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原始地貌

由这些地质新认识可以继续推断地球表层原始地貌,是地球在不断生长膨胀过程中,地幔熔浆受巨大压力从地表喷发出来,形成火山,或地壳受压力作用形成裂缝,或地壳被小行星撞击形成超级火山口,结果都是熔浆四处溢流,火山灰布满天空,水蒸汽四处弥漫。不同时期的地幔熔浆溢流逐层覆盖,如千层饼的形态,新凝固的熔浆溢流覆盖面在旧的凝固熔浆溢流之上,被地质认为是“板块俯冲”这一本末倒置的错误判定。

地球的原始地貌,由于熔浆溢流向四周扩散,形成流体迫进弧面的凝固形态,是最直观的形成原因的认识。而其地质结构方面,则最表层是火山灰,再下一层是火山岩,再下一层是玄武岩,再底层是花岗岩这么一个一般性层叠结构。

地球这种原始地貌,可以通过夏威夷火山熔浆溢流来直观认识。夏威夷火山地貌,就是凝固后的熔浆溢流形态,是一种流体态、杂乱无章、暗灰色的地貌形态。这种地形地貌,就是原始地球表面的一般形态。自然,两者的时空尺度则可以存在巨大差别。

夏威夷火山地貌一熔浆溢流形态

夏威夷火山地貌二熔浆溢流受阻后皱褶形态

而若这种新的火山熔浆溢流地貌经过长时间的风侵雨蚀,则会留下如南美洲火山地貌形态,是一个个半球形的火山锥隆起于地表之上,周围的地势仍保留着如流体泡沫的一坨坨污积形态。南美洲这种火山地貌,可以直接作为原始地球的地形地貌来考查。

南美洲火山地貌一

南美洲火山地貌二

地球这种原始地形地貌,在海底海床上也可以观察到印迹。如海床上充满一个个隆起的火山锥,就是原始地球火山喷发后的印迹。自然,由于海水的阻隔及浸渍,海床上的火山喷发印迹要模糊许多,没有陆地上那么清晰明了。

海底火山地貌一

在宏观上,仍可以通过夏威夷火山熔浆溢流后的凝固地貌来直接找到相近作用形态,如夏威夷火山地貌的微观皱褶地貌,与湖南、贵州交界处的武陵山脉、大娄山脉及长江三峡、秦岭周边的宏观皱褶地貌,是完全一样的作用过程,都是熔浆溢流受阻之后,后续熔浆不断推进,而形成的一条一条皱褶状结构,两者地貌的差异,仍只是时空尺度上的区别。这些皱褶状地貌形态,在地质界被认为是板块相撞隆起所致,显然这种认识是错的。

夏威夷火山地貌三之皱褶状火山地貌

夏威夷火山地貌四之皱褶状熔浆溢流形态

武陵山脉、大娄山脉之皱褶状火山地貌

阿富汗高原之皱褶状火山地貌

火山熔浆溢流,除了在平面向四周扩散后形成迫进弧面形态,及受阻时形成皱褶状地貌之外,还应溢流时遇到的地势高低不同,而会有从高向低倾泄并拖曳的。同样可以通过夏威夷火山熔浆溢流的微观倾泄拖曳形态来对比地球上宏观熔浆溢流形态。

如横断山脉,是由小行星撞击地球,形成塔里木盆地史前火山喷发,巨型熔浆溢流形成青藏高原之时,在东南端自高向低倾泄拖曳而成。地质认为横断山脉是板块相撞隆起所致,同样是错误认识。其它如阿富汗高原与青藏高原的交界处的葱岭(帕米尔高原),也是熔浆溢流从高向低倾泄的凝固流体形态。

夏威夷火山地貌五之熔浆倾泄拖曳地貌形态

横断山脉地貌一之熔浆倾泄拖曳地貌形态

熔浆自北向南偏东方向溢流,形成横断山脉,云贵高原,东南亚半岛山地形态。

葱岭(帕米尔高原)、阿富汗高原地貌之熔浆倾泄拖曳地貌形态

熔浆凝固后,形成葱岭(帕米尔高原)、阿富汗高原、土耳其半岛等地貌。

这种由火山喷发导致熔浆溢流后凝固形成的原始地球地形地貌形态,可以通过谷歌地球的卫星地图找到无数的证据,读者可以自行去发现更多。其它如分布在全球各处的活火山或死火山,都是原始地球地貌的一部分。

天圆地方

李卫东先生在其著作《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中,曾解析甲骨文的“天”字,就是上古时期的人类对月球描绘,其实他只说出一半景象。按象形文字是对事物直观简约的描绘创作,及上面关于不周山的分析可知,“天”字在上古时期,是

宇宙飞船(月球)悬停在巨型金字塔(不周山)上空,并通过天柱连接的整体形象

不周山山顶由于侧向激波作用,导致有一层UFO云雾长年覆盖。“天”字核心意思自然是月球。

在不周山传说中,不周山上方是天柱,天柱上方是天,而在《山海经》中关于昆仑的记载是昆仑上方是天柱,天柱上方是悬圃,又称玄圃。这里通过论证不周山就是昆仑后,就可以确定悬圃就是天。这两个不同名称指代同一事物,源于上古不同时代人们的不同表述方式。而悬圃,顾名思义,就是悬浮状态下的(种菜)园子,在上古神话传说中,是黄帝的花园和居所,悬于空中,植有各种神树异草。这些词汇都是实指的,而非上古先民凭空捏造出来的。

