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则易知

“易则易知,简则简能”,知者易知,难知者难知。易,像传也;简易之意,变易之义,日月之行,天地之作,其音形意皆合于道,故谓之易。易合于大道,唯心宽广如天者,其道可齐于天;唯性纯厚如地者,其德可容于地。齐容于天地者,道合之,易亦合之,是以鬼神不能害之,谓之大化无疆。然世人为利所诱,因贪蒙心,为像所惑,乃致气狭胸窄,思浅虑短,不能悟空化无,故难知易之简易运作之道。佛家云:“空色无相,尘念为障”是之。

上古传世有易、太极之谓。易,有相之像;太极,无相之像,大千世界皆因相而成像;相者,视、识、示、思也。易为有,太极为无;有者,万物之所出,非为实,为像也;无者,万像之所归,非为虚,为不可知也。“天人合一”,化二而归一之谓;二为有无之数,一为太极之数;天为有为色,我为无为空,合而归一为不可知而谓之神、奇,道始长也。元始为终,大道化无,大音希声,大像无形,大简至难,皆为天地循环之道,神龙首尾相接之像;龙者,道之形也。佛家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是之。

名,像谓也。万物因像而始生,因名而始知,知乃七窍通而混沌死。混沌者,心智闭之像;七窍通混沌死者,心智开之像;梦蝶传倏忽凿混沌之所固指也。然名可成不可移,为固为木,僵化不申,常明不去。大名于心,则意为名所牵,性为像所累,心乃惑而智乃钝,是以七窍塞而复闭,混沌归而复蒙,失道也;大名者,像盛谓也。故名,通七窍可使之,识天地不可使之;小知可由之,大知不可由之。世人因名而知,复因大名而不知;大名不明也。故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以古知今顺之未来者,像生像灭而名之像;以今知明推之预测者,像消像长而名之像。天地原无时空之实,然后有名之谓故时空存焉,古今生焉,来世见焉。去一而化名,则大像灭而时空存焉;去名而归一,则时空灭而大像生焉;循环互换之道也。像者,为无之实;无者,万像之所归,明亦归于无,合于今昨而化为像,为广像之略像,大像之小像;像者,象也;为固为木,其廓清,其则细,易描易绘,乃成占卜之实而就竖子之名。有生故有死,昨逝乃今成,观微而知广,推今而知明,预测由此名也。

玄论

老子曰: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众者,天地万物也;门者,启始之端也;妙者,道之精义也;然玄者何谓?

王倪曰:吾观玄者,其形源于丝,其音同于旋,其义和于幻,其意拓于慈,其像弓弦互绕。然何以如此者?玄和于大道也。道为天地母,亦为万物径。径者,道行迹也。道周流不已,周而行圆谓之静,流而行方谓之动,动静相持而后成势,方圆相融而后成形,形势互倚则螺旋前进之迹现也,谓之玄。

故观万物之径者,动者如旋,静者如弓,曲折涡行,犹犹乎欲止,惶惶乎若危,渺渺乎似亡,然可抵彼岸而和光同尘者,其行随于道而其径同于玄,谓之玄同。

无欲则心和气顺,几于大道,然后因循玄理以观万物之径,则迹清而像明,行简而知易,可得窥道之精义,故又曰:常无欲以观其妙。

太一生水

文曰:

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是以成天。天反辅太一,是以成地。天地复相辅也,是以成神明。神明复相辅也,是以成阴阳。阴阳复相辅也,是以成四时。四时复相辅也,是以成沧热。沧热复相辅也,是以成湿燥。湿燥复相辅也,成岁而止。故岁者湿燥之所生也。湿燥者沧热之所生也。沧热者四时之所生也。四时者阴阳之所生也。阴阳者神明之所生也。神明者天地之所生也。天地者太一之所生也。是故太一藏于水,行于时。周而或始,以己为万物母;一缺一盈, 以己为万物经。此天之所不能杀,地之所不能厘,阴阳之所不能成。君子知此之谓道也。

