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流场涡

射流因材质不同有水射流、金属射流等等,常见射流形态有水枪、气焊枪,不常见的穿甲弹,是流体切割穿透固体的一种物质作用形态,甚至包括高速飞行的子弹、水珠,都可以用这种场涡形态来描绘其与其它物体作用时的空间运动形态结构。

当超高速射流撞击静止的物体表面,由于射流原子以太旋涡与物体原子以太旋涡间的相互作用,会在撞击面产生强烈振动波。

振动波贯穿物体瞬间,会在物体内部沿射流方向上,产生无数场涡,并牵引出无数的以太旋涡,无数的以太旋涡构成以太湍流。如一条激流翻涌的河冲刷并隔离两岸,在射流方向上的以太湍流层冲断物体原子之间吸引作用,从而在物体内部产生裂缝,裂缝内填充着高强振动的以太湍流,排斥并削弱物体内部原子间的电荷吸引作用。

同时,射流线程上的物质原子由于场涡与以太湍流的作用,线程上的金属原子之间吸引力变得极弱,其整体空间形态变成类液体结构,如高温融化的液态金属,于是射流向前进时,犹如入无人之地而顺利通过,表现为贯穿,这就是金属射流贯穿厚金属板的物质作用内在机制,也是高速水切割原理。人们观察到的射流前进,只是射流被这振动波与场涡向前推进的结果,而非射流本身有向前运动并切割的能力。看得见的是物质的运动前进形态,看不见的是物质内部的强烈波动形态。

对于射流本身来说,与物体表面撞击时,产生反射波动在射流内部传递,与射流内部原子以太旋涡运动方向相反,于是沿射流线程的垂直方向产生场涡与以太旋涡,牵引射流原子以太旋涡沿场涡方向运动,在宏观上表现为流体四溅。这是水流撞击固体表面时水花四溅的一般内在运动机制。

湍流成因

上面章节特别是在静电场内在机制解构中,经常提到一个“以太湍流”概念,这里用场涡理论来诠释湍流形态的内在机制。

纵观湍流研究可知,人们希望通过数学方程来描绘湍流,但物质作用首先是物质之间的相互关系描绘,数学只是来寻求其作用的规律,是一种抽象描绘,而不能代替直观描绘,更不能代替其作用本身。

专注于数学方程的构建而忽视作用本身,会因未完整认识到物质作用规律的现实条件下,而导致数学公式所依赖的前提设定缺失,从而导致数学结果结论不能客观反映事物作用形态即定性若错了,那再多的定量计算也是无用功。执着于数学描绘,并坚信数学结果而不是直观物质现象本身,是舍本求末的作法。

按科学界的说法,湍流的“中心问题是求湍流基本方程纳维-斯托克斯方程的统计解,由于此方程的非线性和湍流解的不规则性,湍流理论成为流体力学中最困难而又引人入胜的领域。虽然湍流已经研究了一百多年,但是迄今还没有成熟的精确理论,许多基本技术问题得不到理论解释。”

湍流之所以让人们所困惑,在于人们认识不到以太的存在,仅在原子层次去研究,结果终止于原子层次。在以太层次,则由于场涡的存在,自然会产生湍流现象。

流体空间,本质是以太空间。当一种流体沿某个线程流动时,波动也伴随向前,这就是波流一体。

由于波速一般大于流速,波振动在流体粒子之间传递,发生偏向作用,从而产生螺旋收敛形态传递,这就是流体内的场涡,场涡带来以太旋涡的诞生。而以太旋涡有空间稳定性,就如恒星对光产生偏折产生“时空弯曲”现象,这里以太旋涡对线程上的波也产生偏折作用,结果导致直线波动形态受到干扰,当这个干扰发散到线程之外的整个流体空间,导致流体被以太旋涡运动所阻挠,表现为整个流体空间线形流动形态的坍塌,也即在流体线程上,有无数的微漩涡存在,于是整个流体空间,就表现为湍流。这就是湍流的物质作用机制。

若流体的速度很大,则这个以太旋涡被流体所击破,形成更细小的旋涡,在流体形态上不明显,就是射流形态。

就牛顿力学物理上来理解湍流,是流体内的波分割流体,产生局部的紊乱,表现出湍流形象。湍流,是波的“时空弯曲”现象借流体表达出来,本质是波流一体下的流体运动被场涡干扰所致。

湍流,是流体自生的场涡对流动形态的干扰与破坏后的运动结构形态,是流体的混沌形态。

这是流体内的“时空弯曲”现象。

布朗运动

被分子撞击的悬浮微粒做无规则运动的现象叫做布朗运动。人们将布朗运动归结于分子撞击,其实只是停留在分子层次的研究结果而已。

由于分子是由多原子空间结构,而原子又是电子质子的复合空间结构,而电子质子的正负电荷内在机制在经典物理理论并没有解构,电子质子的内在空间结构也是模棱两可,因此布朗运动作为一个实验观察现象,其内在机理的研究远没有终结:布朗运动是由综合作用而成的,不仅仅是分子撞击。

一个悬浮微粒如花粉颗粒,在水中作无规则运动,直观说是受到分子撞击,这很容易理解:颗粒四面八方都是水分子在作热运动。

这是颗粒作布朗运动的第一个因素:众多水分子无规则作用。

但水分子并不是凭空处在一个容器中的,容器中还有以太,以太是一种自由流动的远比水分子更微观物质,而以太流动,必会带动颗粒运动。布朗运动的实验其实是在地球地表水环境所做,本质是颗粒悬浮在水分子中,而水分子又悬浮在以太中,因此在太空真空环境下悬浮的颗粒,也是会作布朗运动,比如范·艾伦带里的电子与质子,也是无规律运动,这就没法用分子撞击来理解了,唯引入以太才能理解。

这是颗粒作布朗运动的第二个因素:以太无规则作用。

颗粒是分子集合体,而分子是多原子空间结构,带有原子的某些属性,如电荷,即分子由于带电荷,于是如原子一般会有自转属性,也会电荷吸引排斥,如此颗粒也会有自转属性,也会吸引排斥。在水溶液,就算水分子不去撞击颗粒,颗粒也会因自转运动及相互间的吸引排斥而出现运动状态的无规则变化。

这是颗粒作布朗运动的第三个因素:颗粒自身电荷之间的作用导致运动状态不平衡。

而集群粒子运动就会产生场涡,于是上面这些各层次的粒子运动现象,都可归结为场涡作用。即颗粒是受水溶液内的场涡作用而运动。由于场涡是一个圆周形态的波运动结构,带来以太旋涡在在水溶液内流转,结果就会带来离心机现象:

所有颗粒最终会被汇集到以太旋涡的涡心处。这也是充满悬浮颗粒的水桶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颗粒会聚集成一堆的内因。

