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速度

这里可以专门考查一下经典牛顿力学下的影像速度,以参照相对论的计算结果:两者在低速时很接近,在高速时相去甚远,且理念、内涵完全不一样。

实验构架:以太空间,观察者一、观察者二与以太空间保持静止,一个正在以速度V远离观察者二的实体,实验过程与实体状态、观察者二状态均由观察者一定义。

实验目的:考查观察者二对实体的影像速度V(x)的描绘。

实验过程:实体以均速V远离观察者二,经过时间t0,与观察者二产生距离S0,经过时间t1,与观察者二产生距离S1。实体的影像在实体远离观察者二的同时,以光速C向观察者二传递。在时间t0时刻,与观察者二的距离是S’0,在时间t1时刻,与观察者二的距离是S’1。这中间的关系,根据牛顿力学速度计算关系,有

V =(S1-S0)/(t1-t0)                                      (1)

而对于观察者二来说,他是通过影像抵达自己眼睛时,来判定物体的速度描绘的,而影像是以光速C传播到观察者二的眼睛的,于是有一个传播时间,在实体处于位置一时,传播时间是t’0,在实体处于位置二时,传播时间是t’1,光的传播速度只有观察者及以太空间的状态有关,与实体无关,根据牛顿力学速度计算关系,有

t’0 = S’0/C,t’1 = S’1/C                                  (2) 

并且,影像速度V(x),也是根据影像所经过的距离及所需时间计算所得,有

V(x)=(S’1-S’0)/[(t’1-t’0)+ (t1-t0) ]      (3)

由于影像在光从实体表面瞬间发出的时候,是与实体重叠的,因此有

(S1-S0)=(S’1-S’0)                                   (4)

将 (2)、(4)代入(3)有

V(x)=(S1-S0)/[(S’0/C-S’1/C )+ (t1-t0)] (5)

再根据(1)(4),合并S与t,最后(5)转换有

V(x)=CV/(C+V),就是实体的状态在观察者二以光为观察手段时,在观察者二这里产生的影像速度。由这个关系式可知,当V—>0时,V(x)—>V;当V—>∞时,V(x)—>C。这就是物体速度在低速度时,观察到的(影像)速度与经典牛顿力学速度相近,及在高速时观察到的(影像)速度不能超光速的原因,都是看上去相近,看上去不能超光速。

将影像速度当成物体本身速度,是一个认识不到“验证时要观察,而观察依赖光,结果会被光制约”这一理念而本末倒置的行为。

这里V(x)计量的大小,代表着采用光为观察手段,导致物体运动状态的描绘,被光制约的结果,是一个失真值。而对于观察者一来说,其实采用的是无限速度的观察手段,即这公式里的C=∞,那么V(x)=V,这就是牛顿经典力学下的解,代表了物体运动状态不受观察手段制约的结果,是一个正确值。

这种“能观察验证的数值是失真的,正确的数值却不能观察与验证”,是物理研究上的悖论。而影像其实是意识根据万物的光信号作用于五感之后反构出来的,本质是幻像。若实验者不能从这意识与五感构建出幻像中超脱出来,就会被失真值所迷惑,陷入蒙沌的境地,从而导致认识出错。将失真值当成正确值,是迷信实验观察与验证所导致的错误之一。

在这个影像速度的认识里,没有相对论里速度变化导致质量变化的内在作用机制是什么,也没有光速不可超越的内在原因是什么等等困惑。

 

2020-05-25

外一篇·相对论量子力学诞生逻辑及本质

现代物理说相对论、量子力学发展了经典牛顿力学,其实相反,相对论、量子力学是完全曲解了经典力学,从而将后来者的思路带上了迷途,扭曲了宇宙观与时空观,于是人们怎么也想象不了时空弯曲与量子叠加、纠缠、坍塌这些匪夷所思的场景是怎个内在物质作用机制,只知“如此”,不知“为何如此”,然后美其名曰“发展了物理,增加了人们的认识”、“近光速或微观领域有不同的物理作用规律”,等等。这其实又是一个本末倒置的说法:是先难以理解,再给予夸奖,而非先正确理解,尔后给予赞美,这也是一种削足适履的行为。

经典力学描绘的是物质运动,同时人们相信实验证明。这物质运动,是通过光与影被眼睛接收,而反过来被意识观察并验证的。如此“物质运动—光影—眼睛—意识”的这条验证链,会受光与影的本身条件所制约:

当物质运动的时空尺度小于光影的波长与频率时,眼睛得到的影像就会失真。科学界认识不到这种失真源于光影尺度的制约,而是将失真的影像直接当成物质运动时,就会出错,进而为解释这种失真后的影像变化过程,从而诞生了量子力学。
同样,当物质运动的速度接近或大于光影的传播速度时,眼睛得到的影像也会失真。科学界也认识不到这种失真源于光影速度的制约,并将失真的影像直接当成物质运动时,也会出错,进而为解释这种失真后的影像变化过程,从而诞生了相对论。

这是这两个理论诞生的逻辑根源:观察运动依赖光,观察结果被光制约

于是可以知道,量子力学与相对论的结果,都是因光的本身制约而扭曲后的结果,是经典力学的失真值。认识不到这一点,就会以为量子力学与相对论的结果是正确的,恰恰相反,它们都是错的。这里也统一了量子力学与相对论:都是描绘影像状态的理论。如此也可以知道,量子力学所谓的概率、波函数,都是影像概率、影像函数,而非运动概率、运动函数,相对论所谓的时空弯曲、光速不可超越,都是影像弯曲、影像速度不可超越C。如此这般。

那么如果理解微观粒子在经典力学里的描绘呢?或理解近光速或超光速运动在经典力学里的描绘呢?

那就是自然。微观粒子,会且只会沿能量最低轨道运动,无关人类有没有观察。没有观察,粒子按重力、电场等约束的条件前进,有观察,粒子按重力、电场、人类观察采用的检测手段等多方约束的条件下前进。观察依赖光,光对粒子产生干扰作用,必会对粒子状态产生影响。干扰是连续的,于是粒子的状态变化也是连续的,结果粒子的位置与动量一直在变,最终粒子影像在意识里表达为位置与动量不可同时确定。这种确定与不确定,只是意识里的感觉,而不是粒子本身状态。而对于近光速、超光速运动,用F=ma,v=at这些公式直接来计算结果就可以了,这也是一个正确的结果,唯一是不能通过光影验证,而只能通过其它手段验证,前提还得知道上面这些道理。

全息原理

在全息摄影技术构架中,由分束镜将一束激光分成两束光线,其中一束光线照射在要被摄影的物体上,反射时由于物体表面对光能量的吸收不同,从而光强度发生变化,表达为反射后的光携带物体的影像信息,是为物束光,另一束光为参考光。在物束光与参考光的干涉区域放一张感光胶片,胶片上就能得到物体的全息影像,即胶片的每一个微小局部区域都包含物体的整个影像信息。

由于西方科学界并没有认识到光作为以太纵波的本质,因此虽然在现实应用上发现了全息摄影技术,但并没有正确解构全息原理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只是笼统地归于光的干涉作用。由光与波的干涉场涡形态可以来诠释这一技术构架的原理。

物束光与参考光是相同频率,不同方向的两束光波,相遇时会发生干涉。在干涉区,两束光相遇的每一个波长片断都会形成干涉场涡,这些场涡驱动空间以太形成旋涡,以太旋涡之间再融合形成一个整体覆盖整个干涉区域的大旋涡,并承载着一个大场涡,两者波流一体。场涡是一种螺旋圆周收敛形态的波传递运动,传递时的部分振动能量被禁锢在干涉区域里,而振动能量的强度变化表达为信息,如此物束光携带的物体影像信息也被禁锢在这一干涉区域里。随着这个大场涡的流转,整个物体影像的各个细节信息随之分布在整个干涉区域空间。

物体的影像精度由波长与频率与约束,每一个波峰与波谷构成的波长片断,都记录一次物体的影像信息,在一个时空区域,记录多少次物体的影像,由这个时空区域的跨度决定,比如,这个跨度是十个波长,那么就有十次物体的影像信息,这个跨度有一百个波长,那么就有一百次物体的影像信息。随着物束光与参考光每个波长片断的不断干涉,就如老唱片机的磁碟轨道将磁头的磁变化信息记录下来,这个干涉场涡持续地记录物束光每一次波动变化时携带的物体影像信息。当这个大场涡运动形态投射在感光胶片上,胶片上的每一小块区域,都包含整个物体影像的全部信息,从而获得全息胶片。这就是全息原理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

这个全息原理在影像摄取的应用于就是全息影像技术,当下的全息技术一般指三维投影技术,与这里描绘的全息原理所指向的摄影技术不同。

干涉场涡

光的干涉,是几束相同频率的光波在空间相遇时相互叠加,在某些区域始终加强,在另一些区域则始终削弱,形成稳定的强弱分布的现象。光的干涉现象证实了光具有波动性。由于西方科学界未能认识到光是以太纵波的实质,导致这种现象描绘仍只停留在表面层次。

认识到光是以太纵波,就可以简单地描绘两束相同频率的光相互干涉时的场景:

由于两束光频率相同,方向不同,光路相交时,在一个频率与波长相交区域内的平衡位置上推动以太传递振动能量时,产生路径干扰与以太运动偏向,偏向达到圆周形态后,就表达为场涡,这就是光的干涉场涡。

光的干涉场涡是湍流场涡的有序形态。

这些场涡驱动以太形成旋涡,以太旋涡之间再融合形成一个整体覆盖整个干涉区域的大旋涡,并承载着一个大场涡,两者波流一体。而入射光经过这一干涉区域时,入射光的振动形态被以太旋涡干扰与影响,表达为入射光从干涉区域出来成为出射光后,出射光会携带干涉区的以太流转与振动信息。若是物体发射或反射的光产生干涉场涡,则物体状态影像的各个细节随这个大场涡流转,分布在整个干涉区域,这是全息原理的理解基础。

由于所有波都是纵波,光波是波的一种类别,因此其它波如水波、声波、电等等,若出现干涉现象,都会形成干涉场涡。比如水波的干涉场涡会在干涉区域牵引水体产生荡漾涟漪形态,涟漪的凹陷处,即为场涡的涡心。又如电的干涉场涡会在导体内的干涉区域形成以太旋涡,即磁涡流,又如人体心脏振动波的干涉场涡能约束细胞复制后的生命组织空间结构形态,会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中)·生命意志篇》里详细描述,等等。

