虽然每年地球与木星或土星会出现在同一侧,并不是每年都会有极寒冬天。而拉长轨道的影响必会存在,一般来说夏天晚上十二点左右在中天能看到木星的话,那么“这个夏天不太热”,冬天晚上十二点左右在中天能看到木星的话,那么“这个冬天有点冷”。

不是“太阳活动”大减因素导致小冰河期,而是“地球接收到的太阳活动”大减因素导致小冰河期。

大气候周期与人类文明的朝代变迁是一个连锁反应:

地球与木星土星火星同时运行到太阳某一侧时,当相互距离又是最近的时候,地球的轨道受这些大行星以太旋涡的引力作用而出现长椭圆轨道,变得远离太阳,于是地表接受阳光长年变少,不能平衡寒流的影响,导致南方粮食大幅减产,北方牲畜大量冻死,同时这种引力作用除了影响公转轨道半径变长外,还会导致地球液态地幔形变,地幔形变会导致地壳内表面的巨型气泡空洞大规模破裂坍塌,形成大地震灾难。如此南方粮食减产又逢大地震灾难,在古代脆弱农业生产力下,很容易导致大量流民饥民出现,从而引发社会动乱,而北方牲畜冻死逼迫游牧民族南迁抢夺生存物资,从而引发民族间战争,众多因素最终引起朝代变迁。

中国清、明朝以前的古代社会是农业社会,社会结构是完全依赖好天气保证粮食正常生产而实现稳定的,当粮食生产出现大问题,社会就会出现大问题。因此古代那种“太白犯岁星,为旱,为兵”之类的记载,也即这些太阳系的行星与地球处于同一侧时,会导致地球上的人类文明社会动乱是有内在科学依据的,并非西方科学观念下的人们以为的玄学、封建迷信。自然,生产力越弱的社会越容易受大气候周期影响,而在当代科学技术支撑的工业生产力条件下,这类行星位置与人类文明社会稳定性之间的关联已越发减弱。

如《荆州占》:“太白犯岁星,为旱,为兵”,太白星即金星,岁星即木星。由于金星在太阳系的地球内轨道公转,因此人们只能在傍晚与早上才能看到金星。“太白犯岁星”的天象其实指的是木星正从金星方位的远地球方向朝地球奔袭而来,并不是金星“侵犯了”木星,而是木星“侵犯”完金星,正准备来“侵犯”地球。此句的翻译就是:注意了,木星正在从金星方向靠近地球,其引力会将地球公转轨道半径拉长,地球会因远离太阳而变得寒冷导致各种灾难,影响粮食作物收成,人们可能受冻挨饿,可能会引起民乱战争。

太阳活动、众行星之间相互作用,直接影响地球的地磁与气候变化,进而影响人类文明的发展,这就是天道,并非不可理解的玄学。自然这是一个更深层次的话题,这里暂且不表。

赤道辐合带

百科:赤道辐合带是热带地区一种行星尺度的天气系统,是介于南北半球两个副热带高压带之间的气流辐合带。在卫星云图上为一长条近于连续的对流云带,其位置随季节而南北移动。热带辐合带由于高温高湿、气流辐合上升,利于对流云系发展,多雷阵雨。由于辐合带上经常出现扰动,故有利于热带低压的发展。

百科知识解释没有更深入的用现代科学理论来解释赤道辐合带的成因,来想应是科学界没找到好的解释才只能用寥寥数语描绘这个赤道辐合带。

以太论下,地球磁场就是地球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这个以太旋涡在地球南北极的运动形态,与日常所见的水漩涡很相似,只是载体不同:一是水,一是以太。水其实也只是以太的原子层次的空间旋涡结构,本质仍是以太。

及运行状态略有区别:水漩涡流到地表后沿地表平面发散,以太旋涡流由于南北对称,流到地心后沿赤道平面发散。

有两极流入,必有某个方向流出,从而达到局部空间里以太总量的平衡。水漩涡是沿地表流出,以太旋涡是沿赤道平面流出。

地核周边以太涡流,由于地核的振动产生呼吸效应,由南北两极流入,在赤道平面的地核周边相遇,相互受阻,于是沿赤道平面向外扩散。扩散的过程中产生以太喷流与振动波,此以太喷流、振动波与赤道上空的水汽相互作用,于是就有了赤道辐合带。