天道贵弱,削成者以益生者;伐于强,责于坚,以辅柔弱。

下,土也,而谓之地。上,气也, 而谓之天。道也其字也,青昏其名。以道从事者,必托其名,故事成而身长;圣人之从事也,亦托其名,故功成而身不伤。天地名字并立,故过其方,不思相当。天不足于西北,其下高以强;地不足于东南,其上低以弱。不足于上者,有余于下,不足于下者,有余于上。

注:《太一生水》,是于1993年10月在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郭店村,郭店一号楚墓M1发掘出的竹简,属于道家思想。

解曰:

太一者,道之别名也。水者,太一之形像也。世人非借形质之物不能解道之内涵,故以水之形示之喻之。太一非化万物不可识辨,谓之玄牝。水亦其所化,故曰“太一生水”。然太一为何者,无人知识,以水喻,可悟不可言。“太一”、“水”者,亦名也。名者,像谓也。

“水反辅太一,是以成天”。太一水性,水之性者,极阴则凝寒冰,呈固木之像,极阳则化炎气,展虚无之态,常居万物之下,至柔以润万物,至强以弥四方,太一之性同也。太一性静者,聚而化浊气,成地之形,太一性烈者,散而化轻气,成天之像。天地者,太一形像也。

“天地复相辅也,是以成神明。”静动相持,乃以成势,势成则形动,是以生人。神明者,人也。唯人有神识明目,是以能观摩万物,后成像于心,托之以名,是以天地定位,阴阳互别,万物归类,道始长也。非名,万物不分,天地常合,阴阳难辨,心智蒙沌;然常名,万物难觅其宗,心智迷于幻像,乃致太一不识,大道遁隐,纷争并起。故曰:名可名,非常名,又曰:一得一失。天地万物汝及余等皆太一生也,亦太一形像也,非神识之别及异名之谓,汝与余及天地万物何不同哉?同也。然不同者多矣,佛曰“分别心”是也。心者,神识也。

“神明复相辅也,是以成阴阳”。相辅者,混杂互动也。阴阳四时及其余者,形像也。非人不可识天地阴阳四时,不可识沧热湿燥寒暑。此等异名之指万物者,皆太一化生于神识明目之像,故谓“为万物母”;此等异名者,其源亦皆太一,随天地之变而循环复始,天地者,太一也,故谓“为万物经”。生灭者,乃像之生灭。太一者,不生不灭。

“天道贵弱”,人言也,非天道贵弱也。天道无方自然是从,得势以强驰天下,去势以弱隐己身。雷鸣电闪,风雨大作,强之形也;天簌传音,星月争辉,弱之态也;天道恩威并重,杀养齐发,岂以贵弱一言以蔽之?世人常观之以弱示人,以弱养万物,误为弱贵,非为弱也,势不及也。贵贱之别者,唯人依己之利害而言尔!

“削成者以益生”,成者,住步止行,败道之始,后势微谓之削也;生者,勤政奋身,成道之端,后势涨谓之益也。非道“伐于强”,执强逆道行故不可久也;非道“责于坚”,持坚逆道为故不可抗也,非道“以辅柔弱”,随道者道亦随之也。顺道而行,则强者恒强,坚者常坚,弱能转强者,势常驻故也;逆道而动,则强返弱,坚后折,弱更败者,势去离故也。下者,沉降是也,浊气聚而后成地也;上者,飞升是也,轻气散而后成天也。道为太一字,青为太一名,昏为太一形,恍恍惚惚,混混沌沌,迷迷茫茫,希夷微谓也。

托道之名,随道之行,故可长久,久则能成事,亦可全身也。

 

道问

国人尚西方物理教,言必称电场磁场。然场为何者,西方无人言哉。道生天地,后化万物,场归其类。今颂五千言者众,好言论道,若不解场为何者,是谓既不知古,又不明今,离道远矣。欲知此者,亦先明道者为何!《经》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强字之曰道”。道者,先天混成之物也。余者云道乃规律人心神元者,不明真谛也。盖因此者皆后天之物,岂可与先天之物并论?非先天混成之物断者,皆不明断。亦闻云者道乃宇宙人生之实相,然何为实相?若难以文言,是以知其神而不知其形,亦未及道也。

