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息原理

在全息摄影技术构架中,由分束镜将一束激光分成两束光线,其中一束光线照射在要被摄影的物体上,反射时由于物体表面对光能量的吸收不同,从而光强度发生变化,表达为反射后的光携带物体的影像信息,是为物束光,另一束光为参考光。在物束光与参考光的干涉区域放一张感光胶片,胶片上就能得到物体的全息影像,即胶片的每一个微小局部区域都包含物体的整个影像信息。

由于西方科学界并没有认识到光作为以太纵波的本质,因此虽然在现实应用上发现了全息摄影技术,但并没有正确解构全息原理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只是笼统地归于光的干涉作用。由光与波的干涉场涡形态可以来诠释这一技术构架的原理。

物束光与参考光是相同频率,不同方向的两束光波,相遇时会发生干涉。在干涉区,两束光相遇的每一个波长片断都会形成干涉场涡,这些场涡驱动空间以太形成旋涡,以太旋涡之间再融合形成一个整体覆盖整个干涉区域的大旋涡,并承载着一个大场涡,两者波流一体。场涡是一种螺旋圆周收敛形态的波传递运动,传递时的部分振动能量被禁锢在干涉区域里,而振动能量的强度变化表达为信息,如此物束光携带的物体影像信息也被禁锢在这一干涉区域里。随着这个大场涡的流转,整个物体影像的各个细节信息随之分布在整个干涉区域空间。

物体的影像精度由波长与频率与约束,每一个波峰与波谷构成的波长片断,都记录一次物体的影像信息,在一个时空区域,记录多少次物体的影像,由这个时空区域的跨度决定,比如,这个跨度是十个波长,那么就有十次物体的影像信息,这个跨度有一百个波长,那么就有一百次物体的影像信息。随着物束光与参考光每个波长片断的不断干涉,就如老唱片机的磁碟轨道将磁头的磁变化信息记录下来,这个干涉场涡持续地记录物束光每一次波动变化时携带的物体影像信息。当这个大场涡运动形态投射在感光胶片上,胶片上的每一小块区域,都包含整个物体影像的全部信息,从而获得全息胶片。这就是全息原理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

这个全息原理在影像摄取的应用于就是全息影像技术,当下的全息技术一般指三维投影技术,与这里描绘的全息原理所指向的摄影技术不同。

干涉场涡

光的干涉,是几束相同频率的光波在空间相遇时相互叠加,在某些区域始终加强,在另一些区域则始终削弱,形成稳定的强弱分布的现象。光的干涉现象证实了光具有波动性。由于西方科学界未能认识到光是以太纵波的实质,导致这种现象描绘仍只停留在表面层次。

认识到光是以太纵波,就可以简单地描绘两束相同频率的光相互干涉时的场景:

由于两束光频率相同,方向不同,光路相交时,在一个频率与波长相交区域内的平衡位置上推动以太传递振动能量时,产生路径干扰与以太运动偏向,偏向达到圆周形态后,就表达为场涡,这就是光的干涉场涡。

光的干涉场涡是湍流场涡的有序形态。

这些场涡驱动以太形成旋涡,以太旋涡之间再融合形成一个整体覆盖整个干涉区域的大旋涡,并承载着一个大场涡,两者波流一体。而入射光经过这一干涉区域时,入射光的振动形态被以太旋涡干扰与影响,表达为入射光从干涉区域出来成为出射光后,出射光会携带干涉区的以太流转与振动信息。若是物体发射或反射的光产生干涉场涡,则物体状态影像的各个细节随这个大场涡流转,分布在整个干涉区域,这是全息原理的理解基础。

由于所有波都是纵波,光波是波的一种类别,因此其它波如水波、声波、电等等,若出现干涉现象,都会形成干涉场涡。比如水波的干涉场涡会在干涉区域牵引水体产生荡漾涟漪形态,涟漪的凹陷处,即为场涡的涡心。又如电的干涉场涡会在导体内的干涉区域形成以太旋涡,即磁涡流,又如人体心脏振动波的干涉场涡能约束细胞复制后的生命组织空间结构形态,会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中)·生命意志篇》里详细描述,等等。

时光机

时光机,即时间机器,在与时间有关的科幻片中经常出现,启动后可穿越时光,让人能抵达过去,通过穿越者对历史事件的干扰与作用,来影响当下正在发生的重大事件的进程,或让穿越者抵达未来的某个时代,如电影《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时间机器》,《星际穿越》,电视剧《回到未来》,《叮当猫之时光机》等等场景描绘。而本小节原理描绘下的时间机器,是不能回到过去,只能抵达未来,或抵达与过去一样场景的。要理解时间机器运行原理,先引入一个概念:宇宙时。

宇宙时,是宇宙中所有空域的计时标准,它是由观察者来确定的。

宇宙时这一概念与百科的定义“全宇宙都适用的统一时间,也称宇宙标准时或普适时”一致,但内涵不同。它不是百科描绘的“用演化着的宇宙本身作为时计来计量”,而是由观察者选择与确定,在于“演化着的宇宙本身”这一描绘,仍只是观察者的描绘。

宇宙时,与北京时间类似。比如观察者可以用北京时间计量其观测空间内所有物质的运动状态,那么这个北京时间,就是一个宇宙时,观察者也可以用自己的当地时间来计量其观测空间内所有物质的运动状态,这个当地时间也是一个宇宙时。不同的观察者有不同的宇宙时,一个观察者在一个时间计量操作中则只有一个宇宙时,不同观察者之间的宇宙时可以相互转换,就如北京时间可以转换为格林威治时间。与宇宙时对应的概念就是局域时。

局域时,是宇宙中某一个局部空域的计时标准,它也是由观察者来确定的。

即一个观察者确定一个宇宙时的瞬间,所有局部空域的计时方式都是局域时。一个物体空间,就是相对于观察者能观测到的整个空间内的一个局部空域,于是一个物体空间内部的计时标准,在观察者选择物体空间之外的某个计时标准为宇宙时后,就是一个局域时。同一观察者确定的宇宙时与局域时可以相互转换,完全由观察者的选择来决定。

时间是运动的度量,在牛顿力学中表达为a=v/t或v=S/t,反过来可以用运动来反映时间计量值,即

在这个t=S/v公式里,S不变时,若v增加,则t减少,代表时间变快;反之v减小,则t增加,代表时间变慢。在t=v/a公式里,v不变时,若a增加,则t减少,代表时间变快;反之a减小,则t增加,代表时间变慢。

时间机器,是能让时间变慢或变快的机器,而当人们说时间变慢或变快,是在天然地选择一个标准时来参照对比被考查的时间,这个标准时就是宇宙时,被考查的时间就是局域时。于是可设定局域时与宇宙时之间的对比,为时间速率。用t0代表宇宙时,用t代表局域时,用V(t)时间速率,有关系式:

当V(t)>1,则局域时相对宇宙时变快
当V(t)=1,则局域时与宇宙时一致
当V(t)<1,则局域时相对宇宙时变慢

由这个时间与运动互为因果的关系可知,物体状态变化的速率可以来反映时间的快慢。比如生活中,冰箱就是一个广义上的时间机器。食物放入冰箱中冷冻,其腐败的速度较常温会变慢,对观察者来说,可以定义食物空间的局域时相对于宇宙时变慢,从而导致其腐败变慢。而一个普通的电饭锅,也是一个广义上的时间机器。米粒放入电饭锅中加热变熟过程中,其膨胀速度较常温会变快,对观察者来说,可以定义米粒空间的局域时相对于宇宙时变快,从而导致其膨胀变快。甚至一辆汽车,也是一个广义上的时间机器。驾驶员启动汽车可以用更快的速度抵达某一目的地,在相同的距离上,相对于步行,表达为所费时间更短,对观察者来说,可以定义驾驶员的局域时相对于宇宙时变快,从而导致其在经过相同的距离所需宇宙时更少。

又如“宇称不守恒”小节提到的对钴放射电子数量的检测实验中,其中一块钴的放射出的电子数量相对要少,对观察者来说,可以定义这块钴所处空间的局域时相对于宇宙时变慢,从而导致其放射出的电子数量要少,而另一块钴的放射出的电子数量相对要多,对观察者来说,可以定义这另一块钴所处空间的局域时相对于宇宙时变快,从而导致其放射出的电子数量要多。

就冰箱、电饭锅本身的物质作用而言,是空间温度下降或上升导致食物的热运动降低或加快,进而食物的结构状态产生与常温不一样的变化;对宇称不守恒验证实验而言,是外来强磁场导致互为对照组的钴原子以太旋涡的运动状态产生变化,进而钴金属空间结构状态变化不同并有不同的电子辐射频率。而物质空间是以太空间,温度、磁场都是以太波动与运动的宏观显现,这些装置的共同点就是通过人为手段使物体空间的以太波动减弱或增强,进而导致计量物体运动的时间变慢或变快。

其它如验证相对论正确性的绕地球飞行的原子钟实验,也是两个原子钟分别处在地球表面与近地轨道,轨道空间里的以太波动与地表空间里的以太波动强度不同,对原子钟振动频率的影响不同,导致两原子钟计量的时间数值有差异,被认为“验证”了相对论的正确性。这是西方科学界认识不到地球空间是以太空间,认识不到时间是运动的度量这一本质,进而认识不到各局部空域的以太运动分布差异会对原子钟的计量过程产生不同影响后的错误判定,也即这个实验是不能证明相对论的。其实就上面的冰箱低温与电饭锅高温对时间计量的影响,也可以用两个原子钟作一个对比实验:用两个已经较正为一致的原子钟,分别放进零度以下的冰箱与100度高温的电饭锅里几天,再拿出来观察,可以确定其各自的时间计量结果是不同的,放冰箱里的原子钟的时刻要比放在电饭锅里的原子钟的时刻要小。

那如何通过技术手段来实现一个物体空间的以太波动强度变化,进而如科幻片中那种改变物体时间的快慢呢?

物体运动,本质是一种波动,在“运动成因·御波而行”小节描绘过这一波动形态,物体的运动速度由物体内部的波动速度决定,而波动速度,又是通过频率与波长来表达,于是可以通过影响波动的频率与波长,来实现物质运动速度的变化。同时,一个物体内部空间存在一个大场涡,场涡的本质也是波动,物体内部大场涡的流转状态决定这个物体的空间结构状态,于是也可以通过影响场涡的流转速度,来实现物质结构状态的变化。而物体空间波动频率与时间负相关,于是这种频率可作为宇宙时对比物体时间的参照。在观察者选取的宇宙时计量下的物体状态变化中,若物体内部波动频率变高,就是物体局域时变快;若物体内部波动频率变低,就是物体局域时变慢。由这个认识结合宇宙时与局域时的关系,可以得出的时间机器技术原理:

通过人造以太旋涡,来调整落入旋涡中的物体空间的以太波动,从而实现物体时间变快或变慢。

宏观以太旋涡,在仪器上表达为磁场,因此这个时间机器的技术原理就是通过不同方向的强磁场来现实物体的时间变化。这是建立在超导技术基础上的,在于由超导体构成的线圈,能产生最强的磁场。

落入以太旋涡中的物体时间是变快还是变慢,由以太旋涡的方向与物体内部的场涡之间的关系决定,比如以太旋涡顺逆方向与物体场涡方向一致,两者作用结果是物体场涡流转速度增加,于是物体的时间就变快,反之以太旋涡顺逆方向与物体场涡方向相反,两者作用结果是物体场涡流转速度减慢,于是物体的时间就变慢。自然,具体的以太旋涡与物体场涡之间作用关系导致的时间变化,需由实践中发现与确认。

这里重申的一点是:通过时间机器,是不能回到过去的,只能到达相对于观察者当下的某个未来,且到达那个未来后,就不能再回到原当下这个时刻点。且这个未来有可能就是一瞬间,比如某个人落入地球表面某空域自发形成的以太旋涡,若这个以太旋涡能加速这个人的时间,那么在观察者的宇宙时计量下,会看到这个人衰老加速的场景。这也是人们在生活中看到某人消失的奇异事件发生几十年后,某人又出现,但容颜不变的原因,在于能看到场景的都是时间变慢的场景,而时间变快的场景里,几十年后早就已经没有人的形态了。

太极八卦图,也是一个时间机器原理图:

太极,是以太旋涡;八卦是以太旋涡发生器;黑白子,是落入这个以太旋涡的物体。

质量与引力质量

质量是物质最重要的属性之一,这一概念起源于牛顿力学,定义是“物质的多少”,单位是“千克”,是整个西方科学理论体系的基础概念之一。后经过科学理论的不断发展,诞生出引力质量、惯性质量、动质量、静质量等概念。

质量的定义有两层意思:一是“多少”是数量的概念,以某一基础单元为数量1,有多少个基础单元,就有多少个数量,也就是有多大的质量。二是“物质”是同质的概念,即有相同成分或性质的事物,才有多与少的比较判定。若成分不同,就不能用多少来描绘。质量概念,其实是数量概念在物质领域的异化。千克与张、粒、桶、个等等计量单位类似,说一千克物质与说一张纸、一粒米、一桶水、一个人,都是相近理解物质多少的意思。

而所有物质的属性,都是人类意识强加于物质后的描绘,代表物质与意识间的关系,质量也是如此。现实中人们无法确定基本粒子是什么,而作为原子尺度层面的各元素原子在物体内数量巨大,也根本无法数数,因此就无法确定物质的基础单元是怎么回事,就不能描绘一个物体“有多少物质”,也即质量的本义“物质的多少”是没有计量意义的,是一个无现实操作可能的概念。

为解决物质的多少的判定,西方科学界设定一个标准物体在重力场里的受力大小为基础单元,来描绘“一个物体的物质是多少”。这个标准物体,就是国际千克原器,或某一温度、气压下的1升水。由此规范了计量物质的基础单元,让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方便理解一个物体的物质是多少,即引力质量。引力质量的数据,其实是一个物体与国际千克原器在重力场中受力大小的比例关系。也即,现实中人们测得的质量是千克力的比例倍数,比如说一个物体是5千克,它的意思是“此物体在重力场中所受的力是国际千克原器或1升标准水在重力场中的所受力的5倍”。

虽然可以通过引力质量来理解物质多少,但这一用引力质量代替质量本义的设定包含一个严重的逻辑问题:受力的大小与物质的多少,并无完全正相关联系。若将受力的大小=物质的多少,在很多情况下会产生错误,比如不是同一元素原子构成,但引力质量相等的物体,其实是不是能说两者含有相同的物质(以太);又如“阿尔法散射实验批判”小节提到的力与质量的逻辑错误导致了原子结构的错误定性,并误导整个现代科学理论体系。

比如上面这一5千克物体的例子中,这5千克物体内所含的物质多少,是否刚好是国际千克原器、1升标准水所含的物质(以太)数量的5倍之多,则完全不可知,自然,人们只能相信或当成就是5倍之多。日常中这样用一般不会用问题,但若物体重量过大,还是有影响的,比如一箱货物在靠近高纬度的地方称重,会比靠近赤道的地方称重,会有明显的可观察的略大的偏差,若将这种偏差认为是货物的物质损失就会错了。

由此也可知,现实科学界中代入各种与质量相关的物理公式中计数的质量,是力的大小,而非物质的多少,无论是F=ma中的质量,还是E=mc^2中的质量均是如此。这也是质能公式得以成立的内因。

而引力是以太旋涡的向心力,两个物体之间的引力大小,与各自包含的微观以太旋涡的角速度、角动量、半径距离相关,唯独与以太旋涡中含有多少物质(以太)无绝对正相关。引力质量,在地球表面环境里,表现为一个微观以太旋涡堆积体(物体)在一个大以太旋涡(地球)中的向心力大小。因此引力质量与双方以太旋涡的角速度、角运动、半径距离有关。

与“质量”概念正相关的是物体的“密度”概念,密度是一个物体的质量与体积的比值。现实中人们用的质量数据,其实是物体在地球上的所受引力大小,于是可知密度是一个物体内部单位空间内的以太旋涡的角速度、角动量大小的体现,也即:

密度是单位空间里以太运动的度量

这也是相同体积的两个物体,密度大的物体质量大,同时蕴含的能量高的内因。

运动成因·御波而行

在“牛顿第一定律之修正”小节中,修正了牛顿第一定律,指出由于不同时空尺度下圆周运动的存在,客观世界的万物随时处于运动状态改变中,不存在匀速直线运动与静止这么一种状态,匀速直线运动与静止是意识相对于物体时的关系,是一种感觉。虽然如此,由于牛顿定律构建的模型是理想模型,如有质量没有体积的质点,没有摩擦力及其它外力影响的环境等等,并由牛顿第一定律描绘为“任何物体都要保持匀速直线运动或静止状态,直到外力迫使它改变运动状态为止。”因此可以问:若一个物体处于这么一个理想世界里,也即一个物体在没有圆周运动的时空环境下,没有外力改变其状态时,以太旋涡理论下又是如何描绘这个物体的状态的?

