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体三极管

晶体三极管,是半导体工艺的基本元器件之一,具有放大电流、控制开关等功用,是电子电路的核心元件。它是晶体二极管PN结原理的拓展应用。在经典西方科学理论中,是用错误的空穴与自由电子概念来解释半导体的导电性,进而用这两个概念来说明晶体二极管、三极管原理,因此不能就是晶体二极管与三极管有一个正确的科学原理分析。

在以太旋涡理论下,晶体三极管原理,就是在晶体二极管的以太湍流层内,外加入一个输入性电振动力场,来影响这个二极管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梯度分布,从而让输入性电信号的强度变化体现在这个以太湍流层上,当在二个极上正向输入电流,电流就会因以太湍流层的变化而在输出后有对应的电流强度变化,表达为放大信号作用。

晶体三极管,其实是两个面相连接或背向连接的两个PN结,这两个PN结有共同的N区或P区。有共同N区的,即P-N-P结构,被称为PNP型,有共同P区的,即N-P-N结构,被称为NPN型。在一个晶体三极管中,中间部分的共同区被称为基区,两侧部位分别是发射区和集电区种。在工艺上,基区做得很薄。下面分别就PNP型与NPN型晶体三极管作一个简单原理说明。

PNP型

PNP型的晶体三极管,在没通外来电流时,其PN结内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力场是由两侧的两个P端指向中间的一个N端,即P->N与N<-P,P-N结与N-P结分别构成这个PNP型晶体管的缝隙,缝隙中是存在方向相反的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力场。对于P->N->P方向的电流通过时,在P-N结缝隙上电流方向与振动力场方向一致,能正常顺利通过,而在N-P缝隙上电流方向与振动力场方向相反,则会受阻。但由于PNP型晶体管的N区在工艺上做得很薄,带来的效果之一N-P的振动力场相对要弱,若有强度大一点的电流通过,这个N-P结很容易被击穿,表现为电流虽然在这个N-P结上受到电阻影响中断,但强度增大后仍有部分流量可以通过,而不是如晶体二极管的N-P结上受电阻巨大而几近如断开电路一般。

当在N区上加上一个某区间的电压,N区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振动加强,于是N区原子以太旋涡对外的振动力场也强化,从而使N-P内的力场强度差值减小,于是N-P结更容易被击穿。如此N区的电压越高,N-P结越容易被击穿,P->N->P方向通过的电流也越强,反之N极的电压越低,N-P结被击穿的越困难,P->N->P方向通过的电流也越弱,表现为输出电流也越弱,如此在N区的电压大小变化与P区输出电流大小呈现为正相关,表现为信号放大。

NPN型

NPN型

NPN型的晶体三极管,在没通外来电流时,其PN结内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力场是由中间的一个P端指向两侧的两个N端,即N<-P与P->N,同样,N-P结与P-N结分别构成这个NPN型晶体管的缝隙,缝隙中是存在方向相反的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力场。对于N->P->N方向的电流通过时,在N-P结缝隙上电流方向与振动力场方向相反,就会受阻;而在P-N结缝隙上电流方向与振动力场方向一致,则能正常顺利通过。由于NPN型晶体管的P区在工艺上做得很薄,同样带来的效果之一N-P的振动力场相对要弱,若有强度大一点的电流通过,这个N-P结也很容易被击穿,表现为电流虽然在这个N-P结上受到电阻影响中断,但强度增大后仍有部分流量可以通过。

当在P区上加上一个某区间的电压,P区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振动加强,于是P区原子以太旋涡对外的振动力场也强化,从而使N-P内的力场强度差值增强,于是N-P结更难以被击穿。如此P区的电压越高,N-P结越难以被击穿,N->P->N方向通过的电流也就越弱,反之P区的电压越低,N-P结被击穿就相对容易,N->P->N方向通过的电流也就越强,表现为输出电流也越强,如此在P区的电压大小变化与N区输出电流大小呈现为负相关,表现为信号放大。