注:地球内部的以太涡流运行形态,对于旋涡星系内部、恒星中子星内部、其它行星内部,都是一样运行形态。

地球赤道辐合带,其实质与南北极的极光有相同的作用机制:极光,是地内强辐射与南北极上空的大气相互作用,产生极光带与可见光,赤道辐合带,是地内弱辐射及以太喷流与赤道上空的水汽相互作用,产生云汽带,与以太流扰动,即以太湍流。

这个赤道平面以太喷流强度若大些,就可以将水汽与灰尘送上太空,这就是土星环的成因。赤道辐合带与土星环的作用机理相同,只是强度、表达的媒介、形成的感官不同而被各自定义。

而赤道面上还有大面积陆地,这个地内弱辐射及以太喷流尽管也存在,但由于陆地上空水汽没有海洋上空充足,于是效果不明显,但云汽的扰动现象仍相对要强于非辐合带陆地的上空。

由于地内弱辐射及以太喷流随时都存在,因此这个赤道辐合带具有常年稳定性。而以太旋涡流是联动的,于是南北极光强度变大时,这个赤道辐合带也更明显。

地球磁场

地核内原子在平衡位置上来回振动,相互挤压与分离,同时在地心巨大压力下,甚至可以产生原子或以下时空尺度核聚变,这些物质作用对周边弥漫的以太产生呼吸效应,形成原子间的以太涡流与振动波。这个振动能量传递出去,表达为地核以太振动波,赤道面以太流喷发,及南北极光现象。这个物质作用传递到星球周边空间,驱动星球作自转运动,及星球周边空间的以太作旋涡运动。以太旋涡对仪器的力的作用表现为地球磁场。

以太旋涡流为何被误导成磁场?

这在由于现代科学太依赖于仪器,而不是依赖心的认识,将物质对仪器的信号反应当成物质本身,将仪器的运动形态当成物质本身运动形态。磁力线其实是小磁铁在以太旋涡中受旋涡力的作用的偏转指向。就如帆船受风的吹动而运动,若人们将帆船的指向当成风的流向就出错了:帆船的指向与风的方向没有必然逻辑联系,航海的人们通过帆叶角度的调整,在同一风向中可以有不同的航行方向。小磁铁无论初始态指向何方,自由形态下总是转到南北指向,是一个大旋涡对一个小旋涡的轴纠正。当人们将小磁铁(仪器)的指向当成磁场的方向,失误由此开始。

这即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人类因科学仪器清楚地认识到宇宙现象,也因科学仪器不能清楚地认识到宇宙本质。

由此认识可以定性地球磁场的本质:

地球磁场=地球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同向旋涡流有相斥的作用,反向旋涡有相吸的作用,并且涡盘不在同一平面的旋涡都有调整旋涡轴方向的趋势,这用牛顿力学很容易理解。而地球磁场与普通磁铁周边空间都是以太旋涡,两个旋涡相互作用时,就会出现相吸、相斥及轴纠正,从而人们看到磁铁磁针能指示南北。

由于旋涡只存在角动量L,只是在与仪器相互作用中,才有磁通量Φ、磁感应强度B的信号指示。因此可以说磁通量就是以太旋涡角动量的另类表达。以太旋涡角动量与磁通量之间的关系,就是胶片与银幕上电影场景的关系。两者存在关系式:L=f(Φ)

磁感应强度则是单位空间上的以太旋涡角动量的另类表达。

范•艾伦带

地球空间以太旋涡就是一个巨大的离心机,导致各类物质按密度大小成梯度分布。

范•艾伦带,是地球以太旋涡空间物质轻重梯度分布的体现。质子与电子相对其它元素原子以太旋涡,其质量最小,于是就分布在以太旋涡的外围。而电子质量又比质子质量要小,于是电子带又分布在质子带之外,它们都漂浮在这个地球以太旋涡中作随波逐流运动。

因质子电子的极性最强,且两极周边空间旋涡流导致的力不平衡,于是在两极附近的电子与质子随涡流直接会落入涡管通道中,如此运动导致范·艾伦带呈现出中间凹陷的甜圈圈饼空间形态。

坠落涡管内的电子、质子同南北极大气作用形成极光,这是极光的第二个成因,是次要成因。

外一篇:登陆太阳

曾流传一个笑话说某蜗牛星球上有个夜郎国国王宣布要登陆太阳,并且为避开高温选择晚上出发;另一个笑话是夜郎国国王说要到太阳上去挖煤,以解决蜗牛星球的能源问题,这些笑话中的主人公被拥有科学常识“太阳是一个气体星球”的人们所讥笑以无知。