两朵乌云之黑体辐射

黑体辐射,被喻为物理学的第二朵乌云,主要是指“热学中的能量均分定则在气体比热以及势辐射能谱的理论解释中得出与实验不等的结果,其中尤以黑体辐射理论出现的‘紫外灾难’最为突出。”

紫外灾难,是指用于计算黑体辐射强度的瑞利-金斯定律在辐射频率趋向于无穷大时计算结果和实验数据无法吻合的物理史事件。

黑体辐射现象,其实由于组成物体的原子以太旋涡在不同的温度下,辐射的主体不同的体现。一堆原子在平衡位置上振动辐射能量,就如一群人们聚在一起唱歌,有集体唱歌,有单独男高音,有众人兴奋呐喊,会导致不同的听觉感受,而有不同的信号特征。

常温或低温状态下,众多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被物体表面的以太湍流层屏蔽,振动能量转化为以太湍流层的内压。这个以太湍流层的内压向物体外围周边以太空间扩散,表现为集群辐射。这时黑体辐射的主体是黑体表面的以太湍流层,检测为红外辐射。这种辐射是集体低声吟唱的感觉。

这个集群辐射的频率由众多原子构成的原子团的热运动决定,因此是一种相对低频率辐射。

当温度升高后,单个原子以太旋涡里的电子连珠振动加强,这振动能穿透以太湍流层而直接在周边以太空间扩散,表达为辐射。这时黑体辐射的主体是原子以太旋涡的电子连珠结构导致的涡流偏向作用,检测为原子特征光谱。这种辐射是单独女高音的感觉。

这个特征光谱的频率由原子内部的电子连珠周期决定的,因此是一种相对高频率辐射。

当温度升得更高,整个原子以太旋涡受强烈外界作用而产生受激发光。原子以太旋涡非电子连珠形态下的以太涡流也向外传递振动,这振动穿透以太湍流层,并淹没电子连珠振动产生的特征光谱,在周边以太空间扩散,表达为辐射。这时黑体辐射的主体是黑体原子以太旋涡的整体涡流结构,检测为连续光谱。这种辐射是众人兴奋呐喊的感觉。

这个连续光谱的主体频率由外来的振动波频率决定的,在升温实验中,就是临近原子的热运动,因此也是一种相对低频率辐射。

辐射强度与辐射频率正相关,如此不同温度下的不同辐射主体,导致在人们实验观察中发现黑体辐射的强度曲线是陡峰形态,而非理论计算下的单边上升形态。

人们通过黑体辐射实验观察到不同温度下的三种不相融的辐射形态,根源在于人们认识不到以太的存在,并受经典原子结构模型与电子跃迁发光这些错误理论误导。人们是通过理论来解释现象的。当理论计算结果与现象不符合时,只表明一件事:理论错了,而不是物质有现象的什么特殊之处。但大多数人们会纠结于现象问题,而不是反思理论错了。

只有认识到正确的原子结构模型,才能简单地理解这种结果。

量子纠缠

量子纠缠实验结论很玄乎,这个实验构架的大略描绘是:一束激光通过一个晶体的棱角,分成两条不同方向的光束。当观察者观察到其中一束光发生变化时,另一束光也同时发生变化,这个同时性与两束光之间的距离无论多远无关。这个实验描述了两个粒子互相纠缠,即使相距遥远距离,一个粒子的行为将会影响另一个的状态。当其中一颗被操作(例如量子测量)而状态发生变化,另一颗也会即刻发生相应的状态变化。

可以分析这个实验存在的问题:

当观察者观察到分离的光束中的一束在变化时,实际上已经在光源端产生了挠动--否则是不可能观察到光束的变化的,而这种挠动同时影响另一束光的变化,但迷糊的观察者以为是一个光子(注)与另一个光子存在“纠缠”。

说“一个光子”对“另一个光子”在“纠缠”,是以讹传讹的描述:当下人类的科技水平绝无可能捕捉到“一个光子”这种存在,只能捕捉到一束光信号的变化。其它同样的错误表述很多,比如许多科学论文里说一个电子如何如何,一个中子、一个质子如何如何,给人的感觉好象这些微观粒子都很听话,被科学界顺手拈来,可以随意玩弄在人类掌股之中,其实,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这些概念其实都是科学界夸大其词的描绘。

在微观领域,当下人类最高科技水平也就是通过电子隧道显微镜勉强捕捉到几个原子而已,更何论比原子核还小1800倍的电子或连是波是粒子都分不清的所谓光子。更不可能出现将一个“光子”分成两个“光子”这种事,只能将一束光波分成两束光波。当下人类科技水平根本不能捕捉到一个光子、一个电子、一个中子或一个质子这些个物质存在,人们只能观察到一束光、一束电子、一束中子或一束质子等等对仪器物质作用后的稳定信号特征。

如上图所示,正常情况下,要在A与D位置或B与D位置的连线之间放一个反射镜透镜才能影响一束光的光路。一束光信号的变化,若没有光路上的镜面反射折射,那只能通过源头C、D位置的晶体挠动实现,而不可能在空间某处凭空实现变化。

由此可知,所谓的纠缠,只是光源挠动后对分离的两束光同时产生状态变化,于是两束光(被讹化成光子或光量子)无论发射多远,都会有状态改变的“同时性”,好像两者之间存在无形的脱离源头而相互影响的“纠缠”作用,其实根本没有。这种“纠缠”作用只发生在观察者(即实验室的科学家)的意识里,当观察者看到两个观察点的信号同时发生变化,就在意识中认为这两个“光子”发生纠缠,这是一种主观想象后的粒子关系形态,与叠加形态相似,却认识不到在源头处有挠动存在。

电子纠缠也一样,只是将光束换为电子束,但同样是将“一束电子”讹化成“一个电子”代入实验构架中。

要破除“纠缠”概念很简单:在不挠动晶体的前提下,如上面所说,在A与D位置的光路上放一个反射镜,就能将AD边的“光子”反射出去而改变光路,于是AD边的这个“光子”的行为被改变,而BD边的“光子”还会按照直线前进,就不存在“一个粒子的行为将会影响另一个的状态”的现象。于是问:这两边的“光子”怎么又不纠缠了?虽然作者不会去做这个新实验,但根据上面分析,可以断定这是必然的,有兴趣又有条件的人可以实验一下。

量子纠缠实验错误的根源总结:是西方科学界在认识不到光是以太纵波前提下,被光子、光量子等错误概念误导,导致将实验光束的一个波信号讹化成一个光量子存在,将两个同时变化的波信号讹化成粒子纠缠。

注:光子概念已经在“光与波的世界”章节里被否定,这里只是引用这个概念来说明量子纠缠的问题,不代表其正确性。

量子理论思想

通过薛定谔的猫实验的解析,可以审视量子理论关于粒子状态的判定问题:将猫换成粒子就可以了。

意识通过仪器手段观察粒子运动状态,而仪器有最高精度,采样的光波有最高频率与最短波长,于是得到的粒子状态描绘,即意识里的粒子影像形态,只能被仪器的精度与光波的频率波长所约束,这些仪器的精度与光波的频率波长制约下的粒子状态,不能被精确描绘,于是在意识中带来不确定的感觉,意识会想象其可能处于A状态、也可能处于B状态,这些大脑中想象的A与B状态场景由于意识不能确定选哪一种,意识就将这些状态混淆在一起,就有了A与B状态在意识中的叠加,最终得出描绘粒子处于A与B的叠加状态。

将意识里的不确定:可能是状态A,也可能是状态B,当成物体本身状态的叠加,是一种意识认知错误。在没有其它外界作用手段作用于物体时,物体本身有且只有一种状态:自然态,这里举例中为非A即B,同观察者无关。

粒子不是魔术师,是无意识的客观物质形态之一,在任一一个时间片断,粒子只会沿合力的作用方向上改变运动状态,沿能量最小消耗的轨道上运行,这就是自然。在任一一个时刻点,这个宇宙是固化的,任一一个粒子,也包括各种宏观、宇观、微观时空尺度的物体,有且只有一种确定的状态:某个具体的动量、方向、能量、坐标、密度、体积等等一切意识能给予一个物体的描绘。但这个状态能否被意识所认知是另外一回事。这么说是符合经验感官的,也是符合同一普通物体一个时空坐标有且只有一种表达形态的日常理解。

正由于意识受限于现实科技手段,对这种微观粒子的表达形态没有能力去达成认知,只能任凭想象力去假定粒子处于复杂的叠加状态,也是不得不去做的一件事:既然不能观察印证,那只能去猜测。而猜测结果在不能通过观察得到印证时,则每一种状态都是一种可能,这也是概率论建立的思想所在。

由此可知,粒子叠加状态,只是意识混淆后的模棱两可的描绘语言,而不是粒子本身可同时处于这几种状态。粒子作为有一个时空体积的物质存在,是不可能将不同的时空状态纳入到一个时空坐标的“合体”形态,只能是一个时空状态对应一个时空坐标。现实中没有这样的“合体”观察实例,微观粒子也不会有。将意识混淆后的场景描绘,当成粒子本身的场景状态,就有了量子力学“叠加”概念。这就是量子力学理论的思想源头。

量子力学理论,本质是关于影像状态描绘的理论。量子力学理论是概率论在微观粒子领域的拓展,它的实质应用地方在大脑空间与意识世界。就研究客观物质世界而言,这是一个建立在错误时空观上的错误理论。

量子力学思想的错误,与相对论思想有相同的错误根源:都是将意识里的事物影像状态当成客观里的事物本身状态。这是意识受限于五感而借用以光为代表的信号去理解宇宙万物的无奈。认识不到这一点,就会被表象迷惑。西方科学理论,是成也光,败也光,与被仪器困陷相类似,都是依赖某种具体的事物去研究宇宙,尔后被具体事物的能力与缺陷所制约,导致认知的失真与失败。自然,认识到意识不得不依赖光这一认知模式,就能超脱出光(信号)的约束去重新认识这个宇宙,而不被相对论、量子力学展现的虚幻场景所误导。

超脱光(信号)的另一认知模式就是:“悟”。这是东方宇宙观下的认知模式。

薛定谔的猫的另类实验

薛定谔的猫实验构架,是由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于1935年提出的有关猫既是死的又是活的著名思想实验,大略是在一个黑箱子里,让一个猫与一块放射性物质及辐射计量器控制开关的毒药瓶子呆在一起,放射性物质辐射粒子是不确定的,于是辐射计量器控制毒药瓶子也是不确定的,于是在这个黑箱子里,猫的死活是一种生死一体的状态。

这个实验让人觉得很神奇,由于辐射粒子导致开关开启的不确定,导致这只可怜的猫处于即生又死的状态,这个猫的生死一体的状态,被称为叠加。由此推广带来微观粒子的状态,也有叠加的描绘。薛定谔的猫实验被认为描述了量子力学的真相:在量子系统中,一个原子或者光子可以同时以多种状态的组合形式存在,而这些不同的状态可能对应不同的甚至是矛盾的结果。

猫是否真有这么一种生死叠加的状态?或者问一个原子或光子可以同时有多种状态的组合形式存在?答案是否定的。正常思维的人们当然不会相信一个生命会处于即生又死的状态,或一个粒子处于即是东又是西的状态,这些场景都有悖于日常经验感官。何以薛定谔的猫与所谓量子系统中的微观粒子如此特殊?