PNP型与NPN型对电流的阻断作用,就如在平地上挖坑中断路行与堆山中断路行。对于PNP型,在N区加电压,就如填坑行为,电压越高,坑填得越满,路行就越容易,对应通过的电流越大。对于NPN型,在P区加电压,就如堆山行为,电压越高,山堆得越高,路行就越难,对应通过的电流越小。

晶体二极管与PN结

西方物理界用空穴与电子相互牵移来说明二级管PN结成因,除了上面提到的电子电荷的根源说不清外,更在于自由电子的迁移理论不能解决电子流动产生磁场之类的问题,因此这不是一个可信的理论。而在以太论下,这个二极管PN结的原理则很简单:

电是导体内以太振动波,物体表面存在以太湍流层结构,这是以太旋涡理论里的基础认识。电在导体内的传递模式是低频波承载高频波的以太振动波,不同原子以太旋涡的空间结构对电的传递效率不同,表现为导电性不同,不能传递这种以太振动波的是绝缘体,能高效传递这种以太振动波的是导体,半导体就是介于绝缘体与导体之间的原子以太旋涡结构。

在硅晶体上,P区的掺杂原子以太旋涡有很高的振动频率,N区掺杂的原子以太旋涡则有相对低的振动频率(仍比硅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频率要高),如此状态的两区相结合,让硅晶体呈现半导体性质而能导电。在两者的接触面上,则形成以太湍流层,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力场在以太湍流层的传递方向由P区指向N区;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方向刚好相反,由N区指向P区。在经典物理的二极管理论中,这个以太湍流层所处的接触面一个很玄乎的名称,叫冶金结界面。

当定向振动波(电)沿P-N方向传递到以太湍流层时,以太波振动作用的纵向分量作用顺着振动力场方向,就可以轻松穿过这个以太湍流层,表现为电流通过。而定向振动波(电)沿N-P方向传递到N区,纵向分量作用受以太湍流层力场的阻碍,不能通过以太湍流区,表现为阻断。

PN结对电流的通过与阻断,分别是光波的折射与镜面反射在导体内的电振动波版。由这个原理可知,任何活跃元素与不活跃元素相互紧密接触后,其接触面均可构成广义上的PN结。

而当定向振动波的频率提高时,仍可以沿N-P方向穿过这个以太湍流区的力场,表现为击穿。

电子二极管,则在通过加热电灯丝与另一端建立电场,电振动沿这个电场传递,反向则不能建立电场,电振动就不能通过。

西方物理界不能正确又简单地解释PN结构内在机理,源于被错误的电流理论(认识不到电是导体内的振动波),和错误的原子结构模型(认识不到原子空间的以太旋涡形态)所误导。

电容器

电容器,通常简称其容纳电荷的元件。因物理界的电荷理论是不正确的,导致只知电容能存放电荷,但不知电容器空间的电荷形态是如何分布的,因此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的以太湍流认识来解构一下电容器的储放电原理。

物体表面由于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处时刻振动状态,会导致物体表面空间存在一层以太湍流,宏观上被仪器检测为静电荷。两物体接近时,在相互接近的两表面之间的空间里会形成以太湍流区,电容器就是这种两物体表面很接近时的构架结构,电容器两极表面之间的空间就存在这以太湍流层。

当外来电振动传递到这物体表面,就强化物体表面以太旋涡的振动,并带动以太湍流层有更高的振动力场,这个力场随外界传入的电振动强度升高而升高,更高的电压代表更高的电振动频率,于是可以让电容器容纳更多的电荷。微观上表现以太湍流层中的微以太紊流、旋涡有更高的角动量。

电容器其实就是装载以太湍流的“微观高压锅”,此“高压锅”的“保温”效果极好。就如锅底加大火热,水的沸腾状态更加猛烈,同时锅里压力也越大,微观以太湍流在电振动的作用下,也是如此状态。

当太高的电压加于电容器时,电容器里两物体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不能约束住以太湍流的振动,表现为击穿。

当电容器两极被电路连通,于是高压状态的以太湍流之间的振动沿低振动区扩散,表现为两极间的电荷力场强度逐渐降低,同时带来湍流层里的以太微涡旋不断解体,解体时产生的振动冲击两极物体原子以太旋涡,表现为电路里的定向振动波传递,即电流,直至电容器内外振动平衡,这就是电容器放电形态。

