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波背景辐射实验的问题

宇宙背景辐射,在西方科学界,描绘为“来自宇宙空间背景上的各向同性或者黑体形式和各向异性的微波辐射,也称为微波背景辐射,特征是和绝对温标2.725K的黑体辐射相同,频率属于微波范围。宇宙微波背景辐射产生于大爆炸后的三十万年。”它还被认为是宇宙大爆炸的重要证据,通过上面关于电磁波是以太纵波的定性判定,来分析这一实验观察现象。

百科关于微波背景辐射的发现介绍:“1964年,美国贝尔实验室的工程师阿诺·彭齐亚斯和罗伯特·威尔逊架设了一台喇叭形状的天线,用以接受‘回声’卫星的信号。为了检测这台天线的噪音性能,他们将天线对准天空方向进行测量。他们发现,在波长为7.35cm的地方一直有一个各向同性的讯号存在,这个信号既没有周日的变化,也没有季节的变化,因而可以判定与地球的公转和自转无关。起初他们怀疑这个信号来源于天线系统本身。”

“1965年初,他们对天线进行了彻底检查,发现天线上有一些鸟屎。他们清理了天线上的鸟屎,并且他们把鸽子杀了以壮大‘研’气(研究的动力)。然而噪声仍然存在,于是他们在《天体物理学报》上以《在4080兆赫上额外天线温度的测量》为题发表论文正式宣布了这个发现。不久狄克、皮伯斯、劳尔和威尔金森在同一杂志上以《宇宙黑体辐射》为标题发表了一篇论文,对这个发现给出了正确的解释,即:这个额外的辐射就是宇宙微波背景辐射。”

先说这个探测微波背景辐射的整个实验过程,是:信号源-信号-喇叭形天线-微波信号特征-观察者。由这个过程可知,西方科学界其实是通过喇叭形天线为仪器主体发现“微波信号特征”而定义出“宇宙微波背景辐射”这一概念。如此会带来两种情况:

一是如他们自己怀疑的是这个信号源于天线系统本身,即喇叭形天线产生微波信号特征,却被误以为是宇宙微波背景辐射。
二是如他们后来判定的是与天线系统无关,存在宇宙微波背景辐射。

从这个百科知识的描绘可知,西方科学界对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处理得非常粗糙,只清理了一下天线搞了下卫生,而没有深入挖掘天线本身的状态对微波接收的影响:为何是喇叭形的天线发现“宇宙微波背景辐射”,而在1965年之前及之后整个微波研究史上,半球形或长条形的天线为何不能发现这一辐射?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之前,而直接选取第二种情况作为结论,就会让结论显得不牢靠。通过定性空间充满以太,电磁波是以太纵波,可知,西方科学界是用错误的电磁振荡传递理论来理解这一探测实验的,同时也忽略了天线本身结构对微波接收的影响,如此就不能发现实验现象的内在机制。

在这个实验里,由于微波作为电磁波,实质是以太纵波,被喇叭形天线接收时,会产生一种很普通的波现象:共鸣,即在喇叭形天线的某些部位上,会应喇叭形结构,各种频率的电磁波都被汇集到喇叭口窄端,能量集中,波的频率变大,波长变短,这与声波通过喇叭口汇集后音量变高变尖原理完全一样。当这种能量集中后的波抵达喇叭口天线底部的接收线圈部位时,由于反射与半封闭环境的缘故,会在接收线圈的部位,产生电磁驻波现象。这个电磁驻波的波长,与线圈部位的喇叭口天线边缘的边距正相关:后者是前者的倍数。

这种驻波形态的能量振动被天线接收,就会产生如实验中发现的“有一个各向同性的讯号存在,这个信号既没有周日的变化,也没有季节的变化”,在于这个电磁驻波,本就稳定地存在于喇叭形天线上,应喇叭形天线的结构与尺寸而有对应的特定波长,并随着喇叭形天线转动而转动,自然没有周日与季节的变化。生活中拿一个大喇叭,将窄口贴在耳边,就会产生声波汇集并共鸣后的“各向同性”的嗡嗡声,两者原理完全一样。如此可知,所谓的“存在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其实只是地球上各种人为或非人为的电磁波被喇叭形天线汇集后共鸣时的能量状态而已,这一概念并不能作为宇宙大爆炸的证据。

