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射性之β射线成因

放射性元素发出γ射线,γ射线又击中其它原子以太旋涡的核外电子,产生光电效应,激发核外电子脱离轨道,成为β射线。而被激发的电子核受γ射线强力作用,发生剧烈振动,振动能量通过电子周边空间的以太传递出去,就表现为中微子 。

这是一个连锁反应,所以放射性元素的辐射现象中,大凡有γ射线辐射现象被观察到时,都有β射线同随。

经典物理实验发现X射线的物体表面光电效应现象,却不提物体内的光电效应。这是受经典电子能级跃迁理论误导后的结果。既然γ射线从物体内部发出,光电效应必优先在物体内部发生,即为物体内的电子激发,表现为β射线。

这是β射线产生的外在作用机制。β射线产生还有一种是内在作用机制,会在同位素机理的描绘中附带提过。两种作用机制都可以产生β射线。

放射性之γ射线成因

放射性元素,若只发射γ射线的话,那其实只是微观原子核内的两极辐射。这与宇观的类星体的两极辐射有完全一样的作用机制:原子核内部的内核空间里有超微观核聚变,产生的辐射受原子以太旋涡约束,沿涡管从原子核两极逸出。

这个γ射线现象与地球的极光有一样的成因解释,只是时空尺度、辐射强度、人类感官等方面的区别。同样,这种辐射也是天文界观察到的脉冲星、中子星的微观原子版。

因其单位空间内作用强度更强,尺度更小,于是以超短波形式辐射出来,被定义为γ射线。

按光的波源分类来归类γ射线,就是原子内核振动发光。

质能公式

提到核能,顺便说质能公式E=mc2是怎么回事。所谓质量与能量相互转变,不过是西方巫师们讹化牛顿力学中质量本义后的一种描述:质量是物质的多少,这是质量的唯一定义,再无其它定义。

而质量与能量转换中的“质量”,其实是引力质量或者说惯性质量,引力质量惯性质量的内涵是力,本质是运动,公式表达为m=F/g,不过是F多了一个马甲g,这里的人们就不认识这个F了?而能量,不过是E=F*S,同样不过是F多了一个马甲S,人们也就不认识F了?质量与能量转换,根本就是一个F穿上马甲与脱下马甲的关系。它是爱翁讹化质量本义“物质的多少”之后而得出一个公式。质能公式的正确写法是:

这个公式可以直观地看出质能转换的实质:一种运动形态转变为另一种运动形态。这里就没有质量与能量为何能转换的困惑。

而人们观念中,相同体积下,越重的物质蕴含的核能越高,这又是如何解释?

这在于质量的唯一定义虽然是“物质的多少”,但现实中人们用的却是物质在重力场中的受力大小来检测质量的,得到的所谓“质量”其实是引力质量。

而物体与重力场,本质都是旋涡不同时空尺度的表达,那么不同物体在同一重力场中受力的大小,是由物体的单位体积内的旋涡总角动量来决定的,直观理解就是一个旋涡速度越高,对另一个旋涡的吸引力就越大,于是表现为重量越大。也即重量越大,代表单位体积内的物体的运动越大,于是相同体积下,越重的物质蕴含的核能就越高。

由此可知,物体密度大,说明物体内原子以太旋涡的单位体积的角动量越大。引力质量与角动量之间存在关系式:m=f(L)。

核裂变

核裂变,就是一个大以太旋涡(重原子)由于各种因素解体,旋涡原轨道上的以太流的动量被释放出来,冲击周边空间的以太,表现为辐射能量释放。而大以太旋涡解体后,部分涡流因惯性形成更小的以太旋涡,表现为轻原子的形成。

一般来说,仅由部分涡流因惯性形成的更小的以太旋涡,被人类仪器探测到,就是极短寿命的粒子,如η介子的寿命是3×10e-19秒,而科学理论界是无法解释这些更微观的粒子极短寿命的内在机制的。

若这个更小以太旋涡有部分原来原子核的残片核心,被人类仪器探测到,就是长寿命的稳定粒子。残片核心,是更微观的以太旋涡的堆积体。

由于核裂变是原子核的强力裂开,原子核的振动作用于周边空间里的以太,表现为中子辐射。

想象台风中心被核弹引爆解体后产生的紊流湍流乱象,与微观原子以太旋涡分解,只是尺度与载体的区别,简单不?