西方科学实验室观察一般只是停留在几小时或几天,一般颗粒密度要比水溶液密度略大,上面说的就是密度大的场景。而按实际宇宙时间的无限长延伸,及颗粒对比水密度分为大、小、一致三种情况,可以判定经过千万年的时间跨度:

所有比水密度大的颗粒,都会以螺旋收敛运动形态汇集到以太旋涡涡心处,并沉到水底;
所有与水密度一致的颗粒,都会以以太旋涡涡轴为旋转轴心,在以太涡流上作圆周漂流运动;
所有比水密度小的颗粒,都以螺旋发散运动形态扩散到以太旋涡的外沿处,并浮到水面。

因此说布朗运动虽然看似是一个不规则无规律的运动现象,其实仍是有规则的:是局部无规则运动下的整体螺旋收敛、扩散或圆周运动形态。

而颗粒水溶液只是人为设定的一个普通场景,在宇宙中大小只是人类的主观定义,质子电子的环境与太阳行星的结构类似,颗粒与星球类似,因此可以推广布朗运动的描绘:

也即在任何物体内,各层次的颗粒,包括小至电子质子,大至恒星、旋涡星系,都在作用布朗运动:局部无规则运动下的整体螺旋收敛、扩散或圆周运动形态。

布朗运动,其实只是运动在颗粒水环境下的一种现象观察而已,是运动的一个特定场景的称呼,也包含宇宙旋涡星系运动形态,这就是全息。

水漩涡场涡

水漩涡很常见,随便搅动一个圆形脸盆里的水,停下搅动后就可以看到一个水漩涡形态。而有人根据北半球的脸盆里的水在重力作用下漏到管道里后产生逆时针旋涡形态,得出地球是自西向东自转,而传为人类智慧美谈。这里用场涡理论来解析一个在重力作用下形成的水漩涡的一般过程。

按牛顿力学来说,一个水分子会受重力作用而垂直向下,但水漩涡中的水分子,显然是一种螺旋向下的方式运动的。虽然人们可以用地球自转来说明其螺旋向下的一般作用机制,但人们对地球自转的成因都模棱两可,这也是在用一个不可知因素解说一种现象,因此是不能究其根本的。

场涡理论则可以很简单地解说这一现象:

当水体受重力作用并通过底下管道流出,水体有向下流动趋向,于是重力作用下的振动波瞬间在水体内向下传递,并指向管道口,传递过程由于波速大于流速,重力在水体产生的压力,借水分子之间的碰撞作用,会在传递线程上形成无数的场涡。由于不存在绝对平衡对称,无数的场涡牵引的以太旋涡之间相互融合与轴纠正,最终化为一个大场涡与大以太旋涡,这个大以太旋涡牵引水体作旋涡运动,于是水分子一边受重力作用向下坠落,一边受以太旋涡牵引作圆周运动,即为人们看到的水漩涡螺旋运动形态。

也即无论水体有无地球自转的影响,只要有重力作用向下流动,必会形成漩涡,地球自转只是强化了这一进程并规范了漩涡的最终方向。自然,平衡的空间结构,比如更对称的圆形管道,更光滑的容器表面,会减慢场涡的形成速度与融合速度。

其它方式,如搅动脸盆里的水形成漩涡,或波浪相互撞击、洋流的对冲形成漩涡等等都可以用这个方式来解构漩涡形成的内在物质作用机理。

水波场涡

水波更为常见,并在实验中可以简单地通过振子打击水面而产生。物理界对水波的研究几近是“透彻”,因此经典物理断然不会去重新解构水波的另外作用形态。由于认识不到以太的存在,经典物理的这种水波研究,其实也是没有究其根本。

这里以实验室中振子周期性拍击水面产生水波纹,再通过场涡形态来描绘水波的内部新的运动空间结构形态。

当振子在簧片的周期性带动下,一圈圈水波纹立马显现出来。当振子第一次拍打水体时,在振子尖端周边,由于物质间的相互作用,在水体内部产生一种全方位压力F。这个压力向水体扩散,表现为波动,在传递过程中在各个时空层次产生无数的场涡。

对于水体表面,由于压力向上扩散受阻,波动形成的场涡导致水体表面隆起,于是人们看到弧形的水波峰出现。而这个水体表面场涡是背离振子方向的,于是形成以振子为中心向四周扩散的弧形波峰。场涡,如一个车轮,向外翻滚而去,不断抬升表面水体,形成水波。

振子每拍打一次水体,就产生一次场涡运动,场涡不断向外扩散,于是形成一圈圈的水波。场涡传递过程,波动以场涡涡心为中心向四方扩散,从而形成更多场涡及更大的作用范围,表现为随着水波的传递,越外围的水波有更长的波弧,也即水波波长变长。这就是宇空红移现象中能量滞留在媒介以太后,光波波长变长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

红移,其实是每个波内的场涡的作用范围在传递过程中逐渐变大所致。

经典物理理论只知红移是波动能量滞留在媒介里而衰减后导致的波长变长现象,但不知道这个能量滞留与这个波长变长之间的物质作用联系,这里通过水波场涡论述来大略描绘一下。

而对于水体内部,由于场涡的传递速度远大于水波的速度,在振子连续拍打水体后,形成的场涡充满整个水体空间。而场涡之间的扩散被相互约束,形成又振子拍打频率为间隔的栅栏状分布,被人类仪器探测到作用强度后,形成波峰与波谷的概念。

百慕大三角的奥秘

百慕大三角,作为地球神秘现象代表广为流传。百慕大三角地处北美佛罗里达半岛东南部,具体是指由百慕大群岛、美国的迈阿密和波多黎各的圣胡安三点连线形成的一个东大西洋三角地带,每边长约2000千米。由于这片海域常发生人们用现有的科学技术手段,或按照正常的思维逻辑及推理方式难以解释的超常现象,因而到了近现代时,它已成为那些神秘的、不可理解的各种失踪事件的代名词。

要解开百慕大三角的时空奥秘,首先要了解大西洋暖流。

大西洋暖流经过百慕大三角区域,与暖流一体的以太振动波受弯折地形的约束首先发生偏折,偏折随大西洋暖流的持续流入三角区域,以太振动波在百慕大区域形成大场涡。

大场涡带动流体作涡旋运动,比如上面展示的大气涡旋形态,在大西洋百慕大区域海洋下面,同样存在一个巨型水漩涡,这个水漩涡由大西洋暖流的波流一体运动中,在三角区域受阻,形成大场涡而后牵引以太流形成旋涡,进而带动海洋水分子形成的。