最后特别说明一点:这里否定的是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实验验证过程,但并不否定宇宙存在微波背景辐射,在于真空非空,充满以太。以太运动产生微以太旋涡,微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振动,表现为粒子、振动能量传递、真空涨落等。这振动能量传递的宏观影像,才是真正的宇宙背景辐射。这里的背景辐射与喇叭口接收的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原理不同,前者是广谱性的,辐射频率分布在各个波段,长则成为引力波,短则成X射线,等等;后者因喇叭空间结构而集中于微波波段;前者方位随时变化,各向不同性,后者“有一个各向同性的讯号存在,这个信号既没有周日的变化,也没有季节的变化”,因此虽然概念一致,但内涵不同。

引力波

在本书出版前的某个时期,引力波据说被发现,曾引起科学界一阵喧嚣,后来不了了之,不知是什么原因。这里用波的重新认识及恒星级别的以太旋涡模型来理解引力波这种宇观现象。

其实很简单,引力波只是光波的时空尺度放大版:光波,只是微观以太旋涡涡流偏向的振动传递,而引力波,只是宇观以太旋涡涡流偏向的振动传递。

与光波类似,引力波也存在两种产生机制:

当一个恒星系如太阳系存在一个某个宇空空域,其星体周边空间存在磁场,也即恒星以太旋涡的力场。而恒星系内的众多行星空间,也是一个个相对于恒星空间是小级别的以太旋涡空间。当这些行星小以太旋涡在恒星以太旋涡流上漂移,作围绕恒星公转运动时,众多小以太旋涡之间由于公转周期不同,会周期性地产生连珠现象,人们知道的天文现象之一就是太阳系九大行星连珠现象,其它恒星也一样有这种现象,这种行星连珠结构会导致整个恒星以太旋涡在连珠方向上产生偏向作用,表现为能量向恒星外空间传递,周期性的行星连珠结构不断出现,表现为引力波。这就是引力波的自发性传递过程。

同时,宇空存在众多恒星系,恒星以太旋涡之间由于相互作用,会导致整个恒星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振动,从而产生引力波。这是引力波的受激性传递过程。

除了恒星以太旋涡偏向会发出引力波之外,旋涡星系以太旋涡偏向、受激也会发出引力波,这是一种更大时空尺度的引力波。行星以太旋涡偏向、受激也会发出引力波,这是一种略小时空尺度的引力波。

参照光波形态特征,可以大略描绘引力波的一般特性:引力波是以太纵波,波长从几公里到几光年乃至无穷,周期从几天到几年乃至无穷,传递速度与光速相当。每个恒星体系、旋涡星系都有自己的特征引力波群,如原子特征谱线一般。

自然,以人类当下的科技能力,是无法检测与认识引力波的存在的,特别是旋涡星系的引力波,而通过以太旋涡模型,则可以简单认识到这一天文现象的原理。以实验为基础的科学研究最大的缺陷之一,就是当一个现象的物质作用时空尺度远超出人类实验构建能力时,那将如何去认识?引力波就是这么一种远超人类实验构建能力的物质作用现象。

康普顿效应

1923年,美国物理学家康普顿在研究X射线通过实物物质发生散射的实验时,发现了一个新的现象,即散射光中除了有原波长λ0的X光外,还产生了波长λ>λ0 的X光,其波长的增量随散射角的不同而变化。这种现象称为康普顿效应(Compton Effect)。

而物理界定性X射线为光子,说“光子与自由电子发生完全弹性碰撞,电子获得一部分能量”来解说这一效应,其实是不能说明光子与电子如何弹性碰撞的动态过程的,虽然人们可以想象如一个台球撞击另一个台球来理解这个“光子-电子撞击”描绘,但经典电子跃迁发光与吸光,却是不支持这一描绘的。

因为电子能轨跃迁理论的过程,其实包含了“本没有光子,电子一跃迁才产生光子”这么一个过程,而这里则是用“光子与电子是对等的,可相互如台球间作用”来描绘,带来了光子与电子结构的疑问,何以能相互作用的疑问,如何动态分离的疑问,等等,显然西方物理界对这些疑问都无能为力。因此这种描绘,只能归结于人们的想象力,与不求甚解的研究态度。

