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合反应

受外来物质作用的影响,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耦合时空结构建立,原子间涡管相吸互绕并形成微妙动态平衡,同时次生以太旋涡生成,生成过程中涡流冲击周边空间里的以太,形成振动波,表现出光声电等物理现象。

这是分子层次的聚变,强度也要远小于原子核层次的聚变,是化学作用中的化合反应的物质作用实质。

分子的分解反应与化合反应,与原子核的核裂变与核聚变,有类似的动态描绘,这就是不同时空尺度下的全息物质作用现象。那种以为不同层次物质结构有迥然不同的作用原理的判定,是不能正确认识物质结构后的错误判定。

这分解反应与化合反应的重新解构描绘里,都无关电子的得失,也就没有诸如共用电子对之类的概念要与原子内轨道其它电子优先相互发生电荷作用的问题。

封闭时空

以太旋涡涡管还有一个特性是可以屏蔽光。

当涡管内壁角速度达到一定程度时,外部入射与内部出射的光都会被涡流拖曳成圆周形,于是入射光不能穿过涡管内壁,而涡管内壁空间里的出射光也不能从涡管内壁穿出,对外部观察者来说,涡管内部空域就是不可视,对落入涡管内部的观察者来说,涡管外部空域也是不可视。涡管内壁上的以太流,构成管内与管外的分隔面,使涡管内壁空间形成一个独立的封闭的空间,这就是封闭时空原理。

以太旋涡涡管对光的偏折与拖曳,是以太涡管空域的“时空弯曲”现象。

地球上人们看的见的以太旋涡就是台风、龙卷风、水漩涡之类的水汽场景,而因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即静电场)的运动,看不见的以太旋涡也是频繁出现,当这个看不见的以太旋涡包裹所处空域的人或物并屏蔽偏折内外的光时,人们就会看到被包裹的人或物在众目睽睽下突然消失。

而当这看不见的以太旋涡如台风消散一样解体后,涡管角动量消失,内部的人物才能被释放出来。由于旋涡运动导致粒子间振动变化的作用,被释放出来的人物出现容貌不变或过度衰老的样子,让人以为进入时空隧道。这的确是进入了时空隧道,只是这个时空隧道并非物理界那种充满神秘感,无法解释其原理的描绘,它不过是宇观宏观以太旋涡的涡管而已。

以太涡管存在两种运动方向,即顺时针方向与逆时针方向。与粒子同方向的涡流会加速粒子振动,导致进入涡管的人或物的时间加快,从而在地球标准时下计量观察就是人物过快消亡。与粒子反方向的涡流则会减弱粒子振动,如此导致进入涡管的人或物的时间减慢,从而在地球标准时下的计量观察就是人物寿命延长。

涡管不同方向对粒子振动速度的影响,就如高温与低温对粒子振动速度的影响,高温会加速粒子振动及物质结构变化,低温则相反。于是在涡管里,里面因方向不同容貌不变的过程被人们发现的多,过度衰老的过程被人们发现的少,在于后者早已消亡。

而不同星球有不同的以太旋涡强度与尺度,因此不同星球的原子振动频率是不同的,从而时间也不同,这在《星际穿越》电影中有对应描绘,地面上几小时,太空中的人却过了几十年,

封闭时空原理可以推广到万物之间的关系认识,比如一个关上的冰箱,一个关上的房间,都是一个封闭时空,这在《广义时空论上篇·像说》里有详细阐述。封闭时空原理,是时空隧道技术、隐形技术的基础理论。

黑洞时间

关于这种以太旋涡涡口形态下的黑洞,是否会出现时间变长变短之类的科幻小说或电影中常有的景象,答案是确定的。

由于落入黑洞的物体,受以太旋涡运动向心力减小或增大的影响,会出现扩张或收敛趋势,构成物体的微观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空间距离会变大或变小,粒子间的振动频率会减小或增加,于是出现时间变慢或变快的景象。

时间是人意识定义的,是用一种周期性运动来计量另一种运动,这个计量结果,就是时间。时间是运动的体现,离开人的意识,时间就是不存在的。因此对于能“观察”到物体落入黑洞中景象的人来说,他会看到物体的时间变慢/变快,就如看慢播/快播的电影,会看到从黑洞里出来的人与其岁月不相称的容貌。

这个以太旋涡运动导致粒子间振动变化的作用原理,也是百慕大这种地方出现时间怪异的根源。曾有报道说科学界发现南北极出现时间异常,也是这个作用原理。

黑洞

说到宇观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也附带可以说一说黑洞是怎么回事。

黑洞是霍金根据万有引力理论与经典原子核理论推导出的一个时空结构,大略是恒星由于能量耗尽发生引力坍塌,电子落入质子结合成中子,中子再聚集变成吸引一切物质,甚至光都不能逃逸的天体。

而其实科学界提到黑洞理论时,对其理论的基础概念如引力、电荷之类的内因都是说不清,因此也是用几个不可知的要素去建构这个黑洞理论,于是黑洞理论是基础不稳。人们相信霍金黑洞的存在,不过是相信经典物理理论与科学家的想象力而已。

而通过正负粒子定性为微观正反以太旋涡,万有引力定性为以太旋涡向心力,中子重新定性为原子核振动波,原子核结构重新定性为超微观以太旋涡的聚集体,可知霍金黑洞理论的基础支持就不存在了,这个黑洞理论可归于谬论。黑洞理论仍是错误的经典原子结构模型下的一个错误认识。

而宇观以太旋涡的存在,则可以产生类黑洞的时空结构:

宇观以太旋涡的涡管的入口,会如龙卷风的吸入口或台风的风眼一样,吸引一切经过其附近的物质,并拖曳着光,就如一个霍金黑洞。当这些被吸引的物质如木屑漂浮在水漩涡入口周围而围绕在这个涡管四周时空时,就屏蔽了其背后的星光,也如台风云汽屏蔽台风内部结构,从而在表现出黑洞形态。在科幻电影里经常出现黑洞描绘,其实就是这种形态,而非奇点形态。

黑洞,其实就是这种“涡口-涡管”结构形态,而非霍金黑洞那种“奇点”形态。涡口-涡管结构形态的内外,都是以太,只是以太运动的形态不同而形成如此结构。因此可以定性:

黑洞=宇观以太旋涡的涡口

自然,虫洞=宇观以太旋涡的涡管。这种涡管入口代表的黑洞类型,可通过水漩涡涡口、台风涡眼的形态来类比其结构与运动形态,于是就可简单判定:

黑洞的尽头是另一个时空,另一个星系的星核。

另一个星系的星核振动,产生星系以太旋涡及宇观涡管结构,涡管尽头的涡口,表现为黑洞,吸引一切物质。这些被吸引的物质沿着涡口以太流场落入涡管内,最终落到星核上,成为星核的一部分。