三角地带的场涡导致的巨型以太旋涡,表现为磁场。这个旋涡被检测到,就是人们观察到的百慕大三角磁场异场现象。磁场是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以太旋涡的涡管能屏蔽光,并带来内部粒子振动强度与频率的变化,后导致时间的加快或减慢,这是上面黑洞、封闭时空等小节论述的。这个百慕大场涡--旋涡的涡心,会受暖流的季节变化而发生强度、位置、时空尺度的变化,总体范围分布在迈阿密-百慕大-波多黎各这三角地带。当经过的船只、飞机刚好处于涡心位置,就会被以太涡管包裹,产生封闭时空作用与时空隧道现象。当以太涡管结构因暖流变化而解散或削弱,人们就会看到被包裹的人与物释放出来,并有不一样的岁月容貌,这就是百慕大的奥秘所在。

台风场涡结构之波流一体

这里再附带说一下龙卷风与台风的关系。

在形态上人们可以直观地区别龙卷风与台风,好象台风是一个圆盘形气旋结构,龙卷风是一个细柱形气旋结构,但真正的区别则不是如此,在于人们其实只是看到通过云汽细微水珠反射过来的光,来描绘台风与龙卷风的区别。而没有被光反映的结构,则不为人们所观知。

台风=龙卷风的的放大形态

也即台风只是龙卷风的放大版,两者有一样的结构形态,只是尺度的差异:台风同样有很长的涡管。但为何人们看不到台风的涡管?在于台风相对尺寸巨大,角速度相对龙卷风要小,接近地面的涡管只吹起大风,而没有龙卷风这么直观的破坏作用,让人看不到涡管的形态。同时作为以太旋涡,携带云汽分子到达地面后,云汽分子受地表阻碍而不能继续延伸成长柱形云汽涡管,于是人们只能看到台风的空中部分形态-一个圆盘形气旋结构。

而不可见的台风以太旋涡的涡管与场涡运动形态,则仍能深入地表以下,直至地壳某处与地壳场涡的平衡位置。这是2010年5月份危地马拉被热带风暴“阿加莎”侵袭后,出现巨大地洞的原因,这与上面的地陷成因是一致的,这里地陷的以太涡管与场涡,是由热带风暴“阿加莎”的以太旋涡涡管深入地下而成,后切割地壳土层,地下刚好因地下水被抽空形成空腔,不能支持涡管内的地层的重量,受重力作用而脱离周边地层而下沉形成空洞。

同样对于龙卷风,人们也只是看到其结构的地表以上部分,其涡管结构也是深入地表以下。

当台风经过山地地貌后,除了没有水汽继续凝结补充云汽旋涡的强度之外,更是由于地下部分的场涡运动形态被曲折凹吐不平的地形结构破坏,于是台风的强度很快衰减。这就是太平洋西岸的台风在经过台湾或登录大陆之后,很快衰弱消解的原因。

龙卷风场涡之波流一体

空气由于温度不同,会出现流体分层现象,就如玻璃杯里的水体与空气的分层,只是空气与空气的分层差别没那么大,且不直观,但通过一般物理力学知识可以想象与理解。在夏天,地表富含水蒸汽的高温空气上升到高空,遇上层冷空气凝结后形成厚云,并逐渐形成空气对流。

当这个对流运动刚开始时,空气由于温度不同,仍处于整体分层状态,凝结区域还不大,不足以产生雷电现象,而是会因空气相向流动形成场涡与以太旋涡,以太旋涡的涡心为空气低压区。

当这个以太旋涡停留在高空并牵引空气及水汽分子作旋涡运动,同时旋涡中心水汽分子继续遇冷凝结,导致场涡与以太旋涡的作用范围与结构形态扩大,带动空气旋涡运动角速度加快角动量加强,于是这个空气旋涡的涡管会向下延伸,涡管内部的低温冷空气随涡管延伸而下沉,于是在延伸的途中空气中的水分子继续凝结成水汽,借水汽对光的反射,人们看到龙卷风呈尖管形从云端快速伸向地面,而不可见的是这个空气旋涡。

这个过程的具体直观形象,可以参考电影《后天》里的龙卷风形成桥段。

当空气旋涡涡管到达地面后,冷空气下沉停止,龙卷风整体成形。由于旋涡运动,涡管里的空气压力小于外围空气压力,于是就可以吸水、尘土到上空,表现出很强的破坏力。

龙卷风形成整个过程,简单说就是上层水汽凝结后产生低压区域,而后产生场涡与以太旋涡,进而形成空气旋涡与可见的涡管。

生活中若人们将一盆水慢慢按圆周方向搅动,可以看到水漩涡形成,当搅动速度加快,就可以看到水漩涡的涡管慢慢深入到水底,龙卷风就是这个空气-水体分层下的水漩涡的空气版。水体形成涡管后,而当以不定方向搅动这盆水后,漩涡形态及涡管就会消失。这里分层的空气旋涡流动也是一样,是空气对流形态加强后,并且水汽不再凝结而致使旋涡角动量得不到补充,于是空气旋涡形态被破坏而导致涡管消失,表现为龙卷风消失。

龙卷风的另一种形态是火龙卷,也是这样下热上冷分层空气下的上层冷空气下坠产生场涡、以太旋涡及空气旋涡运动后的涡管形态,最后吸收火焰气体后表达为火龙卷。

大气场涡

地核振动透过地幔与地壳,传递到大气层,即形成大气场涡。这个场涡的形态与湍流很相似。如此地核振动与地球整体元素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形成的以太湍流混合在一起,构成地球表面静电场的分布形态与物质作用实质。

当这个场涡牵引地表以太形成旋涡继而拖动大气层里的空气分子及水汽分子,人们就看到大气涡流了,象台风、龙卷风是这个大气涡流的圆满形态。

地幔场涡探究

地核原子核聚变振动波继续传递到地幔,在地幔-地壳接触面部分波反射形成循环振动传递,形成地幔场涡。

地球有地核,时刻发生核聚变,核聚变时刻在产生强烈振动能量,能量导致地球地幔熔化变成液体态,地幔表面因温度流失过快而凝固形成地壳。在地球内部,地心振动波除了在地壳内表面反射之外,还在地幔形成大场涡,这个场涡是一个有源场涡结构。

当然地幔场涡并一定是这么八个次级场涡形态,有可能是四个或五个或六次级场涡形态,这依赖于人们的继续研究。

地核场涡探究

当下人类已经考察地球结构主要由地壳、地幔、地核组成,同时相信地核主要由铁成分组成,地球磁场源于地核带有磁场,就如磁铁带有磁场。但地核如何产生磁场,则是不明就里。

磁铁磁场的成因在前面章节已经描绘,源于铁原子以太旋涡间的环形振动产生的以太涡形喷流,环绕在磁铁周边空间,后被仪器检测到这个以太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而定义。地核就是一块放大版的磁铁,地核磁场也是地核铁原子以太旋涡间的环形振动产生的以太涡流的力场在地球整个空间的梯度分布。

地核除了铁原子以太旋涡作环形振动之外,地核内铁原子以下层次的以太旋涡间在发生核聚变反应,产生的振动在地核内部折射与内表面反射,形成地核场涡。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地核内的核聚变是包含人类已知的氢原子之间的核聚变,但还有更低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甚至比电子还要更微观的以太旋涡之间的聚变,统称核聚变。

