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导材料结构

超导原理是无损耗振动能量的传递。

因此只需将超导体的形态构建出无损耗形态即可。而损耗的能量主要是侧向振动能量,也即电流作为以太纵波在导体内传递时,受原子热运动的影响,会在导体空间形成场涡,场涡牵引导体空间的以太形成以太湍流,这个以太湍流对电振动纵波产生干扰,宏观上表现为电振动能量转化为原子的热振动,即电能损耗。于是超导材料的构架,就是想方设法减少侧向振动能量损失即可,这是通过PN结的构架来实现的。

PN结存在以太湍流层,其振动力场方向由P区指向N区。当P区与N区如夹心饼干一般叠加时,电流e在N区包裹的导线上流动,其侧向振动能量由于受以太湍流层的制约,而不能向P区扩散,于是侧向振动能量被约束在N区之内并向前传递。当P区与N区都尽可能的狭窄,电流e在这个狭窄通道内的侧向振动能量耗损就越发小,最终表现为超导,这就是超导材料结构原理。

这个超导材料的PN构架形态,与封闭的高速公路能开最快的车原理一样,也与光纤的更细微玻璃纤维的制造原理一样,都是侧向干扰被屏蔽,而让向前运动的效率达到最高。无数PN构架的叠加,在横切面上看,就是一网格状结构形态,人们在实验室发现超导材料横切面是网格状的结构形态,就是这一原理的证明之一。

太极八卦图,也是超导材料的结构原理图:

太极形象,代表超导体内部电振动能量以螺旋单向运动的横切面形态;黑白子形象,代表导体内承载电振动能量的原子以太旋涡;八卦形象,代表导体的外层包衣原子的PN结侧向振动能量屏蔽构架。

挠场

这里先重申一些概念的定义,作为理解基础:

真空是以太空间
电荷是微观粒子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磁场是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场,是以太流的力场,是仪器的信号特征强度的梯度分布形态

挠场百科:“(torsion field)又称自旋场(spin field)或扭场(axion field)是物体自旋所扭曲时空结构所产生的场,这种场在过去30年来已被主要是俄国科学界大量的实验所证实。1993年俄国物理学家希波夫(Shipov)提出一套真空方程式,来讨论物理真空的种种性质。根据他的方程式所导出的挠场拥有极不寻常的特性,例如挠场不会被任何自然物质所遮罩,在自然物质中传播不会损失能量,它的作用只会改变物质的自旋状态;挠场的传播速度至少为光速的10^9倍(10亿倍);挠场源被移走以后,在该地仍保留著空间自旋结构,也就是挠场有残留效应,这些现象与水晶的气场极为类似。如果希波夫方程式是正确的话,20世纪量子力学所遗忘的挠场,可能会成为21世纪科学的前缘,它将揭开气场、超感知觉包含心电感应、透视力、预知未来、念力的神秘面纱。”

“挠场的证据:从我们的电解实验结果中,看到了挠场存在的证据,例如通过辐射自照相法观察到的高度定向的β-粒子束;有时,断开电解电压后,仍能看到电极尖端处持续出现的气泡,说明该处残留的挠场仍在起作用;许多实验室观察到的停止电解后出现的持续放热现象亦可用挠场的存在作解释。”

与挠场相关的概念还有挠率。挠率是指线的扭曲率,它的绝对值度量了曲线上邻近两点的次法向量之间的夹角对弧长的变化率。平面曲线是挠率恒为零的曲线。空间曲线如不是落在一平面上,则称为挠曲线。比如拧毛巾沥水,会产生毛巾空间的扭曲形态,就是一种挠曲线形态。

这里是以以太旋涡论为基础,从物质作用形态上去描绘挠场的直观面目,并不在数学上描绘其具体的运动公式。而西方科学界的所有物质概念,都是由某种物质作用在仪器后,产生的有别于已知物质的信号特征被定义。所有信号特征,都是一种力的作用的显现。所有场,都是力场,是微观流体的力的作用的梯度分布。电场、磁场、引力场均是如此,挠场也是如此。

可以看这挠场的特征:说挠场由物质自旋产生,这其实是时空弯曲概念下的拓展描绘。即挠场,是物质质量弯曲时空后的时空扭曲形态。时空扭曲,是指“根据相对论的解释,当一个有质量的物体体积趋于0时,其引力会达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从而改变空间,导致光都无法在其空间里逃避,进而形成时空扭曲。”这是指西方界在肯定广义时空论正确性后的场景引述。自然西方界无法说清质量弯曲时空的内在机制。

从以太旋涡论可知,不同时空尺度的物体空间,均是以太空间。以太应各时空尺度的物质内部粒子在平衡位置振动,产生振动波,进而形成场涡,驱动空间以太在场涡线程上运动,形成以太涡流。以太涡流对光线的偏折,被爱因斯坦讹化成时空弯曲,并由此带来对挠场的困扰。以太涡流,在一个星球、物体、粒子空间里,应区域空间的不同,其运动形态是有差别的。以星球为例,在星球黄道面,是平面旋涡形态向星球四周环绕并发散,在星球两极,是螺旋涡形运动形态向星球中心收敛并汇集。