直流电不能通过电容器,在于单向电振动波传递到电容器并形成更高强以太湍流层后,电振动被被这个以太湍流层全反射,于是不能穿过电容器。

而交流电能“通过”电容器,其实是交流电相位变化后,电容器处于一极放电,另一极充电状态,直到交流电相位再次变化,电容器再处于另一极放电,一极充电状态,放电过程中就表现出线路有电振动,好象交流电能通过电容器似的,其实交流电并没有通过电容器。

这个充电与放电功能,可以让电容器成为蓄电池。电容器的储电大小,由电容器两极物体表面以太湍流的振动强度、两极物体的面积间隔及外来电压决定。要提高电容器内的单位面积上的储电能力,除了提高电压外,还必须强化电容器两极物体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振动能力。而如何强化电容器两极物体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振动能力,则依赖二极管PN结原理的重新认识。

地球表面静电场与重力

地球是众元素原子以太旋涡的巨大堆集体,于是众原子以太旋涡的湍流层也相互叠加强化,表达在地球表面,就是分布更广,作用更强,力场梯度更宽的静电场。也即:

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地球表面静电场

地球表面的以太湍流层与地球空间的以太旋涡一起,表现为整体有序,局部无序的地球表面以太流动,对地球表面物体表达出静电吸引作用,也即重力作用。

然何以用仪器测得这个如此广大分布的静电场强度却是很弱,甚至不如玻璃棒摩擦产生的静电吸附现象更让人直观?这是因为仪器是靠电压差来测量静电场的,而这个地球表面的静电场在仪器所处的空间范围电压差极微小,于是测得的静电场“很弱” 。这是电压差的“弱”,而非静电场整体强度的“弱”。

而这么弱的电压差,在上百公里的地球表面延伸累加,也是一个极巨大的电压差,能将万物吸引住,并带来9.8米/秒的加速度,表达为重力,你我就是被这静电场吸附在地球表面。因此可以定性公式:

地球表面静电场=重力场

这是经典牛顿力学的重力概念的内在机理。虽然重力概念已是最经典的物理概念之一,但其实之前人们从未真正认识到重力的内在机理,只知道是这样有重力,却不知道为何有重力。这里阐述重力的内在机理,就再无重力是为何的困惑。

由于这个地球表面静电场的存在,致使地球以太旋涡的两极涡轴处,尽管不受旋涡向心力的作用,但仍受静电场的吸引,表达为地球南北两极,仍有重力作用。

这个重力场的内在机理认识,为反重力构架提供理论支持。

重力与万有引力略有区别。重力是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力场,人们日常生活与实验接触的就是这以太湍流的力场,也即地球表面静电场。扭秤实验中的力场,本质是物体表面以太湍流的静电力场,而宇空中的星球之间的万有引力,则是宇观以太旋涡流的力场。在人们所处的以米计量的空间尺度里,两者作用几乎没有差别,平常两者混为一谈也不影响一般实验观察。

这个以太湍流的力场作用比赤道辐合带以太湍流的力场作用要略弱,在于赤道辐合带除了地球表面物体原子以太湍流参与之外,还有地内以太波振动与以太喷流的参与。

这个湍流层参与影响地球空间以太旋涡对各类物体的作用,特别是自然界的风云变化,比如各个中高纬度的大气涡旋现象,皆是这个以太湍流层参与影响所致。它的影响范围与地球大气层基本一致。空气分子以太旋涡,就是在这地球表面以太湍流里随波逐流,反过来又影响以太湍流的运动状态。这里就不专门分析。

超流体

物理界用很复杂的理论来解释超流体现象,大意是原子代替电子形成库珀对,至于两个电子如何结合法,也是说不清楚。

有以太湍流,物体表面会有某种特别状态,没有以太湍流,物体表现也会有另一种特别状态。以太旋涡理论下,超流体,就是原子以太旋涡热振动接近于0的状态表现,也即没有以太湍流时的状态表现。