由于地核空间巨大,各微观以太旋涡之间的核聚变活动时刻在进行,产生的振动在地核内部形成场涡后,对地核空间结构的融圆过程也极长,于是地核场涡形态,就是由众多次级场涡围绕一个中心的流转形态,同时牵引以太产生与场涡方向一致的地核以太旋涡。

次级场涡的数量与分布范围,由核聚变的强度、地核的成分体积、地球在太阳系的位置等等因素决定。

象一个桔子瓣

表面张力之否定

曾在“星体球形结构”小节中,为简单描绘星球成为球形的原因,引用经典物理学的“表面张力”这一概念来说明星球高温液体球,这里是否定“表面张力”这个概念。

表面张力在经典物理理论中,大略是指“由于处在边界内的每—个分子都受到指向液体内部的合力,所以这些分子都有向液体内部下降的趋势,同时分子与分子之间还有侧面的吸引力,即有尽量收缩表面的趋势。这种情况使流体的表面好象蒙在一个表面积比它大的固体外面的弹性薄膜。”物理界还将毛细管现象、水珠球形态等原因归结于表面张力。

这个解释其实停留在范德华力的层次上,即液体内侧的其它分子的范德华力作用,形成指向液体内部的合力,产生吸引作用,而使边界处的分子形成向内运动趋势,而边界内的分子之间又相互通过范德华力作用相互吸引,就有了如货车挂网罩一样边界分子层罩住内部液体分子,表现为边界层分子整体结构看上去如一个弹性薄膜。

但懂得牛顿定律的读者都知道,力是相互作用的,“指向液体内部的合力”只存在于最表层的分子,液体内部分子合力是0,因此整个液体表面,按经典物理理论中的定性,是被薄到只有1、2个分子厚的弹性薄膜所约束,显然这种约束力远远不够去保持液体的形态,特别是球形水珠结构。

通过前面章节关于分子范德华力的重新定性,及上面波流一体与场涡的认识,可以确定不存在表面张力这一作用。

振动波在液体内传递,产生场涡作用,用仪器检测表现为压力。这个场涡牵引的以太涡流延伸到液体最表层分子,让液体表层分子间出现分离倾向,但分子间又因范德华力而结合,当场涡作用与范德华力取得作用平衡,于是液体表面分子之间处于欲断不断的绷紧状态,被人们误认为是表面张力。这种“表面张力”其实是“表面被迫张力”。

通过场涡与范德华力的平衡作用描绘,可知表面张力,其实是物质作用的结果现象,而不是物质状态的成因。物理界对表面张力的认识,是又一个将结果现象当成事件成因的本末倒置的案例。

这里也可用经典物理来重新理解“表现张力”这一过程,这与气球充满气后,表面出现拉紧原理一致:气体内压向外突破受阻,导致气球的橡胶薄膜分子受力后,分子之间处于相互分离张开但又没有断开的绷紧状态,这是一种物质作用的结果现象。对于液体,只是液体内的波振动压力,取代气球内的气体压力而已。

日常生活中锅里烧开水,就是锅底热振动导致水体沸腾,不断翻滚,这是水面表面被撕裂的另一种说法,附带产生漩涡、湍流及蒸汽现象。而平静液体里的场涡,与水分子间的范德华力取得平衡,只表现为液体表面出现分裂趋势,被人们误认为存在“表面张力”。人们提出表面张力这个概念,是停留在表面观察的结果,更是没有正确原子结构理论指导的结果。

这里重新认识星球成为一个球形的物质作用机制:是地球内部的地核这个有源场涡导致的地幔高温熔浆融圆过程后的圆满状态。

肥皂泡之波流一体

大气旋涡,是气体不被约束,而后又受地球重力影响而展现的圆满状态。若气体被约束,又能自由流动,也会展现出圆满状态,这就是以飘浮的肥皂泡为代表的气体球。

肥皂泡形成球状结构,与水珠形成球状结构原理完全一致,只是承载的分子以太旋涡不同。这里是空气被水膜约束后,内部波振动在水膜内表面持续反射,形成无数场涡与以太旋涡,带动空气分子不断调整分布,表达为融圆过程。最终形成大场涡与大旋涡,导致内部空气分子分布形态为球形结构,表现为圆满状态。这一描绘可参考水珠的融圆过程与圆满状态。

肥皂泡表面水膜处于绷紧状态被理解为表面张力作用也是错的。

薄薄的水膜包裹着空气球,这与大气层包裹着地幔液态熔岩,两者几乎有一致的运动结构形态:都是薄薄的流体膜包裹着流体球。肥皂泡表面薄膜的流转形态与大气层的流转形态非常相似。

将肥皂泡放大到地球尺度,表面薄膜就是一个大气层,通过肥皂泡表面水膜的整体流动形态,可以模拟地球大气层的整体流动形态,以展现地球各表面区域大气的相互作用与联动过程。

本章节的上面内容,用石头、水珠、大气涡旋与肥皂泡分别来说明固体、液体、气体的场涡及旋涡的波流一体形态。更复杂更细微的波流一体形态描绘依赖人们的深入研究。

万物结构都是波流一体,应万物结构不同,有不同的波流一体过程形态,而不同的波流一体过程形态又展现出不同的万物结构,两者相互相承。

大气涡旋之波流一体

气体作为物质结构形态之一,也存在融圆过程与圆满状态。由于气体分子以太旋涡间的范德华力远小于液体及固体分子以太旋涡间的范德华力,因此有略微差别的融圆过程与圆满状态。

气体分子以太旋涡间的范德华力相对要小很多,于是地球表面的以太场涡与旋涡形成后,带动气体分子以太旋涡在以太旋涡上随波逐流的效果也最明显,表现为稍有挠动,气体立马产生涡旋现象。

涡旋现象就是气体融圆过程的展现。

大气涡旋,就是一个常见的水汽现象,在卫星云图上的高纬度区域经常可以看到,是空气中的场涡导致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形成以太涡旋,再牵引气体分子以太放涡与水汽分子以太旋涡作涡旋运动。

同样,气体分子以太旋涡间的范德华力相对过小,导致场涡的融圆过程很容易被打破,从而出现紊流乱流现象。紊流乱流是下一时空尺度的融圆过程。

虽然如此,但只要条件具备,比如外界振动波的持续呈场涡态传入,没有其它气流的强力干扰,某个区域的气体仍达到圆满状态,那就是台风、龙卷风为代表的大气旋涡,另外如飞机穿过云雾产生的涡旋气流,也是非常直观。台风、龙卷风的形态很常见,就不再继续描绘,只是人们观察的同时,要代入场涡与以太旋涡,以理解其内在的真正运动形态,而不是停留在光与影的表面及分子时空尺度。