然而,太阳的确是可以登陆,上面也可以有煤。

根据这里寒流的成因与运动形态描绘,及恒星行星结构的同质性,可以推知,在太阳南北两极,由于太阳以太旋涡通道吸入更多太空低温以太,从而也存在远比地球南北两极更为巨幅的寒流形态,由此太阳两极的温度会变得很低很低,从而能保持固态陆地地貌,甚至是如地球南北极一样的冰寒状态,同时,根据太阳风暴形成机理也反推出太阳存在固态地壳。

由此可以确信太阳存在固态地壳!

太阳光球层,与地球的范·艾仑带形成机理一致,就如地球范·艾仑带被测得有近千度的高温,而不能说明地球陆地表面有千度的高温一样,科学界测得太阳光球层有近6000度的高温,也是不能说明太阳地表面有6000度的高温。

由此可知,在太阳陆地表面的某些地方,甚至温度都不一定比地球的高,一般温度分布与地球类似:两极最低,赤道最高。显然太阳两极与赤道之间的温差,要远大于地球两极与赤道的温差。于是可以继续推测作为比地球还要古老的太阳上,完全可以孕育生命,而非人们在科学常识“太阳是一个气体星球”认知下的无任何生命、无山川河流的可能。

根据人类文明中太阳神的传说,可以猜测存在太阳生命的高级智慧形态,这里有一个专用名词:神,即更高科技形态下的文明族类。人类整个文明都于太阳生命有关,当然这是一个更复杂的话题,这里就不表了。

若人类以后的科技达到更高水平能自由穿梭于星空,并有打算登陆太阳的计划,那怎么考虑登陆呢?那就是从两极以太旋涡通道缓降到太阳上,可以避开太阳范·艾伦辐射带的高温。自然,若飞行器有耐太阳辐射的能力,也可以随意穿梭于太阳陆地与外太空之间。

地月系

地月系的行星-卫星结构比较特殊,在于月球自转与公转周期一致。

这种周期描绘是以遥远的恒星为静止参考点。这与链球运动员的“球-人转动系统”是一样结构:链球的一面一直对着运动员(观察者二),以地面为静止参考系的观众(观察者一),链球的自转与公转是同一周期的。

月球自转与公转同周期也是如此状态,在于月球表面与地球以太旋涡相对静止,当地球以太旋涡流转完一周时,月球也随着以太旋涡流漂完一周。于是在遥远恒星处的观察者一,就看到月球公转与自转周期相同,而在地球上的观察者二就看到月球公转1月1周,且月球一面永远对着自己。

月球自转与公转同一周期运动形态,表明月球是中空的,没有核心也就没有月心核聚变,于是就不存在月球空间的卫星以太旋涡。这与现代科学对月球的探索表明其是中空的一致。结合古代神话传说,可以判定月球是一个人造物(参考李卫东《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

太阳系其它天文现象简略

木星、天王星、海王星,都不是一个气体星球,都是有固态陆地、液态地幔、硬地核组成的星球,大气层的主要成分也不是氢、氦,这方面的理解与考查同太阳不是一个气体星球的逻辑分析是一样的,就不再赘述。

木星大红斑,是木星地表大气层的巨型台风。台风成因见“地球物理三”章小节。

木星、土星的极光是源于行星星核的核聚变能量辐射通过两极涡轴逸出,后与行星两极大气相互作用产生的受激发光现象。

2017年5月份,美国NASA公布木星两极气象照片,发现木星两极存在众多巨大气旋,这其实只是木星以太旋涡两极涡口外围的大气湍流,也即木星台风。

各行星空间都有一个巨大的以太旋涡,其力场梯度分布表现为行星磁场。

木星或土星的卫星,也存在一个以太旋涡,旋涡之间相互吸引,表现为行星与卫星间的万有引力。卫星绕行星公转,也是卫星以太旋涡在行星以太旋涡上的漂移。

各行星如海王星发热现象,是行星地内核聚变加强的结果。

各行星上大气激烈运动的动力根源,不是来自于太阳辐射,而是来源于行星地内核聚变导致产生的以太喷流与能量辐射的结果。

太空旅行手册—木星,25:24,揭示木星大气层存在高浓度重质气体,来印证本小节判定。

椭圆公转轨道

行星在太阳系中作公转运动,人们发现其轨道是椭圆形的并由此诞生开普勒第一定律(轨道定律):所有的行星分别在大小不同的椭圆轨道上围绕太阳运动,太阳是在这些椭圆的一个焦点上 。开普勒定律只描绘了行星公转轨道的规律,而没有提示规律的内在形成机制。

