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体的切割

切割是指用刀、锯、激光、气焰等工具将诸如石头、木头、玻璃、金属块等物体强力分裂与切成两半,是极常见的物理现象;也是机械加工工艺中的一大类生产活动。科学界,貌似只有放到原子层次的电荷吸引与排斥作用或共用电子对概念下的化学键的断裂的来解说切割作用的物理过程,在连电荷是什么也说不清的当下西方物理界,这种吸引与排斥的内因自然无法解释,从而让解说的正确性变得不那么牢靠,共用电子对概念下的化学键断裂同样是一个错误的描绘,这些描绘对物体的切割都是没有究极根本的。

这里探讨这种在生活与生产中习以为常的,及在西方错误科学理论下的物质结构对人们认识误导的,乃至被忽略了的“切割”这种普通物质作用下包含的另类原理。这是用以太旋涡论下的波流一体概念来理解其以太层次的原理描绘的。

以太论下,万物形态只是以太旋涡叠加后的时空结构。一块石头、一块金属,都只是某种或多种特定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通过耦合作用与范德华力结合起来的的堆积体,内外皆是以太,只是运动形态的不同,表面反射出特征光波,而被人们区分为不同的物质。

一个物体空间内的众多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存在耦合作用与范德华力作用,这两种作用相互取得平衡,从而让整个物体保护空间结构稳定,即在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涡流相冲与相合面上,相互之间存在动态平衡作用。在这个平衡位置上,以太运动表现为湍流层结构。这个以太湍流层结构分布在整个物体内部空间,很象细胞壁结构,或象一个蜂巢形态。宇宙结构形态的全息性,表现在各个层次,其它如恒星之间,分子之间,国家之间,人与人之间,都存在这么一个类似以太湍流层的平衡作用。

当外界一种强力振动传递过来时,如锤子砸石头,或锯子切割木条,或激光切割金属等等,在物体内部空间产生强烈的自表面向内部的波动传递。这波动传递沿路径阻力最小的方向,即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力的平衡位置上传递,从而在传递线程上的不断延伸与扩散,振动波能量分布表达为如树根的形态,或闪电的形态,这仍是全息形态的展现。这是切割时外界振动波在物体空间内部的传递形态描绘。本质上,树根的延伸是在切割土壤,闪电的延伸是在切割空气。

以斧头劈砍木头的物理作用为例,斧刃接触木头表面的瞬间,斧刃的运动受到阻力,斧刃运动后方的斧身重量继续作用在斧刃上,表现为压强与压力传递,而斧刃纵切面是尖三角形态,这个压强与压力传递在这尖三角区域的斧刃空间会汇集与收敛,从而表达为压缩波,直到斧刃的最尖端处。这种压缩波的汇集能量形态与金字塔倒喇叭形态汇集能量形态是一样的。

这种压缩波的作用形态很多,比如当刀剑劈砍时产生的这种压缩波在空气中传递后,就是武侠小说里传说中的剑气;又如长鞭子挥舞后会在尖端产生音爆,也是这种压缩波的能量释放结果。

斧刃最尖端处有最高的压缩波频率与最短的压缩波波长,从而有最高的振动能量,当斧刃接触木头表面的瞬间,这压缩压沿木头空间内部传递与扩散,在斧刃运动线程上有最高的振动强度,这股振动能量导致线程上的木头原子以太旋涡强烈振动,进而强化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以太湍流层强度与厚度。同时,振动波在传递的线程上后到原子以太旋涡的阻挡,产生波的折射与反射,进而形成振动波场涡,这个振动波场涡牵引物质内部空间以太形成无数超微观以太旋涡,整体上表达为以太湍流。于是在振动波的传递线程上,有一条相对原子以太旋涡尺寸是很厚很长,振动能量很强的以太湍流层。

随着后续斧刃压缩波地不断传递,振动波强度加强,以太湍流层厚度与能量强度也加强,与湍流层两边的木头原子以太旋涡产生排斥作用,从而阻断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耦合结构与范德华力,在木头空间表达为裂缝,从而让斧刃能在裂缝中继续前进,再反复这一裂缝生成—裂缝扩张—斧刃前进—裂缝生成的循环过程,最终木头被劈开,表达为切割作用。

裂缝两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相互间的耦合结构与范德华力被破坏中断之后,在各自表面形成单侧的耦合结构与范德华力作用,同时强烈振动牵引以太在两表面分别形成静电场,表现为排斥作用与热辐射。

这种切割时的振动波在物体内部传递描绘与前面的“射流场涡”的描绘有相似之处,在于两者是同一原理,只是将射流换成刀片、凿子、锯片、激光、高速水流、气焰等其它物质形态作用于物体表面的区别。若这种振动波产生的以太湍流层对物体原子以太旋涡的排斥作用不足以克服物体原子以太旋涡之间耦合作用与范德华力,于是切割无效。

建筑工地上有种水泥路面破碎机器,是通过震锤来打水泥地面,最终挖开水泥地形成沟渠,就是本小节原理描绘的具体直观展现。其它机械切割,水切割,火切割,激光切割,甚至化学的分解反应,细胞的分裂,原子核的分裂,其内在原理皆是如此,区别只在时空尺度、切割形态、切割效率等等方面的不同,核心都是:

强烈振动波在分裂、破坏物体内部的不同尺度以太旋涡时空结构

描绘这个常见的切割现象的原理有何之用?

根据这一原理,就可以用各种高频振动波来现实切割目的。比如电,是导体内传递的以太振动波,同样是一种高频波动振,由此可用电振动波来切割物体。当下人们已经在用这种电场加载机器固件来作为切割工具了,比如用钼丝为载体的线切割,其实也可以将超高压电场(万伏以上甚至更高)加到其它结构如刀片、锯片上,来提高切割效率。

以上是普通固体被切割的一般描绘。其它如折、拉、压、吹、摔、撞等等物质作用产生的场景与切割作用的场景有相近的原理分析,这里就不再描绘。

磁铁·钢结构考查

曾在“电”章节的“磁铁磁场成因”提到磁铁内部存在环形电流振动,进而让磁铁产生磁场。这里考查磁铁的内部结构,以说明能产生环形电流振动的原因,以低碳含量的碳-铁合金,即碳素钢作为磁铁时为例,同时来说明钢的特性成因。本小节里提到的“钢”,若无特别说明,都指这种碳-铁合金。

在冶炼碳素钢的工艺过程中,碳的含量减少,铁的纯度提高,形成碳钢,工业用碳钢的含碳量一般为0.05%~1.35%。

通过上面“金钢石与石墨等的结构考查”小节可知,碳元素原子以太旋涡可以形成高强度的空间结构如金钢石,也可以形成富勒烯、碳纳米管等细微空间结构。而碳素钢的冶炼工艺之一,是常压下的温度处于铁的熔点与碳的熔点之间,已知的铁的熔点是1538摄氏度,碳的熔点是3500摄氏度。如此温度下,铁原子以太旋涡间的共价键完全断裂,即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完全解体,成为流体,即铁水,而碳原子以太旋涡间的共价键处于半断与不断之间,即有的断,有的不断,大颗粒的易断,小颗粒的难断,等等,结果导致就是不停的有微小碳颗粒化为杂质析出,从而让铁的纯度提高,同时,剩余碳成分在铁水中的颗粒结构是越发小。当铁水冷却并将碳的含量控制在0.05%~1.35%形成钢之后,附带的效果之一是,这些碳原子以太旋涡构成的颗粒,会以短链闭合的结构形态存在,也即富勒烯结构,存在于铁空间里。富勒烯的新结构认识在“金钢石与石墨等的结构考查”小节中描述。

由这钢的富勒烯-铁原子以太旋涡新结构认识可以分析钢的一些特殊性质:

磁铁磁化作用

一块普通的碳-铁合金,也即碳素钢块空间内,存在极大数量的富勒烯,富勒烯是碳原子以太旋涡短链闭合结构,由于碳原子以太旋涡在富勒烯空间结构里仍是同旋异极吸附下的有序排列,如此有序排列让一个富勒烯周边空间的以太运动形态,与一个原子以太旋涡相近,导致富勒烯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强次生以太旋涡,并由次生以太旋涡产生迈尔效应,即自转运动。这个富勒烯的自转运动,会带动次生以太旋涡切割周边空间的铁原子以太旋涡链,形成环形电流,就如发电机的转子磁铁切割线圈形成电流一般。这环形电流导致铁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振动产生原子间以太的呼吸效应,在富勒烯周边空域表现为极微小磁场,这就是磁铸成因,也是经典物理学中“分子电流”形成的内在作用机制。

在没有外来磁场影响时,这些富勒烯相互之间的自转方向与轴方向是处于整体无序局部有序的状态,使钢块空间内部产生的众多极微小磁场相互干扰削弱,整体上对外界不表现出磁性影响或只具有弱磁性。

当有外来磁场加于钢块之上,外来磁场对钢块空间的部分富勒烯次生以太旋涡产生轴纠正与偏向作用,如同地球磁场对磁针的偏向,于是整个钢块内的环形电流的杂乱无章状态过渡到顺逆同向状态,从而在宏观上表现为磁场,这就是磁化过程。

外来强磁场能产生更多的富勒烯次生以太旋涡的轴纠正与偏向作用,于是强磁场磁化过的钢所带的磁场比弱磁场磁化过的钢所带的磁场要相对强。而一块钢空间内的富勒烯数量终归是有限,当绝对大部分的富勒烯都被外来强磁场轴纠正为轴同向,那么加强外来磁场就不能继续产生富勒烯轴纠正作用,于是被磁化后的磁铁有一个限定的最大磁场,而不是随外来强磁场的强度不断提高而无限提高。而给已经磁化过的钢块升高温度会出现消磁作用,就在于温度升高会提升富勒烯次生以太旋涡及铁原子以太旋涡的无序热运动,进面导致整体轴指向混乱,及环形电流中断。