在西方科学界,对各种场的概念,都是以平直或曲线的场线模型展开描绘的,对三维空间立体的物质运动描绘极少,当某种三维空间立体的螺旋物质运动形态被仪器检测后形成信号特征及强度分布,就有了挠场概念的诞生。挠场,就是这种三维立体空间里某种物质运动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

在“以太涡流空间运动形态初考”,“赤道辐合带”小节的以太涡流运行图例描绘里,可以看出地球两极外侧空间以太流的运动形态,与挠场的模拟描绘图,几近一致。也即:

挠场=以太螺旋涡形运动收敛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

这种运动形态,如锥形弹簧形态一般扭曲延伸。在现实中观察一个水漩涡中心涡管处的水流运动形态,可以直观理解微观领域挠场的以太流运动实质。

由此对挠场本质的定性认识,可以考查俄罗斯物理学家总结挠场的一系列与众不同性质的内涵:

1、不像电磁场那样,同电荷相排斥,异电荷相吸引,挠场是同荷合并,而异荷排斥;

-->挠场是螺旋涡形收敛运动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当两个相同的螺旋涡收敛运动形态的以太涡流平行同向运动时,就会表达为吸引与融合,并被称为互为“同荷”,若这两个以太涡流平行相向运动,就会表达为排斥与对冲,并被称为互为“异荷”。找两根一样的弹簧,并排同向旋转,两根弹簧就能慢慢交织在一起并融为一体;并排反向旋转,则会相冲,这就是同荷合并,而异荷排斥的物质作用实质。

2、由于挠场是由经典的自旋产生的,所以,挠场对物体的作用只会改变物体的自旋状态;

-->微观以太旋涡运动,在人类仪器上表现为自旋。挠场,并不是由经典的自旋产生,而是挠场与粒子自旋,均由粒子中心的以太振动产生,在“星球自转、公转动力源”小节中描绘这种动力作用过程。这是人们不明白粒子自旋成因后的将结果现象当成事件成因的又一错判。

-->人们将一个以太旋涡的对外作用,因时空尺度不同或时空区域不同而产生信号特征不同,分割成不同的理解,从而有电荷、磁矩、自旋、挠场等不同的概念,以为它们迥然不同,而认识不到这只是同一物质作用根源的不同显像。挠场是以太旋涡两极外侧空间涡流运动的力场梯度分布,当有外力作用于这两极外侧的涡流时,就会对整个粒子空间产生轴偏向,表现为“改变物体自旋状态布”。

3、挠场在通过一般物理介质时不会被吸收,也不会产生相互作用;

-->物质空间,是以太空间,力场是以太旋涡的涡流作用的梯度分布,而涡流运动源于旋涡中心的振动产生的场涡运动,这种振动能穿透一般物理介质,表达为物理介质内部也产生挠场,被误认为不会被吸收,与不会产生相互作用。任何不同的物质运动,若处在一个时空点,必会产生相互作用,而相互作用能否被人类认识,能否被人类检测,则是另一回事。

4、挠场的传播速度不低于109倍光速,这一现象与量子非局域性的表现相关;

-->这种传播速度,只是猜测。人类目前根本没能力去检测到这么高的速度。而量子是一个流行词,凡一切新的发现,都被扯上量子关系,以表达自己理论的先进性,如量子化学、量子生物学、量子电动力学等等。

5、由于任何物质都有非零的集体自旋,因此,任何物质都有自身的挠场;

-->任何物质都是以太旋涡的堆积体,会带来两极空间的以太螺旋涡形运动形态,表现为任何物质都有自身的挠场。

6、挠场具有记忆和滞后作用,也就是具有一定强度和频率的挠场的场源把围绕该物体的空间中的物理真空极化了,所以,当场源被移走后,空间的涡旋结构仍然保留,挠场还可以存在;

-->旋涡运动,有稳定性,也是运动的禁锢的一种形态,于是具有记忆性。记性性,是旋涡稳定性与运动禁锢的另一种说法。力场的作用是通过以太传递的,本身就需要时间,而螺旋涡形的传递形态滞后性更明显,就如一个力通过弹簧螺旋结构从一端传递到另一端,要比直线传递要慢得多,表达为滞后性。

-->物理真空,即以太空间。将物理真空极化,其实就是将以太空间里的以太挠动后而按螺旋涡形的轨迹流动。当场源被移动后,空间(即以太空间)的以太旋涡运动因运动禁锢而一直保留在原空域,表现为挠场还可以存在。

7、挠场具有轴向加速作用。

-->挠场是一螺旋涡形向物质中心运动的以太流的力场形态,于是其它物质粒子处于这个力场之中,就会有向通过涡轴向中心运动的趋向,表现为有轴向加速作用。

由于西方界并没有认识到电是导体内以太振动纵波的真面目,就会被电产生的物理宏观现象所迷惑。在这个电解实验里,当电流被切断后,由于振动波在导体内有一个衰减过程,在衰减期间,电极尖端仍能看到持续气泡。又如一般电解电路都带有电容,电容的残留电荷也会陆续释放,形成微电流等等,这些情况都会在电极尖端仍能看到持续的气泡,而被认为是“挠场存在的证据”。由于作者并不知道这种电解实验的具体电路、仪器构架,这里只能作粗略地分析。