从上面光是纵波的定性分析可知,光子理论、电磁波理论,都是错误的理论。于这些理论基础上构建的推论扩展学说,都可归于谬论,包括这个X光现象的康普顿的解释。

以太论下,这个康普顿效应成因倒也简单:

当X光,即超高频以太纵波,射入物体之后,平衡位置上振动的以太随波动作用于电子以太旋涡,表现为X光击中电子以太旋涡,从而导致电子以太旋涡在入射X光的纵波传递方向上,产生强烈振动,这是一个受激发光的过程,部分入射X光的能量滞留在电子以太旋涡上。这个受激振动传递到物体的另一面,被检测到,就是一个比入射X光的波长要长的X光。

而相对于原子核,入射的X光强度不足以推动原子核振动,表现为绕射与影响忽略。

而随散射角α的增大,入射X光的线程上的电子数以1/COSα的倍数增加的,入射X光的能量就在这线程的电子以太旋涡上不断地被吸收,产生次生X光,再被吸收,再产生次次生X光,这样一个能量接力传递过程,直到射出实验物体空间之外,于是表现为散射角越大,吸收光-产生光的循环次数越多,导致射出的X光波长越长。

康普顿效应,看似很深奥,其实这效应与太阳光照射物体后,物体发出红外线,或荧光灯里的紫外线照射荧光剂后,荧光剂产生可见光的原理完全一致的,也是一个吸收光-产生光的循环过程,结果也一样:后者的波长也比前者要长。只是作用时空尺度不同导致产生的实验现象不同,及人们被缺陷的原子结构模型与错误的光子、电磁波理论误导,于是产生所谓的康普顿效应。

物质波成因

物质波概念玄乎其玄,经典物理同样给不出物质波成因,只是这就样设定,“就是这样子”,这是被表象迷惑后而无奈的表现。

以太旋涡论下,物质波成因同样很简单:

微观粒子如电子、质子,就是微观以太旋涡,在空间高速运动,其实就是在以太里运动,如飞机在空气运动一样会推动飞机前面的空气而产生纵波传递,微观世界同样如此产生纵波传递。

电子向前高速运动时,会在以太空间里产生纵波传递,这种纵波传递会影响空间里的以太出现运动形态变化,而这种以太运动形态变化又反过来会约束电子运动轨迹,从而让电子运动轨迹与分布形态出现波的印记,这就是物质波成因。

当这种波传递通过小孔或两个临近的窄缝后,产生波的普遍现象:衍射或干涉。衍射与干涉现象如上面所说会影响电子运动前方的以太运动形态,出现类似于栏栅的空间分布效果,从而约束电子的运动轨迹沿波栏栅规划后的路径前进,最后在感光板上出现了衍射或干涉条纹。

物质波现象,本质仍是波现象,只是波运动借粒子表达出来而已。

现实中这种“物质波”极多,比如波浪,就是水中波借水体表达出来,波形云,就是空气中长波借云汽表达出来。而之所以人们不会认为波浪、波形云是物质波,在于人们可以用仪器检测出这种振动,而电子尺度的振动则远超人类的仪器检测能力之外,除了高强度的X射线、中子之类的波动可以被探测,对于更微弱的波动,人们只能望洋兴叹。当这更微弱的波动影响空间以太运动与分布时,进而约束粒子运动形态,本就被经典原子理论误导的人们就不能理解粒子何以能如波一样运动与分布,于是只能用“物质波”这个概念来描绘了。

标量波

标量波据说是100多年前由尼古拉·特斯拉发现的,一般被称为特斯拉波,是在实验室中通过让反向电荷的电磁的电磁波相互抵消而产生。

“电磁波是横波,相反标量波是矢量的”,科学界如此定性。同为电磁波,各自独立传递是横波形态,而相互抵消就由横波形态转变为矢量形态(即纵波形态),又为何如此?科学界再无更深层的解说,而是猜测由真空量子涨落、零点场、虚能量之类玄乎概念下的物质作用形态所致。

由电磁波的定性是以太纵波可判定,标量波,按科学界发现过程是通过相反的两束同频率电磁波相差180度相位相互作用而产生所致,可知标量波,其实就是以太纵波的驻波形态,也即电磁驻波。