天=悬圃=宇宙飞船=月球

这里还可以解释一下“天圆地方”的真正意思:天就是月球,是宇宙飞船,是圆的;地就是不周山塔基,是方的。这是由于原始人类被制造出之后,并没有那么丰富的文字与知识去描绘及理解周边观察到的事物,只能用有限的字去描绘有限的东西,看到头顶上的巨大宇宙飞船,就叫天,看到身边的巨大金字塔,就叫地,从而形成“天圆地方”这一观念。现代语境里,天与地这两个概念已经是指代为虚无的天空与厚实的大地。

天圆地方的传说,并不是今人以为的上古先民对宇宙的误解,而都是对当时的实物形态的描绘。只是发展到今天,原意本指不周山+天柱+宇宙飞船的“天”字形象,在当下的月球停在遥远的夜空,不周山崩后的沙漠遗迹又不为人们所认识其真正原因,这个“天”字再无直观的实物对应,并与甲骨文的“天”字形象相去甚远,于是后人们将天指代天空,结果是现代概念下的“天”的形象,与上古先民的“天”的实质相脱节。当然这两者间的意思仍保留某些相近之处,比如都有“在人们头顶上空”的意思,比如现代的“天”字,下部分仍是一个金字塔的形象。现代人将“天圆地方”这一观念当成上古先民错误认识天地形态的例证之一,不过是现代人自己不理解上古时期的“天”、“地”内涵而已。

现代人理解不了悬圃就是停留在地球上空的宇宙飞船,理解不了“天”字是宇宙飞船悬停在昆仑上方的整体形象,仍是源于被考古界的“上古时期只有原始社会形态”这一判定限定了认知。

 

天柱(众)

昆仑(不周山)上方连着天柱,天柱上方再接着天(宇宙飞船)。天柱有两种可能形态:一种是光柱形态,一种是实物柱形态,这里分别作一番简单解析。

光柱形态:

昆仑(不周山)是巨大金字塔,汇集地心振动能量之后,在塔顶上空形成光柱形态,如现实中人们记录的玛雅金字塔上空的光柱,其它地方也有突现的光柱记录,人们对此光柱现象感到莫明其妙,其实是地心强能量振动通过以太涡管逸出后,直接作用于大气,导致空气分子受激发光后产生的辉光现象。当这种能量束长年稳定地作用于大气,上古人类就能随时看到一条明亮的光柱自不周山巨型金字塔塔顶直射上空,抵达宇宙飞船的底部。

但考虑到“天柱折”这一记录,则天柱有另一种可能形态,在于“折”字是物质结构的弯折,对于光柱形态的天柱其实是不能用“折”来形容的,最多用消失来描绘,如夜间关闭手电筒时的光柱瞬间消失。当不周山崩时,若天柱为光柱形态,则其塔顶上方的天柱也同时消失了,但不会出现“折”这一感观过程。因此天柱的另一种形态是实物柱形态。

实物柱形态:

天柱的另一种结构就是柱状实体建筑形态,即昆仑(不周山)塔顶处,有同样是石头、沙岩堆垒粘合起来的柱形结构。这种结构其实与现代高楼大厦里的电梯结构相近,于是上古人们可以通过这一电梯实现地面到宇宙飞船的运输。这在作者的《万物意志篇》的“探寻不周山”一文中专有描绘。虽然作者在“探寻不周山”一文中描绘了天柱的实体结构,但作者更倾向于是前一种可能,即上古人类将这条光柱认为是天柱,在于中美洲玛雅金字塔作为不周山的微缩模型,并没有“实体形态的天柱”这一结构,同时玛雅金字塔也有光柱自塔顶向空中射出的记录,那么不周山塔顶的天柱,也可以是同一作用机制与空间结构形态。而实物柱形态还会带来建筑工程量至少大一倍的问题,若这个超科技文明族类有能力直接通过光柱形态的天柱从地表向宇宙飞船运输物资,也就没有必要专门去构建一条实体通道。

无论是哪一种形态,地内振动能量被汇集成为柱状形态自塔顶向宇宙飞船发射的物质作用过程都是存在的。这股能量被宇宙飞船的能量接受器吸收,成为飞船可利用的能源,甚至其它飞行器或载运工具都可以应用这股能量实现地面到飞船的运输。

这里是哪一种形态,取决于以后人们对塔克拉玛干沙漠、中东阿拉伯沙漠、北非撒哈拉沙漠等相临沙漠总体积与昆仑体积的准确数据考查,在于这些沙漠是不周山崩、天柱折之后残骸,两者的体积是很接近。若这些沙漠的总体积与昆仑的体积是接近的,则说明天柱不是实体结构,而是光柱形态;若沙漠的体积是昆仑的体积一两倍以上,则说明天柱是实体结构,崩折后残骸也变成沙漠,而不是光柱形态。

四川盆地(众)

四川盆地,与塔里木盆地的有一样的生成原因,也是小行星撞击地球所致,只这是事件发生的年代更为久远。

四川盆地,也是一个椭圆形结构。盆地长江出口处,熔岩溢流口,四川盆地的西南沿线,就是撞击的钝面,尾锥擦痕则不明显。整个地貌由于形成年代远早于塔里木盆地,好多原始地貌特征印迹模糊,只剩轮廓。整个撞击过程,也是一种小角度、侧面切线方向接触后的缓慢压裂过程。

小行星撞击后,也是岩浆溢流,受地球离心力的影响,岩浆从盆地喷出后,向赤道方向流动,形成云贵高原,又向当时的西又偏向南流动,形成中国大陆的南方山区丘陵地带,最后形成圆弧形的海岸线。现在人们看到的是东偏南的岩浆溢流形态,这说明地轴在地球历史上曾经改变过,导致以前的西南方向变成现在的东南方向。云贵高原,其基础是四川盆地超级火山口啧出的岩浆凝固后形成的地貌,后受青藏高原熔岩溢流覆盖在上层,形成当下地貌。并非地理界所说的板块相撞后形成的。四川盆地的岩浆向北涌去后凝固,形成秦岭与大巴山脉。正西方的火山岩浆地貌特征被青藏高原熔岩覆盖掩没而消失。