既然构建量子力学的人们可以拿一只猫来说明量子叠加思想,这里同样也可以用这只猫来反驳这种叠加思想,只是要略微改变一下实验构架:请一群量子理论学家与一个小孩子一起来作这个薛定谔的猫实验,在未让这些理论家看猫状态之前,让小孩子透过一个小孔看猫的死活。

显然这些量子理论家观察到的实验现象在有没有小孩子参与,前后两个实验结果都一样是不变的:即猫处于生死叠加的状态。但后一个实验对于小孩子而言,猫的状态是死还是活,有且只有一种答案:不是生就是死,不是死就是生。而对于这些理论家来说,猫仍处于所谓的即死又活或非死非活的叠加状态。

就这有无小孩参与条件下的两个实验对比,思考一个问题就行了:叠加,是谁的叠加,猫?还是量子力学理论家的浆糊脑子?

本身薛定諤的猫实验包含一个物质运动问题:打开箱子的瞬间,是怎样的物质作用机制导致猫的生死状态从叠加到是生或是死的转变?

显然没有任何物质作用机制,在这个实验里,有且只有打开箱子这么一个动作。这个动作显然不会导致猫从叠加状态转变为生或死的状态。要是这个动作导致猫的叠加状态转变为生或死,那人们就要去接受开一下房间门这一动作导致一个人死亡或生存的,而这是不可接受的。人们只能通过刀子或毒药等物理化学的物质作用手段去改变一个生命的生死状态,绝无可能开一下门或开一下箱子去瞬间改变一个生命的生死状态。

不过,打箱子会导致唯一一种物质作用机制:光进入了箱子。

有了光,从而让意识观察到箱子里猫的状态。因此这只是意识认知问题:原本猫的生死状态在意识中是不可知的,意识只有将猫的状态想象成生与死的叠加状态。这其实是意识混沌的状态:时而将猫想象成是生的,时而将猫想象成是死的。当意识反复这么想象时,猫的状态就被描绘成处于生与死的叠加状态——也止于意识的描绘而已。

自然,这只是意识想象的结果,是意识中的猫的影像的叠加,而非客观的猫的状态的叠加。而猫的真实状态,在某一时刻处于要不是生要不是死的状态,生与死只能取其一,在这一时刻点,意识会认为其处于叠加状态,猫生死一体,直到打开箱子的一瞬间,有了光让意识去观察猫的状态,从而猫的当下真实状态与意识里想象的影像形态相互对比印证,意识里想象的猫的不符合真实状态的影像被纠正与放弃,于是猫的状态被意识所确认:是生或是死,意识才摆脱猫可能生可能死的混沌感觉。这也是量子坍塌的实质:是观念中各种影像叠加后的混沌状态的崩溃,而非现实中物质各种形态在胶着关系下的分离。

这才是薛定谔的猫所谓生死叠加的实际情况。

这种事物影像叠加形态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不仅仅是量子力学提及。比如读者在看笔者这些文字描述时,来判断笔者的状态是坐?是躺?还是站?显然读者意识里是不能确定的,按量子力学思想的逻辑,那在读者看来,笔者是处于坐、躺、站三个身姿的叠加状态。而对笔者本人而言,看到自身的状态显然有且只有一种:坐、躺、站只取其一。现实中普通的人们都知道一个人不可能会处于叠加状态,何以西方量子力学理论家们会脱离这么浅显的常识呢?

又比如读者的一个朋友说去南方或北方旅游,出发后的具体行程没有告诉读者,于是朋友的行程形态在读者的意识里是处于即在南方又在北方的叠加状态,这仍只是读者想象的朋友行程影像形态,而非朋友真实的行程状态。

还有一个广为流传的说法“当你不看月亮的时候,其实月亮是不存在的”也是这样的问题。存在与不存在,都是意识对月亮状态的判定,是意识里月亮影像的有无,而非客观世界里月亮的真实状态。当你不看月亮的时候,说月亮存在,不过是你的看法;说月亮不存在,也不过是你的看法,无关真实月亮本身的状态。月亮的真实状态是自然的。

那如何去理解薛定谔的猫实验里未打开箱子时里面的猫的状态呢?

那就是自然,即猫的状态是自然的,在以人类时间计量的某一时刻点之前,猫是生,在某一时刻点之后,猫是死,这与打不打开箱子无关,也与观察者有没有无关。在这个薛定谔的猫实验里,在连接计数器的同时,再连接一个能记录瓶子打碎时刻点的时钟就好,于是在打开箱子后人们就能知道猫在整个时间段的状态分布:在这个时刻点之前是生,在这个时刻点之后是死。

测不准成因

测不准原理,就是不确定原理。人们为追求确定而去测量,测量则必须借助仪器。仪器有最高精度,在精度之下,所有信号会被精度设定的阀值以四舍五入,于是有被测物体或有或无的信号,在意识里表现为测不准,即不能确定被测物体的状态是意识的一种感觉,而不是物体本身的状态情况。

测量要用到以光为代表的信号,光信号构成影像。影像的变化受光的频率制约,在频率周期之内,影像的变化就无从描绘,表现为观察者意识里不确定,这就是不确定之时间之因。

影像的变化也受光的波长制约,在波长尺度之内,影像的变化也无从描绘,也表现为观察者意识里不确定,这就是不确定之空间之因。

影像的变化也受光的速度制约,在超光速之外,影像的变化也无从描绘,也表现为观察者意识里不确定,这就是不确定之速度之因。

如此认知测不准的成因,就可以解析微观世界粒子在意识的表达状态:微观世界的粒子,由于过于微小,而人类又缺少远高于粒子时空尺度的精度手段,任何探测手段都会严重干扰粒子的原本运动状态,于是粒子的运动状态表达为测不准--如电子的位置和动量不能全得到精确判定。

在用光探测粒子实验,可以引入一个对比实验:用光探测一个人的运动状态。同是一束光,扫描一个人的运动状态,就会有各种精确的计量数据,扫描一个粒子,则会有不确定的描绘。这人与粒子各自作为实验标的,对光来说,有且只有时空尺度的区别,即在扫描人与扫描粒子的对比事件中,只有光的波长、频率与人,或与粒子的尺度的对比的差别,其它再无差别,但实验结果却刚好相反,一确定,一不确定,因此绝对不是粒子或人的本身问题,而是光与人的关系、光与粒子的关系之间的差异问题。

而关系的具象,就是影像,影像由意识反构。因此测不准、不确定其实是一个意识问题,而不是物质问题。相对仪器精度的太远、太近、太快、太慢、太小、太大,等等因素,都会导致影像模糊、失真,表现为测不准。测不准,反映的是人类测量手段的有限精度与物体时空尺度的无限大小的矛盾。

测不准,根本是脑子的事:准与不准,都是意识对粒子的感觉判定。无关粒子本身。准,本质是我觉得你(粒子)一定、确定、肯定怎么怎么着;不准,本质是我觉得你(粒子)可能、或许、也许、大概,怎么怎么着。你(粒子)本身的状态,与我测不测有什么关系?没有,八杆子打不着关系,无论我测不测,你(粒子)都会向最低能量状态趋向。而我可以认为在我没看你(粒子)之前,你(粒子)可能、或许、也许、大概怎么怎么着。这种我对你(粒子)的判定与描绘的场景,只且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而不在客观世界里。我这么判定,甚至根本与你(粒子)无关,但我仍可以觉得“我这么判定”与你(粒子)有关,当然这仍是我的感觉。量子力学所依托的时空观、宇宙观,其实是一种思维游戏。是将脑子里关于粒子的场景,当成客观世界的场景,将瞎想当成事实,于是有这么个所谓测不准原理。

要解决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关于测量粒子而免不了测量手段对粒子的干扰的问题,只需找到一种波长更短且强度更低的波即可,比如中微子。如此,中微子之于电子、原子,就如光之于人,于是测量手段对粒子的干扰可以忽略,就能确定粒子的运动状态。自然,这是目前人类无法掌握的探测手段,更何论西方科学界对“中微子是波”这样的本质还没有认识到。

有无意识去观察测量,物体本身会都按最小能量状态存在与运动,而意识去观察与测量,只能得到仪器的信号特征,将信号特征当物体本身状态,错误就由此开始。

量子成因

人们只能通过光来观察物体运动,本质上观察到的是物体的影像的变化。这里重申人们对万物的观察过程:万物-光-眼睛-意识。这一过程中,光构成影像,眼睛是一种仪器,以接收光的作用,并形成信号特征传给意识。影像与仪器会干扰或限制万物的全貌在意识里的反构。

光是以太纵波,意识观察借一束光展开,而一束光具有固定频率与波长。于是光构成影像对意识的干扰限制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光的传递是受频率限制,在一个频率周期内,意识能且只能得到物体的一个变化状态,即一个影像,于是眼睛看上去物体运动是一份一份的,本质是看到影像运动是一份一份的,将影像运动当成物体本身运动,从而有物体运动是一份一份的感觉,于是就有了量子概念,这就是量子成因之时间之因。

二是光的传递还受波长限制,在一个波长尺度内,意识能且只能得到物体形态的最小的尺度,即每个影像都有像素,于是看上去物体是一格一格,本质是影像形态一格一格的,将影像形态当成物体本身形态,从而有物体形态是一份一份的感觉,也就有了量子概念,这是量子成因之空间之因。

仪器是接受物质作用的器械。仪器有精度,这个精度的大小受人类自身的最高技术制造水平制约。仪器在接受物质作用后形成信号特征,信号特征是借光、电展现,也是受光电的频率限制。因此仪器对意识的干扰限制也体现在两个方面:

三是仪器受精度限制,能且只能接受到最高精度以上的物质作用。最高精度以下的物质作用,被以“四舍五入”的方式取舍,“四舍”后表达为有物质作用产生,但仪器没有信号反应;“五入”后表达为物质作用后产生的信号特征以最小信号单元的形式展现。这结果就是导致物质作用反馈在仪器上后失真。信号特征整体形态就是影像,于是这个仪器精度制约下的最小信号单元,构成影像的最小单元,这就是量子化。将影像有最小单元,当成物质有最小单元,也就有了量子概念,这是量子成因之仪器精度之因。

四是仪器在形成信号特征后,信号特征是以光、电形式展示。光、电有频率与波长制约,这个制约与上面描述的光构成影像的制约类似,只是上面描述的是外界的光信号,这里指的是仪器内部的光、电等波信号。只要是波,都会有频率与波长的限定,由光电信号整体构成影像,于是有影像的量子化。这是量子成因之仪器信号之因。

物质运动是连续的,却又是无法直接观察的,观察到的都是量子化的影像形态,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悖论。而意识能且只能通过光影像信号与仪器来达成万物的观察,那么如何通过光影、仪器来证明量子化是错觉,如何来证明物质运动是连续的?

