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朵乌云之黑体辐射

黑体辐射,被喻为物理学的第二朵乌云,主要是指“热学中的能量均分定则在气体比热以及势辐射能谱的理论解释中得出与实验不等的结果,其中尤以黑体辐射理论出现的‘紫外灾难’最为突出。”

紫外灾难,是指用于计算黑体辐射强度的瑞利-金斯定律在辐射频率趋向于无穷大时计算结果和实验数据无法吻合的物理史事件。

黑体辐射现象,其实由于组成物体的原子以太旋涡在不同的温度下,辐射的主体不同的体现。一堆原子在平衡位置上振动辐射能量,就如一群人们聚在一起唱歌,有集体唱歌,有单独男高音,有众人兴奋呐喊,会导致不同的听觉感受,而有不同的信号特征。

常温或低温状态下,众多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被物体表面的以太湍流层屏蔽,振动能量转化为以太湍流层的内压。这个以太湍流层的内压向物体外围周边以太空间扩散,表现为集群辐射。这时黑体辐射的主体是黑体表面的以太湍流层,检测为红外辐射。这种辐射是集体低声吟唱的感觉。

这个集群辐射的频率由众多原子构成的原子团的热运动决定,因此是一种相对低频率辐射。

当温度升高后,单个原子以太旋涡里的电子连珠振动加强,这振动能穿透以太湍流层而直接在周边以太空间扩散,表达为辐射。这时黑体辐射的主体是原子以太旋涡的电子连珠结构导致的涡流偏向作用,检测为原子特征光谱。这种辐射是单独女高音的感觉。

这个特征光谱的频率由原子内部的电子连珠周期决定的,因此是一种相对高频率辐射。

当温度升得更高,整个原子以太旋涡受强烈外界作用而产生受激发光。原子以太旋涡非电子连珠形态下的以太涡流也向外传递振动,这振动穿透以太湍流层,并淹没电子连珠振动产生的特征光谱,在周边以太空间扩散,表达为辐射。这时黑体辐射的主体是黑体原子以太旋涡的整体涡流结构,检测为连续光谱。这种辐射是众人兴奋呐喊的感觉。

这个连续光谱的主体频率由外来的振动波频率决定的,在升温实验中,就是临近原子的热运动,因此也是一种相对低频率辐射。

辐射强度与辐射频率正相关,如此不同温度下的不同辐射主体,导致在人们实验观察中发现黑体辐射的强度曲线是陡峰形态,而非理论计算下的单边上升形态。

人们通过黑体辐射实验观察到不同温度下的三种不相融的辐射形态,根源在于人们认识不到以太的存在,并受经典原子结构模型与电子跃迁发光这些错误理论误导。人们是通过理论来解释现象的。当理论计算结果与现象不符合时,只表明一件事:理论错了,而不是物质有现象的什么特殊之处。但大多数人们会纠结于现象问题,而不是反思理论错了。

只有认识到正确的原子结构模型,才能简单地理解这种结果。

离子与等离子

在经典化学理论中,离子一般指溶液中带正电或负电,并失去或得到电子的元素原子,而共用电子概念是被否定的,原子以太旋涡的电子只参与连珠形态,并不直接参与化学变化中所谓原子间的电子转移,因此离子概念也是被否定的。

即溶液中并不存在多一个电子的负离子或少一个电子的正离子,只有微观原子、分子以太旋涡的游离态与耦合态之分,从而有不同的物质化学作用表现。

等离子同样不存在。等离子只是非液体环境下,分子分裂后形成的游离态的原子以太旋涡,比如超高温会导致分子以太旋涡分裂解体,形成游离态的原子以太旋涡,而原子以太旋涡缺少次生以太涡流的屏蔽,从而有更强更直观的电子连珠振动偏向辐射与作用,有区别于普通固液气三种物体形态的特殊形象。如此游离的原子以太旋涡的整体形态,被人们定义为等离子体。

而在错误的共用电子概念误导下,根据等离子的实验形态,人们设想出等离子也是多一个电子或少一个电子的元素原子,从而有大家经典物理知识里的等离子形象,这是一种错误形象猜测。其实等离子也只是游离态的原子以太旋涡的聚集体而已。因此有定性等式:

离子=游离态的微观以太旋涡

离子,是一个相对概念,是区别于耦合状态下原子、分子以太旋涡而言的。对于一个大分子以太旋涡来说,其内部的各个耦合结构下的原子或小分子以太旋涡,只要因某种作用游离出来,都可构成这个大分子以太旋涡的离子形态。比如OH-,相对于H+,是一个耦合结构形态,相对于H-OH,则是一个离子。因此离子,可以是单一原子以太旋涡,也可以是耦合结构下的次生以太旋涡。

燃烧与水分子结构考查

水是构成地球生命的最重要物质,也是化学实验中一种最重要的溶液溶剂,根据上面介绍的耦合原理,专门作一个水分子结构诞生与运动形态方面的考查,以期给其它分子结构及运动形态作一个参考。

通过经典化学理论中的水分子模型,人们直观了解了水分子的结构,但这个模型是一种静态结构,让人们以为氧原子核与氢原子核之间就是如模型一样固化结构存在。通过“化学的几个问题”章节中对共用电子的否定,可知这是一种错误模型。

实际是水分子在高速旋转中,所有物体内的原子分子都在旋转中,而不是一种静态结构存在。这里通过氧气、氢气燃烧描绘,来解析以太旋涡理论下的动态水分子结构模型。

燃烧

在“原子活跃性”小节中提到氧原子归类于“连珠频率高,偏向大,角动量低”的微观以太旋涡,因此表现出很活跃的化学属性;而氢原子则是“连珠频率低,偏向低,角动量低”的微观以太旋涡,很容易被其它角动量高的微观以太旋涡捕获。两种气体分子因化学作用而分解,继而化合成水分子,是一种最常见物质存在。

氢氧燃烧的化学公式2H2+O2=2H2O,实际包含整个气体分子分裂与聚合的动态过程,但过于简要,不能让人们直观理解微观原子层次的物质作用的实质。

由于初始的氢气在氧气中的点火,产生强烈振动波,这股外来振动导致部分氧、氢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被破坏,产生游离的氧、氢原子以太旋涡,同时氧、氢分子以太旋涡解体后冲击周边以太,产生新的振动波,表现为燃烧时火焰的内焰及发光。这里包含的化学公式是:

O2+振动波=O+O
H2+振动波=H+H

游离的氧、氢原子因振动波辐射后,所处空间以太振动强度变弱,于是能相互耦合成为OH次生以太旋涡,OH次生以太旋涡再与游离的H以太旋涡聚合,这两次结合过程也产生新的振动波,表现为燃烧时火焰的外焰及发光。这里包含的化学公式是:

H+O=OH+振动波
OH+H=H2O+振动波

游离的氧原子以太旋涡与氢原子以太旋涡因受激振动强化电子连珠的偏向结构,表现为发射特征光谱。

这分裂与聚合产生的两股新振动波,再次导致其它氧、氢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被破坏,如此反复循环,直到最后所有氧、氢分子结构都被破坏并聚合成水分子次生以太旋涡,振动波衰减而不能影响剩余的氧分子或氢分子,表现为火焰熄灭。

这是一个分子层次的振动波链式破坏反应过程,与中子(波)导致原子核裂变的链式反应有相类似的描绘--都是波对旋涡结构的分裂,在分裂过程中产生新的波,反复循环,只是时空层次不同。

其它如火烛燃烧、木材燃烧等等人们习以为常的现象的物质作用过程,都与这氢氧燃烧有相同分子层次的分裂与聚合机理,只是参与的物质不同有更复杂的物质结构变化与光谱辐射现象。

O-H聚合

燃烧过程产生游离的氧、氢原子以太旋涡。氧原子以太旋涡比氢原子以太旋涡有更高角动量,于是在运动中能占主导地位,表现为氧原子与氢原子产生耦合结构后,氢原子就如宇宙中一颗伴星围绕一颗恒星公转一样,围绕氧原子公转,两者互绕后产生的次生以太旋涡方向与氧原子以太旋涡方向一致,这就是水分子的OH结构形态。

