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隧道

在许多与星际相关的科幻片中,常提到一种可以快速穿越星际空间的旅行技术,一般画面是宇宙飞船产生某种强大力场,让周边时空出现扭曲,然后宇宙飞船在原空域瞬间消失,并以超光速穿过某种光与影构成的隧道,抵达几光年甚至几百几亿光年外的极遥远地方。现实中也有报道某个飞行员从某一地方起飞后突然在雷达屏幕消失,几分钟后抵达几千公里之外的其它地方,或某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消失,再也找不到,让人甚觉惊诧,这些奇事被认为是时空错位或人物进入某种时空隧道或平行空间。这些科幻的场景或现实的事件,都可以用空间隧道原理来理解。

应空间尺度不同、使用场所不同及影片表述重点不同,空间隧道有许多不同名称,比如虫洞、白洞、空间折叠、时空跳跃、时空隧道、星际之门、环陆桥、时空错位、时间皱折、曲率引擎,等等,而其核心作用形态的表述,皆是通过某种人为技术手段或自然变化,让一个人或物能瞬间在原地点消失,然后抵达极遥远的其它地方。认识到宇宙空间就是以太空间与封闭时空原理,就可以描绘这种空间隧道及技术构架原理。

要理解这一空间隧道的技术构架原理,要先引入两个新概念:并行空间与时间频率。

并行空间,就是宇宙时计量下的相互独立的空间,这是由观察者来确定的。

“并行空间”这一概念与当下西文科学界假设的“平行空间”不同。并行空间,是同一时刻下的两个并列存在的空间,如两个并排在一起的两个房间,可以通过门来相互连通。而不是“平行空间”概念下的同一时刻下的的同一空域下的两个重合的空间,这样说其实有点拗口,因为本人也理解或想象不了“平行空间”这概念里同一时刻下的同一空域下的两个空间是怎么样的存在方式,可能描绘的是两个空间的“合体”状态,这显然太玄幻了,只能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

并行空间之间的空间,就是结界,这也是由观察者确定的。

结界分割了宇宙空域,从而让观察者借光与影定义出不同的空间,这些空间之间相互独立,互不包容,表现为并行空间与封闭时空。比如一个房间就是一个空间,房间的墙,就是一个结界,起到分割观察者视野的作用,于是不同房间之间就是互为并行空间,通过墙来过渡。又如一个星球以太旋涡就是一个空间,不同星球以太旋涡通过边界处的以太湍流层来过渡,这里以太湍流层就是结界,等等。

观察者定义出并行空间、结界,同时定义出并行空间的宇宙时,及各个空间里的局域时。

这些局域时参照宇宙时,应各独立空间里以太运动状态不同,会有不同的速率,这就是时间频率,又称为时间速率。

比如拿5个一样的时钟,同步校对一致后分别放在空间A、空间B、空间C、空间D及观察者身边。观察者身边的时钟为宇宙时计量标准,宇宙时计量1个小时后,空间A里的时钟的局域时计量值是2小时,空间B里的时钟的局域时计量值是3小时,空间C里的时钟的局域时计量值是7小时,空间D里的时钟的局域计量值是11小时,那么空间A的时间频率是2,空间B的时间频率是3,空间C的时间频率是7,空间D的时间频率是11。

而事件场景的变化形态,是由运动决定的,时间频率高,意味着运动变化快,反之时间频率低,意味阒运动变化慢,也即这些计量值代表各独立空间内的以太运动变化速率,是观察者所处空间以太运动变化速率的倍数,这里分别是2倍、3倍、7倍、11倍。

并行空间里的各个空间在时间频率上不一致时,其运动场景会有差异。比如这里举例的四个空间里的事件场景里,若观察者以空间A2为现在与观察立足点,那么他看到空间B,已经处于空间A3的场景,看到空间C,已经处于空间A7的场景,看到空间D,已经处于空间A11的场景,于是他可以说他看到了空间B、C、D的未来场景。而观察者也可以选择空间C7为现在与观察立足点,那么他看到空间A,还处于C2的场景,看到空间B,还处于C3的场景,看到空间D,则处于C11的场景,于是他可以说空间A、B还处于过去,空间D则已经展现为未来。

这在现实中很容易找出相应的场景形态,比如当下现代化办公室的某个人,由于某种原因突然被传送到非洲某个原始部落,他看到人类过去场景,于是他可以认为自己回到过去;或突然被传送达某个未来科技城,他看到人类未来场景,于是他可以认为到达未来。自然作为观察者的读者,知道他只是抵达地球当下某个不同场景的空域而已,并没有回到过去或到达未来。

空间隧道,就是起到传送人或物穿梭于并行空间的通道作用。这一通道传送过程,也是打开结界的过程。比如两个并列房间之间的墙上打一个洞,或开一扇门,让两个房间连通,这个墙洞、门,就是一个空间隧道,其它如造高速公路而在大山里打出隧道,也是一个空间隧道。所有连接并行空间的通道,就是广义上的空间隧道。

自然,如此描绘的空间隧道原理,也是平淡无奇,没有科幻片中那种瞬间消失、超光速的科幻感觉。其实空间隧道原理也就是这么简单,一个人物进入空间隧道后突然消失,并不比一个人进入房间后看不到更复杂,之所以让人们觉得如科幻片中那么玄幻,在于西方科学界认识不到以太的存在,进而认识不到以太运动状态会影响空间人物的时间频率,而只凭想象力去构建空间隧道,也就无法道出背后的物质作用原理。

那如何通过技术手段来实现科幻片里那种能瞬间消失并抵达极遥远地方呢?这仍是通过以太旋涡来现实的。

宇宙空间是物质空间,即以太空间,以太空间里又充满超微观以太旋涡,物体在以太空间的运动,是通过波动的方式展开的,这些场景分别在“空间的本质”、“星球生长”、“运动成因·御波而行”等小节中描绘。物体在空间的运动形态,与声波穿越不同介质有不同速度相近的运动形态:物体速度受空间里的物质分布不同,而有不同的速度。比如声波在空气、水、重金属中传递速度不同,空间里的以太分布,也会以太的运动状态不同,对运行其中的物体有不同的影响。

当一个空间产生以太旋涡,这个旋涡就会如水漩涡扭曲平静的水体一般,扭曲这个空间,这是爱因斯坦“时空弯曲”概念的物质运动实质,同样,就如水漩涡会在水体打开一个直通水底的通道,以太旋涡,也可以在并行空间之间的结界上产生一个连接并行空间的通道。当人或物进入这个通道后,由于结界(这里是涡管的管壁)对光的屏蔽作用,会产生人或物瞬间消失的感觉。这就是科幻片里空间隧道的技术构架原理,也是有报道称人物突然消失的物质运动实质:

人物被以太旋涡包裹,陷入空间隧道,进入一个封闭空间,由于观察者与人物之间的光影被封闭空间的结界屏蔽,于是表达为“人物突然消失”这一场景。而封闭空间里的以太运动状态与地球时空的以太运动状态不一致,导致人物的原时间频率被改变,重新出来后,会有与地球正常时间进程不一样的容貌,或保持原来年轻态,或过于衰老,等等。

如下图所示:观察者处于空间B,并定义空间B的时间为宇宙时计量标准,于是空间B的时间频率是1。设空间A的时间频率是0.5,于是当一个人在空间B的B3时刻时陷入以太旋涡构建出的空间隧道后进入空间A,其时间频率会由1降为0.5,处于空间B的观察者会看到这个人突然消失。当这个人在空间A的A4时刻再次陷入以太旋涡构建的空间隧道后,会返回空间B的B8时刻,空间B的观察者会看到这个人突然出现。而这个人的容貌还保留在B4的样子。

而若以这个人本身为观察者,他从B3时刻陷入空间隧道后进入空间A,会到达A2时刻点,他会看到B2的场景,会以为自己回到过去,当他在A4时刻点再次陷入空间隧道后返回空间B,会到达B8的场景,他会以为自己抵达未来。

这就是空间隧道构架原理:

通过超导线圈产生强磁场,进而产生以太旋涡与涡管,形成空间隧道。

空间隧道的以太旋涡涡管形态,是时光机的以太旋涡的长涡管形态,因此两者有一些相近的场景运动,比如进入空间隧道,会影响时间计量,不同处是通过空间隧道,可以抵达某个遥远的地方,而通过时光机,还是会停留在原地。这个以太旋涡的涡管形态,也与西方科学界描绘的虫洞形态接近,但内涵完全不同。

太极八卦图,也是一个空间隧道原理结构图:

太极形象,代表以太旋涡涡管的横剖面图;黑白子形象,代表涡轴或落入以太涡管的人或物;八卦形象,代表超导磁线圈的构架通道。当磁线圈超高速旋转时,产生以太旋涡,如龙卷风涡管从千米高的云层向下延伸到地面一般,以太旋涡的涡管可以延伸到极远的空间,即空间隧道。

时光机

时光机,即时间机器,在与时间有关的科幻片中经常出现,启动后可穿越时光,让人能抵达过去,通过穿越者对历史事件的干扰与作用,来影响当下正在发生的重大事件的进程,或让穿越者抵达未来的某个时代,如电影《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时间机器》,《星际穿越》,电视剧《回到未来》,《叮当猫之时光机》等等场景描绘。而本小节原理描绘下的时间机器,是不能回到过去,只能抵达未来,或抵达与过去一样场景的。要理解时间机器运行原理,先引入一个概念:宇宙时。