带电粒子在匀强磁场中运动

环境与正反粒子的关系的不对称体现在许多实验中,比如西方科学界根据带电粒子在匀强磁场中的运动轨道不同,来考查磁场对电荷作用形态的实验也是其中一个。

带电粒子在匀强磁场中运动实验,是一个非常经典的物理实验,被反复引用在学校物理教科书中,来说明质子(失去外围电子的氢原子,H+)与电子在磁场中的受力与运动形态,同时在经典物理理论中,质子与电子的质量对比被认为约是1836:1,电荷量则是1:1,然而其核心思想是错的。

在氢原子以太旋涡空间里,原子核的尺寸与其公转轨道上电子核的尺寸差异之大,就如太阳与九大行星的尺寸差异之大,可以远不止1836倍,而原子以太旋涡与电子以太旋涡的尺寸差别之大更是远超,两者的电荷强度(即微观以太旋涡的力场作用)相差同样巨大,绝非人们依据元素周期表排列的比率1:1—1:112之间(目前最高位是112号元素),或电子电荷与质子电荷1:1这样的比率。元素周期表是仪器受力后的信号强度梯度分布,被讹化成元素原子的电荷数与电子排列形态,已在第十章节的“元素周期表批判”小节中描绘。同时,西方科学界也根本没能力去解释“质量相差巨大的质子与电子却带有相同电荷量”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在2000年前后人类科技勉强能观察到一个原子表面的时候,在1900年前后人类也不会有能力去探测到原子空间内部更微小的电子的电荷作用信号特征,那时的仪器只能捕捉到的仪器最高精度下的信号强度是一个氢原子的作用信号,但当时的人们可以将反粒子(反氢原子以太旋涡)的作用信号当成电子的作用信号,从而强化了电子概念--这概念首先于阴极射线中被提出,并由此误导后来者,这就是这个实验的问题所在。

这个实验其实就是一个宇称不守恒实验。

这个实验,是同一磁场对正反粒子的作用构架,因此是“相同环境下的正反粒子状态”的描绘,于是有:

1、A+B,与A+B¯。两者结果叠加A+B+A+B¯= 2A=\= 0,表现为宇称不守恒,

1、A¯+B,与A¯+B¯。两者结果叠加A¯+B+A¯+B¯= -2A¯=\= 0,表现为宇称不守恒。

粒子在磁场中的受力作用与其整体状态正相关,以第1条为例,有:

f ∝A+B,或f ∝A+B¯。

设粒子受力与粒子状态的函数关系为 f = F(A+B),f¯ = F(A+B¯)。

在环境磁场状态都是A的情况下作圆周运动后,

对于正粒子,有:

f = F(A+B)= Mv^2/R

对于反粒子,有:

f¯ = F(A+B¯)= mv^2/r

由于|A+B| =\=|A+B¯|,可设|A+B| > |A+B¯|,则有| f = F(A+B)| > |f¯= F(A+B¯)|,而正反粒子(正负质子以太旋涡)质量M=m,是一样的,入射v 也一样,由此R < r,这就是实验室中如云雾室观察到互为正反粒子的轨道半径不同的实质:由于环境磁场与正反粒子(质子、负质子)的关系是宇称不宇恒,反粒子受到向外的推力,而正粒子受到向内的拉力,致使正反粒子所受到的力的大小相差迥异,进而导致粒子轨道半径不同,而非相同的力F=qvB作用下的两种粒子(质子、电子)质量差异导致粒子轨道半径不同。

做这个实验的人们被经典原子模型误导,导致反粒子被误认为是电子,这是原子层次的以太旋涡被误判为原子以下层次的以太旋涡,于是出错。将反粒子(负质子以太旋涡)当成电子(原子空间黄道面上的更微观以太旋涡),这与将阴极射线错当成电子流一样,阴极射线其实是定向移动的微观以太湍流。电子虽然也是反粒子的一种形态,但这个实验中认为电子电荷与质子电荷一致,就会导致实验构架的前提条件出错,进而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负质子以太旋涡才会与正质子以太旋涡有相等的电荷量。

而假定实验室人们的判定是正确的,由带电粒子所受洛伦兹力的公式F=qvB、圆周运动向心力公式F=mv2/r及质子与电子的质量比是M:m=1836:1可知,由于质子与电子所带电荷是一样的,在同一磁场中受力也是一样的,有:

qvB=Mv^2/R=mv^2/r

当电子与质子以相同速度v垂直进入匀强磁场后,于是两者的圆周半径比率r :R会是1:1836。但实验室没有观察到如此悬殊的半径比,这是现象与理论不符之处,也可反推人们的判定是错误的。(注:由于这里笔者并没有这个实验的正反带电粒子射入匀强磁场的速度数据与半径数据,故不能完整考查这个实验的问题,但整个推理过程可以作为重新考查这个实验结果的依据。比如相同入射速度v下,1厘米的电子运动半径会对应1836厘米的质子运动半径,但教科学书上示意图的半径一般比例在1:1-1:2之间,如上图例所示,没有1:1836的巨大差额。虽然原理性的图例并不要求很高精度,但这种巨大差额必须有所体现。)