核能

物理界只知道质量能转换为能量,并盛赞爱因斯坦质能方程式E=mc2的简洁与伟大,却从不说清楚质量转换为能量的内在机制:质量为什么能转换成能量?而在以太旋涡论下,则可以简单说清:

核能,就是原子层次的禁锢运动被释放出来

一种运动模式以圆周方式存在,那么这种运动就是被禁锢的运动,对外表现为一个实体粒子,这是原子、质子、电子被定性为粒子的运动根源。当这种圆周运动方式被破坏,就表现为核能释放。比如将一个气球装满水,将这个水气球高速旋转,然后用针刺破气球外层,于是大家可以看到水珠天女散花,这不过是一起简单的禁锢的运动被释放的过程。

禁锢的运动在现实中有许多直观的例子,比如台风,水漩涡,旋转的篮球,旋转木马等等。而不直观的例子则是如星系、恒星系、磁铁、炸药、分子结构、原子、质子、电子等等,都存在不同层次的禁锢的物质运动。

也即万物,都是禁锢的运动在不同时空尺度下借光与影在意识里的定义。

光的波源分类

统计西方科学界在实验中关于微观领域的物理成果可知,所有发现都是粒子,如夸克、π介子、W玻色子等奇怪名称的粒子。而按波有波长与频率的物理属性可知,波的波长可以无限短,频率可以无限高,这是符合经验感官推理的,但如这种波长远小于质子、电子的波竟然没有一个发现案例!这肯定有原因的。

通过上面中子特例分析,可以推广到其它所有微观中性粒子的描绘,都是一样机理:微观中性粒子都是波,如X射线、中微子、中子等等。再参照上面关于电荷是微观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的定性,于是就可以将微观粒子归两类,即:

所有带电荷的正负微观粒子都是微观以太旋涡
所有不带电荷的中性微观粒子都是微观以太旋涡的振动波

所有时空尺度的旋涡形态都会发生波传递,在微观原子及原子以下时空尺度,若问各种光波及波源的区别,可以粗分一下作为参考,这种分类也与西方科学界的波源分类不同:

中微子:电子核振动发光
中子:原子核振动发光
X射线:电子以太旋涡振动发光
紫外线:重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发光
可见光:轻原子、分子以太旋涡振动发光
红外线:分子、集群原子表面振动发光
无线电波:线圈大尺度以太旋涡振动发光(电磁波原理下面会讲到)

于是可以确定,西方科学界之所以没有发现一个波长远小于质子、电子的波案例的原因,在于将这种微观超短波当成粒子存在,这都是将存在粒子性当成粒子的的错误逻辑所致。

中子本质详探

中子的存在是1932年B.查德威克用a粒子轰击的实验中“证实”的,物理界是将中子当成一个粒子来定性的,并在原子核理论,将中子当成原子核的构成成分之一来描绘。原子核理论制造出一个“强相互作用”的概念,来作为质子与中子之间的联系。

而问“强相互作用”的内在机理是什么?是否有实验证明?中子的边界如何描绘?中性的根源是什么?中子的寿命如此短却能参与组成寿命如此长的原子核的内在机制是什么?等等由这种理论延伸出来的问题,在西方科学理论界则语焉不详。

而所谓的中子β衰变为一个质子,同时释放出一个电子和一个反电子中微子,都涉及粒子边界、相互联系的动态过程、发生的机理等等一系列问题,并且实验现象现实与理论之间的联系,仍是有待商榷的。