西方科学界或用“原始的行星受到了小行星的撞击和其他一系列扰动,才导致椭圆轨道的形成”的行星徙动理论来解释,或用近日点与远日点的速度不同来说明,或用天体间的引力来说明。科学界由于没有找到万有引力的根源,对星球形成的内在机制并不清楚,用万有引力、或徙动理论、或摄动说、或原始太阳系形成过程,等等理论来解释椭圆成因,都是不能探究根本的,在于西方科学界没有认识到太阳与行星空间是一个以太旋涡空间,行星以太旋涡之间的相互作用导致了轨道的变化。

行星在太阳系内公转,其实是在太阳以太旋涡的涡流上漂移,而各大行星周边空间,都存在一个行星以太旋涡。如此构成太阳系中太阳与行星的关系实质:众小以太旋涡在一个大以太旋涡的涡流上漂移。涡流运动轨迹是圆周形,这是行星轨道为圆周形的第一物质作用机制。

行星公转周期的长短,由所处轨道上的以太涡流的流速决定,就如水流的速度决定无人木船的漂移速度,人类测得的这些行星的公转周期,其实是轨道上以太涡流绕行太阳一周的时间。不同轨道上的行星公转周期不同,随着公转运动的持续,会带来周期性的行星连珠现象,有二行星连珠,有三行星连珠,乃至九大行星连珠。

这种连珠现象,其实是以太旋涡在太阳—行星连线上的叠加,带来的结果就是行星以太旋涡之间由涡流相冲相吸,连珠上的行星们,应相互之间的距离不同,行星以太涡流之间表现出相合或相冲作用,或处在内沿的行星被外沿行星向外拉,或处在外沿的行星被中间的行星向外推,导致太阳以太涡流形变成椭圆形,漂浮在太阳以太涡流上的行星公转轨道也随之变成椭圆形。

行星连珠现象导致太阳以太涡流形变达到极致,而非连珠时期,行星以太旋涡之间的相互作用也会导致太阳以太涡流形变,从而让行星轨道呈非圆形态,这是行星公转轨道椭圆的内在机制。如此综合太阳以太旋涡主导作用,参照水星进动的收敛轨迹形态,及受其它行星以太旋涡干扰作用的影响,一个行星的公转轨道,是以短周期比如几十年到几万年,呈整体椭圆形局部波浪状运动轨迹,长周期比如几百万年到几亿年,呈波浪-螺旋收敛运动轨迹。

这个连珠现象导致的太阳以太旋涡产生涡流偏向,会将涡流的运动能量传递到太阳系外宇宙空间,周期性的涡流偏向能量传递表现为引力波,会在“光与波的世界”小节中的“引力波”小节专门说明。

星球自转、公转动力源

各个星体如银河系、恒星、行星、中子星,其实是悬浮在以太旋涡中心的原子堆集体,就如离心机里各重物质汇集在溶液旋涡中心。

星体中心由于以太旋涡的离心机制,存在巨大压力,原子之间发生核聚变,导致星体中心的空间,应核聚变能量的爆发与发散,处于时而舒张时而收缩的状态,如人的肺一张一吸能呼吸空气一般,于是能通过南北极的以太涡管,吸入太空中游离的以太,流入星球中心,再从星体的赤道平面空间喷出,完成一个以太流的循环。

这个星体赤道面以太喷流对星球整体产生反冲作用,驱动星体自转,这就是各类星体自转的动力来源。

因为太空中游离的以太有最低的温度,星球南北两极的以太涡管不断吸入太空中游离的以太,会让星球两极地表空气被吸入的以太制冷降温,由此星球两极会有最低的温度,在地球上表现为两极长年处于极寒状态。会在“地球物理”小节的“寒流”小节会专门描绘这一运动形态。