就如台风的涡眼是平静的一个空气空域一样,宇观以太旋涡涡管内部的涡轴空域是平静的以太空间,因此星核的星光与两极辐射可以沿涡管以太空间由内向外传递出来。传递过程中或被涡管壁拖曳吸收,或从涡口(黑洞)逸出,于是人们观察到“黑洞喷流”。

人类完全可以通过水漩涡的整体局部物质运动及对外界的波物质作用来模拟来认识与描绘宇观尺度的以太涡管涡口的物质运动。自然,这里仍沿用“黑洞”概念来命名宇观以太旋涡的涡口,但看官要清楚这里黑洞概念下的内在机制解释与经典理论的黑洞内在机制解释是完全不一样的,场景描绘则有某些共同点。

宇观耦合现象

耦合结构由于次生以太涡流的存在,可以减慢以太旋涡角动量的流失,从而让以太旋涡有更长的稳定状态,这是各个时空尺度下存在耦合结构的物质作用内因。微观原子分子以太旋涡之间存在耦合现象,宏观、宇观也是如此。

宏观如生命体雌雄之间的吸引,仍是一种耦合现象,只是复杂一些,这里暂时不分析。在天文宇观层次的行星之间,恒星之间,星系旋涡之间,只要以太旋涡尺度相当,就会存在耦合现象:涡管相吸与互绕。

这种宇观耦合结构的形态与微观分子耦合结构相类似,存在宇观级别的“共价键”、“范德华力”,与微观化学分子分子以太旋涡的形态与作用仍只有时空尺度的区别而给人们带来迥然不同的感官体验,这里就不再过多描绘。

微观分子耦合结构由于尺度过于微小而不能让人类观察,宇观耦合结构则是尺度过于巨大而不能让人类观察。人们永无观察到这种微观、宇观级别的耦合结构可能,但通过旋涡运动的一般规律与宇宙全息构建方式的认识,则可以推导出各种时空尺度下以太旋涡耦合结构的存在,而不是当下科学界只停留在光与影的表象。

由这种认知可以判定:太阳系存在一个与太阳质量相当的伴星,可称之为太阴。

太阳-太阴构成耦合结构而存在于这个宇空之中。两者的互绕作用会导致以太旋涡内部各自轨道上漂移的行星发生各类自然现象,详细描绘有待于人们更多研究。

注:太阳系存在一个伴星,已是当下人们所怀疑与猜想,而在中国古代文献记载中,也存在一个与“太阳”对应的概念“太阴”,这里通过简单的旋涡耦合结构认识,可以判定太阳伴星--太阴是存在。当下太阴概念常指月球,而从月球的质量、尺度与太阳的质量、尺度对比可以知道,月球是无法与太阳相提并论的。

催化剂

催化剂是化学工业的一大类,故作一个小节专门说明其作用机制。

在化学反应里能改变反应物化学反应速率(提高或降低)而不改变化学平衡,且本身的质量和化学性质在化学反应前后都没有发生改变的物质叫催化剂。一般来说,催化剂是指参与化学反应中间历程的,又能选择性地改变化学反应速率,而其本身的数量和化学性质在反应前后基本保持不变的物质。

在经典化学理论中,化学反应的一般公式是:A+B=C+D。催化剂参与化学反应的一般公式是:

A+催化剂=X,B+X=C+D+催化剂

也即催化剂参与化合反应,生成中间产物X,同时改变化学反应速率,但最终被还原。

在现实化学实验中,化学家只是根据一种反应现象的前后产物来验证分子的不同,从而推导出化学公式,但无法验证这个化学过程中分子的实际结合或分离过程的。催化剂能改变化学反应速率,是很直观的现象,但催化剂参与化学反应生成中间产物并最终被还原这一描绘,则完全是化学家猜想的结果,而非确定的实验事实!

也即,没有什么实验证明中间化学反应及中间产物的存在,化学家只是根据化学反应的一般公式A+B=C+D,及催化剂又实实在在能改变速率,却又能保持反应前后不增不减,来推导出催化剂在化学反应存在“A+催化剂=X,及B+X=C+D+催化剂”这么一个过程。中间产物X是一种猜想,是为了给催化剂在化学公式中一个合理位置而想象出来的,而不是化学公式中必须存在一个中间产物。

同时,“催化剂参与化学反应生成中间产物”的说法,与某些物质作为催化剂时表现出的超高稳定性是相冲突的,比如金属铂,俗称白金,是化学、石油和化工反应过程经常采用的一种催化剂,但金属铂的稳定性是非常高的,在实验中一般只有强酸强碱能溶化,那么在非强酸强碱环境下的石油、化工生产条件下,如此稳定的铂又是如何与分子生成中间产物的呢?

另外,在化学反应公式中,存在分子数量匹对的原则,即1摩尔分子对应另1(或2、3)摩尔分子产生化学反应,可考查的常见无机化学反应公式里,这种对应的比率一般在1:1-1:5之间。比如2H2+O2=2H2O,是1:2,即1个O2对应2个H2,C+O2=CO2,是1:1,即1个C对应1个O2,等等。但是在化学反应通常加入少量或微量的催化剂,就能极大地加快化学反应的速率,是个可观察的实验现象,催化剂与反应分子的数量比率在实验中可达1:1000000。

“催化剂参与化学反应生成中间产物”的说法,带来的问题是如此少量微量的催化剂,在面对巨量的反应物双方分子里,这是如何实现速率的改变的?若按“A+催化剂=X,B+X=C+D+催化剂”这条猜想公式来理解,及摩尔分子对应量,那么在数量比率是1:1000000的情况下,这个中间产物要反复出现1000000次,然后才消失,这个高频反复的中间产物的结合与分离过程,显然只会拖累反应速度,而不是加快反应速度。是什么机制导致这个中间产物如此高频率出现并消失,却又能加快化学反应速率的?这个悖论是这条猜想公式无法解释的。

催化剂的稳定性及催化剂与反应双方剂量的悬殊差别,表明的是“催化剂参与化学反应生成中间产物”这个说法其实是不正确的。那另外答案是什么?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来描述催化剂的参与化学反应的另一种模式。

原子是微观以太旋涡,分子是多原子以太旋涡相互耦合后的空间结构,而电子绕核及连珠运动导致原子以太旋涡存在涡流偏向作用,表现为振动,从而导致原子周边空间存在以太波动,表现为可见光或红外紫外辐射等等,由此分子周边空间也存在以太波动,应分子的种类不同,其周边空间的以太波动的强度尺度也不同,这是基本认识。