以太湍流的力场梯度分布=静电场

超流体,这个概念也是玄乎其玄,其实就是没有粘性的流体。而流体都有粘滞性,在于一般情况下容器壁都存在以太湍流层,这个湍流层对流体的作用就是静电,当存在吸引力场时,那已被吸附的流体原子以太旋涡,就受容器壁以太湍流层的拖曳,从而表现为流动方向上的阻力,最终通过流体原子以太旋涡间的电荷吸引传导这一静电拖曳作用,表现为流体的粘性,还应容器空间结构的差异,表现出毛细管作用、浸润等现象,若这个湍流层消失或强度几近于0,则流体就表现出超流体。

日常生活中,人们观察到水银滴在玻璃上,或水珠在荷叶上几乎无摩擦力的滚动,却不会认为这是超流体现象,在于人们被超低温液氦更多的物理现象所吸引,而超低温本身就会带来更多的物理现象。

低温,是原子以太旋涡振动低的宏观体现,在接近绝对零度时,原子以太旋涡的热振动趋于零,于是其表面的以太湍流几近消失,就如高温雨季的溪流一片湍急,导致行船困难,而低温寒季结冰河面则一片平滑,导致滑冰流利,在超低温状态下,物体表面就是进入了“寒季结冰状态”。当超低温的液氦与容器表面接触时,容器内壁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热振动瞬间几近于0,也就没有以太湍流的存在,如此以太湍流产生的力场即静电场也就消失,于是液体受容器表面的以太湍流的拖曳牵引作用几近于0,让液体表现出超流体现象。

超流体有一个现象是超流体在旋转的容器中不会随容器均匀转动。并且这个旋转体会相对与恒星保持稳定。由于超流体与容器壁之间的以太湍流不存在,超流体就不受容器壁的拖曳,故不随容器旋转而旋转,于是超流体与地球自转同步,表现为与地轴相对静止,也就是与恒星保持稳定,这仍是没有容器壁以太湍流阻碍的结果。

由于超低温液氦暴露在空气中,时刻在蒸发,蒸发过程中会将液体上方的空气瞬间凝结,在这个空气凝结区,会处于超低压状态,导致容器壁与液氦之间的上方压强低于容器中间上方的压强,从而在容器壁内壁侧,形成一个超低压通道,流体整体受上方空气压力向超低压通道填塞,直升到重力与空气压力平衡的高度,一般容器高度相对很低,于是液氦就流到容器外,这其实超流体因蒸发作用冷凝空气后,自发在容器壁内侧形成低压通道面,再通过虹吸原理不断流到外界。

常温状态下,将一个直径略小于圆玻璃杯内径的长金属圆柱放入有水的玻璃杯中,水也会沿玻璃杯壁向外侧溢出,超流体容器上方的空气,在不断凝结下降的过程中,就是起到类似圆柱的效果。其实封闭状态下的超流体,必不会沿容器壁爬到顶部内底。

其它超流体的物理现象,都可以通过没有表面以太湍流拖曳阻碍来解释解构。

物理界有关超流体的研究被称为“量子流体力学”,这是前面说的有所关于不能解释的现象,都会被“量子”这个流行词来套用。超流体现象,其实一点也不神奇,只是人们不能正确了解物质结构原理而产生的感觉。

卡西米尔效应

卡西米尔效应(Casimir effect)百科:就是在真空中两片平行的平坦金属板之间的吸引压力。这种压力是由平板之间空间中的虚粒子(virtual particle)的数目比正常数目少造成的。这一理论的特别之处是,“卡西米尔力”通常情况下只会导致物体间的“相互吸引”,而并非“相互排斥”。它是由荷兰物理学家亨德里克·卡西米尔(Hendrik Casimir)于1948年提出的一种现象,此效应随后被侦测到,并以卡西米尔为名以纪念他。

