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导原理

根据对电是导体内定向以太振动波的认识,及电阻成因分析,可以得出超导原理就是:

无耗损定向振动能量传递即为超导

人们苦苦探寻的超导原理,其实就这么几个字。这就是“易”:易经思想指导下的简易物质原理。

人们之所以在接近绝对零度的低温下发现超导现象,在于这个低温度下,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强度最弱,温度本就是原子热运动的体现,当原子热振动减到最低时,在原子间传递的定向振动波受干扰最小,侧向热振动损失也最小,表现为超导。

西方科学界流行一个很广泛的超导解释是依赖“库伯对电子”概念,在没有解构电子的结构及负电荷成因的前提下,这完全是想象的结果,没有任何踏实的基础。

西方理论界之所以找不到这个简单原理,根源是宇宙观出问题,尔后又被有缺陷的经典原子模型误导,除了不能正确简单解释正负电荷成因,创造出匪夷所思的夸克、弦、时空弯曲等等概念外,更对超导原理,也是一筹莫展,而许多国人被西方暂时领先的科技所迷惑,而盲目崇拜这些玄之又玄、漏洞百出的理论,反而将古代传下的宇宙真理当成玄学迷信,邯郸学步有没有?有一种教派叫科学教,有一种迷信叫科学迷信。

将在应用篇里描绘这一原理下的超导材料的设计。

光电效应

光电效应与压电效应作用效果上是完全一致的,只是将作用于物体表面的机械压力改为光波的平衡位置的以太压力。光有压力,早就被观察到,人们还为星际旅行设想出光帆概念。

光是以太纵波,会在“光与波的世界”章节论述。

光电效应有一个附带效果是会激发出电子,这在于高频波作用于物体表面时,使原子以太旋涡产生激烈振动,导致以太旋涡外层轨道上的更微观的电子以太旋涡因远离平衡位置过大脱离原轨道,表现为发射电子。由于不同物体代表不同的原子以太旋涡角动量,需要相应强度的作用才能让电子脱离轨道,故不同的物体激发电子对应的光波频率不同。

爱因斯坦的光量子说,是不能解开简单内因而找到的一个为解说而解说的理论,因为光量子概念,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光,为何会以量子形态存在?为何没有静止质量?为何速度是C?波粒二象性为哪般?等等。

其它电效应看官可以根据这以太旋涡模型下的“电是导体内定向传递的以太振动波”这一定性认识来自行解构。

压电效应

任何固态物体,表面受压力作用发生形变后,会在物体内部产生振动波传递,若这振动波因物体内部特殊结构被定向约束传递,被仪器检测时就表现出电动势。

某些压力陶瓷或晶体的电流效果最明显而被最早发现。而压力陶瓷或晶体由于其内部晶格整齐划一的排列很适合约束振动波定向传递,于是就有了压电晶体概念。

压电效应也为电流是一种振动波的最直观证明。

固态物体受压、被敲击,都会在内部产生波传递,是很容易直观理解。压电晶体内的振动波传递并不比普通石头、木头、空气内的波传递特殊。只是产生的现象不同而被人们误解,于是又有了西方物理界关于压电效应的电子迁移电流理论的解释版,又是一个僵化套用理论的解释。

热电效应

温度,是原子(微观以太旋涡)的热平衡振动的宏观体现,高温,代表更高强度的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

当金属物体两端出现温度差时,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的热振动会从高温端向低温端扩散,直致两边热振动强度一致,这个热扩散过程是一个定向振动传递过程,通过仪器检测时表现出电动势。温差发电,是这一效应的应用。

热电效应现象是电流是一种振动波的最直观证明。

无奈西方界已经有了电子迁移的电流理论,于是将热电效应的成因往这个电子迁移电流理论上套。

但凡一个理论被人们广泛接受,那么新物理现象都会被往这个理论上套,就如当下人们会将各种不可思议的现象都往量子力学上套,于是电子迁移与量子力学,一前一后,成了物理学不同时代的流行词,想来以太这个概念以后也跑不掉。其实这是削足适履~。

巨磁阻效应

是外界以太涡流(磁场)作用于磁性物质时,涡流导致磁场物质内的微观以太旋涡(即原子)分布状态发生改变,导致对电振动的传递效率及干扰不同,表现为电阻变化。

本身以太涡流能对任何微观以太旋涡发生作用,只是在磁性物质作用效果更明显而已。磁性物质,另一个意思就是周边空间存在次生以太旋涡流的物体,因此与外来以太旋涡有更大空间范围的涡流之间的力的作用,表现为效果明显。