催化剂,就是这么一种周边空间以太波动相对结合双方化学分子的以太波动强度尺度,过大或过小的分子结构形态。过大表现为提高反应速率,过小表现为减缓反应速率。要理解这一判定,可用温度对化学速度的影响来类比。

温度,原子热运动提高的宏观现象,在原子以太旋涡周边空间里,则表现为以太波动的强度与尺度的分布形态。升温能加速冰块溶化或橡胶变软,也能加速化学反应,这些现象都很直观。升温,在以太空间上,其实就是强化了以太波动的强度与尺度,从而让参与反应的双方化学分子,有更强的克服范德华力的能力,及反应分子内部的原子有更弱的共价键结合形态,从而加快原分子分裂过程与新分子的耦合过程,降温则反之。

催化剂,有着与升温或降温相同的功效,只是不表现出宏观热、冷这些可检测的感官特征,而是在催化剂原子周边空间表现为提高或降低以太波动强度与尺度,促进或减慢反应物分子以太旋涡的分解过程,从而改变这空间里的化学反应的速度,这是催化剂的作用实质。

催化剂的这个促进速度作用,也与电解反应很类似:都是高频波破坏与削弱原子耦合结构,从而加速化学反应的进程。而催化剂本身,如电解反应中的两个石墨电极一样稳定,不与反应物分子组合形成新的物质分子结构,即经典公式里的X是不存在的。

催化剂的这个促进或减慢速度作用也与水只参与溶解作用的许多化学反应相类似:水分子破坏与削弱反应物原子耦合结构,让反应物溶解后,双方分子加速化学反应,而水前后并不增减,比如Ca(OH)2+Na2CO3=CaCO3+2NaOH,若只将一堆氢氧化钙与一堆碳酸钠粉末混合,则几无化学反应,而只需在混合粉末中加入几滴水,化学反应瞬间发生。而生活中用水来灭水,则是水减慢化学反应的一个一般例子,火被水浇灭,其实是水减慢乃至中止燃烧物与氧气的化学反应过程,这些有水参与但前后不增不减的化学反应由于太常见了,让人意识不到水在其中起到的是一种催化作用。

以加速化学反应的催化剂为例,假设化学反应双方分子的空间尺度是1个单元体积,催化剂原子以太旋涡振动的空间影响范围是100个单元距离,那么催化剂的空间影响范围是1000000个单元体积(体积是距离的三次方)。

当催化剂混入化学反应双方的分子群里,催化剂原子以太旋涡振动瞬间提高周边空间1000000个单元体积内的以太波动强度,所有分布在这个空间里的反应物分子的耦合结构强度都被以太波动所削弱,加速共价键的断裂,也即耦合结构解体,致使各反应物分子以太旋涡分解成游离态的以太旋涡,也即离子,新生的双方反应物离子相互耦合,有更高强度的共价键结合形态及耦合结构,从而不被催化剂的振动作用与以太波动所破坏,于是能稳定存在于催化剂环境里。期间催化剂原子是不与反应物双方分子产生化学反应,不存在中间产物X。

催化剂的这种作用实质新认识,就没有如铂作为催化剂的稳定性与其中间产物之间的矛盾,也没有催化剂的剂量微小与反应物分子数量巨大之间导致的速率悖论。

催化剂的这种作用,其实也与太阳光照射下导致温度升高,导致植物加速生长的效果几近一致,可作一个类比:

                                 太阳--催化剂原子以太旋涡
                             太阳光--催化剂原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地球表面空间气温升高--催化剂周边空间以太波动提升
        植物细胞加速生长--反应物加速化合反应

催化剂这种全新认识,也可以来解说激素、酶对生命体的作用,也是激素、酶分子的以太波动对生命细胞分子、营养物分子的耦合结构的影响,甚至可以来解说癌症成因,会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中·生命意志篇》中描述。

电解液电池原理

电解液电池即化学电池,是将化学能转化为电能的一种构架。这在生活中很常见,如酸铅电池,锂电池,干电池,伏打电堆等等。当下人们只是笼统的认识到化学电池是将化学能转化为电能的一个构架装置,但其化学能释放后转换为电能的过程受错误的电子迁移理论误导而不能正确认识这一实际的转化动态过程。通过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与电本质的重新认识,可以作一个动态过程的一般描绘。

化学能,就是分子层次禁锢的运动,当分子以太旋涡解体或化合时,禁锢的运动被释放出来,人们就观察到能量反应。由此可知,化学电池原理,其实与上面物体表面物理章节中提到的电容器的放电原理是一致的,电容器放电过程是微观以太湍流解体产生振动波后的定向传递,而化学电池放电过程就是:

分子以太旋涡分解或化合反应产生振动波后的定向传递

分子以太旋涡与微观以太湍流本质都是以太涡旋,是微观尺度下的禁锢的运动。两者主要区别是承载的框架--化学电池结构与电容器给人的感官不同,及以太旋涡的尺度不同--一是分子层次,一是电子以下层次,可以作一个对比:

                                   电解液电池阴阳两极--电容正负两极
                                   电解质分子以太旋涡--电容内表面以太湍流与微旋涡
分子以太旋涡解体/结合产生振动(电)--以太微旋涡解体产生振动(电)

以石墨-锌干电池为例,人们一般观念中,化学电池放电时的电流是从阳极流出,从阴极流入,这仍是经典电子迁移理论下的错误认知。场景并不如此。

在电路中,电场是从阳极开始,直到用阴极结束。而在电池内部,电场是从阴极开始,直到阳极结束。阳极只是作为电解液中最不活跃的端点,能与活跃的阴极形成电解液内部的阴极——>阳极的电场,类似于PN结。如此形成一个单向的电场传递通道,于是能约束阴极化学反应产生的振动波定向往阳极传递,最后沿导线输向用电器。

阴极锌片与电解液相互化学反应后,反应表面产生振动波,振动波被电场约束单向传递,表达为电。因此在这种化学电池的阴阳两极中,相对活跃的元素是作为阴极端存在的,相对不活跃或惰性的元素是作为阳极端存在的,如锌—石墨电池,锌——铜电池,均是锌的活跃性高而成为阴极。整个干电池中,相对活跃的元素作为阴极的同时,也是作为能量源存在。

电解

在经典化学理论中,电解指的是电流通过物质而引起化学变化的过程。由于西方科学界对电内涵的认识是错误的,将化学变化过程归结于电子得失迁移的理解也是错的,因此可以重新解构电解的实质。

电是导体中传递的定向以太振动波,这是电章节描绘的核心。电的复杂频率源于导体原子以太旋涡的高频振动写频在低频谐振波上。如此正确认识到的电的内涵,那么电解的实质是:

外来高频振动波(电)对电解质溶液里各分子以太旋涡的分解作用。

也即用电的波动作用来代替分子以太旋涡之间涡流偏向后的力的作用,从而发生化学变化。次生以太旋涡结构被振动波分裂,与原子核被中子(波)分裂一样,只是时空尺度、强度的区别:

次生以太旋涡(原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原子核(更微观以太旋涡耦合结构)
                                                  电(振动波)--中子(振动波)
                                 次生以太旋涡分裂解体--原子核分裂解体
                产生新的分子(次生以太旋涡)--产生新的原子(微观以太旋涡)
                                     产生热(红外辐射)--产生光(射线)

如此认识,体现了物质作用在各个层次的统一,而非人们以为的电解反应与原子核分裂有迥然不同的内在机质。

以电解氯化铜水溶液为例,两个电极都为石墨棒,水溶液中分布有Cu+,Cl-,H+,OH-,H2O及各离子间动态耦合结构下的各种分子以太旋涡如CuCl2,HCl,Cu(OH)2。

电振动波在水溶液中传递,以阳极电极为中心,以阴极为外围边界,产生电场E梯度分布,即阳极指向阴极,电振动波产生的以太涡流的作用力逐渐减弱。CuCl2,HCl,Cu(OH)2,H2O等次生以太旋涡结构被电振动波破坏而游离出Cu+,Cl-,H+,OH-。与原本存在的Cu+,Cl-,H+,OH-一起在电场作用下分别向两电极迁移。

氯离子Cl-、氢氧根离子OH-受电场吸引而向阳极迁移。Cl-之间距离接近表现为浓度提高,产生耦合结构,形成分子次生以太旋涡,即氯气分子,因次生分子以太旋涡的振动与电振动波频率相去甚远而极小受影响,从而从水溶液中逸出,就是人们可以观察到的氯气。OH-离子则受高浓度Cl-排斥不能继续向阳极迁移。

铜离子Cu+、氢离子H+受电场排斥而阴极迁移,Cu+之间也距离接近表现为浓度提高,产生耦合结构与结晶现象,成为更大的颗粒--铜颗粒,铜颗粒表面原子以太旋涡与石墨表面原子以太旋涡或耦合,或表面湍流力场吸引,附着在阴极表面,就是人们可以观察到的铜。H+离子则受高浓度Cu+排斥不能继续向阴极迁移。

这就是人们在实验室观察到电解氯化铜水溶液的动态过程。其它物质的电解过程,都可以参考这一过程来相类似的描绘,实质都是电振动波对分子以太旋涡结构的作用,因不同分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化学属性不同,电解分裂后有不同的化学现象。

这一小节的描绘,为电运动化学研究提供理论基础。

酸与碱

酸性与碱性是化学属性很重要的两类,故专门开小节分析其运作机理。

在一般化学实验中,人们发现带H+的分子呈现酸性,带OH-的分子呈现碱性,至于为何多了个H+就表现出酸的特征,多了个OH-就表现出碱的特征,这是经典化学理论是无法解释。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来具体描绘实验现象下的物质运动本质。

酸性与碱性,在化学实验中,其实是分子以太旋涡对仪器展现出来的信号特征。

如尝到醋的酸味,是舌头(仪器)接收到电信号,PH试纸(仪器)颜色变红或变紫,是眼睛(仪器)接收到的光信号。这些味道、颜色的感觉,都是信号,本质是波作用。它是微观尺度某类特定运动形态的分子以太旋涡对仪器作用产生的宏观现象,是一种信号归类。

分子以太旋涡中并没有“酸、碱”这类客观形态存在,有且只有微观以太旋涡的运动:涡流偏向与偏向后的波传递。如硫酸、烧碱之类的酸碱物质呈现出“酸性”、“碱性”这类化学属性,在于氢基-H离子、氢氧基-OH离子参与分子以太旋涡偏向过程有其固定作用特征。

酸的-H涡流偏向运动特征

在“原子活跃性”小节中曾提到氢原子H的特性:是所有元素原子之中运动处于最低平衡状态,有最小的空间尺度,排在原子周期表第一位。其它物理研究更发现有的重元素原子可以发射质子,在经典物理理论中,质子就是失去电子的氢原子,在以太论里,质子就是游离态的氢原子。

如此特征的氢原子,处于游离状态时,容易被捕获,被牵引。当它围绕在一个大质量且活跃性高的原子以太旋涡如氧、氯周边作公转运动时,可以认为是这个大质量原子以太旋涡的远核外大电子,如此“远核外大电子”的存在,导致整个大原子结构处于极不平衡状态,有极强的极性,也即有极强的涡流偏向作用,从而表现出特定的化学属性。

这种氢原子参与的次生以太旋涡(分子)的偏向涡流,在一个时段内表现出锯齿般的形态结构,导致整个分子以太旋涡结构,就如一个高速旋转的微观电锯锯片,对其它物质的原子耦合结构产生强烈破坏作用。在氢原子绕大分子以太旋涡公转的一个周期内,则如一个链球运动员拽着一个大链球旋转,可以产生很强的破坏作用。这个破坏作用,具体过程仍是如上面氢氧燃烧那样的旋涡的分解与结合过程的动态变化,宏观上表现为腐蚀性。

腐蚀性表达在PH试纸上,导致试纸表面浸染物的分子结构发生变化,从而出现颜色发生变化。当这种偏向作用向人的味蕾传递振动信号,就是酸味。如此化学现象下的众多物质归类,就是酸。

碱的-OH涡流偏向运动特征

水的分子以太旋涡结构是H-OH耦合形态,只有极个别H+、OH-游离出来,总体让水表现为中性,有微弱导电性。氢氧基-OH离子,本身是一种酸结构特征的小分子以太旋涡,金属离子则比氢离子有更高的运动周期与角动量,当金属离子与氢氧基-OH离子相结合时,就会破坏水的中性稳定形态,OH-离子构成金属离子的“远核外大电子”,从而导致金属离子-氢氧基-OH离子的次生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表现为碱。

显然人们无法观察到这个“金属离子-氢氧基-OH离子的耦合结构”的运动形态,但通过电荷本质是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的解构,与简单的正负电荷相吸相斥原理,及以太旋涡耦合形态的一般描绘,可以粗略描绘这个微观分子以太旋涡的运作机理。

以氢氧化钠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为例:

以钠离子以太旋涡Na+的原子核为不动基点,OH-离子以太旋涡围绕钠离子以太旋涡作顺时针公转运动,而氢H+则绕氧O-作逆时针公转运动。这种累加运动导致整个NaOH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会出现Na-O-H与Na-H-O两种状态。

当出现Na-O-H耦合结构时,Na+与O-两原子核因涡流相吸而相互靠近,导致Na+与O-之间的以太受挤压而被喷出分子作用中心,如呼吸运动中的呼气作用。当出现Na-H-O耦合结构时,因Na+与H+相互排斥,Na+与O-两原子核相互远离,导致Na+与O-外围的以太受吸引而吸入分子作用中心,如呼吸运动中的吸气作用。