要理解这个问题,可以先构建一个普通的理想实验:

观察者:定义所有实验状态
环境:平直以太空间,即这空间里的以太不处于旋涡之中,也不流动,如空气一般静止,这状态由观察者定义
物体:质量为m,初始速度为0,有一定空间体积V
外力:F,
作用时间:t

如此,按牛顿第二定律可知,这个物体会获得速度V=at。按牛顿第一定律的表述,这个物体在外力撤消之后,将会一直保持速度V。显然,牛顿并没有解释这个物体会一直保持这一速度V的原因,只是通过客观世界中地表环境的局部空间里,粗略地用实验现象来证明,这是在用表象来证明这一定律,其实并没有证明。这里面的逻辑是:我描绘“物体将会一直保持速度V”,你也看到“物体的确一直保持速度V”,于是我的定律是对的。

问:牛顿力学下,物体一直保持速度V的内在机制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一般是用惯性来解释:由于存在惯性,于是物体一直保持速度V。而问惯性成因是什么?惯性为何会导致物体保持速度V而不是以其它运动状态来前进?对此,牛顿及西方科学界就无能为力了,人们只是相信牛顿第一定律成立,也止于相信而已,这叫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有人说“物理只研究物体是这样的,不研究物体为什么是这样的”,这其实是逃避的方式。物理研究,不止要发现物体“是这样的”,还必须理解物体“为什么是这样的”,才叫知根知底,方为物理:物之道理。

问一:以太旋涡理论下又是如何解析这个外力F撤消时,物体获得V之后的状态?

曾在“惯性成因”小节里以太旋涡理论下的物体惯性成因,在于一个物体内部存在一个内生大场涡。这是物体内部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由于热运动而产生相互间的波传递,进而转化融合成为一个内生大场涡。这个内生大场涡时空尺度以下,有无数不同时空尺度的小场涡、微场涡在内生大场涡的轨道上流转,这一场景在“圆满状态”小节中描绘过。

当一个外力F作用在一个质量为m的物体上,经过时间t后撤消,物体获得速度V,这一过程中,外力在物体内部空间整体产生一个场涡,是为外生场涡,局部表现为波动。如此,在物体内部,就存在两个不同状态的场涡:内生场涡,与外生场涡。当外力撤消后,这个外生场涡,并不是凭空消失,还会存在于物体内部空间。于是物体内部空间,存在外生场涡与内生场涡之间相互融合的过程。

问二:那又如何来描绘这一外生、内生场涡的融合过程?

这两个问题是同一力F作用并撤消后,对物体作用影响的不同场景描绘与解释。这里可以构建另一个牛顿力学实验构架,来同时回答这两个问题:

观察者:定义所有实验状态
环境:平直以太空间,即这空间里的以太不处于旋涡之中,也不流动,如空气一般静止,这状态由观察者定义
小球A:质量为m,初始速度为0,有一定空间体积V
小球B:质量为m,初始速度为0,有与A一样的空间体积V
A与B之间,通过一条弹簧来连接固定并连接,弹簧质量是0
外力:F,
作用时间:t

外力F作用在小球A上,小球A就会向前运动,并压缩弹簧形成弹性势能,尔后弹性势能传递到小球B,于是小球B也开始运动。经过作用距离S后外力F撤消,于是小球A与小球B及中间的弹簧,获得速度V,及弹性势能E0。

在外力F撤消后,弹簧由于没有外力与加速度的影响,会有向两边扩张趋向,表现为对小球A产生阻挡作用,对小球B产生推进作用,于是弹性势能转换为小球A与小球B的动能与负动能,直到弹性势能为0,表现为小球A速度减至最低Va1,小球B速度增至最高Vb1,有:

Vb1 > V > Va1

由于小球B速度大于小球A,于是小球A与小球B的距离增加,导致弹簧被拉长,小球B的部分动能转化为弹簧弹性势能,并有向中心收缩趋向,作用在小球A上,表现为小球A速度增至最高Aa2,小球B速度减至最低Vb2,有

Vb2 < V < Va2

如此,由这两个小球及弹簧构成的运动实验构架里,在外力撤消后小球A与小球B的速度状态与弹簧势能的作用形态是:

小球A速度在Va1-V-Va2之间来回摆动
小球B速度在Vb1-V-Vb2之间来回摆动
弹簧势能在-max(E0)-0-max(E0)之间来回摆动

设一个反复周期是4⊿t,于是可以看到整个A、B双球结构,是以4⊿t为周期的A球向前通过弹簧推动B球,B球向前通过弹簧拉动A球的一舒一缩的前进过程,同时弹簧一舒一缩表达为波动。

将这小球A与小球B换成两个相互处于耦合状态的原子以太旋涡,两个原子以太旋涡整体构成一个分子以太旋涡,有受外力并撤消后,则有相同的场景分析。其中涡管相吸下的耦合结构及范德华力的吸引与排斥作用与弹簧的伸缩有类似的作用形态:处于一舒一缩的状态,一个作用周期是4⊿t。

而一个普通物体,是由无数的原子以太旋涡通过耦合结构与范德华力相互结合在一起,是无数分子以太旋涡的堆积体,当这个物体受到外力作用时,其局部的原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会有与小球A与小球B通过弹簧连接时的速度状态与弹性势能形态,这个速度状态与势能形态,在物体整体上,表现为在物体空间里的运动线程上的来回波动。

如此,一个物体运动在外力撤消后,在原子时空尺度,借助共价键与范德华力的链接,是前端的原子以太旋涡牵引后端的原子以太旋涡向前运动,后端的原子以太旋涡推动前端的原子以太旋涡向前运动,如此反复,在宏观上就表达为整个物体一直向前运动。这一牵引-推动的反复过程,表达为物体内部的纵波传递,在宏观上就表达为整个物体是在纵波作用下漂移运动,这就是御波而行。

而原子以太旋涡只是原子时空尺度的以太运动描绘,上面这一牵引-推动的反复过程在其它时空尺度都是相同的原理描绘,这一纵波形态描绘可以扩展到以太层次,也即以太纵波牵引物体作出运动,这就是运动成因。

这也是运动物体的波流一体形态描绘。

由以上描绘也可知:纵波速度v=物体速度V

现实生活中,人的左右脚反复交换跨步推进人向前行,这是一个波动推进人体运动的例子,又如汽车的四轮子周期性旋转推进汽车前行,也是一个波动推进车体运动的例子,其它如蛇的扭曲身体推进,蚂蚁六肢交替前行,划龙舟时浆叶反复作用于水推进龙舟运动,都是一个波动推进物体运动的直观例子。不直观的如空气波动推进云片前行,以太波动推动万物前行。

而所有波传递,都会产生场涡,这个外力作用时,除了在物体内部产生纵波传递外,还伴随外生场涡在物体内部空间流转。而物体内部存在一个内生场涡,于是在物体内部空间,也存在内生场涡与外生场涡相互融合的过程,这一融合过程作用于整个物体,表现为物体有旋转趋向。

内生、外生场涡融合过程中对物体整体的旋转作用,也是一个御波而行的过程。相对于纵波作用下的物体御波而行过程,一个是直行运动状态,一个是周行运动状态,两个状态同时存在于一个受力后的物体上,现实中具体表达由物体与周边环境的关系来展现哪一种状态占主导地位而让人们去描绘。

内生、外生场涡的融合过程,还会导致物体产生进动现象,进动是由于两个场涡的涡面通常不在同一绝对平面上,进而对物体旋转面产生此高彼低的如跷跷板般的上下起伏的作用形态,在整体场涡的轴方向上表现为进动,这里就不再详细描绘。

若物体是处于悬空自由状态,就表现为一边向前运动,一边作旋转运动,比如日常中随手扔出去一块石头的运动状态就是这样子。当然,西方科学界会说旋转是由于存在力矩作用,这是将结果当成因的本末倒置的说法--力矩是一种运动之后的结果状态测定与数学计量描绘,非运动状态改变的起因。随着物体运动持续,纵波逐渐转换为外生场涡,表达为物体速度减慢,旋转加快,最终就是物体停止向前运动,转轴与物体外空间以太相对静止,外生场涡与内生场涡完全融合达到圆满状态成为新内生场涡,宏观上表达为外力所作的功全部转化为物体的角动量。

这就是以太旋涡理论下的物体在理想条件下获得V之后的状态描绘。

统一场概论

雪印堂主人注:
今天12月26日,是毛主席的124周年诞辰日,在此怀念老人家。
本“统一场概论”小节,是《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的最后一个小节,至此重构整个基础科学理论体系基本完毕,以后可能会增补一些各章节内容。

人们希望构建出统一场,将各种物理理论统一到一个理论里,而不是各理论独立并相互矛盾,但现实中产生那么多的概念与理论,如牛顿力学、相对论、量子力学三足鼎立,如各类微观粒子的数量繁多,让人们无的是从。

而之所以产生这么多名称概念与理论,在于西方科学研究,只停留在物质作用的观察表象,借光景观察与仪器信号特征来展开研究,由此带来了便利,同时光与仪器的弊端体现其中:有了光,可直观理解,但只能得到光构建出的物质状态的影像;有了仪器,方便了观察,但只能得到仪器反应出来的信号特征。将物质作用影像当成物质作用本身,将仪器信号特征当成物质状态本身,科学研究开始走上错误的道路。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西方科学研究,就是成也仪器,败也仪器,这也是天道“一得一失”道理的具象之一。从上面各章节的描述可知:所有场,都是力场,是物质作用于仪器后的信号特征强度的梯度分布。电荷、电场、磁场、静电场、引力场、挠场、真空涨落,等等,都是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流作用于仪器的力场梯度分布,这就是统一场概论。

这里将各种基本物理理论及概念作一个归类,可以发现这些都不是过以太及以太运动的显像。用一个简略表格以示归纳:

西方物理现象及概念 以太旋涡论下对应实质 统一形态
电荷 微观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宏观上表达为特定涡流作用于仪器的信号特征
磁场 宏观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
电场 微观以太流力场梯度分布
静电场 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
范德华力 分子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共价键 原子以太旋涡间的涡管吸附结构
引力场 宇观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
真空涨落 弥漫以太的力场梯度分布
挠场 以太螺旋涡形收敛运动力场梯度分布
强相互作用 原子核内更微观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压力
弱相互作用 电子核内更微观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
电磁力 原子以太旋涡的涡流对冲、相合作用
万有引力 宇观尺度以太旋涡的向心力
中子 原子核振动波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纵波
中微子 电子核振动波
γ射线 原子内核以太旋涡振动波
X射线 电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紫外线 重元素原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可见光 原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红外线 分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微波 振荡线圈、振荡电容以太旋涡振动波
引力波 星球、星系以太旋涡振动波
电流 导体内调频的以太振动波
质子 质子尺度以太旋涡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
电子 电子尺度以太旋涡
原子 原子尺度以太旋涡
分子 原子以太旋涡耦合体
恒星、行星空间 星球尺度以太旋涡
银河系、河外星系 星系尺度以太旋涡
轻子等各类更微观长寿命带电荷粒子 电子尺度下更微观尺度的有核以太旋涡
介子等各类更微观短寿命带电荷粒子 电子尺度下更微观尺度的无核以太涡旋
电子核 电子核尺度更微观以太旋涡堆积体
原子核 原子核尺度更微观以太旋涡堆积体
星球 星球尺度原子以太旋涡堆积体
银核 银核尺度恒星以太旋涡堆积体
正电荷 微观以太旋涡间力的作用的错判 观察者站位与粒子涡面的关系体现
负电荷 微观以太旋涡间力的作用的错判
正粒子 微观以太旋涡逆(或顺)时针形态
反粒子 微观以太旋涡顺(或逆)时针形态
相对论 物质运动的影像描绘 物质作用的影像与本身描绘
量子力学 物质状态的影像描绘
牛顿力学 物质作用的抽像描绘
以太论 物质作用的实质描绘
振动波 以太旋涡的振动能量传递 振动波的表达方式不同
物质波 振动波空间形态借粒子表达出来
横波 是纵波的影像 都是纵波
纵波 唯一波动形态
物质 流动的以太 以太
反物质 流动的以太
暗物质 流动的以太
平衡位置反复性的物质运动 不同物质运动在意识里的归类
粒子 圆周形态封闭性的物质运动
万物 以太旋涡的空间结构体 以太运动在意识里的影像
以太旋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
以太 古希腊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宇宙本源的名称
太一、太乙 东方上古时期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物质 西方当代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东方古代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一些简略的表述:

四种相互作用的统一:以太旋涡在不同时空尺度的关系的体现
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统一:是意识与物质之间矛盾的体现
牛顿力学与相对论、量子力学的统一:是物质运动与影像运动的关系
万物与场的统一:某种物质对仪器的作用,当成物质本身,是将信号当成物质
各种电荷粒子的统一:都是不同层次的微观以太旋涡
各种中性粒子的统一:都是超高频波的粒子性体现,本质是以太纵波。
正反粒子的统一:观察者的站位与粒子涡面关系的体现
各种电磁波的统一:不同频率的以太振动波
粒子与波的统一:以太运动被禁锢在一个圆周内,周而复始的流转,与以太运动被禁锢在平衡位置来回反复的流转
各空间的统一:行星、恒星、星系、原子、电子空间都是以太旋涡不同时空尺度的空间体现

以上所有概念的统一:都是以太运动在意识里的反应,是物质与意识之间的关系具像。

一切归结于物质与意识之间的矛盾:意识只能通过物质作用来理解物质,物质作用=/=物质,于是意识永远没有直观认识物质本源的可能。

人们总要探究事物的根源,是无法接受不能被解构的存在,这里以太,也即道、物质,就是一个无法解构的客观存在。因此以太旋涡论,仍只停留在现象的描绘,是物质作用的描绘,而不是物质本身的描绘。对于物质本身的描绘,无法通过观察与文字来表述,在于观察只能得到光构成的影像,言语只能得到文字的构架,这些都是物质与意识之间关系的体现,但都不是物质本身。

要理解物质本身,只能依赖东方宇宙观下的理解方式:

(完)

挠场

这里先重申一些概念的定义,作为理解基础:

真空是以太空间
电荷是微观粒子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磁场是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场,是以太流的力场,是仪器的信号特征强度的梯度分布形态