钢的韧性

纯铁很软,是有延展性很高的另一种说法。这说明铁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两种吸附作用相当,而常温下没有表现出液体形态,说明同旋异极吸附作用略大于异旋同极吸附作用,从而出现这种很软的固体特性。

当铁中加入微量的碳,经过冶金工艺,变成韧性与强度很高的钢,在于这些碳成分以富勒烯的结构存在钢的空间,会应富勒烯的特性而让整体钢结构在宏观上展现特定物理状态:富勒烯有相对稳定的次生以太旋涡,众多富勒烯存在于铁空间里,这些次生以太旋涡会相互产生范德华力作用,并且次生以太旋涡间还产生涡轴方向的吸引作用,在铁水逐渐冷却过程中形成同旋异极吸附结构,这是大分子层次的以太旋涡涡管相吸与耦合结构。如此众富勒烯分布在钢空间里,是一个立方网状联结结构,有相对较高的稳定性,从而让钢结构表现出很高的韧性与强度。

也即富勒烯之间的相吸作用,与碳原子间的相吸作用类似,只是相吸强度相对金刚石要弱很多,但这种立网相吸联结作用,仍能极大加强钢的结构强度,让钢空间的铁原子以太旋涡不再轻易产生相对位移,表现出高强度高韧性。

奥氏体

奥氏体(Austenite)是“钢铁的一种层片状的显微组织,通常是ɣ-Fe中固溶少量碳的无磁性固溶体,也称为沃斯田铁或ɣ-Fe。奥氏体的名称是来自英国的冶金学家罗伯茨·奥斯汀(William Chandler Roberts-Austen)。奥氏体塑性很好,强度较低,具有一定韧性,不具有铁磁性。奥氏体因为是面心立方,八面体间隙较大,可以容纳更多的碳。”这里引用的奥氏体概念,是实验中观察到的钢铁特定组织概念,而西方科学界关于奥氏体的成因解释则是错的。

每一个奥氏结晶体内部有一个晶核,这个晶核就是富勒烯,即碳原子以太旋涡短链闭合结构体。富勒烯存在于铁的空间,会因富勒烯与周边铁原子以太旋涡的相互作用关系,而导致两者合金-钢有不同的物理特性,奥氏体只是这种关系的具体展现之一。

当温度升高到912°C至1394°C之间时,铁素体会变成奥氏体。在于钢处于这种温度时,其内部众多富勒烯的次生以太旋涡之间通过涡管相吸形成的立体网状结构被破内生场涡坏,众富勒烯之间的纵向联系中断,形成双富勒烯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如此双富勒烯内部的振动力场因方向相反而减弱,导致不能再产生环形振动电流使得磁性消失之外,还导致整个钢空间结构强度由于缺少立体网状结构的支撑而被削弱,从而表现出韧性减弱与可塑性变好,在实验室发现就是“奥氏体塑性很好,强度较低,具有一定韧性,不具有铁磁性。”

由于西方科学界的所有材料描绘都是以经典原子模型为构建基础的,因此所有通过“电子”、“原子核”概念来描绘材料的物理特性的理论,都是错误的理论,比如用来解说顺磁性的“电子磁矩”、“成对电子”这种概念只是凭空想象的概念,是根本不存在的。

材料与磁场的关系描绘过于庞杂,这里只略用碳素钢来略说明,其它的复杂描绘,都是以单个、多个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范德华力与共价键为基础来建立的有序或无序的关系描绘。

粒子、场及波的实质

经过几百年西方科学理论的发展与宣传,粒子、场、波这些概念深入人心。

西方科学界将物质形态归为两大类:粒子与场,将物质运动也归来两大类:运动与波动。西方科学界又将粒子分带电荷的粒子与不带电荷的粒子,如原子、电子带电荷,中子、中微子不带电荷;场则分电场、磁场、引力场、电荷、静电场等。波则分两类,如声波、地震波等有传递媒介的振动波,与如光波、电磁波等不依赖传递媒介的振动波,或分为纵波,媒介振动方向与波线程方向一致,与横波,媒介振动方向与波线程方向垂直。

这些概念的不同,如泾渭分明般存在于人们的观念中,让人们以为这些概念是完全不同的物质形态或运动形态。其实这仍是人们自身的认识问题,是西方科学界在错误宇宙观上的错误理论对人们误导的结果。这些概念,本质是有同一根源:以太,也即物质。这些概念本身,其实是物质与意识相互作用后的影像反构,是仪器的信号特征在意识里的体现。已经过上面众多章节将粒子、场、波的物质作用说清楚,这里也作一个总结:

带电粒子,都是微观以太旋涡;不带电粒子,都是微观以太旋涡的振动波。

微观以太旋涡,本质是以太的圆周运动,即并不存在一个绝对的不可分割的所谓叫“粒子”的实体,而只是一个稳定的物质(即以太)圆周运动在某个空域被人类仪器探测到,被当成一个实体粒子。而微观以太旋涡的振动波,是依赖以太为传递媒介的,并由于振动波的频率过高,媒介以太在波线程上的平衡位置与仪器探头接触面处冲击仪器,在仪器上显示出粒子信号特征,被误认为是粒子,这是将有粒子性当成粒子的错判。可以定性:

带电粒子的本质,都是在某一空域圆周形态禁锢的以太运动;不带电粒子的本质,都是在平衡位置上往复的以太运动。

而带电粒子又可分来寿命短粒子与寿命长粒子,两者区分是寿命短的粒子是没有内核的以太涡旋,而寿命长的粒子是有内核的以太旋涡。不带电粒子在实验中被观察到“寿命短”,则是源于波的衰减作用所致。当下原子核物理实验中观察到的千奇百怪名称的各种粒子,都可以如此归类、定性。

所有场,都是力场,是以太涡流的力的梯度分布,在仪器上表达为信号特征强度的梯度分布。

当以太涡流作用在仪器,产生信号特征,这个信号特性有强度梯度分布,又不可视,又有穿透性,能对物体发生力的作用,被人们定义为场。场的本质,是以太涡流的力场,是力的梯度分布形态。将力场当成物质,将力场的分布形态当成物质运动状态,是将物质与意识的作用关系当成事物本身的错解,是西方科学界认识不到物质作用根源并过于依赖仪器的结果。现实中人们还为流体创造出“流场”这一概念,流场,其实也是一种力场梯度分布形态。在微观领域的以太流,也有相近的力场分布形态,只是时空尺度不同,承载媒介不同,给人的感官不同。

所有波,都是纵波,都是有传递媒介的,横波是纵波的影像。

纵波与横波的区别已经在“光与波的世界”章节中详细诠释,这里就不再重复。各种纵波,是不同时空尺度里的平衡位置上往复的以太运动。

如此可知,粒子、场及波的实质,都是以太运动的显像,是不同形态的以太运动在仪器上的信号特征不同与人类感觉不同而被定义,并不是什么完全不同的物质存在形态。

应力

固态物体由于外因(受力、湿度、温度场变化等)而变形时,在物体内各部分之间产生相互作用的内力,以抵抗这种外因的作用,并试图使物体从变形后的位置恢复到变形前的位置。单位面积上的内力称为应力。这种场景用牛顿力学就能分析理解,一般归结于物体本身的结构强度,结构强度越大,抵抗外力的能力也越,反之在外力作用下,整个物体结构就会崩塌而出现破碎、压偏、断裂等等物理现象。

但结构强度仍只是一种结果现象描绘。并不是结构强度大,使得物体有更高的抵抗外界作用力的能力,而是物体能抵抗更高的外界作用,而被人们描绘为结构强度大,反之,则描绘为结构强度小。在外界作用力加于物体以作检验之前,人们是不能判定一个物体的结构强度是强还是弱的。西方科学界经常以本末倒置地逻辑将结果现象当成事实成因,这就是一例。

比如同一体积的玻璃块,铁块、木块、冰块等等,对同一大小、方位、形式的外作用力的抵抗能力是不同的,形变程度、形态也是不同的,若出现结构崩塌,其碎片或断裂的状态也是有区别的,仅用结构强度来理解,除了是本末倒置之外的方式外,也是过于笼统。那如何来理解这些区别与不同?