巨磁阻现象应磁性物质内原子以太旋涡分布状态的不同,在加入外界磁场时,表现出电阻减小或电阻增加两种状态。

闪电

前面在“地球物理”章节里提到雷电的成因,是空气团高速撞击产生的振动能量传递现象,振动能量通过大范围空气之间传播就是雷声,振动能量通过空气分子之间传播就是闪电。这里细说一下空气分子传播这股振动能量而后发光的过程:

空气团相互撞击后,部分激烈振动在空气分子之间传播,是以最短作用距离展开,这在于力的作用是一个直线运动过程,若某一对承载粒子间的直线相对其它粒子距离最近,振动就在这两粒子之间发生传递,无数这样的作用最短距离连线,就构成闪电传递的“之”字形通道,伴随空气分子受电振动在平衡位置上受激发光,就形成人们常见的电光。

受地球重力(即宇观以太旋涡力场)影响,空气密度分布是至上往下是略微增加的,表现为地面附近的空气分子间的距离比高空中的空气分子间的距离要短,如此地面附近的空气分子分布更便于电振动传递,于是闪电通道一般都是指向地面。

避雷针,立在屋顶,就是人为制造一条闪电快捷通道,从而达到引导闪电的目的。

白炽灯发光

电阻成因可以描绘出白炽灯发光的过程:金属导线内的振动波通过狭窄钨丝构成的通道后,振动聚集与强化,导致钨丝上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振动加剧,从而将振动能量传递给周边以太空间,表现为发光发热。

这是一个受激发光过程。

这里说的也是振动能量汇集的描绘,与声音通过狭窄的空间会变得尖锐,有一样的作用机制:传递过程过,纵波遇到载体边缘后反射,从而不断向中心汇集,导致承载粒子的振动频率不断提高,表现为振动能量汇集。

声音变尖锐,其实就是声波频率升高,而电振动通过钨丝而发光,也是承载粒子振动频率升高后的现象。这就是宇宙全息的体现:声音与光、电,有相同的作用模式,只是时空尺度不同,被人们分别定义及误解。

导电性与半导体

导体的导电性的强弱不同,也能带来电路电流强度的变化,由此人们制造出电阻元件来控制电路,但电阻元件里的电阻与上节电阻是有区别的。

应导电性不同,表达出对电流阻碍程度不同,人们区分出绝缘体、半导体、导体。上面说到的电阻成因,特指导体内的电阻成因,主要是指导体原子热振动对电振动的干扰而产生阻碍现象。

而导电性的强弱,是由原子以太旋涡的结构形态及组合形态导致的,比如同一撞击传递,铁球连珠就是比篮球连珠传递效率高且快,而篮球连珠又比气球连珠效率高且快。

原子以太旋涡对振动的传递也是类似的,因其角动量不同、内部电子分布状态不同等等原因,导致对电振动的传递与干扰作用不同,从而表现出导电性不同,并应用于电阻元件的制造。

若电振动强度过高,仍可以促使线程上的弱导电性的物体原子以太旋涡作激烈振动,表达为击穿,最直观的就是闪电,其实就是超强电振动在空气分子之间传递的现象。

在电子元件制造工艺上,有专门一类叫半导体,即常温下导电性介于导体与绝缘体之间的物质材料。西方科学界用共价键里共用电子对的得失形成自由电子与空穴概念来解释半导体的导电特性,是一个建立在错误的原子模型与错误的电的本质认识下的错误理论。会在“十一、耦合结构形态”章节中专门解说共价键在原子以太旋涡模型下的结构形态。

半导体,其实只是对电振动波传递效率不同而作的材料归类,传递效率最高就是导体,不能传递就是绝缘体,传递效率介于导体与绝缘体之间的就是半导体。

电阻成因

电是导体内的定向振动波,这个定向振动波可以产生次生以太旋涡(磁场),这一认识可以简单解说导体的电阻成因:

导线内原子(微观以太旋涡)的排列杂乱与热运动除了直接干扰定向振动传递而出现局部无序振动之外,也导致导线通电后产生的磁场以太旋涡流出现局部紊乱,这种紊乱流也就是人们发现的磁涡流。

这个紊乱以太旋涡流,与定向振动波(电)产生的以太旋涡流方向不同,导致涡流之间力的作用的发生,从而表现为制约导线传递效率,即电阻。

这涡流间力的作用,于微观上表现为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的无序振动加剧,于宏观上表现为导线发热与能量损失(这也是电热效应)。