而行星公转就是在太阳以太旋涡轨道上的随波逐流运动,如木船在流动的河水里随水流一起漂移,不需要本身的内在动力。

水星进动偏差成因

水星进动成因猜测纷纷,或猜测水内行星的存在,或猜测尘埃对水星阻挡,但都与实际观察不符。这里用以太旋涡概念来解答:
设水星的线速度为V,轨道半径为R,则角速度为ω=V/R,以上都为平均值,下同。
设某一圈线速度为V1,半径为R1,ω1=V1/R1
设下一圈线速度为V2,半径为R2,ω2=V2/R2
按100年间隔的实验观察有进动偏差∆ω=F((ω2-ω1)*n)=43角秒。(n是100个地球年里的水星公转次数,进动偏差是角速度差额的某个函数F(X))

以上是计算进动偏差的简略过程。分析:既然存在“多进动”偏差,即进动实际值大于理论值,而角速度又与线速度及半径分别成正比与反比,则有三种情况:

一是R不变,即R1=R2,而V变大,即V2>V1。这一情况是西方科学界假设水星受到阻尼的根源,比如受到宇宙尘埃阻力而导致周期减小,或受到水内行星牵涉等等。
二是V不变,即V1=V2,而R变小,即R1>R2。这一情况貌似西方界没有考虑。
三是R的变化率不等于V的变化率。这一情况是上两种情况的泛例,因此只需讨论上两种情况即可。

现实中人们只能借天文望远镜测量水星角速度ω,而很难测量水星的精确线速度V与轨道半径R,在于宇观方面没有相应尺度的仪器去实现这一测量构想。而第一种情况仍不能解决人们困惑,在于水内行星未找到,而尘埃阻力也难以得到认同。因此,可以看看第二种情况:是V不变,而R变小。

以太论下,太阳系是一个以太旋涡,各行星在这个旋涡上作漂流运动,地球上的人们只能观察到公转现象,而不能看到以太旋涡流,同时行星公转不存在内在推动力。那么行星的进动偏差作为公转时特殊现象之一,与其自身无关,只与行星与太阳之间的关系有关。

旋涡运动有一项特性是会将旋涡周边的重物质向中心汇集,这在现实的离心机里是很容易观察到的现象。太阳以太旋涡也有此特性,也即行星与宇宙尘埃及陨石一样,由于离心机效应,不断地向太阳中心汇集。

这一向中心汇集现象人们可通过流星雨直观理解,显然存在以太旋涡的太阳系内也是如此。换句话说,行星的轨道在不断收敛,画为图,这条进动远端点轨道线就是一条向内收敛的螺旋线,而非一个纯圆轨道。太阳系内的行星正以这条收敛螺旋线轨迹向太阳奔去,也即各行星正坠入太阳,而银河旋臂,则可直观理解这条螺旋轨迹!

如此描绘,既与地球流星雨现象契合,又与离心机运作原理一致,又有银河旋涡轨迹参照,更可简单解说水星进动偏差成因,因此可以判定第二种情况是正确的。轨道实际在收敛,而人们又设定轨道是稳定的,平均半径不变的,那么就必然存在不收敛的理论值与收敛的实际值之间的偏差,这就是水星进动偏差成因。

由此可知,西方科学界曾猜测的由尘埃阻尼或水内行星解释水星进动偏差,是已经很接近事实了,只是这里的“尘埃”是更微观的以太旋涡流,这里的“水内行星”其实是水内恒星——太阳本身,由于他们认识不到以太存在,与太阳以太旋涡的运动,导致探索终止。

也据说爱因斯坦发表了著名的广义相对论﹐“成功”地解释了这个问题,通过公式计算得到一个与43角秒很接近的偏差值,但这只是数值的接近,而没有在物质层面诠释存在偏差的物质作用根源。若用时空弯曲来解释,又带来“质量为何能导致时空弯曲”这个无解的问题,因此,这种广义相对论下的数学解释没有直观的物质理解意义。

这里描述可以推导出一个普遍现象:太阳系内的所有行星,都正在以螺旋收敛方式坠入太阳。当然这个时间跨度可以很长,远超出人类文明史,人们自然不必担心。

土星北极六角旋涡之谜

旋涡运动,每一点上的物质运动,其实为后方的物质在推动前方的物质向前移动,当这种推动成为圆形闭合态时,就表现为旋涡。

而旋涡内的流体物质相互推动,必会产生波传递,表现为物质波动。波传递的根源在于前后物质之间力的作用速度大于物质位移速度,导致能量以波动的形态传递出去。于是在一个旋涡运动中,表现为流体在其内部流动,而波也在其内部传递,这就是波流一体。波流一体是最重要的物质运动形态之一,会在后面“波流一体·场涡”章节详细解说。