由于一切中子的理论描绘,都是建立在实验现象下的反推与假设,因此这里也通过对中子实验现象的重新解构,并结合以太旋涡理论,可以认识中子的实质。

中子的实验现象大略描绘:
1、电荷中性,
2、所测质量与质子质量相当,
3、寿命很短,大约只有16分钟左右,
4、穿透力极强,
5、不存在静止中子。

根据以太旋涡论,可断定中子不是一个实体存在,即不是一个如电子质子那样的旋涡存在,而是一种波振动。

实验中观察到中子,于是人们将中子作为原子核的部件之一来构架原子核,这同样犯了上面阿尔法实验中提到的静态观来看待事实,即原子核中有什么就发射什么。显然还有另一种理解:

原子核中本来没有中子,只是在原子核分裂的瞬间,产生了中子。

要理解这个场景,用手枪发射子弹就能直观描绘:手枪(原子核)发射一颗子弹(质子),枪声(中子)也瞬间传递出去,若有人将这枪声(中子)当成手枪(原子核)的一个部件,显然贻笑大方。

上面说到光是因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能量在以太中传播后在人的意识中的定义,那中子,就是:原子核振动能量在以太中传播后在人的意识中的定义。

中子是波,就很容易理解中子是没有类似电子质子的电荷吸引属性,不存在静止态,穿透力强。虽然有人会提到多个原子作为整体来说也是几近没有电荷吸引属性的,何以见得中子不是某两种电荷属性相反的粒子在相屏蔽电荷后的构成呢?这里能举的否定理由就是中子的寿命,双粒子、多粒子结构意味着稳定的运动形态,也就有当长的寿命,而中子恰在这一点上不成立,寿命短只能是波衰减得快的缘故,中子那16分钟的寿命相对原子核那种近似无限的寿命,可算是一刹那,故推断其为一种能量振动。

由于中子的振动波长尺度与质子时空尺度相当,即波长极短,所以这种振动能量要比光的能量要大的多,现实中的表象就是在物理的实验观察中就是中子的穿透力很强。

如此短的波长表现出很强的粒子性,被认为是粒子,这是一个错判。“是粒子必有粒子性”,这是一个充分条件关系,而“有粒子性未必是粒子”,在于这前后两者是一个必要条件关系。若人们将必要条件当成充分条件来处理,就犯了以偏盖全的错误,这也是中子被误判为粒子的错误逻辑根源。通过粒子性来表述粒子,最直观的例子是人们还应超声波的粒子性创造出一个“声子”概念。

同时这种大能量传播在空间里以太上滞留的能量比可光见要大得多,且受原子阻碍的反作用也大得多,所以传播的距离远比光小得多,这就可解释物理界描绘的中子的寿命是16分钟那么短的原因,都是因为它是一种大能量振动,衰减快。

而中子撞击原子核后又会产生中子,原因在于这种大能量可以导致某些本就不稳定的原子核分裂,原子核分裂时又产生振动波,是为新的中子。

而中子β衰变成质子,则是中子碰到线程上原子后产生的“中子光电效应”,就如X射的光电效应中激发出原子空间轨道上的小以太旋涡即电子脱离轨道,而在中子的光电效应中,则由于能量过大,可以激发出重原子空间轨道上的大以太旋涡,即质量尺度等于质子的原子核外以太旋涡(大电子)脱离轨道。同时被激发的大以太旋涡在脱离轨道时,内核强烈振动,传递出去表现为中微子。

这也是α射线成因之一。在西方物理理论里,α粒子就是氦原子核,某些重元素原子以太旋涡空间轨道上的电子以太旋涡子,可以达到氦原子以太旋涡的质量尺度,当被更高强度的中子击中后,就会产生α辐射。

