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料电池·能量块

当下人们利用石化燃料如汽油燃烧产生气体膨胀来驱动汽车等交通工具前行,除了热能损失很大,还产生大量废气污染,是一种高耗低效的能源使用方式。而用电来驱动,则是非常清洁,但当下的电池技术由于能量密度较低,导致在交通工具上,电的应用没有油汽来得广泛。这里描绘的燃料电池技术原理,是直接将石化燃料转换成电能的技术原理,可以为燃料电池的构架提供指引方向,即将石化燃料直接转换为电能,而非诸如柴油机带动电机的漫长环路及高热能损失过程。这是依赖分子的以太旋涡耦合结构、电解作用、化学电池原理、电的本质、催化剂的作用机制等认识来理解与构建的。

石化燃料如汽油,是以碳基氢键构架的有机大分子结构,一般消耗过程是点燃需要大量的氧气参与及一定高的温度,而后有机大分子结构在高温下解体,再与氧气原子结合产生水与二氧化碳,并于解体与化合过程中释放出化学能。这一燃烧过程中,可用催化剂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形态来代替燃烧时产生的高温形态。在燃料中加入催化剂后,有机大分子的振动状态会处于与升温类似的高活性状态,再用电振动来强化这一高活性状态,然后有机大分子解体,表现为化学能释放。有机大分子解体成小分子结构后,在催化剂环境里,小分子的振动状态也处于与升温类似的高活性状态,再用电振动来强化这一高活性状态,小分子与氧化剂化合形成氧化物,也表现为化学能释放。引导化学能释放时的振动波,就是电。这就是燃料电池技术原理,亦称能量块技术原理,描绘为一句话就是:

通过电解作用结合催化剂、氧化剂代替当下氧气参与燃烧的高温环境,来促使石化燃料分子以太放涡缓慢温和解体与化合而释放化学能并转换成电。

比如以汽油为例,设汽油有机大分子的耦合结构强度是10个能量单元,需要外界10个以上强度的振动能量单元才能使其开始解体,而日常燃烧的高温状态是20个能量单元强度,汽油大分子结构在20个能量单元的环境下以燃烧的方式解体,表现为剧烈能量振动与强光辐射。而若在常温下加入振动强度是8个单元的催化剂,那么只需外界再额外添加2个能量单元就能使其解体。用2个能量单元强度的电振动来现实这一解体目的,这也是电解过程。如此,汽油大分子结构在10个能量单元的环境下,以温和方式解体并产生弱振动能量,定向约束这振动能量后再传递出去,就是电。

如此控制外界振动强度来解体油汽有机大分子,就不用通过剧烈燃烧来现实化学能释放,并有更低的热能损失与更高化学能-电转换效率外。

催化剂结合下可以通过电解作用直接产生电能的燃料,就是传说中的能量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科幻动画片《变形金刚》里有描绘,影片里的场景就是将石化燃料转变成一种叫能量块的紫红色块状固体或液体,可以直接给机械生命体提供驱动能源,当然科幻片里是不会有这种转换原理的。这里取“能量块”这一概念,在于两者所采用主体原材料基本一致,实现目的也基本一致。

这个电解过程导致石化燃料分子解体释放化学能过程,与中子轰击铀产生链式核裂变反应及轻核聚变反应,仍只是时空尺度的不同,过程很相似:

                                     电(振动波)--中子(振动波)
                                     汽油(燃料)--铀(燃料)
                                 电解(波)作用--中子(波)轰击
    燃料分子(次生以太旋涡)解体--铀原子核(更微观以太旋涡)裂变
产生小分子结构(次生以太旋涡)--产生轻元素原子(微观以太旋涡)
                             产生电(振动波)--产生新的中子(振动波)

有机大分子结构解体后形成小分子,再与氧化剂化合,也产生振动,定向引导出去,也表现为电。这与轻核聚变反应也只是时空尺度的不同,过程很相似:

小分子结构(次生以太旋涡)氧化--氚原子以太旋涡(微观以太旋涡)聚变
                                          产生氧化物--产生重核原子以太旋涡
                             产生电(振动波)--产生新的中子(振动波)

自然,这种技术涉及催化剂的选择、电路构建与电压控制、有机大分子解体所需能量单元的确定、解体后小分子化合过程的氧化剂的寻找等等问题,需在现实中探索与发现,通过以太旋涡论下的各种原理与本质的正确认识,这种技术实现的目标是不远的。

物体的切割

切割是指用刀、锯、激光、气焰等工具将诸如石头、木头、玻璃、金属块等物体强力分裂与切成两半,是极常见的物理现象;也是机械加工工艺中的一大类生产活动。科学界,貌似只有放到原子层次的电荷吸引与排斥作用或共用电子对概念下的化学键的断裂的来解说切割作用的物理过程,在连电荷是什么也说不清的当下西方物理界,这种吸引与排斥的内因自然无法解释,从而让解说的正确性变得不那么牢靠,共用电子对概念下的化学键断裂同样是一个错误的描绘,这些描绘对物体的切割都是没有究极根本的。

这里探讨这种在生活与生产中习以为常的,及在西方错误科学理论下的物质结构对人们认识误导的,乃至被忽略了的“切割”这种普通物质作用下包含的另类原理。这是用以太旋涡论下的波流一体概念来理解其以太层次的原理描绘的。

以太论下,万物形态只是以太旋涡叠加后的时空结构。一块石头、一块金属,都只是某种或多种特定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通过耦合作用与范德华力结合起来的的堆积体,内外皆是以太,只是运动形态的不同,表面反射出特征光波,而被人们区分为不同的物质。

一个物体空间内的众多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存在耦合作用与范德华力作用,这两种作用相互取得平衡,从而让整个物体保持空间结构稳定,即在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涡流相冲与相合面上,相互之间存在动态平衡作用。在这个平衡位置上,以太运动表现为湍流层结构。这个以太湍流层结构分布在整个物体内部空间,很象细胞壁结构,或象一个蜂巢形态。宇宙结构形态的全息性,表现在各个层次,其它如恒星之间,分子之间,国家之间,人与人之间,都存在这么一个类似以太湍流层的平衡作用。

当外界一种强力振动传递过来时,如锤子砸石头,或锯子切割木条,或激光切割金属等等,在物体内部空间产生强烈的自表面向内部的波动传递。这波动传递沿路径阻力最小的方向,即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力的平衡位置上传递,从而在传递线程上的不断延伸与扩散,振动波能量分布表达为如树根的形态,或闪电的形态,这仍是全息形态的展现。这是切割时外界振动波在物体空间内部的传递形态描绘。本质上,树根的延伸是在切割土壤,闪电的延伸是在切割空气。

以斧头劈砍木头的物理作用为例,斧刃接触木头表面的瞬间,斧刃的运动受到阻力,斧刃运动后方的斧身重量继续作用在斧刃上,表现为压强与压力传递,而斧刃纵切面是尖三角形态,这个压强与压力传递在这尖三角区域的斧刃空间会汇集与收敛,从而表达为压缩波,直到斧刃的最尖端处。这种压缩波的汇集能量形态与金字塔倒喇叭形态汇集能量形态是一样的。

这种压缩波的作用形态很多,比如当刀剑劈砍时产生的这种压缩波在空气中传递后,就是武侠小说里传说中的剑气;又如长鞭子挥舞后会在尖端产生音爆,也是这种压缩波的能量释放结果。