四川盆地岩浆溢流口处的岩浆逐渐凝固后,形成巨型岩浆拖曳条,这是巫山、神家架、张家界、武陵源等名胜自然地形景观的起源。

圆弧形的海岸线,是盆地为小行星撞击火山口的原因中,除了椭圆形的钝面与尾锥之外的另一大特征,它是巨量岩浆溢流后均匀向各个方向扩散后的自然形态。这是判定四川盆地是小行星撞击后的火山口的有力地貌证据之一。

岩浆喷出后,受地球离心力的影响,除了溢出后向现在的东南方向流动,形成大陆南方地貌与圆弧形海岸线外,又向南流动,形成东南亚半岛。东南亚半岛,除了四川盆地的岩浆喷发形成半岛地貌之外,也受青藏高原岩浆溢流的影响。

这个分析的结果判定说明象地理界说雁荡山之类的板块相撞成山原因是错的。当然按地质界考证的1.2亿年前形成的时间说法,则可以反推四川盆地的年龄也有1.2亿年。自然,这个时间是作参考的。

关于四川盆地发现海洋生物特征,沉积岩特征,这仍是成盆地之后的地质变化留下的印记,而非成盆地的成因解释:小行星撞击坑停止喷发熔浆,冷却内缩形成盆地结构,再经过亿千万年汇集周边高山流水与雨水,形成广阔水域成为一个内海,后又发生地质变迁导致水体流失形成陆地,直到当下人们看到的盆地形态。地理界说四川盆地源于“经过两次大规模的海浸……不断下陷成了海洋盆地”,又是将结果当成原因,是本末倒置的行为。

显然这个值相比青藏高原与周边地区的山地所对应的岩浆量要小好多,也与塔里木盆地与四川盆地的面积对比大小相契合,但喷发时期则远早于塔里木盆地火山喷发时期。

这次小行星撞击事件,地球也进入冰河期,生物开始另一个环境下的演化。

昆仑功用

人们会奇怪上古文明建造这么一个巨大的金字塔是拿来作什么用的。

这就要先了解金字塔的奥秘,由于现代科学并没有完全揭开宇宙物质作用的真相,也就不能诠释金字塔的真正功用,如埃及金字塔被粗略地定性为是法老的坟墓,其实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现代人也有通过特殊仪器探测到埃及金字塔时不时散出异常能量,对此感到莫明其妙。

异常能量,不是金字塔产生的,而是由金字塔汇集地内能量后,而表现为异常能量。地心无时无刻不在核聚变,从而产生高能振动,导致地球内部空间,充满振动波发散与传递,这就是地内振动能量。地内振动能量导致地球主体成分化为流体形态,也就是人们熟知的地幔熔浆,地震是最直观的地内能量释放的形态。地内振动能量向地表发散,如同人体热量向皮肤发散,会出现有的地方聚集多一些,有的地方分布少一些。在聚集多一点的地方,放一个金字塔结构形态的建筑,振动能量通过金字塔形的倒喇叭口结构,从底部向尖端汇集,当汇集的能量强度足够时,能被人类仪器检测,表现为能量异常。金字塔这种汇集能量的作用,其实与声音通过狭窄空间频率变高原理一样,一个是声波汇集,一个是地心振动波。

地心振动波,是低频形态的振动波。地震时天空有地震云,就是地心振动波挠动云层后的影像。

低频振动波通过金字塔倒喇叭口结构形态汇集,在金字塔尖端处能量聚集,形成高频波,由于塔尖传递媒介不同受阻,而激发,向平面方向发散。许多金字塔形山峰有UFO云形态出现,就是这种激发作用在水汽后的直观影像。部分尖端能量受下方波振动作用向天空发散,作用于大气层空气分子,表现为光柱。

这种地心振动能量也可以通过极光来直观理解,极光也不是科学界所说的是高能宇宙粒子与地球大气相作用的结果,而是地心振动能量通过南北两极逸出后与地表大气层相互作用产生的辉光现象。

金字塔形结构,是快捷便利地利用地心能量的科学手段之一。

这种振动能量经过巨大金字塔结构的汇集之后,在塔尖产生超高能量形态,作用于大气,激发空气分子振动发光,于是化为可见的光柱形态,后被宇宙飞船的相应仪器吸收,就可以用来补充飞船能量。也即

昆仑(不周山),是一个巨大充电宝,可以为飞船或各种需要能源的仪器提供电能

当宇宙飞船停靠在昆仑上空,于是昆仑又可作为船坞之用。而昆仑结构巨大,稍隔离些空间出来,就可以成为生活的地方或作为实验室等之用,在《山海经》中就有记载,昆仑,是百神之所,是帝生活的地方,这是一种印证。同样,现代人受科学知识与错误理论制约,也就对这种记载理解不了。

昆仑方位(众)

基于以上分析,作者得出一个超乎人们意料之外又合乎记载的结论:

昆仑,也即不周山,曾坐落于塔里木盆地中心。塔克拉玛干沙漠就是昆仑崩塌化成粉尘所致。崩塌过程还填埋塔里木盆地曾有过的海洋,致其消失。这个消失的海洋,就是西北海。

人们之所以想象不了昆仑坐落于塔里木盆地中心,在于被当代各种知识所误导,如认为塔里木盆地是海洋隆升所致,其实是小行星撞击坑。认为沙漠是由副热带高气压所致,其实恰恰相反,是沙漠导致了其上空的副热带高气压形态。认为上古神话只是先民凭空捏造的无任何根据的故事,其实在没有素材与背景的前提下,人们是无法创造的,且毫无事实根据的传说不可能流传地人尽皆知,更让无数代人孜孜不倦地记载与记忆,要知道上古时期人类处于蒙昧原始状态,在甲骨上刻文字,在青铜器上铭文,劈削竹简以墨描,都是费时费力的事,却用来记录这些“虚无飘渺”的事,只当有非常的意义才能让人产生表述的动力。