那就是通过静止观察参照系的另一种选择:

当人们观察物质或物质运动时,是以自身为静止参照系,再站在物质的对立面,然后观察物质与物质运动,所得到的结果都代表意识与物质的关系(影像是关系的具像),是这个关系被量子化,而不是物质或物质运动量子化。由于人有主观能动性,且现实中的确也观察到了物质或物质运动量子化,因此,作为观察者也可以按“所见即为真”的逻辑去固执地判定为是物质或物质运动本身是量子化的,而非是影像量子化。

以这个逻辑与“固执判定”基点,除了站在物质对立面的选择之外,观察者还可以作出另一种选择,即人们可以以被观察的物质为静止参照系,这时观察者与被观察的物质一体。那么这个被观察的物质会是整个参照系的原点,于是这个物质就没有“运动”描绘,更没有物质或物质运动的量子化描绘,于是观察者又因没有观察到量子化,按原来逻辑去固执地判定物质本身没有被量子化。

一个物体能且只能有一种宇宙当下状态,不能处于量子化又不处于不量子化的状态,因此只有放弃这个逻辑,而选择承认量子化是一种物质与意识间的关系,而不是物质本身存在形式。

举个例子,来直观理解这种静止参照系选择不同导致的不同感官:比如一个人站在路边,看到前方一辆车过来,他可以说看到车子的运动是量子化。等他上这辆车,他与车同一速度,他就没有车子是运动的感官,于是没有车子运动是量子化的看法。因此这一前后量子化又没有量子化的不同看法,只能是车子与观察者之间的影像的感官,而非车子运动的实质。

由于万物皆是以太运动后的空间结构借光、声、电等信号特征投射在意识里的影像的定义,而影像必有最小单元:像素,也即量子,因此可以得出一个定理:

万物都是量子化

简单的如一幢楼宇的最小单元是一套房子,一个社会的最小单元是家庭,一张数码照片的最小单元是像素,筛子的最小单元是筛眼,视网膜的最小感光单元是一个感光细胞,生命体的最小单元是细胞,物体的最小单元是一个元素原子,元素原子的最小单元是一个质子,等等。房子、家庭、像素、筛眼、感光细胞、细胞、原子、质子,等等,这些都是不同事物(楼宇、社会、照片、视网膜、生命体、物体、元素原子)的影像量子化后的名称。它们的共同本质,都是意识在某一时空尺度不能按原意义继续细分后的一种整体感觉,是为量子。

在观察物体状态及物体运动的过程中,光,就如栏栅一般,将物体反馈到眼睛里的信号,分割成一份份、一格格。这一份份、一格格,是影像的状态,而非物体本身的状态。将影像状态当成物体本身状态,于是理解物体及其运动状态就会出错。

量子力学,反映的是意识与物质之间的矛盾:意识不同于物质,意识只能通过影像来理解物质,被影像制约。

光速不变原理之否定

光速不变原理,在狭义相对论中,指的是无论在何种惯性系(惯性参照系)中观察,光在真空中的传播速度都是一个常数,不随光源和观察者所在参考系的相对运动而改变。这个数值是299,792,458 米/秒,用“c”来表示。

爱因斯坦并没有解释光速不变原理的物质作用机制:是什么机制导致无论在何种惯性系(惯性参照系)中观察,光在真空中的传播速度都是一个常数,不随光源和观察者所在参考系的相对运动而改变?

没有解释,是因为没有能力解释。

因此这个光速不变原理,本身也一直作为一个假设而不是正确客观描绘存在。整个相对论构架是建立在无法解释的假设前提与错误的公式计算上,就如空中楼阁般不稳。当人们相信相对论的结论,只是愿意去相信而已--本来人们得先得到对这个假设的符合物质变化的合理解释才能去相信。

通过重新考查迈克尔逊—莫雷实验构架的问题,并否定其错误的的结论,确认宇空是物质空间,也即是以太空间,及光是以太纵波的定性,可以直接明了地否定光速不变原理,这是一个错误原理。光波在媒介以太中传递,并不比声波在空气、水中传递更复杂。只要是波,在媒介中传递,都有相同的运动原理:波的速度,受媒介的运动状态影响;波的速度描绘,受观察者与媒介的相对速度的影响。

为何现实中人们通过测量也能“验证”光速不变,以证明光速不变原理是“正确”的呢?比如迈克尔逊和莫雷通过长期多次分别检测,来自不同方向的阳光的光速,“充分”证明:“阳光的光速不变。”

当人们在测量普通波如声波、水波时,相对空气、水体运动的观察者会观察到声波水波波长变长频率变小,或波长变短频率变大现象,由此人们创造出“多普勒效应”这一概念。人们也知道这是观察者相对媒介运动导致的错觉,实际的波长、频率、速度相对于空气水体,是不变的;相对于运动观察者,则都是变的。这其中波长变长,也是波信号更慢传递到运动观察者的意思,即波速变慢;波长变短,也是波信号更快传递到运动观察者的意思,即波速变快,在于信号以波为载体,于是波速与信号是同步的。这变慢变快都是相对于运动观察者的快慢,在于速度是由观察者来描绘的。

同样,在检测光速与运动观察者的关系时,人们也发现这种状态:观察到光的波长变长频率变小,或波长变短频率变大现象。由于人们认识不到宇空是以太空间,无法用相对媒介运动来解说这一现象,于是创造出两个新概念:红移,蓝移,来掩盖光速相对于运动观察者变化的事实。(红移有两种形成机制,一是光相对观察者速度变慢,一是光的波动能量滞留在以太空间导致波长变长,这里的红移概念指的是前一种形成机制下的现象定义。)

据称迈克尔逊和莫雷通过长期多次分别检测,来自不同方向的阳光的光速,本人虽不曾全观其实验记录,但可以推定这种面对“来自不同方向的阳光的光速”检测,必会观察到红移、蓝移现象,但不知这两位实验者有没有注意到这一现象。

人们不说是光速变慢,而是说红移;人们不说是光速变快,而是说蓝移。这是为迎合光速不变原理而创造出的新的说辞,是一种削足适履的行为。其实红移与光速变慢,是一回事;蓝移与光速变快,也是一回事。这是由于速度=频率*波长,频率上升,波长不变,于是速度提高;反之频率下降,波长不变,于是速度减慢。自然必须清楚,这种光速的快慢,是相对于相对媒介运动的观察者的快慢,而不是相对于媒介以太的快慢。而为保持相对论下的光速是一个恒值C,则必须确保在频率上升的同时,波长要缩短,或确保在频率下降的同时,波长要变长,但现实中从来没有哪个实验证明这一点。

由于速度是一个相对概念,因此这里重申一下:就是凡在描绘一个物体、事件的速度之前,务必明了是相对哪个观察者的速度。在于没有观察者,就没有描绘意义,有了观察者,描绘都只是相对于观察者的描绘。相对论的光速不变原理,也是在曲解速度这一基础概念的本义。

西方科学界都是如此通过新理论来掩盖旧问题,然后带来新问题,并尝试用更新的理论来掩盖,这是西方科学界惯用的一种研究方式。这是一个恶性循环,除了创造出更多的概念,带来人们意识的干扰外,问题越来越多,最终所有人陷入概念构建的迷宫,根源在于西方科学界的宇宙观问题导致的对物质运动与结构定性出错后的扭曲与延伸。

通过对相对论时空观的解析与批判,及光速不变原理的否定,人类就可以摆脱宇宙中光速最大、光速超不可超越的理论束缚,能够在向往超光速目标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相对论时空观问题

对于相对论问题的解析,要从其依赖的时空观入手,才能在基础上予以否定。只纠结于复杂的数学公式,是很难找到其逻辑问题的,在于分析者的心智很容易被字符构建出的迷宫所扰乱,不能保证有正确的判断与思路。

探讨相对论的时空观,要涉及宇宙观的新认识:人们看到的一切都是光与影像构成的幻象。

日常中人们对万物的观察是这么一个过程:万物-光(影)-眼睛-意识,记住这个过程极为重要。由于太过于习以为常了,导致人们忘了,只是眼睛看到了光组成的影像,才理解万物,但人们会以为自己直接“看到了”万物。在黑暗中最容易直观理解这一过程:有光,眼前就有万物形象;无光,眼前万物立马消失;在于有光,眼前存在的只是万物影像,无光,眼前消失的也只是万物影像。看与不看,万物皆在那里,但有光无光给意识带来的感觉完全不同。日常生活中将看到的万物影像状态,当成万物本身状态是无所谓的,但科学实验中对高速运动的物体运动状态观察与验证时也这样操作就会带来一个严重问题:

随着物体速度接近光速或超过光速,影像的速度会跟不上物体的速度,导致影像状态不能客观反映物体的状态。

也即,人们通过影像来观察与验证,但影像被光速限定,不能超光速。物体本身,哪怕远超光速,其影像也只能以光速才能到达观察者眼睛里。而人们是通过物质影像状态来判定物质本身状态的,于是宇宙中的一切物体,都“看起来”不能超光速,其实只是影像不能超光速而已。这种看起来存在,但实际不存在的现象,在生活中有无数例子,如水中月、镜中花等等,物理学也不免俗。相对论被验证为“正确”,其实验证的是影像的状态的正确,而不是物体本身的状态的正确。