斧刃最尖端处有最高的压缩波频率与最短的压缩波波长,从而有最高的振动能量,当斧刃接触木头表面的瞬间,这压缩压沿木头空间内部传递与扩散,在斧刃运动线程上有最高的振动强度,这股振动能量导致线程上的木头原子以太旋涡强烈振动,进而强化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以太湍流层强度与厚度。同时,振动波在传递的线程上后到原子以太旋涡的阻挡,产生波的折射与反射,进而形成振动波场涡,这个振动波场涡牵引物质内部空间以太形成无数超微观以太旋涡,整体上表达为以太湍流。于是在振动波的传递线程上,有一条相对原子以太旋涡尺寸是很厚很长,振动能量很强的以太湍流层。

随着后续斧刃压缩波地不断传递,振动波强度加强,以太湍流层厚度与能量强度也加强,与湍流层两边的木头原子以太旋涡产生排斥作用,从而阻断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耦合结构与范德华力,在木头空间表达为裂缝,从而让斧刃能在裂缝中继续前进,再反复这一裂缝生成—裂缝扩张—斧刃前进—裂缝生成的循环过程,最终木头被劈开,表达为切割作用。

裂缝两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相互间的耦合结构与范德华力被破坏中断之后,在各自表面形成单侧的耦合结构与范德华力作用,同时强烈振动牵引以太在两表面分别形成静电场,表现为排斥作用与热辐射。

这种切割时的振动波在物体内部传递描绘与前面的“射流场涡”的描绘有相似之处,在于两者是同一原理,只是将射流换成刀片、凿子、锯片、激光、高速水流、气焰等其它物质形态作用于物体表面的区别。若这种振动波产生的以太湍流层对物体原子以太旋涡的排斥作用不足以克服物体原子以太旋涡之间耦合作用与范德华力,于是切割无效。

建筑工地上有种水泥路面破碎机器,是通过震锤来打水泥地面,最终挖开水泥地形成沟渠,就是本小节描绘原理的直观展现。其它机械切割,水切割,火切割,激光切割,子弹击穿物体,甚至化学的分解反应,细胞的分裂,原子核的分裂,其内在原理皆是如此,区别只在时空尺度、切割形态、切割效率等等方面的不同,核心都是:

强烈振动波在分裂、破坏物体内部的不同尺度以太旋涡时空结构

描绘这个常见的切割现象的原理有何之用?

根据这一原理,可以直观理解万物的一般分裂过程,甚至包括原子核之类的微观粒子的分裂过程,就是这种振动波导致分裂的过程。也可以用各种高频振动波来现实切割目的,比如电,是导体内传递的以太振动波,同样是一种超高频波,由此可用电振动波来切割物体。当下人们已经在用这种电场加载机器固件来作为切割工具了,比如用钼丝为载体的线切割,其实也可以将超高压电场(万伏以上甚至更高)加到其它结构如刀片、锯片上,来提高切割效率。笔者会在“应用篇”用这一原理专门介绍一种全新的切割方式:驻波切割。

以上是普通固体被切割的一般描绘。其它如折、拉、压、吹、摔、撞等等物质作用产生的场景与切割作用的场景有相近的原理分析,这里就不再描绘。

超导材料结构

超导原理是无损耗振动能量的传递。

因此只需将超导体的形态构建出无损耗形态即可。而损耗的能量主要是侧向振动能量,也即电流作为以太纵波在导体内传递时,受原子热运动的影响,会在导体空间形成场涡,场涡牵引导体空间的以太形成以太湍流,这个以太湍流对电振动纵波产生干扰,宏观上表现为电振动能量转化为原子的热振动,即电能损耗。于是超导材料的构架,就是想方设法减少侧向振动能量损失即可,这是通过PN结的构架来实现的。

PN结存在以太湍流层,其振动力场方向由P区指向N区。当P区与N区如夹心饼干一般叠加时,电流e在N区包裹的导线上流动,其侧向振动能量由于受以太湍流层的制约,而不能向P区扩散,于是侧向振动能量被约束在N区之内并向前传递。当P区与N区都尽可能的狭窄,电流e在这个狭窄通道内的侧向振动能量耗损就越发小,最终表现为超导,这就是超导材料结构原理。

这个超导材料的PN构架形态,与封闭的高速公路能开最快的车原理一样,也与光纤的更细微玻璃纤维的制造原理一样,都是侧向干扰被屏蔽,而让向前运动的效率达到最高。无数PN构架的叠加,在横切面上看,就是一网格状结构形态,人们在实验室发现超导材料横切面是网格状的结构形态,就是这一原理的证明之一。

太极八卦图,也是超导材料的结构原理图:

太极形象,代表超导体内部电振动能量以螺旋单向运动的横切面形态;黑白子形象,代表导体内承载电振动能量的原子以太旋涡;八卦形象,代表导体的外层包衣原子的PN结侧向振动能量屏蔽构架。

统一场概论

雪印堂主人注:
今天12月26日,是毛主席的124周年诞辰日,在此怀念老人家。
本“统一场概论”小节,是《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的最后一个小节,至此重构整个基础科学理论体系基本完毕,以后可能会增补一些各章节内容。

人们希望构建出统一场,将各种物理理论统一到一个理论里,而不是各理论独立并相互矛盾,但现实中产生那么多的概念与理论,如牛顿力学、相对论、量子力学三足鼎立,如各类微观粒子的数量繁多,让人们无的是从。

而之所以产生这么多名称概念与理论,在于西方科学研究,只停留在物质作用的观察表象,借光景观察与仪器信号特征来展开研究,由此带来了便利,同时光与仪器的弊端体现其中:有了光,可直观理解,但只能得到光构建出的物质状态的影像;有了仪器,方便了观察,但只能得到仪器反应出来的信号特征。将物质作用影像当成物质作用本身,将仪器信号特征当成物质状态本身,科学研究开始走上错误的道路。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西方科学研究,就是成也仪器,败也仪器,这也是天道“一得一失”道理的具象之一。从上面各章节的描述可知:所有场,都是力场,是物质作用于仪器后的信号特征强度的梯度分布。电荷、电场、磁场、静电场、引力场、挠场、真空涨落,等等,都是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流作用于仪器的力场梯度分布,这就是统一场概论。

这里将各种基本物理理论及概念作一个归类,可以发现这些都不是过以太及以太运动的显像。用一个简略表格以示归纳:

西方物理现象及概念 以太旋涡论下对应实质 统一形态
电荷 微观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宏观上表达为特定涡流作用于仪器的信号特征
磁场 宏观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
电场 微观以太流力场梯度分布
静电场 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
范德华力 分子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共价键 原子以太旋涡间的涡管吸附结构
引力场 宇观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
重力场 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
真空涨落 弥漫以太的力场梯度分布
挠场 以太螺旋涡形收敛运动力场梯度分布
强相互作用 原子核内更微观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压力
弱相互作用 电子核内更微观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
电磁力 原子以太旋涡的涡流对冲、相合作用
万有引力 宇观尺度以太旋涡的向心力
中子 原子核振动波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纵波
中微子 电子核振动波
γ射线 原子内核以太旋涡振动波
X射线 电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紫外线 重元素原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可见光 原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红外线 分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微波 振荡线圈、振荡电容以太旋涡振动波
引力波 星球、星系以太旋涡振动波
电流 导体内调频的以太振动波
质子 质子尺度以太旋涡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
电子 电子尺度以太旋涡
原子 原子尺度以太旋涡
分子 原子以太旋涡耦合体
恒星、行星空间 星球尺度以太旋涡
银河系、河外星系 星系尺度以太旋涡
轻子等各类更微观长寿命带电荷粒子 电子尺度下更微观尺度的有核以太旋涡
介子等各类更微观短寿命带电荷粒子 电子尺度下更微观尺度的无核以太涡旋
电子核 电子核尺度更微观以太旋涡堆积体
原子核 原子核尺度更微观以太旋涡堆积体
星球 星球尺度原子以太旋涡堆积体
银核 银核尺度恒星以太旋涡堆积体
正电荷 微观以太旋涡间力的作用的错判 观察者站位与粒子涡面的关系体现
负电荷 微观以太旋涡间力的作用的错判
正粒子 微观以太旋涡逆(或顺)时针形态
反粒子 微观以太旋涡顺(或逆)时针形态
相对论 物质运动的影像描绘 物质作用的影像与本身描绘
量子力学 物质状态的影像描绘
牛顿力学 物质作用的抽像描绘
以太论 物质作用的实质描绘
振动波 以太旋涡的振动能量传递 振动波的表达方式不同
物质波 振动波空间形态借粒子表达出来
横波 是纵波的影像 都是纵波
纵波 唯一波动形态
物质 流动的以太 以太
反物质 流动的以太
暗物质 流动的以太
平衡位置反复性的物质运动 不同物质运动在意识里的归类
粒子 圆周形态封闭性的物质运动
万物 以太旋涡的空间结构体 以太运动在意识里的影像
以太旋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
以太 古希腊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宇宙本源的名称
太一、太乙 东方上古时期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物质 西方当代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东方古代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一些简略的表述:

四种相互作用的统一:以太旋涡在不同时空尺度的关系的体现
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统一:是意识与物质之间矛盾的体现
牛顿力学与相对论、量子力学的统一:是物质运动与影像运动的关系
万物与场的统一:某种物质对仪器的作用,当成物质本身,是将信号当成物质
各种电荷粒子的统一:都是不同层次的微观以太旋涡
各种中性粒子的统一:都是超高频波的粒子性体现,本质是以太纵波。
正反粒子的统一:观察者的站位与粒子涡面关系的体现
各种电磁波的统一:不同频率的以太振动波
粒子与波的统一:以太运动被禁锢在一个圆周内,周而复始的流转,与以太运动被禁锢在平衡位置来回反复的流转
各空间的统一:行星、恒星、星系、原子、电子空间都是以太旋涡不同时空尺度的空间体现

以上所有概念的统一:都是以太运动在意识里的反应,是物质与意识之间的关系具像。

一切归结于物质与意识之间的矛盾:意识只能通过物质作用来理解物质,物质作用=/=物质,于是意识永远没有直观认识物质本源的可能。

人们总要探究事物的根源,是无法接受不能被解构的存在,这里以太,也即道、物质,就是一个无法解构的客观存在。因此以太旋涡论,仍只停留在现象的描绘,是物质作用的描绘,而不是物质本身的描绘。对于物质本身的描绘,无法通过观察与文字来表述,在于观察只能得到光构成的影像,言语只能得到文字的构架,这些都是物质与意识之间关系的体现,但都不是物质本身。

要理解物质本身,只能依赖东方宇宙观下的理解方式:

(完)

卤族元素

卤素在元素周期表中,排列在0族惰性气体前一位,有相对高的化学属性,除了被制成化学制品外,也常被用来填充灯泡成为卤素灯泡。这里以卤素灯泡原理的重新解构来认识卤素的特性。

“卤素灯泡(英文:halogen lamp),简称为卤素泡或者卤素灯,又称为钨卤灯泡、石英灯泡,是白炽灯的一个变种。原理是在灯泡内注入碘或溴等卤素气体,在高温下,升华的钨丝与卤素进行化学作用,冷却后的钨会重新凝固在钨丝上,形成平衡的循环,避免钨丝过早断裂。因此卤素灯泡比白炽灯更长寿。”

“卤钨循环:在卤钨灯中,从钨丝蒸发出来的大部分钨和填充的卤素原子或分子,在管壁附近反应,生成挥发性卤化钨,其蒸气浓度较高,因为管壁具有相当高的温度使卤化钨不能附在灯管内壁上,故能防止管壁发黑。卤化钨通过扩散或对流,从管壁附近向灯丝方向扩散,部分卤化钨在灯丝的高温区被分解成卤素和钨。分解出来的钨吸附在灯丝表面,卤素则与蒸发出来的钨反应。”

这个原理描绘是存在一个问题的:冷却后的钨为何会重新凝固在钨丝上,而不是凝固在灯泡内壁?要知道按这个原理描绘,钨丝与卤素进行化学作用,其作用后的“钨-卤”化合分子是分布在整个灯泡空间的,当断电后整个灯泡会冷却,管壁的温度很快就会降到常温,“管壁具有相当高的温度使卤化钨不能附在灯管内壁上”的作用机制就会失效--姑且当这个作用机制成立。于是就没有什么物质作用机制导致其冷却后化合分子中的钨原子重新回到灯泡中心的钨丝位置。

正常的理解是灯泡冷却后化合分子中的钨原子游离出来,必是沉淀在整个灯泡内部空间的各个表面,包括灯泡内壁与钨丝表面,而灯泡内壁的面积要远远大于钨丝表面积,于是灯泡内壁的钨原子会最大量沉积,结果钨丝很快就会被消耗光,表现为钨丝断掉与灯泡损坏,但实际情况是钨丝很稳定。理论拓展与实际现象冲突,表明这个原理是错误的,根源是在错误化学理论下的错误推导。

那如何用以太论下的化学原子耦合结构来解释这一卤素灯泡原理?

卤素排列在0族惰性气体前一位,表明的是卤素原子的活跃性只比惰性气体的活跃性低一级,而高于排位于更前的其它元素原子。如此活跃性排位带来的结果是卤素有很高的化学活跃性,但又没有过高后带来的惰性气体在常温下就有的等离子形态。当卤素被填充在灯泡里,在钨丝的高温高热作用下,卤素原子的活跃性再被提高一个层次,达到惰性气体的原子活跃性层次,除了成为等离子外,还表现出惰性气体常温下的化学作用属性:不能被其它原子捕获产生耦合结构,这里是不能被钨原子捕获。而这种活跃性又抑制了钨丝在高温下的升华作用,就如高气压下液体的沸点会升高,于是钨丝的结构形态不容易被破坏,表现为灯泡寿命相对长。

这个卤素灯泡原理的解构与重新认识,通过说明卤族元素被高温加热后,元素原子有更强角动量,各自分离成为等离子,具有惰性气体的属性,不被钨原子所吸引形成耦合结构,来表达互为临近的元素之间,在不同温度环境下,具有趋向临近元素原子化学属性的行为。以这里的卤素为例,用一条约等式来表达就是:

极高温卤素原子化学属性≈常温惰性气体原子化学属性

极低温惰性气体原子化学属性≈常温卤素原子化学属性

也即,惰性气体可以衰减成临近的卤族元素,而卤族元素升高温后,随着原子活跃性的提升,化学属性被升温过程还原成同阶的惰性气体。

这一作用模式可以推广到整个元素周期表的其它元素转换形态,比如氮,升到极高温后有类似常温氧的化学属性,降到极低温后成固体后,有类似常温碳的化学属性;又比如磷,升到极高温后有类似常温硫的化学属性,降到极低温后有类似常温硅的化学属性;而氧,升到极高温后有类似常温氟的化学属性,氟,升到极高温后有类似常温氖的化学属性,等等。