宇宙时,是宇宙中所有空域的计时标准,它是由观察者来确定的。

宇宙时这一概念与百科的定义“全宇宙都适用的统一时间,也称宇宙标准时或普适时”一致,但内涵不同。它不是百科描绘的“用演化着的宇宙本身作为时计来计量”,而是由观察者选择与确定,在于“演化着的宇宙本身”这一描绘,仍只是观察者的描绘。

宇宙时,与北京时间类似。比如观察者可以用北京时间计量其观测空间内所有物质的运动状态,那么这个北京时间,就是一个宇宙时,观察者也可以用自己的当地时间来计量其观测空间内所有物质的运动状态,这个当地时间也是一个宇宙时。不同的观察者有不同的宇宙时,一个观察者在一个时间计量操作中则只有一个宇宙时,不同观察者之间的宇宙时可以相互转换,就如北京时间可以转换为格林威治时间。与宇宙时对应的概念就是局域时。

局域时,是宇宙中某一个局部空域的计时标准,它也是由观察者来确定的。

即一个观察者确定一个宇宙时的瞬间,所有局部空域的计时方式都是局域时。一个物体空间,就是相对于观察者能观测到的整个空间内的一个局部空域,于是一个物体空间内部的计时标准,在观察者选择物体空间之外的某个计时标准为宇宙时后,就是一个局域时。同一观察者确定的宇宙时与局域时可以相互转换,完全由观察者的选择来决定。

时间是运动的度量,在牛顿力学中表达为a=v/t或v=S/t,反过来可以用运动来反映时间计量值,即

在这个t=S/v公式里,S不变时,若v增加,则t减少,代表时间变快;反之v减小,则t增加,代表时间变慢。在t=v/a公式里,v不变时,若a增加,则t减少,代表时间变快;反之a减小,则t增加,代表时间变慢。

时间机器,是能让时间变慢或变快的机器,而当人们说时间变慢或变快,是在天然地选择一个标准时来参照对比被考查的时间,这个标准时就是宇宙时,被考查的时间就是局域时。于是可设定局域时与宇宙时之间的对比,为时间速率。用t0代表宇宙时,用t代表局域时,用V(t)代表时间速率,有关系式:

当V(t)>1,则局域时相对宇宙时变快
当V(t)=1,则局域时与宇宙时一致
当V(t)<1,则局域时相对宇宙时变慢

由这个时间与运动互为因果的关系可知,物体状态变化的速率可以来反映时间的快慢。比如生活中,冰箱就是一个广义上的时间机器。食物放入冰箱中冷冻,其腐败的速度较常温会变慢,对观察者来说,可以定义食物空间的局域时相对于宇宙时变慢,从而导致其腐败变慢。而一个普通的电饭锅,也是一个广义上的时间机器。米粒放入电饭锅中加热变熟过程中,其膨胀速度较常温会变快,对观察者来说,可以定义米粒空间的局域时相对于宇宙时变快,从而导致其膨胀变快。甚至一辆汽车,也是一个广义上的时间机器。驾驶员启动汽车可以用更快的速度抵达某一目的地,在相同的距离上,相对于步行,表达为所费时间更短,对观察者来说,可以定义驾驶员的局域时相对于宇宙时变快,从而导致其在经过相同的距离所需宇宙时更少。

又如“宇称不守恒”小节提到的对钴放射电子数量的检测实验中,其中一块钴的放射出的电子数量相对要少,对观察者来说,可以定义这块钴所处空间的局域时相对于宇宙时变慢,从而导致其放射出的电子数量要少,而另一块钴的放射出的电子数量相对要多,对观察者来说,可以定义这另一块钴所处空间的局域时相对于宇宙时变快,从而导致其放射出的电子数量要多。

就冰箱、电饭锅本身的物质作用而言,是空间温度下降或上升导致食物的热运动降低或加快,进而食物的结构状态产生与常温不一样的变化;对宇称不守恒验证实验而言,是外来强磁场导致互为对照组的钴原子以太旋涡的运动状态产生变化,进而钴金属空间结构状态变化不同并有不同的电子辐射频率。而物质空间是以太空间,温度、磁场都是以太波动与运动的宏观显现,这些装置的共同点就是通过人为手段使物体空间的以太波动减弱或增强,进而导致计量物体运动的时间变慢或变快。

其它如验证相对论正确性的绕地球飞行的原子钟实验,也是两个原子钟分别处在地球表面与近地轨道,轨道空间里的以太波动与地表空间里的以太波动强度不同,对原子钟振动频率的影响不同,导致两原子钟计量的时间数值有差异,被认为“验证”了相对论的正确性。这是西方科学界认识不到地球空间是以太空间,认识不到时间是运动的度量这一本质,进而认识不到各局部空域的以太运动分布差异会对原子钟的计量过程产生不同影响后的错误判定,也即这个实验是不能证明相对论的。其实就上面的冰箱低温与电饭锅高温对时间计量的影响,也可以用两个原子钟作一个对比实验:用两个已经较正为一致的原子钟,分别放进零度以下的冰箱与100度高温的电饭锅里几天,再拿出来观察,可以确定其各自的时间计量结果是不同的,放冰箱里的原子钟的时刻要比放在电饭锅里的原子钟的时刻要小。

那如何通过技术手段来实现一个物体空间的以太波动强度变化,进而如科幻片中那种改变物体时间的快慢呢?

物体运动,本质是一种波动,在“运动成因·御波而行”小节描绘过这一波动形态,物体的运动速度由物体内部的波动速度决定,而波动速度,又是通过频率与波长来表达,于是可以通过影响波动的频率与波长,来实现物质运动速度的变化。同时,一个物体内部空间存在一个大场涡,场涡的本质也是波动,物体内部大场涡的流转状态决定这个物体的空间结构状态,于是也可以通过影响场涡的流转速度,来实现物质结构状态的变化。而物体空间波动频率与时间负相关,于是这种频率可作为宇宙时对比物体时间的参照。在观察者选取的宇宙时计量下的物体状态变化中,若物体内部波动频率变高,就是物体局域时变快;若物体内部波动频率变低,就是物体局域时变慢。由这个认识结合宇宙时与局域时的关系,可以得出的时间机器技术原理:

通过人造以太旋涡,来调整落入旋涡中的物体空间的以太波动,从而实现物体时间变快或变慢。

宏观以太旋涡,在仪器上表达为磁场,因此这个时间机器的技术原理就是通过不同方向的强磁场来现实物体的时间变化。这是建立在超导技术基础上的,在于由超导体构成的线圈,能产生最强的磁场。

落入以太旋涡中的物体时间是变快还是变慢,由以太旋涡的方向与物体内部的场涡之间的关系决定,比如以太旋涡顺逆方向与物体场涡方向一致,两者作用结果是物体场涡流转速度增加,于是物体的时间就变快,反之以太旋涡顺逆方向与物体场涡方向相反,两者作用结果是物体场涡流转速度减慢,于是物体的时间就变慢。自然,具体的以太旋涡与物体场涡之间作用关系导致的时间变化,需由实践中发现与确认。

这里重申的一点是:通过时间机器,是不能回到过去的,只能到达相对于观察者当下的某个未来,且到达那个未来后,就不能再回到原当下这个时刻点。且这个未来有可能就是一瞬间,比如某个人落入地球表面某空域自发形成的以太旋涡,若这个以太旋涡能加速这个人的时间,那么在观察者的宇宙时计量下,会看到这个人衰老加速的场景。这也是人们在生活中看到某人消失的奇异事件发生几十年后,某人又出现,但容颜不变的原因,在于能看到场景的都是时间变慢的场景,而时间变快的场景里,几十年后早就已经没有人的形态了。

太极八卦图,也是一个时间机器原理图:

太极,是以太旋涡;八卦是以太旋涡发生器;黑白子,是落入这个以太旋涡的物体。

碟形空间飞行器

可控核聚变实现,可以让人类文明开启第四次工业革命,但要想进入星际文明时代,还必须有能自由穿梭于宇空的交通工具。就如火车发明的重要性之于第一次工业革命,若第四次工业革命没有一种更高效便利的交通工具让人类穿梭于地面与太空,仍只是沿用火箭通过燃烧化学燃料这种高耗低效的运输手段穿越太空,那这个工业革命也是会显得暗淡无光。因此,这里介绍一种全新运动模式下的空间飞行器原理,以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星际交通工具的制造指导思想:碟形空间飞行器。

碟形空间飞行器,即简称的飞碟,在科幻片里被描绘为外星人或未来人类穿梭于宇宙空间的便利交通工具,是人类向往的一种高效高速低耗低污染的星际旅行方式。也在日常中报道有人类发现过疑似外星飞碟光临地球,只是人们对这种碟形结构的飞行器的运转模式不明就里,于是无法深入理解这一未来科技。这里用以太论来解析这种飞行器的运转原理,由此人类将能摆脱地球万有引力的禁锢,实现自由遨游星空的梦想。