另一个疑问是中子是有质量的。其实是人们去测量中子的质量,于是中子有了质量。实验室里的中子质量,是测量过程中,中子对仪器的力的作用反映在宏观世界里的定义。

这种测量得到中子质量数据,如同用拳头连续打击电子秤得到一个质量数据而不是用物体放在上面得到一个质量数据是完全一样的道理,是一个动态数据而非静态数据,本质是一种力的作用,是仪器接触面的以太随中子波在平衡位置上对仪器产生信号的结果,但对测量仪器产生等效于地球环境下的重力作用。

最后就是中子具有微小但非零的磁矩,这在于以太波通过障碍物(仪器)时,会有以太涡旋产生,作用于仪器就表现为磁场,就如水波通过障碍物会有水漩涡产生。

西方理论界错判中子为粒子,最终的根源在于物质观方面他们抛弃了以太,于是不得不将中子当一个实体粒子来看待,并强行作为原子核的一个部件成分,由此带来一系列不能自圆其说、模棱两可的理论描绘。在这个中子本质的解说里,就没有中子边界、强相互作用机制等等疑问了。

这里的中子本质是以太波的定性论述,也表明天文学理论中的纯粹由中子叠加而成的中子星是不存在的。现实观察到的脉冲中子星,只不过是更高强度更微观的以太旋涡聚集体,导致星体有更高的核聚变能量,于是人们看到脉冲辐射。而大家即已习惯这个称呼,仍可以叫其“中子星”,只需知道中子星没有中子,就如张麻子没有麻子,李大牛不牛一样道理就可以了,这些都只是名不副实的称谓而已。

这里也否定西方经典原子核结构理论的原子核是中子-质子结合体一说,同时否定后续所谓的夸克理论。

原子热运动

人们发现所有物质都有热运动,归结于电子杂乱运动,由于没有说清电子能轨跃迁时电子发出光的过程,因此这种解释是不完整的。以太旋涡理论下,另有对应解释:

电子是更微观的以太旋涡,众多电子以太旋涡在原子以太旋涡里绕原子核作随波逐流运动,表达为原子核对电子的吸引力。

由于绕核圆周运动,众电子以太旋涡之间位置是随时发生变化的,于是电子以太旋涡之间相互作用的变化致使整个原子空间里的以太涡流发生各个方向上的偏向形变,这种偏向形变与原子空间外的以太发生力的作用,并以振动波的形式传递到原子外空间的以太里,被热感应仪器探测到,就是热辐射,即红外辐射。

众电子连珠使原子以太涡流的偏向形变状态达到极致程度,表现为特征谱线。

而电子以太旋涡间的位置除了连珠时间里形态比较特殊,其它时间里都没特定形态可循,于是辐射出来的热能-红外线的波长就是连续分布的,能量随外界热运动(温度)的受激强度不同而变化。

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振动,将波动传递到外界,是太极八卦图包含的具像之一。

激光

当相同电子连珠周期的的原子以太旋涡集体受激发光,强化自发性发光光谱,再通过两侧与频率相对的反射镜定向聚集后,就成为激光。

激光原理并不是爱因斯坦所谓的“迅速地从能级E2跃迁到能级E1,同时辐射一个与外来光子频率、相位、偏振态以及传播方向都相同的光子”。

本身这段话也涉及到上面提到的电子如何诞生一个光子并分离这种动态的细节过程的解释难题,更何论电子的结构、光的结构、光的波粒二象性成因等更深层的理论解释。同时也未有任何实验证实这个电子跃迁过程,当人们接受爱因斯坦的理论,只是愿意相信如此解释而已。

最早的红宝石激光器,就只是用强闪光照射红宝石棒后,再定向强化而得。这仍是一个外界振动带动原子振动发光的过程:强闪光振动能量传递给红宝石上的特定原子以太旋涡上,有相同电子连珠周期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发生强烈振动,强化发射光谱,后通过两端镜片不断反射,进而规范方向与叠加强度成为激光。