由这里描绘可知,元素周期表的各元素原子,会应外界的温度不同,会表达出与临近排位的其它元素原子相类似的化学属性。自然这种类似化学属性只是极端条件如温度、压强条件的另类表现,并非常温常压下的实验观测。

如此描绘下的元素周期表各元素原子,会应不同环境条件而相互转变化学属性,并不是人们观念中的如元素周期表排列的一成不变的化学作用形态。一般是高序列原子向低序列原子转变,这是一个原子以太旋涡的角动量耗散与衰变过程,也是一个时刻都在进行的过程,也可因温度升高而暂时表现同阶更高序列原子作用形态。西方化学理论,则以固化呆板地看待各元素原子在元素周期表中的位置,不能有机的联系不同原子之间的关系。

飘升机原理

科学界说飘升机运用了别费尔德-布朗效应,意思是“当一对有特定几何结构的电极相对放置,浸入绝缘介质后,再加上合适的电压,一种试图移动装置的力就会产生的现象。”至于这个别费尔德-布朗效应内在机理是什么,则众说纷纭。这其实是用一个现象来解说另一个现象,一点都没有触及事物根源。

科学界另有一种说法是用高压电离空气产生正负离子云来解说飘升机的内在机理,即说飘升机是一种离子推动的飞行器,这个是错误的,在于飘升机,处于真空环境中也能飘浮。在没有空气分子存在的真空环境下,那如何用正负离子云来解说呢?

用以太与电是以太振动波理论就可以很简单地解说飘升机原理与别费尔德-布朗效应。

根据上面尖端放电时的电子管电极间的以太湍流分布机理描绘可知,飘升机表面带上几万伏的高压电后,电振动能量会导致飘升机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产生强烈振动,于是会在飘升机周边时空产生明显的以太湍流层,即飘升机空间是一个以太湍流空间。

这个以太湍流空间的外沿,是高压电场产生的以太湍流层力场与地球静电场的平衡处为边界。由以太湍流层包裹的整个飘升机空间的平均密度小于地球表面以太的密度,于是就如氢气球上升一般,能向上飞起来。

而看别费尔德-布朗效应(Biefeld-Brown effect)的介绍“是指,当一对有特定几何结构的电极相对放置,浸入绝缘介质后,再加上合适的电压,一种试图移动装置的力就会产生的现象。现有的实验采用的电极,一个是丝状极(金属丝),一个是箔状极(金属箔),合适的电压是指万伏以上的高压直流电,产生的力是从箔状极指向丝状极。更奇妙的把丝状极和箔状极的电级反接,不会改变力的方向,但会改变力的大小。有多种理论试图解释该效应,但都无法得到公认,该效应还是一个不解之谜,因此别费尔德-布朗效应还只是一个现象的名称。”

而由特定几何形态的电极构成的高压结构,即丝状极与箔状极结构形态,就是一个开放的电子管形态,开放指的是没有真空玻璃管封藏保护。于是在这两个电极之间,以太湍流层处于不平衡状态,由丝状极流向箔状极,这也是一种尖端放电形态,从而导致丝状极指向箔状极的不平衡,表现力的特定指向作用。丝状极其实是尖端电极的另一种说法,而箔状极是平板电极的另一种说法,这就是别费尔德-布朗效应的内在实质。

飘升机原理如此简单而不能被科学界所真正认识,就在于抛弃以太的结果。飘升机原理是星际碟形空间飞行器构架所依托的理论之一,会在“应用篇”章节的“碟形空间飞行器原理”中再次提到。

尖端放电与击穿

尖端放电很常见,如电击枪两电极间电火花“滋滋滋”的现象让人印象深刻,而电压过高,绝缘体会变成导体,表现为击穿,对于开关之类的元件会产生漏电现象,其它如电容器、晶体管、电子管等元件,若电压过高,也会发生击穿现象。这里用场涡结合电是以太振动波的理论来描绘一下尖端放电与击穿的具体作用过程。

电,是导体内定向以太振动波,这是以太旋涡理论与振动论的核心内容之一。

当电振动波传递到到导体的尖端后,振动能量在尖端处汇集,于是尖端表层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作强烈振动,从而在尖端表面形成以太湍流层。以太湍流层继续传递振动能量,就表现为击穿。击穿,最明显的现象之一就是电火花现象。其实在击穿之前,电振动早就在尖端空域中向前传递,电火花的出现,只是这个振动强度过大导致空气分子受激后的发光现象。

而尖端放电的具体形态如何?这里以电子管为例:

电子管,是一种最早人类发明的电信号放大器件,包含尖端型的阳极,平板型的阴极,阴阳两电极置于真空中,对电流有单向通过作用。

当电压作用于电子管阳极,电振动在两极之间产生振动传递,表现为场涡,场涡引导以太形成以太湍流,即电子管阴阳两极之间加电压后,被以太湍流所填充。

而以太湍流内部的微观以太旋涡之间,由于涡流的合流与对冲,有相互吸引与轴纠正的作用,于是在电压稳定之后,电子管两极之间,存在一个大以太场涡与以太旋涡,电振动能量以螺旋发散的形态,从尖端阳极向平板阳极传递。而尖端电极与平板电极之间,由于以太旋涡的存在,会存在一个涡管。若涡管内存在气体分子,则会受激振动而发光,表现为电弧与电火花。

这尖端放电形成的场涡形态与水漩涡场涡形态很相似,只是水漩涡场涡是一个收敛态场涡,而尖端振动场涡是一个发散性场涡。

而低压气体放电管,按其构架可知,其实是一个放大版的电子管,在阳极加电压后,电振动能量在管内传递,表现为阴极射线。根据上面章节关于电荷单元的论述,可知人们测得电子电荷强度,只是仪器信号的体现,包括阴极射线作用于仪器的信号。而阴极射线作用于仪器产生的信号,在当初的科技水平与精度下,有最低的可探测信号强度,于是被人们错认为带一个电荷单元,电子概念由此诞生,这是一个错判。

由此可知,其实阴极射线,只是定向移动的微观以太湍流而已,被人们误认为是电子流。

阴极射线=定向移动的微观以太湍流

这里描绘的尖端振动场涡形态,也揭示避雷针的真正工作原理:由于针尖处存在以太湍流层,地内振动通过针尖向空发送振动能量,从而在针尖与云层之间形成一个以太旋涡-空气振动通道,导致通道里的空气有更短距离,于是闪电作为振动能量形态按最短距离传递下来,表现为引导闪电。

电解液电池原理

电解液电池即化学电池,是将化学能转化为电能的一种构架。这在生活中很常见,如酸铅电池,锂电池,干电池,伏打电堆等等。当下人们只是笼统的认识到化学电池是将化学能转化为电能的一个构架装置,但其化学能释放后转换为电能的过程受错误的电子迁移理论误导而不能正确认识这一实际的转化动态过程。通过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与电本质的重新认识,可以作一个动态过程的一般描绘。

化学能,就是分子层次禁锢的运动,当分子以太旋涡解体或化合时,禁锢的运动被释放出来,人们就观察到能量反应。由此可知,化学电池原理,其实与上面物体表面物理章节中提到的电容器的放电原理是一致的,电容器放电过程是微观以太湍流解体产生振动波后的定向传递,而化学电池放电过程就是:

分子以太旋涡分解或化合反应产生振动波后的定向传递

分子以太旋涡与微观以太湍流本质都是以太涡旋,是微观尺度下的禁锢的运动。两者主要区别是承载的框架--化学电池结构与电容器给人的感官不同,及以太旋涡的尺度不同--一是分子层次,一是电子以下层次,可以作一个对比:

                                   电解液电池阴阳两极--电容正负两极
                                   电解质分子以太旋涡--电容内表面以太湍流与微旋涡
分子以太旋涡解体/结合产生振动(电)--以太微旋涡解体产生振动(电)

以石墨-锌干电池为例,人们一般观念中,化学电池放电时的电流是从阳极流出,从阴极流入,这仍是经典电子迁移理论下的错误认知。场景并不如此。

在电路中,电场是从阳极开始,直到用阴极结束。而在电池内部,电场是从阴极开始,直到阳极结束。阳极只是作为电解液中最不活跃的端点,能与活跃的阴极形成电解液内部的阴极——>阳极的电场,类似于PN结。如此形成一个单向的电场传递通道,于是能约束阴极化学反应产生的振动波定向往阳极传递,最后沿导线输向用电器。

阴极锌片与电解液相互化学反应后,反应表面产生振动波,振动波被电场约束单向传递,表达为电。因此在这种化学电池的阴阳两极中,相对活跃的元素是作为阴极端存在的,相对不活跃或惰性的元素是作为阳极端存在的,如锌—石墨电池,锌——铜电池,均是锌的活跃性高而成为阴极。整个干电池中,相对活跃的元素作为阴极的同时,也是作为能量源存在。

电解

在经典化学理论中,电解指的是电流通过物质而引起化学变化的过程。由于西方科学界对电内涵的认识是错误的,将化学变化过程归结于电子得失迁移的理解也是错的,因此可以重新解构电解的实质。

电是导体中传递的定向以太振动波,这是电章节描绘的核心。电的复杂频率源于导体原子以太旋涡的高频振动写频在低频谐振波上。如此正确认识到的电的内涵,那么电解的实质是:

外来高频振动波(电)对电解质溶液里各分子以太旋涡的分解作用。

也即用电的波动作用来代替分子以太旋涡之间涡流偏向后的力的作用,从而发生化学变化。次生以太旋涡结构被振动波分裂,与原子核被中子(波)分裂一样,只是时空尺度、强度的区别:

次生以太旋涡(原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原子核(更微观以太旋涡耦合结构)
                                                  电(振动波)--中子(振动波)
                                 次生以太旋涡分裂解体--原子核分裂解体
                产生新的分子(次生以太旋涡)--产生新的原子(微观以太旋涡)
                                     产生热(红外辐射)--产生光(射线)

如此认识,体现了物质作用在各个层次的统一,而非人们以为的电解反应与原子核分裂有迥然不同的内在机质。

以电解氯化铜水溶液为例,两个电极都为石墨棒,水溶液中分布有Cu+,Cl-,H+,OH-,H2O及各离子间动态耦合结构下的各种分子以太旋涡如CuCl2,HCl,Cu(OH)2。

电振动波在水溶液中传递,以阳极电极为中心,以阴极为外围边界,产生电场E梯度分布,即阳极指向阴极,电振动波产生的以太涡流的作用力逐渐减弱。CuCl2,HCl,Cu(OH)2,H2O等次生以太旋涡结构被电振动波破坏而游离出Cu+,Cl-,H+,OH-。与原本存在的Cu+,Cl-,H+,OH-一起在电场作用下分别向两电极迁移。

氯离子Cl-、氢氧根离子OH-受电场吸引而向阳极迁移。Cl-之间距离接近表现为浓度提高,产生耦合结构,形成分子次生以太旋涡,即氯气分子,因次生分子以太旋涡的振动与电振动波频率相去甚远而极小受影响,从而从水溶液中逸出,就是人们可以观察到的氯气。OH-离子则受高浓度Cl-排斥不能继续向阳极迁移。

铜离子Cu+、氢离子H+受电场排斥而阴极迁移,Cu+之间也距离接近表现为浓度提高,产生耦合结构与结晶现象,成为更大的颗粒--铜颗粒,铜颗粒表面原子以太旋涡与石墨表面原子以太旋涡或耦合,或表面湍流力场吸引,附着在阴极表面,就是人们可以观察到的铜。H+离子则受高浓度Cu+排斥不能继续向阴极迁移。

这就是人们在实验室观察到电解氯化铜水溶液的动态过程。其它物质的电解过程,都可以参考这一过程来相类似的描绘,实质都是电振动波对分子以太旋涡结构的作用,因不同分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化学属性不同,电解分裂后有不同的化学现象。

这一小节的描绘,为电运动化学研究提供理论基础。

溶液导电性

金属盐水溶液或某些酸碱水溶液能导电,是很常见的现象。

虽然经典化学理论通过离子概念来诠释其内在机制,但通过上面离子内涵的重新定性,可知经典化学理论,用多一个电子或少一个电子的离子的存在来说明溶液导电的内在机制是一种错误理论。

比如化学知识中的“纯硫酸是一种极性非常大的液体,其介电系数大约为100。因为它分子与分子之间能够互相质子化对方,造成它极高的导电性,这个过程被称为质子自迁移。发生的过程是:2H2SO4==可逆==H3SO4++ HSO4−”其实是一种错误认识。

硫酸水溶液有导电性虽然是事实,但人们其实从来没有观察与证实这种“H3SO4+、HSO4−”结构的存在,这种结构及所谓的“质子自迁移”描绘只是人们根据错误的经典原子模型及共价电子概念想象出的错误结果。

在“电”章节揭示电其实就是导体内定向传递的以太振动波。电的传递与导体内的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形态有密切相关。由这个认识可以推导出溶液导电的机制也是一致的,即:

溶液内游离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定向传递以太振动波。

以金属盐溶液为例,金属离子,其实是金属原子以太旋涡在溶液中的游离态。游离态的原子以太旋涡有更高的振动频率,当这种振动频率与电以太振动波相接近时,就能传递这种波。

对于非金属盐溶液,如酸碱溶液来说,则是酸碱分子以太旋涡在与水分子以太旋涡的动态平衡耦合-分离过程中,也会产生高频振动,当这种振动频率与电频率接近时,就表现出导电性。

物理工艺中,一种绝缘体若均匀加入极细金属粉末,会变为导体或半导体,这里只需将溶液中的各游离态原子以太旋涡的分布形态,当成绝缘体中金属分布形态就可简单地明了固体与液体导电性的同一机制。两者主要区别在于溶液的液体态与绝缘体的固体态不同,及作为导电主体的离子态与金属颗粒态的不同。溶液导电性并不是存在所谓的多一个电子或少一个电子离子的结果。

晶体二极管与PN结

西方物理界用空穴与电子相互牵移来说明二级管PN结成因,除了上面提到的电子电荷的根源说不清外,更在于自由电子的迁移理论不能解决电子流动产生磁场之类的问题,因此这不是一个可信的理论。而在以太论下,这个二极管PN结的原理则很简单:

电是导体内以太振动波,物体表面存在以太湍流层结构,这是以太旋涡理论里的基础认识。电在导体内的传递模式是低频波承载高频波的以太振动波,不同原子以太旋涡的空间结构对电的传递效率不同,表现为导电性不同,不能传递这种以太振动波的是绝缘体,能高效传递这种以太振动波的是导体,半导体就是介于绝缘体与导体之间的原子以太旋涡结构。

在硅晶体上,P区的掺杂原子以太旋涡有很高的振动频率,N区掺杂的原子以太旋涡则有相对低的振动频率(仍比硅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频率要高),如此状态的两区相结合,让硅晶体呈现半导体性质而能导电。在两者的接触面上,则形成以太湍流层,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力场在以太湍流层的传递方向由P区指向N区;以太湍流层的力场方向刚好相反,由N区指向P区。在经典物理的二极管理论中,这个以太湍流层所处的接触面一个很玄乎的名称,叫冶金结界面。