西方科学界由于认识不到以太的存在,及认识不到原子的正确结构,于是对这种卡西米尔效应的内在作用机制无能为力。而当引入“虚粒子”概念去解释这个效应,又带来这个虚粒子是怎么回事?它与原子如何发生作用?它是如何存在真空环境?它与光、电子、原子核有什么关系?等等问题。这些拓展的问题若不能解决,那所有依赖于此“虚粒子”概念的论述都不过是空中楼阁。其它比如“真空涨落”之类的概念,都会带来拓展问题。这种“引入新概念去解决旧问题,又带来新问题”的研究方式,就是西方科学界的一贯风格,看似解决了旧问题,其实根本没有,不过是把旧问题掩盖下去后视而不见而已。

这个虚粒子其实就是以太的另一种说法。

金属板是原子以太旋涡的堆集体,当两片平行的平坦金属板相互贴在一起时,在两块板之间形成一条细缝,由于金属板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作热振动,在细缝空间里形成以太湍流层,这个以太湍流层的以太流速大于两块板外侧的以太流速,导致外侧的以太压力大于缝空间里的以太压力,于是两块板被外侧以太压在一起。这就是卡西米尔效应的内在作用机制。

这个卡西米尔效应其实就是流体力学中伯努利效应的以太版。

现实生活中,拿两块一样大小的光滑玻璃板用力贴合在一起,在垂直玻璃板面方向拉开时明显感到有吸引作用,这很容易理解。这作用形态与卡西米尔效应完全一样,只是将以太换成空气而已。

以太湍流的力场梯度分布就是静电场,因此两块金属板的吸引作用也可直接理解为静电吸引。静电吸引现象生活中极为常见,如摩擦后的橡胶棒对纸屑的吸引,墙壁对尘埃的吸引等等,都是不同材质构架下的卡西米尔效应。而若将两块金属板换成两个大金属铅球,就是物理经典扭秤实验的主体构架,铅球之间的吸引作用与金属板之间的吸引作用的内在机制也是一样的。

水珠吸附

水珠吸附是很常见的现象。物理界仍是用表面张力来解释,却不提液体表面张力何以能克服重力,让水珠倒挂在玻璃板下面。以太旋涡理论里,这仍是以太湍流层对水珠的电荷力场所致。

因玻璃板表面原子以太旋涡与水分子以太旋涡都在高速旋转,产生的以太湍流力场方向相同,于是就相互吸引在一起。

按经典物理的电荷理论来说,这就是静电吸附。物理界能想到静电对物体的吸引,却不考虑静电对水珠的吸引。这其实也是流体康恩达效应的以太版。

油水不容

物理界用极性与非极性来解释油水不容的内在机理,而极性与非极性是怎么回事,又大意是电荷均匀或不均匀分布导致,而电荷是怎么回事,显然无从回答。这仍是用一个不明因素来解释另一个不明因素,也不是科学态度。

极性与非极性,的确可以用电荷分布来说明。但电荷仍不是最终实质,电荷是微观以太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极性与非极性的实质,是次生以太涡流在分子或原子周边空间分布不均匀,是电子连珠振动频率强弱的外在体现。

水与油的分子结构不同,在表面形成的以太湍流力场方向相反,于是两者接触时形成以太湍流层,这个以太湍流层的力场将水与油分割成两区,表现为油水不容。

当通过外力激烈振荡,让油体变成小油滴,于是小油滴表面形成一层以太湍流膜,包裹着小油滴外表,小油滴的以太湍流力场相互吸引,同时又受水分子排斥,再受重力的作用,达到总体力的平衡,于是悬浮中水中,全反射着光,在宏观上表现为乳化现象。

毛细管现象

物理界用表面张力来解释毛细管现象,大意是凹液面对下面的液体施以拉力,凸液面对下面的液体施以压力,而表面张力的解释,大意是液体表面任意二相邻部分之间垂直于它们的单位长度分界线相互作用的拉力的原子。却没有解释如此“表面张力”如何能将那个边缘凹或凸上去,又如何能“对下面的液体施以拉力”。也没有关注容器表面物理性质对液体的可能影响,也不能解释水在玻璃杯里是下凹状态,但在油纸杯里却是上凸状态,难道水的“表面张力”会看环境来决定自己的拉力表现?显然不可能,因此说表面张力的解释很牵强。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专门来说明其物质作用实质。