场涡

万物的场涡一般有两种状态:无源场涡与有源场涡。

一个场涡,若形成源自于外界物质导致的循环振动传递,是为无源场涡,即涡心处无振动源。如台风、龙卷风、漩涡及这里举例的石头的空间里的场涡,就是一个无源场涡。

一个场涡,若形成源自于涡心处物质作用导致的循环振动传递,是为有源场涡,即涡心处有振动源。如原子、电子、恒星、行星空间里的场涡,就是一个有源场涡。

一个物体的场涡涡心有无振动源,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振动源可能因某种因素而解体或消失,于是一个物体内的场涡就变成无源场涡。而原本只有无源场涡的物体,可能由于某种因素而聚集出核心振动物质而生成有源场涡。

依据场涡振动方向的顺逆时针不同,场涡又可分为正振动方向场涡与负振动方向场涡。于是场涡运动形态一般分为四种:

无源正振动场涡
无源负振动场涡
有源正振动场涡
有源负振动场涡

关于涡场的运动形态,会通过现实中常见的实验与生活中的现象来深入描绘并相互映证。

饱和度

饱和度是与溶解一个高度相关的概念,即在一定温度下,一定量的溶剂中,能否再继续溶解该溶质,如果能够再溶解,说明不饱和,反之则是饱和的。经典化学理论并没有在分子层次说明饱和度产生的内在机理,及饱和后的溶液能继续溶解另外物质的原因,这里同样用分子以太旋涡模型来诠释一下。

当溶解过程发生时,溶剂中的溶质分子以太旋涡越来越多,这些溶质分子以太旋涡或以分子耦合态存在,或以离子态存在,或与溶剂原子以太旋涡相互耦合形成新的稳定分子,如上面氯化钠—水溶液展示的那样,如此混杂状态下的溶剂分子以太旋涡,随着溶剂中溶质不断增加,新产生的分子以太旋涡流,是处于最低偏向结构形态,从而不能克服溶质内的共价键、范德华力,乃至表面的以太湍流层,于是溶解过程停止,对于溶剂来说,溶质达到“饱和”。

也即溶剂中的溶质其实并没有达到所谓的“饱和”,而是溶质原子以太旋涡被内部三种力约束后,随着所受到的外界作用力越来越小,不能继续脱离溶质整体空间结构,从而在溶液里看起来达到“饱和”。这也是已“饱和”的某种溶质的溶剂里,还能溶解入另一种溶质,乃至溶解入更多种其它溶质的原因。

饱和概念,是一种错误认知。

饱和度,是溶质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吸引作用与溶剂原子以太旋涡对溶质空间结构的破坏作用,达到平衡后的外在体现。

分子化学属性与红外辐射

曾在“原子化学属性”小节通过电子连珠导致原子以太旋涡的偏向形变来说明原子化学属性的内在机制,这里分子化学属性的有相类似的内在机制,是源于分子内部多原子互绕导致外围次生以太旋涡的周期性偏向形变。

在一个长时段内,分子以太旋涡由于内部多原子耦合互绕,会以互绕中心为涡心,对外界表现出复杂的空间结构形变,这个形变还杂合了内部原子以太旋涡的电子连珠偏向作用,从而能对周边产生力的作用。这个力的作用,对周边空间以太表现出振动波传递;对周边其它微观旋涡表现出涡流的合流与对冲作用,从而产生化学反应或物理作用。

由于次生以太旋涡的偏向,在频率、强度方面远较原子以太旋涡的偏向要小,于是这种偏向一般产生偏红外辐射,这是一般物体都会产生红外线的原因。同时这种偏向也会与相同周期的入射红外线产生干涉,表现为红外吸收。

这其实是分子发射光谱与吸收光谱现象。如CO2气体就有很强吸收红外线的作用,即源于这种周期性次生以太旋涡的偏向干涉。但这种分子以太旋涡周期性的偏向远较原子以太旋涡电子连珠下的偏向要复杂,表现出有更多的谱线。

比如对于某个双原子结构的分子来说,设其双原子的谱线数分别是15条与31条,那么这个分子的谱线数就有C(1,15)*C(1,31)=465条之多,且谱线之间会出现接近重叠现象,要是更多原子结构下的分子的谱线数,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这远超出人们仪器的分辩能力,因此没有必要特别研究,但要认识到这种振动波存在及成因。

次生以太旋涡的涡流偏向作用,则表现为溶解析出作用、酸碱性、氧化性、腐蚀性等等常见化学属性。

分子化学属性与红外辐射,是分子以太旋涡内部的原子互绕作用后,分别产生的流体作用结果与波动作用结果,是一体两面。

同位素

元素周期表排序的实质是仪器信号强度的梯度分布,被讹化成核外电子数的2、8…等数的分布。现实观察中这种信号梯度分布是连贯性的,但周期表内各元素原子测得的信号是不连贯性的,于是就提出“同位素”概念来弥补这个结果缺陷。

这是经典原子理论中同位素被提出的内因。

以太旋涡理论下,没有同位素概念,只有微观以太旋涡的尺度、强度等不同。这尺度、强度分布是连续的,而仪器有最高精度的,人类的能力只达到一个质子信号的精度,低于或高于这个信号精度的,会被四舍五入的方式记录,这是原子作用信号的量子化过程。

当两个原子以太旋涡的时空尺度、作用强度、电子连珠周期接近时,分别与其它相同原子作用后表现的化学属性也会接近。而人们测得的这两个原子以太旋涡对仪器的作用信号又不是完全一致,只是相差一个或几个信号单位,于是这两个原子以太旋涡就被定义互为同位素。

以太旋涡理论下,同位素现象存在的根源,则仍是上节提到的原子以太旋涡因电子连珠结构的周期性出现导致的角动量的损失(另一个能量损失是两极辐射),从而减弱涡流对最外层电子的束缚。当减弱到一定程度时,在一个新的电子连珠结构形态出现时,最外层电子因偏向最大而脱离轨道,表现为电子辐射,即β射线,这就是β射线内在作用机制。

若是质量与氦原子以太旋涡相当的正电子脱离轨道,表现为α射线,这是α射线成因之二。

原子以太旋涡内部因少了一个外围电子,其内部其它电子以太旋涡的轨道分布、公转周期会出现调整,达到新的平衡状态,表现出新的电子连珠周期与化学属性,于是这个原子以太旋涡则转变为低一层次相对稳定的原子以太旋涡,比如锂变成氦,氚变为氘等等,直到转变成氢—人类仪器最高精度能探测的最低作用信号状态。