在受外力作用时,在外部空间表现为运动状态改变,在内部空间表现为难压缩、韧性、刚性等。在“固体特性”小节中提到这种结构联结方式,是基于两个或多个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涡流对冲与涡管吸引来描绘固体结构特性的,这里是基于整个物体空间形态来描绘的:

一个物体所有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吸引联结作用,在整体空间产生物体大场涡,这个场涡又称为内生场涡。每一个物体,都有一个内生大场涡,这个内生大场涡,由无数的各层次的场涡融合而成。大场涡驱动以太在内部流转形成以太旋涡,以太旋涡承载场涡,是为波流一体。

当一个外力作用于物体之上,物体在另一面受到支撑力作用,两个力都在物体表面产生结构形变,在物体内部,表现为物体出现内压,这个内压以两个力的着力点为源头,通过物体空间的原子以太旋涡之间传递,都表现为场涡,这个场涡,即为外生场涡,一个力对应一个外生场涡。这个内生场涡在整体上对外界力的作用产生的外生场涡表现出对抗与反应行为,即为应力。

会在后面“牛顿第三定律的修正”小节中会具体描绘这一对抗场景。

当外力消失后,外生场涡成为无源场涡,场涡运动化为物体内部的热运动与内能等形式,表达为能量强度逐渐衰减。同时,内生场涡向物体外生场涡衰减的区域扩散,直到物体的边界。内生场涡还驱动物体原子以太旋涡向外扩散,表达为物体趋向恢复为原有形态。这个扩散过程其实与气体在外界压力减弱时膨胀形态一致:是内压向外扩张的结果。内压是宏观测压仪器的信号特性,本源也是内生场涡流转所致。若外生场涡没有衰减完毕,表达为物体保持外力作用而形变后的形状,也即应力残留现象。

物体内生场涡的对抗作用,也可以解析记忆合金的形变及复原原理。这种记忆合金的应力形变形式,与吹足气的气球在按压后恢复回原来的球形态有一样的作用过程,只是合金内部的内生场涡的作用形态没有气体压力的作用形态直观,同时掺合了固体模式下的原子以太旋涡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对空间形态的影响,而让人们感到神奇,就不再详细描绘。

若物体结构在外力作用下出现断裂、破碎、分解等等现象,这就是以物体的切割为作用代表的解体过程,见下一小节分析。

气体特性

由正反粒子通过异旋同极吸附作用耦合而成的分子结构带来气体的一般物理特征:易压缩性、流动性、扩散性、低沸点

易压缩性

万物皆可以压缩,在于万物空间皆是以太运动平衡的空间,外力作用于物体的过程就是破坏这个平衡的过程。压缩的难易程度则是由外力与物体内部应力之间对比大小决定的。这个应力,就是范德华力的排斥作用的宏观体现,在物体整体空间里表现为物体内生场涡。

分子以太旋涡间的范德华力是微观次生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本质是旋涡的涡流对冲与合流作用。由于正反原子外围以太涡流间的相互干扰,在次生以太涡流轨道上形成以太湍流层,导致次生以太涡流之间只有非常弱的吸引与排斥作用。而由同一元素的相反旋转的两原子耦合成的气体分子之间的吸引力与排斥力,则都减至最弱,比如处于0-1的水平。当外界压力稍有增大,众多气体分子以太旋涡之间的作用平衡立马被打破,各个分子开始移动并调整相互间的位置,直到各分子以太旋涡的距离达到涡流间的对冲作用与外界压力再次取得平衡的位置,这一过程表现为易压缩性。

当气体被强力压缩后,会表现出放热现象,在于以太湍流层的部分超微观以太旋涡在压力作用下解体及聚合,并形成另一时空尺度的与压力相平衡的微旋涡结构,解体、聚合期间涡流冲击周边以太,表现为热辐射。这是气体分子以太旋涡涡流轨道上的“裂变”与“聚变”现象。

流动性

过弱的范德华力的吸引作用,也使彼此的两个气体分子之间稍有外界扰动,就会产生相互分离趋势,表现为流动性极强。

扩散性

扩散性是流动性的一个特例。一般如水、油等流体,在地球地表正常重力环境下,虽然会应外力作用的变化而流动或波动,但在开放的容器中则保持静止,而气体在开放的容器中会很快扩散到外界中。

这是由于次生分子以太旋涡的以太湍流层的存在,在开放的低压力或无压力空间,如开口瓶、真空环境,这个湍流层间的排斥力使气体分子沿最小的力的平衡移动,从而气体表现出很强的扩散性。

一个个气体分子漂浮在地球地表空间的以太中,就如一片片树叶漂浮在河面上,随波逐流,相互之间缺少强力的吸引联系。

液体特性

共价键的两种吸附结构中,液体是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占主导地位,比如大于95%以上,分子以太旋涡之间又是通过弱范德华力的吸引作用来联结。若异旋同极吸附结构所占比例下降,而同旋异极吸附结构比例上升,分子以太旋涡之间又是通过弱范德华力的吸引作用来联结,或异旋同极吸附结构仍占主导地位,但分子以太旋涡之间是通过强范德华力的吸引作用来联结,则表现出半流体或很软的结构形态。

流动性

液体内部分子以太旋涡间的范德华力的吸引作用相对很弱,比如处在1-3的水平,导致稍有外界作用力传入,形成的场涡导致原子间的相对位移距离远远大于原子半径,表现为流动性。

难压缩性

这与固体类似,也是分子以太旋涡间范德华力排斥作用的外在表现。

固体特性

固体形态,一般是由于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占主导的物体形态。固体,会表现出许多物理特性,人们定义如刚性、脆性、延展性、韧性等等概念。这里用以太论下的共价键(微观原子以太旋涡涡管的两种吸附结构)与范德华力(微观分子以太旋涡力场的吸引与排斥作用)概念对固体的这些物理特性作一个粗略的描绘,设:

同旋异极吸附作用T,作用强度分10个单元梯度T=1、2、3、4、5、6、7、8、9、10
异旋同极吸附作用Y,作用强度分10个单元梯度Y=1、2、3、4、5、6、7、8、9、10
同时设范德华力为f ,作用强度分10个单元梯度f=1、2、3、4、5、6、7、8、9、10

固体内,也存在波流一体,而只要波流一体,就有流动性趋向,对于固体而言只是流动现象极不明显,而按物质作用的力的传递过程其实是原子间的波动过程并表现为场涡,则可以确定存在的。场涡取更大梯度范围,在于场涡的强度其实是无上限的,比如可以加温到上亿度,而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吸附作用与范德华力吸引作用,则应物质原子以太旋涡的单位空间内的角动量不同而有一个最大值。因此哪怕坚硬如钢,在万吨水压机作用下,也会象液体在重力作用下一般变形,这是巨大压力在物体内部产生的超强场涡导致共价健、范德华力不足保证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稳定结构。这些相对数值的设定,都是指在地球环境与人类制定的元素周期表而言的,并且不是精确值,而是起到参考作用。

刚性

固体硬度很高,不可压缩,不可拉伸,是有刚性的另一种说法。

同旋异极吸附结构的特性之一是吸引作用只发生在微观以太旋涡的涡轴方向上。当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在固体内部空间占主导时,比如一个物体内的原子以太旋涡含有95%以上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只含有5%以下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会在原子涡轴方向上形成一条长长的原子链,表达为此链上的原子之间结合最紧密,难以产生涡轴方向上的位移,当无数的长原子链交叉、混和构成宏观的固体时,让固体表达出刚性。最典型的就是金刚石的碳原子链,会在后面小节专门说明。

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导致原子结合最紧密,也带来原子链上的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涡流对冲作用达到最大,在原子层次表现为电荷斥力,导致固态物体极难压缩,相互之间难以融合。这种涡流对冲作用,也是可控核聚变难以实现的障碍实质。

整体的涡管相吸与涡流对冲达到平衡,表现为固体空间结构稳定。

脆性

当一个具有刚性的物体,在强烈振动波传递到其内部后,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因振动波作用被破坏,表现为长原子链在某两个原子之间断开,如绳子断开一般,无数相互临近的原子间这种断开形态,在物体内部表达为裂缝。

裂缝内同一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并形成以太湍流层,当裂缝两边的原子间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不能克服这个以太湍流层与异旋同极吸附结构的斥力作用,且范德华力应原子间距离增大过大而吸引作用也减为相对弱,比如处在强度1-3之间,或裂缝中有空气分子进入,也不能勉强结合裂缝两边的原子时,物体就容易形成碎片,表现为脆性。而异旋同极吸附作用的外在体现是离断点,因此离断点高的物体,脆性大。

如普通玻璃、陶瓷很容易表达这种物理特性,敲碎后很难重新连接成整体,在于其主要成分氧O原子以太旋涡在出现裂缝时,很容易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玻璃与陶瓷的刚性则是硅Si原子以太旋涡间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强度高的外在体现。

延展性

固体有延展性,其实是软的另一种说法,延展性的极致,就是流动性。这是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在整个固体结构中所占比率下降,范德华力在整个固体结构中所占作用提高。

延展性源于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范德华力作用相对强。

固体的原子以太旋涡之间通过同旋异极吸附作用与范德华力分别作用而聚集成一个物体空间。当同旋异极吸附作用相对弱,比如处在强度2-5之间,而范德华力相对强,比如处在强度7-10之间,表现为原子间结合紧密,有剪切力作用时会让原子链断开,导致部分原子间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变为异旋同极吸附结构,但整体原子群之间不会断裂,表现为延展性。最典型的是金块,可以压成极薄的金箔,是延展性很高的体现,表现金原子之间的范德华力强度极高,接近10。

韧性

一个固体的刚性与延展性分别代表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范德华力吸引作用都达到最大,比如都处于7-10的区间,就表现为韧性。而同旋异极吸附作用、范德华力的外在体现之一分别是熔点与沸点,因此韧性高的固体,熔点与沸点都会很高,比如金属钨。

卤族元素

卤素在元素周期表中,排列在0族惰性气体前一位,有相对高的化学属性,除了被制成化学制品外,也常被用来填充灯泡成为卤素灯泡。这里以卤素灯泡原理的重新解构来认识卤素的特性。

“卤素灯泡(英文:halogen lamp),简称为卤素泡或者卤素灯,又称为钨卤灯泡、石英灯泡,是白炽灯的一个变种。原理是在灯泡内注入碘或溴等卤素气体,在高温下,升华的钨丝与卤素进行化学作用,冷却后的钨会重新凝固在钨丝上,形成平衡的循环,避免钨丝过早断裂。因此卤素灯泡比白炽灯更长寿。”