现代人执这种偏颇的观点,主要是被西方科学简陋的考古发现所误导,认为上古时期人类处于原始社会,人类是猿进化而来,而忽略了各民族不约而同的上古神话传说、圣经、埃及金字塔的超高精度、更广阔的山川大地形貌,都在默默述说上古文明是一个极其发达的科技社会。

沙漠疑云

许多人打算在地球上找到昆仑,有说是埃及金字塔的,有说是非洲乞力马扎罗山峰的,有说是山西省晋城市析城山,有说是冈底斯山,有说是青藏高原的,甚至有说是云南石林的,等等。除了这些找到的塔与峰明显与山海经记载的是昆仑规模巨大,方位存在于中国西北,是黄河源头这些记载完全不匹配之外,也犯一个静态看待事物的错误,即他们以为昆仑从上古年代到现代是不变化,只静静地处在原地待人们去发现,而忽视了万物是运动的,成住坏空是万物循环之理,所谓沧海桑田就是如此。昆仑,就是不周山,上有天柱,按山海经记载的确是存在过,其规模也的确如书上所描绘,但经过上万年的时间到现在让人们找不到方位,在于现在它只是消失了。

这么一座连着天地的太上神山,在其崩折之后,“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也就是地球地轴偏向的意思,足可见事件发生时的能量释放之大,也印证其规模之巨大,才能在崩折之时让地球都要轴偏向。大凡普通山体、大楼在地震之时崩塌,会产生石块碎片等残骸,若是老旧大楼通过炸药爆破,则会产生更细微的粉尘。昆仑崩塌天柱折断,是被共工这一大神用“头”触之后的结果,因此这一结果除了符合碎片化、粉尘化的一般物理过程与结果之外,也是一个人为(神为)事件。

就如航母要在大海中才能正常游弋,小池塘太小是不行的,对于昆仑这种方圆八百上千里高万仞的大山,也要更大的范围才能容纳的。昆仑在中国西北,但中国西北有平地形态的,又是巨大范围的区域,只有一个:塔里木盆地,盆地有塔克拉玛干沙漠及周边沙漠。沙漠的沙子,其实是粉尘的另一种说法,住在北方的人们在经受沙尘暴的折磨之后更有感触。

有没有可能沙子就是昆仑天柱崩析后的残骸呢?这里就有一个沙漠疑云的问题。

沙漠,主要成因按现代科学说法是副热带高压导致控制区域气候干燥,雨水稀少,及形成沙漠,并写在地理科教书中,被认为是科学结论。至于副热带高压是如何导致控制区域的石头化成沙子的,则没有可理解的物理过程描绘。而用风化来解释,一般人们看到的风化结果是如戈壁那样的碎石石片存在,能形成大规模细沙的,只是雨水冲刷山体或地表汇集粉尘再沉

淀到河床或海岸而形成。塔里木盆地,怎么能存在这么巨量的沙子呢?

要理解这一问题,就要区分什么是现象,什么是理论。这里沙漠,在科教书上被认为是副热带高压所控制导致气候干燥,雨水稀少。显然,沙漠存在、副热带高压存在,气候干燥,雨水稀少,这些都是现象,是客观事实。而认为副热带高压控制导致气候干燥,雨水稀少及形成沙漠,其实是人为主观推论的结果,而非事实。为何不可以是沙漠存在,导致气候干燥,雨水稀少,并在其区域上空表达副热带高压呢?

对比与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同40纬度左右的中国华北、美国中部、欧洲南部,同为副热带高压控制区域,何以看不到沙漠?有说理由是由于这些地方没有季风吹入。但问题是季风为何吹不到沙漠地区?是季风太弱了吹不到呢,还是由于沙漠的存在让季风吹到了也造不成影响?现实的地理环境中,有很多沙漠就在海边的,无数的水汽从沙漠上空飘过却无法形成降雨,就在于是沙漠的存在的结果,更有沙漠本身就处在水里。且察看历年的全球卫星云图影像可知,每年都有无数的水汽云团从塔里木盆地上方经过,但此地就是雨水稀少。因此用副热带高压控制导致沙漠成因,是一个经不起实践检验的理论。于是可以反过来理解,即沙漠存在,导致气候干燥,雨水稀少,植被不能覆盖,并在其区域上空表达为副热带高压。这里带来的问题就是沙漠基于什么原因存在?

可以先看一下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一般数据:整个沙漠东西长约1000公里,南北宽约400公里,面积达33万平方公里。平均年降水不超过100毫米,最低只有四五毫米;而平均蒸发量却高达2500~3400毫米。这个数据带来的疑问之一是平均年降水量只有100毫米的沙漠,何以年平均蒸发量却高达2500~3400毫米?按质量守恒定律,这数据说明一个事实:每年除了上方少量降水之外,其它地方汇集入沙漠的水占比重更多。这些水唯一的来源只能是周边高山雨水向低洼地汇集的结果。

这一结果又带来一个推论:塔克拉玛干沙漠形成之前,每年这么巨量的水汇集的结果,必会带来塔里木盆地成为海洋。于是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形成之前,塔里木盆地会一直是海洋,没有任何地质构造来说明塔里木盆地海洋向沙漠自然转变的可能,在于这每年汇集的水量在沙漠形成之前与之后,都是如此的巨量,根本不能用地壳上升、海洋干涸之类的地质活动来说明。如此可知塔克拉玛干沙漠不是自然形成的,那可以考虑另一种情况:非自然形成的。