这也是相对论能设定的宇宙最高速度是光速的原因:

相对于意识观察,由于影像由光构成,于是看到的一切速度都不能超光速。

这是人类困陷于五感的无奈状态,若认识不到这一点,就会被光与影的状态所迷惑,而不能真正理解物质本身的运动状态。

超光速,可以说是宇宙中烂大街也很容易达成的事,牛顿速度公式V=at可以随加速度在时间上的持续而无限累加,但人类由于观察受光的限制,于是一切速度不能超光速c,从而无法验证接近光速与超光速时的物质运动本身状态,任何实验验证都能且只能得到影像状态。这是相对论的现实基础:状态观察,受制于光。对于盲人来说,通过声波检测的一切速度都不能超音速。

这就是相对论时空观的问题所在:

将影像运动当成客观物质运动,从而出现对宇宙物质运动的错误描绘。

当人们包括爱因斯坦本人,将这个本用于影像状态描绘的理论套用到物体本身变化时,就产生了让人绝不可接受的描绘:速度变了时间会变化,尺度会变化,质量会变化,以及时空会弯曲,等等这些不可思议的事,这些事都有悖于常识与经验感官,同时相对论也无法解释这种变化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只知道是“如此”,却不知道为何会是“如此”!只知道尺胀与尺缩,不知道为何会尺胀与尺缩;只知道质量会导致时空弯曲,不知道质量为何会导致时空弯曲。当将这种变化归类于影像变化,就可以简单理解了--都只是感觉不同而已,是一种错觉而非客观物质的真实状态。

而相对论的验证又是通过光来验证的,因此,它总是被“证明”是与实验观察结果一致的,其实那只是影子的“正确”,而非实体的正确。没有光与影像,人类无从观察;而人们去观察,只能得到光构建出的幻像,这种无奈结局是意识不得不依赖光为代表的信号特征的必然。但只需认识到这一点,就可以绕开这个幻像而直指物质运动本身状态。

认识到相对论的基础是建立在将光与影当成物体的错误理解上,就可以简略总结相对论的问题:

相对论,讲述的是光构建出的影像的变化的理论,它近似地描绘了物体空间影像在不同的速度下,被意识观察到的感觉。物体的尺胀与尺缩,都是的物体影像的胀与缩,而不是物体本身的胀与缩;随速度增加而质量增加,也都是物体“影像的质量”增加--影像不会有质量,那其实只是信号特征而已,是一种意识幻觉。

那物体本身如何变化呢?按牛顿力学来分析即可!

自然,即便是牛顿力学,对于信奉科学实验与验证的人们来说,其过程也是依赖光构成的影像来实现的,因此也存在一个影像状态与实体状态相脱节的问题。因此这里专门开一小节解析牛顿力学下的影像状态描绘。

2020-05-25

燃烧与水分子结构考查

水是构成地球生命的最重要物质,也是化学实验中一种最重要的溶液溶剂,根据上面介绍的耦合原理,专门作一个水分子结构诞生与运动形态方面的考查,以期给其它分子结构及运动形态作一个参考。

通过经典化学理论中的水分子模型,人们直观了解了水分子的结构,但这个模型是一种静态结构,让人们以为氧原子核与氢原子核之间就是如模型一样固化结构存在。通过“化学的几个问题”章节中对共用电子的否定,可知这是一种错误模型。

实际是水分子在高速旋转中,所有物体内的原子分子都在旋转中,而不是一种静态结构存在。这里通过氧气、氢气燃烧描绘,来解析以太旋涡理论下的动态水分子结构模型。

燃烧

在“原子活跃性”小节中提到氧原子归类于“连珠频率高,偏向大,角动量低”的微观以太旋涡,因此表现出很活跃的化学属性;而氢原子则是“连珠频率低,偏向低,角动量低”的微观以太旋涡,很容易被其它角动量高的微观以太旋涡捕获。两种气体分子因化学作用而分解,继而化合成水分子,是一种最常见物质存在。

氢氧燃烧的化学公式2H2+O2=2H2O,实际包含整个气体分子分裂与聚合的动态过程,但过于简要,不能让人们直观理解微观原子层次的物质作用的实质。

由于初始的氢气在氧气中的点火,产生强烈振动波,这股外来振动导致部分氧、氢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被破坏,产生游离的氧、氢原子以太旋涡,同时氧、氢分子以太旋涡解体后冲击周边以太,产生新的振动波,表现为燃烧时火焰的内焰及发光。这里包含的化学公式是:

O2+振动波=O+O
H2+振动波=H+H

游离的氧、氢原子因振动波辐射后,所处空间以太振动强度变弱,于是能相互耦合成为OH次生以太旋涡,OH次生以太旋涡再与游离的H以太旋涡聚合,这两次结合过程也产生新的振动波,表现为燃烧时火焰的外焰及发光。这里包含的化学公式是:

H+O=OH+振动波
OH+H=H2O+振动波

游离的氧原子以太旋涡与氢原子以太旋涡因受激振动强化电子连珠的偏向结构,表现为发射特征光谱。

这分裂与聚合产生的两股新振动波,再次导致其它氧、氢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被破坏,如此反复循环,直到最后所有氧、氢分子结构都被破坏并聚合成水分子次生以太旋涡,振动波衰减而不能影响剩余的氧分子或氢分子,表现为火焰熄灭。

这是一个分子层次的振动波链式破坏反应过程,与中子(波)导致原子核裂变的链式反应有相类似的描绘--都是波对旋涡结构的分裂,在分裂过程中产生新的波,反复循环,只是时空层次不同。

其它如火烛燃烧、木材燃烧等等人们习以为常的现象的物质作用过程,都与这氢氧燃烧有相同分子层次的分裂与聚合机理,只是参与的物质不同有更复杂的物质结构变化与光谱辐射现象。

O-H聚合

燃烧过程产生游离的氧、氢原子以太旋涡。氧原子以太旋涡比氢原子以太旋涡有更高角动量,于是在运动中能占主导地位,表现为氧原子与氢原子产生耦合结构后,氢原子就如宇宙中一颗伴星围绕一颗恒星公转一样,围绕氧原子公转,两者互绕后产生的次生以太旋涡方向与氧原子以太旋涡方向一致,这就是水分子的OH结构形态。

H-OH聚合

而OH次生以太旋涡再与游离的氢原子H以太旋涡通过范德华力结合并互绕,形成次次生以太旋涡,即水分子H-OH以太旋涡。水分子以太旋涡之间再通过范德华力相互结合,形成宏观水体结构。

这个水分子结构模型,是一个多旋涡契套空间互绕结构,在不停地旋转中,空间结构应内部各层次以太旋涡的方位不同,在时刻变化,是一个动态模型。其它多原子以太旋涡结合成的分子以太旋涡结构的考查,可以参考这一过程描绘来理解。

在整个氧、氢原子以太旋涡的化合过程中,氧原子O以太旋涡有最高的偏向振动形态,与旋涡方向相反的氢原子H结合后,产生的耦合互绕结构即OH次生以太旋涡,处于中等程度的偏向振动形态,而OH次生以太旋涡与旋涡方向相反的氢原子H结合后,产生的H-OH互绕旋涡结构即水分子有最低程度的偏向振动形态,于是人们观察到中性的水。

OH结构是通过耦合结构结合的,而H-OH互绕结构是通过范德华力结合的,因此OH结构比H-OH结构有更高的稳定性,当受到外界光声电及各类化学作用,H-OH结构很容易分离,成为游离态-H、-OH,从而表现出酸性、碱性。

分子化学属性与红外辐射

曾在“原子化学属性”小节通过电子连珠导致原子以太旋涡的偏向形变来说明原子化学属性的内在机制,这里分子化学属性的有相类似的内在机制,是源于分子内部多原子互绕导致外围次生以太旋涡的周期性偏向形变。

在一个长时段内,分子以太旋涡由于内部多原子耦合互绕,会以互绕中心为涡心,对外界表现出复杂的空间结构形变,这个形变还杂合了内部原子以太旋涡的电子连珠偏向作用,从而能对周边产生力的作用。这个力的作用,对周边空间以太表现出振动波传递;对周边其它微观旋涡表现出涡流的合流与对冲作用,从而产生化学反应或物理作用。

由于次生以太旋涡的偏向,在频率、强度方面远较原子以太旋涡的偏向要小,于是这种偏向一般产生偏红外辐射,这是一般物体都会产生红外线的原因。同时这种偏向也会与相同周期的入射红外线产生干涉,表现为红外吸收。

这其实是分子发射光谱与吸收光谱现象。如CO2气体就有很强吸收红外线的作用,即源于这种周期性次生以太旋涡的偏向干涉。但这种分子以太旋涡周期性的偏向远较原子以太旋涡电子连珠下的偏向要复杂,表现出有更多的谱线。

比如对于某个双原子结构的分子来说,设其双原子的谱线数分别是15条与31条,那么这个分子的谱线数就有C(1,15)*C(1,31)=465条之多,且谱线之间会出现接近重叠现象,要是更多原子结构下的分子的谱线数,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这远超出人们仪器的分辩能力,因此没有必要特别研究,但要认识到这种振动波存在及成因。

次生以太旋涡的涡流偏向作用,则表现为溶解析出作用、酸碱性、氧化性、腐蚀性等等常见化学属性。

分子化学属性与红外辐射,是分子以太旋涡内部的原子互绕作用后,分别产生的流体作用结果与波动作用结果,是一体两面。

色散现象

一束白光射入三棱镜,发生光的折射现象,同时光分离出各种波长的可见光,且红色光在上,紫色光在下,表现为七彩颜色梯度分布,这是一个经典光学物理实验。

白光被人们看做是各种色彩的光混成,这是一种错判,以为在可见光的波段内,各色光频率混杂在一起,只是被三棱镜偏折后才相互分离,不是这么理解的。白光只是可见光的噪音态,某一个白光的纵波线程延伸上,不同强度的振动前后混杂在一起,被人们感觉到是“白色”的光。