挠场百科:“(torsion field)又称自旋场(spin field)或扭场(axion field)是物体自旋所扭曲时空结构所产生的场,这种场在过去30年来已被主要是俄国科学界大量的实验所证实。1993年俄国物理学家希波夫(Shipov)提出一套真空方程式,来讨论物理真空的种种性质。根据他的方程式所导出的挠场拥有极不寻常的特性,例如挠场不会被任何自然物质所遮罩,在自然物质中传播不会损失能量,它的作用只会改变物质的自旋状态;挠场的传播速度至少为光速的10^9倍(10亿倍);挠场源被移走以后,在该地仍保留著空间自旋结构,也就是挠场有残留效应,这些现象与水晶的气场极为类似。如果希波夫方程式是正确的话,20世纪量子力学所遗忘的挠场,可能会成为21世纪科学的前缘,它将揭开气场、超感知觉包含心电感应、透视力、预知未来、念力的神秘面纱。”

“挠场的证据:从我们的电解实验结果中,看到了挠场存在的证据,例如通过辐射自照相法观察到的高度定向的β-粒子束;有时,断开电解电压后,仍能看到电极尖端处持续出现的气泡,说明该处残留的挠场仍在起作用;许多实验室观察到的停止电解后出现的持续放热现象亦可用挠场的存在作解释。”

与挠场相关的概念还有挠率。挠率是指线的扭曲率,它的绝对值度量了曲线上邻近两点的次法向量之间的夹角对弧长的变化率。平面曲线是挠率恒为零的曲线。空间曲线如不是落在一平面上,则称为挠曲线。比如拧毛巾沥水,会产生毛巾空间的扭曲形态,就是一种挠曲线形态。

这里是以以太旋涡论为基础,从物质作用形态上去描绘挠场的直观面目,并不在数学上描绘其具体的运动公式。而西方科学界的所有物质概念,都是由某种物质作用在仪器后,产生的有别于已知物质的信号特征被定义。所有信号特征,都是一种力的作用的显现。所有场,都是力场,是微观流体的力的作用的梯度分布。电场、磁场、引力场均是如此,挠场也是如此。

可以看这挠场的特征:说挠场由物质自旋产生,这其实是时空弯曲概念下的拓展描绘。即挠场,是物质质量弯曲时空后的时空扭曲形态。时空扭曲,是指“根据相对论的解释,当一个有质量的物体体积趋于0时,其引力会达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从而改变空间,导致光都无法在其空间里逃避,进而形成时空扭曲。”这是指西方界在肯定广义时空论正确性后的场景引述。自然西方界无法说清质量弯曲时空的内在机制。

从以太旋涡论可知,不同时空尺度的物体空间,均是以太空间。以太应各时空尺度的物质内部粒子在平衡位置振动,产生振动波,进而形成场涡,驱动空间以太在场涡线程上运动,形成以太涡流。以太涡流对光线的偏折,被爱因斯坦讹化成时空弯曲,并由此带来对挠场的困扰。以太涡流,在一个星球、物体、粒子空间里,应区域空间的不同,其运动形态是有差别的。以星球为例,在星球黄道面,是平面旋涡形态向星球四周环绕并发散,在星球两极,是螺旋涡形运动形态向星球中心收敛并汇集。

在西方科学界,对各种场的概念,都是以平直或曲线的场线模型展开描绘的,对三维空间立体的物质运动描绘极少,当某种三维空间立体的螺旋物质运动形态被仪器检测后形成信号特征及强度分布,就有了挠场概念的诞生。挠场,就是这种三维立体空间里某种物质运动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

在“以太涡流空间运动形态初考”,“赤道辐合带”小节的以太涡流运行图例描绘里,可以看出地球两极外侧空间以太流的运动形态,与挠场的模拟描绘图,几近一致。也即:

挠场=以太螺旋涡形运动收敛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

这种运动形态,如锥形弹簧形态一般扭曲延伸。在现实中观察一个水漩涡中心涡管处的水流运动形态,可以直观理解微观领域挠场的以太流运动实质。

由此对挠场本质的定性认识,可以考查俄罗斯物理学家总结挠场的一系列与众不同性质的内涵:

1、不像电磁场那样,同电荷相排斥,异电荷相吸引,挠场是同荷合并,而异荷排斥;

-->挠场是螺旋涡形收敛运动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当两个相同的螺旋涡收敛运动形态的以太涡流平行同向运动时,就会表达为吸引与融合,并被称为互为“同荷”,若这两个以太涡流平行相向运动,就会表达为排斥与对冲,并被称为互为“异荷”。找两根一样的弹簧,并排同向旋转,两根弹簧就能慢慢交织在一起并融为一体;并排反向旋转,则会相冲,这就是同荷合并,而异荷排斥的物质作用实质。

2、由于挠场是由经典的自旋产生的,所以,挠场对物体的作用只会改变物体的自旋状态;

-->微观以太旋涡运动,在人类仪器上表现为自旋。挠场,并不是由经典的自旋产生,而是挠场与粒子自旋,均由粒子中心的以太振动产生,在“星球自转、公转动力源”小节中描绘这种动力作用过程。这是人们不明白粒子自旋成因后的将结果现象当成事件成因的又一错判。

-->人们将一个以太旋涡的对外作用,因时空尺度不同或时空区域不同而产生信号特征不同,分割成不同的理解,从而有电荷、磁矩、自旋、挠场等不同的概念,以为它们迥然不同,而认识不到这只是同一物质作用根源的不同显像。挠场是以太旋涡两极外侧空间涡流运动的力场梯度分布,当有外力作用于这两极外侧的涡流时,就会对整个粒子空间产生轴偏向,表现为“改变物体自旋状态布”。

3、挠场在通过一般物理介质时不会被吸收,也不会产生相互作用;

-->物质空间,是以太空间,力场是以太旋涡的涡流作用的梯度分布,而涡流运动源于旋涡中心的振动产生的场涡运动,这种振动能穿透一般物理介质,表达为物理介质内部也产生挠场,被误认为不会被吸收,与不会产生相互作用。任何不同的物质运动,若处在一个时空点,必会产生相互作用,而相互作用能否被人类认识,能否被人类检测,则是另一回事。

4、挠场的传播速度不低于109倍光速,这一现象与量子非局域性的表现相关;

-->这种传播速度,只是猜测。人类目前根本没能力去检测到这么高的速度。而量子是一个流行词,凡一切新的发现,都被扯上量子关系,以表达自己理论的先进性,如量子化学、量子生物学、量子电动力学等等。

5、由于任何物质都有非零的集体自旋,因此,任何物质都有自身的挠场;

-->任何物质都是以太旋涡的堆积体,会带来两极空间的以太螺旋涡形运动形态,表现为任何物质都有自身的挠场。

6、挠场具有记忆和滞后作用,也就是具有一定强度和频率的挠场的场源把围绕该物体的空间中的物理真空极化了,所以,当场源被移走后,空间的涡旋结构仍然保留,挠场还可以存在;

-->旋涡运动,有稳定性,也是运动的禁锢的一种形态,于是具有记忆性。记性性,是旋涡稳定性与运动禁锢的另一种说法。力场的作用是通过以太传递的,本身就需要时间,而螺旋涡形的传递形态滞后性更明显,就如一个力通过弹簧螺旋结构从一端传递到另一端,要比直线传递要慢得多,表达为滞后性。

-->物理真空,即以太空间。将物理真空极化,其实就是将以太空间里的以太挠动后而按螺旋涡形的轨迹流动。当场源被移动后,空间(即以太空间)的以太旋涡运动因运动禁锢而一直保留在原空域,表现为挠场还可以存在。

7、挠场具有轴向加速作用。

-->挠场是一螺旋涡形向物质中心运动的以太流的力场形态,于是其它物质粒子处于这个力场之中,就会有向通过涡轴向中心运动的趋向,表现为有轴向加速作用。

由于西方界并没有认识到电是导体内以太振动纵波的真面目,就会被电产生的物理宏观现象所迷惑。在这个电解实验里,当电流被切断后,由于振动波在导体内有一个衰减过程,在衰减期间,电极尖端仍能看到持续气泡。又如一般电解电路都带有电容,电容的残留电荷也会陆续释放,形成微电流等等,这些情况都会在电极尖端仍能看到持续的气泡,而被认为是“挠场存在的证据”。由于作者并不知道这种电解实验的具体电路、仪器构架,这里只能作粗略地分析。

偏向的世界

可能这里读者会有疑问:这里只举例钴逆原子以太旋涡所处的环境状态,在这个实验里被强磁场强化或削弱,从而增加或减少发射出电子,而按“正反粒子之辨”小节中描述的一般物体都是正反粒子杂堆在一起,那钴金属中也是正反原子以太旋涡杂堆在一起,那么其中的钴顺原子以太旋涡的环境状态,也应可以被强磁强化或削弱,而能增加或减少发射正电子,如上面“宇称不守恒”小节举例的钴逆原子以太旋涡在外来逆以太旋涡(正强磁场)表现出电子辐射一般,钴顺原子以太旋涡也可以在外来顺以太旋涡(反强磁场)影响下辐射正电子,如此实验也可以互为镜像的,为何观察不到这后一现象?

这是由于“宇称不守恒”小节中考查的实验是已有的钴金属在两个互为镜像的磁场中的状态,没有考查钴金属本身的状态。而这个问题对应的现象,其实就是钴金属本身的状态所致:钴金属本身的状态,也不是对称的。

钴金属本身的状态,是正反原子杂堆体,且可以推断正反原子总数也是大致接近,但钴顺原子以太旋涡之所以在外来顺以太旋涡(反强磁场)中不表现出辐射正电子,在于钴金属整体,并不是一个完全对称性的正反粒子粒子结构体:其内部存在一个整体性的只顺不逆或只逆不顺的大以太场涡-旋涡流转形态。这个大以太场涡-旋涡的流转形态已经在“波流一体·场涡”章节详细描述。

比如这里可以设定为逆,那么在未加入强磁场实验之时,钴金属内的正反原子以太旋涡已经处于一个大-逆以太场涡-旋涡的流转环境之中,这个大-逆以太场涡-旋涡导致钴金属整体内部环境处于“宇称不守恒”状态,这就如现实社会中,尽管男女相互对应(正反对应),总数接近,但整体却是一个男性主导社会一般,如此,钴的正反原子以太旋涡在钴金属整体状态时的对外表现,也是以钴逆原子以太旋涡表达为主,也是不对称的。比如只有钴逆原子以太旋涡发生β衰变,而钴顺原子以太旋涡不发生-β衰变,就是这个大以太场涡-旋涡影响所致。

而在宇称不守恒实验中,是将两块钴金属加入互为镜像的强磁场(正反强磁场),这两块钴金属内部有相同的大-逆以太场涡-旋涡流转形态,正反强磁场会强化或削弱这个大-逆以太场涡-旋涡的影响,或可能可以改变其流转方向,但不能完全消除这个影响,最终外来顺以太旋涡(反强磁场)对钴顺原子以太旋涡的影响效果,也就远低于外来逆以太旋涡(正强磁场)对钴逆原子以太旋涡的影响效果,如此就不能成为镜像。

因此在“宇称不守恒”中的这个实验现象内在机制描绘与“正反粒子之辨”的物体正反粒子杂堆并不冲突。由此也可以推广:

万物的内部结构形态,都是偏向的,是不对称的

根源在于内部大以太场涡-旋涡的存在,且具有某一周期下的单一的整体流转形态:只顺不逆,或只逆不顺。由此对于所有能观察到的正反粒子辐射物质,要么是只辐射正粒子或只辐射反粒子,要么是辐射的正粒子多一些或反粒子多一些,而不会是完全对称的在同时辐射正反粒子后还能辐射数目一致。

同样,由于万物是相互融合、交叉、混杂的,因此万物外部的大场涡状态,在某一周期,也是只顺不逆,或只逆不顺。于是:

万物所处的环境状态,也都是偏向的,是不对称

不对称,是不平衡的另一种说法。这个场涡流转形态单一性质导致的万物结构及环境不对称,是人们“不平衡是绝对的,平衡是相对”口头禅的物质作用根源。

这里也顺便指出西方科学界关于β衰变与-β衰变的内涵解说是错,并不是“放射性原子核放射电子(β粒子)和中微子而转变为另一种核的过程”,而是正、反原子以太旋涡外围轨道上的电子、正电子脱离轨道的过程,期间电子、正电子产生振动表现为中微子,就不再详细描绘。

场涡运动同构模式

以太运动,是以波流一体形式展开的,而波的传递会产生场涡运动,并形成以太旋涡。由于以太时空尺度的广泛性,即以太分布的时空尺度处于无穷大与无穷小之间,于是场涡运动,也发生在各个时空尺度里,无论是大到星系以太旋涡,中到恒星、行星以太旋涡,小到原子、电子以太旋涡,及电子尺度以下的更微观以太旋涡,都是波流一体的场涡-旋涡共同流转、运动模式。这就是场涡运动同构模式、旋涡空间同构模式、核空间同构模式得以实现的物质作用基础。

比如在一个大场涡之中,无数的小场涡在大场涡的运动轨道上流转,而这些小场涡之中,又有无数的微场涡在各个小场涡的运动轨道上流转,微场涡里仍有无数更低层次的场涡在其轨道上流转,同时,这个大场涡,又是在一个更大场涡的轨道上流转,如此反复上至无穷大时空尺度,下至无穷小时空尺度,人们可以看到一个场涡运动的全息形态,这就是场涡运动同构模式。

应力

固态物体由于外因(受力、湿度、温度场变化等)而变形时,在物体内各部分之间产生相互作用的内力,以抵抗这种外因的作用,并试图使物体从变形后的位置恢复到变形前的位置。单位面积上的内力称为应力。这种场景用牛顿力学就能分析理解,一般归结于物体本身的结构强度,结构强度越大,抵抗外力的能力也越,反之在外力作用下,整个物体结构就会崩塌而出现破碎、压偏、断裂等等物理现象。

但结构强度仍只是一种结果现象描绘。并不是结构强度大,使得物体有更高的抵抗外界作用力的能力,而是物体能抵抗更高的外界作用,而被人们描绘为结构强度大,反之,则描绘为结构强度小。在外界作用力加于物体以作检验之前,人们是不能判定一个物体的结构强度是强还是弱的。西方科学界经常以本末倒置地逻辑将结果现象当成事实成因,这就是一例。

比如同一体积的玻璃块,铁块、木块、冰块等等,对同一大小、方位、形式的外作用力的抵抗能力是不同的,形变程度、形态也是不同的,若出现结构崩塌,其碎片或断裂的状态也是有区别的,仅用结构强度来理解,除了是本末倒置之外的方式外,也是过于笼统。那如何来理解这些区别与不同?