青藏高原(众)

于是,想象这个撞击形成巨坑后,超级大火山喷发,这个火山口吸5、600公里宽。熔岩喷发并溢流,受地球离心力、自转的影响,粘性的熔岩溢流主体向赤道方向,即向南方行进,冷却后形成青藏高原。

越是巨量的熔岩在平地上铺开流动时,前进方向上的受地势阻碍越小,于是形成一个扇面形态,其前沿形成圆弧状的迫进线。青藏高原的南线,就是熔岩迫进弧面慢慢向前推进,后冷却而形成的。

当塔里木盆地位置的超级火山熔岩喷发后期,熔岩外沿最先开始冷却,于是溢流前沿形成一条半固态阻挡弧线,阻止熔浆继续前进。这在地球地理电视的火山熔岩流动形态有完全相同的一幕,只是这里的尺度要巨大无比!

青藏高原形成初始的熔岩溢流形态,在史前塔里木盆地火山口持续喷发过程中,巨量熔浆主体向赤道偏西方向前进,即当下的印度、中东、云贵等方向推进,整个过程是浓烟滚滚,火光冲天,遮天蔽日,所过之处,万物皆被焚毁。

青藏高原的西线,熔岩从小行星撞击口,也即塔里木盆地火山口持续喷发,向西溢流,形成阿富汗高原,并在波斯湾北岸形成向前迫进的弧线,这与熔岩在青藏高原南麓形成向前迫进的弧线一致,熔岩最终到达土耳其半岛区域。从图中可以看出黑海与地中海曾是一体,里海与波斯湾也曾相连,后被流至土耳其半岛区域的巨型岩浆流切断而分别成为两片海域。中东地区曾经有一片古海洋,后被巨量熔浆填埋而消失。巨量熔浆冷却凝固后形成土耳其半岛。

青藏高原的东线,熔岩受四川盆地钝面的阻挡及地球离心力的影响,形成横断山脉,再向南流动,低处岩浆形成东南亚半岛山地。横断山脉并不地质界所说的“印支运动使区内褶皱隆起成陆,并形成一系列断陷盆地……褶皱和断裂”,而是巨型粘性岩浆流自高向低缓慢倾泄后,拖曳牵引而成的岩浆凝固条!

青藏高原的北线,熔岩形成天山山脉。从图上可以直接明了地观察到流体四溢的痕迹。天山山脉与阿尔泰山脉合围后,形成准噶尔盆地。阿尔泰山脉由贝加尔湖火山喷发岩浆形成。

塔里木盆地(众)

作者注:这里描绘的地质新发现,已经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里充分论述。由本《广义时空论附录(外)·众神意志篇》是独立成书,这些地质新发现是作为本书核心论证的基础认识,故这里作主体引用与简单介绍,以给未了解的读者一个知识准备。本书主体内容描绘是在这些地质新认识基础上的更多更深层的拓展发现,读者可以结合《万物意志篇》的相关文章,来理解这些新发现新认识的总体构架。

塔里木盆地,呈一颗水滴形状,简单地显示出一颗小行星斜插入地壳。小行星撞击前沿形成钝击弧面,背面形成尾锥压擦印痕。整个小行星落地后撞击过程是,小行星与地球是边互绕,边接近,边减速,最后以接近切线的方向撞向地球,落地瞬间,是接触先在内蒙古西部的阿拉善盟周边区域,包括祁连山北麓、外蒙戈壁阿尔泰山南麓、贺兰山西麓之间的区域,导致这一区域形成半盆地状内凹地形结构。

阿拉善盟周边区域原地形地貌,在未撞击之前,是高峰山脉结构,地壳厚度、硬度均高,小行星撞击瞬间并不能直接撞碎地壳,而是略微被反弹,并受惯性作用沿地表水平方向翻滚。整个翻滚过程中,小行星巨大重量在地壳上形成压擦印迹,再次削平路径上的高山尖顶,形成以河西走廊为中心带区域的一个凹底的通道结构。

尔后小行星继续向前抵达塔里木盆地中心区域,这一区域的地质结构不能支撑小行星的重量,于是小行星压碎地壳,陷入地幔中,并挤压出巨量熔浆,形成史前超级火山口。火山喷发停止后冷却及内缩,形成塔里木盆地当下的主体形态。盆地底部的火山熔浆冷却后成结晶岩形固体,被地质界认为是“盆地发育于古老的地台或微地块基底”这么一个本末倒置的过程,及创造出没有正确认识内涵的“克拉通”概念。

即塔里木盆地,是小行星撞击坑。小行星的直径约为400公里。

谷歌地球

谷歌是一家位于美国的跨国科技企业,这里只介绍其一个谷歌地球。

谷歌地球(Google Earth,GE)是一款谷歌公司开发的虚拟地球软件,它把卫星照片、航空照相和GIS布置在一个地球的三维模型上。谷歌地球于2005年向全球推出,被《PC 世界杂志》评为2005年全球100种最佳新产品之一。用户们可以通过一个下载到自己电脑上的客户端软件,免费浏览全球各地的高清晰度卫星图片。Google地球分为免费版、专业版。

谷歌地球是一个伟大的软件,提供的地球卫星图片,能让人们能整体的方式一览无遗地全观地球地形地貌,并在大视野、宏观、细节几个尺度上分别给予充分展示,从而让人们能有整体的、宇观的、连续性的角度看待地球的地形地貌,以发现更多以前没有过的新地理认识。