吸收光谱

电子是原子以太旋涡内里在以太涡流上随波逐流的更微观以太旋涡。当这些更微观以太旋涡-即电子发生连珠现象时,电子间的电荷排斥力--也就是相反方向涡流的对冲作用,导致原子以太旋涡的涡流在连珠方向上严重偏向。这偏向过程发生时,挤压原子外围空间里的以太,从而发生波传递。周期性电子连珠的出现,就产生周期性振动作用于外围以太,表现为发射光谱。

以上描绘的是电子连珠产生发射光谱的动态过程。

当入射光与电子连珠的频率一致时,入射光与电子连珠发出的振动波相互干涉,入射光的每个波动能量都被吸收转化为电子连珠上的以太涡流的内能,在内表现为原子热运动增加,在外就表现为吸收光谱。

原子发光原理二·受激性发光

由于外界强力作用传给原子以太旋涡,导致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来回振动,这种振动能量再通过原子周边空间的以太传递出去,就是受激性发光。

这种发光原理与棒槌敲锣鼓发声一样,只是尺度更微观而已。原子发光模式与风卷风、台风分别发出超声波、与次声有相同的作用机理,也与敲铜锣发出铛铛声一样,更与你我说话发声一样。宇宙运行原理就是这么简单,上古先人才用“易”来描绘宇宙。

这种强力作用可以是外界的光、声、电、机械作用等等。象常见的白炽灯通电后,就是受电振动激发而发光;又比如超声波致光现象,也是这个原理,而用电子跃迁理论显然是无法解释超声波致光现象的。

由于物质作用无处不在,因此原子的自发性发光与受激性发光几乎都是同时存在的,象人们观察到的太阳光谱、燃烧火焰光芒、各种色彩等等。一般来说,若原子发出连续光谱,说明以受激性发光为主导,若原子发出特征谱线光谱,说明以自发性发光为主导。

原子发光原理一·自发性发光

西方现代科学理论说电子轨道能级迁跃后就发出光,却从来不说电子在能级迁跃过程中是如何发出速度是C的光来,好象电子变魔术似的,就“不知怎的”就发出来光来,为何光的速度刚好是C,更说不清楚光是波还是粒子,最后造了个“光量子”这个新名词来糊弄自己。书上没有说明,本人在这里用以太旋涡论来简单描绘一下原子是如何发光的:

电子是一种更微观的以太旋涡,内在结构与原子模型结构一致,只有时空尺度的区别。

当众多电子在原子以太旋涡流上漂移,会出现太阳系内“九星连珠”的现象,即所有电子在同一条直线上,如此排列的电子因电子间的涡流相斥,会对整个原子旋涡流在连珠方向上产生偏向作用,这种偏向作用会将原子以太旋涡的角动量传递到原子外围的以太空间里,表现为振动波,即发光、热辐射。

微观原子世界里这种电子连珠现象在人类以秒计的时间内出现的数次,就表现为光的频率,这是光的频率的成因。

而连珠除了“九星连珠”,还有“八星连珠、七星连珠”等等,这种连珠形态可以发出与连珠周期相同频率的光,这就是具体元素原子的光的谱线成因。

同理太阳系里若出现九星连珠现象,会对太阳以太旋涡产生力的偏向效果,传递到太阳系外的以太空间,这就是引力波,这个周期过长,按目前人类科技能力,是无法检测的。

这里否定了西方科学的电子跃迁发光理论,也就没有这个西方科学理论下的电子与光如何动态分离的困惑。

光是以太振动波,且是纵波,会在“光与波的世界”章节中详细说明。

电荷单元考查

一个质子的电荷量,被定义作为一个电荷基本单元,本身指的是失去一个电子的氢原子,而一个电子的电荷量,被定义为一个负电荷基本单元。

世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叶子,是一个公认的现象判定,说明个体差异化存在是普遍性的。而宇宙中存在无穷多的质子,数量远远超过叶子,难道每一个质子的电荷量都是完全一致,丝毫不差的?且各种元素原子的电荷量刚好如元素周期表所排列的2、3、4…..这样精确地递加,也丝毫无差,那就远超出人类的想象力之外:是什么机制导致这样的结果?若要是说这些质子之间的电荷量是有差别的,那么显然在宇宙时空尺度的累加下,哪怕是极细微的差别,也会累加到天差地别的距离,那又如何理解这种大差别电荷量?