当定向振动波(电)沿P-N方向传递到以太湍流层时,以太波振动作用的纵向分量作用顺着振动力场方向,就可以轻松穿过这个以太湍流层,表现为电流通过。而定向振动波(电)沿N-P方向传递到N区,纵向分量作用受以太湍流层力场的阻碍,不能通过以太湍流区,表现为阻断。

PN结对电流的通过与阻断,分别是光波的折射与镜面反射在导体内的电振动波版。由这个原理可知,任何活跃元素与不活跃元素相互紧密接触后,其接触面均可构成广义上的PN结。

而当定向振动波的频率提高时,仍可以沿N-P方向穿过这个以太湍流区的力场,表现为击穿。

电子二极管,则在通过加热电灯丝与另一端建立电场,电振动沿这个电场传递,反向则不能建立电场,电振动就不能通过。

西方物理界不能正确又简单地解释PN结构内在机理,源于被错误的电流理论(认识不到电是导体内的振动波),和错误的原子结构模型(认识不到原子空间的以太旋涡形态)所误导。

电容器

电容器,通常简称其容纳电荷的元件。因物理界的电荷理论是不正确的,导致只知电容能存放电荷,但不知电容器空间的电荷形态是如何分布的,因此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的以太湍流认识来解构一下电容器的储放电原理。

物体表面由于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处时刻振动状态,会导致物体表面空间存在一层以太湍流,宏观上被仪器检测为静电荷。两物体接近时,在相互接近的两表面之间的空间里会形成以太湍流区,电容器就是这种两物体表面很接近时的构架结构,电容器两极表面之间的空间就存在这以太湍流层。

当外来电振动传递到这物体表面,就强化物体表面以太旋涡的振动,并带动以太湍流层有更高的振动力场,这个力场随外界传入的电振动强度升高而升高,更高的电压代表更高的电振动频率,于是可以让电容器容纳更多的电荷。微观上表现以太湍流层中的微以太紊流、旋涡有更高的角动量。

电容器其实就是装载以太湍流的“微观高压锅”,此“高压锅”的“保温”效果极好。就如锅底加大火热,水的沸腾状态更加猛烈,同时锅里压力也越大,微观以太湍流在电振动的作用下,也是如此状态。

当太高的电压加于电容器时,电容器里两物体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不能约束住以太湍流的振动,表现为击穿。

当电容器两极被电路连通,于是高压状态的以太湍流之间的振动沿低振动区扩散,表现为两极间的电荷力场强度逐渐降低,同时带来湍流层里的以太微涡旋不断解体,解体时产生的振动冲击两极物体原子以太旋涡,表现为电路里的定向振动波传递,即电流,直至电容器内外振动平衡,这就是电容器放电形态。

直流电不能通过电容器,在于单向电振动波传递到电容器并形成更高强以太湍流层后,电振动被被这个以太湍流层全反射,于是不能穿过电容器。

而交流电能“通过”电容器,其实是交流电相位变化后,电容器处于一极放电,另一极充电状态,直到交流电相位再次变化,电容器再处于另一极放电,一极充电状态,放电过程中就表现出线路有电振动,好象交流电能通过电容器似的,其实交流电并没有通过电容器。

这个充电与放电功能,可以让电容器成为蓄电池。电容器的储电大小,由电容器两极物体表面以太湍流的振动强度、两极物体的面积间隔及外来电压决定。要提高电容器内的单位面积上的储电能力,除了提高电压外,还必须强化电容器两极物体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振动能力。而如何强化电容器两极物体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振动能力,则依赖二极管PN结原理的重新认识。

超导原理

根据对电是导体内定向以太振动波的认识,及电阻成因分析,可以得出超导原理就是:

无耗损定向振动能量传递即为超导

人们苦苦探寻的超导原理,其实就这么几个字。这就是“易”:易道思想指导下的简易物质原理。

人们之所以在接近绝对零度的低温下发现超导现象,在于这个低温度下,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强度最弱,温度本就是原子热运动的体现,当原子热振动减到最低时,在原子间传递的定向振动波受干扰最小,侧向热振动损失也最小,表现为超导。

西方科学界流行一个很广泛的超导解释是依赖“库伯对电子”概念,在没有解构电子的结构及负电荷成因的前提下,这完全是想象的结果,没有任何踏实的基础。

西方理论界之所以找不到这个简单原理,根源是宇宙观出问题,尔后又被有缺陷的经典原子模型误导,除了不能正确简单解释正负电荷成因,创造出匪夷所思的夸克、弦、时空弯曲等等概念外,更对超导原理,也是一筹莫展,而许多国人被西方暂时领先的科技所迷惑,而盲目崇拜这些玄之又玄、漏洞百出的理论,反而将古代传下的宇宙真理当成玄学迷信,邯郸学步有没有?有一种教派叫科学教,有一种迷信叫科学迷信。

将在应用篇里描绘这一原理下的超导材料的设计。

光电效应

光电效应与压电效应作用效果上是完全一致的,只是将作用于物体表面的机械压力改为光波的平衡位置的以太压力。光有压力,早就被观察到,人们还为星际旅行设想出光帆概念。

光是以太纵波,会在“光与波的世界”章节论述。

光电效应有一个附带效果是会激发出电子,这在于高频波作用于物体表面时,使原子以太旋涡产生激烈振动,导致以太旋涡外层轨道上的更微观的电子以太旋涡因远离平衡位置过大脱离原轨道,表现为发射电子。由于不同物体代表不同的原子以太旋涡角动量,需要相应强度的作用才能让电子脱离轨道,故不同的物体激发电子对应的光波频率不同。

爱因斯坦的光量子说,是不能解开简单内因而找到的一个为解说而解说的理论,因为光量子概念,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光,为何会以量子形态存在?为何没有静止质量?为何速度是C?波粒二象性为哪般?等等。当爱因斯坦只凭光的光电效应展现出的粒子性而判定光是“光子”,就犯了以偏盖全的错误,而建立在此基础上的相对论,不过是建立在流沙上的大厦。

其它电效应看官可以根据这以太旋涡模型下的“电是导体内定向传递的以太振动波”这一定性认识来自行解构。

压电效应

任何固态物体,表面受压力作用发生形变后,会在物体内部产生振动波传递,若这振动波因物体内部特殊结构被定向约束传递,被仪器检测时就表现出电动势。

某些压力陶瓷或晶体的电流效果最明显而被最早发现。而压力陶瓷或晶体由于其内部晶格整齐划一的排列很适合约束振动波定向传递,于是就有了压电晶体概念。

压电效应也为电流是一种振动波的最直观证明。

固态物体受压、被敲击,都会在内部产生波传递,是很容易直观理解。压电晶体内的振动波传递并不比普通石头、木头、空气内的波传递特殊。只是产生的现象不同而被人们误解,于是又有了西方物理界关于压电效应的电子迁移电流理论的解释版,又是一个僵化套用理论的解释。

热电效应

温度,是原子(微观以太旋涡)的热平衡振动的宏观体现,高温,代表更高强度的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

当金属物体两端出现温度差时,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的热振动会从高温端向低温端扩散,直致两边热振动强度一致,这个热扩散过程是一个定向振动传递过程,通过仪器检测时表现出电动势。温差发电,是这一效应的应用。