Na-O-H耦合结构状态下,虽然以太是被从分子中心喷出,但受OH旋涡逆时针运动的影响,整体呈现逆时针湍流形态,而被Na+离子吸引,表现出收敛效果。而Na-H-O耦合结构下的吸引作用更是强化了这种收敛效果,在宏观作用上表现为碱性,在感觉上就是苦味。

氢氧-OH基对外作用的本质,仍是氢基-H的作用传递。只是给人们的感官不同而分别定义。若说酸-H对物质的腐蚀是电锯片的顺时针切割,那碱-OH基对物质的腐蚀是电锯片的逆时针切割。当等量的酸碱混合在一起,-H与-OH结合,相互发生耦合作用与振动波的干涉,表现为水(H2O)呈中性。

雪印堂主人注:这里对酸碱分子以太旋涡的运动解析,都是粗略的描绘,在于微观层次的分子旋涡运动,是原子以太旋涡运动强度、原子内部电子连珠结构周期、外部次生以太涡流偏向、宏观环境等等一系列复杂运动的整合结果,相关的精确定量分析远超人类的仪器能力。但这种描绘可以给人们一个参考作用,从而更接近化学作用的实质,而不是西方化学理论中那种静止的场景。

溶液导电性

金属盐水溶液或某些酸碱水溶液能导电,是很常见的现象。

虽然经典化学理论通过离子概念来诠释其内在机制,但通过上面离子内涵的重新定性,可知经典化学理论,用多一个电子或少一个电子的离子的存在来说明溶液导电的内在机制是一种错误理论。

比如化学知识中的“纯硫酸是一种极性非常大的液体,其介电系数大约为100。因为它分子与分子之间能够互相质子化对方,造成它极高的导电性,这个过程被称为质子自迁移。发生的过程是:2H2SO4==可逆==H3SO4++ HSO4−”其实是一种错误认识。

硫酸水溶液有导电性虽然是事实,但人们其实从来没有观察与证实这种“H3SO4+、HSO4−”结构的存在,这种结构及所谓的“质子自迁移”描绘只是人们根据错误的经典原子模型及共价电子概念想象出的错误结果。

在“电”章节揭示电其实就是导体内定向传递的以太振动波。电的传递与导体内的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形态有密切相关。由这个认识可以推导出溶液导电的机制也是一致的,即:

溶液内游离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定向传递以太振动波。

以金属盐溶液为例,金属离子,其实是金属原子以太旋涡在溶液中的游离态。游离态的原子以太旋涡有更高的振动频率,当这种振动频率与电以太振动波相接近时,就能传递这种波。

对于非金属盐溶液,如酸碱溶液来说,则是酸碱分子以太旋涡在与水分子以太旋涡的动态平衡耦合-分离过程中,也会产生高频振动,当这种振动频率与电频率接近时,就表现出导电性。

物理工艺中,一种绝缘体若均匀加入极细金属粉末,会变为导体或半导体,这里只需将溶液中的各游离态原子以太旋涡的分布形态,当成绝缘体中金属分布形态就可简单地明了固体与液体导电性的同一机制。两者主要区别在于溶液的液体态与绝缘体的固体态不同,及作为导电主体的离子态与金属颗粒态的不同。溶液导电性并不是存在所谓的多一个电子或少一个电子离子的结果。

极性与非极性

在化学中,极性指一根共价键或一个共价分子中电荷分布的不均匀性。如果电荷分布得不均匀,则称该键或分子为极性;如果电荷分布得均匀,则称为非极性。

由于电荷概念其实在现代物理中是一个未解构内涵的概念,因此用“电荷分布不均匀”来解说分子的极性与非极性,是在用一个不可知概念来解说一种化学现象,这同样也不是科学作风。

而通过共价键重新付予其内涵,及前面“电荷本质”小节中电荷是以太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的内涵解构,就可以知道分子极性与非极性的化学属性,源于分子次生以太旋涡的涡流偏向:

若次生涡流偏向是对称的,分子就表现出非极性。
若次生涡流偏向是不对称的,分子就表现出极性。

一般来说,由偶数相同原子以太旋涡耦合而成的分子以太旋涡,通常是非极性分子,如双原子同元素气体分子,氧气O2、氢气H2、乙炔C2H2都是非极性分子。而奇数原子以太旋涡耦合而成的分子以太旋涡,是极性分子,如臭氧O3、一氧化碳CO。

由奇偶数不同原子以太旋涡则具体分子具体分析,是由不同原子以太旋涡间的耦合结构的对称性决定,比如水分子H2O是极性分子,说明其分子结构是不对称的,而二氧化碳CO2是非极性分子,说明其分子结构是对称的。

结晶

析出结晶是溶解的一个逆向过程。晶体是一种很奇妙的物质结构,表现在原子或分子排列有序,从而展出特定的宏观几何结构与某种物理属性。物理与化学理论都对原子或分子何以变得排列有序而莫明其妙,这仍是错误的经典原子结构模型带来的困惑。

这里用以太论来解说其内在机理:

溶质分子溶解后,形成离子,即游离态的原子以太旋涡,离子结构由于缺少次生以太旋涡的约束,其内部的电子连珠表现出更高的振动与涡流偏向。这个振动与涡流偏向,会约束周边其它游离的微观以太旋涡产生定向方位移动,从而在宏观上表现出特定的几何空间结构。这是结晶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

固体物质溶解在溶剂中形成离子后,随着溶剂蒸发减少,或温度下降,离子浓度增加,离子之间的距离因溶剂减少或温度下降而变得更近,部分溶质原子以太旋涡进而能先相互耦合而聚成微观颗粒。

在微观颗粒表面,原子以太旋涡应内部电子连珠在不断热振动中,导致颗粒表面存在以太湍流层,同时由于是同种元素原子结构,这种热振动在颗粒周边以太空间里相互干涉,形成干涉栏栅。如此状态导致游离态的溶质原子以太旋涡一边被以太涡湍流层吸引而向颗粒聚集,一边被干涉栏栅约束形成特定的整齐移动路径,随着溶剂慢慢蒸发减少,最终与颗粒表面的已有的原子以太旋涡耦合成宏观的具有特定结构的晶体。