而通过电荷的定性是微观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可知,力场梯度分布是连续的,而不是一份一份的,可以确定:这种电荷单元其实是不存在的。

质子之所以被定义为电荷单元,在于当下人类在地球上能找得到的大量可用于实验的,最小密度的有形物质,只有氢气。通过氢原子核与仪器的作用,人们观察到了最小的力的作用,其实是仪器最高精度能接受的作用信号,将最小的力的作用=电荷基本单元,错误认识由此开始。

然后以这个氢原子核电量为基本单元,质子概念由此诞生,并将氢元素排在元素周期表的第一位。氦是第二轻,于是排在第二位。再根据各元素原子的信号不同,构建出元素周期表的各类元素原子的质子数,最后通过正负对应,定义出负电荷单元,及构建出核外电子分布数。

当仪器的精度提得更高时,人们在实验室中发现带二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电量的粒子。同样这个电量之所以那么等分,仍在于仪器的精度是那么等分的。比如仪器能探测到的力的作用精度是1,那么小于这个精度以下的力的作用信号都将被四舍五入,于是人们看到最基本的电荷都是1,其实是更低的电荷不被探测或被仪器纠正为1,且仪器是无法区分这个1信号单位下实际是0.6还是0.7或是0.8,更不能区别没有信号的情况是0电荷量,还是0.01或0.02或是0.005的电荷量。

这个说法在每个人称重时最容易直观理解的,对精度只有1克的秤来说,小于1克的重量都会被四舍五入表达为1克的,更是无法区分“四舍”去的重量是0还是0.1克还是0.01克;或无法区分“五入”的重量是0.6克还是0.7克。比如将一根细小羽毛放在一个普通家用电子秤上,显然不会有重量数据显示,而根据没有重量数据显示,得出电子秤上没有物体或羽毛没有重量,显然就错了。人们用仪器去观察原子电荷时,哪怕精度是如此的高,结果也是如此。

这里讨论电荷单元,目的是说,电荷单元,即一个质子、电子的电荷量,其实是微观以太旋涡力的作用被人类仪器探测到的最高精度的体现,并不存在一个电量是1电荷单元的质子。

相反的力的作用的两个旋涡被互定义为正负电荷,会在“正反粒子之辩”中解析正粒子就是反粒子。

这个仪器测得的电荷单元数,与单个原子空间内部黄道上的那个真实的电子数无一点关系,且真实原子黄道上的电子也不是带一个负电荷单元。

由此判定,可知泡利不相容原理指导下的电子分布规律,只能归于人类为寻找答案而作出的想象力的结果。泡利不相容原理,是建立在错误宇宙观下得出的错误定理。(错误宇宙观简单说就是认为真空无物,认为原子内的空间里除了质子电子外无其它物质。)

质子与电子,及各种元素原子,都是某种时空尺度的微观以太旋涡,电荷量并不是标准的累加1来递进的,而是因为对人类仪器的作用信号大小不同,被人为地进行梯度分布排序,这其实是一个电荷量的量子化过程,从而有了不同元素原子之间的划分。

在原子以太旋涡模型里,可以描绘的一般形态是小以太旋涡(电子)在大以太旋涡(原子)的黄道平面上随波漂流,象地球、木星围绕太阳公转,而微以太旋涡,又在小以太旋涡的黄道面上随波漂流,象木卫一、木卫二、木卫三等卫星围绕木星公转,如此反复无穷。