本《众神意志篇》的大部分图片证据,主要裁剪自谷歌地球提借的地球卫星图片。作者在这些截图上,会标注对应地形地貌一般数据,如南北纬度、东西经度、地势海拔、视觉海拔高度及比例标尺之类的数据。读者可以根据这些数据直接在谷歌地球上找到对应的位置,来直观地认识这些图片展示的地形地貌,对照理解这些地形地貌对应的人类上古时期的事件。数据格式如下:

南  00°00’00.00”   西  00°00’00.00”  海拔  0000米
比例标尺  0000公里  视觉海拔高度   0000公里

要认识本《众神意志篇》的更多证据,读者可以自行从网上直接下载谷歌地球软件,以自身的眼光去发现更多的特殊地形地貌,并结合本书的论证与描绘,来认识上古人类文明的形态,期间务必先将地质界的关于这些地形地貌的板块相撞知识摈弃,以免造成理解上的混沌。

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

《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一书,由李卫东先生创作。

百科知识:李卫东,历史学博士,史前文明研究专家,外星生命研究专家。从事自然科学及史前文明研究20余年,致力于中国远古文化及外星生命踪迹深度理论研究,其研究成果在全球引发轰动,无数外星生命发烧友为其独到理论痴迷,他被誉为中国的“外星生命探索教父”。

此书用大量实物证据与合理逻辑推理提出四个观点:

一、上古时候的“天”就是现在的月球,月球是神的一艘宇宙飞船,它曾停留在现在中国西北部上空。
二、人是神,也即远古外星人,通过基因工程,利用地球动物DNA片断组合而成的的产品,人是被制造出来的。女娲造人是史实,上帝造人也是史实。
三、人有两套生命系统,人类是共生体。
四、东方上古文明属于“中介文明”,上古地球文明是一个比现代科技文明还要先时无数倍的超高科技文明。

这四个观点环环相扣,其重点核心,描绘的是是中国的上古文明形态。

李卫东先生的《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一书,借鉴的主要是地球上各民族的传说、山海经、中国上古神话来推论月球是宇宙飞船等相关观点,但未考证月球在上古时期停留在地球上空时的具体方位,及相关的神的行为对地球的影响。本《众神意志篇》是从地理地貌的角度,结合山海经、中国上古神话,来考查上古人类文明人神共居的社会形态,并论证现代人困惑的昆仑、不周山的位置与形态,大禹治水的史实情况,及解析整个地球地形地貌的真正原因,等等。读者可以结合《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一书,来相互对照相关论证,以更充分地了解上古人类历史的原貌。

《众神意志篇》与《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之外的更多实物证据,读者可以通过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远古外星人》记录片系列,来直观认识上古文明的超科技形态在地球上的印迹。

山海经

这里先引摘几段《山海经》的百科知识:

“《山海经》是中国先秦重要古籍,也是一部富于神话传说的最古老的奇书。该书作者不详,现代学者均认为成书并非一时,作者亦非一人。 ”

“《山海经》传世版本共计18卷,包括《山经》5卷,《海经》13卷,各卷著作年代无从定论,其中14卷为战国时作品,4卷为西汉初年作品 [1] 。山海经内容主要是民间传说中的地理知识,包括山川、道里、民族、物产、药物、祭祀、巫医等。保存了包括夸父逐日、精卫填海、大禹治水等相关内容在内的不少脍炙人口的远古神话传说和寓言故事。《山海经》具有非凡的文献价值,对中国古代历史、地理、文化、中外交通、民俗、神话等的研究,均有参考。其中的矿物记录,更是世界上最早的有关文献。”

“《山海经》版本复杂,现可见最早版本为晋郭璞《山海经传》。但《山海经》的书名《史记》便有提及,最早收录书目的是《汉书·艺文志》。至于其真正作者,前人有认为是禹、伯益,经西汉刘向、刘歆编校,才形成传世书籍,现多认为,具体成书年代及作者已无从确证。”

“《山海经》影响很大,也颇受国际汉学界重视,对于它的内容性质古今学者有着不同的认识,如司马迁直言其内容“余不敢言也”,如鲁迅认为“巫觋、方士之书”。现大多数学者认为,《山海经》是一部早期有价值的地理著作。”

凡对中国古代历史有点兴趣的人们,没有不听说过《山海经》一书。从《山海经》的行文风格可知,其语言绝对没有如今人们丰富多彩与流畅自如。但其记载的事件与事物,又大多超乎现代人们的想象力,于是一些人将其归于荒诞不经,无稽之谈。但仍有人孜孜不倦地考查《山海经》的事物与地球上许多物种相同或相似,部分证明《山海经》的客观性。如此又给人们造成困惑,这部书为何是不可理喻,却又存在现实客观合理之处。这仍是现代人问题,不是《山海经》这本书的问题,人类所有的困惑都是自身意识中认知的困惑,现实客观中是没有矛盾与冲突的。同样是由于现代人站在所谓的科学角度,并用狭隘的见识来看待这本书记录的事实,是现代人的能力与见识理解不了这本书,而不是这本书本身是异想天开之说。

根源在于现代人根据简陋的考古证据及偏见,错误地判定了上古人类社会仅是原始社会,从而有“原始社会”怎么会有这么离奇不可思议的事物存在,及方圆万里以上的范围探寻这些困惑。如各种山脉、怪兽、不周山、西王母、帝、悬圃、天,等等。而若用上古人类社会,是原始文明+超先进科技文明的杂合共居形态,则可以简单理解与想象书中记载的各类事物与人物:山海经是从原始人类的角度看待史前动植物与地形地貌,及一个超先进科技文明对地球的改造。