在受外力作用时,在外部空间表现为运动状态改变,在内部空间表现为难压缩、韧性、刚性等。在“固体特性”小节中提到这种结构联结方式,是基于两个或多个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涡流对冲与涡管吸引来描绘固体结构特性的,这里是基于整个物体空间形态来描绘的:

一个物体所有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吸引联结作用,在整体空间产生物体大场涡,这个场涡又称为内生场涡。每一个物体,都有一个内生大场涡,这个内生大场涡,由无数的各层次的场涡融合而成。大场涡驱动以太在内部流转形成以太旋涡,以太旋涡承载场涡,是为波流一体。

当一个外力作用于物体之上,物体在另一面受到支撑力作用,两个力都在物体表面产生结构形变,在物体内部,表现为物体出现内压,这个内压以两个力的着力点为源头,通过物体空间的原子以太旋涡之间传递,都表现为场涡,这个场涡,即为外生场涡,一个力对应一个外生场涡。这个内生场涡在整体上对外界力的作用产生的外生场涡表现出对抗与反应行为,即为应力。

会在后面“牛顿第三定律的修正”小节中会具体描绘这一对抗场景。

当外力消失后,外生场涡成为无源场涡,场涡运动化为物体内部的热运动与内能等形式,表达为能量强度逐渐衰减。同时,内生场涡向物体外生场涡衰减的区域扩散,直到物体的边界。内生场涡还驱动物体原子以太旋涡向外扩散,表达为物体趋向恢复为原有形态。这个扩散过程其实与气体在外界压力减弱时膨胀形态一致:是内压向外扩张的结果。内压是宏观测压仪器的信号特性,本源也是内生场涡流转所致。若外生场涡没有衰减完毕,表达为物体保持外力作用而形变后的形状,也即应力残留现象。

物体内生场涡的对抗作用,也可以解析记忆合金的形变及复原原理。这种记忆合金的应力形变形式,与吹足气的气球在按压后恢复回原来的球形态有一样的作用过程,只是合金内部的内生场涡的作用形态没有气体压力的作用形态直观,同时掺合了固体模式下的原子以太旋涡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对空间形态的影响,而让人们感到神奇,就不再详细描绘。

若物体结构在外力作用下出现断裂、破碎、分解等等现象,这就是以物体的切割为作用代表的解体过程,见下一小节分析。

牛顿第二定律之修正

牛顿第二运动定律的常见表述,是物体加速度的大小跟作用力成正比,跟物体的质量成反比,且与物体质量的倒数成正比;加速度的方向跟作用力的方向相同。

牛顿第二定律描绘的力的作用具有瞬时性,即加速度和力同时产生、同时变化、同时消失。

当一个外力F作用于一个质量为m的物体后,物体的加速度开始从0到a的转变,牛顿第二定律中,由于是通过质点来抽象理解这一作用过程的,因此只能描绘外力F与加速度a的关系是F=ma,而无法描绘物体的加速度开始从0到a的这么一个改变过程:力作用于一个物体,是什么机制产生0到a的状态改变?力与加速度之间的转换模式是什么?要知道由于物体有空间体积,若让整个物体产生a的状态改变而忽略有力的传递时间过程,必须默认这个物体上所有的单位,都同时改变状态,这等于是力在这个物体空间内部是超距作用的,这是让人难以接受的。接触作用才是常态,超距作用会带来更难解答的内在机制问题。

有人可能会说力与加速度之间的转换模式是F=ma。其实这只是数学公式表达式,代表的是力的大小与加速度的大小之间的度量对比关系,并不是客观物质的力作用与加速度之间的转换模式。

物体0—>a的状态变化被牛顿力学忽略了,给人们以瞬时作用的感觉。牛顿力学的瞬时作用形态与电场、磁场的延时作用形态产生惯性系与非惯性系的区别。物体0—>a的状态变化其实是存在一个时间段的,并非瞬时作用形态,这是可观察的,在现实中物体先表现出惯性现象,再表现出运动状态改变现象,这个惯性现象的表达时间,也就是0—>a的变化时间。

也即,力的作用并不具有瞬时性。

牛顿第二定律另一个描绘的力的作用是具有矢量性,F=ma是一个矢量表达式,加速度和合力的方向始终保持一致。

但现实中一个力作用于静止物体时,除了展现加速度和合力的方向保持一致的运动现象外,还存在一个运动现象是旋转运动。用一个球在几近无摩擦力的水平面受力就可直观理解这个旋转运动,受力的球并非是沿合力方向平滑的在水平面作直线运动,而是以滚动的形式向前运动。这个旋转运动是与“加速度和合力的方向始终保持一致”相互冲突的。当然人们创造出“力矩”这一概念来解说旋转运动。而其实“力矩”概念只是旋转运动的结果描绘:因为人们观察到了旋转运动,为了解释这一现象,于是人们创造出“力矩”概念,而非力矩本就存在,然后导致旋转运动。用力矩来解释旋转运动,是一个本末倒置的行为。力矩又为何能导致旋转运动,则无法深入解析。

也即,“F=ma是一个矢量表达式”这种判定是不完整的。

牛顿第二定律再一个描绘的力的作用是具有独立性:即物体受几个外力作用,在一个外力作用下产生的加速度只与此外力有关,与其他力无关,各个力产生的加速度的矢量和等于合外力产生的加速度,合加速度和合外力有关。

但这种描绘没有证明意义,在于一个物体在受几个外力作用后,只表现出合外力下的合加速度运动现象,人们根本不能证明合外力中的某一个外力会产生某个加速度,这个加速度只是外力在矢量概念兼数学计算的结果,而不能说明某个外力处在合力中仍能完全独立地对物体产生某个加速度。同时“合力”概念,也没有说明几个外力是如何在物体内部空间相互契合衔接,最终表达为对物体的某个方向的合成加速作用的。

这些问题的存在,就是牛顿第二定律描绘与实际物体受力后现象的脱节之处,问题根源就在于牛顿力学的质点模型,这个模型是错的,存在质点的无空间形态与实际物体的有空间形态之间的矛盾,从而导致理论与实践背离,牛顿第二定律是一个需要完善的理论!

牛顿力学是以质点为标准模型构建的物质作用关系描绘,只是抽象地描绘物质作用关系,质点是一个只有质量而没有空间体积的数学模型,对一个有具体的空间结构的物体其实是不能准确描绘力在物体内部的传递过程的,在于现实中不存在一个只有质量而没有空间的点物体。牛顿力学虽然可以通过点作用的积分来构建整体的物体内部作用关系,但这从抽象点到具象物体之间的拓展,存在抽象与具象之间的联系问题。

同时,人们对物理研究习惯于数学公式的构建,但数学公式只能发现运动形态间的关系对比,而不能发现这个运动形态本身。也即数学上可以积分,但物质上则必须有某种具体作用来联系来实现这种抽象的积分关系,且这种联系无法在数学公式的字母上反映其性质,只能通过文字或图形对物质作用的直观表述来实现--公式里的字母本身是文字表述的简约抽象。因此就算牛顿力学借助数学工具达到简约的描绘,让人们可以定量分析物质作用的强度与时空尺度,但仍只是停留在表面层次。

这种联系既然不能在数学公式中反映出来,那具体又是什么呢?无数点之间的什么联系导致整个物体有某种运动形态并可以积分?

这种联系就是场涡!

当一个外力作用于一个物体时,在接触面由于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碰撞,形成物体内部波动,这个波动以接触面的受力点为起始点,向远受力点方向传递,直到充满整个物体内部空间,持续的波动形成一个场涡,这个场涡可称之为外生场涡。

外生场涡在物体内部空间的传递过程,是外生场涡与物体内生场涡相互融合的过程,这个从起始点到充满物体内部空间所需的时间,就是力的作用导致物体运动状态从0->a的时间!也即物体惯性系与非惯性系在场的层次是一致的,只是人们认识不到物体内部场涡,才有惯性系与非惯性系的区别。

而外力从开始作用于物体0达到加速度a的过程,就是这两个场涡从融合到圆满过程。

由外生场涡的作用过程可知,场涡为波的螺旋收敛形态,会牵引物体内部物质作旋涡运动,这就是一个力作用于物体时,物体有旋转的趋向。这里就不用力矩这个概念来解释旋转运动了。

而几个外力的合力形态,仍是几个外生场涡的相互融合后的整体外在表达形态。

惯性成因

惯性是具有保持静止状态或匀速直线运动状态的性质即保持运动状态不变的性质。惯性概念起源牛顿第一定律。

按牛顿第一定律规定,一切物体都具有惯性,惯性大小与物体的运动状态无关。惯性是“物体的一种固有属性,表现为物体对其运动状态变化的一种阻抗程度,质量是对物体惯性大小的量度。当作用在物体上的外力为零时,惯性表现为物体保持其运动状态不变,即保持静止或匀速直线运动;当作用在物体上的外力不为零时,惯性表现为外力改变物体运动状态的难易程度。在同样的外力作用下,加速度较小的物体惯性较大,加速度较大的物体惯性较小。所以物体的惯性,在任何时候(受外力作用或不受外力作用),任何情况下(静止或运动),都不会改变,更不会消失。”

牛顿第一定律是一个没有实验基础的空泛表述的定律,同时也没有解释惯性的内在成因,现代西方科学界根本就忽略惯性内在成因的探究,将惯性当成物体的一种固有属性并不能让人们真正认识惯性的内在机制。上面虽然修正了牛顿第一定律,但惯性现象仍是一个现实物质世界客观存在的现象,是不能因修正牛顿第一定律就可以被忽略的,这里用场涡概念来解析惯性成因。

物体,按现代西方科学经典原子理论来说,是众多原子的堆集体,而在以太旋涡论下,原子只是以太在原子尺度的旋涡结构,且以太旋涡时刻在流转,与场涡运动波流一体。由于原子以太旋涡无时无刻不在振动,并受外界振动作用,从而原子以太旋涡的堆集体,即物体,都至少存在一个稳定的大以太场涡,这个场涡运动布满整个物体内部空间,可称为物体内生场涡。

对于一个静止或匀速的物体来说,内生场涡是物体所有内外作用达到平衡后的内部场涡的圆满形态。静止与匀速是相对于意识的静止与匀速,内生场涡的圆满形态,仍是相对于意识的圆满形态。

这个内生场涡带动以太旋涡在物体内部空间流转,带来物体空间结构形态的整体稳定性,即陀螺效应。场涡带动的物体陀螺效应,在宏观上对观察者来说,表现为物体天然惯性。惯性,其实是物体内部陀螺稳定性的外在表现,本质是场涡空间运动形态的稳定性,这是惯性成因。

当人们用固定大小的力作用于不同物体,发现不同物体有不同惯性时,其实是不同物体内部存在不同强度的场涡,也即是存在另一种运动,对抗这种外力作用下的运动。西方科学界由于认识不到以太的存在,也就考虑不到物体空间其实是以太空间,物体的运动状态会受周边空间的以太影响,同时将物质间的相互作用抽象为“力”这一概念,而后根据力的受阻现象定义出惯性这一概念。

合金原理

汞齐,是水银溶解多种金属以后便组成了汞和这些金属的合金。

在含汞少时,表现为固体有相对强度较高的物理特性,有的可以用来镶牙,一改水银常温下作为液体流动时的几近无强度形态,其物理结构强度增加很多。这在于物体的结构强度于以太层次,本质是以太真空压力所致,汞即水银原子以太旋涡由于角动量很高,当少量水银原子以太旋涡分散在其它金属空间,会在其它金属空间形成一个个以水银原子以太旋涡为中心的超低以太压力区,从而外界的以太压力将这些其它金属原子以太旋涡强力压在一起,其它金属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由于同旋异极吸附结构难以产生相对位移,表现为汞齐的物理结构强度增加。

这也是合金原理借汞齐这一具像的描绘。

合金在金属材料工业是一大应用,人们为寻找各类高强度的合金付出很大努力。通过简略的汞齐物理结构强度成因分析,可知寻找高强度合金,其实就是如何在合金内部构建一个个超低以太压力的空间分布形态。当一种合金内部存在一个个超低以太压力区,而这个超低压力区的周边又是通过强大的共价键与范德华力相互联结形成外围框架,在宏观整体上,就表现为强度很高的合金。

超低以太压力区,是以高单位空间角动量的原子以太旋涡的原子核为中心,可以考虑谱线偏远紫外的元素,其原子数量占很小部分。而周边联结的原子以太旋涡,数量占主体地位,可以考虑高沸点或高熔点的元素原子。高沸点是范德华力强的体现,能带来合金的高韧性,高熔点是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强的体现,能带来合金的强刚性。

在现实中的玻璃钢,是通过玻璃丝织成的布网与树脂粘合而成强度相对高的可塑形材料,与合金的结构原理几近一致。玻璃丝网布的结构类似刚性,树脂的结构类似于韧性。

合金的强度是通过整体场涡与外界作用时表达出来的。

现实中人们发现合金应各元素原子比例不同,会有不同的物理结构强度,这在于各元素的比例不同,会导致整体场涡作用强度的差异,从而导致相同成分的多金属合金应比例不同,而有不同的结构强度。比如上面说的汞齐,应水银与其它金属的比例不同,会从液态与固态不同形态的梯度分布;又比碳钢,应铁与碳的比例不同,会有低碳钢、高碳钢、铸铁等名称及物理特性的区别,皆在于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的比例会导致合金内部场涡的强度与运动形态不同,在于与外生场涡对抗时,表现出不同的强度(注)。

同样,哪怕是合金结构中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的比例相同,也会因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在合金空间中不同区域的分布密度不同,而导致同一合金的不同整体结构强度,这同样是分布不均会导致不同的场涡强度与运动形态。现实中人们通过对钢材的锻打来实现碳铁合金空间内不同区域的分布密度更趋于平均,进而实现结构强度的提升,这是调整合金场涡形态的手段之一。

(注:场涡对抗形态会在牛顿第三定律修正小节中描述。)

等离子体结构

随着场涡强度的进一步提升,连分子内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都被场涡所破坏,所有原子耦合结构都不存在,即一个物体的所有原子都成为独立的游离态的个体,表现为离子化,于是这个物体成为等离子体。

离子概念有新的内涵,是游离态的微观以太旋涡。

等离子体与以太湍流的运行形态很相似,在于以太湍流本质是众多超微观以太旋涡聚集体,而等离子体由于原子处于游离态成为离子后有更高自由度,离子运动形态与以太湍流内的超微观以太旋涡运动形态相似,表现为等离子体整体空间有电荷吸引作用,受场涡牵引会形成等离子球,与水珠形成球形态作用机理一致。

等离子体的融圆过程与圆满状态,是球状闪电产生的原因。球状闪电其实就是空气中等离子球的光影形态。

等离子体内的物质作用特征是:

f > max(Y)+ max(T)+ max(F)

场涡作用强度是无上限的,而在原子层次及地球一般环境下人们只观察到这四种物体结构形态,因此就不再延伸描述原子以下层次的场涡作用的影响。

气体结构

气体与液体一样同样具有流动性,但容易被压缩。

随着场涡强度的提升,最大同旋异极吸附作用max (T)与范德华力max(F)都不能抗衡场涡作用,液体产生沸腾现象而化为气体。气体分子的结构是双原子或多原子下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在两个原子之间,由于异旋同极吸附作用是有两条涡管结合两个原子,有着比同旋异极吸附作用更高的强度,当场涡不能破坏气体分子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就表现为稳定。

气体内的物质作用特征是:

max(Y)+ max(T)+ max(F)> f > max(T)+ max(F)

当max(Y)+ max(T)+ max(F)= f 时,表现为等离子化,这个场涡强度点可称为离断点。离断点越高,说明分子内两原子之间的异旋同极吸附作用越强。

气体为何具有很高压缩性?会在气体特性中说明其物质作用机制。

液体结构

液体没有确定形状,具有流动的,形状受容器影响,难以被压缩。

当一个固体内的场涡作用 f 加强,导致同旋异极吸附结构被破坏,原子之间产生相对位移,这种相对位移是流动性的最初形态。原子以太旋涡长链断裂之后形成游离态的原子,游离态的原子之间通过异旋同极吸附作用耦合成次生以太旋涡,即分子,有更低能量态与稳定的结构,液体内的分子之间主要依赖范德华力F来相互联系(因为异旋同极吸附作用只发生在一个分子内部,不对液体整体形态产生联系作用,因此在液体中可以忽略。)