这种飞行器所依赖的核心技术主要是超导技术、可控核聚变。其它的如现代飞机要用到的各种技术如设计、控制、信息处理、光学等等,都是需要的,就不例举。所有技术依托的原理,都是《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纠正西方科学理论体系后的解析认识。

这里介绍的碟形空间飞行器原理,包括构架技术原理与运动技术原理。运动技术原理又包括悬浮技术原理,平动技术原理,升降技术原理。其它如材料合金、内部线路布局、电脑控制等等技术则不会讲,在于这些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并广泛地在现代航空器上应用,直接参照就可以了。同时,这些原理都是简略描述,更齐全更实用的技术细则需在实践中完善,并不是这里可以表述的。

碟形空间飞行器原理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碟形空间飞行器在空泡状态下的曲直动量转换。

构架原理

碟形空间飞行器的硬件构架,就如飞机有机身机翼发动机等构件,碟形空间飞行器的主要构件包括碟壳,动力源,动力飞轮,骨架,平衡飞轮,门,动量阻断器。

碟壳:即飞碟的外壳,起到提供活动、容纳场所与分割内外空间的作用,是一个偏平碟状的圆形结构。是“飞碟”这一称呼的源由。碟壳由强合金材料构成,上布满超导线网。

动力源:即飞碟的心脏,是一个可控核聚变反应堆,为整个碟体直接提供电力,用来驱动碟体与其它照明、通讯等等能源之用。

动力飞轮:分上下两片,同轴旋转,方向相反。能将动力源提供的电力转换成正反角动量,也即曲动量。具体旋转驱动方式与日常中的电动机驱动方式相近。

八相骨架,是作为飞碟的龙骨支撑之用,主体是八个相位的双层“米”字型联结框架结构。

平衡飞轮:也分上下两片,同轴旋转方向相反,用来平衡动力飞轮的角动量的。动力飞轮虽是上下对称,同轴旋转方向相反,角动量大小基本相同,但在实际运行中仍有偏差,会导致整个碟体旋转,于是用平衡飞轮来平衡这种偏差,可以让整个碟体稳定不旋转。同时,平衡飞轮用来控制碟体侧向偏转,可以斜角飞行。

门:出入碟体与外界的通道,分上下两个口,处在碟体中心的两侧壳端。

动量阻断器:固定在骨架上,连接着骨架与上下飞轮,用来阻断动力飞轮的曲动量与碟体的直动量,可以将曲动量转换为直动量,或将直动量转换为曲动量。这是碟体能前进、停止、转弯的关键装置。动量阻断器分开启与闭合两种状态,开启状态即为不与动力飞轮产生力的作用,闭合状态即为与动力飞轮产生力的作用,作用有点象刹车片。

悬浮原理

当下人们发明的飘升机,可以在空气或真空环境上下飘升,可以悬浮在空中,碟形空间飞行器,应用的就是这一技术发现与原理。这是通过碟壳上下表面布满方向各异的超导线网来实现的。

当碟壳表面的超导线网通上交变电流以后,产生次生以太旋涡,即强磁场。由于导线方向不同与电流方向、强度变化,导线的磁场间相互之间会排斥,也即以太涡流相冲作用,从而在碟体周边空间形成以太湍流层。碟体与周边空域形成一个以碟体为中心,由以太湍流层环绕包裹的时空气泡结构。这个时空气泡的外沿,是碟体以太湍流层与星球以太旋涡、星球表面以太湍流层的力的作用平衡处。

就如空气气泡由于密度小在水里会上升,或人们知道在离心机溶液里,密度比溶液小的物质会出现离心现象而远离中心,这个由碟体与以太湍流层构成的时空气泡,整体密度可以比星球空间的以太旋涡密度小,于是就能飘起来,通过控制碟壳表面的超导线网里的电流,就可以控制碟形空间飞行器处于上下飘浮、或悬浮状态。

这个以太湍流层,强度升高后,能够偏折光线、吸收电磁微波,于是可以让整个碟形空间飞行器处于可见光隐身状态,或不被雷达探测。

碟形空间飞行器悬浮原理描述为一句话就是:在碟体表面带上超高振荡磁场,形成时空气泡,从而让飞碟飘升与悬浮。

移动原理

这里先将碟体八相骨架的八个相位标记为八个符号:乾、巽、坎、艮、坤、震、离、兑。也可以用A、B、C、D或东、南、西、北等等方式表示。因为这个碟形空间飞行器原理是太极八卦图的具像应用,所以采取八卦名称来标记。八相骨架分上下两层,共有两组共十六个相位:上乾位、下乾位、上巽位、下巽位……上兑位、下兑位。

碟形空间飞行器在空间里飞行,运动有加速、减速、转向、上升、下降、斜飞等等状态,这些运动状态,是通过上下飞轮来提供动量,再通过控制动量阻断器、平衡飞轮来实现运动状态改变。

上下飞轮,在可控核聚变反应堆产生的电力驱动下,产生超高速旋转。两飞轮结构一致,同轴旋转,旋转方向互为顺逆,角动量大小基本相同。下面以上飞轮逆旋,下飞轮顺旋为例说明运动原理。

1、加速运动

加速运动即静止、低速向运动、高速转变。以沿离位方向移动为例,碟形空间飞行器处于悬停状态,上飞轮与下飞轮互为顺逆高速转动,上下门均闭合,动量阻断器处于开启状态。上飞轮侧骨架的乾位动量阻断器闭合,对上飞轮产生一个阻力;同时,下飞轮侧骨架的坤位动量阻断器也闭合,对下飞轮产生一个阻力。如此,上飞轮会将部分角动量传递给动量阻断器,会在骨架上乾位产生离位指向的推进力;下飞轮也会将部分角动量传递给动量阻断器,会在骨架下坤位也产生离位指向的推进力,如此,两个飞轮对碟体产生离位方向的推进合力,于是碟体向离位方向加速运动。

同时,由于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关系,闭合的两个动量阻断器对上下飞轮在上乾位与下坤位分别产生坎位方向的阻力,与飞轮在这两个相位的切向速度方向相反,于是对上下飞轮都产生减速旋转作用。

这就是曲动量转换为直动量的原理。

2、减速运动

减速运动,即高速、运动向低速、静止转变。以离位运动方向的减速运动为例,碟形空间飞行器处于高速直线飞行状态,方向为离相位指向,上飞轮与下飞轮互为顺逆高速转动,上下门均闭合,动量阻断器处于开启状态。上飞轮侧骨架的坤位动量阻断器闭合,会在八相骨架上坤位处产生一个坎位方向的阻力;同时,下飞轮侧骨架乾位动量阻断器也闭合,会在八相骨架下乾位处也产生一个坎位方向的阻力。如此,两个飞轮对碟体产生坎位方向的阻进合力,于是碟体在离位方向产生减速运动。

同时,上下飞轮轴的离位方向直行速度与碟体同步减速,于是在惯性作用下,上乾位飞轮直切动量沿上飞轮逆旋圆周,逐渐转换为上飞轮角动量;下坤位飞轮直切动量沿下飞轮顺旋圆周,也逐渐转换为下飞轮的角动量,于是上下飞轮都产生加速旋转作用。

这就是直动量转换为曲动量的原理。

3、转向运动

转向运动,即运动改变方向。以离位运动方向的转向运动为例,碟形空间飞行器处于高速直线飞行状态,方向为离相位指向,上飞轮与下飞轮互为顺逆高速转动,上下门均闭合,动量阻断器处于开启状态。上飞轮侧骨架的兑位动量阻断器闭合,在八相骨架上兑位处产生一个震位方向的偏向力;同时,下飞轮侧骨架巽位动量阻断器也闭合,在八相骨架下巽位处也产生一个震位方向的偏向力。如此,两个飞轮对碟体产生震位方向的偏向合力,于是碟体从原离位方向改为沿震位方向运动。

同时,由于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关系,闭合的两个动量阻断器会对上下飞轮在上兑位与下巽位分别产生艮位方向的作用力,这个作用力对上下飞轮产生加速还是减速旋转作用,由闭合转向瞬间的碟体运动速度与闭合时的作用力大小等因素决定,一般理解是离位方向的直动量转化为上下飞轮的曲动量,而上下飞轮的部分曲动量转换为震位方向的直动量。

这就是直动量与曲动量相互转换的原理。

其它对称相位的动量阻断器闭合也是一样运作原理,于是就可以控制碟形空间飞行器向八个相位的方向上前行或转向。这种转向会产生“Z”字形的运动轨迹,而不是当下飞机通过尾舵偏转下的圆弧形的运动轨迹。在不同运动状态下,再通过不同相位动量阻继器的开闭,可以让飞碟在空中产生前进、骤停、折向、反向等等运动状态的改变。

曲直动量转换,也是无工质推进技术的核心表述。

4、升降运动

虽然通过飘升机方式除了可以悬浮在空中之外,还可向上飘升与往下降落,但这种上升与下降仅依赖星球重力与碟体浮力之间的对比关系,一是速度太低,二是自主性太差,因此这里提供另一种主动式上升与下降运动模式,这是通过控制上下门开启与闭合来实现的。

在星球表面上空飞行的碟形空间飞行器,若打算上升,让碟体的上门处于开启状态,下门处于闭合状态,由于碟体内部有上下飞轮在高速旋转,会让碟体内部空间的以太有向外围扩散的趋向,当上门开启下门闭合,碟体周边空间的以太会从上门被吸入碟体,后从碟体圆周面排出,这一过程会在碟体中心上方产生向上的吸力,从而让碟体快速上升。