比如现在地球上仍存在许多原始部落,没与现代文明充分交流过。若中国的发达地区如上海的人,邀请这原始部落的从来没有远足过的人们来作客,这原始部落的人乘飞机漂洋过海并在这大都市里旅游,将在飞机上与旅游的地方看到各种景色与新些事物,用自己部族的文字记录下来带回给族人看,结果就会如山海经这么一种行文方式。比如,将飞机描绘成轰隆隆的巨鸟,按山海经的行文方式,就是“万里外东方国,有三足巨鸟,翼展百米,吞噬人入其腹,日行万里,声震于天”。将玻璃幕墙覆盖的现代大厦描绘成水晶塔,按山海经的行文方式,就是“东方国有水晶塔,高千仞,入云端,夜辉光”,将汽车描绘成高速行走的巨型甲虫,将车灯描绘成两巨眼,还会发光,按山海经的行文方式,就是“东方国有巨甲虫,其行迅捷,日行千里,双目辉光,遥视十里,其声呜呜”,等等。

这种比喻并不是作者凭空想象,而是有现实依据的。曾有个故事是讲二战期间,美军在太平洋一个有土著生活的小岛上建立军事基地,驻扎人员,修建跑道,派遣飞机运输或空投物资。战事结束后这军事基地被废弃,后有人旅游到这个小岛时,发现土著们对一个树枝扎成的飞机模型作祭奠叩拜仪式,以祈求“飞机之神”吐出可口的食物。用现代人知识来看,土著的原始社会形态与飞机模型的现代科技形态一目了然,但若是古人,如喜欢旅游并写游记的谢灵运(385年—433年)有机缘旅游到这小岛,那他就会困惑这些土著叩拜的用树枝扎起来的模型是什么,很可能就会认为这模型是土著人敬畏的鬼神形象。同样,现代人对《山海经》的记载,其实就是这“古人—飞机模型”的角度,而非“现代人—飞机模型”的角度,从而对其描绘的事物理解不了。同样对于更多超高科技的证据熟视无睹,如埃及金字塔,被错认为是法老的坟墓;南美洲古石头建筑群,被错认为是奴隶社会的产物,等等。

由于上古人类的时代是原始社会与先进文明的杂合形态,且这个先进文明比当下的人类文明科技水平还要高很多倍,其一些科技远超现代人类的想象力,因此这里作者,也只能部分解析山海经的一些超科技事物的可能形态,而不能完全还原其真正面目。更多的事物的认识,仍待在人们正确、客观地看待山海经的描绘的社会背景后,探索到更多的这一高科技文明的证据,以验证《众神意志篇》的论述。

中国上古神话

中国上古神话,如女娲造人,共工怒触不周山,女娲补天,天开一口,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夸父追日,精卫填海,等等,其它有半信史故事如大禹治水,在华夏文明中广为流传。在现代人的一般观念里,被认为是上古原始人类的想象,是面对大自然的巨大力量而无可奈何时,臆想出来的事件与人格化。但这只是现代人用自身狭隘观点看待事物的一种方式,正确的方式为实事求是。

比如“女娲造人”这一神话故事,主体讲述的是女娲先通过捏泥土造出人来,后女娲发现这样效率很低,就拿柳条摔打泥浆,溅射出来的泥浆滴落在地面后纷纷化为人,成为华夏一族的源头。这里女娲造人,是可以有科学依据的。如生命领域,当下人类科技已经探寻到细胞的基因层面,可以展望人类在未来完全掌握基因的运行机制之后,那么通过基因合成人,也不是不可能。万一女娲就是这么一个超高科技的科学家或群体,那么神话就有现实依据。

在细节上如泥土捏人或泥浆化人,可以理解为细胞在浆状营养液里发育。同时基因,本质只是众多元素原子的特殊排序结构,与泥土有类似或接近的成份,可以认为是泥土的特殊形态也不是不可以。如此女娲造人这一神话故事里,主线“人被造出来的”,就可以成为事实,而泥土捏人、泥浆化人,则只是细节上的偏差。就如小孩子理解不了复杂的事物,大人常常需要比喻或类比来解说,刚被造出来的人,其思想意识都处于蒙沌无知状态,也理解不了这种超高科技的事件,那么这样的人看待女娲造人,就只能用简单地如泥土、泥浆之类的事物,向后代描绘、转述这种事件。再流传至今,成为神话故事,却被现代人认为是奇谈怪话,真是女娲的传人,不相信女娲造人这一事实。

现代人一般是借考古与科学知识来还原上古时期,通过一些简陋工具与创造的发现,如粗陶陋缸,打磨石器,岩崖涂鸦,来论证上古时期,人类处于原始社会形态,是不可能处于一个超高科技水平的社会。这其实是现代人的偏见及对科学的迷信,在于还原与论证上古人类社会形态,要全面考虑多方因素,而不是简单地通过考古这种发掘,实物固然是一种很好的证据,但很好的证据不一定要局限于实物,神话传说就是一类,逻辑推理则是一种手段。

比如许多大人都有童年手工制作的简陋泥塑玩具,要是某人搬出一大堆这种玩具,他人根据这种简陋玩具来判定此人童年时的社会形态是原始手工形态的,显然就大错特错,在于一个人的孩提时期可以是这么蒙昧,从而创造出这么简陋的玩具与手工制品,但孩提时期是可以有父母陪伴与教育,并且整个孩提时期处于高度发达的物质科技文明形态。

这种考查方式,也如一个人到了当下的非洲或南美洲某些原始部落,看到这些原始部落低下的生产力与简陋的生产工具,从而断定人类社会整体处于低下的生产力,只有简陋的生产工具一般。就会犯了严重的错误。