“卤钨循环:在卤钨灯中,从钨丝蒸发出来的大部分钨和填充的卤素原子或分子,在管壁附近反应,生成挥发性卤化钨,其蒸气浓度较高,因为管壁具有相当高的温度使卤化钨不能附在灯管内壁上,故能防止管壁发黑。卤化钨通过扩散或对流,从管壁附近向灯丝方向扩散,部分卤化钨在灯丝的高温区被分解成卤素和钨。分解出来的钨吸附在灯丝表面,卤素则与蒸发出来的钨反应。”

这个原理描绘是存在一个问题的:冷却后的钨为何会重新凝固在钨丝上,而不是凝固在灯泡内壁?要知道按这个原理描绘,钨丝与卤素进行化学作用,其作用后的“钨-卤”化合分子是分布在整个灯泡空间的,当断电后整个灯泡会冷却,管壁的温度很快就会降到常温,“管壁具有相当高的温度使卤化钨不能附在灯管内壁上”的作用机制就会失效--姑且当这个作用机制成立。于是就没有什么物质作用机制导致其冷却后化合分子中的钨原子重新回到灯泡中心的钨丝位置。

正常的理解是灯泡冷却后化合分子中的钨原子游离出来,必是沉淀在整个灯泡内部空间的各个表面,包括灯泡内壁与钨丝表面,而灯泡内壁的面积要远远大于钨丝表面积,于是灯泡内壁的钨原子会最大量沉积,于是很快钨丝就会被消耗光,表现为钨丝断掉与灯泡损坏,但实际情况是钨丝很稳定。理论拓展与实际现象冲突,表明这个原理是错误的,根源是在错误化学理论下的错误推导。

那如何用以太论下的化学原子耦合结构来解释这一卤素灯泡原理?

卤素排列在0族惰性气体前一位,表明的是卤素原子的活跃性只比惰性气体的活跃性低一级,而高于排位于更前的其它元素原子。如此活跃性排位带来的结果是卤素有很高的化学活跃性,但又没有过高后带来的惰性气体在常温下就有的等离子形态。当卤素被填充在灯泡里,在钨丝的高温高热作用下,卤素原子的活跃性再被提高一个层次,达到惰性气体的原子活跃性层次,除了成为等离子外,还表现出惰性气体常温下的化学作用属性:不能被其它原子捕获产生耦合结构,这里是不能被钨原子捕获。而这种活跃性又抑制了钨丝在高温下的升华作用,就如高气压下液体的沸点会升高,于是钨丝的结构形态不容易被破坏,表现为灯泡寿命相对长。

这个卤素灯泡原理的解构与重新认识,通过说明卤族元素被高温加热后,元素原子有更强角动量,各自分离成为等离子,具有惰性气体的属性,不被钨原子所吸引形成耦合结构,来表达互为临近的元素之间,在不同温度环境下,具有趋向临近元素原子化学属性的行为。以这里的卤素为例,用一条约等式来表达就是:

极高温卤素原子化学属性≈常温惰性气体原子化学属性

极低温惰性气体原子化学属性≈常温卤素原子化学属性

也即,惰性气体可以衰减成临近的卤族元素,而卤族元素升高温后,随着原子活跃性的提升,化学属性被升温过程还原成同阶的惰性气体。

这一作用模式可以推广到整个元素周期表的其它元素转换形态,比如氮,升到极高温后有类似常温氧的化学属性,降到极低温后成固体后,有类似常温碳的化学属性;又比如磷,升到极高温后有类似常温硫的化学属性,降到极低温后有类似常温硅的化学属性;而氧,升到极高温后有类似常温氟的化学属性,氟,升到极高温后有类似常温氖的化学属性,等等。

由这里描绘可知,元素周期表的各元素原子,会应外界的温度不同,会表达出与临近排位的其它元素原子相类似的化学属性。自然这种类似化学属性只是极端条件如温度、压强条件的另类表现,并非常温常压下的实验观测。

如此描绘下的元素周期表各元素原子,会应不同环境条件而相互转变化学属性,并不是人们观念中的如元素周期表排列的一成不变的化学作用形态。一般是高序列原子向低序列原子转变,这是一个原子以太旋涡的角动量耗散与衰变过程,也是一个时刻都在进行的过程,也可因温度升高而暂时表现同阶更高序列原子作用形态。西方化学理论,则以固化呆板地看待各元素原子在元素周期表中的位置,不能有机的联系不同原子之间的关系。

惰性气体结构考查

惰性气体被西方科学界发现是单原子结构形态,含量少,又被称为稀有气体。

西方科学界用最外层8电子稳定结构来说明,“在惰性气体元素的原子中,电子在各个电子层中的排列,刚好达到稳定数目。因此原子不容易失去或得到电子,也就很难与其它物质发生化学反应,因此这些元素被称为‘惰性气体元素’。”

为何是8个电子就会稳定,而不是7个、6个或9个、10个才会稳定?科学界是无法解释这一“8电子能稳定”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的。已在“电荷单元考查”小节中否定了泡利不相容原理,这个所谓的“8电子能稳定”就是一个错误理论描绘,这种结构描绘只归于人们的想象力,为解释而解释的科学解释。

人们发现惰性气体,其实是根据某类单元素原子气体的特殊化学反应现象来定义与归类的。某类单元素气体的化学反应的特征是极难与其它元素原子相结合形成稳定化合物,数量稀少,于是被称为惰性气体,又称为稀有气体,在建立元素周期表后,被放在0族元素位置。

并不是这类气体是惰性气体,外围是“8电子”才难以形成稳定化合物,而是因为难以形成稳定化合物,才被归类于惰性气体,然后推断为“8电子”。这是“惰性气体”概念与结构诞生的西方科学下本末倒置的逻辑。

原子以太旋涡模型下另有惰性气体结构的成因:

元素原子其实是原子以太旋涡结构,原子空间里的电子作绕原子核公转运动,与太阳系空间行星作绕太阳公转相似,一个电子占有一条轨道,电子之间会应公转而周期性地出现“电子连珠”现象。不同原子以太旋涡的化学属性,会应电子连珠的周期与涡流偏向不同,有不同的化学特性。

在惰性气体的原子以太旋涡结构中,由于惰性气体内的电子以太旋涡要大,导致电子连珠有更高的涡流偏向,比如假设太阳系九大行星全是木星一样体积的大行星,或全是地球一样体积的小行星,那么这两种行星构成的“太阳系”,其九大行星连珠后对“太阳系”的涡流偏向是不一样的:前者偏向会更大。惰性气体原子内的电子就是如此“大行星”态电子以太旋涡。导致惰性气体原子在通过涡管相吸形成的双原子耦合结构,极容易被涡流大偏向作用所破坏,而只能以游离的原子以太旋涡形态存在,即等离子态结构。

惰性气体,其实就是常温下表现为等离子体结构的气体原子以太旋涡。

惰性气体被定性为“化学性极不活泼”,恰恰相反,而是惰性气体的原子活跃性太过于活泼,导致其它元素原子的耦合作用与范德华力吸引作用不能将其牢牢固定形成耦合结构,从而表现为“化学性极不活泼”。化学性极不活泼,只是一种表象,而非实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与惰性气体相类似的现象,比如,一个人被他人评价为“太自我”(其实是个性强烈,振动能量强),不服管束(不能被条规约束,游离态),于是这样的人就会朋友少(没有耦合稳定结构),这是人的“惰性气体形态”。又比如一只小动物太灵敏了,不能被捕获,于是游离于笼子之外,这是动物的“惰性气体形态”,等等。

而电子连珠涡流偏向大,会将更多的振动能量传递到原子外围空间,意味着惰性气体有更快的角动量流失速度,经过亿万年的耗散,惰性气体原子转化为低一层次的其它稳定元素原子。于是惰性气体就会相对显得稀少,这是惰性气体又被称为稀有气体的物质作用根源。

由惰性气体的电子连珠偏向大,表现为振动能量强度高,可以推断惰性气体有很明亮的发射光谱谱线。而电子并不是天然必需围绕原子核公转的,更大的电子以太旋涡需要更高角动量的原子以太旋涡才能约束。而旋涡角动量与角速度正相关,更高角动量会带来更快的电子连珠现象,因此可以推断惰性气体原子的发射光谱谱线分布要偏紫外方向,且密集。这种大电子连珠导致向外传递的光波有更高强度,因此被用来填充灯泡可形成更高的光亮度,如氩灯、氖灯。

而化合物的化学属性源于次生以太旋涡的涡流偏向作用,对于惰性气体来说,虽然应活跃过高而几乎不参与化合反应,但若能结合成为化合物分子,则化合物分子会表现出极强烈的腐蚀性与氧化作用,比如目前发现最强氧化能力的二氟化氪,就是含惰性气体原子的化合物,源于氟—氪耦合结构中,氪的以太涡流偏向与氟的以太涡流偏向产生叠加效果,导致次生分子有更高的涡流偏向,表现为最活跃的化学作用。

惰性气体这种参与化合后的表现出的极强烈化学属性,可以反过来印证惰性气体有最高活跃性,而西方科学界的“8电子稳定”结构理论的描绘则是无法解释0族元素的气体形态是“惰性”与化合形态是“极强烈化学属性”之间的矛盾的。