或曰:先天混成之物者,然何为混成?气之清浊相杂是之。曰:何为气?道之动是之。曰:何为清浊之气?清气者,道动之弥四方者是之;浊气者,道动之困一所者是之。曰:何为弥四方?弥散四方不知所踪者是之。曰:何为困一所?反复如转轮者是之。弥散四方者故不可反光弄影,是以天应虚空;反复如转轮者常可汇物成形,是以地应实在。虚空及实在皆为像,佛家云:“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色皆为像,其言信然。曰:然何为像?光及影,声及波,触及觉,状及态是之。像之内为道,像之于道,如桔之皮之于瓤,蛋之壳之于黄。故问先天混成之物为何者,尔等眼前万物及虚空者去影、去形、去名、去意是之。世人非借形名不可观知万物,然此物无形无名,广大四方,故曰可悟不可道。老子或以无应之,或以大像谓之,或以希、夷、微形之,实至归也。今人不知其不可道之由,常咬文“非常道”,岂知其身、其境、其执、其观皆为道形,身处道身为道而不知道,佛家云:以手指月而指非月是之。

曰:弥散四方者以今之言何谓?真空是之。曰:反复如转轮者以今之言何谓?旋涡是之。故观道之化风云之像,一旋涡尔;道之化原子质子电子之像,亦一旋涡尔;道之化星河银汉之像,还一旋涡尔。上古先人观天悟道,取旋涡之态以绘道之容,太极图生焉。旋涡重累复加,相嵌互套,混成之态现也。是以世人即得万物之形象,即失旋涡之本相,故云:“世人以形观万物,大道以象惑世人,一得一失,天道自然”。曰:磁场电场何谓?道动之电子层次下之浊气者是之。因旋涡有顺逆,故电荷有正负,磁场有南北。西方物理教不知电场电荷磁场为何者,亦不知正负分之若何者,却为东方大道子民奉为圭臬,五千言所托非人哉!

又曰:然何以道之化万物必有生死?万物者,形也;生死者,像也。聚形成像,必托之以势,无势则形不聚而像不生。生生不息者,势长也;黯然凋零者,势消也;是以势有消长,而生死现也。曰:然何谓势?道之动静相持之态是之。道法自然,清浊混杂,动静不一,各依其行,至极后返,是以阳极则阴长,阴极则阳生,阴阳互换则形变像生矣。极者,势尽也;阳者,势来也;阴者,势去也。阴阳之变者,势消势长谓也。曰:何谓动静?道行天下,周流不已,行流曰动,行周曰静。曰:行可谓静乎?流而万物随,形趋像变,故曰动;周而万物复,身驻影顿,故曰静。静者,非道静,万物静也。曰:相持若何?行欲流而周不殆,动不得舒也;行欲周而流不止,静不得默也,是为相持之态。曰:善,若此者,为动中有静静中有动,流而孕周周而育流之理乎?然也。

————〉〉〉〉〉》解析贴《〈〈〈〈〈————

道,周流天下

道,周流天下,动静影随,圈圈然吾不知其始也。动静常相持,乃以成势,势成则形动,是以生人。生人则神明现,能观物,能名像,能知理,是以天地定位,万物归类。后诸常生,诸事述,诸经传焉。所生者,道幻化也;所述者,道行迹也;所传者,道理律也。

理律即定,文明盛,智窍开;人道勤,天道隐。天道隐则物欲张,乱源生焉,是以群阴住世,争斗绵绵无尽休矣。然世乱有极,极则圣人作,造化阴阳,以慑群阴,亦弥乱源,阳复生焉。即慑即弥,众生普善,治臻大化,天地复合,日月同光,与大道和,湍湍然吾不知其终也。

 

 

~~

有吧友提问要用一段话概括道德经、易经、金刚经、圣经、古兰经、进化论、鬼谷子等等,要求体现一个新的体系,故有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