以太旋涡理论下,当两个粒子电荷强度q一致,但方向相反,基本可断定是同一微观以太旋涡的顺逆运动形态,有一样的时空尺度与质量,而不会是悬殊的如1836倍的质量差异,当然更精确的判定要通过发射谱线对照是否一致才行。当初做这个实验的人们判定质子与“电子”所带电荷是一样的,可知,质子与这实验里的“电子”其实是互为正反粒子,是同一原子以太旋涡的逆与顺流转形态,若正粒子是质子,那这实验构架中的“电子”就是负质子,而非经典物理学描绘下的质子与轨道上公转的微小电子之间的对比形态。

由此可知,在整个物理学的实验观察中,西方科学界一直将原子尺度的反粒子(反氢原子)当原子空间黄道面轨道上的电子代入实验,无论是“电子”在匀强磁场中的运动实验里,还是威尔逊云雾室中,都是如此误判。这仍是错误的经典原子理论对后来者的误导。

本小节描绘的是带电粒子在匀强磁场中运动实验中,当初实验中所谓的“电子”,其实是原子层次的反粒子,即反氢原子(以太旋涡)--质量与氢原子(以太旋涡)相当,电荷相反。而不是经典物理理论下的核外电子(以太旋涡)--质量是原子核的1836分之一。环境磁场除了对正反粒子的方向影响其不同外,对正反粒子的运动轨道半径影响也不同。通过正反粒子的轨道半径不同来判定粒子质量不同,是一个错误。由此说明物理教科书上载录的质子与电子在匀强磁场中的运动形态,虽然描绘了正反粒子方向背离现象,但没有触及粒子运动实质,因此说其核心思想是错误的。这是西方科学界认识不到磁场、电荷实质(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导致的结果。

同时,“匀强磁场”,与“质点”、“刚体”一样是一种理想模型,实验环境下并不存在“匀强磁场”这种磁场状态,只存在局部相对均匀的磁场分布形态,因此正反粒子的实际轨道,也不是科学界所描绘的匀速圆周运动,而是螺旋收敛或螺旋发散式的轨道形态,与银河系螺旋臂相似,这要放在更长的时间尺度上才能观察到,与“椭圆公转轨道”小节描绘的行星轨道类似查考方式,这里就不再详细论述。

宇称不守恒

那西方科学界说的宇称不守恒是怎么回事?

宇称不守恒定律在经典理论物理里是指在弱相互作用中,互为镜像的正反粒子的运动规律不对称。这仍是现象描述,而非粒子的物质状态实质。

粒子形态及粒子作用都可以是对称的,在于这种对称代表观察者与粒子之间的关系,无关粒子本身状态。但实验环境是不对称的,导致实验现象出现不对称,即观察者与粒子之间多了第三者,扭曲了实验现象,导致被观察的粒子状态失真。这是宇称不守恒的内在物质作用根源。

就如一个人(粒子),在一条流动的河水(环境)里游泳,一次顺着河水游(正粒子),要省力,在岸上的人看到这顺水流游泳时,单位时间内经过的距离要长;另一次逆着河水游(反粒子),要费力,在岸上的人看到这逆水流游泳时,单位时间内经过的距离要短,若以此距离长短为依据说这个游泳者的前后两次水平不一致(宇称不守恒),就出错了。一种粒子的两个互为正反的个体,在某种特定环境中的运动状态也是类似。

粒子所处的环境空间,就是以太空间。某种粒子环境空间中的以太,会由于各种因素作用而有不同的波流一体状态,比如力场强度分布不同、流动方向速度不同、场涡强度不同,等等,从而让环境因素对实验粒子的影响分三种:

环境因素是可以忽略的,环境因素是重要影响因子,环境因素是决定性影响因子。

环境因素对粒子运动状态的影响,有点类似于化学反应中催化剂对反应物原子以太旋涡运动状态的影响。相同强度的环境因素,在“弱相互作用”研究对象的电子时空尺度,相对于“强相互作用”的原子时空尺度,有更大的影响效果,从而成为重要影响因子或决定性影响因子,这是宇称不守恒现象能在“弱相互作用”研究时被发现的原因。

可以分析一下百科知识描述下的这个西方科学界经典的宇称不守恒验证实验:

“吴健雄用两套实验装置观测钴60的衰变,她在极低温(0.01K)下用强磁场把一套装置中的钴60原子核自旋方向转向左旋,把另一套装置中的钴60原子核自旋方向转向右旋,这两套装置中的钴60互为镜像。实验结果表明,这两套装置中的钴60放射出来的电子数有很大差异,而且电子放射的方向也不能互相对称。实验结果证实了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称不守恒。”

这百科知识里虽然没有说明吴健雄女士是如何布置强磁场以达到两组钴60原子核互为“镜像”,但可以推测是用两个互为方向相反但强度相同的磁场来建立实验构架的。

就当下人类科技水平能力而言,是无法通过强磁场作用将原子核自旋方向改变的,在于原子核自旋的陀螺效应相对人造磁场而言是极高,这实验中的强磁场对原子核自旋方向的影响微乎其微的。若强磁场能改变原子核自旋方向,那么反粒子就很容易被制造出来,而西方科学界从来没有宣布过能够大量并轻易地制造出反粒子,反过来证明强磁场不能够改变原子核自旋方向。

这里实验用到的强磁场最多只能改变钴60原子外围空间的以太涡流流动方向与力场分布形态,也即在这个实验构架中钴原子所处的环境以太旋涡(磁场)互为镜像,而非两组钴60原子之间互为镜像,但实验室的人们可以主观地认为强磁场能够改变两套装置中钴原子核的自旋方向,并互为镜像。