旋涡内的波由于自内向外梯度分布的涡流的线速度不一致,存在反射折射现象。

而对于一个纯圆形旋涡运动来说,当波反射处于正六边形反射模式时,会构成一个闭合的波反射环,这个反射环模式会强化波的振幅,从而使波的运动对流体的运动有更强的作用效果。当六边形反射波的强度足够大时,就会对流体产生明显的约束作用,表达为涡流也追随波变成六角形。

然何以能让波反射处于正六边形反射模式?只需波长的倍数是旋涡里反射圆的半径,及波速=流速即可。

在一个旋涡运动中,波传递本身是以直线模式展开的,而旋涡以圆周形态展开的,于是流体在波运动与旋涡运动的共同作用下,就会依据两方的力量平衡而发生位移。

土星北极六角旋涡,就是这个旋涡内部正六边形反射波约束涡流的结果。

这也表明土星的自转速度极高,及土星核的核聚变强度极高--这与观察到的土星自转结果是一致的。

土星环

百科知识:“光环的形成原因还不十分清楚,据推测可能是由彗星、小行星与较大的土卫相撞后产生的碎片组成的。

土星光环结构复杂,千姿百态。光环环环相套,以至成千上万个,看上去更像一张硕大无比的密纹唱片上那一圈圈的螺旋纹路。所有的环都由大小不等的碎块颗粒组成,大小相差悬殊,大的可达几十米,小的不过几厘米或者更微小。它们外包一层冰壳,由于太阳光的照射,而形成了动人的明亮光环。

长期以来,这条光环是如何形成的,一直是天文学家努力研究的热点问题。2010年12月《自然》杂志发表文章,讨论了有关此事的最新成果。文章说,几百万年前,一颗卫星在土星引力作用下与包围土星的大气相撞。随后,土星吸住“死星”外围冰块,最终成型了美丽光环。

此前,人们认为,土星光环是其卫星彼此相撞或者是外来星云与土星相撞的结果,不过天文学家发现,土星光环主要由冰构成(95%)。因此,它很可能是一颗“冰壳卫星”与土星外围物质相撞后的结果。这颗死星其他部分因重量较大而坠入土星大气层。”

而认识到宇空中存在以太,及各星球空间有以太旋涡结构,那就可以依据这个旋涡运动来分析星球各物理现象的实质。这里关于土星的核心认识是:土星不是西方科学界定性下的一个气体行星,而是一个与地球有一样结构形态的类地行星。这个认识逻辑与太阳不是一个气体星球一样。

土星周边空间存在以太旋涡存在,土星是这个旋涡因离心机原理而析出的重物质堆,因核心进行核聚变放出热量熔化内部物质,形成液态星球,并因液体表面张力的缘故而成为球形态。

土星中心的核聚变产生强烈辐射,通过旋涡涡管逸出,与土星大气作用,表现为土星两极极光。并且由于土星极高自转速度,导致表面的云汽尘埃形成拖曳环,在太空里看上去就是土星表面一层层的有序叠加环。

旋涡流由南北两极以螺旋运动形态吸入球心,再从赤道平面喷出,从而形成各种天文现象。看得见的是土环美丽的光环,看不见的是星体赤道平面上空的以太旋涡喷流。

土星赤道平面的以太旋涡喷流,虽然与普通物体相互作用的强度很弱,但仍能将土星大气层里的水汽分子与尘埃微粒带到土星赤道上空。

足够多的水汽分子与尘埃微粒聚集后,形成冰与尘埃带,于是人们看土星环成分是冰与尘埃。而水汽分子相对尘埃在土星大气层分布更广又更轻,于是水汽凝结成的冰占到95%的成分。

这也说明土星表面存在大量的水元素。

地理界会将地球上的水说成来自宇宙的冰陨石,却不问冰陨石又从哪里来?冰陨石就是由星球大气层的水汽分子随以太喷流上升到太空凝聚而成,后落入另一个星球。这是水的外太空循环。

由水汽分子与尘埃微粒形成的冰与尘埃带,在土星上空构成环,受以太旋涡喷流与向心力的共同作用,达到力的平衡,于是就停留在土星上空,让地球人叹为观止,同时引起各种成因猜测。