合金原理

汞齐,是水银溶解多种金属以后便组成了汞和这些金属的合金。

在含汞少时,表现为固体有相对强度较高的物理特性,有的可以用来镶牙,一改水银常温下作为液体流动时的几近无强度形态,其物理结构强度增加很多。这在于物体的结构强度于以太层次,本质是以太真空压力所致,汞即水银原子以太旋涡由于角动量很高,当少量水银原子以太旋涡分散在其它金属空间,会在其它金属空间形成一个个以水银原子以太旋涡为中心的超低以太压力区,从而外界的以太压力将这些其它金属原子以太旋涡强力压在一起,其它金属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由于同旋异极吸附结构难以产生相对位移,表现为汞齐的物理结构强度增加。

这也是合金原理借汞齐这一具像的描绘。

合金在金属材料工业是一大应用,人们为寻找各类高强度的合金付出很大努力。通过简略的汞齐物理结构强度成因分析,可知寻找高强度合金,其实就是如何在合金内部构建一个个超低以太压力的空间分布形态。当一种合金内部存在一个个超低以太压力区,而这个超低压力区的周边又是通过强大的共价键与范德华力相互联结形成外围框架,在宏观整体上,就表现为强度很高的合金。

超低以太压力区,是以高单位空间角动量的原子以太旋涡的原子核为中心,可以考虑谱线偏远紫外的元素,其原子数量占很小部分。而周边联结的原子以太旋涡,数量占主体地位,可以考虑高沸点或高熔点的元素原子。高沸点是范德华力强的体现,能带来合金的高韧性,高熔点是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强的体现,能带来合金的强刚性。

在现实中的玻璃钢,是通过玻璃丝织成的布网与树脂粘合而成强度相对高的可塑形材料,与合金的结构原理几近一致。玻璃丝网布的结构类似刚性,树脂的结构类似于韧性。

合金的强度是通过整体场涡与外界作用时表达出来的。

现实中人们发现合金应各元素原子比例不同,会有不同的物理结构强度,这在于各元素的比例不同,会导致整体场涡作用强度的差异,从而导致相同成分的多金属合金应比例不同,而有不同的结构强度。比如上面说的汞齐,应水银与其它金属的比例不同,会从液态与固态不同形态的梯度分布;又比碳钢,应铁与碳的比例不同,会有低碳钢、高碳钢、铸铁等名称及物理特性的区别,皆在于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的比例会导致合金内部场涡的强度与运动形态不同,在于与外生场涡对抗时,表现出不同的强度(注)。

同样,哪怕是合金结构中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的比例相同,也会因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在合金空间中不同区域的分布密度不同,而导致同一合金的不同整体结构强度,这同样是分布不均会导致不同的场涡强度与运动形态。现实中人们通过对钢材的锻打来实现碳铁合金空间内不同区域的分布密度更趋于平均,进而实现结构强度的提升,这是调整合金场涡形态的手段之一。

(注:场涡对抗形态会在牛顿第三定律修正小节中描述。)

水银结构考查

水银即汞,凝固点是-38.87摄氏度,沸点只有356.7摄氏度(1Pa),元素周期表第80位,是唯一一种常温下是液态的重金属。可以通过水银表现出的整体物理属性来反推水银原子以太旋涡的某些特性:

一、水银的密度很高,达13.6g/cm^3,表明水银原子以太旋涡单位空间内的角动量大,从而与地球以太旋涡之间的吸引作用很大,在密度测定仪器上表现为信号特征强烈,也即密度高。

二、水银原子谱线数量众多且复杂,表明水银原子以太旋涡内部空间的电子以太旋涡数量多,导致电子连珠时的组合数量很大。

三、水银原子谱线偏紫外,表明水银原子以太旋涡内部空间的电子以太旋涡的连珠频率非常高。连珠频率非常高,导致受激发光时能发出紫外线,是水银蒸汽可成为日光灯的紫外线源的原因。水银原子以太旋涡的高角动量与谱线偏紫外的特性是相互相承的。

四、水银的沸点只有356.7摄氏度(1Pa),表明水银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异旋同极吸附作用相对其场涡作用的强度要低得多。

水银原子以太旋涡如此高角动量、高电子连珠组合数量、高连珠频率的特征,导致涡流偏向后产生的水银整体内部的场涡强度极高,水银场涡的牵引水银原子以太旋涡时产生的横向剪切作用,大于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纵向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导致水银虽然归类于金属,但在常温下也表现为液体形态。只有温度降到零下三十多度,也即场涡强度降到更低,从而让水银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同旋异极结构不被破坏,而成为固态。

水银原子以太旋涡的这些物质作用特征,也是能溶解多种金属(如金、银、钾、钠、锌等)的原因。溶解的本质是溶剂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作用克服溶质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联系作用,已在“溶解”小节专门阐述。水银原子以太旋涡的物质作用特征对外表达为高振动强度,如高温火焰一般轻易克服其它金属之间的共价键结构,从而形成合金,即汞齐,比如金汞齐,锌汞齐等。汞齐在含汞少时是固体,这是非汞金属的结构形态占主导地位时的物质形态体现;汞齐在含汞多时是液体,这是水银的结构形态占主导地位时的物质形态体现。

苯环结构考查

苯是一种石油化工基本原料,苯具有的环系叫苯环,分子式为C6H6。据说是德国的化学家凯库勒因为对苯的结构式未搞清楚而非常烦恼,后来在一个晚上梦见了一幅蛇咬自己尾巴的图,进而发现了苯环的结构。这一发现过程被化学界传为美谈。

后来人们引入电子云概念,并通过实验“表明,苯不能使溴水或酸性KMnO4褪色,这说明苯中没有碳碳双键。研究证明,苯环主链上的碳原子之间并不是由以往所认识的单键和双键排列(凯库勒提出),每两个碳原子之间的键均相同,是由一个既非双键也非单键的键(大π键)连接。”由此否定苯环的单键双键交替形态的结构。

化学界解释不了苯环的“每两个碳原子之间的键均相同”的内在电子云运行机制。这是因为苯环-电子云模型本就是一个错误的模型。这个模型建立的基础,也即电子云概念,是一个被否定的概念,苯环-电子云模型就可以被抛弃。但苯环的某些结构描绘可以保留,比如,苯环去掉一个氢原子以后的结构叫苯基,6个碳原子处于一个平面上,形成一个闭合的正六边环状结构。

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来构建一种全新的、更符合实验观察的苯环结构:

碳原子通过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可以形成碳原子链,再借助范德华力,进而形成各种高熔点、高沸点的碳的同素异形体如金刚石、石墨、富勒烯等。苯基,就是6个碳原子闭合结构。虽然6个碳原子可以通过首尾相接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形成一个碳环,但首尾相接带来的碳环有最紧密的联结作用,会如石墨一般稳定,石墨的层片状结构就是这一形态,与苯在化学反应中表现的活跃性相差很大,因此这一结构模式不是苯环的正确结构。

有另一种结构是6个碳原子,分三对,每两个碳原子在同一面通过异旋同极吸附作用形成共价键,而在另一面,每两个碳原子也在同一面通过异旋同极吸附作用形成共价键,但每个碳原子,不是只与一个碳原子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而是与两个碳原子在两个面分别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如图示,给6个碳原子分别编号为A、B、C、D、E、F。

在正面,A与B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C与D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E与F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
在反面,B与C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D与E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F与A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
最后,A、B、C、D、E、F之间再通过范德华力相互吸引并收缩整体空间,形成稳定环状结构。

如此异旋同极吸附结构成一个正六边形碳环,是“每两个碳原子之间的键均相同,是由一个既非双键也非单键的键连接”,与实验观察的结果是一致的,并带来苯环有相对弱的结构联结强度,及氢原子在轨道上的的偏向作用,在整体上通过次生以太旋涡参与化学反应。

金钢石与石墨等的结构考查

碳,元素符号C,位于元素周期表第6位。原子量比氮弱一级,比硼高一级,活跃性接近气体。碳原子以太旋涡构成的同素异形体之一的金刚石,结构稳定,有最高的硬度;碳还是煤、石油的主要成分;也是地球生命的遗传物质DNA最重要的基础。因此专门作一小节说明其分子以太旋涡的特性。

在地球环境下,由碳元素构成的同素异形体,如金刚石、石墨,由实验测得有几近最高熔点与沸点。通过上面“固体结构”小节可知,熔点与沸点分别源于最大同旋异极吸附作用与最大的范德华力。这两者是相互印证的,即熔点高,表明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强,而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强,也表明熔点高。沸点与范德华力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

最大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与最大的范德华力相互作用的结果,使碳原子以太旋涡在形成分子链时,会展现出最强的内聚性,即原子以太旋涡之间最强的向内收缩的趋势。这带来了同是碳元素构成的不同结构的碳分子以太旋涡有不同的物理特征,表现为丰富多彩的碳元素的同素异形体。这里用金刚石、石墨、富勒烯、碳纳米管这些碳的同素异形体为例,用原子耦合结构原理,来说明其有别于当下科学界的关于碳分子结构的认识。

金刚石

金刚石是人类已知的最高硬度的物质。在经典分子结构模型中,金刚石,被描绘成大略是六边型,通过原子键链接实现碳原子间整体构成空间结构形态,通过新的原子模型是一个以太旋涡空运动形态,与化学键是原子耦合结构,及范德华力是次生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可知,金刚石经典结构模型,是一个错误的分子模型。

碳原子以太旋涡之间,有最大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当无数的碳原子处于熔点与沸点之间的温度,并极高的压强时--如此温度会让碳元素原子以太旋涡构成的物质处于液态或半液态,而极高的压强可以克服原子以太旋涡之间范德华力的排斥作用,很容易形成众多很长的分子长链,这个分子长链表达为碳分子次生以太旋涡。