表面张力会在后面章节说明其实质,是一种错误认知,毛细管现象并不是物理界说的液体表面分子的拉力作用。

上面分析物体表面存在一层以太湍流层,这个以太湍流层的对外作用表现为静电场,它会对临近的各类物体包括液体,会施以力的作用。以太湍流力场与外来原子以太涡流的力场方向相同的就表现出相互吸引,力场方向相反的就表现出相互排斥。

如此通过以太湍流层的力场作用表达出物体间的吸引,这就是浸润原理,为此人们定义出亲水概念。而油水表面的以太湍流力场相互排斥,于是人们定义出疏水概念。这些概念都只是描绘“表象是这样”,而不是说明“为何是这样”。

在玻璃杯容器中,水面分子与玻璃杯壁接触,水分子会被玻璃壁表面的以太湍流层吸附,水面分子被斜上方的玻璃壁原子以太旋涡通过以太湍流而向上牵引,表现为水分子上升到水面以上,直到水体的所受上拉牵引力与重力达到平衡,才停止上升。

而远离玻璃壁的水分子没有受这种以太湍流力场作用(静电),受重力影响大,于是整个水面结构变成一个两边高中间低的凹面。这是容器壁静电场吸引在液体方面的体现。

液体上升,并不是液体本身有一种主动的力量向上爬,而是被容器壁液面上方的原子以太旋涡借助以太湍流层向上拉,是被动性质,最终表现出两边高中间底的凹面。

当水分子处在玻璃毛细管中时,水分子被水面上方的两边玻璃壁原子以太旋涡通过以太湍流向上牵引,从而有更大的上拉牵引力,于是可以升到更高,直到水的重力与玻璃壁以太湍流力场平衡的高度,表现为毛细管现象。

毛细管内水两边受牵引力上升,中间受重力作用下沉,表现为两边高中间低的凹面。

而水银原子以太旋涡的力场与玻璃壁以太湍流力场方向相反,于是表现为相互排斥,在微观上表达为水银原子以太旋涡被以太湍流的力场下压,宏观上表现为毛细管中的水银面,比外面水银面要低。

而水银原子以太旋涡在毛细管内,两边受下压排斥力大,中间受下压排斥力小,于是水银面两边下沉到水银液体内压与玻璃壁以太湍流力场作用平衡的位置,表现为水银面成成凸形。

另外生活中,象荷叶表面对水珠的排斥,也是这个荷叶面以太湍流力场作用的结果。这种以太湍流的力场排斥作用,可以让两物体接触面有最小的摩擦力,如水银滴在玻璃上滚动、水珠在荷叶上滚动,甚至磁悬浮电车在轨道上滑行,都是一样的内在作用机制。

色散现象

一束白光射入三棱镜,发生光的折射现象,同时光分离出各种波长的可见光,且红色光在上,紫色光在下,表现为七彩颜色梯度分布,这是一个经典光学物理实验。

白光被人们看做是各种色彩的光混成,这是一种错判,以为在可见光的波段内,各色光频率混杂在一起,只是被三棱镜偏折后才相互分离,不是这么理解的。白光只是可见光的噪音态,某一个白光的纵波线程延伸上,不同强度的振动前后混杂在一起,被人们感觉到是“白色”的光。

白光的频谱与声音的噪音频谱很相似,只有承载媒介不同,时空尺度不时。

这束噪音态的可见光(白光)穿过棱镜表面的以太湍流层时,每一次不同的波动的拖曳程度不同,偏折方向略有差异,就开始出现沿偏折后的振动方向分离,相同方向的偏折振动叠加到一起表现为某一频率的光束。

不同强度的振动偏折方向不同,在于振动强度不同代表以太在线程平衡位置振动的动量不同,与以太湍流层的作用强度也不同。振动强度越大,则被力场拖曳程度越高,结果就是偏折角度越大,这就是进入三棱镜散开始后,紫色光在下,红色光在上的原因。三棱镜结构强化了这一偏折现象。

进入棱镜后,随着传递距离的延伸,不同频率的光束间的距离相互增大,于是人们能明显看到各种色彩的光,从而被定义为色散现象,

白光的色散现象,是物体表面以太湍流层对不同强度的振动波的拖曳与滞留程度不同,导致折射角度不同,而出现的光现象。它是光束内不同强度的纵向振动波 “时空弯曲程度不同”现象。