同样,在星球表面上空飞行的碟形空间飞行器,若打算下降,让碟体的下门处于开启状态,上门处于闭合状态,如此,碟体周边空间的以太会从下门被吸入碟体,后从碟体圆周面排出,这一过程会在碟体中心下方产生向下的吸力,从而让碟体快速下降。

无论上升还是下降,被吸入的以太流会在碟体中心外围的上方或下方形成如龙卷风般的以太涡旋,若在空气中,会牵引空气形成小型龙卷风。

5、斜飞运动

斜飞运动,即碟形空间飞行器轴侧向飞行,这是通过控制平衡飞轮的偏向角度来达到整个碟体侧向偏转的形态,由于简单,就不说明。

太极八卦图,是一个碟形空间飞行器结构原理图:

太极形象,是高速旋转的上下飞轮构架;八卦形象,是八个相位的骨架结构。太极形象,也是碟形空间飞行器的整体构架;八卦形象,也是这个碟形空间飞行器周边空间的以太振动状态描绘,即以太湍流的运动形象。

磁铁·钢结构考查

曾在“电”章节的“磁铁磁场成因”提到磁铁内部存在环形电流振动,进而让磁铁产生磁场。这里考查磁铁的内部结构,以说明能产生环形电流振动的原因,以低碳含量的碳-铁合金,即碳素钢作为磁铁时为例,同时来说明钢的特性成因。本小节里提到的“钢”,若无特别说明,都指这种碳-铁合金。

在冶炼碳素钢的工艺过程中,碳的含量减少,铁的纯度提高,形成碳钢,工业用碳钢的含碳量一般为0.05%~1.35%。

通过上面“金钢石与石墨等的结构考查”小节可知,碳元素原子以太旋涡可以形成高强度的空间结构如金钢石,也可以形成富勒烯、碳纳米管等细微空间结构。而碳素钢的冶炼工艺之一,是常压下的温度处于铁的熔点与碳的熔点之间,已知的铁的熔点是1538摄氏度,碳的熔点是3500摄氏度。如此温度下,铁原子以太旋涡间的共价键完全断裂,即同旋异极吸附结构完全解体,成为流体,即铁水,而碳原子以太旋涡间的共价键处于半断与不断之间,即有的断,有的不断,大颗粒的易断,小颗粒的难断,等等,结果导致就是不停的有微小碳颗粒化为杂质析出,从而让铁的纯度提高,同时,剩余碳成分在铁水中的颗粒结构是越发小。当铁水冷却并将碳的含量控制在0.05%~1.35%形成钢之后,附带的效果之一是,这些碳原子以太旋涡构成的颗粒,会以短链闭合的结构形态存在,也即富勒烯结构,存在于铁空间里。富勒烯的新结构认识在“金钢石与石墨等的结构考查”小节中描述。

由这钢的富勒烯-铁原子以太旋涡新结构认识可以分析钢的一些特殊性质:

磁铁磁化作用

一块普通的碳-铁合金,也即碳素钢块空间内,存在极大数量的富勒烯,富勒烯是碳原子以太旋涡短链闭合结构,由于碳原子以太旋涡在富勒烯空间结构里仍是同旋异极吸附下的有序排列,如此有序排列让一个富勒烯周边空间的以太运动形态,与一个原子以太旋涡相近,导致富勒烯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强次生以太旋涡,并由次生以太旋涡产生迈尔效应,即自转运动。这个富勒烯的自转运动,会带动次生以太旋涡切割周边空间的铁原子以太旋涡链,形成环形电流,就如发电机的转子磁铁切割线圈形成电流一般。这环形电流导致铁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振动产生原子间以太的呼吸效应,在富勒烯周边空域表现为极微小磁场,这就是磁铸成因,也是经典物理学中“分子电流”形成的内在作用机制。

在没有外来磁场影响时,这些富勒烯相互之间的自转方向与轴方向是处于整体无序局部有序的状态,使钢块空间内部产生的众多极微小磁场相互干扰削弱,整体上对外界不表现出磁性影响或只具有弱磁性。

当有外来磁场加于钢块之上,外来磁场对钢块空间的部分富勒烯次生以太旋涡产生轴纠正与偏向作用,如同地球磁场对磁针的偏向,于是整个钢块内的环形电流的杂乱无章状态过渡到顺逆同向状态,从而在宏观上表现为磁场,这就是磁化过程。

外来强磁场能产生更多的富勒烯次生以太旋涡的轴纠正与偏向作用,于是强磁场磁化过的钢所带的磁场比弱磁场磁化过的钢所带的磁场要相对强。而一块钢空间内的富勒烯数量终归是有限,当绝对大部分的富勒烯都被外来强磁场轴纠正为轴同向,那么加强外来磁场就不能继续产生富勒烯轴纠正作用,于是被磁化后的磁铁有一个限定的最大磁场,而不是随外来强磁场的强度不断提高而无限提高。而给已经磁化过的钢块升高温度会出现消磁作用,就在于温度升高会提升富勒烯次生以太旋涡及铁原子以太旋涡的无序热运动,进面导致整体轴指向混乱,及环形电流中断。

钢的韧性

纯铁很软,是有延展性很高的另一种说法。这说明铁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两种吸附作用相当,而常温下没有表现出液体形态,说明同旋异极吸附作用略大于异旋同极吸附作用,从而出现这种很软的固体特性。

当铁中加入微量的碳,经过冶金工艺,变成韧性与强度很高的钢,在于这些碳成分以富勒烯的结构存在钢的空间,会应富勒烯的特性而让整体钢结构在宏观上展现特定物理状态:富勒烯有相对稳定的次生以太旋涡,众多富勒烯存在于铁空间里,这些次生以太旋涡会相互产生范德华力作用,并且次生以太旋涡间还产生涡轴方向的吸引作用,在铁水逐渐冷却过程中形成同旋异极吸附结构,这是大分子层次的以太旋涡涡管相吸与耦合结构。如此众富勒烯分布在钢空间里,是一个立方网状联结结构,有相对较高的稳定性,从而让钢结构表现出很高的韧性与强度。

也即富勒烯之间的相吸作用,与碳原子间的相吸作用类似,只是相吸强度相对金刚石要弱很多,但这种立网相吸联结作用,仍能极大加强钢的结构强度,让钢空间的铁原子以太旋涡不再轻易产生相对位移,表现出高强度高韧性。

奥氏体

奥氏体(Austenite)是“钢铁的一种层片状的显微组织,通常是ɣ-Fe中固溶少量碳的无磁性固溶体,也称为沃斯田铁或ɣ-Fe。奥氏体的名称是来自英国的冶金学家罗伯茨·奥斯汀(William Chandler Roberts-Austen)。奥氏体塑性很好,强度较低,具有一定韧性,不具有铁磁性。奥氏体因为是面心立方,八面体间隙较大,可以容纳更多的碳。”这里引用的奥氏体概念,是实验中观察到的钢铁特定组织概念,而西方科学界关于奥氏体的成因解释则是错的。

每一个奥氏结晶体内部有一个晶核,这个晶核就是富勒烯,即碳原子以太旋涡短链闭合结构体。富勒烯存在于铁的空间,会因富勒烯与周边铁原子以太旋涡的相互作用关系,而导致两者合金-钢有不同的物理特性,奥氏体只是这种关系的具体展现之一。

当温度升高到912°C至1394°C之间时,铁素体会变成奥氏体。在于钢处于这种温度时,其内部众多富勒烯的次生以太旋涡之间通过涡管相吸形成的立体网状结构被破内生场涡坏,众富勒烯之间的纵向联系中断,形成双富勒烯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异旋同极吸附结构。如此双富勒烯内部的振动力场因方向相反而减弱,导致不能再产生环形振动电流使得磁性消失之外,还导致整个钢空间结构强度由于缺少立体网状结构的支撑而被削弱,从而表现出韧性减弱与可塑性变好,在实验室发现就是“奥氏体塑性很好,强度较低,具有一定韧性,不具有铁磁性。”

由于西方科学界的所有材料描绘都是以经典原子模型为构建基础的,因此所有通过“电子”、“原子核”概念来描绘材料的物理特性的理论,都是错误的理论,比如用来解说顺磁性的“电子磁矩”、“成对电子”这种概念只是凭空想象的概念,是根本不存在的。

材料与磁场的关系描绘过于庞杂,这里只略用碳素钢来略说明,其它的复杂描绘,都是以单个、多个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的范德华力与共价键为基础来建立的有序或无序的关系描绘。

可控核聚变原理

在“起子·可控核聚变”章节中曾用经典物理知识来描绘可控核聚变的原理:用旋涡运动来约束粒子,同时提高旋涡角速度,让粒子间的电荷斥力不能支持粒子向心力,从而产生核聚变。这里用以太旋涡理论认识,在这一表述中加入以太旋涡结构来完整描绘这一运转过程,读者可以结合“起子·可控核聚变”章节一起来理解。