白光的频谱与声音的噪音频谱很相似,只有承载媒介不同,时空尺度不同。

这束噪音态的可见光(白光)穿过棱镜表面的以太湍流层时,每一次不同的波动的拖曳程度不同,偏折方向略有差异,就开始出现沿偏折后的振动方向分离,相同方向的偏折振动叠加到一起表现为某一频率的光束。

不同强度的振动偏折方向不同,在于振动强度不同代表以太在线程平衡位置振动的动量不同,与以太湍流层的作用强度也不同。振动强度越大,则被力场拖曳程度越高,结果就是偏折角度越大,这就是进入三棱镜散开始后,紫色光在下,红色光在上的原因。三棱镜结构强化了这一偏折现象。

进入棱镜后,随着传递距离的延伸,不同频率的光束间的距离相互增大,于是人们能明显看到各种色彩的光,从而被定义为色散现象,

白光的色散现象,是物体表面以太湍流层对不同强度的振动波的拖曳与滞留程度不同,导致折射角度不同,而出现的光现象。它是光束内不同强度的纵向振动波 “时空弯曲程度不同”现象。

介质内的光速

人们发现真空中的光速最大,而光在介质中传播,速度会变慢,将其归结于介质属性,而介质怎么个属性导致光速变慢,又是语焉不详。这里即已讲到光的折反现象,就顺便用以太旋涡理论解释一下光在介质中变慢的原因。

光在在介质中传播,其实就在介质的原子以太旋涡中传播,会发生原子以太旋涡对光的拖曳与滞留作用。即光在介质中传播时,顺涡流方向时,会出现V > C,逆涡流方向时,会出现V < C,但由于介质内原子以太旋涡方向的随机分布,导致整体上平均速度V=C。

最终光走的并不是直线光路,而是一种锯齿状的“之”字形光路,这是介质内的光的“时空弯曲”现象。

这种“之”字形的光路线程总距离L,显然要大于两个端点的直线距离l。而人们认识不到原子以太旋涡的存在,也就想象不了这一点,以为光走的是直线距离,得出v=l/t,结果有v < c,于是认为光速变慢。其实是v=L/t=c,即不是光的速度减慢了,而是光在介质中走了更长的路,花了更多的时间而已,光的平均速度一直都不变。

密度越大的介质,意味着有更高角动量的原子以太旋涡结构,于是对光的拖曳与滞留作用更大,表现为锯齿状的“之”字形光路更复杂,从而导致光路线程总距离L更大,于是光在介质内走过的时间T更长,当人们用这个时间代入速度公式计算时,有v=l/T<<c,自然这也是一种错觉。

镜面反射与全反射

金属原子以太旋涡有更高单位空间里的角动量,其表面与玻璃/空气接触时,产生的以太湍流区有更高的力场梯度分布,于是当可见光振动波从空气分子传递到金属表面时,所有方向上光波的以太的垂直分量作用都不能透过这以太湍流力场,具体物质作用描绘就是湍流里的以太运动方向几乎不被纵波振动所改变,于是振动能量被反弹出去,表现为镜面反射。

当光的振动能量提高,即频率提高,比如X射线,则仍可以透过这以太湍流力场,表现为折射与穿透物体。

杂乱的镜面反射,就是人们说的金属光泽。金属光泽是人们区别金属与其它非金属物体的重要感官形象之一。

当光线与介质平面夹角过大时,光线垂直于平面的振动分量过小,导致这个分量上的以太作用不能改变湍流里的以太运动方向,也表现出光波不能穿透这以太湍流力场,于是振动分量被反弹出去,与横向振动分量合成反射光,表现为全反射。

这是棱镜、钻石、水中空气泡等透明物体全反射的内在机理。

镜面反射与全反射,是介质表面空间的“时空屏蔽”、“时空全弯曲”现象。

光的反射

当光纵波在介质内传递到达介质边界后,在介质边界遇到以太湍流层,以太湍流层的以太运动与光的纵向振动方向不同,于是振动能量不能在一个频率时间内传递完毕,表现为光的在介质边界平面的垂直振动分量有部分滞留,产生以太内压,这个内压沿介质平面垂直方向指向介质内部,与光的横向振动分量合二为一,传递出去,表现为反射。

这个光的反射,与声波的反射作用机理完全一样,仍只是时空尺度的区别,承载媒介的区别。它是介质表面空间的“时空过于弯曲”现象。

光的折射

物理界说光折射,是由于介质有折射率,而再问折射率是怎么回事,大概说是折射率与介质的电磁性质密切相关,而问电磁性质是怎么回事,再问如何个密切相关法时,又含糊其词,皆是依托的理论有问题。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来描绘人们习以为常的光现象。

两介质的交界空间,如玻璃与空气的接触面,或水与油的接触面等,由于各介质表面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时刻振动着,这种振动能量牵引表面附近空间产生以太湍流区,其实也就是强以太挠流,这是静电场的本质。以太湍流区的力场梯度方向,由弱振动介质指向强振动介质。一般来说,密度大的介质表面的振动力场要强,而密度小的介质表面的振动力场要弱,两者的接触面的力场的合力方向是指向密度大的介质表面。

光是以太纵波,从一个介质空间通过另一个介质空间,必须穿过两介质形成的以太湍流区,在这个以太湍流区里,纵波传递瞬即被以太湍流沿力场合力方向拖曳,表现为光路偏折,即光的折射。这是光的折射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

同时,折射的光从密度小介质进入密度大介质,入射角大于折射角;反之,折射的光从密度大介质进入密度小介质,入射角小于折射角,根源都是光被力场拖曳指向介质平面。光波穿过这个以太湍流区后,再被介质原子以太旋涡流拖曳与滞留,因介质原子以太旋涡分布具有宏观整体同向性,表现为光波在介质内以同方向形态传播,直到下一个以太湍流层/区。

这个介质表面以太湍流的力场拖曳作用,就是光的折射成因。它是介质表面空间的“时空弯曲”现象。

泊松亮斑

当单色光照射在宽度小于或等于光源波长的小圆板或圆珠时,会在之后的光屏上出现环状的互为同心圆的衍射条纹,并且在所有同心圆的圆心处会出现一个极小的亮斑,这个亮斑就被称为泊松亮斑。

小圆板的边缘,应表面原子以太旋涡振动,在其表面依附一层以太湍流层,这层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梯度,沿小圆板平面而向四周衰减,形成内强外弱的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如一个凸透镜中间厚,两边薄。

当平行入射光经过这小圆板边缘时,以太湍流力场对入射光产生拖曳与弯曲作用,形成圆板边缘衍射波,在小圆板背光方向形成干涉区。在干涉区里,小圆板中心轴的某个距离点上形成波峰干涉叠加后,就形成泊松亮斑。

泊松亮斑实验里,波的衍射现象,是入射光纵波与小圆板边缘以太湍流相互作用的结果。它是小圆板边缘空间的“时空弯曲”现象。

光的洐射

当一束光通过与波长尺寸接近的小孔或窄逢时,产生光的衍射现象。物理界对光的衍射机理好象没有明确的解说,这里可以用以太旋涡理论描绘。

光是以太纵波,这是一个全新的认识。

任何物体表面都以太湍流层,只是表现为强度不同,及力场方向不同。小孔内边缘的表面,应小孔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在其表面依附一层以太湍流层,这层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梯度,沿小孔圆周平面而向中心衰减,形成外强内弱的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如一个凹透镜两边厚,中间薄。

当波经过与波长相近的小孔结构空间时,波运动与小孔表面的以太湍流运动相遇,以太湍流里的以太运动方向与波的方向运动大部分状态是不同的,从而在一个波长范围内,以太湍流对入射光波产生拖曳与滞留作用,这个作用是全方位指向的。

这个拖曳与滞留作用受到后方纵波的推进,及小孔两边微观以太旋涡的约束,以半球形的指向,向小孔的另一侧以太空间扩散,其扩散强度受到后方波的频率约束,表现为扩散纵波频率与入射光纵波的频率一致,在感光屏上,人们就看到光的衍射圈环,这就是波的衍射内在机理。

衍射环,本质是干涉环

小孔里的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就如一个凹透镜,将平行入射光发散出去。

波的衍射现象,是入射光纵波与小孔以太湍流相互作用的结果。它是小孔空间的“时空弯曲”现象。

引力波

在本书出版前的某个时期,引力波据说被发现,曾引起科学界一阵喧嚣,后来不了了之,不知是什么原因。这里用波的重新认识及恒星级别的以太旋涡模型来理解引力波这种宇观现象。

其实很简单,引力波只是光波的时空尺度放大版:光波,只是微观以太旋涡涡流偏向的振动传递,而引力波,只是宇观以太旋涡涡流偏向的振动传递。

与光波类似,引力波也存在两种产生机制:

当一个恒星系如太阳系存在一个某个宇空空域,其星体周边空间存在磁场,也即恒星以太旋涡的力场。而恒星系内的众多行星空间,也是一个个相对于恒星空间是小级别的以太旋涡空间。当这些行星小以太旋涡在恒星以太旋涡流上漂移,作围绕恒星公转运动时,众多小以太旋涡之间由于公转周期不同,会周期性地产生连珠现象,人们知道的天文现象之一就是太阳系九大行星连珠现象,其它恒星系也一样有这种现象,这种行星连珠结构会导致整个恒星以太旋涡在连珠方向上产生偏向作用,表现为能量向恒星外空间传递,周期性的行星连珠结构不断出现,表现为引力波。这就是引力波的自发性传递过程。

同时,宇空存在众多恒星系,恒星以太旋涡之间由于相互作用,会导致整个恒星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振动,从而产生引力波。这是引力波的受激性传递过程。

除了恒星以太旋涡偏向会发出引力波之外,旋涡星系以太旋涡偏向、受激也会发出引力波,这是一种更大时空尺度的引力波。行星以太旋涡偏向、受激也会发出引力波,这是一种略小时空尺度的引力波。

参照光波形态特征,可以大略描绘引力波的一般特性:引力波是以太纵波,波长从几公里到几光年乃至无穷,周期从几天到几年乃至无穷,传递速度与光速相当。每个恒星体系、旋涡星系都有自己的特征引力波群,如原子特征谱线一般。

自然,以人类当下的科技能力,是无法检测与认识引力波的存在的,特别是旋涡星系的引力波,而通过以太旋涡模型,则可以简单认识到这一天文现象的原理。以实验为基础的科学研究最大的缺陷之一,就是当一个现象的物质作用时空尺度远超出人类实验构建能力时,那将如何去认识?引力波就是这么一种远超人类实验构建能力的物质作用现象。