随着温度下降接近熔点时,次生以太旋涡的活跃性也下降,分子长链的范德华力的在高压强协助下,其吸引作用开始显著影响次生以太旋涡的结构,表现为很强的向内收敛趋势,即内聚性。

如此结果导致分子长链产生扭曲螺旋形态,扭曲螺旋形态的分子长链之间通过范德华力结合在一起,再通过结晶运动吸引游离的碳原子以太旋涡不断生长,就是众多的双螺旋结构结构体,冷却到熔点以下的温度之后,众多双螺旋结构碳分子长链之间再次相互通过范德华力强力结合在一起,表达到结构强度极高的碳晶体,即金刚石。

石墨

同理于金刚石经典分子结构模型,石墨、C60、碳纳米管等经典分子结构模型也都是一个错误模型。

当环境的温度与压强比形成金刚石时的温度与压强低一个层次,比如短时高温及常压状态下,如自然界的闪电击中树木,众多碳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只形成碳分子短链,而分子短链的次生以太旋涡之间由于常压不能克服范德华力的排斥作用,于是只由首尾相吸,形成碳分子环结构。

无数这样的碳分子环相互通过范德华力的吸引作用结合在一起,就是层片状的碳晶体,即石墨。

富勒烯

富勒烯(Fullerene) ,是单质碳被发现的第三种同素异形体。任何由碳一种元素组成,以球状,椭圆状,或管状结构存在的物质,都可以被叫做富勒烯,富勒烯指的是一类物质。

同样道理,也是因环境温度、压强及作用时间不同,单条碳分子长链若以扭曲螺旋形态首尾相吸,就形成球形态的次生分子以太旋涡,这就是以C60为代表的众多碳原子球结构体,即富勒烯的结构。

富勒烯是一个球形体,其中碳原子的多寡,由原碳分子长链中的碳原子数决定。

碳纳米管

碳纳米管其实是富勒烯的长条形态。

在一定温度、压强下,当碳分子长链扭曲形成螺旋形态后,临近碳原子之间的范德华力相互吸引作用,导致整个碳分子长链向内收敛成弹簧结构形态,这就是碳纳米管。

南极臭氧空洞

解构完臭氧分子形成的动态过程,可以顺便讲一下地球南北两极臭氧空洞的成因。

“臭氧层是大气平流层中臭氧浓度最大处,是地球的一个保护层,太阳紫外线辐射大部被其吸收,从而避免紫外线过多对地球生物带来的伤害。”人们如此描绘臭氧层的作用。

西方科学界发现在南北两极各存在一个臭氧浓度比赤道上空要低得多的区域,称为臭氧空洞,担心这个臭氧空洞不断扩大,紫外线会因没有臭氧层屏蔽吸收而直接伤害到人们身体健康,于是西方科学界从化工生产、燃烧物等等方面去寻找臭氧空洞形成的原因,但并没有解决根本:停止氟化物之类的释放,臭氧空洞仍旧存在。

其它如“为何会在千里之外人迹罕见的南北两极上空形成臭氧空洞,而不是在就近使用化工燃料、氟化物最多的且人口众多的发达国家上空形成臭氧空洞”之类的问题,也是西方科学界无法解释的。

这在于西方科学界并没有找到臭氧空洞形成的内在机制,那种限制氟化物之类的举措,只是庸医乱抓药方的手段。根源在于西方科学界即认识不到地球以太旋涡的存在,又认识不到臭氧分子的次生以太旋涡结构与形成机制,这仍是西方错误物理理论延伸的结果。

说太阳紫外线大部分被臭氧吸收,本身也是一个本末倒置的说法。不是臭氧层吸收了紫外线,而是紫外线在高空平流层被氧气分子O2里的氧原子吸收,产生氧离子,继而形成臭氧分子O3与臭氧层后参与吸收紫外线,臭氧层只是一种结果产物:

3O2 + 紫外线 = 2O3

只要是氧原子O,无论是处在臭氧O3结构里,还是处在氧气O2结构里,都能屏蔽紫外线,同分子特定形态无关,在于是氧原子O的电子连珠结构产生紫外吸收光谱作用,而非氧的特定分子结构O3产生紫外吸收光谱作用。这也是大多只要含氧原子O的化合物里比如玻璃、水,都有很好的吸收紫外线的功能。

理顺臭氧、氧气及紫外线三者的关系,则地球南北两极形成臭氧空洞的原因很简单:

由于地球南北两极纬度最高,接受紫外线辐射量最少,相对应的此区域的氧气分子吸收紫外线后形成的臭氧分子也最少。当南半球进入冬季,南极处于极夜状态,氧气分子吸收紫外线达到最低水平,生成的臭氧量较其它月份最低,于是人们会发现臭氧空洞“扩大”;反之,南半球进入夏季,南极处于极昼状态,氧气分子吸引紫外线达到最高水平,生成的臭氧量较其它月份最高,于是人们会发现臭氧空洞“缩小”,这是南极臭氧空洞范围动态变化的内在机制。

这是南北极臭氧空洞形成的原因之一:输入紫外线少,臭氧产量少。

地球南北两极上空,是地球以太旋涡的两个涡口所处位置,涡口每时每刻都在吸入微观以太旋涡,这个吸入作用形成寒流与极地东风,在“寒流”与“大气环流”小节描绘过这个动态过程。臭氧分子是三个氧原子O耦合结构的次生以太旋涡,有很强的涡流偏向性,即极性,于是很容易受地球南北两极涡口的以太涡流牵引而被导向地面后消散,如带电离子坠入南北极一般,于是南北两极的臭氧浓度就变得越发低。当然如氟化昂等化工分子与臭氧分子产生化学反应,也会导致臭氧变少,但这不是主体作用。

这是南北极臭氧空洞形成的原因之二:南北两极空洞区域的臭氧时刻被清理,存留少。

南北两极的臭氧空洞,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自然现象,南北两极的以太涡口空间臭氧含量低,就如台风的涡眼空间云汽含量低,其原理几近一致。而紫外线不仅被臭氧屏蔽,也被整个大气层屏蔽,没有了臭氧,氧气也能屏蔽紫外线,人们对南北极臭氧空洞扩大后的紫外线伤害的担心是杞人忧天。自然,减少化工分子的排放与燃烧,可以极大改善空气质量,对人们的身体健康还是很有好处的。

臭氧分子结构考查

臭氧在经典化学理论中,分子式是O3,与O2、O4、O8互为同素异形体。这里借用臭氧分子O3的结构形态描绘,以给所有气体分子耦合结构形成过程作一个参考,这个分子结构是氧原子O通过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实现的。

氧气O2在以太论里,其构架是两个氧原子以太旋涡通过异旋同极吸附作用耦合后形成的次生以太旋涡。

在高空中,空气很稀薄且温度也低,一些相对活跃的氧气O2上升到高空,可以吸收到更多的紫外线作用,紫外线是高能以太纵波,作用在氧气O2上后,导致两个氧原子有更高活跃性,氧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被破坏,使氧气O2分解成游离态的氧原子O,两个相同旋转方向的游离态氧原子O通过同旋异极吸附作用结合在一起,形成相对紧密的双氧-O-O-离子结构,如一个“串”字,这个双氧离子再与游离的相反旋转方向的氧原子通过异旋同极吸附作用耦合在一起,形成次生以太旋涡,就是一个臭氧分子O3。

这个过程可用化学式来表达:

O2 + 紫外线 = O + O
O + O = -O-O- + 振动波
-O-O- + O = O3 + 振动波

臭氧分子O3分子结构是异旋同极吸附结构与同旋异极吸附结构的组合形态。不同元素原子之间的这两种吸附结构的组合混杂形态,形成种类繁多的分子结构。

通过臭氧分子结构形成的过程可知,臭氧分子是一种极性分子,是以同旋异极吸附结构的双氧原子“串”形结构为中心,反向旋转的一个氧原子为外围的次生以太旋涡,反向旋转的氧原子角动量不足平衡“串”形结构的双氧原子的角动量,导致次生以太涡流偏向严重,表现为极性。而氧气O2由于双旋涡的对称性,表现为非极性分子。

由于臭氧分子中的反向旋转单原子O与另外两个氧原子-O-O-通过同极涡管相吸,有着比氧气两原子之间更长的涡管,表现为涡管强度相对氧气分子的涡管强度要弱,于是臭氧的稳定性比氧气要差,受外界振动能量作用会自行分解成氧气,这个分解过程是上面描绘的逆过程。

氧气的其它同素异形体如O4、O8都有类似的形成过程及对应的涡管强度,就不再举例描绘。

气体分子结构

气体分子的结构,常见的多为双原子互绕结构的分子形态,比如H2、O2、CO、N2等,也有多原子耦合结构的分子形态,如C2H2、CO2、SO2等,这些分子在常温下表达为气体。物理界只能告诉人们这些气体分子式是这样,但不能告诉人们为何这样的结构会表现出气体形态,诸如用共用电子对来解释,是经不起深究的,在于这些共用电子对为何在泡利不相容原理之下如此稳定配对?经典西方化学理论创建的电子云概念,除了前面“电荷单元批判”、“耦合原理”小节通过否定泡利不相容原理与共价键被判为错误之外,在描绘物质液态-气态转换时也会带来新的问题。

比如经典西方化学理论用分子距离变大,来解释液态-气体转换时的体积差异根源,其实是以电子云来描绘分子空间电荷分布与电子运动形态。物质如空气自液态经过沸点再升温后会瞬间变成气态,其密度减小为近六百分之一左右(注),同时其体积膨胀近6百倍,这是有现实实验观察意义的。那么按电子云的空间形态描绘,也即原子核周边的电子随机运动分布形态,在实验物质从液态空间状态瞬间扩张到6百倍左右的气体空间状态时,这个电子云空间体积形态,也会对应地膨胀近6百倍,这带来的问题是,是什么机制导致电子云在瞬间扩张6百倍之后,还能保证分子结构的稳定?