声波的驻波被科学界研究很透彻,在于声波的现象很明显,作为空气纵波的定性也很科学,同时通过弦驻波可以直观地理解驻波的形态。而电磁波,自从被错误地定性为电磁振荡形态的横波之后,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导致标量波其实只是电磁驻波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能想明白,根源仍在于莫-迈实验错误结论下的错误理论构建。

只要是波,都是纵波,横波只是纵波的影像。而纵波,只要频率相同,方向相反,再相位相差180度,就会产生驻波现象,作为以太纵波的电磁波也是如此。正确认识电磁波的以太纵波内涵,就可以很简单地解说这些电磁波现象。

电磁波

现代经典物理说电磁波是电场与磁场交替变化,将能量传递出去,还设定电磁波是不依赖媒介的波。这其实是找不到传递媒介而不得不作如此设定,根源在于宇宙观出错,认识不到真空以太的存在。

现实中除了电磁波,所有普通的波如水波、声波、地震波都有媒介,何以电磁波要如此特殊?且设定电磁波没有媒介,则带来电场与磁场如何在空间相互转化的动态过程描绘问题,教科书上会给你画一个相互垂直的圈圈来显示,那其实是臆想图,仍没有说清为何一个圆(电场)会套一个圆(磁场)地无损耗地传递下去。且科学界连电场磁场的本质是什么都认识不到,就可以如此用这两者去描绘电磁波,其实是用两个不可知的因素去解释另一个不可知的事件,这非常不科学。

而以太旋涡论下,电磁波就是以太振动波,且是纵波。声波如何在空气中传递,电磁波就如何在以太中传递,两者只是时空尺度、媒介的区别。

电是导体内的以太振动波,传递到线圈后产生次生以太旋涡流,这个次生以太旋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被人类仪器检测到,就是磁场,磁场本质是仪器某种信号特征的定义。这种次生以太旋涡流作用范围会根据振荡线圈内振动能量的聚集而变大,衰减而缩小。作用范围变大时,就推动周边空间里的以太并产生内压,从而出现纵波传递;作用衰减缩小时,就吸引周边空间里的以太并产生负内压,也出现纵波传递,这就是电磁波。

同样,电振动波传递到电容后,在电容两极夹层空间产生以太湍流,这个以太湍流的力场梯度分布被人类仪器检测到,就是电场,电场本质也是仪器某种信号特征的定义。这种以太湍流作用范围会根据电容夹层振动能量的聚集而变大,衰减而缩小。作用范围变大时,就推动周边空间里的以太并产生内压,从而出现纵波传递;作用衰减缩小时,就吸引周边空间里的以太并产生负内压,也出现纵波传递,这也是电磁波。

振荡电路中的线圈端与电容端分别产生的变化以太涡流与变化以太湍流就如敲锣的木棒,不断“敲打”线圈与电容周边空域的以太,从而产生振动能量传递。虽然产生振动的仪器部件不同,一线圈,一电容,但传递出去的波的性质,都是一样:以太纵波。

但为何用仪器能检测出电磁波(其实是以太波)的电场与磁场属性,并由此产生“电磁场”概念?

电磁波在实验中被检测出电场与磁场属性,是电磁波的电-磁振荡传递理论的重要观察依据,道理很简单:仍是仪器,这里仪器是感应线圈,与感应电容。

电场与磁场属性是以太波与感应线圈电容相互作用的结果,是感应线圈电容的信号反应,而不是以太波的构成形态,这与上面解释的中子质量、电动势、光的横波现象等等诞生机理一致:是有仪器(感应线圈电容)参与后的瞬间产生现象。这也与人们吃糖感觉到甜一样,并不是糖带有“甜”这种存在,甜是人们去吃时糖与舌头相互作用的信号。

其它如水波(以太波)通过狭小空间(感应线圈电容)会产生水旋涡(感应磁场电场),水旋涡(感应磁场电场)并不是水波(以太波)的“部件”,而是水波(以太波)与狭小窄缝(感应线圈电容)相互作用的结果。现实生活中人们用微波炉加热食品,用食品检测出电磁波有热现象,从来不会有人说电磁波里存在“热”,何以检测出电场磁场现象,就说电磁波里存在“电场”与“磁场”属性呢?