太阳系内的其它行星环,包括木星,天王星,海王星,也是相同的作用机理。这个赤道面的喷流,与水汽、尘埃作用形成土星环。这个赤道以太喷流,与地球大气作用,则形成赤道辐合带,这在下面小节会详细分析。

由于喷出的涡流同时在沿圆周方向绕星体公转,形成涡流排斥力与向心力的平衡,从而导致处于黄道面或涡盘面的下一层次星体能稳定处在这个位置,而不落入两极或赤道。

注:土星的赤道面以太流出形态,对于旋涡星系盘面、恒星中子星黄道盘面、其它行星赤道面,都是一样运动形态。

太阳风暴

按天文界的说法“太阳爆发活动”是太阳风暴的起源,但太阳爆发活动只是一个现象描述,其活动的成因又是什么?则语焉不详,这是由于以“太阳是一个气体星球”这个理论,是很难解释太阳爆发活动出现太阳风暴与太阳耀斑这类现象的。

而用太阳是一个与地球类似的固液星球结构的判定,则很容易说明太阳风暴起源:太阳内部超高压强释放,太阳内部物质能量冲击太阳大气层与光球层,被地球人类观察到后而定义。

太阳这个“内部超高压释放”,在地球上有一个人们熟知的地理活动,那就是火山喷发现象。当地球火山喷发时,人们能观察到的是喷发物如高温火山灰与水蒸汽从地表高速冒出,并伴随闪电雷鸣现象。而人们观察不到的是这些喷发物冲击地球更高高度的大气层,直到范·艾仑带,将大气层里的空气分子带上更高空,及将范·艾仑带里的质子电子喷出原有轨道,吹向外太空,形成“地球风”,同时带来全球电磁广播的干扰。

太阳地幔超高压力释放,同样也会产生太阳火山喷发现象,太阳火山喷发物冲击太阳大气层及太阳范·艾仑带,即光球层,将太阳大气层的气体分子带上更高空,及将光球层的氢氦离子喷出原有轨道,形成太阳风,并带来地球磁场的干扰。相对较重的喷发物受太阳以太旋涡向心力作用而重新落回太阳,而较轻且高速的氢氦离子及电子,则向外太空漂移,构成太阳风的主要成份。这就是太阳风暴成因。

根据太阳风暴的成因分析,反过来可以验证太阳固态地壳是存在的,才能如一个锅盖罩住蒸汽一样,罩住地幔并在太阳地壳内表面聚集成超高压气泡。这气泡的压力若瞬间释放,就有了太阳风暴暴发现象,而这气泡的空间尺度若发生形变,则形成太阳地震,会在“地球物理”章节里详细描述地震成因。

太阳耀斑

在地球北半球夏天,人们经常会碰到雷雨闪电天气。特别在夜里,天空的闪电不断地照亮夜空,伴随狂风暴雨与雷鸣声,让人印像深刻,若一个人能站在地球外太空的轨道上看夜里这些此起彼伏的闪电通过云层反射出来光,那他可以说看到“地球耀斑”。

同样,由于太阳有大气层,于是太阳表面也存在作用尺度更大、能量反应更剧烈的雷电爆发现象,这种雷电爆发产生的能量被地球上的人类观察到,人类定义为“太阳耀斑”。

雷电的成因不是物理界说的云层中带电荷,将会在“地球物理”章节中分析。

人们之所以认识不到太阳耀斑只是太阳大气的雷电爆发现象,在于被“太阳是一个气体星球”的错误理论所误导,根源在于只依赖太阳光谱的分析而错误地判定太阳主要成分是氢与氦,认为太阳没有固态陆地,于是想象不了太阳的真实结构与太阳大气层的存在,也就想象不了太阳雷电爆发场景的存在。

当这个太阳雷电暴发后,产生的振动波能量在各个时空尺度传递,特别是表现为电磁波的增强。电磁波是一种以太振动波,会在“光与波的世界”章节中的论述。

一般来说,地球上有什么,太阳上基本也有什么,只是结构与作用的强度尺度都要大很多很多。

太阳黑子

每年夏天时,地球赤道附近常有台风出现,这是一个很常见的大气水汽现象。(台风的成因新解在地球物理一节中解说)

根据上面推断太阳存在大气层,及这个大气层比地球有更高的更厚的空间尺度,再根据地球四季轮换,可以自然地推导出,太阳大气层必有类似地球台风的气象现象,即太阳台风。

问:人们如何观察太阳台风?