康普顿效应

1923年,美国物理学家康普顿在研究X射线通过实物物质发生散射的实验时,发现了一个新的现象,即散射光中除了有原波长λ0的X光外,还产生了波长λ>λ0 的X光,其波长的增量随散射角的不同而变化。这种现象称为康普顿效应(Compton Effect)。

而物理界定性X射线为光子,说“光子与自由电子发生完全弹性碰撞,电子获得一部分能量”来解说这一效应,其实是不能说明光子与电子如何弹性碰撞的动态过程的,虽然人们可以想象如一个台球撞击另一个台球来理解这个“光子-电子撞击”描绘,但经典电子跃迁发光与吸光,却是不支持这一描绘的。

因为电子能轨跃迁理论的过程,其实包含了“本没有光子,电子一跃迁才产生光子”这么一个过程,而这里则是用“光子与电子是对等的,可相互如台球间作用”来描绘,带来了光子与电子结构的疑问,何以能相互作用的疑问,如何动态分离的疑问,等等,显然西方物理界对这些疑问都无能为力。因此这种描绘,只能归结于人们的想象力,与不求甚解的研究态度。

从上面光是纵波的定性分析可知,光子理论、电磁波理论,都是错误的理论。于这些理论基础上构建的推论扩展学说,都可归于谬论,包括这个X光现象的康普顿的解释。

以太论下,这个康普顿效应成因倒也简单:

当X光,即超高频以太纵波,射入物体之后,平衡位置上振动的以太随波动作用于电子以太旋涡,表现为X光击中电子以太旋涡,从而导致电子以太旋涡在入射X光的纵波传递方向上,产生强烈振动,这是一个受激发光的过程,部分入射X光的能量滞留在电子以太旋涡上。这个受激振动传递到物体的另一面,被检测到,就是一个比入射X光的波长要长的X光。

而相对于原子核,入射的X光强度不足以推动原子核振动,表现为绕射与影响忽略。

而随散射角α的增大,入射X光的线程上的电子数以1/COSα的倍数增加的,入射X光的能量就在这线程的电子以太旋涡上不断地被吸收,产生次生X光,再被吸收,再产生次次生X光,这样一个能量接力传递过程,直到射出实验物体空间之外,于是表现为散射角越大,吸收光-产生光的循环次数越多,导致射出的X光波长越长。

康普顿效应,看似很深奥,其实这效应与太阳光照射物体后,物体发出红外线,或荧光灯里的紫外线照射荧光剂后,荧光剂产生可见光的原理完全一致的,也是一个吸收光-产生光的循环过程,结果也一样:后者的波长也比前者要长。只是作用时空尺度不同导致产生的实验现象不同,及人们被缺陷的原子结构模型与错误的光子、电磁波理论误导,于是产生所谓的康普顿效应。

物质波成因

物质波概念玄乎其玄,经典物理同样给不出物质波成因,只是这就样设定,“就是这样子”,这是被表象迷惑后而无奈的表现。

以太旋涡论下,物质波成因同样很简单:

微观粒子如电子、质子,就是微观以太旋涡,在空间高速运动,其实就是在以太里运动,如飞机在空气运动一样会推动飞机前面的空气而产生纵波传递,微观世界同样如此产生纵波传递。

电子向前高速运动时,会在以太空间里产生纵波传递,这种纵波传递会影响空间里的以太出现运动形态变化,而这种以太运动形态变化又反过来会约束电子运动轨迹,从而让电子运动轨迹与分布形态出现波的印记,这就是物质波成因。

当这种波传递通过小孔或两个临近的窄缝后,产生波的普遍现象:衍射或干涉。衍射与干涉现象如上面所说会影响电子运动前方的以太运动形态,出现类似于栏栅的空间分布效果,从而约束电子的运动轨迹沿波栏栅规划后的路径前进,最后在感光板上出现了衍射或干涉条纹。

物质波现象,本质仍是波现象,只是波运动借粒子表达出来而已。

现实中这种“物质波”极多,比如波浪,就是水中波借水体表达出来,波形云,就是空气中长波借云汽表达出来。而之所以人们不会认为波浪、波形云是物质波,在于人们可以用仪器检测出这种振动,而电子尺度的振动则远超人类的仪器检测能力之外,除了高强度的X射线、中子之类的波动可以被探测,对于更微弱的波动,人们只能望洋兴叹。当这更微弱的波动影响空间以太运动与分布时,进而约束粒子运动形态,本就被经典原子理论误导的人们就不能理解粒子何以能如波一样运动与分布,于是只能用“物质波”这个概念来描绘了。

标量波

标量波据说是100多年前由尼古拉·特斯拉发现的,一般被称为特斯拉波,是在实验室中通过让反向电荷的电磁的电磁波相互抵消而产生。

“电磁波是横波,相反标量波是矢量的”,科学界如此定性。同为电磁波,各自独立传递是横波形态,而相互抵消就由横波形态转变为矢量形态(即纵波形态),又为何如此?科学界再无更深层的解说,而是猜测由真空量子涨落、零点场、虚能量之类玄乎概念下的物质作用形态所致。

由电磁波的定性是以太纵波可判定,标量波,按科学界发现过程是通过相反的两束同频率电磁波相差180度相位相互作用而产生所致,可知标量波,其实就是以太纵波的驻波形态,也即电磁驻波。

声波的驻波被科学界研究很透彻,在于声波的现象很明显,作为空气纵波的定性也很科学,同时通过弦驻波可以直观地理解驻波的形态。而电磁波,自从被错误地定性为电磁振荡形态的横波之后,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导致标量波其实只是电磁驻波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能想明白,根源仍在于莫-迈实验错误结论下的错误理论构建。

只要是波,都是纵波,横波只是纵波的影像。而纵波,只要频率相同,方向相反,再相位相差180度,就会产生驻波现象,作为以太纵波的电磁波也是如此。正确认识电磁波的以太纵波内涵,就可以很简单地解说这些电磁波现象。

波粒二象性概念解析

本小节解析“波粒二象性”这一概念包含哪些未被诠释的客观现象,及这一概念诞生的背后逻辑错误,以让读者更清楚了解科学界在光的研究与波粒二象性现象观察中所犯的具体错误,也是笔者解析波粒二象性的思辨过程,与“电荷概念解析”小节类似。

波粒二象性,一般指光即具有波动性,又具有粒子性,后推广到所有微观粒子或一切物质形态都具有波粒二象性,并诞生出“物质波”这一概念。

这里着重要注意的一点是:

波动性=\=波,粒子性=\=粒子

那种说“光即是波又是粒子”的话,是误己误人的以讹传讹的错误说法,在于这种说法是犯了将必要条件当成充分条件的低级逻辑错误——波动性只是某一物质运动成为波的必要条件,粒子性只是某一物质状态成为粒子的必要条件。是波,必有波动性,这是充分条件关系;是粒子,必有粒子性,这也是充分条件关系,反过来就只能是必要条件关系。因此,若看到某人张口就来“光是粒子”、或“光是横波”,一般就可以判定其只是在背颂概念,而未曾深思过概念背后的问题,其言论没有多少科学价值。现实的真实情况是:“光是什么”,还在研究中!

光的波粒二象性,只是两种光现象揉合在一起后的概念,内在成因对于科学界来说是“不知道”。这一概念的诞生,是由于坚持“光是粒子”与坚持“光是横波”的两拨人各有对应的证据与理论,但又说服不了对方,经过几百年争吵之后,大家都累了,于是双方妥协,搞了个“波粒二象性”这么一个搞浆糊和稀泥的概念,它只是现象总成概念,而非什么有明确对应物质作用机理的科学概念,更不是本质性概念。当然,对于本书读者来说,理解完本章节“光与波的世界”关于光的本质解析论述之后,“光是什么”就不再是问题了。

理顺波粒二象性是“波动性与粒子性”的现象表述,而非“波与粒子”的二态表述,就可以继续探讨这二种现象是基于什么样的客观事件过程得出的。现实中,人们并不是看到光,就立马说这有波动性或这有粒子性,人们是通过仪器感知到光,检测出波动性与粒子性。如光的干涉实验,在屏幕上显示干涉条纹,说这是波的特征;又如光电效应现象,在电流计上探测到粒子信号,说这是粒子的特征。这里又存在一个关键重点:

人们感知到光的波动性与粒子性,都只是末端检测仪器的信号特征,而不是直接看到光在空间传播时的3D影像形态。

要是光如水波在水面空间一般涌动起落那么直观,或光如子弹在空气中一般直线前进撞击那么可见,那科学界自然不会纠结于光是波还是粒子的问题。正是由于科学界看不到光在空间传播时的直观3D形态,才有光的波粒二象性内在机制问题及光是波还是粒子的无休止争论。而光的波动性与粒子性对应的是末端检测仪器的信号特征,这里又存在一个逻辑关系:

末端检测仪器检测出波动性这一信号特征,与光本身有波动性,也只是必要条件的关系。
末端检测仪器检测出粒子性这一信号特征,与光本身有粒子性,也只是必要条件的关系。

在于信号特征,只是一种结果状态,它可以有许多原因产生,不同的原因,有一样的结果状态。是粒子,可以产生“粒子性信号”,不是粒子,可以产生“类粒子性信号”,两种信号形式在仪器上的表现是几近一样的。比如同一首歌(信号特征),可以是从人的口中(粒子)唱出,也可以是从音箱(非粒子)里播放出;又如甜味,可以是糖尝味道得出,也可以是糖精尝味道得出。将末端检测仪器检测出的信号特征(波动性、粒子性)当成只有唯一对应的物质形态(波、粒子)就会犯错。也即,

末端检测仪器检测出波动性,即可以是真有波在波动然后产生波动信号,也可以是另外原因产生类波动信号——类似波动的信号,看起来象是波在作用,但实际不是。
末端检测仪器检测出粒子性,即可以是真有粒子在撞击产生粒子信号,也可以另外原因产生类粒子信号——类似粒子的信号,看起来象是粒子在作用,但实际不是。

同样,这里要注意的是:类波动信号=\=波动信号,类粒子信号=\=粒子信号

类波动信号与波动性,类粒子信号与粒子性,分别都是会在仪器上显现一致,但作用根源不同。如此光的观察实验的结果,有四种可能组合,且前三种组合都可以产生光的波粒二象性现象:

1、若实验中的信号特征是“类波动信号+粒子信号”,那么可以确定光是粒子,但需探究这“光粒子”能产生类波动信号的物质作用机制。
2、若实验中的信号特征是“波动信号+类粒子信号”,那么可以确定光是波,但需探究这“光波”能产生类粒子信号的物质作用机制。
3、若实验中的信号特征是“类波动信号+类粒子信号”,那么可以确定光即不是粒子也不是波,而是另外东西,仍需探究背后的物质作用机制。
4、若实验中的信号特征是“波动信号+粒子信号”,那么可以确定实验出错,在于波与粒子的定义不同,必不能同时存在于一种物质形态上。

由于科学界在光的观察实验中得到的末端仪器信号特征,没有意识到要区分,也没有能力去区分这信号特征,是归属于类波动信号还是波动信号,或归属于类粒子信号还是粒子信号,而都是用等同方式看待实验结果,将类波动信号=波动信号,类粒子信号=粒子信号,胡子眉毛一把抓,从而有波粒二象性的问题。从上面四种可能性分析可知:

光的本质只能三居其一:是波,或是粒子,或都不是。

本身实验现象作为客观事实,是有其必然的内在物质作用根源,是不会有矛盾冲突,只有人的思维过程或理论认识才有矛盾冲突。若不能反思这一点,就会陷入困惑的境地。

以上是“波粒二象性”这一概念的背后问题实质——科学界们犯错了却不自知:没有分清波动信号与类波动信号,粒子信号与类粒子信号的区别,将光波的类粒子信号当成粒子信号,从而有所谓的波粒二象性这一概念。这个很难查觉的实验漏洞,结合非以太观下的其它错误理论的误导,从而教人们再也认识不了光的本质只是以太纵波这一简单道理。

这里作特别说明:笔者在其它章节中,类波动信号与波动信号,类粒子信号与粒子信号也分别都是混用的。读者需要自行判断提到波动性或粒子性时,分别其对应的是类波动信号还是波动信号所致,或对应的是类粒子信号还是粒子信号所致。

电磁波

现代经典物理说电磁波是电场与磁场交替变化,将能量传递出去,还设定电磁波是不依赖媒介的波。这其实是找不到传递媒介,无奈之下不得不作如此设定而已,而非电磁波真的必会以这种“振荡传递模式”形态存在,根源在于宇宙观出错,认识不到真空以太的存在。

现实中除了电磁波,所有普通的波如水波、声波、地震波都有媒介,何以电磁波要如此特殊?且设定电磁波没有媒介,则带来电场与磁场如何在空间相互转化的动态过程描绘问题,教科书上会给你画一个相互垂直的圈圈来显示,那其实是臆想图,仍没有说清为何一个圆(电场)会套一个圆(磁场)地无损耗地传递下去。且科学界连电场磁场的本质是什么都认识不到,就可以如此用这两者去描绘电磁波,其实是用两个不可知的因素去解释另一个不可知的事件,这非常不科学。

而以太旋涡论下,电磁波就是以太振动波,且是纵波。声波如何在空气中传递,电磁波就如何在以太中传递,两者只是时空尺度、媒介的区别。

电是导体内的以太振动波,传递到线圈后产生次生以太旋涡流,这个次生以太旋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被人类仪器检测到,就是磁场,磁场本质是仪器某种信号特征的定义。这种次生以太旋涡流作用范围会根据振荡线圈内振动能量的聚集而变大,衰减而缩小。作用范围变大时,就推动周边空间里的以太并产生内压,从而出现纵波传递;作用衰减缩小时,就吸引周边空间里的以太并产生负内压,也出现纵波传递,这就是电磁波。

同样,电振动波传递到电容后,在电容两极夹层空间产生以太湍流,这个以太湍流的力场梯度分布被人类仪器检测到,就是电场,电场本质也是仪器某种信号特征的定义。这种以太湍流作用范围会根据电容夹层振动能量的聚集而变大,衰减而缩小。作用范围变大时,就推动周边空间里的以太并产生内压,从而出现纵波传递;作用衰减缩小时,就吸引周边空间里的以太并产生负内压,也出现纵波传递,这也是电磁波。

振荡电路中的线圈端与电容端分别产生的变化以太涡流与变化以太湍流就如敲锣的木棒,不断“敲打”线圈与电容周边空域的以太,从而产生振动能量传递。虽然产生振动的仪器部件不同,一线圈,一电容,但传递出去的波的性质,都是一样:以太纵波。

但为何用仪器能检测出电磁波(其实是以太波)的电场与磁场属性,并由此产生“电磁场”概念?

电磁波在实验中被检测出电场与磁场属性,是电磁波的电-磁振荡传递理论的重要观察依据,道理很简单:仍是仪器,这里仪器是感应线圈,与感应电容。

电场与磁场属性是以太波与感应线圈电容相互作用的结果,是感应线圈电容的信号反应,而不是以太波的构成形态,这与上面解释的中子质量、电动势、光的横波现象等等诞生机理一致:是有仪器(感应线圈电容)参与后的瞬间产生现象。这也与人们吃糖感觉到甜一样,并不是糖带有“甜”这种存在,甜是人们去吃时糖与舌头相互作用的信号。

其它如水波(以太波)通过狭小空间(感应线圈电容)会产生水旋涡(感应磁场电场),水旋涡(感应磁场电场)并不是水波(以太波)的“部件”,而是水波(以太波)与狭小窄缝(感应线圈电容)相互作用的结果。现实生活中人们用微波炉加热食品,用食品检测出电磁波有热现象,从来不会有人说电磁波里存在“热”,何以检测出电场磁场现象,就说电磁波里存在“电场”与“磁场”属性呢?

这是静态理解物质结构的结果,西方物理界,是成也仪器,败也仪器。

如此判定,就可以知道这种所谓电磁波的“电磁振荡传递”模式是不存在的,理论上的电磁波是不存在,现实中只有以太振动纵波,当然人们仍可以称呼其为电磁波,只需知道电磁波没有电磁振荡,就如中子星没有中子一样道理即可。

西方科学界那种“随时间变化的电场产生磁场,随时间变化的磁场产生电场,两者互为因果,形成电磁场”的表述,只不过是为解释仪器检测到电磁波的电磁场现象而想象的场景,也只能归于想象。不存在所谓的电磁场,只存在随时间变化的以太湍流产生变化电场与以太纵波,与随时间变化的以太涡流产生变化磁场与以太纵波。

这也是上面判定光波不是电磁(振荡)波的分析依据。

布儒斯特角

研究光的人们若不能深入考查介质的时空结构与属性,而只停留在光与影的表象层次,必只会落得个盲人摸象的结果。而研究介质,又必须要事先明白正确的原子时空结构与运动形态,这是相互相承的。

但当下原子核的质子-电子时空结构理论是一个有很大缺陷的理论,参照这个理论的介质描绘,也是不完善的,结果就是对光的各种现象不能正确描绘,如此又是浪费人力物力。

当折射光与晶格以太旋涡排列相平行时,晶格可以最大限度地切割光的纵切面,从而出现折射光线偏振现象。晶格并不吸收被阻挡的光,于是被阻挡的光以反射光线偏振的形态反射出去。

当反射光与折射光在达到90度时,自然光被晶格偏振切割后,分成相互垂直的两部光强度最平衡,从而在各自的方向上偏振表现最彻底,于是让人们观察到线偏振现象。

布儒斯特角,是入射光线程与晶格内原子排列之间的关系的体现。

椭圆偏振光

光的所有偏折偏振现象的本质,都是光作为纵波与仪器、介质共同作用的结果。抓住这个本质,光的所有现象没有什么不可以简单解析。而介质,一般指各类晶体,其实是指微观以太旋涡的有序空间结构体--这一认知书本上从来没有的。

当平面偏振光进入1/4波长的晶体时,光的纵波振动相位,即以太在平衡位置的运动矢量,会受到这个旋涡流的拖曳与滞留:

与光传递同向的旋涡流,加速了平衡位置上以太的流动,从而加速了光的传递,是为拖曳加速区。
与光传递反向的旋涡流,减慢了平衡位置上以太的流动,从而减慢了光的传递,是为滞留减速区。

如此作用导致出射光相位的变化,比如在轴线两边,一边被拖长了1/4个相位,另一边被滞后了1/4个相位,于是人们就看到了一个椭圆形偏振光。

这个过程其实是光的波动形态被晶体原子以太旋涡打上了印记,与高频波写频在低频波上有相类似的作用,与人类生产流水线上给产品包装打上印标更是相近。这里用以太旋涡来解释光的椭圆偏振光现象,就没有物理界那种解释那么复杂。

椭圆偏振光,是入射偏振光与晶体原子以太旋涡相互作用的体现。

椭圆偏振光是入射偏振动光与1/4波长晶体宽度相互作用的结果,若晶体的宽度远远大于波长,比如某些化学晶体块的溶液,也会对光打上以太旋涡的印记,只是科学界冠以新的名词,叫旋光性,分左旋与右旋,诞生出“手印化合物”之类的拓展概念,这仍只是逆分子以太旋涡与顺分子以太旋涡对光的牵引导致的光路形态变化,这里就不再详细分析。

波粒二象性

光是横波还是粒子,这个问题在现代物理界还在争论不休,而大多数人对这个判定都是执非此即彼的态度,然而却有第三种选择:其实争论双方的人们都错了,光既不是横波,也不是粒子。产生这种认知错误的原因,在于没有正确的宇宙观来指导。以太论下,没有这种问题。

光就是波,且还是纵波,只是表现出粒子性而已。根源在于仪器接触面上振动能量驱动以太在平衡位置运动,从而有实体粒子的信号特征,也只是信号而已。

存在粒子性,不一定是粒子,而是粒子,必存在粒子性,这分别是必要条件及充分条件的关系。而将存在粒子性就当成粒子存在,就犯了将必要条件当成充分条件的逻辑错误。

光就是波,且还是纵波,只是表现出横波影像而已。根源在于偏振片切割-阻挡以太纵向传递,从而有横波的影像特征,也只是影像而已。

由于现代经典物理认识不了以太,又受“光是电磁波,而电磁波不要传递媒介”的错误理论误导,两个错误合在一起,导致了人们理解不了光若为波为何有粒子性,而光若为粒子为何又能波动的两难境地,这叫画地为牢。他们少有反思矛盾的根源是自己的宇宙观出错了,并导致了理论构建出错,而不是自己观察到的现象出现所谓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