这个结晶的动态过程描绘,其实与物质波形成机制描绘很相似,只是将物质波实验里的感光板换成颗粒表面,入射电子换成离子,小孔干涉波换成颗粒表面干涉波。

这也是一般的结晶过程需要一个晶核的原因,晶核是颗粒的另一种称呼,起到提供表面以太湍流与干涉栏栅的作用,从而加快结晶过程。

晶体有序性结构的内在机理,仍是干涉波对粒子的约束作用,这是晶体表面的物质波现象。

饱和度

饱和度是与溶解一个高度相关的概念,即在一定温度下,一定量的溶剂中,能否再继续溶解该溶质,如果能够再溶解,说明不饱和,反之则是饱和的。经典化学理论并没有在分子层次说明饱和度产生的内在机理,及饱和后的溶液能继续溶解另外物质的原因,这里同样用分子以太旋涡模型来诠释一下。

当溶解过程发生时,溶剂中的溶质分子以太旋涡越来越多,这些溶质分子以太旋涡或以分子耦合态存在,或以离子态存在,或与溶剂原子以太旋涡相互耦合形成新的稳定分子,如上面氯化钠—水溶液展示的那样,如此混杂状态下的溶剂分子以太旋涡,随着溶剂中溶质不断增加,新产生的分子以太旋涡流,是处于最低偏向结构形态,从而不能克服溶质内的共价键、范德华力,乃至表面的以太湍流层,于是溶解过程停止,对于溶剂来说,溶质达到“饱和”。

也即溶剂中的溶质其实并没有达到所谓的“饱和”,而是溶质原子以太旋涡被内部三种力约束后,随着所受到的外界作用力越来越小,不能继续脱离溶质整体空间结构,从而在溶液里看起来达到“饱和”。这也是已“饱和”的某种溶质的溶剂里,还能溶解入另一种溶质,乃至溶解入更多种其它溶质的原因。

饱和概念,是一种错误认知。

饱和度,是溶质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吸引作用与溶剂原子以太旋涡对溶质空间结构的破坏作用,达到平衡后的外在体现。

溶解

溶解是一个常见的现象,象盐溶于水,硫酸溶于水等现象。经典化学理论里只告诉人们溶解是物质分子在溶液的扩散过程,但从未说这个扩散是如何动态发生的。通过墨汁在水中扩散场景,人们可以直观来理解溶解的动态过程,但这仍只是停留在颗粒层次的表面现象上,这种扩散现象来套用溶解过程并没有说明分子层次的动态物质作用细节。

溶解,在经典化学理论中是被归类于物理作用的,但按经典化学变化的思想:“化学是在原子层次上研究物质的组成、结构、性质、及变化规律的自然科学”来说,溶解后作为原物质形态消失,而产生新的化学属性,也是一种化学变化,只是它的可逆性很强,当溶剂蒸发后,物质重新析出晶体,而被人们当成物理作用过程,其实物质与物质溶解后产生的溶液的化学属性是有很大区别的,比如干燥的氯化钠晶体与溶解后的氯化钠溶液对铁的腐蚀作用不在一个级别上。

溶解过程对应结晶过程,在经典化学理论中,对于原子是如何析出形成有序的晶体结构,也是无法动态描绘的,这里用全新的分子耦合结构模型,来解构分子层次的溶解与结晶的内在机理与动态过程。

这里以溶质食盐(NaCL)溶解在溶剂水(H2O)中作为实例来说明分子层次的溶解过程。根据溶解现象的溶质宏观整体结构慢慢消失在溶剂之中,并结合分子以太旋涡耦合原理,可以知道,水分子以太旋涡的对氯化钠晶体的作用要克服三种力:

一是氯化钠晶体表层的以太湍流的屏蔽力场

若溶剂分子以太旋涡的涡流作用与振动作用不能对溶质分子表面的以太湍流层结构产生破坏,那这种作用就不能影响以太湍流层包裹内部溶剂分子。

如铁块不会溶于水,就在于水分子以太旋涡的作用不能通过铁块表面的以太湍流层。溶质以太湍流层斥力的存在,是油不能溶于水的内在机理,而人们可以通过外界强力振动达成乳化结构,这是溶质以太湍流层被破坏后的溶解形态。

二是氯化钠分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吸引力场,即范德华力

溶剂分子的涡流作用与振动作用克服溶质表面以太湍流的斥力外,还需克服溶质分子以太旋涡间的相互吸引力,即范德华力,才能将分子以太旋涡从溶质整体结构上剥离。

三是氯化钠分子以太旋涡内的氯原子与钠原子之间的耦合力,即共价键

分子以太旋涡内的耦合力,在三种力中是最强,分离也是最难,结果就是溶质微观以太旋涡空间结构的解体过程,是整体态--颗粒态--分子态--离子态逐步发生的。溶剂分子以太旋涡破坏溶质分子以太旋涡空间结构,就如打开多层包装越来越强的快递包裹。溶解过程会产生放热或吸热现象,是分子以太旋涡的涡流在分裂与聚合过程中对周边空间以太的作用现象。

如此溶解后的氯化钠--水溶液里,分布有多种分子、原子结构形态:

H2O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
NaCL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
NaOH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
HCL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
H-原子以太旋涡游离结构,
OH-分子以太旋涡游离结构,
CL-原子以太旋涡游离结构,
Na-原子以太旋涡游离结构。

这是一种多分子多原子混杂后的溶液结构形态,从而让溶解后的溶液表现出新的化学属性。各种结构之间随环境温度或其它因素保持一种动态平衡,或相互结合,或相互分离。

离子与等离子

在经典化学理论中,离子一般指溶液中带正电或负电,并失去或得到电子的元素原子,而共用电子概念是被否定的,原子以太旋涡的电子只参与连珠形态,并不直接参与化学变化中所谓原子间的电子转移,因此离子概念也是被否定的。

即溶液中并不存在多一个电子的负离子或少一个电子的正离子,只有微观原子、分子以太旋涡的游离态与耦合态之分,从而有不同的物质化学作用表现。

等离子同样不存在。等离子只是非液体环境下,分子分裂后形成的游离态的原子以太旋涡,比如超高温会导致分子以太旋涡分裂解体,形成游离态的原子以太旋涡,而原子以太旋涡缺少次生以太涡流的屏蔽,从而有更强更直观的电子连珠振动偏向辐射与作用,有区别于普通固液气三种物体形态的特殊形象。如此游离的原子以太旋涡的整体形态,被人们定义为等离子体。

而在错误的共用电子概念误导下,根据等离子的实验形态,人们设想出等离子也是多一个电子或少一个电子的元素原子,从而有大家经典物理知识里的等离子形象,这是一种错误形象猜测。其实等离子也只是游离态的原子以太旋涡的聚集体而已。因此有定性等式:

离子=游离态的微观以太旋涡

离子,是一个相对概念,是区别于耦合状态下原子、分子以太旋涡而言的。对于一个大分子以太旋涡来说,其内部的各个耦合结构下的原子或小分子以太旋涡,只要因某种作用游离出来,都可构成这个大分子以太旋涡的离子形态。比如OH-,相对于H+,是一个耦合结构形态,相对于H-OH,则是一个离子。因此离子,可以是单一原子以太旋涡,也可以是耦合结构下的次生以太旋涡。