由于太阳光亮度过高及距离过于遥远,也即太阳光球层(太阳范·艾伦带)的屏蔽与干扰,导致地球上的人们只能观察到这个太阳台风的风眼的明暗轮廓,而不能观察到太阳台风的全貌,于是人们给这个轮廓取个名称:太阳黑子

地球上的台风,时常会同时出现两个,可以想象更高广度的太阳大气层,可以同时产生十个二十个甚至更多更高强度的台风盘旋在太阳大气层里,这些台风的尺度,会连木星的大红斑在其面前也是小巫见大巫。这样的台风因涡流作用可以相互吸引靠近连动,于是台风涡眼投影在太阳光球层的轮廓就是杂乱的感觉。

地球上台风范围的一般分布,是在赤道两边沿南北极方向呈正态分布,太阳黑子也是如此在太阳赤道两边呈正态分布,这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由此可以说,当太阳黑子频繁出现的时候,太阳上的“夏季”到了。

太阳发光新解

对太阳结构的重新认定,就可以描绘太阳光的起源。根据全息原理理解宇宙结构形态,太阳只是地球的加强版。那么参照地球的范·艾仑带,可以推断太阳的光球层就是太阳的范·艾仑带。

地球的范·艾仑带人们比较了解,主要是氢离子层与电子层,电磁辐射很强,而太阳大气外层也必然存在一层“电磁辐射很强”的物质层,考虑到地球的空间尺度过小,范·艾仑辐射带相对弱,那么更大时空尺度的太阳范·艾仑带,其辐射足可以变为直观,这就是可见光与光球层。

太阳被天文界通过光谱观察后“检测”为成分主要是氢、氦,其实只能说明的是发光主体是氢、氦。而“发光主体是氢氦”与“成分主要是氢氦”并无绝对正相关的逻辑联系。这句话在生活中有许多简单反证实例:比如仪器探测到远处一只公鸡表面长满羽毛,就断定存在一种由“纯羽毛”构成的公鸡,那就可笑了;又比如晚上检测到远处汽车氙气大灯的光谱主要成分是氙元素谱线,来断定汽车的主要成分是“氙”,那也是谬误连连。自然人们都已经知道公鸡、汽车结构原理,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逻辑错误。科学界通过光谱观察到主要发光成分是氢与氦,就说太阳整个结构成分主要是氢氦,为何还继续犯这种逻辑错误呢?

不产生发光光谱,也不产生吸收光谱的固态物质万一存在,且更巨量怎么办?这是西方科学界所忽略的问题。不能解答这个问题,那只凭氢、氦光谱得出太阳成分的结论就不科学。

当更厚、更高密度、更高强度的氢氦离子层电子层的辐射,甚至可能如氮、氧原子也失去外层电子,就表现为可见光,人类就有了阳光(原子发光原理会在“微观世界”章节中阐述,有新的机理,这里只暂时采用传统说法)。如此就与地球的范·艾仑带对应。这样就不用传统的核聚变来解释太阳发光了。

人们发现太阳的光主要来自太阳光球层,但不知为何会存在光球层,且太阳色球层温度会比光球层温度高的原因,百思不得其解,而用太阳范·艾仑带解释,就很简单了。如此理解太阳结构与太阳发光的新形态与新机制,也符合奥卡姆剃刀原理:若无必要,勿增实体。只用一种星球结构及一种发光原理,就能同时解释地球与太阳两种星球形态及电磁辐射,比“地球是陆地星球,太阳是气体星球”及“地球有电离层辐射,太阳光球层是核聚变”,要来得更简洁,更直观,也更科学。自然,“太阳是气体星球”这一观念深入人心,要纠正很难。

这里顺便可以考查一下太阳大气层的温度:

若人类将地球的范·艾仑带的粒子辐射强度转换为温度并直接由此推断地球表面温度的话,那地球表面的温度也可以达到上千度。其实根本没有这么高,地表温度除了两极与火山地带,基本都是在水的冰点上下浮动,人类可以自由活动。同样人类根据太阳光强辐射,也是得不出太阳表面有上千度高温的结论的。太阳表面,很可能只有几百度或更低,并有些适合生命发展。自然,这依赖人类以后科技发展对太阳的更多探索才能有更多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