而越趋向低温,特别是接近绝对零度,导线内以太旋涡的热运动导致的局部无序振动就越少,从而表现出超导现象。这一认识可以直接推导出超导原理。

磁铁磁场成因

磁铁在生活中也常见,磁性内在机理却是含糊不清。

物理界用“磁筹”概念来解释磁铁磁场的成因,是一个牵强的回答,在于“磁筹”是怎么回事无法解释。而按磁筹的描绘,其实就是一个微观小磁铁的另类说法,因此按西方理论的磁铁磁场成因解释就是“内部含无数小铁磁”,这就成了“磁铁磁场的成因是磁铁”这么一个答案=问题的逻辑笑话。

而用电是微观以太旋涡间的定向振动波认识,及电产生磁的动态过程解构,就可以解释磁铁的磁场成因:

磁铁内部存在环形电振动

环形电流的成因在于众多铁原子以太旋涡相互首尾连接,形成闭合态圆周结构,导致电振动在这些铁原子以太旋涡环里传递,环上的铁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相互挤压与吸收周边空间的以太,形成次生以太旋涡流,这些次生以太旋涡流在宏观上表现为磁场。

当受高温热作用时,这种以太旋涡环结构因原子无序振动加剧而解体,导致环形电振动中断,表现为磁铁消磁。

至于为何偏偏是铁原子以太旋涡能形成环形结构,并产生无损环形电振动传递,与碳原子有关,这要等讲到分子以太旋涡结构时考查。

移动电荷产生磁

电子电荷的定性即是微观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当人们说定向移动电荷时,其实指的是质子、电子之类的移动带电荷的粒子,而非单纯的电荷。脱离质子核、电子核,电荷是不能凭空稳定存在的。

一个电子在移动,也即是一个微观以太旋涡在以太空间前进。当这个微观以太旋涡通过仪器原子以太旋涡空间时,两者涡流之间由于方向不同,产生对冲作用。这种对冲作用传递到仪器内部,表现为仪器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与传递,也就是电流,这股电流通过电产生磁原理,表现出磁场。如此结果被判定为定向移动电子有磁场作用于仪器,于是人们得出移动电荷可以产生磁场这一结论。

这就是移动电荷产生磁场的原因。

西方科学界之所以认识不到这些电磁互生的内在机制,仍在于基础的经典原子结构模型出错了。

电产生磁

定向振动波(电)在导体内部传递时,是以纵波的形态展现的,会让导线上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沿导线方向做左右振动,从而使原子之间的以太处于挤压喷射或扩张吸收状态,导致原子周边空间的以太形成次生以太旋涡流,这个次生以太旋涡流扩散到导线周边空间,表达为以导线为轴心的以太旋涡流,让磁检测仪器捕捉到力场信号特征,被定义为磁场。

这种挤压喷射与扩张吸收是原子间的呼吸吐纳以太的形态,与人一呼一吸形成气流很相近。

原理如此简单,又如现实中人们将接近的两个旋转的篮球沿轴方向,不断相互快速靠近与背离,也会使两球之间的空气产生气旋涡形态,这是次生以太旋涡在宏观空气流上的对应。

总结为一句话,就是电振动导致原子以太旋涡对周边以太产生挤压与吸收作用,产生次生以太旋涡,表现为磁场。

磁产生电

虽然电-磁互生是一个极常见的物理现象,人们都已习以为常,但其实西方电流理论中从没真正描绘过整个电-磁转化的物质层面的动态过程,只能告诉你电生磁,磁生电,不能告诉你电为何能生磁,磁为何能生电?然后用“电磁感应”这一现象概念来笼统回答,这是一个“答案=问题”的逻辑回答。而认识到原子微观以太旋涡的存在,认识到磁场就是以太旋涡的力场,则这个转换过程很容易描绘:

金属导线在磁场中切割磁力线,其实就是切割以太涡流,导线中的原子以太旋涡流与磁场以太涡流因方向不一致,就会产生相互力的作用,从而导致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振动,产生以太振动波。这种振动波沿导线传递出去,就表现为电动势。

而发电机中转子不停周期性运动,导致磁场与导线的相对相位不断变化,使磁场与导线原子以太旋涡一直保持不平衡的作用状态,产生振动波不断地沿导线传递,形成稳定的电流。

这是磁生电的过程。

而导线静止在磁场中,则导线原子以太旋涡与磁场以太旋涡的相互作用瞬间达到平衡,就不再有持续相互作用将振动波传递出去,表现为没有感应电流。

电频率考查

电,虽被重新认识到为以太振动波,在导体内传递时,尽管波动频率低,象我国只用50HZ的电,其实是非常低的一个频率,但何以表达出来的电光的形态非常复杂,并由此诞生出“谐振”这一概念?