燃烧与水分子结构考查

水是构成地球生命的最重要物质,也是化学实验中一种最重要的溶液溶剂,根据上面介绍的耦合原理,专门作一个水分子结构诞生与运动形态方面的考查,以期给其它分子结构及运动形态作一个参考。

通过经典化学理论中的水分子模型,人们直观了解了水分子的结构,但这个模型是一种静态结构,让人们以为氧原子核与氢原子核之间就是如模型一样固化结构存在。通过“化学的几个问题”章节中对共用电子的否定,可知这是一种错误模型。

实际是水分子在高速旋转中,所有物体内的原子分子都在旋转中,而不是一种静态结构存在。这里通过氧气、氢气燃烧描绘,来解析以太旋涡理论下的动态水分子结构模型。

燃烧

在“原子活跃性”小节中提到氧原子归类于“连珠频率高,偏向大,角动量低”的微观以太旋涡,因此表现出很活跃的化学属性;而氢原子则是“连珠频率低,偏向低,角动量低”的微观以太旋涡,很容易被其它角动量高的微观以太旋涡捕获。两种气体分子因化学作用而分解,继而化合成水分子,是一种最常见物质存在。

氢氧燃烧的化学公式2H2+O2=2H2O,实际包含整个气体分子分裂与聚合的动态过程,但过于简要,不能让人们直观理解微观原子层次的物质作用的实质。

由于初始的氢气在氧气中的点火,产生强烈振动波,这股外来振动导致部分氧、氢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被破坏,产生游离的氧、氢原子以太旋涡,同时氧、氢分子以太旋涡解体后冲击周边以太,产生新的振动波,表现为燃烧时火焰的内焰及发光。这里包含的化学公式是:

O2+振动波=O+O
H2+振动波=H+H

游离的氧、氢原子因振动波辐射后,所处空间以太振动强度变弱,于是能相互耦合成为OH次生以太旋涡,OH次生以太旋涡再与游离的H以太旋涡聚合,这两次结合过程也产生新的振动波,表现为燃烧时火焰的外焰及发光。这里包含的化学公式是:

H+O=OH+振动波
OH+H=H2O+振动波

游离的氧原子以太旋涡与氢原子以太旋涡因受激振动强化电子连珠的偏向结构,表现为发射特征光谱。

这分裂与聚合产生的两股新振动波,再次导致其它氧、氢分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被破坏,如此反复循环,直到最后所有氧、氢分子结构都被破坏并聚合成水分子次生以太旋涡,振动波衰减而不能影响剩余的氧分子或氢分子,表现为火焰熄灭。

这是一个分子层次的振动波链式破坏反应过程,与中子(波)导致原子核裂变的链式反应有相类似的描绘--都是波对旋涡结构的分裂,在分裂过程中产生新的波,反复循环,只是时空层次不同。

其它如火烛燃烧、木材燃烧等等人们习以为常的现象的物质作用过程,都与这氢氧燃烧有相同分子层次的分裂与聚合机理,只是参与的物质不同有更复杂的物质结构变化与光谱辐射现象。

O-H聚合

燃烧过程产生游离的氧、氢原子以太旋涡。氧原子以太旋涡比氢原子以太旋涡有更高角动量,于是在运动中能占主导地位,表现为氧原子与氢原子产生耦合结构后,氢原子就如宇宙中一颗伴星围绕一颗恒星公转一样,围绕氧原子公转,两者互绕后产生的次生以太旋涡方向与氧原子以太旋涡方向一致,这就是水分子的OH结构形态。

H-OH聚合

而OH次生以太旋涡再与游离的氢原子H以太旋涡通过范德华力结合并互绕,形成次次生以太旋涡,即水分子H-OH以太旋涡。水分子以太旋涡之间再通过范德华力相互结合,形成宏观水体结构。

这个水分子结构模型,是一个多旋涡契套空间互绕结构,在不停地旋转中,空间结构应内部各层次以太旋涡的方位不同,在时刻变化,是一个动态模型。其它多原子以太旋涡结合成的分子以太旋涡结构的考查,可以参考这一过程描绘来理解。

在整个氧、氢原子以太旋涡的化合过程中,氧原子O以太旋涡有最高的偏向振动形态,与旋涡方向相反的氢原子H结合后,产生的耦合互绕结构即OH次生以太旋涡,处于中等程度的偏向振动形态,而OH次生以太旋涡与旋涡方向相反的氢原子H结合后,产生的H-OH互绕旋涡结构即水分子有最低程度的偏向振动形态,于是人们观察到中性的水。

OH结构是通过耦合结构结合的,而H-OH互绕结构是通过范德华力结合的,因此OH结构比H-OH结构有更高的稳定性,当受到外界光声电及各类化学作用,H-OH结构很容易分离,成为游离态-H、-OH,从而表现出酸性、碱性。

分子化学属性与红外辐射

曾在“原子化学属性”小节通过电子连珠导致原子以太旋涡的偏向形变来说明原子化学属性的内在机制,这里分子化学属性的有相类似的内在机制,是源于分子内部多原子互绕导致外围次生以太旋涡的周期性偏向形变。

在一个长时段内,分子以太旋涡由于内部多原子耦合互绕,会以互绕中心为涡心,对外界表现出复杂的空间结构形变,这个形变还杂合了内部原子以太旋涡的电子连珠偏向作用,从而能对周边产生力的作用。这个力的作用,对周边空间以太表现出振动波传递;对周边其它微观旋涡表现出涡流的合流与对冲作用,从而产生化学反应或物理作用。

由于次生以太旋涡的偏向,在频率、强度方面远较原子以太旋涡的偏向要小,于是这种偏向一般产生偏红外辐射,这是一般物体都会产生红外线的原因。同时这种偏向也会与相同周期的入射红外线产生干涉,表现为红外吸收。

这其实是分子发射光谱与吸收光谱现象。如CO2气体就有很强吸收红外线的作用,即源于这种周期性次生以太旋涡的偏向干涉。但这种分子以太旋涡周期性的偏向远较原子以太旋涡电子连珠下的偏向要复杂,表现出有更多的谱线。

比如对于某个双原子结构的分子来说,设其双原子的谱线数分别是15条与31条,那么这个分子的谱线数就有C(1,15)*C(1,31)=465条之多,且谱线之间会出现接近重叠现象,要是更多原子结构下的分子的谱线数,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这远超出人们仪器的分辩能力,因此没有必要特别研究,但要认识到这种振动波存在及成因。