这是静态理解物质结构的结果,西方物理界,是成也仪器,败也仪器。

如此判定,就可以知道这种所谓电磁波的“电磁振荡传递”模式是不存在的,理论上的电磁波是不存在,现实中只有以太振动纵波,当然人们仍可以称呼其为电磁波,只需知道电磁波没有电磁振荡,就如中子星没有中子一样道理即可。

西方科学界那种“随时间变化的电场产生磁场,随时间变化的磁场产生电场,两者互为因果,形成电磁场”的表述,只不过是为解释仪器检测到电磁波的电磁场现象而想象的场景,也只能归于想象。不存在所谓的电磁场,只存在随时间变化的以太湍流产生变化电场与以太纵波,与随时间变化的以太涡流产生变化磁场与以太纵波。

这也是上面判定光波不是电磁(振荡)波的分析依据。

布儒斯特角

研究光的人们若不能深入考查介质的时空结构与属性,而只停留在光与影的表象层次,必只会落得个盲人摸象的结果。而研究介质,又必须要事先明白正确的原子时空结构与运动形态,这是相互相承的。

但当下原子核的质子-电子时空结构理论是一个有很大缺陷的理论,参照这个理论的介质描绘,也是不完善的,结果就是对光的各种现象不能正确描绘,如此又是浪费人力物力。

当折射光与晶格以太旋涡排列相平行时,晶格可以最大限度地切割光的纵切面,从而出现折射光线偏振现象。晶格并不吸收被阻挡的光,于是被阻挡的光以反射光线偏振的形态反射出去。

当反射光与折射光在达到90度时,自然光被晶格偏振切割后,分成相互垂直的两部光强度最平衡,从而在各自的方向上偏振表现最彻底,于是让人们观察到线偏振现象。

布儒斯特角,是入射光线程与晶格内原子排列之间的关系的体现。

椭圆偏振光

光的所有偏折偏振现象的本质,都是光作为纵波与仪器、介质共同作用的结果。抓住这个本质,光的所有现象没有什么不可以简单解析。而介质,一般指各类晶体,其实是指微观以太旋涡的有序空间结构体--这一认知书本上从来没有的。

当平面偏振光进入1/4波长的晶体时,光的纵波振动相位,即以太在平衡位置的运动矢量,会受到这个旋涡流的拖曳与滞留:

与光传递同向的旋涡流,加速了平衡位置上以太的流动,从而加速了光的传递,是为拖曳加速区。
与光传递反向的旋涡流,减慢了平衡位置上以太的流动,从而减慢了光的传递,是为滞留减速区。

如此作用导致出射光相位的变化,比如在轴线两边,一边被拖长了1/4个相位,另一边被滞后了1/4个相位,于是人们就看到了一个椭圆形偏振光。

这个过程其实是光的波动形态被晶体原子以太旋涡打上了印记,与高频波写频在低频波上有相类似的作用,与人类生产流水线上给产品包装打上印标更是相近。这里用以太旋涡来解释光的椭圆偏振光现象,就没有物理界那种解释那么复杂。

椭圆偏振光,是入射偏振光与晶体原子以太旋涡相互作用的体现。

椭圆偏振光是入射偏振动光与1/4波长晶体宽度相互作用的结果,若晶体的宽度远远大于波长,比如某些化学晶体块的溶液,也会对光打上以太旋涡的印记,只是科学界冠以新的名词,叫旋光性,分左旋与右旋,诞生出“手印化合物”之类的拓展概念,这仍只是逆分子以太旋涡与顺分子以太旋涡对光的牵引导致的光路形态变化,这里就不再详细分析。

波粒二象性

光是横波还是粒子,这个问题在现代物理界还在争论不休,而大多数人对这个判定都是执非此即彼的态度,然而却有第三种选择:其实争论双方的人们都错了,光既不是横波,也不是粒子。产生这种认知错误的原因,在于没有正确的宇宙观来指导。以太论下,没有这种问题。