范德华力F是分子以太旋涡的力场作用,分布在整个分子周边空间,特定方向上的强度变化不如共价键明显,当静止的液体受到某个方向的外力作用时,这个力通过分子以太旋涡之间的范德华力的排斥力形式相互传递,宏观上表现为压强。而液体原子以太旋涡间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被场涡f破坏,只存在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即次生以太旋涡形态,导致分子间的联系要弱化很多,于是一个分子以太旋涡产生位移时,周边其它分子以太旋涡对其牵引作用很弱,表现为流动性。

由于液体内分子之间联系弱,场涡对液体内分子的牵引作用产生明显效果,是为液体分子在场涡驱动下作圆周运动,表现出融圆过程与圆满状态,被人们错认为是表面张力。

液体内的物质作用特征是:

max(T)+ max(F)> f > max(T)

当max(T)+ max(F)= f 时,表达为液体的沸点或液体部分开始脱离主体运动。不同种类的液体内的范德华力最大作用max(F)不同,表现为液体的沸点不同。一种液体沸点越高,说明这液体内的范德华力作用F越大,脱离主体运动同理。

固体结构

固体,一般是指与液体和气体相比,有固定的体积和形状、质地比较坚硬的物体聚集形态。

质地坚硬是固体原子之间相对位移极小的体现,比如物体内的原子空间单位是1,在重力或外力作用下,物体产生形变,原子之间的相对位移处在0到0.1之间,就体现为质地坚硬、不易形变、有固定的体积和形态。相对位移小,源于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强度远大于外力作用。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可以让众多相同自旋方向又相互临近的原子以太旋涡如糖葫芦串一般连成一条长原子链。

这个力的作用,在物体内部传递,整体上就是外生场涡。而物体内所有原子以太旋涡自身的热运动,宏观表现为温度,整体上就是内生场涡。无论内生场涡还是外生场涡,都会对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吸附结构产生干扰或破坏影响。场涡本质是以太纵波,有波长与频率,对外界作用时还表现出波压,这个波压作用在原子以太旋涡长链上,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就会发生相对位移。

长链上的原子以太旋涡之间发生相对位移,就是原子以太旋涡间的共价键断裂。力的作用消失或物体降温,表达为场涡作用 f 降低减弱。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由此恢复相对稳定状态,表达为共价键的重新构建。这一过程发生在固体里,就是同旋异极吸附结构被破坏与重新组合。

固体内的物质作用特征是:

f < max(T)

当 f = max(T)时,表达为固体的熔点或固体开始形变。不同种类的固体内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最高强度max(T)不同,表现为固体的熔点不同。一种固体熔点越高,说明这种固体内的同旋异极吸附作用T越强,形变同理。

固体形态,由于不同固体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成分种类各不相同,致使不同固体内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并不是占有100%,但是会占主导地位。不同比例的同旋异极吸附结构,会让不同固体表达出不同的物理特性,如刚性、硬度、韧性、延展性等等,会在“固体特性”小节中分别解析。

物体结构模式

由于科学界对物质的直观认识最深只停留在原子层次,即电子隧道显微镜所能触及的层次,原子层次以下的场景只能通过某些对撞机实验现象、X光透射现象与理论物理结合并推演来描绘。但作为理论物理核心之一的经典原子模型是一个错误模型,导致这些花费巨大的实验并不能让人们正确认识物体内部的结构形态,同时电子隧道显微镜也只停留在原子表面的影像观察,而不能描绘原子空间内以太层次的物质运动,由此限制了材料科学的发展。

而若单纯用以太压力来描绘物体结构过于笼统与粗略,因此这里用分子与原子层次的以太旋涡相互作用来直观描绘物体结构的细分模式,即固体、液体、气体、等离子体的成因,这是通过共价键、范德华力、场涡之间的作用平衡来体现的。

以太理论下,分子是原子以太旋涡耦合作用下的次生以太旋涡空间形态。

原子以太旋涡耦合结构分两种模式: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这两种吸附结构表现为分子间的共价健,然后分子之间通过次生以太旋涡之间的力场作用相互吸引,即范德华力,再次结合成形成分子群,最后形成普通物体形态。两种结构模型已在“耦合原理”小节详细描述。

在原子层次,物体本质是原子以太旋涡堆积体,内部由于原子的热运动而产生相互作用,继而形成场涡,即物体内生场涡。物体内生场涡的波动,如普通波一般,有波长与频率及波压,场涡在物体以太空间传递,牵引以太作旋涡运动,继而牵引原子、分子以太旋涡,物体内的原子以太旋涡,其实是漂浮在以太空间。

这个牵引作用会影响原子之间的相互联系,表现为对原子耦合结构与范德华力的干扰或破坏,从而使物体表现出固体、液体、气体、等离子体等等物理结构形态。

经典物理理论下,人们对升温导致固体变成液体或液体变成气体很容易理解,在于升温导致原子热运动增加,原子间的相互作用被削弱,物体内部稳定结构破坏而表现出新的物理结构形态。但这种描绘只是停留在热运动这种泛泛而谈的概念对原子之间结构的影响,而没有精确描绘热运动的以太层次作用形态:场涡。

这里也纠正了分子结构变化的经典物理理论认识:是原子耦合结构的破坏而出现新的原子结构形态,而非共用电子对出现异常。

物体内的每一个原子以太旋涡,都同时受共价键(同旋异极吸附作用、异旋同极吸附作用)、范德华力(分子以太旋涡的力场作用)、场涡三者共同作用。三种作用的最高作用强度相互对比大小不同,使物体在固体、液体、气体、等离子体这些形态之间转变。下面用不同小节分别描绘这些结构形态,并用具体物体来举例说明。为描述方便,分别用不同字母符号代表这几个作用:

T=同旋异极吸附作用
Y=异旋同极吸附作用
F=范德华力
f =场涡作用

2、塔里木盆地场涡

要是你是一个人类地质勘探员,在发现一个巨型矿之后,你将如何去开采?显然要在矿区边上,建立能源供应站,生产区、指挥区、宿舍食堂一应具全,运输通道与运输工具依次规划,还有足够的劳力去操作采矿、选矿机械等等,其中能源供应是重点。

要是你是一个星际地质勘探员,在一个叫地球的蓝色行星上的最高高原底下发现一个巨型矿之后,且这个矿有250万平方公里(也即青藏高原的面积),同时知道金字塔结构能简单直接利用行星内部振动能量的玄学原理,将如何选址建造这个金字塔的塔基?

显然,这个金字塔的塔基,要选在地壳某处场涡的涡心处!且这个场涡的能源供应力度,要与这个250万平方公里的矿量相匹配,同时这个场涡要离这个矿距离尽可能地近,好多现代电解铝厂造在水电站边上就是这个道理。

于是你翻开地球地形图,去寻找这么一个场涡。是的,那就是青藏高原边上的这个塔里木盆地巨型场涡!

塔里木盆地,是史前巨型火山口冷却内缩后的地质地貌结构,整体是椭圆状的环形山脉形态,于是在整个塔里木盆地,分布一个巨型场涡,地内振动从盆地中央位置的涡心处喷发而出。这个场涡带来当下盆地沙浪波纹分成两种形态,可以通过卫星图直观区别:一种是涡口内区域的地内垂直振动导致的皱褶沙纹形态,一种是涡口外围的涡流导致的平稳沙纹形态。

外一篇:探寻不周山

由于上面提到金字塔的奥秘,而不周山的神话传说与华夏文明的起源有直接关联,因此顺便作一番探寻,以期追寻上古先人的足迹,为炎黄子孙的未来文明之路找回更多的信心,同时给后来探索者一个全新的视角与研究方向。

意志的碎片散落在时空的每一个角落,只需重新拾取众多碎片,再通过有机的结合与逻辑反构,就可还原意志展现在历史长河中的全景,这是本外一篇的哲学指导思想。

1、上古神话传说
2、塔里木盆地场涡
3、不周山
4、天柱
5、西北海
6、“天”与太阳消失
7、沙漠成因
8、塔里木盆地地质变迁史
9、相关疑问解答
10、后记

1、上古神话传说

相传不周山是人界唯一能够到达天界的路径。

中国古代神话,对于不周山与天柱的描绘,最著名的莫过于“共工怒触不周山,后天柱折”的故事,除了《山海经·大荒西经》描绘“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及考证不周山在昆仑山西北方向之外,就是不周山崩之后“天开一口,洪水四溢”、“女娲补天”等等的神话故事了,再无更多资料让人们去直观理解不周山的全貌。

也看到有好多人因好奇不周山的传说而在现实地理中寻找不周山,但都没找到,在于他们前提就出错了:

不周山的记录是“不周山崩”,崩的词汇是崩塌、驾崩、山崩地裂等等,是倒塌破裂的意思。不周山崩,就是不周山倒塌破裂成碎片的意思。许多人都是打算在地球上找到某座完整的山来说这是不周山那是不周山,这真是南辕北辙。倒塌破裂成碎片的山,怎么还能找得到完整的模样呢?最多只能找到残骸废墟而已。这是其一。

人们看到的所有高大山峰,都是自然形成的,于是大多数人观念中天然的会认为不周山也是自然界形成的某座山峰,而这就未必了。万一是非自然力量原因形成的呢?这在于“共工怒触不周山”这句话拓展出来的可能:这句话一般解释是“一个叫共工的大神因愤怒而用头撞(崩)了不周山”,既然有“用头撞崩不周山”的能力,显然也有“用手建造不周山”的能力,同时既然有“共工”一位大神,说明其身边周围有许多类似能力的大神,比如其传说中的对手“祝融”就是一位。

传说共工与祝融两位大神曾相互火拼,显然不会如武侠小说里江湖对决的两个高手相约某个地点比内功比身法,然后另外几个人旁观而后流传出来,因为这样结果不会流传得世人皆知,而应是两大神的集团相互群殴,并且非常激烈,才会所见者广,流传千古。按现代人的理解,这么两大集团,那就是上有BOSS,下有小弟的组织结构存在,于是说不周山可以是非自然力量形成的。这是其二。

在本书开头篇曾提到上古神话故事,是上古时期重大历史事件的缩影。“共工怒触不周山,后天柱折”这些宏伟场景绝不是远古部族间的几百人的冷兵器械斗那么简单,而是上古时期星际文明之间的战争在地球战场上的一个局部场景,这场战争的场景是如此的宏大,已至于化为整个华夏民族的历史记忆,而让后代口口相传并成为神话。

这是神与魔之间的战争,而人类只是被动参与者。神,即更高科技层次的文明族类,魔,即恶神。这次战争,是封神榜的故事背景,在商末周初进入信史时代之后,时间被定格在商周,并与商周历史混为一体。

上古时期地球人类文明曾经一统,《山海经》是整个地球的地理志。一万年以前,由于神与魔之间的冲突,造就旷古宏伟的战争,并导致不周山崩,天柱折,天地分离,而后洪水四溢,生灵涂炭。

李卫东先生在《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一书(注)里论证“天”就是月球,也就是神的宇宙飞船,曾经停靠在不周山上空,并向人们描绘了一场整个史前神创造人及人类文明的毁灭过程。书中观点论证充分,逻辑合理,客观地展现了人类史前文明的形态:人神共居。

不过书中只提到“天”曾经位于地球的西北部,大概在中国甘肃酒泉附近的上空,但未考证不周山与天柱的具体地理位置及后来情况。这里用场涡理论,金字塔结构原理,及中国上古神话传说,结合《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的整体观点来探寻不周山的全貌。

2、塔里木盆地场涡

要是你是一个人类地质勘探员,在发现一个巨型矿之后,你将如何去开采?显然要在矿区边上,建立能源供应站,生产区、指挥区、宿舍食堂一应具全,运输通道与运输工具依次规划,还有足够的劳力去操作采矿、选矿机械等等,其中能源供应是重点。

要是你是一个星际地质勘探员,在一个叫地球的蓝色行星上的最高高原底下发现一个巨型矿之后,且这个矿有250万平方公里(也即青藏高原的面积),同时知道金字塔结构能简单直接利用行星内部振动能量的玄学原理,将如何选址建造这个金字塔的塔基?

显然,这个金字塔的塔基,要选在地壳某处场涡的涡心处!且这个场涡的能源供应力度,要与这个250万平方公里的矿量相匹配,同时这个场涡要离这个矿距离尽可能地近,好多现代电解铝厂造在水电站边上就是这个道理。

于是你翻开地球地形图,去寻找这么一个场涡。是的,那就是青藏高原边上的这个塔里木盆地巨型场涡!

塔里木盆地,是史前巨型火山口冷却内缩后的地质地貌结构,整体是椭圆状的环形山脉形态,于是在整个塔里木盆地,分布一个巨型场涡,地内振动从盆地中央位置的涡心处喷发而出。这个场涡带来当下盆地沙浪波纹分成两种形态,可以通过卫星图直观区别:一种是涡口内区域的地内垂直振动导致的皱褶沙纹形态,一种是涡口外围的涡流导致的平稳沙纹形态。

3、不周山

找到了这个巨型场涡,于是你又开始就地取材,规划建造一个金字塔,以供采矿及其它能源之用。这个金字塔,就是不周山。不周即方,方的山,即金字塔,不周山,是上古时期的一个巨大金字塔,是神,即更高科技的文明族类用来提供能源之用,塔顶有连接地天之间的电梯,即天柱。

为达到汲取地内振动能量最大化,所建造的金字塔塔基也要尽可能的大,当然也不能无限大而浪费,于是选取涡口内切正方形来达到这一效果。可以估算一下这个涡口内切正方形塔基的尺度:大约是200公里长*200公里宽。对应的顶点高度按金字塔的“自然塌落现象的极限角和稳定角”,准确说是51度51分09秒,这里简略统一取52度,大约在128公里之高。

由于不周山上还要建天柱,因此这个金字塔并不是如埃及金字塔那样的纯锥形结构,而是如玛雅金字塔那样的梯锥形结构,于是可取这个高度的四分之三,大约为96公里高,这就是不周山的高度,大概是珠穆朗玛峰8848米的十倍高。当然,这些数据及下面的数据都是一个估算,以作参考作用,实际的尺度得待未来不周山遗址实地考查才能确认,此外一篇就是在探寻这个遗址问题。

按四分之三高度的比例计算,塔顶的面积大约在50*50平方公里,如此估算得不周山的体积为168万立方公里。

4、天柱

而天柱,是建立在不周山顶部的电梯通道,通过不周山汇集的地内振动能量来传递地与天(宇宙飞船,月球)之间的人员与物资。

同样,可以考查一下天柱的尺寸。当然这里谁都不知道天柱有多高,但仍可以猜测,只要猜测结果与当下某些事件相契合即可作为一个合理数据。

当下月球离地球大约是38.4万公里,唯有通天文过望远镜才能清晰看到月球上的环形山。按李卫东先生的《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一书描述,某些少数民族的传说记载月亮上的环形山清晰可见,由此说明曾在上古某段时期内,月亮曾离地球足够近,让人类肉眼可以看到环形山的全貌。

同时考虑到地球与月球这两个星体的巨大尺寸,地表以太湍流强烈,即电磁环境复杂,不利于飞船控制,就如船舶会选择河道的平稳区而不会停留在急流区一样,月亮与地球不会是两圆相切那么的0距离接触,必保持某个合理的距离,这个距离即让地-飞船(月球)之间保持稳定,又让连接通道尽可能的近以提高运输效率及节约建筑成本。