粒子空间就是以太空间,粒子就是微观以太旋涡,粒子作旋涡运动,其实是在大以太旋涡作漂移运动,由此离心机原理得以显现。可控核聚变原理的技术构架,其实就是一个超高速离心机:参与聚变的轻核粒子如氘、氚等离子作为重物质在以太溶液的旋涡空间里向涡心汇集,并应旋涡角速度的不断提升而更紧密地相互接近与靠拢,进而能克服电荷斥力,最终轻核粒子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到劳逊判据所需的距离而产生核聚变,这就是以太旋涡理论下的可控核聚变原理的简略描述。

磁场就是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这个全新的可控核聚变构架形式,是通过以太旋涡汇集等离子来实现。在这个构架里,就没有当下科学界正在实验的托克马克装置不可解决的内壁腐蚀问题。

在这里构架里,参与聚变的轻核氘氚等离子的运动形态,是轻核一边是向以太旋涡中心汇集,一边是在以太涡流上漂移,其运动形态就是如银河旋臂上的恒星轨迹一样向内收敛,这也是一个普通离心机溶液内的重物质汇集时的运动轨迹形态。这个等离子涡盘,也是银河系的微缩版。

轻核聚变时的能量释放形态,主要是通过两极涡轴通道以辐射形式逸出。在两极外侧放上辐射能量接收装置,通过光电效应,就可将辐射能转化为电能来直接利用。这种两极能量辐射形态,仍与星系的两极辐射,或行星的极光,或原子内核的γ射线的辐射形态是一致的。

太极八卦图,是一个星际文明通用的可控核聚变原理结构图:

太极形象,代表以太旋涡;黑白子形象,代表参与聚变的正反轻元素粒子;八卦形象,代表以太旋涡发生器的构架。以太旋涡发生器产生以太旋涡,从而让轻元素粒子聚合成重元素粒子并释放出被禁锢的运动,即核聚变。

同时,太极八卦图的太极形象,也代表核聚变构架中间的等离子涡盘;黑白子形象,也代表两极涡轴辐射通道的投影;八卦形象,也代表核聚变时等离子体旋涡整体向四面八方辐射能量的形态。

统一场概论

雪印堂主人注:
今天12月26日,是毛主席的124周年诞辰日,在此怀念老人家。
本“统一场概论”小节,是《广义时空论附录上·万物意志篇》的最后一个小节,至此重构整个基础科学理论体系基本完毕,以后可能会增补一些各章节内容。

人们希望构建出统一场,将各种物理理论统一到一个理论里,而不是各理论独立并相互矛盾,但现实中产生那么多的概念与理论,如牛顿力学、相对论、量子力学三足鼎立,如各类微观粒子的数量繁多,让人们无的是从。

而之所以产生这么多名称概念与理论,在于西方科学研究,只停留在物质作用的观察表象,借光景观察与仪器信号特征来展开研究,由此带来了便利,同时光与仪器的弊端体现其中:有了光,可直观理解,但只能得到光构建出的物质状态的影像;有了仪器,方便了观察,但只能得到仪器反应出来的信号特征。将物质作用影像当成物质作用本身,将仪器信号特征当成物质状态本身,科学研究开始走上错误的道路。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西方科学研究,就是成也仪器,败也仪器,这也是天道“一得一失”道理的具象之一。从上面各章节的描述可知:所有场,都是力场,是物质作用于仪器后的信号特征强度的梯度分布。电荷、电场、磁场、静电场、引力场、挠场、真空涨落,等等,都是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流作用于仪器的力场梯度分布,这就是统一场概论。

这里将各种基本物理理论及概念作一个归类,可以发现这些都不是过以太及以太运动的显像。用一个简略表格以示归纳:

西方物理现象及概念 以太旋涡论下对应实质 统一形态
电荷 微观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宏观上表达为特定涡流作用于仪器的信号特征
磁场 宏观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
电场 微观以太流力场梯度分布
静电场 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
范德华力 分子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共价键 原子以太旋涡间的涡管吸附结构
引力场 宇观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
重力场 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
真空涨落 弥漫以太的力场梯度分布
挠场 以太螺旋涡形收敛运动力场梯度分布
强相互作用 原子核内更微观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压力
弱相互作用 电子核内更微观以太旋涡的耦合结构
电磁力 原子以太旋涡的涡流对冲、相合作用
万有引力 宇观尺度以太旋涡的向心力
中子 原子核振动波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纵波
中微子 电子核振动波
γ射线 原子内核以太旋涡振动波
X射线 电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紫外线 重元素原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可见光 原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红外线 分子以太旋涡振动波
微波 振荡线圈、振荡电容以太旋涡振动波
引力波 星球、星系以太旋涡振动波
电流 导体内调频的以太振动波
质子 质子尺度以太旋涡 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
电子 电子尺度以太旋涡
原子 原子尺度以太旋涡
分子 原子以太旋涡耦合体
恒星、行星空间 星球尺度以太旋涡
银河系、河外星系 星系尺度以太旋涡
轻子等各类更微观长寿命带电荷粒子 电子尺度下更微观尺度的有核以太旋涡
介子等各类更微观短寿命带电荷粒子 电子尺度下更微观尺度的无核以太涡旋
电子核 电子核尺度更微观以太旋涡堆积体
原子核 原子核尺度更微观以太旋涡堆积体
星球 星球尺度原子以太旋涡堆积体
银核 银核尺度恒星以太旋涡堆积体
正电荷 微观以太旋涡间力的作用的错判 观察者站位与粒子涡面的关系体现
负电荷 微观以太旋涡间力的作用的错判
正粒子 微观以太旋涡逆(或顺)时针形态
反粒子 微观以太旋涡顺(或逆)时针形态
相对论 物质运动的影像描绘 物质作用的影像与本身描绘
量子力学 物质状态的影像描绘
牛顿力学 物质作用的抽像描绘
以太论 物质作用的实质描绘
振动波 以太旋涡的振动能量传递 振动波的表达方式不同
物质波 振动波空间形态借粒子表达出来
横波 是纵波的影像 都是纵波
纵波 唯一波动形态
物质 流动的以太 以太
反物质 流动的以太
暗物质 流动的以太
平衡位置反复性的物质运动 不同物质运动在意识里的归类
粒子 圆周形态封闭性的物质运动
万物 以太旋涡的空间结构体 以太运动在意识里的影像
以太旋涡流的力场梯度分布
以太 古希腊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宇宙本源的名称
太一、太乙 东方上古时期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物质 西方当代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东方古代对宇宙本源的定义

一些简略的表述:

四种相互作用的统一:以太旋涡在不同时空尺度的关系的体现
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统一:是意识与物质之间矛盾的体现
牛顿力学与相对论、量子力学的统一:是物质运动与影像运动的关系
万物与场的统一:某种物质对仪器的作用,当成物质本身,是将信号当成物质
各种电荷粒子的统一:都是不同层次的微观以太旋涡
各种中性粒子的统一:都是超高频波的粒子性体现,本质是以太纵波。
正反粒子的统一:观察者的站位与粒子涡面关系的体现
各种电磁波的统一:不同频率的以太振动波
粒子与波的统一:以太运动被禁锢在一个圆周内,周而复始的流转,与以太运动被禁锢在平衡位置来回反复的流转
各空间的统一:行星、恒星、星系、原子、电子空间都是以太旋涡不同时空尺度的空间体现

以上所有概念的统一:都是以太运动在意识里的反应,是物质与意识之间的关系具像。

一切归结于物质与意识之间的矛盾:意识只能通过物质作用来理解物质,物质作用=/=物质,于是意识永远没有直观认识物质本源的可能。

人们总要探究事物的根源,是无法接受不能被解构的存在,这里以太,也即道、物质,就是一个无法解构的客观存在。因此以太旋涡论,仍只停留在现象的描绘,是物质作用的描绘,而不是物质本身的描绘。对于物质本身的描绘,无法通过观察与文字来表述,在于观察只能得到光构成的影像,言语只能得到文字的构架,这些都是物质与意识之间关系的体现,但都不是物质本身。

要理解物质本身,只能依赖东方宇宙观下的理解方式:

(完)

挠场

这里先重申一些概念的定义,作为理解基础:

真空是以太空间
电荷是微观粒子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磁场是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场,是以太流的力场,是仪器的信号特征强度的梯度分布形态

挠场百科:“(torsion field)又称自旋场(spin field)或扭场(axion field)是物体自旋所扭曲时空结构所产生的场,这种场在过去30年来已被主要是俄国科学界大量的实验所证实。1993年俄国物理学家希波夫(Shipov)提出一套真空方程式,来讨论物理真空的种种性质。根据他的方程式所导出的挠场拥有极不寻常的特性,例如挠场不会被任何自然物质所遮罩,在自然物质中传播不会损失能量,它的作用只会改变物质的自旋状态;挠场的传播速度至少为光速的10^9倍(10亿倍);挠场源被移走以后,在该地仍保留著空间自旋结构,也就是挠场有残留效应,这些现象与水晶的气场极为类似。如果希波夫方程式是正确的话,20世纪量子力学所遗忘的挠场,可能会成为21世纪科学的前缘,它将揭开气场、超感知觉包含心电感应、透视力、预知未来、念力的神秘面纱。”