这些原子层次的微观以太旋涡的实际力场梯度分布,即电荷,是按实数数列连续排列的。而在人类仪器最高精度制约下的那些微观以太旋涡的力的作用信号,要么不被检测,要么被检测后定义为一个电荷单元或电荷单元的倍数,是按自然数数列排列的,这也是电荷被量子化的过程。

而如此考查电荷单元成因,就可以知道,氢原子核外本身也不是只带一个核外电子,可以带好几个核外电子,这个认识可以简单解决当下经典原子理论中“只有一个核外电子”的氢原子为何有好几条谱线的困惑。元素周期表上的各元素原子,也不是那样如表格所对应的几个核外电子,且重元素原子以太旋涡所带的电子,可以达到氢、氦原子以太旋涡这样的质量,当这种大质量电子发射时,就会产生α射线、质子射线。至于要如何探索各元素原子的核外电子数,会在后面的“元素周期表批判”及“核外电子分布初探”小节中说明方法。

电荷本质二·静电场

当下人类的科技水平,实验室中的人们是无法抓住单个质子电子来检测电荷,但生活中人们通过橡胶棒与玻璃棒的摩擦,就检测到正负电荷作用,也即静电场,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在于摩擦过程中,橡胶棒表面的原子(即微观以太旋涡)受到力的作用,从而在表面平衡位置作振动,进而在橡胶棒表面形成一层稳定的以太湍流层,从而对其它物体表现出吸引力。相反方向的以太湍流层之间就表现为吸引力,相同方向的以太湍流层之间表现为排斥力。将这种以太湍流之间力的作用当成电荷存在,也是未认识到以太存在的结果。

摩擦金属棒之类就不会有“电荷”产生,在于这种表面振动刚一产生就瞬间传递到金属棒内部位置,转化为原子热振动。而象课堂上电荷实验中的金属箔,由于箔面上的振动不能立刻散去,人们也能检测到“电荷”的存在。

当橡胶棒表面以太湍流(静电)靠近一个无静电普通物体时,以太湍流层(静电)会对这个普通物体的表面产生振动的传递作用,使普通物体表面原子(微观以太旋涡)也产生振动,进而形成以太湍流层,表现为感应电荷。

静电吸引,其实是日常生活中人们常碰到的柯恩达效应的以太流版。根据上面分析,就可定性静电场的实质:

静电场=以太湍流的力场梯度分布

为何静电场也会有正负之分?人们定性摩擦玻璃棒与摩擦橡胶棒得到是两种互为相反的静电场。这在于玻璃棒与橡胶棒表面,参与振动的主体粒子分别是正(顺)原子以太旋涡与负(逆)原子以太旋涡,即正粒子与负粒子,而非西方科学界经典原子核结构模型的“正质子-中子”堆积描绘下的原子形态。正负粒子分别振动时,其产生的以太湍流力场方向互为相反,表现为两种静电场。正负粒子的形态描绘会贯穿整个后面篇章,这里暂不解析。

电荷本质一·电荷

现代物理对电荷正负成因从未作出过合理解释,直接将正负电荷当成天然存在,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正因为对电荷的本质认识不清,人类才在可控核聚变的研究上举步维艰,耗费无数人力物力而几无进展,从而让文明的未来发展陷入危机。

在人们观念中,正电荷方向是向外,负电荷方向是向内。这是将电荷间相互作用力的方向当成电荷方向的误判。在质子电子层次,并没有科学仪器观测到电荷是什么样子,人们只能通过电荷单元与电荷单元之间力的宏观作用现象来描绘电荷,于是将粒子间力的作用描绘成电荷形态存在。

以太旋涡论下,正电荷即是顺时针以太旋涡力的作用,负电荷则是逆时针以太旋涡力的作用。

也即电荷并不存在,只存在以太旋涡之间力的作用。正反两个旋涡在一起就表现出吸引,同向两个旋涡在一起就表现出排斥,这是旋涡运动的通性,源于涡流相向时的对冲作用或同向时的合流作用。