而地球空间是以太空间,地球磁场是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当人造卫星在轨道上绕地球公转时,其实是在以太涡流上漂移,而一般近地卫星高度在350公时高度以上,说明350公里高度以上的以太涡流相对平稳。那么地球与月球之间的最近距离,应在350公里以上,而安全距离应在三倍以上,即1050公里以上。

考虑到神对52度角这个“自然塌落现象的极限角和稳定角”的偏好,可以用地球作为52度边角的等腰三角形的内切圆,而飞船的中心作为这个等腰三角形的顶点,于是可以推断天地之间的距离,即不周山+天柱的高度,大约在2243.5公里左右。而天柱的长度在2147.5公里左右。

而再参考塔里木盆地中心到撒哈拉沙漠最西端的非洲西北海岸,大约在9500公里左右,那么天柱粉碎后形成的粉尘散主体落范围与之相当--塔里木盆地中心位置2243.5公里高度的粉尘碎片主体可漂落到非洲西北海岸,因此说这个2147.5公里是一个合理的数据。

由此可以估算天柱的体积为536.9万立方公里。

建造这么一个巨型金字塔,需要庞大的人力物力,于是神用自己的基因结合地球上各动物的基因造了人,教导人类科学知识,操纵机械,在全球各处海岸处采沙造塔,在青藏高原下开山挖矿。矿,即钻石矿,在上古神话中被称为“五彩石”。

沙子则是全球各大洋海岸线处经过亿万年沉积下来的,被采挖后在环太平洋海岸附近形成各大海沟,比如著名的智利海沟。这些海沟其实是挖沙之后留下的巨型坑渠,而非科学界所谓的海洋板块与大陆板块相互作用所致。翻开地球地形图就可知,各大海沟主要存在于环太平洋海岸地带,而其它大洋与大陆交接处几少有大海沟,科学界用板块撞击理论导致海沟形成,也是无法自圆其说的。关于海沟的探讨是另一个话题,这里只略提一二,就不再展开论述。

5、西北海

看官可能会觉得这样描绘不周山,甚是不可思议,这山也太高太大了。不过这座金字塔,相对月球这艘宇宙飞船的3476公里的直径来说,仍是很小的。同时,这样描绘与推论,与众多现象与记载是相契合的:

其一是与不周山处于昆仑山西北方向,及位于西北海的记载是契合的。

只要翻开中国地形图就可知道,昆仑山脉的西北方向,就是塔里木盆地方向。而盆地原本存在广阔水域,即为西北海。

由于塔里木盆地是一个巨型火山喷口冷却后的地质结构,因此类似于常见的死火山口,是一个内凹状的地质结构,并且由于雨水汇集而形成一个天然湖一样,比如人们比较熟悉的长白山的天池,塔里木盆地在史前,由于千万年汇集青藏高原的雪山融水与雨水,而成为一片广阔的海域,也即《山海经·大荒西经》记载的“西北海”,其实就是塔里木盆地托存着的这片广阔水域。

西北海具体的海岸线,可以通过当下塔里木盆地的沉积岩分布范围来确定。

人们之所以对《山海经》记载的“西北海”感到莫明其妙,不能判定其方位,在于上古时期这片海真的存在过,只是后来随不周山崩塌而消失了而已。

其二是与神的能力契合的。

若月球真如《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所推论的那样是神的一艘宇宙飞船,那么不周山这个相对于人是巨大超现实的建筑物,对神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有造出3000公里尺度的能力--这是月球直径尺度,自然对于造就200公里尺度的建筑是不在话下的--这是不周山塔基尺度。

其三是与地球沙漠大部分集中在塔里木盆地与撒哈拉沙漠之间的范围是契合的。

科学界用副热带高压控制下的气候干燥岩石风化来说明这些沙漠的成因,岂知这仍是科学界本末倒置的结论:是这些沙漠的存在,导致了这些地区气候干燥长年不雨,而不是这些地区气候干燥导致这些沙漠。

除了许多气候干燥的地方只有戈壁与风化岩石外,另外如相近纬度的同为副热带高压控制下的中国南方山地、印度半岛,北美洲大平原都没有干燥气候及对应的沙漠,科学界用“常年受副热带高气压带控制”为沙漠主要成因根本无法自圆其说。

其四是与这些区域沙漠沙子的量相契合的。

地球上这么巨量的沙子,却集中的塔里木盆地到撒哈拉之间的这块区域,无法用气候成因解说。而不周山与天柱的体积,只有在以“1百万立方公里”为体积计量单元的情况下,才能形成这么广袤的沙漠。

6、“天”与太阳消失

李卫东先生在其著作《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中曾解析甲骨文的“天”字,就是上古时期人类对月球描绘,其实他只说出一半景象。

按象形文字是对事物直观简约的描绘创作,及上面关于不周山的分析可知,“天”字在上古时期,是宇宙飞船(月球)悬停在不周山上空,并通过天柱连接的形象,不周山山顶由于侧向激波作用,导致有一层UFO云雾长年覆盖。“天”字核心意思自然是月球。

这里还可以顺道解释一下“天圆地方”的真正意思:天就是月球,是圆的,地就是不周山塔基,是方的。现代人将“天圆地方”一词当成上古时期人们错误认识天地形态的例证之一,不过是现代人自己不理解上古时期的“天”、“地”内涵而已。

《山海经·大荒西经》描绘的“有山而不合”一句,也不是现在人想当然的翻译成“山断裂而合不拢”,而是这山太高太大了,不象普通山的两条山棱斜向上相交后合成一个顶点,而是呈“八”字型向天上延伸而合不拢。《山海经·海内西经》还记载古昆仑,“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圆八百里,高万仞。”这与本章节推断的不周山有一样的方位与规模,因此可以判定昆仑之虚=不周山。这同一地方有不同名称,就如北京与首都的称呼关系。

而《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一书也提到太阳消失的记载。

李卫东先生推测是月亮受到攻击后,其碎片在绕地轨道遮挡了阳光所致,主体并不是如此,而是不周山与天柱被损毁之后,产生的巨量碎片与粉尘弥漫在整个地球大气层与绕地轨道中,遮挡了阳光,这是真正的暗无天日。试想2243.5公里高,536.9万立方公里的天柱粉尘碎片从塔里木盆地沿西北非方向摔砸下来,在大气层得激起多大多广的粉尘?那会是全球性的几个月的沙尘暴!

7、沙漠成因

学术界说塔里木盆地的成因缘于大陆漂移,更夸张者据说是1995年中科院某几人说是由南极方向漂移过来,这真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完全是无稽之谈。而学术界用塔里木盆地的沉积岩来说明这是海洋变迁的结果,并以此来否定塔里木盆地的小行星(陨石)撞击说,其错误在于:

一是搞反了次序。

塔里木盆地曾经有过海洋环境,这是成盆地之后汇集青藏高原雪山融水与雨水后所致,海洋环境并非发生在成盆地之前。也即小行星撞击说与塔里木盆地有过海洋环境并不冲突,而是学术界自身认识错误导致非此即彼的二元论。

二是被西方的“副热带高压控制下的气候干燥致沙漠”错误理论所误导。

若这个“副热带高压控制下的气候干燥致沙漠”理论正确的话,那会有南北两条环地球沙漠带,在于副热带高气压因地球圆周结构及自转公转运动,会按季节轮换而对称地分布在南北半球的中纬地区,这是这个理论推导的必然现象。

然而,地球沙漠却主要集中在塔里木盆地到撒哈拉之间的狭长斜向片状区域,与这些沙漠同纬度的中国南方山地、华北平原、东欧南欧、北美大平原、巴西等等地区,却都没有沙漠。同时,人们看到干燥气候影响下的更多地方的地质现象,是戈壁、风化岩石等等环境,而非沙漠。

作为中纬地区环绕地球表面并南北纬对称分布的副热带高气压带怎么可能会有如此选择性地只在北半球一个局部区域造就沙漠?显然不可能。这是理论与现象不符的地方。既然理论不符合现象,只表明一件事:这个理论是错的。

但人们找不到沙漠成因新的解释,只能由这个谬论任意传递。

三是认识不到塔里木盆地沙化过程中的文明因素。

是上古文明的冲突导致了沙漠,而非天然形成。这么巨量的沙子,存在于地球塔里木盆地、中东、撒哈拉这一块相对整个地球面积不大的区域,仅用气候干燥、岩石风化来解说是远远不够的。而许多地方沙漠化,在于这些地方本就落于沙漠边缘,由于环境破坏导致沙漠边缘向外扩张所致,并非本身地质有沙漠化的倾向。既然从自然因素推导沙漠成因是一个理论与现象背离的结果,那可以从非自然因素着手去探究沙漠成因:那就是文明的力量对大自然的改造。

造成学术界这种认识偏失的原因,根源仍在于建立在错误板块理论基础上的呆板分裂地看待这些地质的结构成因,而不是从整体上有机地联系各种地理发现与文明进程对环境的影响。同时被西方错误的进化论与偏颇性的考古发现所误导,以为人真的是由猿类慢慢进化而来的,以为人类文明自上古时期起只是由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等一步步发展而来,从而忽视了上古时期存在更发达的科技文明,及这一文明对地球地貌巨大影响的可能。

8、塔里木盆地地质变迁史

整个塔里木盆地的地质成因与变迁,是青藏高原、阿富汗高原、土耳其半岛、黄土高原、沙漠成因、煤炭成因、恐龙灭绝、冰河气候、海洋沉积、环太平洋海沟、青藏高原底下空洞、神话故事、人类起源、文明冲突等等一系列地球历史连续事件中的一环,而不是独立的与其它事件无关的事件。

这里可以用两段文字来整理诸多地球大事件的关联:

6500万年前,一颗直径达400公里的小行星以小角度撞击地球,小行星坠落时尾锥激起的巨量粉尘形成黄土高原,同时掩埋原黄土高原位置处的高大原始森林,形成山西内蒙古等煤矿。小行星坠落后接触地表翻滚时形成天山山脉与阿尔金山之间的巨大凹陷地质结构,小行星撞碎地壳后形成史前巨大火山口,火山熔浆喷发冷却后形成青藏高原、阿富汗高原、土耳其半岛、横断山脉,流过的熔浆还填埋了中东、东欧位置的古海洋形成里海,并将黑海与地中海分割成两块海域。火山口冷却内缩后形成塔里木盆地,导致盆地是一个拗陷结构,底部是结晶岩结构,并经过几千万年汇集青藏高原及周边山脉的雪山融水与雨水形成“西北海”。原青藏高原的熔浆掩埋高大原始森林形成高原底下的钻石矿。尔后地球进入冰河期,恐龙灭绝,哺乳动物开始兴盛。

一万年前,神,即更高科技水平的文明族类,驾驶巨型宇宙飞船来到地球,造人当劳力,在环太平洋沿岸挖渠采沙,于塔里木盆地的西北海中心区域建立不周山与天柱,以作能源供应站及连接地面与飞船之间的运输通道,开采青藏高原底下的钻石矿,并教导人类文化与知识,飞船停留在不周山上空几千公里高处。后神之间的冲突发生星际与全球战争,结果导致不周山与天柱损毁,并在人类中留下不周山崩、天柱折的神话传说。宇宙飞船受损后脱离地球,导致地轴倾斜海水倒灌,整个人类文明毁于一旦,从而有后来的大禹治水半信史记载,与世界各民族共同的大洪水传说,及圣经的上帝造人、大洪水、方舟等等记载。不周山粉碎后形成塔里木盆地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准噶尔沙漠及周边沙漠等,同时填埋了西北海,导致西北海消失并形成盆地沉积层。天柱粉碎并坠落后形成中东阿拉伯拉沙漠与北非撒哈拉沙漠等。飞船在控制之下上升到地球上空,后有其它飞船过来修复,在天空中反射阳光,从而有“十日并出”的神话传说。最后飞船停留在远地球轨道守护人类文明,现代人称之为月亮。

也即,塔里木盆地中心区域的地底有不周山塔基的废墟,塔克拉玛干沙漠及周边沙漠是不周山的残骸,中东阿拉伯沙漠、北非撒哈拉沙漠是天柱的残骸,这就是不周山的核心奥秘之一。

9、相关疑问解答

1、问:这么巨大尺寸的天柱竖在不周山山顶,那是否应考虑混凝土的强度能否支撑起这个建筑的重量?

答:这个不用考虑的,因为任何混凝土的结构,在正常重力下都不能支撑起几千公里高的天柱的重量,但地球表面的各个区域,并非都是正常重力。

地球空间是以太空间,万有引力其实是宇观以太旋涡向心力,这是以太旋涡理论的核心描述之一。

万有引力在地表表现为重力,万物都处在以太流之中。若百万立方公里的天柱处天这个地球以太涡流之下,塔基自然经不起重力的挤压而破裂粉碎。但金字塔结构会带来地球以太时空的干扰--由于金字塔场涡的存在,会在金字塔塔顶上空形成独立于地球以太涡流的以太旋涡通道,类似大气里的龙卷风一般的以太旋涡结构。就如龙卷风涡管内气压与高空低气压带相通,其运动形态独立于周边空气,金字塔塔顶上空的以太旋涡通道与太空相通,其运动形态也独立于周边以太,当天柱处在这个以太旋涡通道里,且还是离地面100公里以上的微重力环境,就不会受地表正常重力作用,于是不用担心这个结构问题。

2、问:若按上古文明冲突导致不周山崩与天柱折毁,那这些建筑的残骸怎么会是沙漠细沙的形态,而不是大颗粒的石块或巨大碎片形态?

答:人们无法想象上古文明的武器有多科幻性与巨大能量,因此这里只能用当下人类能掌握的最高能量构架即核武器的现实应用结果来类比--参考俄核武专家关于911双子大楼分析为地底核武器爆炸的压缩波导致的大楼粉尘化描绘证据是“全是微米级的粉尘”、“找到不指甲盖大的碎片”。双子大楼在核爆炸的压缩波作用下化为微米级粉尘,那可以想象更巨大的能量作用于更巨大的不周山与天柱上,会产生毫米级的粉尘,而不是普通炸药爆破大楼时的那种大碎片,这就是这些建筑残骸会是细沙形态的原因。

同时,不周山与天柱的主体成分是海沙,海沙无论怎么用淡水清洗,都会含盐,那么就算有略大一些的碎片没被粉尘化,在不周山崩塌后,再经过近万年的风化与盐的侵蚀而变回细沙。海沙含盐,也是现代高楼大厦不得用于建筑的根源。

3、问:还有什么证据表明不周山是金字塔一说?