介质内的光速

人们发现真空中的光速最大,而光在介质中传播,速度会变慢,将其归结于介质属性,而介质怎么个属性导致光速变慢,又是语焉不详。这里即已讲到光的折反现象,就顺便用以太旋涡理论解释一下光在介质中变慢的原因。

光在在介质中传播,其实就在介质的原子以太旋涡中传播,会发生原子以太旋涡对光的拖曳与滞留作用。即光在介质中传播时,顺涡流方向时,会出现V > C,逆涡流方向时,会出现V < C,但由于介质内原子以太旋涡方向的随机分布,导致整体上平均速度V=C。

最终光走的并不是直线光路,而是一种锯齿状的“之”字形光路,这是介质内的光的“时空弯曲”现象。

这种“之”字形的光路线程总距离L,显然要大于两个端点的直线距离l。而人们认识不到原子以太旋涡的存在,也就想象不了这一点,以为光走的是直线距离,得出v=l/t,结果有v < c,于是认为光速变慢。其实是v=L/t=c,即不是光的速度减慢了,而是光在介质中走了更长的路,花了更多的时间而已,光的平均速度一直都不变。

密度越大的介质,意味着有更高角动量的原子以太旋涡结构,于是对光的拖曳与滞留作用更大,表现为锯齿状的“之”字形光路更复杂,从而导致光路线程总距离L更大,于是光在介质内走过的时间T更长,当人们用这个时间代入速度公式计算时,有v=l/T<<c,自然这也是一种错觉。

镜面反射与全反射

金属原子以太旋涡有更高单位空间里的角动量,其表面与玻璃/空气接触时,产生的以太湍流区有更高的力场梯度分布,于是当可见光振动波从空气分子传递到金属表面时,所有方向上光波的以太的垂直分量作用都不能透过这以太湍流力场,具体物质作用描绘就是湍流里的以太运动方向几乎不被纵波振动所改变,于是振动能量被反弹出去,表现为镜面反射。

当光的振动能量提高,即频率提高,比如X射线,则仍可以透过这以太湍流力场,表现为折射与穿透物体。

杂乱的镜面反射,就是人们说的金属光泽。金属光泽是人们区别金属与其它非金属物体的重要感官形象之一。

当光线与介质平面夹角过大时,光线垂直于平面的振动分量过小,导致这个分量上的以太作用不能改变湍流里的以太运动方向,也表现出光波不能穿透这以太湍流力场,于是振动分量被反弹出去,与横向振动分量合成反射光,表现为全反射。

这是棱镜、钻石、水中空气泡等透明物体全反射的内在机理。

镜面反射与全反射,是介质表面空间的“时空屏蔽”、“时空全弯曲”现象。

光的反射

当光纵波在介质内传递到达介质边界后,在介质边界遇到以太湍流层,以太湍流层的以太运动与光的纵向振动方向不同,于是振动能量不能在一个频率时间内传递完毕,表现为光的在介质边界平面的垂直振动分量有部分滞留,产生以太内压,这个内压沿介质平面垂直方向指向介质内部,与光的横向振动分量合二为一,传递出去,表现为反射。

这个光的反射,与声波的反射作用机理完全一样,仍只是时空尺度的区别,承载媒介的区别。它是介质表面空间的“时空过于弯曲”现象。

光的折射

物理界说光折射,是由于介质有折射率,而再问折射率是怎么回事,大概说是折射率与介质的电磁性质密切相关,而问电磁性质是怎么回事,再问如何个密切相关法时,又含糊其词,皆是依托的理论有问题。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来描绘人们习以为常的光现象。

两介质的交界空间,由于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产生以太湍流区,其实也就是强以太挠流。以太湍流区的力场梯度方向,由弱振动介质指向强振动介质。

光是以太纵波,从一个介质空间通过另一个介质空间,必须穿过两介质形成的以太湍流区,在这个以太湍流区里,纵波传递瞬即被以太湍流的沿力场方向拖曳,表现为光路偏向,即光的折射。