“挠场的证据:从我们的电解实验结果中,看到了挠场存在的证据,例如通过辐射自照相法观察到的高度定向的β-粒子束;有时,断开电解电压后,仍能看到电极尖端处持续出现的气泡,说明该处残留的挠场仍在起作用;许多实验室观察到的停止电解后出现的持续放热现象亦可用挠场的存在作解释。”

与挠场相关的概念还有挠率。挠率是指线的扭曲率,它的绝对值度量了曲线上邻近两点的次法向量之间的夹角对弧长的变化率。平面曲线是挠率恒为零的曲线。空间曲线如不是落在一平面上,则称为挠曲线。比如拧毛巾沥水,会产生毛巾空间的扭曲形态,就是一种挠曲线形态。

这里是以以太旋涡论为基础,从物质作用形态上去描绘挠场的直观面目,并不在数学上描绘其具体的运动公式。而西方科学界的所有物质概念,都是由某种物质作用在仪器后,产生的有别于已知物质的信号特征被定义。所有信号特征,都是一种力的作用的显现。所有场,都是力场,是微观流体的力的作用的梯度分布。电场、磁场、引力场均是如此,挠场也是如此。

可以看这挠场的特征:说挠场由物质自旋产生,这其实是时空弯曲概念下的拓展描绘。即挠场,是物质质量弯曲时空后的时空扭曲形态。时空扭曲,是指“根据相对论的解释,当一个有质量的物体体积趋于0时,其引力会达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从而改变空间,导致光都无法在其空间里逃避,进而形成时空扭曲。”这是指西方界在肯定广义时空论正确性后的场景引述。自然西方界无法说清质量弯曲时空的内在机制。

从以太旋涡论可知,不同时空尺度的物体空间,均是以太空间。以太应各时空尺度的物质内部粒子在平衡位置振动,产生振动波,进而形成场涡,驱动空间以太在场涡线程上运动,形成以太涡流。以太涡流对光线的偏折,被爱因斯坦讹化成时空弯曲,并由此带来对挠场的困扰。以太涡流,在一个星球、物体、粒子空间里,应区域空间的不同,其运动形态是有差别的。以星球为例,在星球黄道面,是平面旋涡形态向星球四周环绕并发散,在星球两极,是螺旋涡形运动形态向星球中心收敛并汇集。

在西方科学界,对各种场的概念,都是以平直或曲线的场线模型展开描绘的,对三维空间立体的物质运动描绘极少,当某种三维空间立体的螺旋物质运动形态被仪器检测后形成信号特征及强度分布,就有了挠场概念的诞生。挠场,就是这种三维立体空间里某种物质运动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

在“以太涡流空间运动形态初考”,“赤道辐合带”小节的以太涡流运行图例描绘里,可以看出地球两极外侧空间以太流的运动形态,与挠场的模拟描绘图,几近一致。也即:

挠场=以太螺旋涡形运动收敛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

这种运动形态,如锥形弹簧形态一般扭曲延伸。在现实中观察一个水漩涡中心涡管处的水流运动形态,可以直观理解微观领域挠场的以太流运动实质。

由此对挠场本质的定性认识,可以考查俄罗斯物理学家总结挠场的一系列与众不同性质的内涵:

1、不像电磁场那样,同电荷相排斥,异电荷相吸引,挠场是同荷合并,而异荷排斥;

-->挠场是螺旋涡形收敛运动形态的力场梯度分布,当两个相同的螺旋涡收敛运动形态的以太涡流平行同向运动时,就会表达为吸引与融合,并被称为互为“同荷”,若这两个以太涡流平行相向运动,就会表达为排斥与对冲,并被称为互为“异荷”。找两根一样的弹簧,并排同向旋转,两根弹簧就能慢慢交织在一起并融为一体;并排反向旋转,则会相冲,这就是同荷合并,而异荷排斥的物质作用实质。

2、由于挠场是由经典的自旋产生的,所以,挠场对物体的作用只会改变物体的自旋状态;

-->微观以太旋涡运动,在人类仪器上表现为自旋。挠场,并不是由经典的自旋产生,而是挠场与粒子自旋,均由粒子中心的以太振动产生,在“星球自转、公转动力源”小节中描绘这种动力作用过程。这是人们不明白粒子自旋成因后的将结果现象当成事件成因的又一错判。

-->人们将一个以太旋涡的对外作用,因时空尺度不同或时空区域不同而产生信号特征不同,分割成不同的理解,从而有电荷、磁矩、自旋、挠场等不同的概念,以为它们迥然不同,而认识不到这只是同一物质作用根源的不同显像。挠场是以太旋涡两极外侧空间涡流运动的力场梯度分布,当有外力作用于这两极外侧的涡流时,就会对整个粒子空间产生轴偏向,表现为“改变物体自旋状态布”。

3、挠场在通过一般物理介质时不会被吸收,也不会产生相互作用;

-->物质空间,是以太空间,力场是以太旋涡的涡流作用的梯度分布,而涡流运动源于旋涡中心的振动产生的场涡运动,这种振动能穿透一般物理介质,表达为物理介质内部也产生挠场,被误认为不会被吸收,与不会产生相互作用。任何不同的物质运动,若处在一个时空点,必会产生相互作用,而相互作用能否被人类认识,能否被人类检测,则是另一回事。

4、挠场的传播速度不低于109倍光速,这一现象与量子非局域性的表现相关;

-->这种传播速度,只是猜测。人类目前根本没能力去检测到这么高的速度。而量子是一个流行词,凡一切新的发现,都被扯上量子关系,以表达自己理论的先进性,如量子化学、量子生物学、量子电动力学等等。

5、由于任何物质都有非零的集体自旋,因此,任何物质都有自身的挠场;

-->任何物质都是以太旋涡的堆积体,会带来两极空间的以太螺旋涡形运动形态,表现为任何物质都有自身的挠场。

6、挠场具有记忆和滞后作用,也就是具有一定强度和频率的挠场的场源把围绕该物体的空间中的物理真空极化了,所以,当场源被移走后,空间的涡旋结构仍然保留,挠场还可以存在;

-->旋涡运动,有稳定性,也是运动的禁锢的一种形态,于是具有记忆性。记性性,是旋涡稳定性与运动禁锢的另一种说法。力场的作用是通过以太传递的,本身就需要时间,而螺旋涡形的传递形态滞后性更明显,就如一个力通过弹簧螺旋结构从一端传递到另一端,要比直线传递要慢得多,表达为滞后性。

-->物理真空,即以太空间。将物理真空极化,其实就是将以太空间里的以太挠动后而按螺旋涡形的轨迹流动。当场源被移动后,空间(即以太空间)的以太旋涡运动因运动禁锢而一直保留在原空域,表现为挠场还可以存在。

7、挠场具有轴向加速作用。

-->挠场是一螺旋涡形向物质中心运动的以太流的力场形态,于是其它物质粒子处于这个力场之中,就会有向通过涡轴向中心运动的趋向,表现为有轴向加速作用。

由于西方界并没有认识到电是导体内以太振动纵波的真面目,就会被电产生的物理宏观现象所迷惑。在这个电解实验里,当电流被切断后,由于振动波在导体内有一个衰减过程,在衰减期间,电极尖端仍能看到持续气泡。又如一般电解电路都带有电容,电容的残留电荷也会陆续释放,形成微电流等等,这些情况都会在电极尖端仍能看到持续的气泡,而被认为是“挠场存在的证据”。由于作者并不知道这种电解实验的具体电路、仪器构架,这里只能作粗略地分析。

带电粒子在匀强磁场中运动

环境与正反粒子的关系的不对称体现在许多实验中,比如西方科学界根据带电粒子在匀强磁场中的运动轨道不同,来考查磁场对电荷作用形态的实验也是其中一个。

带电粒子在匀强磁场中运动实验,是一个非常经典的物理实验,被反复引用在学校物理教科书中,来说明质子(失去外围电子的氢原子,H+)与电子在磁场中的受力与运动形态,同时在经典物理理论中,质子与电子的质量对比被认为约是1836:1,电荷量则是1:1,然而其核心思想是错的。

在氢原子以太旋涡空间里,原子核的尺寸与其公转轨道上电子核的尺寸差异之大,就如太阳与九大行星的尺寸差异之大,可以远不止1836倍,而原子以太旋涡与电子以太旋涡的尺寸差别之大更是远超,两者的电荷强度(即微观以太旋涡的力场作用)相差同样巨大,绝非人们依据元素周期表排列的比率1:1—1:112之间(目前最高位是112号元素),或电子电荷与质子电荷1:1这样的比率。元素周期表是仪器受力后的信号强度梯度分布,被讹化成元素原子的电荷数与电子排列形态,已在第十章节的“元素周期表批判”小节中描绘。同时,西方科学界也根本没能力去解释“质量相差巨大的质子与电子却带有相同电荷量”的内在物质作用机制。在2000年前后人类科技勉强能观察到一个原子表面的时候,在1900年前后人类也不会有能力去探测到原子空间内部更微小的电子的电荷作用信号特征,那时的仪器只能捕捉到的仪器最高精度下的信号强度是一个氢原子的作用信号,但当时的人们可以将反粒子(反氢原子以太旋涡)的作用信号当成电子的作用信号,从而强化了电子概念--这概念首先于阴极射线中被提出,并由此误导后来者,这就是这个实验的问题所在。