这是由于电振动波传递过程中,携带了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频率,成为一种调频波。

也即原子以太旋涡的高频振动写频在电的低频波之内,这是导体内以太波的调频作用,让很低的电感应频率,也会表现出很复杂的如噪音频谱般的波动。这是电在空气中波动时发出的电光形态很杂乱的成因。

经典西方电流理论将谐振原因定性于非线性负载如UPS、开关电源、整流器、变频器、逆变器等等加载于正弦电压,使基波电流发生畸变产生谐波现象。这并没有发现更深层次的原子以太旋涡振动这一原因,在于这些非线性负载的工作频率都远远低于电振动频率,只有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频率,才与电振动频率相接近、契合。这些非线性负载只是次要因素。

整个谐振产生电振动频率的加载过程是:

电波动频率(50HZ)+非线性负载工作频率+原子以太旋涡振动频率

电动势

而这种定向振动波又如何产生“电动势”这个物理学中电的经典概念呢?这仍在于仪器,人们根据仪器信号反应判定电动势的存在。电动势一般用字母“e”来表示。

本来,定向振动波只在导体内振动传递,与声波在空气中的传递形态基本无二致,只是承载媒介不同,作用时空尺度不同,给人感官不同而有不同的定义。而人们用仪器探测时,特别是带有磁偏向探头的仪器--也就是电流计,表现为仪器探头对这种定向振动传递的阻碍,在仪器上就有电压信号特征的出现,人们将这个信号特征的源头,定义为电动势。

所有以太波传递,都以纵波的形态传递,会在线程的前进方向上产生以太压力,这压力源于以太受波动影响,在平衡位置上来回运动而产生。定向以太波的频率越高,说明单位时间内的来回运动速度越高,受阻碍时产生的压力也越大,表现为电压越高,导致作用于仪器的力量越大,让电流计的指针偏向越大。

也即,原本不存在电动势,因为人们去测量了,瞬间就有了电动势。

这与中子测量有质量一样,皆是有仪器参与后的信号反应,被人们当成物质实质。这个“事物现象本不存在,人们一观察就存在”的案例,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比如地面上(振动波)没有印记(电动势),脚(仪器)一踩(测量)上去就有了印记(电动势),试想将印记(电动势)当成地面(振动波)的一种特征,显然是错误判定,印记(电动势)可以与地面(振动波)是完全不一样,那将电动势当成电的特征,岂非也一样错误。

这个“事物现象本不存在,人们一观察就存在”这个现象,还有很多例子,又比如:

本没火,火柴+刮片一擦,就有火
本没这盘菜,食材+锅火一炒,就有了这盘菜;
本没有这个坑,镐头+地面一挖,就有了这个坑;
本没这个红掌印,脸+巴掌一掴,就有这个红掌印;
本没有三个死人,三个士+两个桃子一争,就有三具尸体(二桃杀三士);
本没有一个和尚,道士+悟空一剃,就有一个和尚(西游记之斗法降三怪);
……
本没有中子质量,中子+仪器一作用,就有了质量
本没有电动势,振动波+电流计一测量,就有了电动势。

这些“火”、“菜”、“坑”、“印”、“尸体”、“质量”、“电动势”都不是事先分别存在于“火柴”、“食材”、“地面”、“脸上”、“人体”、“中子”、“振动波”中的。将前者当成后者的固有属性之一,就出错了。

这就是电动势诞生机理,其实只是现象。

因此说起电动势,看似存在于你我身边电线的电流中,其实是不存在的,只有用电流计去测的时候才瞬间产生的现象,测之前,是不存在,测之后,电动势也立马消失。

导线里,只有定向振动波在自始至终传递,这才是电的真面目。

电的本质

现代物理中,电的内涵解说仍是停留在百年前电荷传递之说。大意是电荷的定向移动,然后产生磁场什么的,至于电荷是什么,电荷如何个移动法,电荷移动如何产生个磁场法,仍是变魔术似的“就这样子产生”了,含糊不清,皆在于理论有问题而不能说清,根源仍在于宇宙观有问题。

通过普通物体就是微观以太旋涡的叠加的空间结构的认识,可以直接解构金属导线的一般构成就是金属原子以太旋涡连接线,而电的本质就是:

导体里定向传递的以太振动波

即电与光是同一性质的波,只是光是通过玻璃纤维等透明物体的传递,而电,是通过各类金属导线等导体传递。这一判定将人类对电的认识推到一个正确的道路上,它是中国杨神经《振动论》的核心内容之一,以太旋涡理论里包含了这个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