电荷描绘中的等势面,其实为涡流线。

现实实验室中,人们是通过微观正负粒子对仪器的作用而感知到电荷的存在,因此根据上面分析,就可定性电荷的实质:

电荷=微观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以太旋涡论下的新原子模型

通过对阿尔法粒子实验结果的重新解析,并结合以太认识,就可以构建出新的原子结构模型,即以太旋涡理论下的原子模型:

原子、质子、电子,就是一个微观以太旋涡,形态与太阳系形态几近一样,只是时空尺度的区别。而原子核,仍只是微观的地球、太阳而已。

原子核的成分组成,是由更微观的以太旋涡组成,直到以太尺度。这些更微观的以太旋涡之间的相互振动,形成呼吸效应,导致原子空间内的以太通过原子核两极以螺旋方向吸入原子核心,并从原子赤道面排出,驱动原子核自转,同时驱动原子空间里的以太成为旋涡流。原子核有一个更微小的内核,就如地球有一个地核。这些更微观的以太旋涡与原子内核,远超人类的观察能力,因此没必要过分追察研究,只需认识结构原理就行。

原子空间内的电子,也与太阳系内的行星相似,结构模型与原子模型一致,其空间也是一个超微观以太旋涡。同时一个电子占有一条轨道,是在原子黄道面上随原子以太涡流漂移,绕原子核作公转运动。当然,这个自转及公转的角速度都极其高,在人类1秒记的时间里,电子可以自转公转万亿周都不止。而原子与原子之间的边界,是以双方旋涡力的平衡为边界。边界内外都是以太,只是以太运动状态不同。

这些电子相互间也如各行星一般大小不一,空间尺度迥异,应原子核的大小不同,甚至可有氢、氦原子那么大。电子空间内如木星土星带有卫星一般也可以带有更微观的超微以太旋涡。会在“电荷单元考查”小节及其它小节中进一步论述。

阿尔法粒子散射实验批判

若不能解说经典实验现象,那么一个理论就毫无价值,当然一个理论的价值不仅仅更简单时解说经典实验现象。

阿尔法粒子散射实验,又称卢瑟福α粒子散射实验,奠定了原子结构理论的基础,更是后来夸克理论、元素周期表理论的所依托关键,现代质子加速器都与之有关。就以太论看来,这个实验现象是描绘基本正确的,结论却是错得很多,从而误导后来者甚深。当下那种寻找原子核内更微观粒子的实验,都是这个实验错误结论导致的浪费。

而错的根源,除了未意识到以太的存在,而不能给电荷现象解释外,更是将α粒子散射时所受力的作用的大小直接与原子核质量的大小等同,而犯了一个低级逻辑错误:其实力的大小与质量的大小无内在充分条件关系。

要理解这个散射实验中“力的大小与质量的大小无内在充分条件关系”,可以用子弹穿过龙卷风产生偏向来简单例证,相同体积的空气旋涡的角动量越高,对子弹的偏向也越大,但空气的质量并没有变化。

在公式上理解这一点,就是F=ma,α粒子偏向大,说明F大,而F大,则可能是m大--即物质扎堆,也可能是a大--即物质运动扎堆。实验室的人们只认为原子核中心是m大,而没有认识到原子核中心a大的可能。于是在这种判定条件不充分的情况下,出现了实验结论的偏差与错误。

这也是西方物理界以静态观考查原子核的结果,他们认为原子内部的物质是不会运动的,那就会如子弹撞击铅球一样弹开。这个错误与认为中子是粒子一样是静态物质观下的产物。

以太旋涡理论下,α粒子散射,其实是一个大以太旋涡(金原子)对一个小以太旋涡(α粒子)的力的偏折现象。有些α粒子偏折大甚至反射回来,只是受到原子中心附近的以太旋涡作用力大的结果。

若将这个微观实验放大到宇观,这就是一个“时空弯曲”现象,因此这图与时空弯曲根源解说很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