次生以太旋涡的涡流偏向作用,则表现为溶解析出作用、酸碱性、氧化性、腐蚀性等等常见化学属性。

分子化学属性与红外辐射,是分子以太旋涡内部的原子互绕作用后,分别产生的流体作用结果与波动作用结果,是一体两面。

化学能

化学能与核能有相类似的描绘,都是旋涡结构的建立或破坏过程中,轨道上的次生以太涡流解体时对外界产生物质作用,表现出光声电热等现象。只是因时空尺度不同,一是原子层次,一是分子层次,及强度不同,从而有不同的物质现象。

化学能,就是分子层次禁锢的运动被释放出来。

分解反应

当分子以太旋涡内部微妙动态平衡被外力作用破坏,双或多原子以太旋涡耦合时空结构塌陷,涡管断开,原本处于耦合状态的原子又变成互为独立的原子以太旋涡。同时次生以太旋涡解体,解体过程中涡流冲击周边空间里的以太,形成振动波,表现出光声电等物理现象。

这是分子层次的裂变,强度要远小于原子核层次的裂变,是化学作用中的分解反应的物质作用实质。

范德华力

范德华力一般指分子间的作用力,在经典化学理论中归类于静电相互作用,通过电子云概念来实现。而电子云概念在上一章节被否定,于是范德华力也是一个错误概念,且经典化学理论没法解构作为范德华力内涵的静电概念的实质,其实是用一个不可知的概念来解释一个作用现象,这可不科学。

根据分子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就可以定性范德华力,即分子间相互作用的实质:

范德华力=微观分子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同向次生以太涡流合流,表现为分子以太旋涡间相互吸引,反之,异向次生以太涡流对冲,表现为分子以太旋涡间相互排斥。

分子间范德华力的作用与原子之间电荷的作用有类似的形态:都是以太涡流的合流与对冲后表达出来的关系,只是时空尺度不同,一个是分子层次,一个原子层次。同时描绘也有不同,电荷间以正负概念来区分,而范德华力用亲水疏水、酸碱等概念来区分。

范德华力,为何会因距离不同而让分子展示出引力与斥力现象呢?

宇宙各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的相吸,其实都是以太旋涡涡流的相互合流现象,是为相吸的两个或多个以太旋涡的外沿以太推动旋涡相互接近,即一个力F。这个F是外沿以太与内沿以太的流速不同而产生的以太压力差。

在分子层次,当两个分子以太旋涡在相互接近时,内沿以太涡流相互合流,合流过程中存在一个涡流交汇面O,如图所示,在交汇面上以太涡流沿X轴分量上是方向相对,在Y轴分量上是方向相同,于是涡流相互作用会在交汇面的X轴上产生一个相反的作用分量f,这个分量f与外沿的推动力F是方向相反的。

当F > f 时,表现为两以太旋涡靠近,即吸引作用。
当F < f 时,表现为两以太旋涡相离,即排斥作用。
最终在某个微妙距离上,存在F = f,表现为稳定。

范德华力,就是这两个力F与f的综合作用结果,于是会因两分子以太旋涡的距离不同而表现出引力或斥力现象。而我们看到的万物整体形态,都是这个稳定状态下的复杂空间结构而已。

后面章节引用的“共价键”与“范德华力”这两概念,除非特别说明有它指,都是指这种新内涵诠释下的共价健与范德华力。

共价键

如此耦合状态下的双原子或多原子结构里,内部原子以太旋涡在互绕,会因两接近面的以太涡流形态区别而产生以太湍流区,表现为排斥力。这种排斥力与外围次生以太旋涡流的约束、耦合后的涡管吸合力、两原子以太旋涡的向心力一起,达成微妙动态平衡,保证整个多原子以太旋涡耦合空间结构稳定。

这个微妙动态平衡很容易因各类外界作用如光声电、其它化学作用而破坏或形成,分别表现为化学的分解作用与化合作用。

整个双或多原子以太旋涡互绕结构中,原子以太旋涡的涡管吸合力起主导作用,这就是经典化学理论的共价健的实质,而非共用电子概念的平衡结构。共用电子概念的批判见上一章节“化学的几个问题”。根据这些描绘,得出一个等式:

共价键=微观原子以太旋涡涡管吸附结构

共价键结合原子以太旋涡时形成两种吸附结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

注:在后面章节中分子以太旋涡的内部耦合结构图例里,一般不会专门细描共价键的涡管吸附结构形态,读者在看分子以太旋涡时须自己想象这一结构形态。

耦合原理

由于以太旋涡结构形态的存在,旋涡间的耦合现象在时空各个尺度都存在。

在微观原子层次上,主要过程是两个或多个原子以太旋涡由于涡管相吸,而出现互绕或同轴旋转结构形态,带动外沿空间以太形成次生以太涡流,包裹两个或多个原子以太旋涡,形成新的多原子以太旋涡结构,即分子以太旋涡。并应次生以太旋涡流的偏向作用,表现出某类特定的化学属性。这是以太旋涡理论下的化学理论核心描述。

这是一种全新的化学思想。

原子以太旋涡的耦合分两种基础形态:

相反旋转方向的两个原子以太旋涡出现同向的涡管相吸,为异旋同极吸附结构
相同旋转方向的两个原子以太旋涡出现反向的涡管相吸,为同旋异极吸附结构

异旋同极吸附结构,一般存在于气体双原子结构的分子。当吸引力与向心力相等时,双原子以太旋涡互绕达到稳定状态,而两原子以太旋涡的外围以太流,形成次生以太旋涡,包裹内部的两个原子以太旋涡,表现为双原子的分子结构。

同旋异极吸附结构,一般存在于固体、液体多原子结构的分子,多原子两极首尾相连,表现为多原子结构稳定,而次生以太旋涡强。

同旋异极吸附结构与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存在于大部分物体中,相互交叉吸引链接,产生复杂原子以太旋涡空间结构体。两者之间力的对比及与空间环境的作用,产生宏观物体的气、液、固三态结构,会在“物体结构物理”章节中说明。

在微观层次的两个或多个原子以太旋涡相互耦合,形成分子如H2O,CaCO3等等化学分子,而这个分子结构对外作用是通过次生以太旋涡流的力场作用来表现,于是原有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的力场特征被掩盖、屏蔽或禁锢,表现为原子的许多特定属性在化合后消失,并有新的属性出现,比如有毒变成无毒,酸性变成中性,固体变成液体、液体变气体等等。

次生以太旋涡流如蛋壳保护双蛋黄一样,屏蔽内部以太旋涡的振动与运动形态,于是有更低的角动量流失状态,从而让内部原子以太旋涡的运动保持稳定状态。

注: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形态与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形态是普遍存在于各类物质之中的,为描绘方便,这里一般只用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形态来图示,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形态的作用是类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