热电效应现象是电流是一种振动波的最直观证明。

无奈西方界已经有了电子迁移的电流理论,于是将热电效应的成因往这个电子迁移电流理论上套。

但凡一个理论被人们广泛接受,那么新物理现象都会被往这个理论上套,就如当下人们会将各种不可思议的现象都往量子力学上套,于是电子迁移与量子力学,一前一后,成了物理学不同时代的流行词,想来以太这个概念以后也跑不掉。其实这是削足适履~。

巨磁阻效应

是外界以太涡流(磁场)作用于磁性物质时,涡流导致磁场物质内的微观以太旋涡(即原子)分布状态发生改变,导致对电振动的传递效率及干扰不同,表现为电阻变化。

本身以太涡流能对任何微观以太旋涡发生作用,只是在磁性物质作用效果更明显而已。磁性物质,另一个意思就是周边空间存在次生以太旋涡流的物体,因此与外来以太旋涡有更大空间范围的涡流之间的力的作用,表现为效果明显。

巨磁阻现象应磁性物质内原子以太旋涡分布状态的不同,在加入外界磁场时,表现出电阻减小或电阻增加两种状态。

闪电

前面在“地球物理”章节里提到雷电的成因,是空气团高速撞击产生的振动能量传递现象,振动能量通过大范围空气之间传播就是雷声,振动能量通过空气分子之间传播就是闪电。这里细说一下空气分子传播这股振动能量而后发光的过程:

空气团相互撞击后,部分激烈振动在空气分子之间传播,是以最短作用距离展开,这在于力的作用是一个直线运动过程,若某一对承载粒子间的直线相对其它粒子距离最近,振动就在这两粒子之间发生传递,无数这样的作用最短距离连线,就构成闪电传递的“之”字形通道,伴随空气分子受电振动在平衡位置上受激发光,就形成人们常见的电光。

受地球重力(即宇观以太旋涡力场)影响,空气密度分布是至上往下是略微增加的,表现为地面附近的空气分子间的距离比高空中的空气分子间的距离要短,如此地面附近的空气分子分布更便于电振动传递,于是闪电通道一般都是指向地面。

避雷针,立在屋顶,就是人为制造一条闪电快捷通道,从而达到引导闪电的目的。

白炽灯发光

电阻成因可以描绘出白炽灯发光的过程:金属导线内的振动波通过狭窄钨丝构成的通道后,振动聚集与强化,导致钨丝上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振动加剧,从而将振动能量传递给周边以太空间,表现为发光发热。

这是一个受激发光过程。

这里说的也是振动能量汇集的描绘,与声音通过狭窄的倒喇叭空间结构会变得尖锐,有完全一样的作用机制:传递过程中,导线内的纵波遇到边缘不断反射,从而向中心钨丝汇集,表现为振动能量聚集,导致承载能量的钨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频率不断提高,最终受激发光。

声音变尖锐,其实就是声波频率升高,而电振动通过钨丝而发光,也是承载粒子振动频率升高后的现象。这就是宇宙全息的体现:声音与光、电,有相同的物质作用模式,只是时空尺度不同及感官不同,被人们分别定义,并误解。

导电性与半导体

导体的导电性的强弱不同,也能带来电路电流强度的变化,由此人们制造出电阻元件来控制电路,但电阻元件里的电阻与上节电阻是有区别的。

应导电性不同,表达出对电流阻碍程度不同,人们区分出绝缘体、半导体、导体。上面说到的电阻成因,特指导体内的电阻成因,主要是指导体原子热振动对电振动的干扰而产生阻碍现象。

而导电性的强弱,是由原子以太旋涡的结构形态及组合形态导致的,比如同一撞击传递,铁球连珠就是比篮球连珠传递效率高且快,而篮球连珠又比气球连珠效率高且快。

原子以太旋涡对振动的传递也是类似的,因其角动量不同、内部电子分布状态不同等等原因,导致对电振动的传递与干扰作用不同,从而表现出导电性不同,并应用于电阻元件的制造。

若电振动强度过高,仍可以促使线程上的弱导电性的物体原子以太旋涡作激烈振动,表达为击穿,最直观的就是闪电,其实就是超强电振动在空气分子之间传递的现象。

在电子元件制造工艺上,有专门一类叫半导体,即常温下导电性介于导体与绝缘体之间的物质材料。西方科学界用共价键里共用电子对的得失形成自由电子与空穴概念来解释半导体的导电特性,是一个建立在错误的原子模型与错误的电的本质认识下的错误理论。会在“十一、耦合结构形态”章节中专门解说共价键在原子以太旋涡模型下的结构形态。

半导体,其实只是对电振动波传递效率不同而作的材料归类,传递效率最高就是导体,不能传递就是绝缘体,传递效率介于导体与绝缘体之间的就是半导体。

电阻成因

电是导体内的定向振动波,这个定向振动波可以产生次生以太旋涡(磁场),这一认识可以简单解说导体的电阻成因:

导线内原子(微观以太旋涡)的排列杂乱与热运动除了直接干扰定向振动传递而出现局部无序振动之外,也导致导线通电后产生的磁场以太旋涡流出现局部紊乱,这种紊乱流也就是人们发现的磁涡流。

这个紊乱以太旋涡流,与定向振动波(电)产生的以太旋涡流方向不同,导致涡流之间力的作用的发生,从而表现为制约导线传递效率,即电阻。

这涡流间力的作用,于微观上表现为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的无序振动加剧,于宏观上表现为导线发热与能量损失(这也是电热效应)。

而越趋向低温,特别是接近绝对零度,导线内以太旋涡的热运动导致的局部无序振动就越少,从而表现出超导现象。这一认识可以直接推导出超导原理。

磁铁磁场成因

磁铁在生活中也常见,磁性内在机理却是含糊不清。

物理界用“磁筹”概念来解释磁铁磁场的成因,是一个牵强的回答,在于“磁筹”是怎么回事无法解释。而按磁筹的描绘,其实就是一个微观小磁铁的另类说法,因此按西方理论的磁铁磁场成因解释就是“内部含无数小铁磁”,这就成了“磁铁磁场的成因是磁铁”这么一个答案=问题的逻辑笑话。

而用电是微观以太旋涡间的定向振动波认识,及电产生磁的动态过程解构,就可以解释磁铁的磁场成因:

磁铁内部存在环形电振动

环形电流的成因在于众多铁原子以太旋涡相互首尾连接,形成闭合态圆周结构,导致电振动在这些铁原子以太旋涡环里传递,环上的铁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相互挤压与吸收周边空间的以太,形成次生以太旋涡流,这些次生以太旋涡流在宏观上表现为磁场。

当受高温热作用时,这种以太旋涡环结构因原子无序振动加剧而解体,导致环形电振动中断,表现为磁铁消磁。

至于为何偏偏是铁原子以太旋涡能形成环形结构,并产生无损环形电振动传递,与碳原子有关,这要等讲到分子以太旋涡结构时考查。

移动电荷产生磁

电子电荷的定性即是微观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当人们说定向移动电荷时,其实指的是质子、电子之类的移动带电荷的粒子,而非单纯的电荷。脱离质子核、电子核,电荷是不能凭空稳定存在的。

一个电子在移动,也即是一个微观以太旋涡在以太空间前进。当这个微观以太旋涡通过仪器原子以太旋涡空间时,两者涡流之间由于方向不同,产生对冲作用。这种对冲作用传递到仪器内部,表现为仪器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与传递,也就是电流,这股电流通过电产生磁原理,表现出磁场。如此结果被判定为定向移动电子有磁场作用于仪器,于是人们得出移动电荷可以产生磁场这一结论。