这转变的过渡原子以太旋涡状态,即是同位素状态。

这是同位素平和过渡的形态描绘,是一个极缓慢过程。而强烈的过渡形态,则直接表现为原子核分裂与各类粒子辐射,表达为半衰期。

要认识两种互为同位素的原子之间的区别,仍可通过这两种原子的谱线分布形态的异同点来区分。仪器作用信号接近,其实不能说明其内在电子结构接近,因此两种互为同位素的原子很可能有不一样的谱线。通过谱线观察两种互为同位素的原子,就可重新区分这两种原子是否是真的有相近的众电子核外轨道运行形态,若是相近的,表明是同一种元素原子的同位素,若是相去甚远的,说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原子,被归为同位素不过是对仪器的作用信号刚好相差1到2个梯度。

元素周期表批判

元素周期表在化学理论中占有绝对重要的地位。但它的建立思想有严重问题,从而也就不能真正有效指导化学反应现象的内在解释,由此人们对化学材料的构架只能是经验总结。

人们通过物理方式来获得元素周期表各元素原子的核外电子数来展开周期表的描绘。核心问题就是这个“物理方式”其实并不能获得核外电子数的充分论证的。即使到现在,人们仍无法去抓住个一个原子来对其内在有几个电子数数数,更何论提出元素周期表的那个年代。

那人们的“物理方式”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仪器,通过仪器的检测来看信号各不同,于是有不同元素原子的描绘。也即元素周期表的元素排布,本质是仪器信号强度的梯度分布,被讹化成核外电子数的2、8…等的数量分布。现实观察中这种信号梯度分布是连贯性的,而电子核外分布理论的结果不是连贯性的,于是人们就提出“同位素”这个概念来弥补核外电子排布理论缺陷。

在“电荷单元考查”小节否定电荷单元概念,同时也否定这个电子排布规律,于是也否定了元素周期表的正确性。但何以元素周期表仍能指导人们去探索?这在于元素周期表是一个固定表格,有极好的参考作用,起到一个坐标体系的作用。就如当下人们用的电脑键盘上27个英文字符也是没有规律的,但人们习惯以后,仍可以顺利打出有规律的语句。

同样元素周期表的排布规律虽然是按仪器信号大小来排的,实际不能反映核外电子的正确分布,不能正确描绘不同元素原子间的相互作用情况。但人们在化学研究中,可以参考这个表格,可以构建出无数的化学公式,同时通过公式与实践的结合,而不是通过公式与元素周期表结合来指导生产,从而避开周期素的误导。本身若元素周期表是正确的话,那通过元素周期表就可构建出很多正确的化学公式,而实际是许多化学公式只在实践中得到检验与筛选。

这就是“正确的理论比错误的理论要好,而错误的理论比没有理论要好”的研究之路,在于错误的理论可以让研究持续,直到理论被纠正,而若没有理论,研究则会裹足不前。元素周期表,就是一个可以让人们持续研究的“错误理论”,它是人们没有找到更好工具后的一个可以一用的工具。

电子云批判

经典原子结构模型,必须解决微观原子之间如何相互结合形成稳定宏观物体的问题,电子云概念应运而生。经典原子核外的电子排列分布,曾在“电荷单元考查”小节中否定。电子云,又是依赖于这个核外电子排列分布理论,也是一个否定的概念。

电子云,是化学中分子稳定结构的作用基础,并由此制造出共价键、范德华力等概念。化学家们用电子云概念制造出众多分子模型,让人们以为分子结构就是那种形态,但真相是那只是数学公式计算的模拟结果,是人们想象力的构建,而不是说实际电子运动形态是如计算结果那样分布。

物理界虽提到原子空间内的电子云分布形态,但其实直到当下,从来没有任何实验观察证据表明电子在原子空间内的运动形态是如此构架的。电子云,只是依据经典原子模型结构理论下的一个猜测结构,而非真的原子内的空间存在电子在随机的运动。

化学中,人们常用氢原子的核外电子运动影像的正态分布,来举例说明电子轨道的不确定性,即电子云。氢原子电子云分布,说明在一个电子的运动形态下的,电子轨道就已经很复杂,那么那些有十几个乃至近百个核外电子的原子空间,人们是如何确保如此众多的电子相互间的和谐运动?还既要符合泡利不相容原理,又要符合测不准原理?

这显然不可能,因为按经典原子结构模型来说,电子总负电荷数与原子核正电荷数一致,那么原子空间内的众多电子,由于相互距离更近,电子-电子之间的电荷斥力作用,必先于原子核—电子之间的电荷引力发生作用。

物理理论界,只考虑电子与原子核之间力的作用,而从不考虑核外电子之间力的作用,是非常有失偏颇与不严谨的。如此核外电子间的电荷相互作用,早就将原子空间内电子轨道分布形态搞得一塌胡涂,而不是经典轨道分布理论下的原子核外电子的稳定运行。因此说电子云,是非常不靠谱的核外电子运动形态描绘。

比如下图的电子云模型,常在化学教科书中被引用,而按电子云构架,其实是很多个原子核才能实现如此形态下的电子云分布,并且轨道是圆周态,而这种电子云的拉长偏向气泡形态,是如何实现众多电子运动的稳定性?显然,也只能归结于人们的想象力。

电子云概念,同时也是与电子跃迁发光理论有冲突的。在于电子跃迁发光理论中,包含能轨概念,电子因为能轨变化而发光,而电子云概念中,包含的却是能轨是随机的,是随时在变的,那么按电子云与电子跃迁发光理论相结合,会得出电子在不断发光才对,但实际实验观察并没有“电子不断发光”这样的现象。这表明要不电子云概念有问题,要不电子跃迁理论有问题,或者两者都有问题。这种自相矛盾在经典物理理论中很多,这电子云概念与电子跃迁发光理论就是一对。电子跃迁理论在前面章节已被否定,这里则是否定电子云概念,也即两者都有问题。

电子云概念所依赖的测不准原理,将在量子力学批判章节中说明测不准原理的实质。宇宙运动没有准与不准的概念,有且只有物质与物质运动,准与不准,是人类意识问题,将意识问题当成物质实质,错误由此诞生。

依赖电子云概念的共价键,也是不成立的,是在一个错误理论上建立的错误构架。

以太旋涡理论下,原子之间相互结合形成分子,是不必依赖电子云运动形态的,原子之间相互结合,只是两个或多个微观以太旋涡之间的相吸运动形态而已,这会在“耦合结构形态”章节中详细描绘其结合原理。

易则易知

“易则易知,简则简能”,知者易知,难知者难知。易,像传也;简易之意,变易之义,日月之行,天地之作,其音形意皆合于道,故谓之易。易合于大道,唯心宽广如天者,其道可齐于天;唯性纯厚如地者,其德可容于地。齐容于天地者,道合之,易亦合之,是以鬼神不能害之,谓之大化无疆。然世人为利所诱,因贪蒙心,为像所惑,乃致气狭胸窄,思浅虑短,不能悟空化无,故难知易之简易运作之道。佛家云:“空色无相,尘念为障”是之。