在极低温(0.01K)条件下,原子热运动强度几近零,可以让钴60原子核对轨道最外围电子的束缚力减少到最小,从而让强磁场(环境以太旋涡的力场)对轨道最外围电子的影响效果达到最大。

磁场=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西方科学界是在放射性实验中检测θ和γ两种介子衰变结果不一样,观察到宇称不守恒现象,后通过两组钴60在相同时间内放射出电子数不同来验证的。而这个电子数不同,在于一组钴60原子处于逆时针以太涡流中,对照组钴60原子处于顺时针以太涡流中,不同方向的外来以太涡流(强磁场),会对钴60原子以太旋涡的最外围轨道上的电子产生不同的作用结果:

比如,在逆时针以太涡流中,钴60原子最外围的电子受同向涡流的合流作用获得加速能量,从而脱离绕核轨道,表现为β辐射,及衰变周期变短,于是单位时间内放射出的电子数增加。而在顺时针以太涡流中,钴60原子最外围轨道上的电子受反向涡流的对冲作用而减速,从而向钴60原子核靠近,表现为被束缚得更紧,及衰变周期变长,于是单位时间内放射出的电子数减少。

又比如,在逆时针以太涡流的振动力场影响下,同是逆时针旋转的钴60原子以太旋涡的内部振动力场,因与外部以太涡流的力场性质相同而相互排斥,从而削弱原子内部空间以太涡流的运动速度,进而减小了对轨道上电子的吸引力,最外围的电子所受向心力减少,从而脱离绕核轨道,表现为β辐射,及衰变周期变短,于是单位时间内放射出的电子数增加。而在顺时针以太涡流的振动力场影响下,这逆时针旋转的钴60原子以太旋涡内部振动力场因与外部以太涡流的振动力场性质相反而相互吸引,从而强化原子内部空间以太涡流的运动速度,进而增强了对轨道上电子的吸引力,最外围的电子所受向心力增加,也表现为被束缚得更紧,及衰变周期变长,于是单位时间内放射出的电子数减少。

如此相反方向的强磁场导致互为对照组的钴60原子的放射性有不对称的实验现象。若实验人员根据这个两组钴60原子电子数不同,而来判定正反粒子运动不能互为镜像,或宇称不守恒,就出错了。

大多数粒子观察实验中,环境因素是可以忽略的。这钴60放射实验里,人为地用降温与磁场强化环境对原子衰变的影响,从而让环境因素成为实验重要影响因子。也即在观察到的各个宇称不守恒现象中,环境以太涡流方向的顺逆之别对同一粒子产生明显的影响作用,或同一环境以太涡流形态对正反粒子产生不同的影响作用进而导致正反粒子衰变出现不同的结果,表现为宇称不守恒。

可以用字母公式来表达环境与粒子间的关系;设环境非0状态强度是A,镜像环境状态强度是A¯,叠加时有:

A+A¯= 0

正粒子状态强度是B,其反粒子状态强度是B¯,叠加时有:

B+B¯= 0

如此环境与粒子相互作用后的状态结果表现有6组环境-粒子关系对应形态:

相同环境下的正反粒子状态有:

1、A+B,与A+B¯。两者结果叠加A+B+A+B¯= 2A=\= 0,表现为宇称不守恒,

2、A¯+B,与A¯+B¯。两者结果叠加A¯+B+A¯+B¯= 2A¯=\= 0,表现为宇称不守恒。

相反环境下的正反粒子状态有:

3、A+B,与A¯+B¯。两者结果叠加A+B+A¯+B¯= 0,表现为宇称守恒。

4、A¯+B,与A+B¯。两者结果叠加A¯+B+A+B¯= 0,表现为宇称守恒。

相反环境下的同一粒子状态有:

5、A+B,与A¯+B。两者结果叠加A+B+A¯+B= 2B=\= 0,表现为宇称不守恒。

6、A+B¯,与A¯+B¯。两者结果叠加A+B¯+A¯+B¯= 2B¯ =\= 0,表现为宇称不守恒。

只有当A = A¯ = 0时,即环境无强度或强度影响可忽略,以上第1、2两条的结果也会是0,于是粒子表现为宇称守恒。吴健雄女士的宇称不守恒验证实验构架,其实是“相反环境下的同一粒子状态”的形态,是第5、6条的结果,被误认为是“相同环境下的正反粒子状态”,即第1、2条的结果。

这个验证实验出错的根源,仍是错误的经典原子理论对后来实验者的误导。

自然,这种宇称不守恒仍只是人类观察下的粒子与环境之间的关系不守恒,是一种现象不对称,并非实质不对称,是实验因素不完备(忽视了环境作用)及对正反粒子结构的的认识缺陷导致的错判,根源仍是西方科学界抛弃以太与经典原子错误模型,导致人们认识不到环境的本质是以太空间,不同的环境会对粒子状态产生不同的影响,从而导致宇称不守恒现象。