这就是移动电荷产生磁场的原因。

读者会发现这些现象的内涵描绘都极为简单,不过寥寥数语,就在于宇宙很“易”。西方科学界之所以认识不到这些电磁互生的简单内在机制,仍在于基础的经典原子结构模型出错了。当他们又不反思在源头认识上就出问题了,对于新的实验现象发现后,看似可以通过不断打补丁的方式来自圆其说,却产生更多难以弥补的漏洞,如此作风其实是在做无用功。

电产生磁

定向振动波(电)在导体内部传递时,是以纵波的形态展现的,会让导线上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沿导线方向做左右振动,从而使原子之间的以太处于挤压喷射或扩张吸收状态,导致原子周边空间的以太形成次生以太旋涡流,这个次生以太旋涡流扩散到导线周边空间,表达为以导线为轴心的以太旋涡流,让磁检测仪器捕捉到力场信号特征,被定义为磁场。

这种挤压喷射与扩张吸收是原子间的呼吸吐纳以太的形态,与人一呼一吸形成气流很相近。

原理如此简单,又如现实中人们将接近的两个旋转的篮球沿轴方向,不断相互快速靠近与背离,也会使两球之间的空气产生气旋涡形态,这是次生以太旋涡在宏观空气流上的对应。

总结为一句话,就是电振动导致原子以太旋涡对周边以太产生挤压与吸收作用,产生次生以太旋涡,其力场被仪器探测到,就表达为磁场。

磁产生电

虽然电-磁互生是一个极常见的物理现象,人们都已习以为常,但其实西方电流理论中从没真正描绘过整个电-磁转化的物质层面的动态过程,只能告诉你电生磁,磁生电,不能告诉你电为何能生磁,磁为何能生电?然后用“电磁感应”这一现象概念来笼统回答,这是一个“答案=问题”的逻辑回答。而认识到原子微观以太旋涡的存在,认识到磁场就是以太旋涡的力场,则这个转换过程很容易描绘:

金属导线在磁场中切割磁力线,其实就是切割以太涡流,导线中的原子以太旋涡流与磁场以太涡流因方向不一致,就会产生相互力的作用,从而导致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振动,产生以太振动波。这种振动波沿导线传递出去,其波压被仪器探测到,就表达为电动势。

而发电机中转子不停周期性运动,导致磁场与导线的相对相位不断变化,使磁场与导线原子以太旋涡一直保持不平衡的作用状态,产生振动波不断地沿导线传递,形成稳定的电流。

这是磁生电的过程。

而导线静止在磁场中,则导线原子以太旋涡与磁场以太旋涡的相互作用瞬间达到平衡,就不再有持续相互作用将振动波传递出去,表现为没有感应电流。

电频率考查

电,虽被重新认识到为以太振动波,在导体内传递时,尽管波动频率低,象我国只用50HZ的电,其实是非常低的一个频率,但何以表达出来的电光的形态非常复杂,并由此诞生出“谐振”这一概念?

这是由于电振动波在磁生电产生及传递过程中,携带了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频率,成为一种调频波。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频率包含原子特征谱线频率与原子热运动下的噪音态频率。

也即原子以太旋涡的高频振动写频在电的低频波之内,这是导体内以太波的调频作用,让很低的电感应频率,也会表现出很复杂的如噪音频谱般的波动。这也是电在空气中波动时发出的电光形态很杂乱的成因。

经典西方电流理论将谐振原因定性于非线性负载如UPS、开关电源、整流器、变频器、逆变器等等加载于正弦电压,使基波电流发生畸变产生谐波现象。这并没有发现更深层次的原子以太旋涡振动这一原因,在于这些非线性负载的工作频率都远远低于电振动频率,只有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频率,才与电振动频率相接近、契合。这些非线性负载只是次要因素。

整个谐振产生电振动频率的加载过程是:

电波动频率(50HZ)+非线性负载工作频率+原子以太旋涡振动频率

电动势

而这种定向振动波又如何产生“电动势”这个物理学中电的经典概念呢?这仍在于仪器,人们根据仪器信号反应判定电动势的存在。电动势一般用字母“e”来表示。

本来,定向振动波只在导体内振动传递,与声波在空气中的传递形态基本无二致,只是承载媒介不同,作用时空尺度不同,给人感官不同而有不同的定义。而人们用仪器探测时,特别是带有磁偏向探头的仪器--也就是电流计,表现为仪器探头对这种定向振动传递的阻碍,在仪器上就有电压信号特征的出现,人们将这个信号特征的源头,定义为电动势。

所有以太波传递,都以纵波的形态传递,会在线程的前进方向上产生以太压力,这压力源于以太受波动影响,在平衡位置上来回运动而产生。定向以太波的频率越高,说明单位时间内的来回运动速度越高,受阻碍时产生的压力也越大,表现为电压越高,导致作用于仪器的力量越大,让电流计的指针偏向越大。

也即,原本不存在电动势,因为人们去测量了,瞬间就有了电动势。

这与中子测量有质量一样,皆是有仪器参与后的信号反应,被人们当成物质实质。这个“事物现象本不存在,人们一观察就存在”的案例,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比如地面上(振动波)没有印记(电动势),脚(仪器)一踩(测量)上去就有了印记(电动势),试想将印记(电动势)当成地面(振动波)的一种特征,显然是错误判定,印记(电动势)可以与地面(振动波)是完全不一样,那将电动势当成电的特征,岂非也一样错误。

这个“事物现象本不存在,人们一观察就存在”这个现象,还有很多例子,又比如:

本没火,火柴+刮片一擦,就有火
本没这盘菜,食材+锅火一炒,就有了这盘菜;
本没有这个坑,镐头+地面一挖,就有了这个坑;
本没这个红掌印,脸+巴掌一掴,就有这个红掌印;
本没有三个死人,三个士+两个桃子一争,就有三具尸体(二桃杀三士);
本没有一个和尚,道士+悟空一剃,就有一个和尚(西游记之斗法降三怪);
……
本没有中子质量,中子+仪器一作用,就有了质量
本没有电动势,振动波+电流计一测量,就有了电动势。

这些“火”、“菜”、“坑”、“印”、“尸体”、“质量”、“电动势”都不是事先分别存在于“火柴”、“食材”、“地面”、“脸上”、“人体”、“中子”、“振动波”中的。将前者当成后者的固有属性之一,就出错了。

这就是电动势诞生机理,其实只是现象。

因此说起电动势,看似存在于你我身边电线的电流中,其实是不存在的,只有用电流计去测的时候才瞬间产生的现象,测之前,是不存在,测之后,电动势也立马消失。

导线里,只有定向振动波在自始至终传递,这才是电的真面目。

电的本质

现代物理中,电的内涵解说仍是停留在百年前电荷传递之说。大意是电荷的定向移动,然后产生磁场什么的,至于电荷是什么,电荷如何个移动法,电荷移动如何产生个磁场法,仍是变魔术似的“就这样子产生”了,含糊不清,皆在于理论有问题而不能说清,根源仍在于宇宙观有问题。

通过普通物体就是微观以太旋涡的叠加的空间结构的认识,可以直接解构金属导线的一般构成就是金属原子以太旋涡连接线,而电的本质就是:

导体里定向传递的以太振动波

即电与光是同一性质的波,只是光是通过玻璃纤维等透明物体的传递,而电,是通过各类金属导线等导体传递。这一判定将人类对电的认识推到一个正确的道路上,它是中国杨神经《振动论》的核心内容之一,以太旋涡理论里包含了这个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