我国境内存在世界上最高的沙漠:库木库里沙漠,海拔高度在3900-4700米之间。当下的任何地质构造理论,都无法解释这么高海拔沙漠的成因,只知道这地方存在沙漠了,不知道是什么地质构造导致这么一块1600平方公里的高海拔区域,形成一个沙漠。而用不周山、天柱解体成粉尘后散落在周边区域而成,则可以简单地解释这么高海拔存在沙漠的原因。

另由于不周山崩天柱折之后在大气层引起全球性沙尘暴,同时月球脱离近地轨道导致地轴偏折,使当时的南极洲大陆成为新极点,并因温度骤降产生万年积雪积压与冰层。于是可知在南极洲大陆架的贴近地面的冰层里,存在一个冰—粉尘混合层,这是在南极洲成为新极点时,粉尘降落与雪花降落混在一起并积压后的结果。这些粉尘的成分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沙子有一样的成分。自然,这有待南极洲地质考查的深入发现。

10、后记

通过本外一篇“探寻不周山”的分析,以后国人有能力挖掘出塔里木盆地中心区域底下的史前巨型建筑残骸,或能自由穿梭于星际,并发现月球是宇宙飞船的事实后,就不用惊奇这些与当下主流观念认识相背的现象。

同时也可知,月球才是人类真正起源的地方,而非西方科学界凭几块头骨化石论证下的人类由猿类进化而来并起源于东非大裂谷一说。华夏一族才是神的后裔,华夏大地享有神州美名是有重大历史渊源的,自然这是一个更深层次的话题,这里受篇幅限制就不再展开探讨。

关于生命的奥秘及演化,会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中·生命意志篇》中综合阐述,而非达尔文进化论所谓的进化作用。

(注):《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一书原名《人类曾经被毁灭》,本人有幸收藏后一本。要理解上面这些描绘,看官务必先全观李卫东先生一书《外星人就在月球背面》内容,及中国上古神话传说系列。

金字塔的奥秘

金字塔被誉为世界八大建筑奇迹之一,被认为是古埃及奴隶制国家法老的陵墓,并留下众多谜团,这只是当下人类不能真正理解金字塔内在奥秘的粗浅认识罢了。其实中国上古时代就有最早文字记录的金字塔,叫不周山:不周即是方,方的山,就是金字塔。金字塔,不仅仅是作为陵墓之用,有更多的用途,且地球上已知的几个著名金字塔,也不是人造物。这里用以太场涡理论来解说金字塔的奥妙所在。

金字塔其实是人造锥形孤峰结构形态,其内部场涡有锥形孤峰场涡一样的形态。由于金字塔有更平滑的表面与更完美的对称性,因此可以形成更加强化及稳定的场涡形态,并带来更多的物质作用现象。

地球内部振动从金字塔塔基处向上发散,振动波在金字塔斜面内壁呈螺旋上升反射运动形态,形成金字塔内部场涡,场涡驱动空间以太形成一个以太旋涡,由于地球内部振动无时无刻不在向上发散,于是这个以太旋涡稳定地存在于金字塔里,以太旋涡的涡管是一个封闭时空区域,对外界电场磁场振动有屏蔽作用,若有棺椁停放在这个涡心位置,就可以很好地保存棺椁里的尸体,导致尸体千年不腐败,因此被古代埃及奴隶主用来作陵墓。这个效果与上面气穴小节提到的人们在大山的气穴处建墓地的作用是一致。

即金字塔是一个时空屏蔽器。

金字塔的空间结构,是一个四斜面一正方底的锥形体,如此空间结构,可以汇集地球内部振动波。如声音通过一个倒喇叭口被汇集并频率提高一样,地内振动被金字塔汇集,然后如火山喷发尘浆一样,从塔尖喷发出更高强度的振动波,振动波与火山尘浆区别是一个可见一个不可见,因此只要在这个金字塔尖的上方加一个单向超导线圈,就可以将这股振动能量转化为电能直接利用,可以用来给星际空间飞行器补充能量。

据说埃及金字塔有无知但勇敢的人类众多个体爬到金字塔尖,无一不摔死,而成为金字塔谜团之一,摔死原因就是金字塔塔尖处由于振动能量非常强烈,直接干扰大脑电波,导致意识混乱不能控制身体,后站不稳摔下跌死。金字塔的塔尖的能量发散场景,可用上面俄罗斯、英国山峰的山顶处激波振动产生UFO状云汽来直观理解。

即金字塔是一个储能装置,是一个超大充电宝。(星际空间飞行器原理,会在应用篇里描绘)

这是利用地内振动能量最便捷的方式,除了给星际飞船补充能量,也可以用来夜间城市照明之用,是星际文明提取星球内部振动能源的快捷方式之一。

由于地内振动随时向外发散,在金字塔内部空间形成场涡与以太旋涡,最终振动能量汇集后,通过以太旋涡涡管,从塔尖逸出,从而星际空间形成一条振动波束,即能量束,这条能量束如航海时灯塔的定向灯光一样,随地球自转而定期扫过某一星际空域,从而能引导星际空间飞行器航行。这个作用也与进动中的脉冲星辐射束周期性扫过某一星际空域一致,自然,这个强度相对要弱,可探测范围要近。

前面描述的尖端放电现象可以用来考查理解金字塔的能量束发射机理。

即金字塔也是作为一个星际航标发射器。

地壳内的振动并不均衡,向地表发散时,有的地方会汇集多一些,有的地方会汇集少一些,若在汇集多一些的地方建立金字塔,就可以更充分地利用地内振动能量,同时振动能量多一些的地方,由于地表发散过多,可能会导致地表磁场电场紊乱,影响环境,于是在这些地方的振动能量的场涡涡心处建立金字塔,可以约束并集中通过塔尖发散这些振动能量,减少对周边环境的影响。

这种地内振动汇集多一些的地方,就是玄学上说的气穴,在上方建锥形塔,可以更好地收集地内振动能量,地核振动通过以太涡管可以畅通无阻地向上发散并被金字塔汇集。象我国有众多古塔,或建在山顶,或建在闹市,有同样功效,并有严格选址要求,只是现代人不懂其机理,新建塔基只会乱选址,那就只剩下景观之用了。

即金字塔也是作为一个地表振动稳定器之用。

有人会说根本没有检测到这些能量反应,这只是人类落后的仪器问题及狭隘认知问题。用仪器检测不到,即可能是真没有信号,也可能是信号超出仪器的检测能力之外,只选择前一种可能,就出错了,这也是以太不被现代科学所认知的原因之一。过于依赖及迷信仪器是西方科技熏陶下的现代人通病之一。古人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对于现代人来说,尽信仪器不如无仪器。

上面描绘的金字塔内外时空结构及功用,对于被西方科学思想淤堵认知能力的现代人来说过于科幻,只待后人来认识与理解。

曾有说法是俄罗斯科学家通过电子显微镜观察到埃及金字塔的建筑成份是某种混凝土性质的材料,于是金字塔被认为是西方人几百年前伪造的。金字塔本就不完全是由天然石材构成,而是部分由混凝土建构而成。而由建构成份是混凝土,也不能说明是西方人几百年前伪造的,在于可由几万年前的史前文明采用混凝土建构而成。人们产生混凝土只能由近代文明产生的认识根源,在于认为史前文明是奴隶社会,其科技水平是极其低下,不存在采用混凝土材料这一可能。其实他们错了,这也是被近代西方考古学研究得出的粗浅结论所误导的结果。史前文明是一个人神共居的社会文明形态:地球文明大一统,神创造人,教导人,关于这一方面的认识,会在下一小节“探寻不周山”提及相关线索。

埃及金字塔,是星际文明在地球上的史前遗作,人类的科技水平至今没有能力复制。

金字塔奥秘发现视频

大山振动三之环形山谷场涡·气穴

这里环形山谷,也包含弧形、螺旋形结构的山脉围绕成的山谷。

环形山脉内的以太旋涡的运动空间形态,就如环形磁线圈里的电流传递形态,除了在线圈周边空间产生磁旋涡之外,还会在整个线圈环的中心,产生个旋涡态的磁场分布结构,同时,各类振动波在环形山脉内侧不断反射,于是环形山脉及环形山谷内的场涡与以太旋涡,也是如此在环中心位置产生场涡与以太旋涡,这在在中国传统风水学上有一个专用名称:气穴。气=以太波流一体,已在前面定义。

与地陷形成机理类似,说地陷是地表短期强烈以太旋涡运动切割地面并由于地下无支撑而形成的坑洼地,那气穴就是长期弱以太旋涡作用形成的坑洼地。

就广义上来说,一块磁铁垂直放在地上,就在周边时空产生以太旋涡,以太旋涡的涡口,就是一个气穴。

气穴=地表以太旋涡的涡口

气穴是地表场涡导致的以太旋涡涡口,由于是以太的物质运动涡心所在,具有屏蔽作用,因此气穴所在位置具有时空稳定性,如台风的风眼一样很平静。若在气穴上修建建筑物,国人一般喜欢作庙观、塔、墓地之用,受到周边空域的地磁气象因此影响最小,从而让事物保存时间最长。这在中国古代有种学说叫堪舆,也即风水。

风水是有物质作用依据的,而非人们通常认为的玄之又玄不可理喻的事物。堪舆的物质作用原理很简单:与场涡相关联,而内容很丰富。大至连绵山体走势,小至房间布局,都会产生场涡与以太场涡,从而影响周边的事物,当然这里并不展开论述。

气穴应山体山脉的走向而所处位置不同,这里能提供一个简单的探寻方式:用磁针检测,若磁针在某个位置偏移后指向混乱,而不是南北稳定指向,即为是,因此古人总用罗盘来测定气穴方位。这种风水探穴让人感觉神秘兮兮的,被归于玄学,不过是不理解这种宇宙普遍存在的物质作用原理而后在意识中产生困惑感。仅依赖西方这种依赖仪器而停留于表面现象观察的研究手段,是不能深入探索宇宙作用机理的:西方科学只依赖仪器观察与实验研究,对于不能借仪器观察到的物质作用,怎么办?

当然,若气穴处的场涡被外力干扰,则会在周边空域产生以太紊流,因周边空域的水汽环境而表现为出现龙卷风或雷电天气。北京2008年奥运之前曾为拓地而打算拆除北顶娘娘庙产生的龙卷风伤人事件,就是这气穴处的以太场涡被干扰的结果。至于夜里导致周边停电而庙内无电灯却灯火通明的现象,只是以太旋涡与场涡被干扰分离后的涡心涡轴恢复重合过程中,周边时空区域的振动向涡心汇集后导致的中心位置原子受激发光现象。

另外如乐山市峨边彝族自治县境内的黑竹沟“”猎户入内无踪影,壮士一去不回头”的传说,只是这个区域的气穴形成的以太涡管包裹了进入其中的人,产生时空屏蔽现象,一如百慕大三角人船飞机凭空消失现象。而传说有声波干扰就会产生浓雾现象,只是这以太旋涡涡轴被外界振动影响后产生超声波致雾作用而已。

气穴的形态很多,应分布空域不同有不同的名称,比如海眼,也是气穴的一种,是由于场涡的涡管连通更深层的地下水而表现为终年不干涸,被人们化为奇谈。

这种气穴形态,其实与生活中搅动圆形水盆里的水,形成漩涡一样构造简单,除了能量强度、空间广度区别外,只是载体略有区别:一个是以太,一个是水分子。而被人们归于玄学,是人们自身不能认识到以太的存在而已。气穴也与地陷类似,只是一个具有长期稳定性的以太旋涡的涡管作用后的物质结构形态,一个只是短期以太旋涡涡管作用后的物质结构形态。

海眼=陆地上连接海底的以太旋涡涡口

若井挖在气穴上,于是井水就变得长年清甜,且旱不干涸,涝不被淹,被传为奇谈,这时有报道。清甜其实是水处于场涡涡心,涡心处有更高振动强度,从而能保持水的运动活性。旱不干涸,是涡管直通地下水脉,是周边空域的低洼地,于是总能汇集到水。涝不被淹,在于涡心对外界的时空屏蔽导致地表水不能流到涡心处。

这种气穴的原理也可以解说人体穴位分布,将会在《广义时空论附录(中)·生命意志篇》中阐述。

从这种气穴原理的简单描绘可知,西方科学与东方玄学,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只不是过西方科学认识不到以太的存在,东方玄学没有对应的直观物质理论建构,从而在人们的意识中产生认知分裂,实际上它们的内在运动机制是一样的。

大山振动二之连绵山脉场涡·龙脉

两个以上孤峰形态的大山连接起来,就是山脉。连绵山脉如武夷山脉、秦岭山脉、大巴山脉、青藏高原等等,虽然走势复杂,山峰高低不等,但其局部横剖面,基本都是一个三角复杂叠加形态,于是地心振动从地底下传递到山脉形态的空间结构时,也会产生场涡形态与以太旋涡结构。

这个场涡形成以太旋涡,随地内振动的稳定向上扩散而稳定地存在于山体内部。当连绵的山体的无数场涡相互作用并融合后,则会形成横向中心涡管,这个中心涡管具有时间与空间的稳定性,这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有一个专用名词:龙脉。

龙脉=连绵山脉内部以太旋涡的涡管

上面解析的百慕大三角的场涡形态是涡轴垂直于海平面,而连绵山脉的场涡形态是涡轴平行于海平面。若有动物如长蛇之类躲在这个山脉内的以太旋涡涡管里,由于受涡管时空屏蔽的作用,不受或少受外界的电磁干扰,且有更高强度的以太振动,寿命会变得很长,很有可能展开二次发育,展现出龙的形态,因此山脉的这个区域被称为龙脉。龙脉虽是中国传统风水学上的概念,也是有客观物理作用机制的。

这个以太涡管会应山脉山势的分枝与走向,而出现复杂的交叉脉络状的分布形态。涡管内高效传递以太振动,并影响周边时空电磁分布。

若这个以太涡管的涡口由于山脉的斜坡走势而出现在地表,则会在地表某处形成局部稳定的电磁环境,刚好处在这个涡口处的物体内部粒子会受最少的外界干扰与更高的以太振动作用,于是有更高的时空稳定性与更高的振动形态。

中国神秘地理记载中,说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悦来乡有个叫寺院村的土家山寨,山寨海拔1200多米,周围有数百亩梯田。在这些梯田中,有5块香米田,即无论什么品种的米,只要种在这块地上,都会变成香米,口感优于周边梯田产出的米,并且旱涝保收,让人甚觉好奇,就是这几地块刚好落在山脉以太涡管的涡口处,涡口处种植的水稻受最少外界电磁干扰及更高以太振动影响后,而导致的米粒发育有更好完整度与更强营养分子振动作用形态,表现为更香及口感更好。

大山振动一之锥形孤峰场涡

大山振动场涡,是地表凸起结构下的场涡形态,是地表场涡的一类,由于同人类活动相关密切,因此略作描绘。一般包括锥形孤峰场涡形态、连绵山脉场涡形态、环形山谷场涡形态三种。

孤峰形态的山峰大多是锥形结构,侧面是复杂棱形面或圆弧形面,象火山锥是最典型的圆锥形孤峰形态,就如声音通过锥形结构带来收敛汇集并频率升高,如此地内振动波向地表发散遇到孤峰形态后,也会在孤峰内部产生振动能量汇集作用,并带来特定的地质现象。

地心振动透过地幔、地壳抵达地表,由于山峰锥形结构,振动能量被约束汇集,最后透过山峰峰顶,向地表大气层发散。整个约束汇集过程,在孤峰内部产生螺旋向上的收敛形态场涡,这个场涡的形态与涌峰场涡相似,只是由于山体固体属性不能导致流动形态。

孤峰内部场涡牵引以太形成以太旋涡,以太旋涡的涡管与峰顶直接相连。当地内振动由于某种因素强化时,振动能量会通过以太涡管直接传递出去,若激发空气分子受激发光,就会表现为一条光柱。

火山喷发场景壮观,其尘埃弥漫发散形态,只是这个地底振动作用形态冲出地表后借尘埃颗粒、水汽表达出来,与波运动借粒子表达出来而形成的物质波类似。

孤峰内部振动波通过涡管在山峰顶射出后,由于传递效率不同,在空气与山顶表面的接触层,形成向四周平面扩散的激波,导致山顶两侧周边的水汽凝结雾化。自然奇观中有,有一种锥形大山山顶的碟状云雾现象,就是这个形成机理。

如新闻报道多地如俄罗斯、英国的山峰出现的奇异UFO云层,这种碟状云雾,与超音速战斗机突破音障时在机体周边形成一层云雾机理相同:都是激波振荡导致水汽凝结所产生的雾化现象。

飘升机原理

科学界说飘升机运用了别费尔德-布朗效应,意思是“当一对有特定几何结构的电极相对放置,浸入绝缘介质后,再加上合适的电压,一种试图移动装置的力就会产生的现象。”至于这个别费尔德-布朗效应内在机理是什么,则众说纷纭。这其实是用一个现象来解说另一个现象,一点都没有触及事物根源。

科学界另有一种说法是用高压电离空气产生正负离子云来解说飘升机的内在机理,即说飘升机是一种离子推动的飞行器,这个是错误的,在于飘升机,处于真空环境中也能飘浮。在没有空气分子存在的真空环境下,那如何用正负离子云来解说呢?