就正反粒子本身及运动状态相对观察者而言,宇称一直对称、守恒。

宇称守恒

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物理界的所有粒子概念,都是实验中某物质作用在仪器上产生现象后的定义,其内涵只是理论猜测,而非实质观察。只要是观察,能且只能得到现象,即信号特征。比如说到电子、介子之类的概念,给人的感觉好象其结构是科学家们早就如解剖一个苹果、橘子一样研究透,其实根本没有。因为人类最先进的电子隧道显微镜,也只能停留在物体表层扫描,或控制一两个原子的排列,根本不能进入原子核内部看看空间结构,更何论比原子核还小千百倍的电子、介子之类的微观粒子存在。特别是西方科学界在宇宙观、时空观出错的前提下,更不能正确描绘这些现象背后的内涵。

人们要精确描绘电子、原子内部或原子核空间结构,不可能通过科学精密仪器这种相对原子核、电子其实是非常粗糙的手段。而正确的理解方式就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个理解方式能成立并正确的基础是物质具有唯一性:宇宙有且只有一种存在—以太,从而导致物质运动具有统一性,进而形成的整个宇宙结构形态是和谐、简单的,相互映射的,在各个时空尺度是可类比的,同构模式是这种理解方式的现实应用与具像描绘手段。

西方科学实验室观察到正反粒子现象,人们在考查正反粒子的运动状态时,如辐射、分裂、衰变等,发现对称性,于是产生宇称概念。而正反粒子,即顺逆微观以太旋涡,其实是观察者与粒子以太旋涡之间站位不同而分别定义,是一种关系,也是一种感觉,粒子以太旋涡本身是没有正反之别,是有了观察者的观察,才有了正反现象的描绘,观察者根据这种现象定义出正反电荷与正反粒子。如此可知:

宇称守恒是自然的

西方科学界虽然提出了“宇称守恒”概念,这个概念更多的是实验观察下的经验统计总结,而没有涉宇称守恒的本质:是观察者与粒子事件之间的关系体现。原本就只有一种粒子以太旋涡,及一种粒子以太旋涡的运动形态,正面看与反面看,在上看与在下看,变的只是观察者的感觉,与仪器的信号特征,不变的是粒子以太旋涡与旋涡运动本身。

正反粒子之辩

西方科学界在实验室中观察到电荷相反的粒子的存在,于是想象出一种完全由负电荷单元(负质子)-中子为原子核主体构架,正电荷单元(正电子)为原子核外围轨道电子的负原子堆积而成的物质形态,称之为反物质,现实中却找不到这样的物质,尔后将反电荷粒子与反物质等同混淆,在各种理论中引用论述,好象反物质是存在似的,这仍是受制于经典原子结构模型误导后的理念延伸。

在日常中,人们面对一个顺时针旋涡盘面时,若跑到旋涡盘面的背面,就会看到一个逆时针旋涡,那么若让人们来评定这个旋涡,是顺旋涡还是逆旋涡呢?显然答案是由人们相对于这个旋涡涡盘面的站位来决定,而这个旋涡无论人们怎么评定它是正或是反,它只是一个旋涡而已。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在“微观世界”章节的“电荷本质”小节的“电荷本质”一图中,笔者所画的第二栏正粒子图与第三栏负粒子图的旋转方向是一致的,就在于旋转方向只是人们站位的不同,不必严格区别谁是顺时针旋涡,谁是逆时针旋涡。同样,本书图例的所有以太旋涡,包括耦合结构形态,基本是不区分正反粒子的,各图例中以太旋涡的顺逆形态代表的是正粒子还是反粒子由人们通过文字或图例说明来自行设定。

微观带电粒子都是微观以太旋涡,它们的正反,也由人们相对于这些粒子的站位决定,比如在著名的威尔逊云雾室中,人们观察到正反粒子互为相反的云雾轨迹,于是说这是正粒子,那是反粒子。而其实当人们跑到这个云雾室的另一面,就可以发现反粒子的轨迹恰于对面定义的正粒子是一样的顺逆圆周轨迹。

因此说不存在独立的反物质这么形态,所有正物质本身就是反物质,所有正粒子就是反粒子,这些现象的观察与概念的诞生,都应人们的站位而出现而被定义,是人们与粒子之间的关系描绘,与粒子本身无关。自然,在经典原子模型与之后的夸克理论、弦理论中,仍是无法解释粒子正反电荷成因的。

若人们有能力将微观以太旋涡的黄道涡面上下翻转过来,就如飞行中的飞盘翻转一样,人们就会看到正粒子转变为反粒子或反粒子转变为正粒子。当然由于微观以太旋涡极高速运动带来的的陀螺稳定性是极强的,导致当下人类科技水平下的人为翻转操作是几乎不能完成的。并且人们只能通过粒子与仪器的作用才能观察粒子形态,一般一个粒子只与仪器发生一次作用就观察不到踪迹,更不能产生飞盘那种正变反后又反变正的连续动态过程。否则人们就可以观察到一个粒子可以正变反后又反变正的连续互换过程。

正反粒子相互作用会产生泯灭现象,这只是正反微观以太旋涡接近后,两旋涡接触面的涡流由于方向相同,而相互合流导致旋涡运动形态解体,或形成正反粒子耦合结构,都在仪器上表现为正反两粒子的信号特征消失,被人们当成物质泯灭,其实只是以太旋涡运动转换为其它形态的运动而已,如振动波、以太湍流、耦合形态等。消失的是旋涡运动形态及仪器的信号特征,而不是物质本身的消失与物质运动的消失,能量守恒定律与物质守恒定律在其间仍起着作用。旋涡运动在观察上表现为粒子影像,将影像泯灭当成物质本身的消失,是将影像的消失当成物质的消失的错误认识。