上古传世有易、太极之谓。易,有相之像;太极,无相之像,大千世界皆因相而成像;相者,视、识、示、思也。易为有,太极为无;有者,万物之所出,非为实,为像也;无者,万像之所归,非为虚,为不可知也。“天人合一”,化二而归一之谓;二为有无之数,一为太极之数;天为有为色,我为无为空,合而归一为不可知而谓之神、奇,道始长也。元始为终,大道化无,大音希声,大像无形,大简至难,皆为天地循环之道,神龙首尾相接之像;龙者,道之形也。佛家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之。

名,像谓也。万物因像而始生,因名而始知,知乃七窍通而混沌死。混沌者,心智闭之像;七窍通混沌死者,心智开之像;梦蝶传倏忽凿混沌之所固指也。然名可成不可移,为固为木,僵化不申,常明不去。大名于心,则意为名所牵,性为像所累,心乃惑而智乃钝,是以七窍塞而复闭,混沌归而复蒙,失道也;大名者,像盛谓也。故名,通七窍可使之,识天地不可使之;小知可由之,大知不可由之。世人因名而知,复因大名而不知;大名不明也。故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以古知今顺之未来者,像生像灭而名之像;以今知明推之预测者,像消像长而名之像。天地原无时空之实,然后有名之谓故时空存焉,古今生焉,来世见焉。去一而化名,则大像灭而时空存焉;去名而归一,则时空灭而大像生焉;循环互换之道也。像者,为无之实;无者,万像之所归,明亦归于无,合于今昨而化为像,为广像之略像,大像之小像;像者,象也;为固为木,其廓清,其则细,易描易绘,乃成占卜之实而就竖子之名。有生故有死,昨逝乃今成,观微而知广,推今而知明,预测由此名也。

水珠吸附

水珠吸附是很常见的现象。物理界仍是用表面张力来解释,却不提液体表面张力何以能克服重力,让水珠倒挂在玻璃板下面。以太旋涡理论里,这仍是以太湍流层对水珠的电荷力场所致。

因玻璃板表面原子以太旋涡与水分子以太旋涡都在高速旋转,产生的以太湍流力场方向相同,于是就相互吸引在一起。

按经典物理的电荷理论来说,这就是静电吸附。物理界能想到静电对物体的吸引,却不考虑静电对水珠的吸引。这其实也是流体康恩达效应的以太版。

油水不容

物理界用极性与非极性来解释油水不容的内在机理,而极性与非极性是怎么回事,又大意是电荷均匀或不均匀分布导致,而电荷是怎么回事,显然无从回答。这仍是用一个不明因素来解释另一个不明因素,也不是科学态度。

极性与非极性,的确可以用电荷分布来说明。但电荷仍不是最终实质,电荷是微观以太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极性与非极性的实质,是次生以太涡流在分子或原子周边空间分布不均匀,是电子连珠振动频率强弱的外在体现。

水与油的分子结构不同,在表面形成的以太湍流力场方向相反,于是两者接触时形成以太湍流层,这个以太湍流层的力场将水与油分割成两区,表现为油水不容。

当通过外力激烈振荡,让油体变成小油滴,于是小油滴表面形成一层以太湍流膜,包裹着小油滴外表,小油滴的以太湍流力场相互吸引,同时又受水分子排斥,再受重力的作用,达到总体力的平衡,于是悬浮中水中,全反射着光,在宏观上表现为乳化现象。

毛细管现象

物理界用表面张力来解释毛细管现象,大意是凹液面对下面的液体施以拉力,凸液面对下面的液体施以压力,而表面张力的解释,大意是液体表面任意二相邻部分之间垂直于它们的单位长度分界线相互作用的拉力的原子。却没有解释如此“表面张力”如何能将那个边缘凹或凸上去,又如何能“对下面的液体施以拉力”。也没有关注容器表面物理性质对液体的可能影响,也不能解释水在玻璃杯里是下凹状态,但在油纸杯里却是上凸状态,难道水的“表面张力”会看环境来决定自己的拉力表现?显然不可能,因此说表面张力的解释很牵强。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专门来说明其物质作用实质。

表面张力会在后面章节说明其实质,是一种错误认知,毛细管现象并不是物理界说的液体表面分子的拉力作用。

上面分析物体表面存在一层以太湍流层,这个以太湍流层的对外作用表现为静电场,它会对临近的各类物体包括液体,会施以力的作用。以太湍流力场与外来原子以太涡流的力场方向相同的就表现出相互吸引,力场方向相反的就表现出相互排斥。

如此通过以太湍流层的力场作用表达出物体间的吸引,这就是浸润原理,为此人们定义出亲水概念。而油水表面的以太湍流力场相互排斥,于是人们定义出疏水概念。这些概念都只是描绘“表象是这样”,而不是说明“为何是这样”。

在玻璃杯容器中,水面分子与玻璃杯壁接触,水分子会被玻璃壁表面的以太湍流层吸附,水面分子被斜上方的玻璃壁原子以太旋涡通过以太湍流而向上牵引,表现为水分子上升到水面以上,直到水体的所受上拉牵引力与重力达到平衡,才停止上升。

而远离玻璃壁的水分子没有受这种以太湍流力场作用(静电),受重力影响大,于是整个水面结构变成一个两边高中间低的凹面。这是容器壁静电场吸引在液体方面的体现。

液体上升,并不是液体本身有一种主动的力量向上爬,而是被容器壁液面上方的原子以太旋涡借助以太湍流层向上拉,是被动性质,最终表现出两边高中间底的凹面。

当水分子处在玻璃毛细管中时,水分子被水面上方的两边玻璃壁原子以太旋涡通过以太湍流向上牵引,从而有更大的上拉牵引力,于是可以升到更高,直到水的重力与玻璃壁以太湍流力场平衡的高度,表现为毛细管现象。

毛细管内水两边受牵引力上升,中间受重力作用下沉,表现为两边高中间低的凹面。

而水银原子以太旋涡的力场与玻璃壁以太湍流力场方向相反,于是表现为相互排斥,在微观上表达为水银原子以太旋涡被以太湍流的力场下压,宏观上表现为毛细管中的水银面,比外面水银面要低。

而水银原子以太旋涡在毛细管内,两边受下压排斥力大,中间受下压排斥力小,于是水银面两边下沉到水银液体内压与玻璃壁以太湍流力场作用平衡的位置,表现为水银面成成凸形。

另外生活中,象荷叶表面对水珠的排斥,也是这个荷叶面以太湍流力场作用的结果。这种以太湍流的力场排斥作用,可以让两物体接触面有最小的摩擦力,如水银滴在玻璃上滚动、水珠在荷叶上滚动,甚至磁悬浮电车在轨道上滑行,都是一样的内在作用机制。

介质内的光速

人们发现真空中的光速最大,而光在介质中传播,速度会变慢,将其归结于介质属性,而介质怎么个属性导致光速变慢,又是语焉不详。这里即已讲到光的折反现象,就顺便用以太旋涡理论解释一下光在介质中变慢的原因。