用以太与电是以太振动波理论就可以很简单地解说飘升机原理与别费尔德-布朗效应。

根据上面尖端放电时的电子管电极间的以太湍流分布机理描绘可知,飘升机表面带上几万伏的高压电后,电振动能量会导致飘升机表面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产生强烈振动,于是会在飘升机周边时空产生明显的以太湍流层,即飘升机空间是一个以太湍流空间。

这个以太湍流空间的外沿,是高压电场产生的以太湍流层力场与地球静电场的平衡处为边界。由以太湍流层包裹的整个飘升机空间的平均密度小于地球表面以太的密度,于是就如氢气球上升一般,能向上飞起来。

而看别费尔德-布朗效应(Biefeld-Brown effect)的介绍“是指,当一对有特定几何结构的电极相对放置,浸入绝缘介质后,再加上合适的电压,一种试图移动装置的力就会产生的现象。现有的实验采用的电极,一个是丝状极(金属丝),一个是箔状极(金属箔),合适的电压是指万伏以上的高压直流电,产生的力是从箔状极指向丝状极。更奇妙的把丝状极和箔状极的电级反接,不会改变力的方向,但会改变力的大小。有多种理论试图解释该效应,但都无法得到公认,该效应还是一个不解之谜,因此别费尔德-布朗效应还只是一个现象的名称。”

而由特定几何形态的电极构成的高压结构,即丝状极与箔状极结构形态,就是一个开放的电子管形态,开放指的是没有真空玻璃管封藏保护。于是在这两个电极之间,以太湍流层处于不平衡状态,由丝状极流向箔状极,这也是一种尖端放电形态,从而导致丝状极指向箔状极的不平衡,表现力的特定指向作用。丝状极其实是尖端电极的另一种说法,而箔状极是平板电极的另一种说法,这就是别费尔德-布朗效应的内在实质。

飘升机原理如此简单而不能被科学界所真正认识,就在于抛弃以太的结果。飘升机原理是星际碟形空间飞行器构架所依托的理论之一,会在“应用篇”章节的“碟形空间飞行器原理”中再次提到。

尖端放电与击穿

尖端放电很常见,如电击枪两电极间电火花“滋滋滋”的现象让人印象深刻,而电压过高,绝缘体会变成导体,表现为击穿,对于开关之类的元件会产生漏电现象,其它如电容器、晶体管、电子管等元件,若电压过高,也会发生击穿现象。这里用场涡结合电是以太振动波的理论来描绘一下尖端放电与击穿的具体作用过程。

电,是导体内定向以太振动波,这是以太旋涡理论与振动论的核心内容之一。

当电振动波传递到到导体的尖端后,振动能量在尖端处汇集,于是尖端表层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作强烈振动,从而在尖端表面形成以太湍流层。以太湍流层继续传递振动能量,就表现为击穿。击穿,最明显的现象之一就是电火花现象。其实在击穿之前,电振动早就在尖端空域中向前传递,电火花的出现,只是这个振动强度过大导致空气分子受激后的发光现象。

而尖端放电的具体形态如何?这里以电子管为例:

电子管,是一种最早人类发明的电信号放大器件,包含尖端型的阳极,平板型的阴极,阴阳两电极置于真空中,对电流有单向通过作用。

当电压作用于电子管阳极,电振动在两极之间产生振动传递,表现为场涡,场涡引导以太形成以太湍流,即电子管阴阳两极之间加电压后,被以太湍流所填充。

而以太湍流内部的微观以太旋涡之间,由于涡流的合流与对冲,有相互吸引与轴纠正的作用,于是在电压稳定之后,电子管两极之间,存在一个大以太场涡与以太旋涡,电振动能量以螺旋发散的形态,从尖端阳极向平板阳极传递。而尖端电极与平板电极之间,由于以太旋涡的存在,会存在一个涡管。若涡管内存在气体分子,则会受激振动而发光,表现为电弧与电火花。

这尖端放电形成的场涡形态与水漩涡场涡形态很相似,只是水漩涡场涡是一个收敛态场涡,而尖端振动场涡是一个发散性场涡。

而低压气体放电管,按其构架可知,其实是一个放大版的电子管,在阳极加电压后,电振动能量在管内传递,表现为阴极射线。根据上面章节关于电荷单元的论述,可知人们测得电子电荷强度,只是仪器信号的体现,包括阴极射线作用于仪器的信号。而阴极射线作用于仪器产生的信号,在当初的科技水平与精度下,有最低的可探测信号强度,于是被人们错认为带一个电荷单元,电子概念由此诞生,这是一个错判。

由此可知,其实阴极射线,只是定向移动的微观以太湍流而已,被人们误认为是电子流。

阴极射线=定向移动的微观以太湍流

这里描绘的尖端振动场涡形态,也揭示避雷针的真正工作原理:由于针尖处存在以太湍流层,地内振动通过针尖向空发送振动能量,从而在针尖与云层之间形成一个以太旋涡-空气振动通道,导致通道里的空气有更短距离,于是闪电作为振动能量形态按最短距离传递下来,表现为引导闪电。

射流场涡

射流因材质不同有水射流、金属射流等等,常见射流形态有水枪、气焊枪,不常见的穿甲弹,是流体切割穿透固体的一种物质作用形态,甚至包括高速飞行的子弹、水珠,都可以用这种场涡形态来描绘其与其它物体作用时的空间运动形态结构。

当超高速射流撞击静止的物体表面,由于射流原子以太旋涡与物体原子以太旋涡间的相互作用,会在撞击面产生强烈振动波。

振动波贯穿物体瞬间,会在物体内部沿射流方向上,产生无数场涡,并牵引出无数的以太旋涡,无数的以太旋涡构成以太湍流。如一条激流翻涌的河冲刷并隔离两岸,在射流方向上的以太湍流层冲断物体原子之间吸引作用,从而在物体内部产生裂缝,裂缝内填充着高强振动的以太湍流,排斥并削弱物体内部原子间的电荷吸引作用。

同时,射流线程上的物质原子由于场涡与以太湍流的作用,线程上的金属原子之间吸引力变得极弱,其整体空间形态变成类液体结构,如高温融化的液态金属,于是射流向前进时,犹如入无人之地而顺利通过,表现为贯穿,这就是金属射流贯穿厚金属板的物质作用内在机制,也是高速水切割原理。人们观察到的射流前进,只是射流被这振动波与场涡向前推进的结果,而非射流本身有向前运动并切割的能力。看得见的是物质的运动前进形态,看不见的是物质内部的强烈波动形态。

对于射流本身来说,与物体表面撞击时,产生反射波动在射流内部传递,与射流内部原子以太旋涡运动方向相反,于是沿射流线程的垂直方向产生场涡与以太旋涡,牵引射流原子以太旋涡沿场涡方向运动,在宏观上表现为流体四溅。这是水流撞击固体表面时水花四溅的一般内在运动机制。

湍流成因

上面章节特别是在静电场内在机制解构中,经常提到一个“以太湍流”概念,这里用场涡理论来诠释湍流形态的内在机制。

纵观湍流研究可知,人们希望通过数学方程来描绘湍流,但物质作用首先是物质之间的相互关系描绘,数学只是来寻求其作用的规律,是一种抽象描绘,而不能代替直观描绘,更不能代替其作用本身。

专注于数学方程的构建而忽视作用本身,会因未完整认识到物质作用规律的现实条件下,而导致数学公式所依赖的前提设定缺失,从而导致数学结果结论不能客观反映事物作用形态即定性若错了,那再多的定量计算也是无用功。执着于数学描绘,并坚信数学结果而不是直观物质现象本身,是舍本求末的作法。

按科学界的说法,湍流的“中心问题是求湍流基本方程纳维-斯托克斯方程的统计解,由于此方程的非线性和湍流解的不规则性,湍流理论成为流体力学中最困难而又引人入胜的领域。虽然湍流已经研究了一百多年,但是迄今还没有成熟的精确理论,许多基本技术问题得不到理论解释。”

湍流之所以让人们所困惑,在于人们认识不到以太的存在,仅在原子层次去研究,结果终止于原子层次。在以太层次,则由于场涡的存在,自然会产生湍流现象。

流体空间,本质是以太空间。当一种流体沿某个线程流动时,波动也伴随向前,这就是波流一体。

由于波速一般大于流速,波振动在流体粒子之间传递,发生偏向作用,从而产生螺旋收敛形态传递,这就是流体内的场涡,场涡带来以太旋涡的诞生。而以太旋涡有空间稳定性,就如恒星对光产生偏折产生“时空弯曲”现象,这里以太旋涡对线程上的波也产生偏折作用,结果导致直线波动形态受到干扰,当这个干扰发散到线程之外的整个流体空间,导致流体被以太旋涡运动所阻挠,表现为整个流体空间线形流动形态的坍塌,也即在流体线程上,有无数的微漩涡存在,于是整个流体空间,就表现为湍流。这就是湍流的物质作用机制。

若流体的速度很大,则这个以太旋涡被流体所击破,形成更细小的旋涡,在流体形态上不明显,就是射流形态。

就牛顿力学物理上来理解湍流,是流体内的波分割流体,产生局部的紊乱,表现出湍流形象。湍流,是波的“时空弯曲”现象借流体表达出来,本质是波流一体下的流体运动被场涡干扰所致。

湍流,是流体自生的场涡对流动形态的干扰与破坏后的运动结构形态,是流体的混沌形态。

这是流体内的“时空弯曲”现象。

布朗运动

被分子撞击的悬浮微粒做无规则运动的现象叫做布朗运动。人们将布朗运动归结于分子撞击,其实只是停留在分子层次的研究结果而已。

由于分子是由多原子空间结构,而原子又是电子质子的复合空间结构,而电子质子的正负电荷内在机制在经典物理理论并没有解构,电子质子的内在空间结构也是模棱两可,因此布朗运动作为一个实验观察现象,其内在机理的研究远没有终结:布朗运动是由综合作用而成的,不仅仅是分子撞击。

一个悬浮微粒如花粉颗粒,在水中作无规则运动,直观说是受到分子撞击,这很容易理解:颗粒四面八方都是水分子在作热运动。

这是颗粒作布朗运动的第一个因素:众多水分子无规则作用。

但水分子并不是凭空处在一个容器中的,容器中还有以太,以太是一种自由流动的远比水分子更微观物质,而以太流动,必会带动颗粒运动。布朗运动的实验其实是在地球地表水环境所做,本质是颗粒悬浮在水分子中,而水分子又悬浮在以太中,因此在太空真空环境下悬浮的颗粒,也是会作布朗运动,比如范·艾伦带里的电子与质子,也是无规律运动,这就没法用分子撞击来理解了,唯引入以太才能理解。

这是颗粒作布朗运动的第二个因素:以太无规则作用。

颗粒是分子集合体,而分子是多原子空间结构,带有原子的某些属性,如电荷,即分子由于带电荷,于是如原子一般会有自转属性,也会电荷吸引排斥,如此颗粒也会有自转属性,也会吸引排斥。在水溶液,就算水分子不去撞击颗粒,颗粒也会因自转运动及相互间的吸引排斥而出现运动状态的无规则变化。

这是颗粒作布朗运动的第三个因素:颗粒自身电荷之间的作用导致运动状态不平衡。

而集群粒子运动就会产生场涡,于是上面这些各层次的粒子运动现象,都可归结为场涡作用。即颗粒是受水溶液内的场涡作用而运动。由于场涡是一个圆周形态的波运动结构,带来以太旋涡在在水溶液内流转,结果就会带来离心机现象:

所有颗粒最终会被汇集到以太旋涡的涡心处。这也是充满悬浮颗粒的水桶里,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颗粒会聚集成一堆的内因。

西方科学实验室观察一般只是停留在几小时或几天,一般颗粒密度要比水溶液密度略大,上面说的就是密度大的场景。而按实际宇宙时间的无限长延伸,及颗粒对比水密度分为大、小、一致三种情况,可以判定经过千万年的时间跨度:

所有比水密度大的颗粒,都会以螺旋收敛运动形态汇集到以太旋涡涡心处,并沉到水底;
所有与水密度一致的颗粒,都会以以太旋涡涡轴为旋转轴心,在以太涡流上作圆周漂流运动;
所有比水密度小的颗粒,都以螺旋发散运动形态扩散到以太旋涡的外沿处,并浮到水面。

因此说布朗运动虽然看似是一个不规则无规律的运动现象,其实仍是有规则的:是局部无规则运动下的整体螺旋收敛、扩散或圆周运动形态。

而颗粒水溶液只是人为设定的一个普通场景,在宇宙中大小只是人类的主观定义,质子电子的环境与太阳行星的结构类似,颗粒与星球类似,因此可以推广布朗运动的描绘:

也即在任何物体内,各层次的颗粒,包括小至电子质子,大至恒星、旋涡星系,都在作用布朗运动:局部无规则运动下的整体螺旋收敛、扩散或圆周运动形态。

布朗运动,其实只是运动在颗粒水环境下的一种现象观察而已,是运动的一个特定场景的称呼,也包含宇宙旋涡星系运动形态,这就是全息。

水漩涡场涡

水漩涡很常见,随便搅动一个圆形脸盆里的水,停下搅动后就可以看到一个水漩涡形态。而有人根据北半球的脸盆里的水在重力作用下漏到管道里后产生逆时针旋涡形态,得出地球是自西向东自转,而传为人类智慧美谈。这里用场涡理论来解析一个在重力作用下形成的水漩涡的一般过程。

按牛顿力学来说,一个水分子会受重力作用而垂直向下,但水漩涡中的水分子,显然是一种螺旋向下的方式运动的。虽然人们可以用地球自转来说明其螺旋向下的一般作用机制,但人们对地球自转的成因都模棱两可,这也是在用一个不可知因素解说一种现象,因此是不能究其根本的。

场涡理论则可以很简单地解说这一现象:

当水体受重力作用并通过底下管道流出,水体有向下流动趋向,于是重力作用下的振动波瞬间在水体内向下传递,并指向管道口,传递过程由于波速大于流速,重力在水体产生的压力,借水分子之间的碰撞作用,会在传递线程上形成无数的场涡。由于不存在绝对平衡对称,无数的场涡牵引的以太旋涡之间相互融合与轴纠正,最终化为一个大场涡与大以太旋涡,这个大以太旋涡牵引水体作旋涡运动,于是水分子一边受重力作用向下坠落,一边受以太旋涡牵引作圆周运动,即为人们看到的水漩涡螺旋运动形态。

也即无论水体有无地球自转的影响,只要有重力作用向下流动,必会形成漩涡,地球自转只是强化了这一进程并规范了漩涡的最终方向。自然,平衡的空间结构,比如更对称的圆形管道,更光滑的容器表面,会减慢场涡的形成速度与融合速度。

其它方式,如搅动脸盆里的水形成漩涡,或波浪相互撞击、洋流的对冲形成漩涡等等都可以用这个方式来解构漩涡形成的内在物质作用机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