光波穿过这个以太湍流区后,再被介质原子以太旋涡流拖曳与滞留,因介质原子以太旋涡整体的同向性,表现为光波在介质内整体以同方向形态传播,直到下一个以太湍流层/区。

这个介质表面以太湍流的力场拖曳,就是光的折射成因。它是介质表面空间的“时空弯曲”现象。

泊松亮斑

当单色光照射在宽度小于或等于光源波长的小圆板或圆珠时,会在之后的光屏上出现环状的互为同心圆的衍射条纹,并且在所有同心圆的圆心处会出现一个极小的亮斑,这个亮斑就被称为泊松亮斑。

小圆板的边缘,应表面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在其表面依附一层以太湍流层,这层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梯度,沿小圆板平面而向四周衰减,形成内强外弱的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如一个凸透镜中间厚,两边薄。

当平行入射光经过这小圆板边缘时,以太湍流力场对入射光产生拖曳与弯曲作用,形成圆板边缘衍射波,在小圆板背光方向形成干涉区。在干涉区里,小圆板中心轴的某个距离点上形成波峰干涉叠加后,就形成泊松亮斑。

泊松亮斑实验里,波的衍射现象,是入射光纵波与小圆板边缘以太湍流相互作用的结果。它是小圆板边缘空间的“时空弯曲”现象。

光的洐射

当一束光通过与波长尺寸接近的小孔或窄逢时,产生光的衍射现象。物理界对光的衍射机理好象没有明确的解说,这里可以用以太旋涡理论描绘。

光是以太纵波,这是一个全新的认识。

任何物体表面都以太湍流层,只是表现为强度不同,及力场方向不同。小孔内边缘的表面,应小孔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在其表面依附一层以太湍流层,这层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梯度,沿小孔圆周平面而向中心衰减,形成外强内弱的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如一个凹透镜两边厚,中间薄。

当波经过与波长相近的小孔结构空间时,波运动与小孔表面的以太湍流运动相遇,以太湍流里的以太运动方向与波的方向运动大部分状态是不同的,从而在一个波长范围内,以太湍流对入射光波产生拖曳与滞留作用,这个作用是全方位指向的。

这个拖曳与滞留作用受到后方纵波的推进,及小孔两边微观以太旋涡的约束,以半球形的指向,向小孔的另一侧以太空间扩散,其扩散强度受到后方波的频率约束,表现为扩散纵波频率与入射光纵波的频率一致,在感光屏上,人们就看到光的衍射圈环,这就是波的衍射内在机理。

衍射环,本质是干涉环

小孔里的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就如一个凹透镜,将平行入射光发散出去。

波的衍射现象,是入射光纵波与小孔以太湍流相互作用的结果。它是小孔空间的“时空弯曲”现象。

以太湍流

物体表面物理貌似书本讲得很少,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来描绘普通物体表面有哪此主要物理作用形态。

由于原子是微观以太旋涡,时刻在平衡位置作振动,振动会挠动物体表面空间的弥漫的以太,产生以太湍流,附着在物体表面,宏观上表现为各类普通物体表面都带有微电荷。若物体如玻璃棒或橡胶棒受摩擦后强化表面微以太旋涡的振动,也就强化了这种以太湍流,于是出现摩擦后的玻璃棒或橡胶棒能吸引轻小纸片这类的东西。

这就是静电场成因,静电场是物体表面以太湍流的力场梯度分布,曾在“电荷本质”小节分析过。

当两个物体表面接触时,两物体表面以太湍流层会在接触面上形成以太湍流区。以太湍流与日常两岸之间的水湍流很相似,只是时空尺度不同,当各类以太振动波经过这湍流层/区时,会因湍流以太运动的方向与振动线程上的以太运动方向不一致,表现为对振动波强干扰或弱干扰,而出现振动能量不能通过、出现偏折或反射等作用。

若物体单独位于真空内,则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方向在物体各个部位上,都是垂直于物体表面而指向物体内部。当两物体接触时形成以太湍流区,则力场方向由振动弱的物体指向振动强的物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