光在在介质中传播,其实就在介质的原子以太旋涡中传播,会发生原子以太旋涡对光的拖曳与滞留作用。即光在介质中传播时,顺涡流方向时,会出现V > C,逆涡流方向时,会出现V < C,但由于介质内原子以太旋涡方向的随机分布,导致整体上平均速度V=C。

最终光走的并不是直线光路,而是一种锯齿状的“之”字形光路,这是介质内的光的“时空弯曲”现象。

这种“之”字形的光路线程总距离L,显然要大于两个端点的直线距离l。而人们认识不到原子以太旋涡的存在,也就想象不了这一点,以为光走的是直线距离,得出v=l/t,结果有v < c,于是认为光速变慢。其实是v=L/t=c,即不是光的速度减慢了,而是光在介质中走了更长的路,花了更多的时间而已,光的平均速度一直都不变。

密度越大的介质,意味着有更高角动量的原子以太旋涡结构,于是对光的拖曳与滞留作用更大,表现为锯齿状的“之”字形光路更复杂,从而导致光路线程总距离L更大,于是光在介质内走过的时间T更长,当人们用这个时间代入速度公式计算时,有v=l/T<<c,自然这也是一种错觉。

光的反射

当光纵波在介质内传递到达介质边界后,在介质边界遇到以太湍流层,以太湍流层的以太运动与光的纵向振动方向不同,于是振动能量不能在一个频率时间内传递完毕,表现为光的在介质边界平面的垂直振动分量有部分滞留,产生以太内压,这个内压沿介质平面垂直方向指向介质内部,与光的横向振动分量合二为一,传递出去,表现为反射。

这个光的反射,与声波的反射作用机理完全一样,仍只是时空尺度的区别,承载媒介的区别。它是介质表面空间的“时空过于弯曲”现象。

泊松亮斑

当单色光照射在宽度小于或等于光源波长的小圆板或圆珠时,会在之后的光屏上出现环状的互为同心圆的衍射条纹,并且在所有同心圆的圆心处会出现一个极小的亮斑,这个亮斑就被称为泊松亮斑。

小圆板的边缘,应表面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在其表面依附一层以太湍流层,这层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梯度,沿小圆板平面而向四周衰减,形成内强外弱的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如一个凸透镜中间厚,两边薄。

当平行入射光经过这小圆板边缘时,以太湍流力场对入射光产生拖曳与弯曲作用,形成圆板边缘衍射波,在小圆板背光方向形成干涉区。在干涉区里,小圆板中心轴的某个距离点上形成波峰干涉叠加后,就形成泊松亮斑。

泊松亮斑实验里,波的衍射现象,是入射光纵波与小圆板边缘以太湍流相互作用的结果。它是小圆板边缘空间的“时空弯曲”现象。

光的洐射

当一束光通过与波长尺寸接近的小孔或窄逢时,产生光的衍射现象。物理界对光的衍射机理好象没有明确的解说,这里可以用以太旋涡理论描绘。

光是以太纵波,这是一个全新的认识。

任何物体表面都以太湍流层,只是表现为强度不同,及力场方向不同。小孔内边缘的表面,应小孔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在其表面依附一层以太湍流层,这层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梯度,沿小孔圆周平面而向中心衰减,形成外强内弱的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如一个凹透镜两边厚,中间薄。

当波经过与波长相近的小孔结构空间时,波运动与小孔表面的以太湍流运动相遇,以太湍流里的以太运动方向与波的方向运动大部分状态是不同的,从而在一个波长范围内,以太湍流对入射光波产生拖曳与滞留作用,这个作用是全方位指向的。

这个拖曳与滞留作用受到后方纵波的推进,及小孔两边微观以太旋涡的约束,以半球形的指向,向小孔的另一侧以太空间扩散,其扩散强度受到后方波的频率约束,表现为扩散纵波频率与入射光纵波的频率一致,在感光屏上,人们就看到光的衍射圈环,这就是波的衍射内在机理。

衍射环,本质是干涉环

小孔里的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就如一个凹透镜,将平行入射光发散出去。

波的衍射现象,是入射光纵波与小孔以太湍流相互作用的结果。它是小孔空间的“时空弯曲”现象。

以太湍流

物体表面物理貌似书本讲得很少,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来描绘普通物体表面有哪此主要物理作用形态。

由于原子是微观以太旋涡,时刻在平衡位置作振动,振动会挠动物体表面空间的弥漫的以太,产生以太湍流,附着在物体表面,宏观上表现为各类普通物体表面都带有微电荷。若物体如玻璃棒或橡胶棒受摩擦后强化表面微以太旋涡的振动,也就强化了这种以太湍流,于是出现摩擦后的玻璃棒或橡胶棒能吸引轻小纸片这类的东西。

这就是静电场成因,静电场是物体表面以太湍流的力场梯度分布,曾在“电荷本质”小节分析过。

当两个物体表面接触时,两物体表面以太湍流层会在接触面上形成以太湍流区。以太湍流与日常两岸之间的水湍流很相似,只是时空尺度不同,当各类以太振动波经过这湍流层/区时,会因湍流以太运动的方向与振动线程上的以太运动方向不一致,表现为对振动波强干扰或弱干扰,而出现振动能量不能通过、出现偏折或反射等作用。

若物体单独位于真空内,则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方向在物体各个部位上,都是垂直于物体表面而指向物体内部。当两物体接触时形成以太湍流区,则力场方向由振动弱的物体指向振动强的物体。

标量波

标量波据说是100多年前由尼古拉·特斯拉发现的,一般被称为特斯拉波,是在实验室中通过让反向电荷的电磁的电磁波相互抵消而产生。

“电磁波是横波,相反标量波是矢量的”,科学界如此定性。同为电磁波,各自独立传递是横波形态,而相互抵消就由横波形态转变为矢量形态(即纵波形态),又为何如此?科学界再无更深层的解说,而是猜测由真空量子涨落、零点场、虚能量之类玄乎概念下的物质作用形态所致。

由电磁波的定性是以太纵波可判定,标量波,按科学界发现过程是通过相反的两束同频率电磁波相差180度相位相互作用而产生所致,可知标量波,其实就是以太纵波的驻波形态,也即电磁驻波。

声波的驻波被科学界研究很透彻,在于声波的现象很明显,作为空气纵波的定性也很科学,同时通过弦驻波可以直观地理解驻波的形态。而电磁波,自从被错误地定性为电磁振荡形态的横波之后,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导致标量波其实只是电磁驻波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能想明白,根源仍在于莫-迈实验错误结论下的错误理论构建。

只要是波,都是纵波,横波只是纵波的影像。而纵波,只要频率相同,方向相反,再相位相差180度,就会产生驻波现象,作为以太纵波的电磁波也是如此。正确认识电磁波的以太纵波内涵,就可以很简单地解说这些电磁波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