如此人们面对一个普通的由原子以太旋涡堆积出的物体如一块石头、一堆碎玻璃、一杯水,就可以知,每一个物体都是由正反原子以太旋涡掺杂而成,从而表现为电荷微弱,特别是双原子气体分子,就是一个正反粒子对耦合结构。电荷微弱的原因并不是经典物理理论里下原子核外电子数总电荷与原子核电荷配对所致,而是正反原子以太旋涡力场相互中和所致。

以上是对正反粒子成因的普适性描绘。分子以太旋涡整体也表达出粒子形态,因此也有正反之别。在化学领域,人们发现左旋分子、右旋分子,其实就是正反分子以太旋涡,这两种旋涡,仍是一种分子以太旋涡应观察者站位不同而定义出来的关系,而非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弱相互作用

弱相互作用,同样是西方科学界认识不到电子正确结构与中微子是以太纵波的实质,而不得不设定的一种电子与中微子之间及类似的同等时空尺度的所谓费米子等之间的作用形态:β衰变中放出电子和中微子,电子和中微子这两者之间也总得有一个联系吧,于是弱相互作用应运而生。至于电子与中微子各是什么形态结构,电子负电荷是怎么回事,电子与中微子之间是如何组合存在,弱相互作用又是依据什么来实现的等等拓展问题,在西方经典理论物理中也是找不到答案的。

而其实,电子是在原子以太旋涡上作公转运动,与原子有一样的以太旋涡运动形态,电子核也与原子核一样,都是通过核空间同构模式来描绘,只是时空尺度更微小。当β衰变中放出电子时,电子核受到强烈冲击而产生能量振动,传递出去的以太纵波就是中微子,又因有粒子性被西方科学界错判为是粒子。

通过电子以太旋涡结构的建立与中微子内涵的重新认识,同上面赋予强相互作用以新内涵的逻辑相类似,也可以赋予弱相互作用以新内涵:

弱相互作用=电子核内更微观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

强相互作用

由原子及原子核模型的重新认识,定性中子是原子核振动波,及质子作为电荷单元是仪器最高精度的体现,就可以确定经典原子核理论中结合中子与质子的强相互作用是不存在的。

西方科学界并不是在实验室中观察到原子核内的强相互作用现象而定义出“强相互作用”这一概念,而是人为凭空地想象、制造出这一概念,以解释“中子”与“质子”之间的关系,然后再将实验室观察到的各种粒子现象,以乱拉配郎的方式,主观地与“中子”或“质子”拉上关系,以作为强相互作用的“实验依据”,这是“强相互作用”概念诞生的逻辑。

这种强相互作用,其实只是西方科学界为中子在原子核内找到一个合理位置而不得不设定的一种力的形态:既然“中子”与“质子”都处在原子核这么个狭小空间里,总得说明一下“中子”与“质子”之的关系吧,于是强相互作用应运而生。至于强相互作用是怎么个作用法,西方科学界又无能为力,有设想通过某种更细微的粒子如“胶子”在“质子”与“中子”之间交换,又带来这个“胶子”是怎么一回事,如何个时空结构,如何描绘“胶子”与“质子”、“中子”相互结合或相互分离的动态过程,等无法解决的问题。西方科学理论里的强相互作用,是一个经不过推敲的概念。

以太旋涡论下,原子核只是更微观以太旋涡的堆集体,一如无数的元素原子以太旋涡堆集形成地球、太阳,无数的更微观以太旋涡堆集形成原子核。这些更微观以太旋涡之间同样通过耦合结构形态相互结合在一起,并通过类范德华力相互吸引。这些更微观以太旋涡之间的相互振动,从原子核两极吸入以太,从原子核赤道面喷出以太,从而驱动原子核自转,并产生原子以太旋涡,携带电子以太旋涡在原子空间作公转运动,旋涡的力场表现为电荷。

原子核内部空间,如地球存在地核,也存在一个原子核内核,其构造可以同样类推:由更更微观的以太旋涡耦合而成,如此反复到以太层次,已在“核空间同构模式”中描绘这一结构形态。自然,这种描绘过于细微,以人类的科技水平是永远无观察可能的,但通过以太肯定、耦合原理、波流一体新发现,可以认识到这种结构形态,因此对于原子核及原子内核的描述,只散落在各个章节中,不专门作一个独立小节来展开说明,在三个同构模式小节中也只作为一个例子来简略描绘。

如此以太旋涡论下的原子核构造也非常简单,没有现代西方物理理论下的各种千奇百怪的粒子概念,如强子、夸克、玻色子、胶子、轻子、Higgs粒子等等。这些粒子,凡是带电荷的,都是不同层次的微观以太旋涡;凡是不带电荷的,都是这些微观以太旋涡的振动波。而无论是波还是粒子,本质都是以太运动后的时空形态,再无其它面目。

虽然定性了经典原子核模型下的“强相互作用”是不存在的,但这一概念原本指代的是原子核空间的物质作用形态,而以太旋涡模型下的新原子核空间仍是存在特定的物质作用形态的,由此,就可以将新原子核模型描绘下的原子核成分,即更微观的以太旋涡之间的耦合结构定义为强相互作用。即:

强相互作用=原子核内更微观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

如此,赋予强相互作用这一概念以新的内涵。

最后说明一点:原子核内更微观以太旋涡之间,也存在类范德华力的作用模式,即耦合结构下的更微观次生以太旋涡间的相互作用。由于这里只涉及两个粒子之间的关系,因此并不考查这种更微观次生以太旋涡间的作用,但这种作用也是存在的。读者可以参考“范德华力”小节自行理解这种更微观次生以太旋涡间的作用形态,下面的“弱相互作用”小节也是同一说明。

核空间同构模式

一个以太旋涡,若流转的时间足够长,则会有重物质,即更高角动量的以太旋涡汇集到旋涡中心,这是离心机原理在一个旋涡空间中的作用显像。这些更高角动量的以太旋涡又通过耦合原理堆积在一起,形成这个以太旋涡的中心核,如银河系中心的银核,太阳以太旋涡中心的太阳,地球以太旋涡的地球,原子以太旋涡的原子核,电子以太旋涡的电子核等等。

如此有核结构,会因核内以太旋涡的振动,而驱动周边空间以太作旋涡流转运动,也驱动核作自转运动,并通过两极涡口与离心机原理吸收更多更高角动量的以太旋涡,让核的体积变大,表现为核的成长,会在本章节后面的“星球生长”小节专门详细描绘这一成长过程。

同样,由于以太旋涡在各个时空尺度是同构模式的,以太旋涡的中心堆积体,即旋涡核,也是同构模式的。比如地球是地球以太旋涡的核,由众多元素原子以太旋涡通过耦合原理堆积在一起。而这些原子以太旋涡的原子核,也由众多更微观以太旋涡也通过耦合原理堆积在一起。星系核、恒星、电子核及电子尺度以下的更微观以太旋涡的核,都有相同的描述结果,也是反复到无穷大时空尺度与无穷小时空尺度,这就是核空间同构模式。

这三个同构模式,还可以推广,即各个时空尺度,都有类似的更复杂运动,如地球这个星体外围是固态的地壳、气态的大气层,则原子核这个核的外围,有类固态的边壳,边壳上有弥漫态的以太湍流层。甚至可以想象,某些原子核边壳上,有类似于地球上的生命体的活动,有类似地球上的山川河流、风花蝶云等等,这也是佛家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机理具象,这里就不再详细探讨。

如此,就可以简单理解原子空间、电子空间及电子尺度以下的更微观以太旋涡空间的构建形态,没有夸克正负的内在机制、夸克时空结构之类的新问题。

夸克、弦理论之否定

西方科学界在微观原子核领域的研究,是建立在错误的非以太观,及错误的经典原子模型基础之上的,导致除了设想出来的原子核是由质子-中子通过强相互作用结合之外,还拓展出夸克理论、弦理论。这些理论的诞生是惯性作用在科学领域的显现:为解释阿尔法散射实验现象,于是有原子核-电子构架理论;为解释原子核结构,于是有质子-中子构架理论;为解释质子、中子结构,于是有正负夸克等构架理论。象夸克理论还创造出众多概念,如正反夸克、自由夸克、蓝绿夸克等等,但对于正反成因、夸克的空间结构、夸克之间的联结等等内涵是无法描绘的,就如无法描绘电荷正负成因。弦理论也是类似结果。

可以预计,若这些理论一直能流传下去,未来会出现为解释夸克结构的新粒子理论,如此反复无穷。这些理论看似高深前沿,内容庞杂,但通过对非以太观的否定批判与经典原子模型为错的定性,及提出更符合客观的以太旋涡模型,就可以知道这些理论都是夸夸其谈、刻意构造、玄之又玄的错误理论,并无任何踏实基础。夸克理论的构建方式与经典原子核的构建方式完全一致:

通过新理论来掩盖无法解决的旧问题,又带来无法解决的新问题

西方科学界引以为傲的实验室条件在面对仪器精度之外的原子核层面以下的时空尺度时,就无能为力、捉襟见肘,只能望洋兴叹,再无法通过实验现象来纠正、调整、完善这些理论,然后任凭某些该领域的权威科学家们发挥想象力,天马行空地任意对原子核的内涵进行解读,却与实践经验脱离甚远。可以说,当下的原子核理论,包括弦理论、夸克理论的构建及与之相对应的实验研究如高能对撞机建设,都是徒费社会资源、人力物力的无效构建与无效研究。在以太旋涡理论构建完毕,人们就能正确也简单地理解原子核及以下物质构建原理,也可以停止这些无谓的时间与财富浪费。

实验室的核物理科学家们,由于过于深究仪器在微观领域展现的信号,被幻像所迷惑,而不能抬头仰望星空,放身感受自然,去体悟万物机理的统一性与和谐性,进而忘了反思理论源头的错误可能,才会在科学探索研究之路上步入越走越窄、越陷越深、无以为继的境地。

那如何通过以太旋涡理论来理解原子核及以下物质的时空构建原理?那就是通过三个同构模式:场涡运动同构模式、旋涡空间同构模式、核空间同构模式来现实的。这三个同构模式已经在上面各章节中零星提到,这里各作一个小节明确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