光就是波,且还是纵波,只是表现出粒子性而已。根源在于仪器接触面上振动能量驱动以太在平衡位置运动,从而有实体粒子的信号特征,也只是信号而已。

存在粒子性,不一定是粒子,而是粒子,必存在粒子性,这分别是必要条件及充分条件的关系。而将存在粒子性就当成粒子存在,就犯了将必要条件当成充分条件的逻辑错误。

光就是波,且还是纵波,只是表现出横波影像而已。根源在于偏振片切割-阻挡以太纵向传递,从而有横波的影像特征,也只是影像而已。

由于现代经典物理认识不了以太,又受“光是电磁波,而电磁波不要传递媒介”的错误理论误导,两个错误合在一起,导致了人们理解不了光若为波为何有粒子性,而光若为粒子为何又能波动的两难境地,这叫画地为牢。他们少有反思矛盾的根源是自己的宇宙观出错了,并导致了理论构建出错,而不是自己观察到的现象出现所谓的矛盾。

光是纵波

光的现实应用极其广泛,但光是波还是粒子,科学界却没有统一标准的答案。人们相互妥协而提出光具有波粒二象性,并提出光量子概念,至于波粒二象性的内在机制,仍是一个迷。

若承认光是粒子,会被支持“光是粒子”的人们所认同,但会带来光子的时空结构,与电子的关系,为何保持不变的速度C,为何有波动性(可用物质波概念来解说,但物质波概念只是现象总结并不是成因解释)等等更难回答的问题。这些“光是粒子”定性下的回答不了的拓展问题,不过是表明这种定性是错的。而若承认光是波,然后定性光是横波,则会被支持“光是波”的人们所认同,然而这仍是错误的判定。光,不是横波。

光不是粒子,且也不是横波,更不是电磁振荡波,而是以以太为承载媒介的纵波。

光在以太中的传递形态与声音在空气中的传递形态无二致,只是时空尺度不同、媒介不同而已。这是认识到太存在后必然得出的结论:真空里充满以太,传递着光。

光的偏振现象,是光被判定为横波的重要依据,实际上光的横波现象是光作为纵波与偏振片共同作用的结果,就如上面提到的电动势是导体内电振动波与仪器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样。

原本没有横波,实验室的人们在光纵波传递线程上一放偏振片,横波就瞬间诞生了,而一拿开偏振片,横波其实就立马消失,只是在人们的观念中,以为横波原来就有且拿开偏振片后也一直存在。

光并不是一开始就具有横波形态,横波成因就是偏振片对光波在纵向传递方向上进行横向切割,出现“横波”影像,即偏振现象。偏振片里的晶格整齐排列,就是起到这种切割-阻挡栏栅的作用。

若光真的是横波,那么一片偏振片旋转到横波切面的垂直角度就能阻挡太阳光的前进,但实际上,实验室中的人们是用两片相互垂直的偏振片才阻挡了太阳光的前进。人们只是观察到偏振片能阻挡光,于是定性光是横波,却不思考为何需要两块相互垂直的偏振片而不是一块偏振片才能实现阻挡效果,纵波才需要两块相互垂直的偏振片阻挡。

这就是实验现象与条件思考不充分,如此定性光是横波,就算是被如此广泛接受,也不代表它是正确的。

而在某些矿物晶体折射时也出现偏振现象,原理与上面一致,都是纵向振动被分割,从而出现偏振现象。

当光的偏片现象的错误解说又与光的电磁振动传递的错误理论相结合时,就有了科学界对光是横波这个深信不疑的错误判定。错上加错,误导后人。

光是纵波除了上面分析的理由之外,最直观的观察事实是存在光压。光压是承载媒介以太在平衡位置对仪器力的作用现象,由此表现为光的粒子性。说光是横波,是无法解释光压的存在。而纵波有波压,则是很容易直观理解的。

说光是横波,也是无法描绘光的电场磁场交互振动传递的动态过程。其实这个“电场磁场交互振动传递”的动态过程在物理界从未被证实过,只是人们想象如此而已,若让坚持光是电磁振荡传递的人们描绘这个动态过程,他们可能会画一连串相互垂直的圈圈来表示这个过程,而问为何相互垂直的两个圈圈会不断传递下去,则是语焉不详,这可不是科学态度。

如此对光的本质的正确认识,就可以简单回答物理界难以解决的问题:

光作为粒子,为何能产生折射、反射、衍射、干涉等现象?光不是粒子,是纵波,这些现象是所有波的通性。
光作为横波,为何有光压?光不是横波,是纵波,光压是媒介的波压。
光作为粒子,为何会以量子形态存在?在于光是以太波,凡是波都存在振动频率,每一个波长,代表一份振动能量,于是波的能量是一份一份地传递,表现为量子化。
光作为粒子,为何没有静止质量?光是纵波,波不是粒子,本就无所谓静止质量。只有人们去测量光波的质量时,在平衡位置上波动的媒介以太作用于仪器,产生力的作用,表现为等同于质量的信号,即所谓的动质量。
光的速度在真空中为何是C?波的速度是由媒介的属性决定,真空中充满以太,光是以以太为媒介的波。
光的电场磁场交互振动传递的动态过程是如何描绘的?光是以太振动波,不是电磁波,没有所谓的电磁交互振动传递的动态过程。
光电效应机理?见上面电章节解说。
波粒二象性为哪般?见下面解说~

如此认识,以后人们可以大方的说“光波”一词,而“光量子”、“光子” 、“光粒子”、“光是横波”、“光是电磁振荡波”、“动质量”这类似是而非的概念与错误定性,都可以退出物理舞台。

横波的实质

由此可以看出,横波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波动传递模式。

横波的成因,是由于媒介传递纵波时,不能以最快方式在线程方向上传递完毕,而导致部分振动能量在线程的垂直方向上滞留,这种滞留的振动能量导致媒介出现“横波”影像。

横波是纵波传递结果导致的现象之一,而非波传递的形态之一。

而物理界说横波存在,必须考虑质点的垂直能量振动转化为波的传播方向上的振动能量的动态过程,显然只有借助纵向传递,即:

当振子(质点)在垂直方向上振动时,借助振子对媒介的排挤作用,振子的垂直振动能量转化为媒介的内压,然后再通过媒介的内压向四周释放,转化波振动传递,而这个内压释放过程,必带来纵波振动传递而不是横波振动传递。

说存在横波,是物理界不认真分析波传递出现的错误:人们将结果现象当成起始原因。所有横波被观察到的部位,都是在两物体交界面,即有效传递波的媒介区与非有效传递波的媒介区的交界面。两个区对纵波传递效果不同,且纵波传递方向与交界面平行时,就会出现“横波”影像。

横波的诞生机理,如上面提到的中子质量、电动势的诞生机理一样,是纵波与非媒介相互作用后瞬间产生的现象。纵波与横波的关系,就是人与影子的关系。结论就是:

所有波都是纵波,不存在横向振动能量传递方式。

横波与纵波的关系,在太极八卦图里,就是八卦与太极的关系。前者是后者表达出的影像,后者是前者的本源。

水波

水波,是水底纵向动量传递在经过水面后,受空气制约,不能正常表达纵波形态,导致水面变成波状,出现垂直状态平衡振动,振动能量在垂直方向上滞留,也即能量耗损。

水波垂直方向的振动也不是主动性质,而是受水面下的纵向动量传递影响了水面的形态出现的“横波”影像,是纵波传递导致的结果影像。

因此水波虽然同样有横波形态,但本质也是纵波传递。

绳波

绳波,是纵向动量传递作用于绳子受阻后,导致绳子形态变成波状,出现垂直状态平衡振动,振动能量在垂直方向上滞留,即能量耗损。

波动开始后,绳子上任何一点力的作用,都可分解为向前与向上/下的分力作用,向上/下的力的作用周期性变化导致绳子展现出波动形态,向前的力的作用表现将动量传递出去。

绳子垂直方向的振动并不是主动性质,而是受纵向动量传递影响了绳子的空间结构出现的“横波”形态,是纵波传递导致的结果影像。

因此绳波虽然有横波形态,但本质是纵波传递。

波的百科知识

横波(S波):横波也称“凹凸波”。质点的振动方向与波的传播方向垂直,这样的波称为“横波”。横波的特点是质点的振动方向与波的传播方向相互垂直。西方科学界定性电磁波、光波是横波,其它如地震波包含有横波传递形态。

纵波(P波):纵波纵波是质点的振动方向与传播方向平行的波。如敲锣时,锣的振动方向与波的传播方向就是平行的,声波是纵波。

事实是否如科普描述那样完全如此呢?还有另有蹊跷?先看两个常见的绳波与水波动量传递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