这个实验其实就是一个宇称不守恒实验。

这个实验,是同一磁场对正反粒子的作用构架,因此是“相同环境下的正反粒子状态”的描绘,于是有:

1、A+B,与A+B¯。两者结果叠加A+B+A+B¯= 2A=\= 0,表现为宇称不守恒,

1、A¯+B,与A¯+B¯。两者结果叠加A¯+B+A¯+B¯= -2A¯=\= 0,表现为宇称不守恒。

粒子在磁场中的受力作用与其整体状态正相关,以第1条为例,有:

f ∝A+B,或f ∝A+B¯。

设粒子受力与粒子状态的函数关系为 f = F(A+B),f¯ = F(A+B¯)。

在环境磁场状态都是A的情况下作圆周运动后,

对于正粒子,有:

f = F(A+B)= Mv^2/R

对于反粒子,有:

f¯ = F(A+B¯)= mv^2/r

由于|A+B| =\=|A+B¯|,可设|A+B| > |A+B¯|,则有| f = F(A+B)| > |f¯= F(A+B¯)|,而正反粒子(正负质子以太旋涡)质量M=m,是一样的,入射v 也一样,由此R < r,这就是实验室中如云雾室观察到互为正反粒子的轨道半径不同的实质:由于环境磁场与正反粒子(质子、负质子)的关系是宇称不宇恒,反粒子受到向外的推力,而正粒子受到向内的拉力,致使正反粒子所受到的力的大小相差迥异,进而导致粒子轨道半径不同,而非相同的力F=qvB作用下的两种粒子(质子、电子)质量差异导致粒子轨道半径不同。

做这个实验的人们被经典原子模型误导,导致反粒子被误认为是电子,这是原子层次的以太旋涡被误判为原子以下层次的以太旋涡,于是出错。将反粒子(负质子以太旋涡)当成电子(原子空间黄道面上的更微观以太旋涡),这与将阴极射线错当成电子流一样,阴极射线其实是定向移动的微观以太湍流。电子虽然也是反粒子的一种形态,但这个实验中认为电子电荷与质子电荷一致,就会导致实验构架的前提条件出错,进而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负质子以太旋涡才会与正质子以太旋涡有相等的电荷量。

而假定实验室人们的判定是正确的,由带电粒子所受洛伦兹力的公式F=qvB、圆周运动向心力公式F=mv2/r及质子与电子的质量比是M:m=1836:1可知,由于质子与电子所带电荷是一样的,在同一磁场中受力也是一样的,有:

qvB=Mv^2/R=mv^2/r

当电子与质子以相同速度v垂直进入匀强磁场后,于是两者的圆周半径比率r :R会是1:1836。但实验室没有观察到如此悬殊的半径比,这是现象与理论不符之处,也可反推人们的判定是错误的。(注:由于这里笔者并没有这个实验的正反带电粒子射入匀强磁场的速度数据与半径数据,故不能完整考查这个实验的问题,但整个推理过程可以作为重新考查这个实验结果的依据。比如相同入射速度v下,1厘米的电子运动半径会对应1836厘米的质子运动半径,但教科学书上示意图的半径一般比例在1:1-1:2之间,如上图例所示,没有1:1836的巨大差额。虽然原理性的图例并不要求很高精度,但这种巨大差额必须有所体现。)

以太旋涡理论下,当两个粒子电荷强度q一致,但方向相反,基本可断定是同一微观以太旋涡的顺逆运动形态,有一样的时空尺度与质量,而不会是悬殊的如1836倍的质量差异,当然更精确的判定要通过发射谱线对照是否一致才行。当初做这个实验的人们判定质子与“电子”所带电荷是一样的,可知,质子与这实验里的“电子”其实是互为正反粒子,是同一原子以太旋涡的逆与顺流转形态,若正粒子是质子,那这实验构架中的“电子”就是负质子,而非经典物理学描绘下的质子与轨道上公转的微小电子之间的对比形态。

由此可知,在整个物理学的实验观察中,西方科学界一直将原子尺度的反粒子(反氢原子)当原子空间黄道面轨道上的电子代入实验,无论是“电子”在匀强磁场中的运动实验里,还是威尔逊云雾室中,都是如此误判。这仍是错误的经典原子理论对后来者的误导。

本小节描绘的是带电粒子在匀强磁场中运动实验中,当初实验中所谓的“电子”,其实是原子层次的反粒子,即反氢原子(以太旋涡)--质量与氢原子(以太旋涡)相当,电荷相反。而不是经典物理理论下的核外电子(以太旋涡)--质量是原子核的1836分之一。环境磁场除了对正反粒子的方向影响其不同外,对正反粒子的运动轨道半径影响也不同。通过正反粒子的轨道半径不同来判定粒子质量不同,是一个错误。由此说明物理教科书上载录的质子与电子在匀强磁场中的运动形态,虽然描绘了正反粒子方向背离现象,但没有触及粒子运动实质,因此说其核心思想是错误的。这是西方科学界认识不到磁场、电荷实质(不同时空尺度的以太旋涡力场梯度分布)导致的结果。

同时,“匀强磁场”,与“质点”、“刚体”一样是一种理想模型,实验环境下并不存在“匀强磁场”这种磁场状态,只存在局部相对均匀的磁场分布形态,因此正反粒子的实际轨道,也不是科学界所描绘的匀速圆周运动,而是螺旋收敛或螺旋发散式的轨道形态,与银河系螺旋臂相似,这要放在更长的时间尺度上才能观察到,与“椭圆公转轨道”小节描绘的行星轨道类似查考方式,这里就不再详细论述。

封闭时空

以太旋涡涡管还有一个特性是可以屏蔽光。

当涡管内壁角速度达到一定程度时,外部入射与内部出射的光都会被涡流拖曳成圆周形,于是入射光不能穿过涡管内壁,而涡管内壁空间里的出射光也不能从涡管内壁穿出,对外部观察者来说,涡管内部空域就是不可视,对落入涡管内部的观察者来说,涡管外部空域也是不可视。涡管内壁上的以太流,构成管内与管外的分隔面,使涡管内壁空间形成一个独立的封闭的空间,这就是封闭时空原理。

以太旋涡涡管对光的偏折与拖曳,是以太涡管空域的“时空弯曲”现象。

地球上人们看的见的以太旋涡就是台风、龙卷风、水漩涡之类的水汽场景,而因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即静电场)的运动,看不见的以太旋涡也是频繁出现,当这个看不见的以太旋涡包裹所处空域的人或物并屏蔽偏折内外的光时,人们就会看到被包裹的人或物在众目睽睽下突然消失。

而当这看不见的以太旋涡如台风消散一样解体后,涡管角动量消失,内部的人物才能被释放出来。由于旋涡运动导致粒子间振动变化的作用,被释放出来的人物出现容貌不变或过度衰老的样子,让人以为进入时空隧道。这的确是进入了时空隧道,只是这个时空隧道并非物理界那种充满神秘感,无法解释其原理的描绘,它不过是宇观宏观以太旋涡的涡管而已。

以太涡管存在两种运动方向,即顺时针方向与逆时针方向。与粒子同方向的涡流会加速粒子振动,导致进入涡管的人或物的时间加快,从而在地球标准时下计量观察就是人物过快消亡。与粒子反方向的涡流则会减弱粒子振动,如此导致进入涡管的人或物的时间减慢,从而在地球标准时下的计量观察就是人物寿命延长。

涡管不同方向对粒子振动速度的影响,就如高温与低温对粒子振动速度的影响,高温会加速粒子振动及物质结构变化,低温则相反。于是在涡管里,里面因方向不同容貌不变的过程被人们发现的多,过度衰老的过程被人们发现的少,在于后者早已消亡。

而不同星球有不同的以太旋涡强度与尺度,因此不同星球的原子振动频率是不同的,从而时间也不同,这在《星际穿越》电影中有对应描绘,地面上几小时,太空中的人却过了几十年,

封闭时空原理可以推广到万物之间的关系认识,比如一个关上的冰箱,一个关上的房间,都是一个封闭时空,这在《广义时空论上篇·像说》里有详细阐述。封闭时空原理,是时空隧道技术、隐形技术的基础理论。

地球表面静电场与重力

地球是众元素原子以太旋涡的巨大堆集体,于是众原子以太旋涡的湍流层也相互叠加强化,表达在地球表面,就是分布更广,作用更强,力场梯度更宽的静电场。也即:

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力场梯度分布=地球表面静电场

地球表面的以太湍流层与地球空间的以太旋涡一起,表现为整体有序,局部无序的地球表面以太流动,对地球表面物体表达出静电吸引作用,也即重力作用。

然何以用仪器测得这个如此广大分布的静电场强度却是很弱,甚至不如玻璃棒摩擦产生的静电吸附现象更让人直观?这是因为仪器是靠电压差来测量静电场的,而这个地球表面的静电场在仪器所处的空间范围电压差极微小,于是测得的静电场“很弱” 。这是电压差的“弱”,而非静电场整体强度的“弱”。

而这么弱的电压差,在上百公里的地球表面延伸累加,也是一个极巨大的电压差,能将万物吸引住,并带来9.8米/秒的加速度,表达为重力,你我就是被这静电场吸附在地球表面。因此可以定性公式:

地球表面静电场=重力场

这是经典牛顿力学的重力概念的内在机理。虽然重力概念已是最经典的物理概念之一,但其实之前人们从未真正认识到重力的内在机理,只知道是这样有重力,却不知道为何有重力。这里阐述重力的内在机理,就再无重力是为何的困惑。

由于这个地球表面静电场的存在,致使地球以太旋涡的两极涡轴处,尽管不受旋涡向心力的作用,但仍受静电场的吸引,表达为地球南北两极,仍有重力作用。

这个重力场的内在机理认识,为反重力构架提供理论支持。

重力与万有引力略有区别。重力是地球表面以太湍流力场,人们日常生活与实验接触的就是这以太湍流的力场,也即地球表面静电场。扭秤实验中的力场,本质是物体表面以太湍流的静电力场,而宇空中的星球之间的万有引力,则是宇观以太旋涡流的力场。在人们所处的以米计量的空间尺度里,两者作用几乎没有差别,平常两者混为一谈也不影响一般实验观察。

这个以太湍流的力场作用比赤道辐合带以太湍流的力场作用要略弱,在于赤道辐合带除了地球表面物体原子以太湍流参与之外,还有地内以太波振动与以太喷流的参与。

这个湍流层参与影响地球空间以太旋涡对各类物体的作用,特别是自然界的风云变化,比如各个中高纬度的大气涡旋现象,皆是这个以太湍流层参与影响所致。它的影响范围与地球大气层基本一致。空气分子以太旋涡,就是在这地球表面以太湍流里随波逐流,反过来又影响以太湍流的运动状态。这里就不专门分析。

巨磁阻效应

是外界以太涡流(磁场)作用于磁性物质时,涡流导致磁场物质内的微观以太旋涡(即原子)分布状态发生改变,导致对电振动的传递效率及干扰不同,表现为电阻变化。

本身以太涡流能对任何微观以太旋涡发生作用,只是在磁性物质作用效果更明显而已。磁性物质,另一个意思就是周边空间存在次生以太旋涡流的物体,因此与外来以太旋涡有更大空间范围的涡流之间的力的作用,表现为效果明显。

巨磁阻现象应磁性物质内原子以太旋涡分布状态的不同,在加入外界磁场时,表现出电阻减小或电阻增加两种状态。

磁铁磁场成因

磁铁在生活中也常见,磁性内在机理却是含糊不清。

物理界用“磁筹”概念来解释磁铁磁场的成因,是一个牵强的回答,在于“磁筹”是怎么回事无法解释。而按磁筹的描绘,其实就是一个微观小磁铁的另类说法,因此按西方理论的磁铁磁场成因解释就是“内部含无数小铁磁”,这就成了“磁铁磁场的成因是磁铁”这么一个答案=问题的逻辑笑话。

而用电是微观以太旋涡间的定向振动波认识,及电产生磁的动态过程解构,就可以解释磁铁的磁场成因:

磁铁内部存在环形电振动

环形电流的成因在于众多铁原子以太旋涡相互首尾连接,形成闭合态圆周结构,导致电振动在这些铁原子以太旋涡环里传递,环上的铁原子以太旋涡之间相互挤压与吸收周边空间的以太,形成次生以太旋涡流,这些次生以太旋涡流在宏观上表现为磁场。

当受高温热作用时,这种以太旋涡环结构因原子无序振动加剧而解体,导致环形电振动中断,表现为磁铁消磁。

至于为何偏偏是铁原子以太旋涡能形成环形结构,并产生无损环形电振动传递,与碳原子有关,这要等讲到分子以太旋涡结构时考查。

移动电荷产生磁

电子电荷的定性即是微观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当人们说定向移动电荷时,其实指的是质子、电子之类的移动带电荷的粒子,而非单纯的电荷。脱离质子核、电子核,电荷是不能凭空稳定存在的。

一个电子在移动,也即是一个微观以太旋涡在以太空间前进。当这个微观以太旋涡通过仪器原子以太旋涡空间时,两者涡流之间由于方向不同,产生对冲作用。这种对冲作用传递到仪器内部,表现为仪器原子以太旋涡的振动与传递,也就是电流,这股电流通过电产生磁原理,表现出磁场。如此结果被判定为定向移动电子有磁场作用于仪器,于是人们得出移动电荷可以产生磁场这一结论。

这就是移动电荷产生磁场的原因。

读者会发现这些现象的内涵描绘都极为简单,不过寥寥数语,就在于宇宙很“易”。西方科学界之所以认识不到这些电磁互生的简单内在机制,仍在于基础的经典原子结构模型出错了。当他们又不反思在源头认识上就出问题了,对于新的实验现象发现后,看似可以通过不断打补丁的方式来自圆其说,却产生更多难以弥补的漏洞,如此作风其实是在做无用功。

电产生磁

定向振动波(电)在导体内部传递时,是以纵波的形态展现的,会让导线上的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上沿导线方向做左右振动,从而使原子之间的以太处于挤压喷射或扩张吸收状态,导致原子周边空间的以太形成次生以太旋涡流,这个次生以太旋涡流扩散到导线周边空间,表达为以导线为轴心的以太旋涡流,让磁检测仪器捕捉到力场信号特征,被定义为磁场。

这种挤压喷射与扩张吸收是原子间的呼吸吐纳以太的形态,与人一呼一吸形成气流很相近。

原理如此简单,又如现实中人们将接近的两个旋转的篮球沿轴方向,不断相互快速靠近与背离,也会使两球之间的空气产生气旋涡形态,这是次生以太旋涡在宏观空气流上的对应。

总结为一句话,就是电振动导致原子以太旋涡对周边以太产生挤压与吸收作用,产生次生以太旋涡,其力场被仪器探测到,就表达为磁场。

磁产生电

虽然电-磁互生是一个极常见的物理现象,人们都已习以为常,但其实西方电流理论中从没真正描绘过整个电-磁转化的物质层面的动态过程,只能告诉你电生磁,磁生电,不能告诉你电为何能生磁,磁为何能生电?然后用“电磁感应”这一现象概念来笼统回答,这是一个“答案=问题”的逻辑回答。而认识到原子微观以太旋涡的存在,认识到磁场就是以太旋涡的力场,则这个转换过程很容易描绘:

金属导线在磁场中切割磁力线,其实就是切割以太涡流,导线中的原子以太旋涡流与磁场以太涡流因方向不一致,就会产生相互力的作用,从而导致原子以太旋涡在平衡位置振动,产生以太振动波。这种振动波沿导线传递出去,其波压被仪器探测到,就表达为电动势。

而发电机中转子不停周期性运动,导致磁场与导线的相对相位不断变化,使磁场与导线原子以太旋涡一直保持不平衡的作用状态,产生振动波不断地沿导线传递,形成稳定的电流。

这是磁生电的过程。

而导线静止在磁场中,则导线原子以太旋涡与磁场以太旋涡的相互作用瞬间达到平衡,就不再有持续相互作用将振动波传递出去,表现为没有感应电流。

地球磁场

地核内原子在平衡位置上来回振动,相互挤压与分离,同时在地心巨大压力下,甚至可以产生原子或以下时空尺度核聚变,这些物质作用对周边弥漫的以太产生呼吸效应,形成原子间的以太涡流与振动波。这个振动能量传递出去,表达为地核以太振动波,赤道面以太流喷发,及南北极光现象。这个物质作用传递到星球周边空间,驱动星球作自转运动,及星球周边空间的以太作旋涡运动。以太旋涡对仪器的力的作用表现为地球磁场。

以太旋涡流为何被误导成磁场?

这在由于现代科学太依赖于仪器,而不是依赖心的认识,将物质对仪器的信号反应当成物质本身,将仪器的运动形态当成物质本身运动形态。磁力线其实是小磁铁在以太旋涡中受旋涡力的作用的偏转指向。就如帆船受风的吹动而运动,若人们将帆船的指向当成风的流向就出错了:帆船的指向与风的方向没有必然逻辑联系,航海的人们通过帆叶角度的调整,在同一风向中可以有不同的航行方向。小磁铁无论初始态指向何方,自由形态下总是转到南北指向,是一个大旋涡对一个小旋涡的轴纠正。当人们将小磁铁(仪器)的指向当成磁场的方向,失误由此开始。

这即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人类因科学仪器清楚地认识到宇宙现象,也因科学仪器不能清楚地认识到宇宙本质。

由此认识可以定性地球磁场的本质:

地球磁场=地球以太旋涡的力场梯度分布

同向旋涡流有相斥的作用,反向旋涡有相吸的作用,并且涡盘不在同一平面的旋涡都有调整旋涡轴方向的趋势,这用牛顿力学很容易理解。而地球磁场与普通磁铁周边空间都是以太旋涡,两个旋涡相互作用时,就会出现相吸、相斥及轴纠正,从而人们看到磁铁磁针能指示南北。

由于旋涡只存在角动量L,只是在与仪器相互作用中,才有磁通量Φ、磁感应强度B的信号指示。因此可以说磁通量就是以太旋涡角动量的另类表达。以太旋涡角动量与磁通量之间的关系,就是胶片与银幕上电影场景的关系。两者存在关系式:L=f(Φ)

磁感应强度则是单位空间上的以太旋涡角动量的另类表达。