要知道按电子云概念的作用机制,只是电子电荷与原子核电荷相吸才保持电子在原子核空间运动的,并通过泡利不相容原理来保证其稳定,但在体积突然膨胀6百倍之后,表明电子与原子核的距离至少要扩大为8.4倍左右(600的开三次根方),距离扩大带来的结果是电子与原子核间的电荷吸引要削减很多,一般随便1升、1毫升体积的物质都有极巨大数量的分子,这么多分子能在沸点时瞬间体积变大还能同时保持分子中各原子之间的稳定,根本无法用电子云概念去说明。

同时,这种电子云空间形态瞬间变大,也是电子能量轨道跃迁的另一种说法,因为电子云空间形态要变大,必须是电子轨道从原轨道向远核轨道跃迁才能实现。而按电子能量轨道理论描绘,这种瞬间大范围的能轨跃迁运动,会带来很强的光辐射,但现实实验中人们看不到这种体积瞬间膨胀带来的发光现象。

而若说液态-气态转换时,电子云空间形态并没有扩大,则又带液态-气态转换时体积膨胀的经典西方科学理论下的另类作用机制问题。

(注:以空气为例,液态氧气氮气的密度分别是1.141吨/立方与0.808吨/立方,空气中氧氮比例约在21:78,那么液态空气的密度约为(1.141*21+0.808*78)/100=869千克/立方,空气的密度是1.293千克/立方,相差869/1.293=672倍左右,因此取六百分之一。)

这些由电子云概念结合现实实验观察之间的矛盾只表明一件事:电子云概念是错误的。这里通过液态-气态转换时的电子云空间分布与分子稳定间的矛盾,来强化电子云概念的错误之处。

以太理论下可用耦合结构来阐述更直接更简单的气体分子结构机理,与液态-气态转换时的分子形态变化机制。

每一个分子内,都存在正反原子以太旋涡的双原子耦合结构。以气体中双原子结构的氢分子H2为例,氢分子等所有双原子气体都是100%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即由两个互为正反粒子的原子以太旋涡通过异旋同极结构吸附作用结合在一起。

氢分子,并不是当下经典化学理论中两个都是正质子为原子核,共用电子对为联结构架的空间结构形态。而是由两个氢原子通过异旋同极吸附作用结合在一起形成氢分子,是两个互为相反的氢原子之间的耦合形态,并在外围形成次生以太旋涡。次生以太旋涡屏蔽氢原子作用属性,对外表达为分子,也即,一个氢分子中含有一个正负粒子对:正电荷氢原子与负电荷氢原子,也就是氢原子顺以太旋涡与氢原子逆以太旋涡。(正负粒子的内在机制会在“统一场论”章节说明其成因。)

一个氢分子中是由两个互为相反电荷的原子通过异旋同极吸附作用构成,于是带来的作用之一,是外围涡流之间相互干扰对冲,在次生以太涡流空间形成以太湍流层。但由于对冲作用并不是绝对相等,总有一方是略强一点点,于是形成次生以太涡流的方向,会与涡流强一点的氢原子一致,但这个差别又极小。这个极小差别会带来这双原子耦合成的次生以太旋涡有最低的旋涡角速度与角动量。常温下在涡流偏向的能量振动作用中,表现为只有相对低频的红外辐射;在涡流偏向的分子之间的吸引与排斥作用上,表现为最低强度的涡流相合相冲作用,即最低强度的范德华力。

这个次生以太旋涡上的以太湍流层,有点类似于地球以太旋涡上的范·艾伦带,只是时空尺度更微小。以太湍流层的分布,由原子核内的振动力场达到的最远端,即另一个分子的力场的平衡作用之处,于是分子之间的涡流相合相冲作用也减至最低,即范德华力最弱,从而不能紧紧相互结合在一起,也不能强力地对抗外界的压力,表达为各分子之间没有压力就立马相互远离,有压力又立马相互接近,众多如此结构的分子在宏观表达为气体。这双原子的次生以太旋涡流,如一个蛋壳保护双蛋黄一般,包裹整个双原子空间。

一般来说,气体分子中的原子活跃性越强,以太湍流层的强度也越强,其分布的范围也越大,在宏观上表现气体在被降温后的沸点也越低,并且物质的气态密度与液态密度的比值也越低。目前发现的最低沸点是惰性气体氦气,就是由于超高原子活跃性导致的超低沸点。惰性气体比较特殊,会在后面“惰性气体结构考查”小节专门描述。

其它多原子结构的气体分子也是相类似,只是原子结构中多了异旋同极吸附作用而使空间结构稳定,就不再细说。

由这个认识就可以简单分析地表环境下的液态-汽态转换时的分子运动形态:在液体处于沸点温度之时,液体中分子以太旋涡中的正反原子以太旋涡,随着外界热量持续输入,双原子的振动形态不断强化,导致次生以太旋涡上的以太湍流层分布范围不断加厚加大,结果就是范德华力的吸引作用不断削弱,范德华力的排斥作用不断加强,直到克服重力场的吸引作用,就瞬间向低压力方向扩散,在宏观上表达气化、沸腾与体积扩大现象。

同素异形体

同素异形体在生活中最常见的,碳的同素异形体是一大类:金刚石、石墨、富勒烯、石墨烯、碳纳米管等等;磷的同素异形体有:白磷和红磷;其它如氧的同素异形体:氧气、臭氧、四聚氧、红氧等。

西方科学界用共用电子对的不同来说明同一元素原子之间的结构不同,带来的众多问题已在“化学的几个问题”章节中例出,这里就不再重复。这里说说以太旋涡理论下的同素异形体的结构成因:

同一元素原子构成的物体,由于耦合结构中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与异旋同极吸附结构的组合不同,导致各自结构下构成的物体的宏观物理特征不同,而产生同素异形体概念。

同一元素原子构成一个物体,原子之间的自旋方向各不相同,若两个原子有同一旋转方向又相互临近时,就形成同旋异极吸附结构,无数这样的相同状态的原子相吸,形成长原子链,这个长原子链有其整体的次生以太旋涡运动形态。若有两个原子旋转方向相反又相互临近,就会形成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其实就是这元素的双原子下的分子结构,也有其特定的次生以太旋涡运动形态。其它原子数比如3个、4个、5个……等等都会应不同的外部环境的温度、压力等等因素可以形成相对应的次生以太旋涡结构。如此,元素原子之间应不同数量的原子间吸附作用与不同比例的两种吸附方式,导致形成的次生以太旋涡及其运动形态不同,对外表现出与之对应的物理特性,这些次生以太旋涡之间就互为同素异形体。

当下人类发现的元素周期表上众多单一元素原子(以太旋涡)构成的同素异形体,都是人类科技水平下制造或探测到的分子结构。而由同素异形体的形成机制可知,同一元素原子的同素异形体数量远大于当下人类能例举出的数量,会应人类科技水平的提高而不断被发现,如氧气O2的同素异形体,最早发现O3,后来有O4、O8,其实还会有更多;另外如碳的同素异形体最早是金刚石、石墨,后来有富勒烯、石墨烯、碳纳米管等等,这个发现过程也是数量逐步增加的过程。

由同一元素原子构成的物体的固体形态、液体形态、气体形态、等离子体形态,也是这元素广义上的同素异形体:化学原子成分一致,宏观结构不同,且对外的物理特性大不相同,与其它化学物质反应的产物则是一致。

西方科学界由于采用的原子、分子模型是错误的,导致“共用电子对”概念下的关于这些同素异形体的原子之间的联系的解释显得捉襟见肘,漏洞百出。

同分异构体的结构形态也是如此,由同旋异极吸附结构与异旋同极吸附结构的组合形态不同所致,只是不局限于单一元素原子以太旋涡成分,这里就不再描述。

等离子体结构

随着场涡强度的进一步提升,连分子内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都被场涡所破坏,所有原子耦合结构都不存在,即一个物体的所有原子都成为独立的游离态的个体,表现为离子化,于是这个物体成为等离子体。

离子概念有新的内涵,是游离态的微观以太旋涡。

等离子体与以太湍流的运行形态很相似,在于以太湍流本质是众多超微观以太旋涡聚集体,而等离子体由于原子处于游离态成为离子后有更高自由度,离子运动形态与以太湍流内的超微观以太旋涡运动形态相似,表现为等离子体整体空间有电荷吸引作用,受场涡牵引会形成等离子球,与水珠形成球形态作用机理一致。

等离子体的融圆过程与圆满状态,是球状闪电产生的原因。球状闪电其实就是空气中等离子球的光影形态。

等离子体内的物质作用特征是:

f > max(Y)+ max(T)+ max(F)

场涡作用强度是无上限的,而在原子层次及地球一般环境下人们只观察到这四种物体结构形态,因此就不再延伸描述原子以下层次的场涡作用的影响。

气体结构

气体与液体一样同样具有流动性,但容易被压缩。

随着场涡强度的提升,最大同旋异极吸附作用max (T)与范德华力max(F)都不能抗衡场涡作用,液体产生沸腾现象而化为气体。气体分子的结构是双原子或多原子下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在两个原子之间,由于异旋同极吸附作用是有两条涡管结合两个原子,有着比同旋异极吸附作用更高的强度,当场涡不能破坏气体分子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就表现为稳定。