同样,一个文明的历程也可以是如此,只通过简陋器物来判定一个文明很原始,而忽略了更多证据在表达这个文明边上有更高级的科技人员在关注、照顾及教育的可能性,就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这是线性考虑事件进程的一种方式,也是西方考古理论对现代人的误导,以为人类就是从原始社会过渡到奴隶社会过渡到封建社会再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直到社会主义社会,而认识不到整个人类社会,在每一个时期,都是先进与落后穿插并行,或文明引导落后,或落后战胜文明,如此反复不断,曲折前进。即便是上古时期人类处于蒙昧无知状态,仍可以有比当下科技文明更先进的文明的存在。是这个更先进文明的族类,通过基因工程创造了人类,同时陪伴并教育人类。后由于各种因素,这个文明的族类离开地球,让人类独立自主演化,从而有今天人类社会的全貌与形态。

通过本书的关于上古神话的建构与解构,结合地球地形地貌的证据,可以证实上古神话,其实是上古历史的投射,一个缩影。一个人有小时候的记忆,一个文明,也有诞生之初的模糊记忆,在形式上表达为神话。上古神话虽然不能完全在细节上给上古历史予以正确的描绘,但在主线上,却是实实在在契合的。

众神意志篇·前言

地球,一颗小小的蓝星,人类文明的家园……

地球,处在太阳系的内轨道,站在人类角度看来,除了是自己的家园之外,其地貌相对于可观察的附近其它行星如火星、金星、木星、土星当中,是非常特殊的,在于其表面充满海水,蓝天白云,布满森林草地,沙漠雪原,整体充满着宁静的气息,在微观上则郁郁葱葱,生机勃勃,鸟虫鱼兽四处活跃,最主要的,还是有人类文明这一高级形态在不断发展。地球不象火星那样干旱无雨,不象木星那样长年一颗大红斑盘桓在大气层中,同时又没有生命印迹一片死气沉沉。

最初的生命源于何方?人类又源于何方?

西方有《圣经》一书,其第一篇章《创世纪》记录神创造天空、大地及人的过程,在信徒中被广为传颂,即神创论,但被崇尚科学的无神论者说为怪力乱神。无神论者一般用达尔文的进化论来解析人是由猿通过各种自然因素而进化到人的,但进化论所依赖的证据,又过于片面,许多古猿类的化石并不能形成连贯的进化逻辑链,同时进化论并未能在基因的运行机制上来诠释进化的过程是如何从环境到基因,再由基因到生命个体,进而在前后代之间产生明显差异成为不同的物种的。

冲突是人与人之间的观念问题,而客观事实必有且只有一件:不是神创造第一个人就是其它形式诞生了第一个人。在现代人与最初的人类祖先之间,必存在一条连贯的完整的事件线,才有当下的文明形态。人类进入信史时代之后,这条事件线相当明显。而最初的人类祖先的年代过于久远,缺少整体性的文字记载,无法有一个清晰的脉络,但通过散落在历史长河中的各个信息碎片的有机组合,可以还原最初的人类祖先的诞生场景,不是有神论与无神论各执一词,但不能将完整的客观性的证据链展现出来说服对方。

非此即彼是一种简单的理解事物的方式,其实事物的发展是一个综合复杂的过程。人类,即可以如圣经创世纪所描绘的是由神创造的,也可以如无神论都那样有科学的历程,两者可以一点都不冲突。本书的目的,在这两个看似冲突的方面给予全新的解构,即神创造人,是真实存在的事件,同时也符合无神论者的科学观。

人们通过考古、大陆海岸线形态等现象,得出板块碰撞理论,来说明地球山形地貌,主要通过地质构造而成,然后再通过水、风的亿万年侵蚀,才形成如今的样子,却极少深究一个问题:

地球表面这么巨量的水,从何而来?

有说的每年有无数冰陨石落入地球大气层,这带来的是“冰陨石又源于什么”这样一个更无法探究根源的问题,或面积相当或更广的其它行星为何看不到表面这么多的水;也有说是亿万年前地质构造及地内火山喷发带出水蒸气而成。这带来的问题是“其它行星上也有火山喷发,为何看不到广阔的海洋”,或“亿万年前常有地质构造与火山喷发,为何如今却根本看不到地质构造或只有极少有火山喷发的?”有说是地质构造停止了,火山活跃下降了等等因素。这些回答同样是经不起推敲的,比如是什么因素导致地质构造成停止与火山活跃性下降?地质构造与火山喷发的源动力又是什么?等等更无法深究的问题。

对于这些问题的困惑,其实是源于地球板块碰撞理论,是一个只根据一点点表面现象得出的粗浅的错误理论,而忽略了更多更广的地形地貌现象。于是建立在这个错误理论基础上的回答,都不能完整解答地球地形地貌的更多现象。人们期待这个板块碰撞理论能有更进一层次的发展,而少有反思这个理论本身就是错的,在错误的前提下再怎么发展,都不能带来正确的结果,更也不能解决延续的无数问题。这里作者,通过人类文明的上古神话、古籍记录,结合地形地貌特殊,来探究这些地形地貌形成的原因及上古人类文明历史的基本形态。

这是一个全新的角度,其核心是中国上古神话里关于太上名山昆仑(不周山)的传说与当下地形地貌的考证,并有一条完整的事物发展的逻辑线。

本《广义时空论附录(外)·众神意志篇》论证的是人类上古文明,存在一个比当下现代科技文明还要发达无数倍的星际文明形态,是这个星际文明在地球上创造了人,改造了地球地形地貌,从而来解释如圣经、山海经、中国上古神话许多让现代人理解不了的场景。同时给人们带来一个全新的角度,来看待自身起源,并为人类在未来进入星际文明,在探寻宇宙的行为模式上提供一点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