H-OH聚合

而OH次生以太旋涡再与游离的氢原子H以太旋涡通过范德华力结合并互绕,形成次次生以太旋涡,即水分子H-OH以太旋涡。水分子以太旋涡之间再通过范德华力相互结合,形成宏观水体结构。

这个水分子结构模型,是一个多旋涡契套空间互绕结构,在不停地旋转中,空间结构应内部各层次以太旋涡的方位不同,在时刻变化,是一个动态模型。其它多原子以太旋涡结合成的分子以太旋涡结构的考查,可以参考这一过程描绘来理解。

在整个氧、氢原子以太旋涡的化合过程中,氧原子O以太旋涡有最高的偏向振动形态,与旋涡方向相反的氢原子H结合后,产生的耦合互绕结构即OH次生以太旋涡,处于中等程度的偏向振动形态,而OH次生以太旋涡与旋涡方向相反的氢原子H结合后,产生的H-OH互绕旋涡结构即水分子有最低程度的偏向振动形态,于是人们观察到中性的水。

OH结构是通过耦合结构结合的,而H-OH互绕结构是通过范德华力结合的,因此OH结构比H-OH结构有更高的稳定性,当受到外界光声电及各类化学作用,H-OH结构很容易分离,成为游离态-H、-OH,从而表现出酸性、碱性。

分子化学属性与红外辐射

曾在“原子化学属性”小节通过电子连珠导致原子以太旋涡的偏向形变来说明原子化学属性的内在机制,这里分子化学属性的有相类似的内在机制,是源于分子内部多原子互绕导致外围次生以太旋涡的周期性偏向形变。

在一个长时段内,分子以太旋涡由于内部多原子耦合互绕,会以互绕中心为涡心,对外界表现出复杂的空间结构形变,这个形变还杂合了内部原子以太旋涡的电子连珠偏向作用,从而能对周边产生力的作用。这个力的作用,对周边空间以太表现出振动波传递;对周边其它微观旋涡表现出涡流的合流与对冲作用,从而产生化学反应或物理作用。

由于次生以太旋涡的偏向,在频率、强度方面远较原子以太旋涡的偏向要小,于是这种偏向一般产生偏红外辐射,这是一般物体都会产生红外线的原因。同时这种偏向也会与相同周期的入射红外线产生干涉,表现为红外吸收。

这其实是分子发射光谱与吸收光谱现象。如CO2气体就有很强吸收红外线的作用,即源于这种周期性次生以太旋涡的偏向干涉。但这种分子以太旋涡周期性的偏向远较原子以太旋涡电子连珠下的偏向要复杂,表现出有更多的谱线。

比如对于某个双原子结构的分子来说,设其双原子的谱线数分别是15条与31条,那么这个分子的谱线数就有C(1,15)*C(1,31)=465条之多,且谱线之间会出现接近重叠现象,要是更多原子结构下的分子的谱线数,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这远超出人们仪器的分辩能力,因此没有必要特别研究,但要认识到这种振动波存在及成因。

次生以太旋涡的涡流偏向作用,则表现为溶解析出作用、酸碱性、氧化性、腐蚀性等等常见化学属性。

分子化学属性与红外辐射,是分子以太旋涡内部的原子互绕作用后,分别产生的流体作用结果与波动作用结果,是一体两面。

热电效应

温度,是原子(微观以太旋涡)的热平衡振动的宏观体现,高温,代表更高强度的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

当金属物体两端出现温度差时,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的热振动会从高温端向低温端扩散,直致两边热振动强度一致,这个热扩散过程是一个定向振动传递过程,通过仪器检测时表现出电动势。温差发电,是这一效应的应用。

热电效应现象是电流是一种振动波的最直观证明。

无奈西方界已经有了电子迁移的电流理论,于是将热电效应的成因往这个电子迁移电流理论上套。

但凡一个理论被人们广泛接受,那么新物理现象都会被往这个理论上套,就如当下人们会将各种不可思议的现象都往量子力学上套,于是电子迁移与量子力学,一前一后,成了物理学不同时代的流行词,想来以太这个概念以后也跑不掉。其实这是削足适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