气体内的物质作用特征是:

max(Y)+ max(T)+ max(F)> f > max(T)+ max(F)

当max(Y)+ max(T)+ max(F)= f 时,表现为等离子化,这个场涡强度点可称为离断点。离断点越高,说明分子内两原子之间的异旋同极吸附作用越强。

气体为何具有很高压缩性?会在气体特性中说明其物质作用机制。

液体结构

液体没有确定形状,具有流动的,形状受容器影响,难以被压缩。

当一个固体内的场涡作用 f 加强,导致同旋异极吸附结构被破坏,原子之间产生相对位移,这种相对位移是流动性的最初形态。原子以太旋涡长链断裂之后形成游离态的原子,游离态的原子之间通过异旋同极吸附作用耦合成次生以太旋涡,即分子,有更低能量态与稳定的结构,液体内的分子之间主要依赖范德华力F来相互联系(因为异旋同极吸附作用只发生在一个分子内部,不对液体整体形态产生联系作用,因此在液体中可以忽略。)

范德华力F是分子以太旋涡的力场作用,分布在整个分子周边空间,特定方向上的强度变化不如共价键明显,当静止的液体受到某个方向的外力作用时,这个力通过分子以太旋涡之间的范德华力的排斥力形式相互传递,宏观上表现为压强。而液体原子以太旋涡间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被场涡f破坏,只存在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即次生以太旋涡形态,导致分子间的联系要弱化很多,于是一个分子以太旋涡产生位移时,周边其它分子以太旋涡对其牵引作用很弱,表现为流动性。

由于液体内分子之间联系弱,场涡对液体内分子的牵引作用产生明显效果,是为液体分子在场涡驱动下作圆周运动,表现出融圆过程与圆满状态,被人们错认为是表面张力。

液体内的物质作用特征是:

max(T)+ max(F)> f > max(T)

当max(T)+ max(F)= f 时,表达为液体的沸点或液体部分开始脱离主体运动。不同种类的液体内的范德华力最大作用max(F)不同,表现为液体的沸点不同。一种液体沸点越高,说明这液体内的范德华力作用F越大,脱离主体运动同理。

固体结构

固体,一般是指与液体和气体相比,有固定的体积和形状、质地比较坚硬的物体聚集形态。

质地坚硬是固体原子之间相对位移极小的体现,比如物体内的原子空间单位是1,在重力或外力作用下,物体产生形变,原子之间的相对位移处在0到0.1之间,就体现为质地坚硬、不易形变、有固定的体积和形态。相对位移小,源于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强度远大于外力作用。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可以让众多相同自旋方向又相互临近的原子以太旋涡如糖葫芦串一般连成一条长原子链。

这个力的作用,在物体内部传递,整体上就是外生场涡。而物体内所有原子以太旋涡自身的热运动,宏观表现为温度,整体上就是内生场涡。无论内生场涡还是外生场涡,都会对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吸附结构产生干扰或破坏影响。场涡本质是以太纵波,有波长与频率,对外界作用时还表现出波压,这个波压作用在原子以太旋涡长链上,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就会发生相对位移。

长链上的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发生相对位移,就是原子以太旋涡间的共价键断裂。力的作用消失或物体降温,表达为场涡作用 f 降低减弱。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由此恢复相对稳定状态,表达为共价键的重新构建。这一过程发生在固体里,就是同旋异极吸附结构被破坏与重新组合。

固体内的物质作用特征是:

f < max(T)

当 f = max(T)时,表达为固体的熔点或固体开始形变。不同种类的固体内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最高强度max(T)不同,表现为固体的熔点不同。一种固体熔点越高,说明这种固体内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T越强,形变同理。

固体形态,由于不同固体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成分种类各不相同,致使不同固体内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并不是占有100%,但是会占主导地位。不同比例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会让不同固体表达出不同的物理特性,如刚性、硬度、韧性、延展性等等,会在“固体特性”小节中分别解析。

物体结构模式

由于科学界对物质的直观认识最深只停留在原子层次,即电子隧道显微镜所能触及的层次,原子层次以下的场景只能通过某些对撞机实验现象、X光透射现象与理论物理结合并推演来描绘。但作为理论物理核心之一的经典原子模型是一个错误模型,导致这些花费巨大的实验并不能让人们正确认识物体内部的结构形态,同时电子隧道显微镜也只停留在原子表面的影像观察,而不能描绘原子空间内以太层次的物质运动,由此限制了材料科学的发展。

而若单纯用以太压力来描绘物体结构过于笼统与粗略,因此这里用分子与原子层次的以太旋涡相互作用来直观描绘物体结构的细分模式,即固体、液体、气体、等离子体的成因,这是通过共价键、范德华力、场涡之间的作用平衡来体现的。

以太理论下,分子是原子以太旋涡耦合作用下的次生以太旋涡空间形态。

原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分两种模式: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这两种吸附结构表现为分子间的共价健,然后分子之间通过次生以太旋涡之间的力场作用相互吸引,即范德华力,再次结合成形成分子群,最后形成普通物体形态。两种结构模型已在“耦合原理”小节详细描述。

在原子层次,物体本质是原子以太旋涡堆积体,内部由于原子的热运动而产生相互作用,继而形成场涡,即物体内生场涡。物体内生场涡的波动,如普通波一般,有波长与频率及波压,场涡在物体以太空间传递,牵引以太作旋涡运动,继而牵引原子、分子以太旋涡,物体内的原子以太旋涡,其实是漂浮在以太空间。

这个牵引作用会影响原子之间的相互联系,表现为对原子耦合结构与范德华力的干扰或破坏,从而使物体表现出固体、液体、气体、等离子体等等物理结构形态。

经典物理理论下,人们对升温导致固体变成液体或液体变成气体很容易理解,在于升温导致原子热运动增加,原子间的相互作用被削弱,物体内部稳定结构破坏而表现出新的物理结构形态。但这种描绘只是停留在热运动这种泛泛而谈的概念对原子之间结构的影响,而没有精确描绘热运动的以太层次作用形态:场涡。

这里也纠正了分子结构变化的经典物理理论认识:是原子耦合结构的破坏而出现新的原子结构形态,而非共用电子对出现异常。

物体内的每一个原子以太旋涡,都同时受共价键(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异旋同极吸附作用)、范德华力(分子以太旋涡的力场作用)、场涡三者共同作用。三种作用的最高作用强度相互对比大小不同,使物体在固体、液体、气体、等离子体这些形态之间转变。下面用不同小节分别描绘这些结构形态,并用具体物体来举例说明。为描述方便,分别用不同字母符号代表这几个作用:

T=同旋异极吸附作用
Y=异旋同极吸附作用
F=范德华力
f =场涡作用

万物成形原理

物体通过原子层面的堆积,形成万物形态,这在经典物理结构理论里,被归于以原子间的共用电子对为基本作用形态的共价健而形成分子结构,继而通过分子间的范德华力作用而形成物体。由于西方经典原子理论的错误,导致共价健与范德华力的内涵认识不正确,于是这种物理结构成因,并没有正确阐述物体空间形态的结构原理。以太旋涡理论另有结构原理解析。

万物在原子时空尺度,是以原子以太旋涡为结构单元的空间堆积体。

原子以太旋涡相互靠近后,因内部空间的电子以太旋涡连珠运动及原子自身热振动,导致众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以太流动速度,大于众原子以太旋涡外围空间的以太流动速度,在力学上表现为内部以太压强小于外部以太压强,于是众原子以太旋涡被外围以太压在一起,边缘反射或发射光,即以太纵波振动,在意识中表现出空间影像轮廓,被人们定义为一个物体,这就是万物成形原理。

这与马德堡实验中将两个半球扣在一起后,将内部抽成真空,从而两个半球被外部气压紧紧压一起连马都拉不开,原理一样:都是外围压强大于内部压强,从而内部物质被堆积在一起。无数微观以太旋涡之间形成超低压强状态,于是能紧紧相互吸引在一起。这也是流体的伯努利原理在以太涡流运动形态上的应用。

这种压力作用,在原子电子时空尺度表现为电荷吸引力,在恒星星系时空尺度表现为万有引力,在人类意识上展现为一个物体。由此可以说,电荷吸引力是不存在的,万有引力也是不存在的,只有两物体外围的以太压力。

万有引力,其实是万有压力。所有力场,都是以太压力场,这是统一场论的核心描绘。

人们日常所见的各类物体,其实都是以太运动相互平衡后,构成的空间结构的光影形象,因此说万物是虚幻的。也即物体,只是以太旋涡的一种空间影像,其内外都是以太,只是以太的运动形态不同导致反射光的影像不同而被分别定义为不同种类的物体,本质都是以太运动。

许多固体在极低温时,会变得很脆的,就在于原子以太旋涡间振动减弱,从而物体内外的以太压力差变小,稍有外界振动传入后,就会导致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分崩离兮,表现为脆性,比如放入液氮中的花朵拿出来之后一捏就碎。

在中国古代,有“聚则成形,散则为气”一说,简洁而精确的描绘了万物成形原理。

“形”即万物结构形态,气即以太波流一体。以太波流一体产生旋涡运动,各个旋涡相互接近后产生整体空间内的中心低压,由外围以太的压力作用而聚在一起,构建出各种特定以太运动时空结构。这些时空结构边界的光与影被意识感知,后因形态不同而分别被定义出各种“客观”物体存在。这与上面描绘的物体成形原理完全一致。因此说中国上古时代已经认识到正确的物体结构内在机制,只是过于高端让后人认识不了,被归于玄学,反而让西方的错误物体结构机制理论大行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